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回 几番狭路 苦孩儿解围文笔峰  一片机心 许飞娘传信五云步-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七十六回 几番狭路 苦孩儿解围文笔峰  一片机心 许飞娘传信五云步

    话说青螺山八魔,自从他们的师父神手比丘魏枫娘在成都被妙一夫人杀死后,才知峨眉派真正厉害,稍为敛迹一点。后来神手青雕徐岳回来报信,说是去年在江西寻见八魔主的仇人赵心源。八魔邱龄想起西川路上一镖一针之仇,听说心源居然敢在明年端午前来赴会,不由又兴奋起来。彼时三魔钱青选、六魔厉吼远游川湘一带未归,便着徐岳再去送信通知他二人回来。徐岳奉命,寻到衡阳一带,无心中在岳麓山遇见当年在青螺山用青罡剑削去四魔伊红樱四指,又用振云锤连伤六魔厉吼、七魔许人龙的采药道人黄玄极。三、六二魔一听,立刻派徐岳又去探视,到晚不见回信,两人双双到岳麓寻仇,遇见追云叟,将他二人用法术禁制打了一顿。仇人未找成,还破了飞剑、法术,又气又恨。知道长沙有追云叟在,不能立足,连店内土娟、行李俱顾不得带走,垂头丧气,连夜用遁法,费了多少劲才赶回青螺。八个魔君见面,说起前事,无不咬牙切齿。因知追云叟会出面来助黄玄极,不由想到仇人赵心源既敢前来,定有能手相助。前车之鉴,不得不早有防备。正在拟议之中,恰好俞德在成都遭惨败,失去毒龙尊者赐的红砂,由辟邪村漏网,想逃回滇西去向他师父哭诉,请求与他报仇,走过青螺山。八魔原是后起余孽,虽然本领厉害,对于各派有名剑仙异人,都不大认得,当下发生误会,动起手来。论剑术,八魔原不是俞德对手。一则八魔人多,二则有那蛮僧布鲁音加相助,俞德被困核心,脱身不得,无心中打出他师父旗号。八魔久震于滇西毒龙尊者的盛名,又知他们师父魏枫娘与毒龙尊者的渊源,立刻停手赔罪,请至魔宫,就便婉言请俞德引见。一面正苦能浅力弱,一面又与正派结有深仇,当下一拍便合,情如水乳。
    俞德住了一天,第二日便回滇西,向师父哭诉前情。他本是毒龙尊者的宠徒,加之毒龙尊者近来法术精进,又炼了几宗法宝,早想在中土多收一点门人,光大门户,增厚势力。八魔人多势众,在青螺盘踞,难得他等自甘入门,正好助他等一臂之力,收将过来,为异日夺取布达拉宫的根据地。立刻答应了八魔的请求,将魏枫娘一层渊源撇开,直接收为徒弟。八魔先后拜在毒龙尊者门下,不由长了威势,愈加无恶不作起来。大魔黄骕又下令给番嘴子红庙中的梵拿伽音二、喀音沙布两个蛮僧,叫他们日夜提防,遇有本领高强,形迹可疑之人,速来报知。因为神手青雕徐岳失了踪迹,别人没有他腿快伶俐,硬将梵拿伽音二两个得力徒弟要来代替徐岳,每次出门连盘川都不给,却命他们自己设法劫盗。两个蛮僧恨如切骨,却奈何他不得。
