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 玉清师托借神火针  追云叟初试桃花瘴-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六十八回 玉清师托借神火针  追云叟初试桃花瘴

    那罗九颇得佟元奇真传,因为佟元奇发现他心术不正,要将他飞剑追去,逐出门墙。当时罗九非常愧悔,再三苦求,又发下许多重誓,才未将他飞剑追去。罗九回到长沙以后,渐渐故态复萌。自寻卫武师报仇,附和陈、吕、郭三人之后,益加自高自大,无恶不作。今天凌操因为爱女失陷,凭着昔日周济罗九之德,拼着老命,涉险来和罗九讲情理,要还他的女儿。谁知罗九丧尽天良,反想把凌操累死,以博同党一笑。正在吃紧的当儿,偏偏来了他师父万里飞虹佟元奇。罗九满以为性命难保,不料佟元奇只对他冷笑一声,将凌操翁婿救走,并没有怎么难为他。佟元奇走后,罗九知道佟元奇既助戴家场,决难讨得便宜。吕、郭二人虽不如他害怕,也觉棘手。偏偏这时忽然来了几个帮手,一个便是在成都与峨眉派斗剑的金身罗汉法元,吕村诸人自然高兴,倚若长城。法元以恶遇恶,与罗九一见投缘,问起刚才之事,便答应收罗九为徒。罗九有了这样厉害师父,立时又胆壮起来,把佟元奇置诸脑后了。
    法元见大家推他为首,便给众人分派执事。说戴家场既有会剑术之人相助,单靠村壮防守,多严密也无济于事。便派罗九与吕宪明二人从当日起,分班在寨旁高峰上了望,遇有戴家场会剑术之人到来,抵敌得过的急速擒住,抵敌不过的便来报信,好歹不放来人逃走。法元来的时节,魏青因为急于回洞报信,所以不曾遇见,差点误了心源的性命。这且不言。
    话说心源如何是罗九的敌手,才招架不多一会,便被罗九将他剑光压迫得光焰顿消,气喘汗流。罗九见心源狼狈,哈哈大笑,不住用言语刻薄取笑。正待施用毒手伤心源性命,忽然两道红光、两道青光破空而至。心源只听得耳旁有一女子声音,只说得"便是此贼"四字,立刻便见一道红光直奔罗九。罗九见来人势众,剑光厉害,知道难以讨好,便驾剑光逃回去了。心源喘息初定,和来的这四个女子相见,内中一个便是那女飞熊何玫。同心源见面后,那四个女子便约了要去追赶罗九。正待起身,忽见匹练般一道长虹从空降下,现出一个红面无须的道人来。除心源外,那四个女子倒有两个认得,来的是本门前辈万里飞虹佟元奇,急忙上前相见。佟元奇忙道:"吕村现在又添了金身罗汉法元同好几个厉害帮手,你们不可轻敌涉险,先回戴家场,等人到齐了再说吧。"便催众人急速回转。那两个女子正待唤同伴拜见时,佟元奇已破空走了。何玫还想到吕村一探动静,经不住那几个同来的女子苦拦,这才一同回转戴家场。玄极、白琦同凌操、允中、湘英已在门前迎候。
    大家见面之后,才知来人除女飞熊何玫、女大鹏崔绮外,便是成都辟邪村玉清观居住的女空空吴文琪和黄山餐霞大师新收得意弟子女侠周轻云。原来何、崔两侠女回到衡山,金姥姥罗紫烟已不在洞中,出外访友去了。再往善化去寻师兄罗新时,罗新也不在家。何玫着了急,只得回山先把师父的丹药取出,将崔绮被污的宝剑淬砺一番,嘱咐师妹向芳淑,等师父回山,便将经过代为陈述,请她驾临戴家场。自己便同了崔绮驾起剑光赶往黄山,去寻她好友女空空吴文琪相助报仇。到了黄山,才知女空空吴文琪与周轻云、朱文三位侠女正在成都,参与各异派斗剑。二人又赶到成都玉清观寻着吴文琪,说明来意。吴、周二位侠女正在成都闲得没有事做,又加上吴文琪同何玫是至好结盟姊妹,当下一口应允。四人打算赶到吕村,先给吕、郭二人吃一点小苦头,再到戴家场同众人相见。刚到吕村,便遇见心源同罗九拼命相持。何玫认得心源同罗九,便约众人上前相助。要不是佟元奇说法元到了吕村,叫她四人回去,早就同吕、郭二人拼命去了。
