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 感深情 抱病长征  施妙法 神囊缩地-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五十三回 感深情 抱病长征  施妙法 神囊缩地

    原来灵云等三人自从在成都和张琪兄妹分手,雇用车轿上路,多给车夫银钱,连夜兼程,每日也不过走一百数十里路。他们俱是御剑飞行,瞬息千百里地惯了的,自然觉着心焦气闷。本想退了车轿,改乘川马,贪图快些。偏偏女神童朱文虽然仗着灵丹护体,也不过保全性命,浑身烧热酸痛,日夜呻吟,哪里受得长途骑马的颠沛,只得作罢。灵云性情最为温和,保护朱文,如同自己手足,虽然觉着心烦,倒还没有什么。金蝉性情活泼,火性未退,偏偏这次对于朱文竟是早晚殷勤将护,不但体贴个无微不至,并且较灵云还要耐心一些。灵云看在眼中,暗暗点了点头,因朱文病重,不好取笑,反倒装作不知。他三人按照二老所指的途径,在路上行了八九日,忽然峰峦重重,万山绵亘,除掉翻山越岭过去,简直无路可通。
    先一日车夫就来回话,说前面已是莽苍山,不但无路可通,而且山中惯出豺虎鬼怪,纵然多给银钱,他等也无法过去。灵云来时,原来听二老说过,到了莽苍山,便要步行。知道他们说的是实话,只得取下包裹。打发他们回去。先在山脚下一个小村中歇了歇脚,商量上路。
    偶然看见一个人坐着滑竿走过,金蝉异想天开,向灵云要了一把散碎银子,走将过去,请那人站下商量,将他那一副滑竿买下,两手举着拿到朱文面前放下。
    村中居民看着这三个青年男女,一个个长得和美女一般,来到这荒山脚下,已是奇怪,又见金蝉小小年纪,把那一副滑竿如同捻灯草一般,毫不在意地举在手中,更是惊异。有那多事的人,便问他三人的来踪去迹。金蝉便说:"住在城里,要往这山中去打猎。"那地方民情敦厚,又见他们三人各佩长剑,倒也不疑什么。只是说山中豺虎妖怪甚多,劝他们年纪轻轻的人不要造次。灵云看见来人越聚越多,恐朱文不耐烦琐。又见金蝉买了那一副滑竿来,便问有何用处。金蝉道:"你不要管,先带着它上了山再说,我自有用它之处。"灵云还待要问,金蝉一面催着上路,一面手举那副滑竿(中间结着一个麻绳结着的网兜,两旁两根长有两三丈粗如人臂的黄杨木的杆子),独个儿迈步自跑上山去。
    灵云当着许多人,无法,只得将朱文半扶半抱地带进山去。在山内走了二里多地,回看后面无人,正要喊住金蝉,金蝉业已赶了回来,放下手中的滑竿,说道:"我适才跑到高处一望,山路倒还平坦,只不知前面怎样。我想用这副滑竿,和姊姊一人抬一头,将朱姊姊抬到桂花山。如何?"灵云才明白他买那滑竿的用途,不禁点头一笑。朱文一路上已觉着灵云姊弟受累不浅,如今又要屈她姊弟作挑夫抬她上路,如何好意思,再三不肯。灵云笑道:"文妹,你莫辜负你那小兄弟的好意吧。我正为路远日长发闷,难得他有此好打算,倒可以多走些路。"说罢,不由分说,硬将朱文安放在网兜之中,招呼一声,与金蝉二人抬了便走。
