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鬼哄森林 李英琼飞剑斩妖人  春藏魔窟 朱矮叟无心得异宝-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五十回 鬼哄森林 李英琼飞剑斩妖人  春藏魔窟 朱矮叟无心得异宝

    一会工夫,愁云漠漠,浓雾弥漫,立刻分不出东西南北。四面鬼声啾啾,阴风刺骨。旋风浓雾中,出现数十个赤身女鬼,手持白幡跳舞,渐渐往英琼立处包围上来。那猩猩一声狂叫,早已晕倒在地。英琼也觉一阵阵目眩心摇,四肢无力,知是那道人的妖法。本想用手中宝剑朝那些女鬼斩去,谁知两只手软得抬都抬不起来,这才害怕起来。眼看那旋风中女鬼是越跳越近,耳旁又听有人说道:"女娃娃,你已入罗网,还不放下手中宝剑投降,随你家祖师爷到洞府中去寻快乐么?"听出是那个道人声音,情知难免毒手。正待想一套言语诈降,哄那道人撤去妖法,等他现身出来,再用宝剑飞刺过去。心头盘算还没有定,忽见那些女鬼跳离自己身旁还有两丈远近,便自停步不前,退了下去。又听见道人在相隔十数丈外吆喝,以及击令牌的声音。令牌响一次,那些女鬼便往英琼立的所在冲上来一次。及至冲到英琼立处两丈以内,好似有些畏惧神气,拨回头重又退了下去。那道人好似见女鬼不敢上前,十分恼怒,不住把令牌打得山响,终归无效。英琼起初非常害怕,及见那些赤身女鬼连冲几次,都不敢近自己的身,觉得希奇。猛发现手中这口紫郢剑端的是仙家异宝,每当女鬼冲上来时,竟自动地发出两丈来长的紫光,不住地闪动,无怪那些赤身女鬼不敢近前。英琼不由放宽了心,胆力顿壮。叵耐手脚无力,不能动转。否则何难一路舞动宝剑,冲了出去。
    那鬼道人乔瘦滕所用妖法,名为九天都篆阴魔大法,原是非常厉害,漫说一个寻常女孩,就是普通剑仙,一经被他这妖法包围笼罩,也没有个不失去知觉,束手被擒的。偏偏英琼遭逢异数,内服灵药仙果,外有长眉真人的紫郢剑护身,虽然将她困住,竟是丝毫侵害她不得,不由心中大怒。起初原见英琼一身仙骨,想生擒回去受用。及至见妖法无灵,不由无明火起,便不管那女孩死活,狠狠心肠,将头发分开,中指咬破,长啸一声,朝前面那团浓雾中喷了过去,便有数十道火蛇飞出。
    英琼正在那里无计脱身,忽见赤身女鬼退去,浓雾中又有数十条火蛇飞舞而来。正不知手中宝剑能否抵御,好生焦急,暗恨自己眼力不济,竟会看不见那妖道存身之所,否则我这紫郢剑能发能收,只消朝他用力掷去,便可将他杀死除害了。想到这里,手中的宝剑忽然不住颤动,好似要脱手飞去的神气。这时那火蛇已渐渐飞近,英琼一阵着急,叹道:"妖道呀,妖道!我只要能见你在哪里,我定把我的紫郢剑放出,叫你死无葬身之地的。"一言才罢,觉得手中的宝剑猛然用力一挣,英琼本来手脚软麻,一个把握不住,竟被它脱手飞去,眼看长虹般十几丈长的一道紫光,直往斜对面雾阵中穿去。接着耳旁便听一声惨叫。同时那数十条火蛇一般的东西,已迫近英琼身旁。英琼四肢无力,动转不得,相隔丈许远近,便觉灸肤作痛。在这危机一发之间,倏地紫郢剑自动飞回,刚觉有一线生机,耳旁又听惊天动地的一个大霹雳打将下来,震得英琼目眩神惊,晕倒在地。停了一会,缓醒过来,往四外一看,只见夕阳衔山,瞑色清丽,愁云尽散,惨雾全消。那猩猩也被雷声震醒转来,蹲在自己旁边。自己手脚也能动转。面前立定一个云被霞裳,类似道姑打扮的美妇人。急忙回手去摸腰中宝剑,业已自动还匣,便放宽了心。
    英琼见那道姑含笑站在那里,绿鬓红颜,十分端丽,好似神仙中人一般,摸不清她的来路。正要发言相问,那道姑忽然开口说道:"适才妖人已死,妖雾未退,才用太乙神雷将妖气击散。小姑娘不曾受惊么?"英琼听那道姑吐词清朗,仪态不凡,知是异人。又听她说妖人已死,才想起适才被妖法所困,后来宝剑飞出时,曾听一声惨叫,莫非那妖道已在那时被紫郢剑所诛?忙抬头往前观看,果然相隔十数丈外,一株大树旁边,那个道人业已身首异处,心中大喜。刚要向道姑回答,那道姑又接口说道:"姑娘所佩的紫郢剑,乃是吾家故物。
    适才我在云中看见,疑是来迟了一步,被异派中人得了去。不想会落在姑娘手中,可算神物有主。但不知姑娘是否在莽苍山赵神殿中得来的呢?"