    众人引见之后,心源也将云凤、许超现在魏青家中,晚间才能回来,对凌操、湘英、允中等说知。凌操、湘英、允中虽然还不大放心,也就无可如何。白琦便对众人说:"如果到了夜间,云凤、许超不见回转,再请人去接应便了。"黄玄极道:"贫道此来未效寸劳,吕村既然连空中都着人防守,凌姑娘与许三弟俱都不会剑术,夜晚逃回不一定就容易的。贫道愿在这时赶去接应他二位回来,以防迟则生变,还连累魏青夫妇都有不利。"众人见玄极如此热心,俱都非常钦佩。当下何玫、轻云等也要跟去。玄极不愿人多,便用目向白琦示意。
    白琦道:"四位侠女远来辛苦,盛意极为可感。请暂歇息,由黄道长一人前去。如到晚间不回,再请四位侠女前去接应吧。"吴文琪也觉人多反而误事,又知黄玄极是玄真子弟子,必有真实本领,倒不如由他一人前去妥当,也帮白琦劝阻,何玫、轻云俱听吴文琪的言语,这才打消原意。
    玄极走后,湘英便请四位侠女到内室更衣洗漱。戴家场平空添了四位侠女相助,佟元奇又在暗中帮忙,自然声势顿盛。惟独湘英见四位侠女都和她年岁不相上下,俱有飞行绝迹的本领,好生欲羡,便打算等云风回来,商量请四位侠女介绍学习剑术。这且不言。
    话说玄极赶到魏青住的山洞之内,对魏青说明来意,见了云凤、许超。仍候至天晚,由魏青先出外探路,知道空中防守仍是罗九值班,比较本领稍差。这才由一条僻径引到村口,绕着山路,护送二人回戴家场。到时业已交二鼓,众人正等得心焦,预备请人前去接应,见他们回来,好不欣喜。湘英见了许超仍是淡淡的,招呼两句便自走开。云风问起湘英脚程如何那样快法,才知湘英是因以前打猎,发现过一条捷径直通吕村的中心,久已忘却,那晚才得想起,近了数十里路,不想差点送了性命。在石牢之时,因为气晕过去,直到醒来,忽见眼前一亮,便被人带了出来。直到回了戴家场,才问出那人是剑仙佟元奇。二人本是好姊妹,经了这一番患难,益发亲热。一面说,一面又把四位侠女一一介绍,俱各互相敬爱,谈笑风生。只苦了俞允中和许超,眼巴巴盼着爱人相见,却都不大理你。俞允中有时还得着云凤一丝青睐。许超却连湘英正眼都不能得到,不由叹了口气,走开一边去了。湘英见许超走开,见云凤望她一眼,只抿嘴一笑,众人也俱未在意。大家直谈到更深夜静,又派许超去换回衡玉与众人相见后,才各自分别安歇。
    时光易过,一转眼便是二月初一。白琦便命人在前面广场上用木板搭起三座露台:一座是宾位,一座是主位,当中一座充作打擂之用。在戴家场门前地上,用三尖两刃的短刀及极细的黄沙和黄豆,各排成十丈长的两条道路,直通广场露台之前。又将客厅收拾整齐,准备了上好酒筵,到日应用。然后请黄玄极持着十来封大红柬帖,去到吕村投递,请吕村主要人等初三早上来饮春酒,就便替陈、俞两家排解。玄极到了吕村,见着吕、郭二人,说明来意。吕、郭二人面上一丝也不露出恶意,反殷勤款待玄极,说是到日准去赴约。吕、郭二人同玄极谈话中间,才知道玄极是东海三仙之一玄真子的门人,便猜此次戴家场又有峨眉派中人帮助,暗中好不着急。等到送玄极走后,便请出金身罗汉法元来商议。
    法元自在成都吃了峨眉派苦头,原想亲身去寻万妙仙姑许飞娘商议报仇之计,在路上听人说起吕、郭二人业已从华山回到吕村,因为华山烈火祖师这次不来成都相助,必有原因,想问一问吕、郭二人详情,以便异日好约烈火祖师帮忙。及至到了吕村,会见吕、郭二人,才知烈火祖师本想帮忙,因为他修炼多年的烈火雷音剑还没炼好,同时又接了神尼优昙的警告,所以不敢造次。法元问明原因,本想告辞,到黄山去寻许飞娘商量,经不住吕、郭二人再四挽留破了戴家场再走。法元本想利用他二人去约烈火祖师异日帮忙,又听说戴家场不过是几个武艺高强的常人,虽说有佟元奇等几个会剑术的,均不在自己心上。见吕、郭二人发愁,哈哈笑道:"峨眉派有什么打紧!只不过白矮子这个老贼所居近在咫尺,有些讨厌。