    八魔刚在布置,俞德又从旁处得了信,说是赵心源端阳拜山,约有峨眉派许多能人相助。八魔一听,虽然恃有毒龙尊者作他护符,到底有些恐慌。俞德是惊弓之鸟,再加记恨前仇,便同去求告毒龙尊者。毒龙尊者一听大怒,说道:"峨眉派实在欺人大甚!起初为了优昙老尼,不愿与他们伤了和气,白让我徒弟吃了许多亏,还伤了镇山之宝。如今索性欺到我头上来了。我和嵩山二老、东海三仙,连那掌教齐漱溟,都为三次峨眉斗剑,各用心血在洞中炼宝。这次来的定是他们门下无知小辈,怕他何来?"俞德道:"话虽是如此说,上次成都慈云寺,东海三仙只来了一个苦行头陀,连嵩山二老才只三人,余下俱是些无名之辈,同齐漱溟的儿女。绿袍老祖、晓月禅师何等厉害,还有五台、华山门下许多有名剑仙,竟会遭那样惨败,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没有一个占着丝毫便宜,损折了无数飞剑法宝。峨眉教下前一辈的固然厉害,他们这些后起的乳臭孩子都是个个厉害无比,我们倒不可大意呢。"
    毒龙尊者道:"你哪里知道。起初成都请我不去,一来因为优昙老尼厉害,二来为师法宝未成,说不得暂时忍气吞声。如今我法宝不但炼成,还参悟出一种魔阵,慢说是这些乳臭小儿,连他们掌教齐漱溟来,也叫他不是我的敌手,来得去不得。"俞德听师父道法神妙,所说必非虚言,才放了心。同八魔回去青螺山,又商议了几天。想起昔日舍死忘生去帮五台派的忙,两下结了好感,何不在这须人之际,去到黄山五云步,请许飞娘也来帮一个忙?就便在路上再约几个能人,来壮壮声威。又去和毒龙尊者商议。毒龙尊者原自恃道法高强,又知许飞娘不见得暂时就能出面,其余又无人能以胜任。一则因俞德等苦求,二则好久不见飞娘的面,心中想念,便答应下来。对俞德说:"除许飞娘与烈火祖师外,如遇真有本领的,只管约来。其余不三不四,估量不是峨眉对手的,不要乱约,省得到时一战即输,丢了自己的脸,还害了别人。"
    俞德领命后,便去找八魔与蛮僧布鲁音加又商议了一阵。俞德久知师父毒龙尊者不久化解,自己常以承继他师父道统自命。收了八魔以后,俞德觉势力增长,自己入门最久,又是师兄,除师父外,当然他是首领。无奈他因失去红砂,同八魔初见时,好汉打不过人多,差点被擒,诚恐师父化解以后,自己掌教镇压他们不住。正好藉这一次端阳拜山的机会,把他认识的异派剑仙,只要能寻着的,便拉了来参与。对内既可表示自己势重人多,剑术高强;对外还可借八魔来壮门面。所以听了毒龙尊者叫他不要多约人的话,不甚满意,对八魔等并未吐实,只说师父业已答应下来,命大家分头去请。由俞德写好书信,分派二魔薛萍、四魔伊红樱、五魔公孙武、七魔许人龙,分向各异派中友好前去约请,到端阳在魔宫中相聚。自己又亲身赶到黄山去请许飞娘。
    这本是三月中旬的事。俞德快到黄山,又遇见戴家场败退下来的三眼红蜺薛蟒同九尾天狐柳燕娘狼狼狈狈坐在路侧树林之内。二人遇见俞德,怕他吃醋,俱各大惊。倒是俞德知柳燕娘淫荡非凡,阅人甚多,既同薛蟒在一处,必有苟且,现在用人之际,报仇要紧,倒不甚放在心中,反用好言问他二人何以至此。原来薛蟒冤了苦孩儿司徒平同王森下去救人,他同柳燕娘怕王森少时回来吃醋,连忙趁空逃走。先去偷盗了些银钱,在路上淫乐了好几天。薛蟒相貌不济,又瞎了一只眼,柳燕娘愿意嫁他,全为的是无处安身;又知他师父本领高强,想投到万妙仙姑门下。谁知薛蟒因图她的欢心,答应下来,推说师父洞中不便私会,按下剑光步行,到晚来便寻镇店淫乐,一天才走个百十里地。柳燕娘急于拜见万妙仙姑,日日催促。