第三十四回 小灵猴僧舍宣淫  女昆仑密室被困-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三十四回 小灵猴僧舍宣淫  女昆仑密室被困

    众人见他这般滑稽神气,俱都好笑。孙、周二人也怕灵云追问,俱各托故走开。灵云越发疑心金蝉做有文章,知道问他们也不说,只得作罢。虽然起疑,还没料到当晚就要出事。
    她同朱文、吴文琪二人又密谈了一会,各自在月光底下散去。
    灵云回到前殿,看见金蝉和笑和尚二人并肩坐在殿前石阶上,又说又笑,非常高兴,看去不像有什么举动的样子。金蝉早已瞥见灵云走来,故意把声音放高一点,说道:"这是斩那妖蛇的头一晚上的事情,下余的回头再说吧。"猛回头看见灵云,便迎上前来说道:"笑师兄要叫我说九华诛妖蛇的故事,今晚我要和笑师兄同榻夜话,功课我不做了。姊姊独自回房去吧。"灵云心中有事,也巴不得金蝉有此一举,当下点头答应。且先不回房,轻轻走到东厢房一看,只见坐了一屋子的人,俱都是晚辈师兄弟姊妹,在那里听周淳讲些江湖上的故事。大家聚精会神,在那里听,好不热闹。灵云便不进去,又从东偏月亮门穿过,去到玉清大师房门跟前,正赶上大师在与张琪兄妹讲演内功,不便进去打扰。正要退回,忽听大师唤道:"灵姑为何过门不入?何不进来坐坐?"灵云闻言,便走了进去。还未开言,大师便道:"昔年我未改邪归正以前,曾经炼了几样法宝。当初若非老伯母妙一夫人再三说情,家师怎肯收容,如何能归正果?此恩此德,没齿不忘。如今此宝留我这里并无用处。峨眉光大门户,全仗后起的三英二云。轻云师妹来此多日,我也曾送了两件防身之物。灵姑近日红光直透华盖,吉凶恐在片刻。我这里有一件防身法宝,专能抵御外教中邪法,特把来赠送与你,些些微物,不成敬意,请你笑纳吧。"说罢,从腰间取出一个用丝织成的网子,细软光滑,薄如蝉翼,递在灵云手中。说道:"此宝名为乌云神鲛丝,用鲛网织成,能大能小。如遇妖术邪法不能抵敌,取出来放将出去,便有亩许方圆,将自己笼罩,不致受人侵害,还可以用来收取敌人的法宝,有无穷妙用。天已不早,你如有约会,请便吧。"灵云闻言,暗自服她有先见之明,当下也不便深说,连忙接过,道谢走出。想去寻轻云再谈一会,这时已是二更左近,遍找轻云不见。西厢房内灯光下,照见房内有两个影子,估量是笑和尚与金蝉在那里谈天,便放了宽心,索性不去惊动他们。又走回上房窗下看时,只见坐了一屋子的前辈剑仙,俱各在盘膝养神,作那吐纳的功夫。灵云见无甚事,便自寻找朱文与吴文琪去了。
    话说金蝉用诈语瞒过了姊姊,见灵云走后,拉了笑和尚,溜到观外树林之中,将手掌轻轻拍了两下。只见树林内轻云、孙南二人走将出来。四人聚齐之后,便商量如何进行。轻云、孙南总觉金蝉年幼,不肯让他独当一面。当下便派笑和尚同孙南作第一拨,到了慈云寺,见机行事。轻云同金蝉作第二拨,从后接应。笑和尚道:"慢来,慢来。我同金蝉师弟早已约定,我同他打头阵。我虽然说了不一定赢,至少限度总不会叫金蝉师弟受着敌人的侵害。