好在日期已近,他们倚仗佟元奇,不曾知道我在这里。我们正好到日见机行事,最后我才露面,杀他个措手不及。倘若约出白矮子来干涉我们,索性回转华山,矮子决不会和这些乡民为难,又奈何我们不得。等到令师烈火剑炼成,我们再去寻他晦气好了。"吕、郭二人听法元如此说法,也觉有理。商量了一阵,照样派了一人到戴家场去下书,道谢答礼。只说几方都是乡邻世好,谁也不愿轻动干戈,诚恐像往年各村大械斗,误伤多少人命,所以才约同陈、罗二位,届时到贵村赴宴,就在席前排解,为陈圩、戴家场两方讲和。下书人到了戴家场,见着白琦、凌操诸人,自有一番客套交代。
    等到下书人去后,心源对白琦道:"吕村币重言甘,若不是知道我们这里有能人相助,便是藏有毒计,我们不可不留一点神呢!"白琦道:"此言极是。他既先礼后兵,到了后日,我们表面也同他们特别恭敬,还是暗中留神要紧。"白琦深知道这几位侠女都是艺高性傲,便托凌操转托云凤与四位女侠关照,届时稍为持重一点,既有法元在场,千万不可轻敌。
    众侠女一一首肯。
    到了晚间,忽然门上长工进来回话:庄外来了一位年轻尼姑同着一位少年公子和姑娘,说是从成都来的,要见吴、周两位侠女。这时众侠女俱在后园与云凤、湘英谈天,白琦一面着人去请来相见,一面便亲自迎接进来。里面这些女侠听说来客,也追了出来。文琪、轻云见是玉清大师同张琪兄妹,心中大喜,忙同众人引见。坐定之后,轻云问大师,如何有此清暇前来相助?玉清大师笑道:"我日前从大狮王峰回来,他兄妹二人说你们二位被何、崔两位道友约往戴家场,去同两个异派中人交手。他俩本想跟来看个热闹,因为我不在观中,无人看守门户,不带他们来。见我回来,便磨着我带他们到此地开开眼界。我被磨不过,又想起郭云璞这厮颇会一些妖法,是烈火祖师得意弟子,也想来见识见识。刚答应带他兄妹前来,我恩师忽然驾到,见他兄妹二人资禀不差,又怜我苦修多年,尚无承继衣钵的人,着瑶青拜在我的门下。她哥哥见妹妹拜我为师,他自己没有着落,恩师门下向没收过男弟子,求了一阵不允,便哭了起来。后来还是恩师说,长沙戴家场和吕村二月初三械斗,有金身罗汉法元到场。曾从卦象上看出,这虽是一种普通乡民械斗,暗中乃有正邪各派之人在内中参预。
    吕村方面,法元并不要紧,最可怕的是这后一天上,有一个从云南深山中赶来的山人,妖法着实厉害,不是普通剑仙所能抵敌,叫我带了他兄妹二人前来。一者观光,遇机小效微劳;二则就代张琪寻一个有缘的师父。"众人见玉清大师自来相助,个个兴高采烈,忙命大摆筵席,与新来三位嘉客接风。
    入座之后,周轻云问玉清大师道:"我记得追云叟白师伯近在衡山,如何坐视眼皮底下许多异派中人猖撅,也不过问呢?"大师道:"你哪里知道。一则割鸡不用牛刀;二则还是因为那个山人姚开江的祖师与他有些渊源,其恶未著时,不好意思参预。还说他老人家欺凌小辈,日后又多出枝节。就拿何、崔二位的令师金姥姥罗紫烟来说,也并不是不在洞中,也为的是有姚开江在内,不愿开罪他的祖师的缘故;又加上受了迫云叟之托,在后洞将护顽石大师,不能远离。这次何、崔两位性急,只在前洞看了一看,不曾到后洞去,又听了她师妹的话,以为令师真个不在洞府。请想令师如果真个不在,那令师费尽半生心血,炼就淬砺剑仙飞剑的丹药,何等珍贵,岂能随便搁在明处,由何、崔两位取用呢?"何玫、崔绮听了玉清大师之言,恍然大悟,怪不得师父的丹药素来藏守严密,这回却那么容易寻到。暗怪向芳这个丫头,师父既因特别原因不能下山,也该明言,为何诳说云游未归?险些误事丢脸。也怪自己粗心,只到前洞,一听师父下山未回,便即走出。如若不然,好歹苦求,也要将师父请来,给自己报仇除害。二人一算日期,知道回山还来得及,便同众人商议,要二次回衡山去请金姥姥。玉清大师道:"令师暂时决不会来,要来也无须二位去请,何必徒劳往返呢?