薛蟒明知师父见自己不奉师命,娶了这么一个女子为妻,必定怪罪,又舍不得丢下。好容易挨近黄山,逼得无法,才婉言对燕娘说,师父家规甚严,不敢同去拜师,请燕娘等他一年半载,容他见了师父,遇机进言说明经过,无论如何决不负她等语。一席话说完,气得柳燕娘若不是自问不是对手,早用飞剑将他杀死,当下痛骂了他一顿。骂完正要同他决裂分手,薛蟒也生了气,收起怜香惜玉之念,将飞剑放出,非要燕娘答应等他不可。燕娘斗他不过,被逼无奈,心中起了恶意,表面上屈服下来,百依百顺,打算趁薛蟒冷不防时,再暗下毒手。薛蟒见燕娘答应等他,登时转怒为喜,反倒不舍起来。正同燕娘商量用什么法子去求师父允许,恰巧俞德从空中飞来,远望下面有人比剑,按下剑光寻踪跟至。柳燕娘见来了旧相知,他的本领又胜似薛蟒,正要用巧言鼓动他二人拼命。谁知俞德早看出她的行径,自己办理正事要紧,见面只敷衍了两句,便反殷勤向薛蟒答话。薛蟒知道俞德是燕娘旧好,自己同燕娘背人私逃,又不是俞德敌手,正在心虚,想用言语支吾。见俞德那样暴的脾气,反倒同他亲热,不禁心头诧异,当下问明来意,才知有求于他。薛蟒也是不好回山交代,难得俞德凑趣,二人各有利用。商量一阵,决定带燕娘同去黄山五云步见万妙仙姑,假说燕娘是随俞德同来,自己等师父见容,再帮她求说收归门下。计议已定,三人便驾起剑光,同往黄山进发。
    飞到文笔峰后,俞德要表示恭敬,落下剑光,三人步行上去。忽听路旁松林内有两个女子说笑的声音。三人侧耳一听,一个道:"这样好的天气,可惜文妹不在此地,只剩我两人同赏。"另一个道:"你还说呢。师父说文妹根基本厚,又服了肉芝,拜了嵩山二老中的矮叟朱师伯为师,如今又同峨眉掌教真人的女儿齐灵云姊姊在峨眉凝碧崖修炼,前程正未可量,我们拿什么去比她?"起初发言的女子说道:"你好不羞,在自做了个姊姊。看文妹好,你还嫉妒她吗?"另一个女子答道:"哪个去嫉妒她?我是替她喜欢。各人的遇合,也真是前定。就拿先在凝碧崖住的那个李英琼说,起初还是个小女孩子,不过根基厚些罢了。先是无意得了白眉和尚座下的仙禽金眼神雕,后来又得了师祖长眉真人的紫郢剑,未后又在无意中吃了许多仙果仙药,抵去百十年苦修,哪一位仙家得道也没有她这般快法。如今小小年纪,入门日子不多,业已名驰天下,同门先辈剑仙提起来就啧啧称赞,说是为峨眉争光。我听师父说她得道得宝那样容易,才真叫人羡慕呢。"这两个女子一问一答,听去渐渐是往林外走来。
    这时正是孟夏天气,文笔峰前莺飞草长,杂花盛开,全山如同绣了一样。俞德久居滇西,不常见到这样好景;又听这两个女子说话如同出谷春莺,婉妙娱耳。先还疑是地近五云步,定是万妙仙姑门下,后来越听越不对。薛蟒已听出这两个女魔王的声音来,自己吃过苦头,便想拉了俞、柳二人快走。俞德还不明白,想再听下去。三人正在行止不决,林内声音忽止。一会工夫,耳旁忽听一声娇叱道:"慈云余孽,敢来送死!"言还未了,现出两个女子,臂摇处,两道剑光同时往三人顶上飞来。三人定睛一看,这两个女子原来俱是熟人,从前在成都领教过的周轻云与吴文琪。俞德大怒,骂道:"大胆贱婢!前番夜闹慈云寺,倚仗你们峨眉人多,被苦行头陀将你们救走。今天我们不曾招惹你,又来太岁头上动土。"