    英琼见道姑说紫郢剑是她家故物,不禁慌了手脚,连忙用手握定剑把答道:"正是在莽苍山一个破庙中得来。你说是你家的旧东西,这样宝贝,如何会把它弃在荒山破庙之中?有何凭证?就算是你的,我得它时,也费了一夜精力,九死一生才能到手,颇非容易呢。"还待往下再说时,那道姑已抢先说道:"小姑娘你错会了我的意了。此剑原有雌雄之分,还有一口,尚待机缘,才得出世。若非吾家故物,岂能冒认?你问我凭证不难,此剑本是长眉真人炼魔之物,真人飞升以前,嫌它杀气太重,才把它埋藏在莽苍山中,是个人迹不到之所,外用符咒封锁。彼时曾对外子乾坤正气妙一真人说过,此剑颇能择主,若非真人,想得此剑,必有奇祸。果然后来有人闻风前去偷盗,无一个不是失败和身遭惨死。近闻那里出了四个僵尸、两个山魈和一个木魃,把一座五风十雨的灵山,闹得终年炎旱,隆冬时节,温暖如同暮春,一交三月,便天似盛夏。若非山中原有灵泉滋润,全山灵药异卉全要枯死。那山原无人迹,这还不甚要紧。谁知那四个僵尸日益猖厥,不久便要变成飞天夜叉,离山远出伤人。
    那两个山魈和木魃,更是每日伤尽生物,作恶多端。外子计算时日,剑的主人不久便去到那里,并说得剑人不但尚未学成剑术,连门都未入,只是机缘巧而已。贫道因此剑厉害非常,虽说长眉真人留下预言,万一不幸落在异派中人之手,岂非助纣为虐?特地赶到莽苍山,诛那几个怪物,顺便看那得剑之人是个何等样人。贫道到了那里,正是下雨之后,知道木魃已诛。再下去一看,连那两个山魈与四个僵尸,俱被取剑人除掉。外子原说取剑的人不会剑术,猜是那人无此本领,恐被异派中人得了去,一路跟踪赶来。适才看见剑上发出的紫光,急忙下来,你已被妖法所困,被我用太乙神雷将妖气击散,将你救醒。果然你的资禀异于常人,此剑也果然得主,才放了心。只不知你一个幼年女子,如何会到那群魔盘踞的莽苍山去寻取此剑?何人指引?如何得到并知用法?请道其详。"
    英琼细听那道姑说话,不似带有恶意,有好些与石上之言相合,猜知来人定是一个剑仙。她说那剑原是她的,想必不假。低头寻思了一会,忽然福至心灵,跪在地下,口称:"仙师,弟子实是无意中得到此剑,并无人指引。"便把前事细说了一遍。然后请问那道姑的姓名,并求收归门下,伏在地下不住地叩头。那道姑笑道:"外子是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我是他妻子苟兰因。你此次险些被人利用,归入异派。总算你赋禀福泽甚厚,才能化险为夷,因祸得福。收你归我夫妇门下,原也不难,不过你还不曾学会剑术,虽得此剑,不能与它合一,一旦遇见异派中高人,难免不被他夺了去。我意欲先传你口诀,你仍回到峨眉,按我所传,每日把剑修练,二三年后,必有进境,我再引你去见外子。你意如何?"英琼闻言大喜,当下拜了师父,站起身来,那猩猩也在旁边随着跪叩。妙一夫人荀兰因笑道:"它虽是个兽类,居然如此通灵,以后你山中修道,倒可少却许多劳苦与寂寞了。"