    至于你们二人如何上前,那不与我们相干了。"轻云、孙南见笑和尚这般狂妄,好生不以为然。轻云才待说话,笑和尚一手拉着金蝉,大脑袋一晃,说一声:"慈云寺见。"顿时无影无踪。他这一种走法,正是苦行头陀无形剑真传。轻云、孙南哪知其中奥妙,又好气,又好笑。知道慈云寺能人众多,此去非常危险,欲待不去,又不像话,好生为难。依了孙南,便要回转,禀明追云叟、朱梅等诸位前辈剑侠,索性大举。轻云年少气盛,终觉不大光鲜。况且要报告,不应该在他二人走后。商量一阵,仍旧决定前往。当下二人也驾起剑光,跟踪而去。二人刚走不多一会,树旁石后转出一位相貌清癯的禅师,口中说道:"这一干年轻业障,我如不来,看你们今晚怎生得了!"话言未了,忽见玉清观内又飞出青白三道剑光,到树林中落下,看出是三个女子。只见一个年长一点的说道:"幸喜今晚我兄弟不曾知道。朱贤妹与吴贤妹,一个在我左边,一个在我右边,如果妖法厉害,可速奔中央,我这里有护身之宝,千万不要乱了方向。天已不早,我们快走吧。"说罢,三人驾起剑光,径往慈云寺而去。三人走后,这位禅师重又现身出来,暗想:"无怪玄真子说,峨眉门户,转眼光大,这后辈中,果然尽是些根行深厚之人。不过他们这般胆大妄为,难道二老就一些不知吗?且不去管他,等我暗中跟去,助他们脱险便了。"当下把身形一扭,也驾起无形剑光,直往慈云寺而去。
    且说慈云寺内,法元、智通、俞德等自从绿袍老祖死后,越发感觉到峨眉派声势浩大,能人众多,非同小可。偏偏所盼望的几个救星,一个俱未到来。明知眼前一干人,决非峨眉敌手,心中暗暗着急。就连龙飞也觉着敌人不可轻侮,不似出来时那般趾高气扬,目空一切了。似这样朝夕盼望救兵,直到十三下午,还没有动静。法元还好一点,把一个智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由地命手下一干凶僧到外面去迎接来宾,也无心肠去想淫乐,镇日短叹长吁。明知十五将到,稍有差池,自己若干年的心血创就的铁壁铜墙似的慈云寺,就要化为乌有。起初尚怕峨眉派前来扰闹,昼夜分班严守。过了十余天都无动静,知道十五以前,不会前来,渐渐松懈下来。寺中所来的这些人,有一多半是许飞娘展转请托来的。除了法元和女昆仑石玉珠外,差不多俱都是些淫魔色鬼。又加上后来的百花女苏莲、九尾天狐柳燕娘两个女淫魔,更是特别妖淫。彼此眉挑目逗,你诱我引,有时公然在公房中白昼宣淫,简直不成话说。
    那智通的心爱人儿杨花,本是智通、俞德的禁脔。因在用人之际,索性把密室所藏的歌姬舞女,连杨花都取出来公诸同好。好好一座慈云寺,活生生变成了一个无遮会场。法元虽然辈份较尊,觉得不像话,也没法子干涉,只得一任众人胡闹。众人当中,早恼了女昆仑石玉珠。她本是武当派小一辈的剑仙,因在衡山采药,遇见一西川八魔的师父南疆大麻山金光洞黄肿道人,见石玉珠长得美秀绝尘,色心大动,用禁锢法一个冷不防,将她禁住,定要石玉珠从他。石玉珠知他魔术厉害,自己中了暗算,失去自由,无法抵抗,便装作应许。等黄肿道人收去禁法,她便放出飞剑杀他,谁想她的飞剑竟不是黄肿道人敌手。正在危急之间,恰好许飞娘打此经过,她见石玉珠用的飞剑正是武当嫡派,便想借此联络,但又不愿得罪黄肿道人。当下把混元终气套在暗中放起,将石玉珠救出险地,自己却并未露面。石玉珠感飞娘相救之恩,立誓终身帮她的忙,所以后来有女昆仑二救许飞娘的事情发生。飞娘也全仗女昆仑,才得免她惨死。这且留为后叙。