口中一面乱骂,已将剑光发出。轻云、文琪随了玉清大师数月,这次从成都回山省师,餐霞大师因为成道不久,知她二人根骨已厚,不会再入旁门,不惜尽心相授,二人道行越发精进,大非昔比。薛蟒、柳燕娘吃过两次苦头,知道厉害,见俞德业已上前,二人又无法逃避,只得咬牙迎敌。虽然是三个打两个,除俞德还可支持外,薛、柳两人都是心虚胆怯,渐渐不支。各人飞剑正在空中纠结不开,忽听空中高声叫道:"休要伤吾师弟!"说罢,便有一道剑光飞来。及至来人落到面前,正是苦孩儿司徒平。轻云、文琪先还准备迎敌,及见来人是司徒平,轻云对文琪使了个眼色,倏地收回剑光,破空便起。
    司徒平近来努力精进,飞剑原也不弱。俞德等不知个中隐微,以为敌人见自己添了生力军,畏惧逃走,本要追去。还是薛蟒知道厉害,拦阻道:"适才两个女子,一个叫周轻云,一个叫吴文琪。还有一个姓朱的女子与矮叟朱梅同名,俱是黄山餐霞大师门徒,非常可恶。
    过去两座峰头便是她们师父洞府,那餐霞大师连我师父都让她三分,我们不要打草惊蛇吧。
    "司徒平原是奉了万妙仙姑之命前来接应,轻云、文琪退去后,近前和薛、俞二人相见。见了柳燕娘那种妖媚淫荡的神气,好生不悦,迫于师命,表面上也不敢得罪。将二人陪往五云步进洞以后,才告知薛蟒,师父业已在他们斗剑的一会起身往云南去了。
    原来万妙仙姑许飞娘在黄山五云步炼了好几件惊人法宝、飞剑,准备第三次峨眉斗剑机会一到,才和峨眉派正式翻脸,一举而重新光大五台,雄长各派之上。可是她自己尽自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她的旧日先后同门因恨峨眉派不过,却不容她暗自潜修,屡次拉她出去和峨眉派作对。飞娘不合一时感情冲动,用飞剑传书,到处替慈云寺约人不算,还命徒弟三眼红蜺薛蟒亲到成都参与,白害了晓月禅师和许多的异派中人送命受伤,分毫便宜也未占到。
    还接连几次遇见餐霞大师,冷嘲热讽地下了好些警告。飞娘为人深沉多智,极有心计,情知这多年的苦功,不见得就不是餐霞大师敌手,但到底自己没有把握,不愿涉险。虽然心中痛恨生气,丝毫不形于颜色,直辩白她不曾用飞剑传书,代法元等约人;薛蟒虽是她的门徒,并未叫他到成都去,也许是背师行事,等他回来,再责问他等语。餐霞大师岂不知她说的是假话,一则因为长眉真人遗言,正派昌明,全要等许飞娘、法元等人号召了许多异派来和峨眉作对,引起三次峨眉斗剑,应完劫数以后;二则她本领高强,气运未尽,暂时至多将她逼出黄山,也不能将她怎样,倒不如容她住在临近,还可由她门人口中知道一些虚实。那司徒平早已心归正教,曾瞒着他师父,露过许多重要消息与餐霞大师。所以轻云、文琪奉过大师之命,见了司徒平就让。飞娘也算出司徒平有心叛她,她存心歹毒,不但不说破将他处死,反待他比平日好些。除自己的机密不让他知道,乐得借他之口,把许多假事假话当真的往外宣扬,好让敌人不加防备,她却在要害处下手。准备正式出面与峨眉派为难时,再取司徒平的性命。他们两方勾心斗智,司徒平哪里知道,还静候飞娘与峨眉派正式破脸,他便可弃邪归正呢。