    英琼又说:"弟子曾蒙白眉和尚赠了一只神雕,名唤佛奴,骑着它可以飞行空中。还有一个世姊,名唤周轻云,在黄山餐霞大师处学剑。请问师父住在哪座名山?这三年期中,可不可以骑着那雕前去参见?"妙一夫人笑道:"'吾道之兴,三英二云。'长眉真人这句预言,果然应验。就拿你说,小小年纪,就会遇见这样多的仙缘凑合。那白眉和尚辈分比我还长,性情非常特别,居然也把他座下神雕借你作伴,真是难得。我住在九华山锁云洞。你还有一个师姊名唤灵云,一个师兄名唤金蝉,俱是我的子女。你如真想见我,须待一年之后,至少须能持此剑随意使用,能发能收才行。"英琼闻言,喜道:"弟子不知怎的,现在就能发能收了。"妙夫人道:"你哪知此剑妙用?得剑的人,如能按照本派嫡传剑诀,勤修苦练,不出三年,便能与它合而为一,能大能小,能隐能现,无不随心所欲。你所说那能发能收者,不过因剑囊在你身旁,剑又由你主动发出,故能杀人之后,仍旧飞回,这并不算什么。
    你如不信,只管将你的剑朝我飞来,看看可能伤我?"
    英琼虽然年轻,心性异常灵敏,这次同妙一夫人相见,平空从心眼中起了一种极至诚的敬意,完全不似和赤城子见面时那般这也不信,那也不信。又恐宝剑厉害,万一失手,将妙一夫人误伤,岂不耽误了自己学剑之路?欲待不遵,又恐妙一夫人怪她违命。把两眼望着妙一夫人,竟不知如何答复才好。妙一夫人见她为难神气,愈发爱她天性纯厚。笑对她道:"你不必如此为难。我既叫你将剑飞来,自然有收剑的本领,你何须替我担心呢?"英琼闻言无奈,只得遵命答道:"师父之命,弟子不敢不遵,容弟子跑远一点地方飞来吧。"妙一夫人知她用意,含笑点了点头。英琼连日使用过几次紫郢剑,知道它的厉害,一经脱手,便有十余丈紫光疾若闪电飞出,恐怕夫人不易防备,才请求到远处去放,心中也未始不想借此看一看自己师父的本领。当下道一声:"弟子冒犯了。"将身回转,只一两纵,已退出去数十丈远近。又喊了一声:"师父留神,剑来了!"锵锒一声,宝剑出匣。心中默祝道:"紫郢紫郢,我这是跟我师父试着玩的,你千万不可伤她呵!"祝罢,将剑朝着夫人身旁掷去。那道紫光才一出手,只见从妙一夫人身边发出一道十余丈长的金光,迎了上去,与那道紫光绞成一团。这时大已黄昏,一金一紫,两道光华在空中夭矫飞舞,照得满树林俱是金紫光色乱闪。英琼见妙一夫人果然剑术高妙,欢喜得蹦了起来。正在高兴头上,忽然面前一闪,妙一夫人已在她身旁站定,说道:"这口紫郢剑,果然不比寻常,如非我修炼多年,真难应付呢。待我收来你看。"说罢,将手向那两道剑光一指。这两道光华越发上下飞腾,纠结在一起,宛似两条蛟龙在空中恶斗一般。英琼正看得目定口呆之际,忽然妙一夫人将手又向空中一指,喊一声:"分!"那两道光华便自分开。接着将手一招,金光倏地飞回身旁不见。那紫光竟停在空中,也不飞回,也不他去,好似被什么东西牵住,独个儿在空中旋转不定。英琼连喊几次"紫郢回来",竟自无效。妙一夫人也觉奇怪,知有能人在旁,不敢怠慢,大喝一声道:"紫郢速来!"接着用手朝空中用力一招,那道紫光才慢腾腾飞向妙一夫人手上落下。妙一夫人随即递与英琼,叫她急速归鞘。然后朝那对面树林中说道:"哪位道友在此,何妨请出一谈?"言还未了,英琼眼看面前一晃,站定一个矮老头儿,笑对妙一夫人说道:"果然你们家的宝剑与众不同,竟让我栽了一个小跟头儿。"妙一夫人见了来人,连忙招呼道:"原来是朱道友。怎么如此清闲,来到此地?"一面又叫英琼上前拜见道:"这位是你朱师伯,单讳一个梅字,有名的嵩山二老之一。"又对矮臾朱梅道:"这是我新收弟子李英琼。你看天资可好?"
