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诛淫孽 火焚色界天  救丽姝 大闹慈云寺-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三十六回 诛淫孽 火焚色界天  救丽姝 大闹慈云寺

    法元见齐灵云放起一片乌云,红砂不能侵害,暗自惊奇。知会龙飞,各人将剑光重又放起,打算从下面攻将进去。谁知二人剑光飞到灵云等眼前,好似被什么东西拦住,只在网外飞腾,不能越雷池一步。俞德心中大怒,便将葫芦内所有追魂夺命红砂全数放将出来、将灵云等六人团团围住,打算将他等困住,再行设法擒拿。支持约有半个时辰,灵云等虽然未曾受伤,后来俞德连放红砂,工夫一大,渐渐显出乌云神鲛网有点支持不住,头上面这块乌云受了红砂压迫,眼看慢慢往头上压将下来。俞德见了大喜。
    灵云等正在危险万分之际,忽然空中震天价一个霹雳,只震得屋瓦乱飞,窗根皆断,一霎时黄雾无踪,红云四散。灵云等怕敌人又有什么邪术,一面收回神鲛网,各人运动剑光,把周身护住;一面留神朝前面看时,只见从空中降下两人:一个是相貌清秀的禅师;一个是白须白发的胖大和尚。灵云认得来人是东海三仙中苦行头陀同黄山紫金泷的晓月禅师,但不知他二人一正一邪,怎生会同时来到。金蝉毕竟鲁莽,估量来人定是慈云寺的帮手,不问情由,便将霹雳剑朝着那胖大和尚一指,便有一道紫光飞将过去。苦行头陀忙喝道:"孺子不得无礼!"说罢,手一招,金蝉的双剑倏地飞入苦行头陀袍袖之中。灵云急忙止住金蝉,不准鲁莽从事,一面告知他来人是谁。法元等见晓月禅师、苦行头陀同时来到,不知是何用意,好生不解。正待上前说话,只见苦行头陀朝着晓月禅师说道:"师兄犯不着与他们这些后辈计较,适才之言,务必请你三思。如果不蒙允纳,明后日我同二老诸道友在玉清观候教便了。"说罢,不等晓月禅师答言,将袍袖一展,满院金光,连同灵云等六人俱各破空而去。
    法元等率领众人上前拜见之后,便请晓月禅师到大殿升座。一面令人将死尸连同受伤诸人抬入殿内,或装殓,或医治。内中除龙飞因爱徒惨死,心中悲愤,执意要当晚就到辟邪村报仇外,余人自知能力不够,俱都惟晓月禅师马首是瞻。晓月禅师入座以后,便将来意说了一遍。
    原来他自连受许飞娘催请后,决意前来相助。他的耳目也甚为灵通,闻说峨眉方面有二老同许多有名剑仙在内,自审能力,未必以少胜众,有些独力难支。一面先叫门下两个弟子到时先往。自己便离了黄山紫金泷,去到四川金佛寺,寻他最投契的好友知非禅师,并请他代约川东隐名剑仙钟先生。另外自己还约有几个好友。他知道峨眉派准在正月十五日破慈云寺,他同知非禅师约定十四晚上在慈云寺相会。自己在十三晚上,便从金佛寺驾剑光先行赶到。正走到离慈云寺不远,忽见有数十道剑光,电闪一般在一空中刺击盘旋,疑心峨眉派与慈云寺中人业已交手。正要催动剑光前往,忽听耳旁有人道:"师兄到何方去?可能留步一谈么?"以晓月禅师的功行,竟然有人在云路中追上来和他说话,不由大吃一惊。连忙按住剑光,回头看时,才看出来人是东海三仙中的苦行头陀。早知他自收了个得意门徒之后,有人承继衣钵,已不再问人间闲事。今天突然出现在双方冲突激烈之时,他的来意可知,不由大吃一惊。知道行藏被人窥破,索性实话实说。当下答道:"贫僧久已不问外事,只因当年受了一个朋友之助,现在他同峨眉派有些争执,约贫僧前去相助一臂之力,义不容辞,也不容贫僧再过清闲岁月了。