    这次石玉珠接了飞娘的请柬,她姊姊缥缈儿石明珠曾经再三劝她不要来。石玉珠也明知慈云寺内并无善类,但是自己受过人家好处,不能不报,执意前来赴约。起初看见绿袍老祖这种妖邪,便知不好。一来因为既经受人之托,便当忠人之事,好歹等个结果再走;二来仗着自己本领高强,不致出什么差错。谁知苏莲与柳燕娘来了以后,同龙飞、柳宗潜、狄银儿、莽头陀这一班妖孽昼夜宣淫,简直不是人类。越看越看不惯,心中厌恶非常,天天只盼到了十五同峨眉分个胜负之后,急速洁身而退。那不知死活进退的小灵猴柳宗潜,是一个色中饿鬼,倚仗他师父七手夜叉龙飞的势力,简直是无恶不作。这次来到慈云寺,看见密室中许多美女同苏、柳两个淫娃,早已魂飞天外。师徒二人,一个把住百花女苏莲,一个把住九尾天狐柳燕娘,朝夕取乐,死不撒手。旁人虽然气愤不过,一则惧怕龙飞九子母阴魂剑厉害,二则寺中美女尚多,不必为此伤了和气,只得气在心里。原先智通便知道石玉珠不能同流合污,自她来到,便替她早预备下一间净室,拨了两个中年妇女早晚伺候。她自看穿众人行径后,每日早起,便往成都名胜地点闲游,直到晚间才回来安歇。天天如此,很少同众人见面。众人也知道她性情不是好惹的,虽然她美如天仙,也无人敢存非分之想,倒也相安。
    这日也是合该有事。石玉珠早上出来,往附近一个山上寻了一个清静所在,想习内功。
    到了上午,又到城内去闲游了一会。刚刚走出城关,她的宝剑忽然叮当一声,出匣约有寸许,寒光耀眼惊人。这口宝剑虽然没有她炼的飞剑神化,但也是周秦时的东西。石玉珠未成道以前,曾把来做防身之用。每有吉凶,辄生预兆,先作准备,百无一失。上次衡山采药,因觉有了飞剑,用不着它,又嫌它累赘,不曾带去,几乎中了黄肿道人之暗算。从此便带在身旁,片刻不离。今天宝剑出匣,疑心是慈云寺出了什么事,便回寺去看动静。
    进寺后,天已快黑。看见法元等面色如常,知道没有什么,也不再问,谈了几句,便告辞回房。刚刚走到自己门首,看见一个和尚鬼头鬼脑,轻手轻脚地从房内闪将出来。石玉珠心中大怒,脚一点,便到那和尚跟前,伸出玉手,朝着和尚活穴只一点,那和尚已不能动了。石玉珠喝道:"胆大贼秃,竟敢侵犯到我的头上来了!"说罢,便要拔剑将他斩首。那和尚被她点着活穴,尚能言语,急忙轻声说道:"大仙休得误会,我是来报机密的,你进房自知。"石玉珠见他说话有因,并且这时业已认清被擒的人是那知客僧了一,知道他平日安分,也无此胆量敢来胡为,也不怕他逃,便将手松开,喝道:"有何机密,快快说来。如有虚言,休想活命!"了一道:"大仙噤声。你且进房,自会明白。"石玉珠便同他进房,取了火石,将灯掌起。只见桌上一个纸条,上面写着"龙、柳设计,欲陷正人,今晚务请严防"
    十几个字,才明白他适才是来与自己送信的。心想:"龙飞师徒虽然胆大,何至于敢来侵犯自己?好生不解。"想了一想,忽然变脸,定要了一说个明白。了一虽是智通门下,他为人却迥乎不同,除了专心一意学习剑术外,从没有犯过淫邪。他见连日寺内情形,知道早晚必要玉石俱焚,好生忧急。今天偶从龙飞窗下走过,听见龙飞与柳宗潜师徒二人因爱石玉珠美貌,商量到了深夜时分,用迷香将石玉珠醉过去,再行无礼。了一听罢这一番话,心想:"石玉珠虽是个女子,不但剑术高强,人也正派。