    朱梅笑道:"我在成都破慈云寺,见天下许多好资质,都归入你们门下。我虽然也收了两个徒弟,却是一个都比你们不上,有些气不服。等到十五那天晚上破了慈云寺,除掉了许多异派的妖孽,回到青城山金鞭崖,住了些日。你知道我是闲不惯的,又因为你的女公子和你前世的令郎,以及贵派门下子弟,好些人都奉了齐真人之命,前往云贵一带,各有事作。
    我很爱惜贵派门下这些小弟兄们,这路上邪魔异派甚多,打算暗中前去保护,顺便遇到机缘,也收一两个资质好的门徒。走到云南昆明,遇见苦行头陀的得意弟子笑和尚,他说正打算往回走,去与齐灵云姊弟会合,结伴同行。我见那孩子非常机灵,用不着我帮忙。我在那里游玩了几日,也往回走,路过飞熊岭,看见下面山脚下有一道人高声呼唤。下去看时,原来是昆仑派的剑仙赤城子,一条左臂业已斩断,身上还受了几处重伤,飞剑业已失去,神情非常狼狈。问起根由,他满脸羞惭地对我说了一遍。
    "原来有一次阴素棠路过峨眉,看见一个小女孩在那里舞剑,天资根基都非常之厚,本想将她带回山去,收归门下。正要上前说话,忽见一只大雕飞来,认得是白眉老祖座前的神雕佛奴。阴素棠见那神雕能与那女孩作伴,那女孩必与白眉老祖渊源很深。那雕又向来不讲情面,厉害非常,幸喜不曾被它看见,连忙隐身退去。知道白眉老祖一向不曾收过女弟子,只猜不透那雕如何会那样驯服地受这小女孩调弄。她自脱离昆仑派后,原想独创一派。这些年来,老想寻得到一个根基深厚的门人,来光大门户。如今遇见这般出类拔萃的人才,怎肯放过。回山以后,越想越觉难舍。知道赤城子昔日曾随半边老尼到白眉老祖那里听过经,神雕佛奴与他曾有数面之缘。若派赤城子前往,即使那小女孩弄不回来,至少限度也决不会伤他。特地着人将赤城子请去,请他代劳一行。赤城子当年曾受过阴素棠许多好处,当然义不容辞。也是缘分凑巧,他赶到峨眉,正好神雕他去,不消三言两语,便把那小女孩带走。正当御剑飞行,偏偏遇见他誓不两立的对头华山烈火秃驴,知道难以回避。急忙按住剑光下去,先将女孩藏好,以免万一不幸,玉石俱焚。谁想下去一看,那个所在正是莽苍山,只有一座破庙,他便带那女孩往庙中走去。当时发现那庙中妖气甚重,后殿上停了四具棺木,知是已成形的僵尸。欲待另觅善地,已来不及。只得将那女孩带到钟鼓楼上面,匆匆嘱咐了几句话,忙驾剑光升起空中,便遇见烈火秃驴同滇西毒龙尊者的师弟史南溪追来。即使一个烈火祖师已够他对付,何况又加上一个究凶极恶的史南溪,才一交手,便被人家将他的剑光绞断。幸喜他从阴素棠那里学会了五鬼隐形遁,急忙驾遁逃走,一只左臂已被烈火祖师斩断,身上还中了史南溪追魂五毒砂,伤势很重,驾不得遁,便在那山脚下躺着挣命等救星,已有一二十天光景。我给他几粒丹药吃,止住了痛。他说再静养二三日,借我丹药之力,便可复原,借遁回去,设法报仇。他又说那小女孩名叫李英琼,在莽苍山破庙之中。这许多天的工夫,不知走了没走,吉凶如何。她小小年纪,在那深山凶寺之中,十分危险。他自己已是不能前去看望,托我无论如何代他前去寻觅一个下落。如果她还没有遇见什么凶险,他知道我不大看得起阴素棠,只托我给那小女孩在那庙的周围百里之内,另觅一个安身之所,给她几粒丹药充饥,十天之内,自有人前去接引。另外对我说了不少感激道谢的话。