久闻师兄承继衣钵有人,早晚间成佛升天,怎么也有此清兴到红尘中游戏呢?"苦行头陀闻言,哈哈笑道:"我也只为有些俗缘未了,同师兄一样,不能置身事外呀。依我之见,此番两派为敌,实在是邪正不能两立的原故。师兄昔日与峨眉派道友也有同门之谊,长眉真人遗言犹在,师兄何苦加入漩涡,为人利用呢?"晓月禅师道:"师兄言之差矣!峨眉派自长眉真人飞升后,太以强凌弱了。尤其是纵容后辈,目中无人,叫人难堪。即如今晚,你看前面剑光,难保不是峨眉派来此寻衅。今日之事,不必多言,既然定下日期,势成骑虎,少不得要同他们周旋一二了。"
    苦行头陀见晓月禅师不听良言,叹了一口气道:"劫数当前,谁也不能解脱。今晚究非正式比试,待我同师兄前去,停止他们争斗。到了十五晚上,我等再行领教便了。"晓月禅师闻言,冷笑一声,说道:"如此甚好。"不俟苦行头陀答言,驾起剑光先行。刚到了慈云寺半空,便听见震天的一个霹雳,震散红砂。原来苦行头陀在一眨眼的工夫,业已赶到他的前面,用五行真气大乙神雷,破了红砂,将灵云等救出险地。晓月禅师虽然心惊苦行头陀厉害,又恨他不加知会,竟自恃强,用神雷破法,分明是示威于他看。正待质问两句,苦行头陀已抢先交代几句活,率领来人破空而去。晓月禅师恨在心里,也是无可如何。只得率领众人来到殿中,饰辞说了一遍。又说自己请了几个帮手,早晚来到。众人听了大喜。因有辟邪村候教之言,便议定反主为客,十五晚上同往辟邪村去对敌。
    这时石玉珠脱身出来之后,本不想露面再见众人,即刻回去。只因一时好奇心盛,又见晓月禅师来到,打算听一听适才交战新闻,不知不觉也随众人跟了进来,那法元见石玉珠逃出罗网,心中为之一宽。不料龙飞见石玉珠安然出险,疑心法元所放,勾起适才口角时恼怒。又见石玉珠的一副俏身材,在大殿灯光之下,越发显得娇媚。心想:"好一块肥羊肉眼看到口,又被她脱逃出来。"好生不快。石玉珠听完晓月禅师说明经过,猛想起自己身在龙潭虎穴之中,如何还要留连?便站起身来,朝着晓月禅师和众人施罢一礼,说道:"我石玉珠在武当门下,原不曾与别的宗派结过冤仇。只因当初受了万妙仙姑援助之德,连接她两次飞剑传书,特到慈云寺,稍效些微之劳。谁想今日险些被奸人陷害,差点将我多年苦功废于一旦,还几乎玷辱师门,见不得人。幸仗我真灵未昧,得脱陷阱。本想寻我那仇人算帐,又恐怕任事不终,耽误大局,有负万妙仙姑盛意。好在如今晓月禅师驾到,日内更有不少剑仙到来,自问功行有限,留我无用。青山不改,后会有期,我就此告辞吧。"说罢,脚一登,驾起剑光,破空便走。龙飞见石玉珠语中有刺,本已不容;如今见她要走,情知已与武当派结下冤仇,索性一不作二不休。喝道:"贱婢吃里爬外,往哪里走?"当下一纵身赶到殿外,手起处,九子母阴魂剑便追上前去。石玉珠正待驾剑要走,忽见后面龙飞追来,知道九子母阴魂剑厉害,自己不是敌手,正在为难。偏偏龙飞十分可恶,他也不去伤她,只用剑光将她团团围住,一面叫她急速降顺,免遭惨死。石玉珠落在殿脊上面,好生狼狈,知道若被敌人生擒,难免不受污辱。