    "何、崔二人总觉颜面无光,执意要去。玉清大师道:"不是令师不来,实在因是和白老前辈一样,都和那山人的祖师有许多的瓜葛,比不得家师和佟师叔,俱与对方素无瓜葛。二位执意一定要去,万一令师不来,我知道她老人家手下有一件镇山之宝,名为五行神火针,专破各种毒物妖术,如能借来,大是有益。"何、崔二人闻言,应允默记下来,与众人作别去讫。
    轻云便问:"那山人姚开江的祖师叫什么名字,这样厉害?他和追云叟、金姥姥有何渊源,致有顾忌?"玉清大师道:"当日白老前辈原是夫妻二人一同学习剑术,最初曾在南疆中去采药,在烂桃山遇见千年毒瘴,师伯母凌雪鸿中了瘴毒,性命难保。白师伯道力较深,见机较早,忙用剑光护体,将师伯母救离毒瘴的氛围。此时师伯母真是危险万分。知道姚开江的祖师红发老祖藏有千年蘘荷,专治蛊毒瘴气,除此别无救法。因为他是异派邪教,不好径去求他。正在无法可施,偏偏来了救星。原来这种千年毒瘴名为五云瘴。这烂桃山的得名,由于遍山皆是桃树,结实如盘,可惜远隔南疆,山峻涧深,人迹罕到,无人采摘,由它自生自长。年深日久,高处落的桃子,随着风雨山泉滚到低处,越积越多,日久腐烂成为泥浆,把山中心的大平原变成一片沼泽。每到三四月至八九月,沼泽中的桃泥受了太阳蒸发,幻成一片五彩云雾,大风吹都不散。它因为是桃花桃实所化,所以又名桃花瘴,真是厉害非凡。这烂桃山附近有一座火山,一年准喷一二次火,时间却说不定。只要邻山喷火,毒瘴受了地底的震动,千百年所敛聚的五云毒瘴,便蓬蓬勃勃从地底下直冒上来,占地约百十亩大小。远望好似一根五色玲珑彩柱,耀眼生光,比雨后长虹还要好看十倍,却不知其毒简直无与伦比。幸而这瘴出现时间不久,顶多个把时辰,便自行收入沼泽之中。这种天地戾气所凝之处,偏在沼泽中间产生了好几种各样灵药。白师伯也知沼泽中有毒瘴厉害,因为那种灵药是天材地宝,修道人得了,可抵过数百年功行,仗着口中衔的百草丹能御瘴毒,冒险前去采取。不料才采到一样名叫紫苏梅的,不知怎地,邻山火发,冲动地下蕴藏着的千年毒瘴,冲霄而起。师伯母站的地方正当瘴的出口,还算白师伯冒着百险将她救了出来,业已浑身青紫,命在旦夕。
    "幸而红发老祖那日瘴起时也在远处山顶上。他久已想到炼一个葫芦,用法术把那千年毒瘴收去,一则替世间除一大害,二来还可利用它炼成一种宝贝。偏偏那沼泽中,瘴虽是经年常有,地下蕴藏着的千年毒瘴却是出没不常。并且还像有点灵性似的,自从红发老祖起意收它,从此轻易不再出现;有时出现,俱值红发老祖不在山中,等到红发老祖得信赶来,业已收回泽内。红发老祖想收了多年,也未到手。这日偶在山顶闲眺,见有一男一女走向沼泽中去,大为惊异,便要看个究竟。忽听地下微微震动,五云毒瘴同时冲霄而起,便知泽中二人必无幸理。急忙追下去收那瘴时,忽又见一道金光从五云瘴中闪电一般冲出五色氛围,落往前山去了。等到红发老祖拿了应用法宝走进沼泽,那瘴凝幻而成的五色彩柱眼看好似通灵一般,哧溜一声吸入泽内,又白喜欢一场,好生失望。便跟踪适才那道金光寻往前山,想看看来的是什么高人,就便看看受伤没有。走到近前,师伯母业已奄奄一息了。白师伯一见红发老祖,两下虽是道各不同,却谈得很投机。承红发老祖慨赠千年蘘荷,师伯母命才保住。