    这次飞娘在黄山顶上闲立,忽见薛蟒的剑光在空中与另一剑光对打,打了一会又同落下去,好生奇怪。她最溺爱薛蟒不过,飞身到了林中,暗中观察。见薛蟒同柳燕娘那种情况,不但没有怪他,反觉得他瞎了一只眼睛,弄了个妻子还怕师父怪罪,觉他可怜,正要现身出去与他们喊破。忽见俞德飞来,一听他们的谈话,知道俞德又来向她麻烦。在自己法宝未成之际,本想不去参加。后来又想,一则三仙二老几个厉害人物现都忙于炼宝,不会到青螺山去,余下这些小辈虽然入门不久,闻得他们个个根基甚厚,将来保不定是异派一患,何不偷偷赶去,在暗中除掉几个,也可出一点这些年胸中怨气;再则好久与毒龙尊者阔别,也想前去叙叙旧情。不过明去总嫌不妥,想了一想,急忙回到洞府,背着司徒平写一封密柬,准备少时走后,再用飞剑传书寄与薛蟒。故意对司徒平道:"为师年来已看破世情,一意参修,不想和别派争长较短了。只当初悔不该叫你师弟前去参加成都斗剑,我不过想他历练一番,谁知反害他瞎了一只眼睛,又遭餐霞大师许多疑忌。好在我只要闭门修道,不管闲事,他们也不能奈何于我,年月一多,自然就明白我已不想再和峨眉为仇了。偏是旧日许多同门友好不知我的苦心,仍是屡次来约我和峨眉作对。去罢,仇人是越结越多;不去,他们又说我忘恩背义,惧怕峨眉。真是为难。我现在只有不见他们的面,以免麻烦。适才我又算出你师弟薛蟒引了一个滇西毒龙尊者的大弟子瘟神庙方丈俞德,还有你师弟的妻子柳燕娘,前来见我,恐怕又有甚事叫我相助,我想还是不见他们为是。恰好我正要到云南去访看红发老祖,我此刻动身,你见了他们,将他们接进洞来,再对他们说为师并不知他们前来,适才已起身到云南去了。俞德走后,可将你师弟夫妻二人安置在后洞居住,等我回来再说。"司徒平领命,便送飞娘出洞。一眼看见文笔峰下有几道剑光相持,万妙仙姑已知就里,自己不便上前相助,看见司徒平在旁,知道文琪、轻云不会伤他,便命司徒平前去接应。司徒平领命去后,飞娘亲眼看见围解,才动身往滇西而去。因见文琪、轻云与司徒平飞剑才一接触,立刻退走,愈疑司徒平是身旁奸细,更加咬牙切齿。不提。
    俞德见飞娘不在洞中,听说往云南去会红发老祖,云南也有自己几个好友,莫如追上前去,追着飞娘更好,追不着,到了云南还可再约几个南疆能手也好。当下不耐烦和司徒平等多说,道得一声请,便自破空追去。柳燕娘原不是真心嫁与薛蟒,见万妙仙姑不在洞中,本打算随了俞德同去,不曾想到俞德报仇心切,又不愿得罪飞娘门下,话都未同她多说。燕娘白闹了个无趣,正在心中不快,忽听司徒平对薛蟒说:"师父走时留话,叫你夫妻在后洞居住,不要乱走,等她回来再说。"薛蟒心中自然快活。燕娘闻言,也改了主意。心想:"自己到处奔走,阅人虽多,大半是夕合朝分,并无情义可言。薛蟒虽然相貌粗丑,人却精壮,难得他师父允许,莫如就此暂时跟他,异日从万妙仙姑学点道法,省得常受人欺负。尤其是万妙仙姑那一种驻颜还少之法,于自己更是有益,倘能学到,岂不称了心愿?"又见司徒平生得骨秀神清,道行似乎比薛蟒还强,不由又起了一种邪念。几方面一凑合,便默认和薛蟒是夫妻。她却没料到万妙仙姑何等厉害,适才在树林暗中查看她的言谈举动,已知此女淫荡非常,薛蟒要她,将来定无好果。一则溺爱不明;二则想起留着这个淫女,将来正可拿来当自己替身,用处甚大。