    当下把心一横,正要用剑自刎,忽听耳旁有人说道:"女檀越休得害怕,只管随他下去,少时自有人来救你。"听去十分耳熟,四面一看,不见一人。下面龙飞连连催促。晓月禅师已听法元说知究竟,同众人走出殿外,先劝石玉珠下来,免伤和气。石玉珠无可奈何,只得下来,随定众人,仍归殿内。往殿中一立,朝着龙飞大骂道:"你们这群无知邪魔!你把仙姑请将下来,又待怎样?我与你有杀身之恨,这世界上有你无我,早晚自有人来报应于你。"说完,气得粉面通红,泪流不止。晓月禅师见龙飞这样胡来,好生不以为然。怎奈石玉珠出言伤众,大家犯过淫孽的,自然都怒容满面。自己虽然辈分最尊,不便明作偏向。略一寻思,不俟龙飞再与石玉珠口角,抢先说道:"石道友此番到此,原是好意,谁知与龙道友又发生误会。你回去原不要紧,怎奈后日便与峨眉交锋,此中有好些关系。说不得,看老僧薄面,屈留道友三日,三日之后任凭去留,一切有老僧作主。不知石道友意下如何?"这个意思,原是缓和二人暂时争执,得便再让石玉珠逃走,以免用人之际得罪龙飞。石玉珠这时已看透慈云寺俱非良善之辈,她把晓月禅师好意误会,正要破口大骂。忽听远远人声嘈杂,接着一个凶僧前来报道:"后面大殿火起。"智通连忙亲自带人去救时,一会工夫又纷纷来报,仓房、密室四面火起,一霎时火焰冲天。龙飞、俞德闻报密室火起,其中有两个女子,俱是二人最心爱之人,俞德闻报先去。龙飞便指着石玉珠对法元说道:"这个雏儿交与了你,如果被她逃走,休怪我无情无义!"言罢,随同众人救人去了,这时大殿上人听说密室起火,因各有心上爱人,都忙着去救火,只剩下法元、石玉珠和晓月禅师师徒五人未动。石玉珠见龙飞走后,本要逃走,因龙飞临行之言气糊涂了,又知法元厉害,自己抵敌不过,晓月禅师更是此中能手,冒昧行动,自取其辱,只在一旁干生气。这时外面红光照天,火势愈甚,眼看一座慈云寺要化为灰烬。其实晓月禅师原有救火能力,只因他虽入异派,只为当年一时气愤,天良未昧。今番拉拢各派和峨眉派对敌,原想利用机会存心报仇。一到慈云寺,见了众人,已知难成气候。见四面大火起来,明知是峨眉派中人所放,落得借此扫荡淫窟。这座寺如留作和峨眉派对敌的大本营,原无多大用处,索性任它毁灭。等到烧得差不多时,再亲手去擒拿奸细。本想示意石玉珠,叫她逃走。谁想刚一张口,石玉珠就破口伤人,知她情急误会,也就不好再说。那朱洪、鹿清随侍晓月禅师座前,见石玉珠口出不逊,好生愤怒。
    因见他师父含笑不言,也不敢有所动作。
    这时外面火势经这许多异派剑仙扑救,火头已渐渐小了下去。石玉珠正在寻思如何逃走时,忽听耳旁又有人说道:"我是苦行头陀弟子笑和尚,在东海曾同你见过几面,因知你帮助好人,陷身难脱,特来救你,可是我不似我师父能用无形剑斩人,只能用无形剑遁飞行。
    你等我现身出来,拉住我的衣袖,我便能带你同走。"石玉珠闻言,恍然大悟,适才在密室逃出所遇小和尚就是此人,心中大喜,便聚精会神以等机会。武当派中本有几个能人,晓月禅师与他们差不多均有一面之缘,尤其石玉珠的师父半边老尼尤为厉害,所以不愿与石玉珠结仇。可是在用人之际,龙飞九子母阴魂剑同他的师父,将来帮助甚多,也不愿公然同他反目。正在想善法解决,忽听殿中哈哈一声大笑,现出一个年幼矮胖和尚,转眼间已到石玉珠跟前。法元认出是适才峨眉派来人当中最厉害的一个,不及招呼众人,一面先将脑后剑光飞出,一面喊:"禅师,休得放来人逃走!"那小和尚已到了石玉珠跟前,法元剑光才往下落。小和尚把头一晃,已是无影无踪。晓月禅师见石玉珠同笑和尚借无形剑遁逃去,袍袖一展,便驾剑光从后追了出来。