    "我本不愿代他人办事,一来因为他在难中;二来听他说那小女孩的禀赋几乎是空前绝后,有些不信,想去看看;三来这女孩小小年纪,在那荒山凶寺之中,呆上这许多日子,吉凶难定,动了我恻隐之心。我也懒得和赤城子细说,又留了几粒丹药。赶到莽苍山一看,庙中钟楼倒坍,四具僵尸已然被人除去,只剩一堆白骨骷髅。无意中在一面鼓架旁边,发现长眉真人的符篆,猛想起真人飞升时节,曾将两口炼魔的雌雄飞剑埋藏在两处无人迹的深山之中,莫非此剑已被人得去?遍寻那小女孩不见,估量她无此本领。后来跟踪寻找,忽然看见两具大山魈的尸体旁边围着许多大马熊,在那里啃咬踢抓。我疑心那小女孩被那些马熊咬伤,心中大怒,打算用飞剑将它们一齐杀死。"
    英琼正听得出神,听到这里,忽然失声说道:"哎呀!这些好马熊没有命了!"朱梅笑对她道:"你不要忙,听我说,我哪有这般莽撞呢?"又接着说道:"我当时原是无意中发现,距离那些马熊聚集的地方很近。它们见了生人,既不扑咬发威,也不畏避。我故意上前抚弄它们颈毛,它们一个个非常驯良。又看见一群最凶猛的猩猿,也是如此。我后来代那小女孩袖占一课,竟是先忧后喜,卦象大吉。我按卦象中那女孩走的方向,一路跟踪来到此地,忽然一声雷震,知道同道之人在此。将身隐在林中偷看,才看出夫人与令徒正在比剑。想不到长眉真人的紫郢剑今又二次出世,想是异派中杀劫又将要兴了。令徒小小年纪,这样好的根基禀赋,将来光大贵派门户,是一定的了。"妙一夫人笑道:"根基虽厚,还在她自己修炼,前途哪能预料呢?此地妖人已死,不知他巢穴以内什么光景,有无余党。现在天已入夜,你我索性斩草除根。道友以为如何?"矮叟朱梅笑道:"我是无可无不可的。"说罢,三人带着一个猩猿,迈步前行。走到坡旁,妙一夫人便从身上取出一个粉色小瓶,倒出一些粉红色的药面,弹在那妖人尸首上面,由它自行消化。不提。
    三人又往前走了半里多路,才看见迎面一个大石峰,峭壁下面有一个大洞,知是妖人巢穴。这时已届黑夜,矮叟朱梅与妙一夫人的目力自然不消说得,就连英琼这些日在山中行走,多吃灵药异草,目力也远胜从前,虽在黑夜,也能辨析毫芒。当下三人一猿,一齐进洞。
    走进去才数丈远近,当前又是一座石屏风。转过石屏,便是一个广大石室。室当中有一个两人合抱的大油缸,里面有七个火头,照得合洞通明,如同白昼。英琼往壁上一看,"呀"地一声,羞得满面通红。妙一夫人早看见石壁上面张贴着许多春画,尽是些赤身男女在那里交合。知是妖人采补之所,将手一指,一道金光闪过处,英琼再看壁上的春画,已全体粉碎,化成零纸,散落地面。那猩猿生来淘气,看见油缸旁立着一个钟架,上面还有一个钟锤,便取在手中,朝那钟上击去。一声钟响过处,室旁一个方丈的孔洞中,跳出十来个青年男女,一个个赤身露体,相偎相抱地跳舞出来。英琼疑是妖法,刚待拔剑上前,妙一夫人朝那跳舞出来的那一群赤身男女脸上一看,忙唤英琼住手。那十几个赤身男女,竟好似不知有生人在旁,若无其事,如醉如痴地跳舞盘旋了一阵,成双作对地跳到石床上面,正要交合。妙一夫人忽然大喝一声,运用一口五行真气,朝那些赤身男女喷去。那些赤身男女原本是好人家子女,被妖人拐上山来,受了妖法邪术所迷,神志已昏,每日只知淫乐,供人采补,至死方休。