五台派本不禁女色,莫如暂时先成全了爱徒心意,静等用她之时再说。后来三次峨眉斗剑,万妙仙姑果然传了柳燕娘内视之法,去迷红发老祖,盗取万蚕金钵,与峨眉作对,此是后话。薛、柳二人哪里知道,双双兴高采烈。跑到后洞一看,设备甚全,愈加称心。司徒平冷眼看这一双狗男女搂进抱出,神态不堪,虽不顺眼,却也无法,只得躲在一旁叹气。薛蟒见司徒平避过,知他心中不服,仗着已得师父同意,也不放在心上,仍携了飞娘出洞闲眺,并头携肩,指说欢笑。
    正在得趣,忽见眼前一道光华一闪,燕娘正吃惊,薛蟒司空见惯,已将那道光华接在手里。一转瞬间,那道光华依然飞去不见。燕娘见薛蟒手中却拿着一封书信,便问何故。薛蟒且不还言,用目四顾,无人在侧。急忙拉了燕娘转到五云步崖后丛树之内,寻了一块大石,与燕娘一同坐下,说道:"这是我师父的飞剑传书,不论相隔千里,只消将书信穿在飞剑上面,想叫它送给何地何人,从无错误,也不会被别人拦路劫去。适才瘦鬼说,师父在我们到前一刻起身往云南访友,又准你嫁我,同在洞中居住,我就猜她必已知道我们的事同俞德请她的详情。这会又给我寄飞剑传书,必又背着瘦鬼有机密训示。按说不能给第二人看,不过你是我的妻子,我师父寄书情形,又好似不必背你。不过少时遇见瘦鬼司徒平,你千万不可露出真情。他虽是我师兄,同我如同仇人一样,我又害他受过师父重罚。虽然都是师父徒弟,师父却不喜欢他。偏他机灵,肯下苦功,又比我来得日久,从前常向餐霞老尼讨教,学得剑术比我还强。我师父恨他,也因为他向外人求教的缘故,老疑心他背叛我们,重要机密常不给他知道,省他露给外人。他外面还装作一脸的假道学,更是讨厌。你对他留神一点。"
    说罢,一面将书信拆开,与燕娘同看。上面写道:"汝与柳女背师成亲,本应重责。姑念此行受伤吃苦,暂予免罚,以观后效。适才在林中,见柳女人颇聪明,剑术亦有根柢,惜心志浮动,是其大疵。今既嫁汝为妻,应转谕勉其努力向道,勿生二心,待为师归来,再传道法。倘中途背教叛汝,无论相隔万里,飞剑无情,不轻恕也。俞德来意已知。汝师兄有叛教通敌之心,惟尚有用彼处,未便邃予显戮。汝对其处处留意监防,惟勿形于颜色,使彼知而预防。凡有动静,俟为师回山,再行相机处置。彼已得峨眉真传,选来剑术大进,汝二人非其敌,不可不慎。现为师已应毒龙尊者之请,赴滇转青螺山,暗助八魔一臂。不愿使汝师兄知真相,故谓云南访友,以避近邻猜疑。因汝不知,特用飞剑传渝。"
    薛蟒看完,对燕娘道:"我说的话如何?师父说你心性不定,叫我警戒勉励你,好好同我恩爱学道,不可背叛又生二心。不然,不怕你逃到哪里,我师父都会用飞剑取你的命呢。
    "燕娘无非想借薛蟒暂时安身,从万妙仙姑学驻颜之法同飞剑奥妙,谁知竟被万妙仙姑看中,不但非嫁薛蟒不可,日后还不能背叛再嫁他人。万妙仙姑的本领久已闻名,这一来,倒是自己上套,岂非弄巧成拙?连适才想勾搭司徒平的心思都得打消。好不懊悔,却也无法,只得先过下去,再相机行事。薛蟒见燕娘垂头不语,笑道:"你莫非见我师父警戒你,不愿意听吗?你真呆。我师父向来不容易看上一个徒弟,女徒弟只收了一个廉红药。当初原说过个三年五载,等她学成一点道法,将她嫁我为妻。我见她生得美貌,正自暗地喜欢,谁知她无福。