    朱文连日周身骨节作痛,适才有灵云扶着,走了这二里多山路,已是支持不住,被灵云在网兜中用力一放,再想撑起身来已不能够。况且明知灵云姊弟也不容她起身,再若谦让,倒好似成心作假。便也不再客气,说了几句感激道谢的话,安安稳稳躺在网中,仰望着头上青天,一任灵云姊弟往前抬走。灵云怕她冒风,又给她盖了一床被,只露头在外。同了金蝉,施展好多年不用的轻身本领,走到日落,差不多走了五六百里。看天色不早,依着金蝉,还要乘着月色连夜赶路。朱文见她姊弟抬了一天,好生过意不去,执意要找一个地方,大家安歇一宵,明日早行。灵云姊弟拗她不过,见四外俱是森林,瞑岚四合,黛色参天,便打算在树林中露宿一宵。朱文也想下来舒展筋骨,由灵云姊弟一边一个,搀扶着走进林去,寻了一株大可数抱的古树下面,将网兜中被褥取来铺好。灵云取干粮与朱文食用,叫金蝉拿水具去取一些山水来。
    金蝉走后,朱文便对灵云道:"姊姊如此恩待,叫妹子怎生补报呢?"灵云闻言,只把一双秀目含笑望着朱文,也不答话。停了一会才道:"做姊姊的,是应该疼妹妹的呀。"朱文见灵云一往情深的神气,不知想到一些什么,忽然颊上涌起两朵红云,兀自低头不语。这时已是金乌西匿,明月东升,树影被月光照在地下,时散时聚。灵云对着当前情景,看见朱文弱质娉婷,眉峰时时颦蹙,知她痛楚,又怜又爱,便凑近前去,将她揽在怀中,温言抚慰。朱文遭受妖法,身上忽寒忽热,时作酸痛。她幼遭孤露,才出娘胎不久,便被矮叟朱梅带上黄山,餐霞大师虽然爱重,几曾受过像今日灵云姊弟这般温存体贴。在这春风和暖的月明之夜,最容易引起人生自然的感情流露。又受灵云这一种至诚的爱拂,感激到了极处。便把身子紧贴灵云怀中,宛如依人小鸟,益发动人爱怜。
    灵云和朱文二人正在娓娓清谈,忽然一阵微风吹过,林鸟惊飞。灵云抬头往四外一看,满天清光,树影在地,有一群不知名的鸟儿,在月光底下闪着如银的翅膀,一收一合地往东北方飞去。灵云见别无动静,用手摸了摸朱文额角,觉得炙手火热,怕她着风,随手把包裹拉过。正要再取一件夹被给她连头蒙上,恰好金蝉取水回来。灵云先递给朱文喝了,自己也喝了两口,觉着山泉甜美。正要问金蝉为何取了这么多时候,言还未了,忽觉眼前漆黑,伸手不辨五指,便知事有差池。一手将朱文抱定,忙喊金蝉道:"怎么一会工夫,什么都看不见了?"金蝉道:"是啊!我的眼力比你们都好得多,怎么也只看出你们两个人,别的不见一些影子呢?莫不是中了异派中人的妖法暗算吧?"灵云道:"你还看见我们,我简直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看这事不妙,黑暗中又放不得飞剑,你既看得见我们,你们索性走近前来,我们三人连成一气,先用神鲛网护着身体再说吧。"金蝉闻言,连忙挨将过来,打算与她二人挤在一起。
    这时朱文正在浑身发热难过,忽觉眼前漆黑,起初还疑是自己病体加重。及至听了灵云姊弟问答,才知是中了什么异派中人弄的玄虚。猛想起自己身边现有矮叟朱梅赠的宝镜,何不将它取出来?忙喊灵云道:"姊姊休得惊慌,我身旁现有师父赠我的宝镜。我手脚无力,姊姊替我取出来,破这妖法吧。"恰好金蝉也走到面前,灵云已先把玉清大师赠的乌云神鲛网取出,放起护着三人身体,这才伸手到朱文怀中去取宝镜。金蝉刚要挨近她二人坐下,忽然一个立脚不住,滚到她二人身上。由此三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坐起不能。情知将朱文身旁宝镜取出,便能大放光明,破去敌人法术,谁知偏偏不由自主。似这样东滚西跌了好一会,慢慢觉察立身所在,已非原地,足底下好似软得像棉花一样。三人如果紧抱作一团不动还好,只要一动,便似海洋中遭遇飓风的小船一样,颠簸不停。