被这一声当头大喝,立刻破了妖法,一个个都如大梦初觉。有的正在相勾相抱,还未如是如是,倏地明白过来,看看自己,看看别人,俱都赤条条一丝不挂,谁也不认识谁,在一个从未到过的世界中,无端竟会凑合在一起。略微呆得一呆,起初怀疑是在作梦,不约而同地各把粉嫩光致赛雪欺霜的玉肌轻轻掐了一掐,依然知道痛痒,才知不是作梦。这些男女大都聪明俊秀,多数发觉自家身体上起了一种变化,羞恶之心与惊骇之心,一齐从本来的良心上发现,不禁悲从中来,惊慌失措,各人去寻自己的衣服穿。叵耐他们来时,被妖术所迷,失了知觉,衣服早被妖人剥去藏好,哪里寻得着。只急得这一班男女一个个蹲在地下,将双手掩住下部,放声大哭。
    妙一夫人看见他们这般惨状,好生不忍,忙对他们说道:"你等想是好人家子女,被这洞中妖道用邪法拐上山来,供他采取真阴真阳。平进因受他邪术所迷,已是人事不知,如不是我等来此相救,尔等不久均遭惨死。现在妖人已被我等飞剑所诛。事已至此,你等啼哭无益,可暂在这里等候,待我三人到里面去搜寻你们穿的衣履,然后设法送你等下山便了。"
    众人起初在忙乱羞惧中,又在清醒之初,不曾留意到妙一夫人身上。及至妙一夫人把话说完,才知自己等俱是受了妖人暗算,拐上山来,中了邪法,失去知觉,供人淫乐,如不是来的人搭救,不久就要死于非命。又听说妖人已被来人用飞剑所斩,估量来人定是神仙菩萨,一齐膝行过来,不住地叩头。苦求搭救。妙一夫人只得用好言安慰。英琼看不惯这些赤身男女的狼狈样儿,便把头偏在一旁。那矮叟朱梅同那个猩猩,在众人忙乱的当儿,竟不知去向。
    妙一夫人正在盘问众人根底,忽见朱梅在前,猩猩在后,捧着一大抱男女衣服鞋袜,从后洞走了出来。那猩猩走到众人跟前,将衣服鞋袜放下。这一于男女俱是生来娇生惯养,几曾见过这么大的猩猩,又都吓得狂叫起来。那猩猩颇通灵性,知道这些人最怕心善面恶的东西,将衣履放下,急忙纵开。妙一夫人又向众人解释一回,众人才明白这大猩猩是家养的。见了衣履,各人抢上前来,分别认穿。
    那衣履不下百十套,众人穿着完毕,还剩下一大堆。妙一夫人便问朱梅道:"朱道友,这剩的衣服如此之多,想是那些衣主人已被妖道折磨而死。道友适才进洞,可曾发现什么异样东西?"朱梅笑道:"我见道友有心肠去救这些垂死枯骨,觉着没有什么意味,我便带着这猩猩走到后洞,查看妖道可曾留下什么后患。居然被我寻着一样东西,道友请看。"妙一夫人接过朱梅手中之物一看,原来是一个麻布小幡,上面满布血迹,画着许多符篆,大吃一惊道:"这是混元幡,邪教中是厉害的妖法。看这上面的血迹,不知有多少冤魂屈魄附在上面。幸而我们不曾大意,如果不进洞来,被别的妖人得了去,那还了得!此物留它害人,破它非苦行大师不可。待我带到东海,交苦行大师消灭吧。"朱梅点了点头,说道:"道友之言不差,要将此幡毁去,果然非苦行头陀不可。否则你我如用真火将它焚化,这幡上的千百冤魂何辜?这妖道也真是万恶!适才在后洞中还看见十来个奄奄垂毙的女子,我看她等俱已真阴尽丧,魂魄已游墟墓,救她们苟延残喘反倒受罪。不忍看她们那种挣命神气,被我每人点了一下,叫她们毫无痛苦地死去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