慈云寺早晚化为乌有,我何不借此机缘,与她通消息,叫她防备一二,异日求她介绍我到武当派去,也好巴结一个正果。"拿定主意以后,又不敢公然去说,恐事情泄漏,被龙飞知道,非同小可。便写了一个纸条,偷偷送往石玉珠房中。偏偏又被石玉珠看见,定要他说明情由,才放他走。了一无法,只得把龙飞师徒定计,同自己打算改邪归正,请她援手的心事,说了一遍。石玉珠闻言,不禁咬牙痛恨。当下答应了一,事情证实之后,必定给他设法,介绍到武当同门下。了一闻言,心中大喜,连忙不停嘴地称谢。因怕别人知道,随即告辞走出。
    石玉珠等了一走后,暗自寻思,觉得与这一干妖魔外道在一起,决闹不出什么好来;欲待撒手而去,又觉着还有两天就是十五,多的日子都耐过了,何在乎这两天?索性忍耐些儿,过了十五再走。不过了一既那样说法,自己多加一分小心罢了。她一人在房内正在寻思之时,忽然一阵异香触鼻,喊一声:"不好!"正要飞身出房,已是不及,登时觉得四肢绵软,动弹不得。
    忽听耳旁一声狂笑,神思恍惚中,但觉得身体被人抬着走似的。一会工夫,到了一个所在,好似身子躺在一个软绵的床上。情知中了人家暗算,几番想撑起身来,怎奈用尽气力,也动转不得。心中又羞又急,深悔当初不听姊姊明珠之言,致有今日之祸。又想到此次来到慈云寺,原是应许飞娘之请,来帮法元、智通之忙。像龙飞师徒这样胡闹,法元等岂能袖手不管?看他们虽将自己抬到此间,并未前来侵犯,想必是法元业已知道,从中阻止,也未可知。想到这里,不由又起了一线希望。便想到万一不能免时,打算用五行真气,将自己兵解,以免被人污辱。倘若得天见怜,能保全清白身体,逃了出去,再寻龙飞等报仇不晚。石玉珠本是童女修道,又得武当派嫡传,虽然中了龙飞迷香之毒,原是一时未及防备,受了暗算,心地还是明白。主意打点好后,便躺在床上,暗用内功,将邪气逼走,因为四肢无力,运气很觉费力。几次将气调纯,又复散去,约过了半个多时辰,才将五行真气,引火归元,知道有了希望,心中大喜。这才凝神定气,将五行真气由涌泉穴引入丹田。也顾不得身体受伤与否,猛地将一双秀目紧闭,用尽平生之力,将真气由七十二个穴道内迸散开来,这才将身中邪毒驱散净尽。只因耗气伤神太过,把邪气虽然驱走,元气受了大伤。勉强从床上站起身来,一阵头晕眼花,几乎站立不住。好在身体已能自由,便又坐将下来,打算养一会神再说。睁眼看四面,俱是黑洞洞的。用手一摸坐的地方,却是温软异常,估量是寺中暗室。又休息了一会,已能行动。知道此非善地,便将剑光放出,看清门户与逃走方向。
    这一看,不由又叫了一声苦。原来这个所在,是凶僧的行乐密室之一,四面俱是对缝大石,用铜汁灌就,上面再用锦绣铺额。察看好一会,也不知道门户机关在哪里。把一个女昆仑石玉珠,急得暴跳如雷。正在无计可施之际,忽听身后一阵隆隆之声,那墙壁有些自由转动。疑心是龙飞等前来,把心一横,立在暗处,打算与来人拼个你死我活。那墙上响了一阵,便现出一个不高的小门,只见一个和尚现身进来。石玉珠准备先下手为强,正待将剑放起,那和尚业已走到床前,口中叫道:"石仙姑我来救你,快些随我逃走吧。"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