    那笑和尚是怎样来的呢?他先前在屋脊上和慈云寺中人斗剑正酣之际,见俞德红砂来得厉害,顾不及拉金蝉逃走,先借无形剑遁起在空中。后见灵云在寺中飞起一片乌云,护着六人身体,便知道于事无碍。本想回辟邪村去请救兵,又想此番私自出来,不曾取得二老同意,事败回去,难免碰一鼻子灰。况且这边红光照天,辟邪村本派有醉道人等随时探报,不愁没人来救他们。他生性疾恶如仇,便想趁众人全神注意前面时,去到后面捣一个大乱。当下飞身走入后殿,忽见一个和尚探头探脑,往一堆假山后面走去。此人就是了一。笑和尚本想将他杀死,因为要探他作些什么,不曾下手。隐起身形在了一后面,跟他走入石洞。只见了一到了石洞中间,伸手将一块石头拨开,露出一个铁环。将这铁环往左连转三次,便听见一阵轧轧之声。一霎时现出一个地穴,里面露出灯光,有七八尺见方,下面设有整齐石阶。笑和尚仍然隐身跟在后面,见了一走进有两丈远近,便有一盏琉璃灯照路,迎面一块石壁,上面刻有"皆大欢喜"四个斗大的字。只见了一先走到"欢"字前面,摸着一个铜钮一拧,便有一扇石门敞开了。一伸头往里一看,口中低低说了一声"该死",便自回转头来。笑和尚估量这里定是凶僧供淫乐的密室,不知了一为何说"该死"二字。等了一转身,便也伸头一看,不由怒气上冲。原来是密室,共分四处。了一、笑和尚所看这一处,正是俞德、莽头陀与杨花等行乐之地。
    莽头陀自俞德走后,重新和一个淫女行乐。等到云散雨收,忽然想起杨花是个尤物,因为争的人多,轻易捞不上手。如今众人俱在前面迎敌,杨花现在套间之内,无人来争这块禁脔,何不趁此机会亲近一番?一面想,一面便往套间走去。那杨花与俞德在紧要关头上,忽被人来将俞德唤走,好生不快。又因为同俞德调笑时,吃了几杯酒,浑身觉得懒洋洋的,不大得劲,只好慢慢一步一步地移到床前躺下,打算趁空闲时先睡一会。不知怎的,翻来覆去总睡不着。起初以为莽头陀也随俞德往前面迎敌去了,及至后来忽听隔壁传来一阵微妙的声息,越加闹得她不能安睡,只好用两只玉手抓紧被角,不住地在嘴边使劲猛咬,借以消恨。
    一会隔壁没有了响动。又停了一阵,忽听有人往自己房中走来,知是莽头陀要趁众人不在来讨便宜。她生就淫贱,在无聊的当儿,乐得有人来替她解闷。一个凶僧,一个荡妇,淫乐了一阵,还嫌不足,又由套间中走到外面床前,同先前女子一同取乐。正在得趣的当儿,偏被了一同笑和尚先后撞见。了一虽然厌恶,一来司空见惯,二来自己能力有限,不敢轻易发作。而那笑和尚天生正直,疾恶如仇,哪里见得这般丑态。当下纵到室中,喝道:"胆大凶僧!擅敢宣淫佛地。今日你的报应到了。"莽头陀见有人进来叫骂,知事不好,正待招架,已被笑和尚剑光将他同杨花二人的首级斩落。笑和尚看见床角还躺着一个赤身女子,已是吓晕过去。不愿多事杀戮,便提了莽头陀脑袋,纵身出来。再寻了一,已不见踪迹。他也照样走至原来的石壁跟前,到处摸按,寻那暗室机关。居然无意之中被他发现,但听得一阵隆隆之声,石壁忽然移动,现出一个可容一人出入的甬道。笑和尚艺高人胆大,便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走不数步,便见又是一间石室,且喜门户半关,他便探头一看。只见墙角躲着一个女子,适才那个和尚正朝床前走去,一面口中说个不住。这便是那了一去救石玉珠的时候。笑和尚听罢了一之言,起初还疑心了一与石玉珠有什么私情,又见二人举动不像,未敢造次。