灵云忙喊住金蝉、朱文:"不要乱动,先挤在一处,再作计较。"说完这句话,果然安静许多。朱文因二人是受自己连累,心中好生难过,坐定以后,勉强用力将手伸进怀中,摸着宝镜,心中大喜。刚要取将出来,三人同时听见有人在空中发话道:"尔等休要乱动,再有一会,便到桂花山。如果破去我的法术,你我两方都有不利。"说罢,不再有声响。灵云到底长了几岁年纪,道行较深,连忙悄悄止住朱文道:"我看今晚之事来得奇怪,未必便是异派敌人为难。如果是异派中人成心寻我们的晦气,在这黑暗之间,虽然我们俱能抵敌,他岂肯不暗下毒手?他所说的桂花山,又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莫如姑且由他,等到了地头再说。如今凶吉难定,我们各将随身剑囊准备应用,以免临时慌乱便了。"说罢,觉得坐的所在,愈加平稳起来。朱文虽在病中,仗着平时内功根底,昏睡之时甚少。灵云姊弟更是仙根仙骨,睡眠绝少。这时经了这一番扰乱之后,一个个竟觉着有些困倦起来。先是朱文合上双目,躺在灵云姊弟身上睡去。金蝉也只打了一个哈欠,便自睡了。灵云在暗中觉着朱文、金蝉先后都朝她身上躺来,有些奇怪,随手摸了摸二人鼻息,已是睡去。就连自己也觉着精神恍惚,神思困倦起来。知道修道之人不应有此,定是中了敌人暗算,深悔刚才不叫朱文取出宝镜来破妖法。一面想,一面强打精神,往朱文怀中摸宝镜。心中虽然明白,叵耐两个眼皮再也支撑不开,手才伸到朱文怀内,一个哈欠,也自睡去。
    不知经过了几个时辰,三人同时醒转,仍是挤在一处,地点却在一个山坡旁边。彼此对面一看,把朱文羞了一个面红通耳,也不知在黑暗中怎么滚的,朱文半睡在金蝉怀中,金蝉的左腿却压在她的右腿上面,金蝉的头又斜枕在灵云胸前,灵云的手却伸在朱文怀内。朱文纽带自己解开,露出一片欺霜赛雪凝脂一般细皮嫩肉。叵耐金蝉醒转以后,神思恍惚,还不就起。朱文病中无力,又推他不动,又羞又急。还是灵云比较清楚,忙喝道:"蝉弟你还不快些站起!你要将朱姊姊病体压坏吗?"金蝉正在揉他的双眼,他见天光微明,晨曦欲上,躺的所在已不是昨晚月地里的景色,好生奇怪。忽听姊姊说话,才发觉右手腕挨近脚前躺着的朱姊姊,急忙轻轻扶着朱文起来。灵云也挨坐过来,将朱文衣襟掖好,又将她发鬓理了一理。金蝉已拔出鸳鸯霹雳剑,纵上高处,寻找敌人方向。这时天光业已大亮,照见这一座灵山,果然是胜景非凡,美不胜收。看了一会,无有敌人踪迹,也不知这座山叫什么名字。便又跑到灵云面前说道:"姊姊,你看多奇怪,明明昨天在月光底下,受了人家妖法暗算,怎么一觉醒来,竟会破了妖法,换了一个无名的高山?莫非我们做了一场梦吗?"灵云道:"你休要胡乱瞎说。如今敌友不分,未卜吉凶;你朱姊姊又在病中,昨晚受了一夜虚惊,幸喜不曾加病。凡事忍耐一些好。我看昨晚捉弄我们的人,决非无故扰乱,也许不是恶意,好坏未知。且莫急于找寻敌人,先设法探明路径,检点自己的东西再说。"
    说罢,各人查点随身之物,且喜并无失落,只有金蝉买来的那一副滑竿不知去向。灵云正在寻思那作法的用心,朱文忽然惊叫道:"姊姊!你看这石头上面,不是桂花山吗?"这一句话,顿时将各人精神振作起来,顺着朱文颤巍巍的手指处一看,可不是,在她身旁一块苔萝丛生的石壁上面,刻着"桂花山"三个大字。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