    双方因为这点因缘,成为朋友。白师伯知毒瘴害人,师伯母病愈以后,便同红发者祖商量,合力将它除去。同时又遇见金姥姥来采紫苏梅炼淬砺飞剑丹药,四人合力试验了多少次,俱未如愿。后来会见长眉真人,才知那沼泽中的五云瘴,被一个怪物名叫象龙的操纵,不遇见大有仙缘的人不能除去。那怪物凭着沼泽的天险同毒瘴的保护,无论仙凡俱奈何它不得。白师伯、金姥姥无法,只得罢休。听说红发老祖至今仍未死心哩。那姚开江便是红发老祖得意徒孙,又系奉他师祖之命,初次下山到中土游历。不过受了各异派人的引诱,前来助纣为虐,其本人尚无大恶。所以他两位老人家看在他祖师面上,不能不留一点香火之情。"
    轻云道:"据这里人所得的消息,吕村现在并无这样一个姓姚的山人,大师却这般知根知底,真有前知之明了。"大师道:"我虽略能前知,也不能知得这般仔细。都是来时,恩师他老人家对我说起,在四川灌县二郎庙前遇见矮叟朱老前辈。朱老前辈说他破完慈云寺,去访一个方外老友。那人说起日前姚开江同了法元的徒弟多臂熊毛太在一起,毛太不知从什么地方得来消息,知道法元已到吕村,由吕村去黄山再寻许飞娘。毛太便邀着姚开江,一同去寻他师父金身罗汉法元。恩师才从卦象算出二人到了吕村,姚开江定要被他利用来与戴家场为仇;并说毛太在路上约请的人很多。所以这一次虽是两村械斗,却非同儿戏。"
    大家正听得出神之际,门外长工又进来报说,外面来了两位道长,要见黄、赵二位。心源、玄极暗想自己在此并无人知道,猜不出来人是谁。迎将出来一看,却是峨眉派中剑仙万里飞虹佟元奇与谷王峰的铁蓑道人,不禁喜从天降,急忙接了进去与众人相见。佟元奇见了玉清大师,笑道:"成都一别,不想又在此地相遇。我此次为了罗九这个孽徒,累我费了许多精神。如今见他们那边添了许多妖人,正愁没法摆布,难得大师也来此地,真是幸遇了。
    "玉清大师躬身答道:"邻村妖人盘踞,为害闾阎,弟子奉了恩师之命来此效劳。二位老前辈驾到,戴家场人民不致受害了。"佟元奇道:"大师休要小觑他们。我起初因罗九随我多年,原想设法点化他改邪归正,不忍就下毒手。后来一打听,才知这厮行为业已罪不容诛。
    及至到了吕村,又值凌老英雄与凌、戴二位姑娘被困,救人要紧,不及将他除去清理门户。
    谁知他见我出面寻他,知无幸理,便拜在法元门下倚作护符。所以我还想借初三他们来戴家场赴约,就便除他。适才平空又由法元的孽徒毛太约来了许多异派帮手,这都不关紧要。惟独内中有一个姓姚的山人,是拜在红发老祖门下,妖法非常厉害。还有华山派孔灵子、曹飞、郁次谷,都着实了得。我人单势孤,又知这里的人能力有限,想到衡山去寻追云叟。走不多远,便遇见铁蓑道友从谷王峰往这里来,说是应黄、赵两人的约请。并说他已见过追云叟,说是他因顽石大师病势危险不能离开,另外还有一个特殊原因不能前来;还说吕村虽然异派人多,到时自有能人相助。只叫事完以后,好歹不要伤那山人姚开江的性命,这却不知何故。没想到大师会从成都赶来,真出我意料之外。"众人谈了一会,凌操父女、允中、湘英等又分别拜谢相救之德。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