    便想同他们开个玩笑再说。知他二人要走将出来,自己先退到甬道外面,用莽头陀人头朝着了一打去。及至二人从甬道中纵将出来,笑和尚才在月光底下认清那个女子是石玉珠。她是武当后辈中有数人物,昔日曾在东海见过她们姊妹。自己常听师父说她姊妹根行甚厚,但不知她怎么会到此地。当下隐身在旁,及至听完二人言语,方明白了一半。正要往前殿去看灵云等动静时,忽然一声雷震,听出是师父到来,心中大喜。急忙纵往前殿看时,果是师父苦行头陀,并已将灵云等救出,往辟邪村而去。本想跟踪前往,因见晓月禅师等在大殿会议,便想探一个究竟。他知晓月禅师厉害,不敢近前,只在殿角隐身,听他们讲些什么。后来见石玉珠同众人告辞,龙飞出来拦阻,他才明白石玉珠到此原因。因知她不是坏人,想设法救她,便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等到石玉珠下去后,他在殿脊上,忽见后殿一片火光,好生不解。原来是后殿点的一盏琉璃灯,被适才雷声震断铜链,倒下地来,火光燃着殿中纸钱。大家因在忙着救伤埋死,无人注意,被这火引着窗榻,越燃越大。等到发现,火势已成燎原了。
    笑和尚见后殿起火,忽然灵机一动,急忙从殿角飞身下来,前往东西配殿,将火点起。
    又飞到密室之内,扭开机关,走进去一看,只见数十个穿红着绿的女子,围在杨花、莽头陀尸体旁边。适才吓昏过去的那一个女子已缓醒过来,正同众人在说莽头陀、杨花被杀时情形呢。
    这慈云寺殿房,共有三百多间。另外有四个密室,专供智通行乐之用。最后一间密室,连接三处地道。一处通到方丈室内,由方丈室,又可由山洞走到后殿阶前。这里便是昔日周云从被陷之所。还有两处,直通庙墙以外,那里另有数十间华丽房子,便是这一干妇女的住处。他们住的所在有四面高墙,除了由这一条地道出进,去陪侍和尚枕席外,其余简直无门可出。这其中有大多数女子都是被凶僧抢来,逼迫成奸。虽然吃穿不愁,哪有不想家乡父母的?日子一多,自然也有想由她们住所翻墙逃走的。谁知智通这厮非常歹毒,他在这高墙左近,设了不少秘密机关:又养了百十恶犬,散布墙外。一面故意显出许多逃走的机会,让这些可怜妇女去上当,以儆将来。那逃走的人,不是中了秘密机关,身遭惨死,便是被恶狗分尸。这一干妇女吓得一个个亡魂丧胆,除了含泪忍痛供凶僧糟践外,谁也不敢作逃走之想。
    这四个密室之中,各有一个总铃,总铃一响,全体妇女都要来到,以供凶僧选择。适才陪莽头陀淫乐的那个女子名叫凤仙,本是一个赃官女儿,他老子卸任时,船至川东,被智通知道,叫人抢来。因她姿色出众,颇受凶僧们宠爱,夜无虚夕。今晚正玩得起劲,忽见一个小和尚飞身进来,将莽头陀、杨花二人杀死,当下被吓得晕死过去。醒来看见两具尸首,心惊胆裂。无意中拧动总铃,众妇女一闻铃声,赶到密室,问起原因,估量寺中出了差错。知道外面出口,秘密机关层层密布,并且铁壁石墙,无法出去。一个个面无人色,珠泪盈盈。
    正在惶恐无计,忽听一声长笑,飞进一个小和尚来,众妇女疑心是寺内小和尚,尚不在意。那凤仙认清来人便是适才杀人的人,不由心惊胆落,急忙朝着笑和尚跪下,不住央告:
    "小佛爷、小罗汉饶命!"一面对众妇女说道:"杀杨花的便是这位小罗汉爷。快求他饶命,不要杀我们这班苦命人吧!"笑和尚此来,原是放火,见众妇女苦苦央求,不忍下手。便道:"前面石门已开,尔等急速逃走,免得葬身火窟。"说罢,将密室中灯火拿到手中,朝着那容易燃烧之处放火。众妇女见此情形,顿时纷纷奔窜,哭喊连天。笑和尚将四个密室中的火全引着后,才纵身出来。众妇人在百忙中走投无路,有几个听清了笑和尚之言的,便往前面跑去,果然看见石壁开放,露出门户,便不计利害,逃了出来。有些胆小的,仍由地道逃回本人住所。这些密室,都盖在地底下,本不易燃烧。只因慈云寺中湿气大重,智通又力求华丽,除了入门有机关的地方是石块铁壁外,其余门窗、间壁以及地板,多半用木头做成;再加上家具床帐,都是容易引火之物。点着不多一会,火焰便透出地面。
    这十几个妇女逃出以后,便大喊起火救命。正在巡更僧人赶到,一面禁止众妇女乱动,听候发落;一面往前殿送信。彼时智通等正在各偏配殿救火,闻报密室火起,更为惊恐。因是他半生菁华所藏聚之所,又加上有许多"活宝"在内,便顾不得再救火,直往密室走来。
    恰好龙飞也同时赶到。还是他子母阴魂剑厉害,一面用剑光蔽住火势,一面由众凶僧用水泼救,等到把火势扑灭,这密室已成一片瓦砾窖,无路可入。当下查问众妇女起火原因,供出是一个小和尚进来,先杀了莽头陀和杨花,然后二次进来放的火。智通知道不假,只得喝令众凶僧将这些妇女押往别的殿中看守,明日打扫密室之后,再行发落。这时前面的火经众人扑救,也次第熄灭。那寺外居民,多半是寺中党羽,见寺中起火,也纷纷赶到救火。火熄后,智通令人打发他们回去。这一场火,把慈云寺殿房烧去三分之一,损失颇为严重。等到智通、龙飞等回到大殿时,见晓月禅师与石玉珠不在殿中,问起原因,知道又是被一个小和尚救去,分明中了人家调虎离山之计,只是晓月禅师当石玉珠走时,竟然不及觉察;追人去了多时,又不见回来,好生诧异。龙飞见石玉珠逃走,心中好生不快,迁怒于法元,由此结下嫌怨。后文将有法元三中白骨箭的事情发生,暂且不言,留待后叙。
    经这一番纷扰之后,天已大亮。忽然院中降下三人:一个正是晓月禅师;一个是飞天夜叉马觉;还有一个生得庞眉皓首,鹤发童颜,面如满月,目似秋水,白中透出红润,满身道家打扮的老人,众人当中十有九都不认识他。晓月禅师请那老道人进殿坐定后,同众人引见,才知那人便是巫山神女峰玄阴洞的阴阳叟。俗家双姓司徒,单名一个雷字。他自幼生就半阴半阳的身体,上半月成男,下半月成女。因为荒淫不法,被官府查拿,才逃到巫山峡内,遇着异人传授三卷天书。学到第二卷时,不知怎的,一个不小心,第一卷天书就被人偷去。
    他师父说他缘分只此。他叹了一口气,从此,出去不再回来。他在巫山十二峰中,单择了这神女峰玄阴洞做修炼之所,把洞中收拾得百般富丽。每三年下山一次,专一选购各州府县年在十五六岁的童男童女,用法术运回山去,上半月取女贞,下半月取男贞,供他采补。百十年间,也不知被他糟践了多少好儿女。所买来的这些童男童女,至多只用三年。而三年之中,每月只用一次。到了三年期满,各赠金银财宝,根据男女双方的情感和心愿,替他们配成夫妻。结婚后三日,仍用法术送还各人家乡。只是不许向人家泄漏真情,只说是碰见善人,收为义子义女,代主婚姻。善人死后,被族中人逐出,回来认祖归宗。那些卖儿女的都是穷人,一旦儿女结婚回来,又带了不少金银,谁再去寻根问底。也有那口不紧的,立时便有杀身之祸。他以为这样采补,既不损人寿数,又成全了许多如意婚姻,于理无亏。谁知罪犯天条,终难幸免呢。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