平日不大爱理人,又是和师父在一屋住,不能常和她亲近,过了不多日子,她对我总是冷冷的。我奉命到成都去的头一个月,忽然来了一位白发老大婆,拄着一支拐杖,还同了一个小女孩子,硬说廉红药是被我师父用计害了她全家,硬抢来做徒弟的,我师父说是她救了来的,争辩不休。那一老一少,不容分说,硬要将廉红药带走,先是那小女孩抢过来,将廉红药抱起便飞。此时师父坐在当中,脸上神气好似非常气忿,又极力忍住似的。我同瘦鬼侍立在旁,瘦鬼见别人欺负到门上来,若无其事一般。我却气忿不过,正赶上小东西将人抱走,老东西刚朝师父扬手之际,我纵在师父面前,打算放剑出去将人抢回。我也未见那老东西放出什么法宝、飞剑,只微微觉着一丝冷气扑脸。我还未及把剑放出,只听那老东西说道:
    '便宜你多活几十年。'说罢,那老少二人同廉红药都不知去向,追出洞去也未看见一丝影迹。回来再看师父,神气非常难过,只说了一句:'今天亏你。'本来师父就喜欢我,从这天起,待我越发好起来,对瘦鬼却一天比一天坏了。我背人问师父几次,只知那老少二人俱是别派中厉害剑仙。那女孩看去年轻,实在的年岁并不在小。她们二人无意中救了廉红药的父亲,不服气我师父收好徒弟,特意前来将她抢走。师父本领原和她们不相上下,偏偏那日不曾防备,法宝又不曾带在身旁,她们又是两对一,不但人被她们抢走,差点还吃大亏。幸而我无意中拦在师父面前,那老东西人甚古怪,从来不伤不知她来历的人,便将她放出来的无形五金精气收了回去,我师父才没有受伤。师父因此说我天性甚厚,另眼相待。只不告诉我这一老一少的名姓,说道未学成时,不知她们来历最好,以免遇上吃亏。我也就不再问了。事后我师父因为女子容易受骗,那廉红药当时如果不信那一老一少编的假话,只要说愿随师父,不和她们同去,她们纵有本领,却从来不勉强人,哪会让师父丢这大脸,师父一赌气,便说从此收徒只收男的,不收女的了。今天破格收你,岂非天赐的造化,你怎么倒不痛快起来?"
    燕娘哪肯对他说出自己后悔,不该跟他苟合,以假成真。事已至此,又见薛蟒虽丑,对她却极为忠诚,别的也都还合适,便含笑敷衍了他几句。薛蟒起初原怕她情意不长,如今见师父作主,不怕她再变心。哪经得起她再眉花眼笑,软语温存,不由心花怒放,先抱过来在粉脸上轻轻咬了一口。末后越调笑越动情,径自双双搂抱,转回后洞去了。他二人走后,那块大石后面现出个少年,望着二人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仍还坐在二人坐过的那块石头上面,双手抱着头苦苦愁思。这少年正是万妙仙姑门下不走时运的大弟子苦孩儿司徒平。原来他自师父走后,见不惯薛、柳二人那种不要脸的举动,一个人避了出来,走到崖后树林之内,想去摘两个桃子吃。刚纵身上了桃树,远远望见薛、柳二人也走出洞来,在那里指手画脚,勾背搂腰,种种不堪神气。方喊得一声:"晦气!走到哪里,眼睛都不得干净。"正要回过头去,忽见一道光华从西南飞来,直落到薛蟒手中,略一停留便即飞去。心想:"师父才走不多时,如何又用飞剑传书回来?虽想知道究竟,因与薛蟒素来不睦,未便向他探问。
    自己孤苦伶仃,入山访师学道,受尽千辛万苦,才误投到异派门下。起初尚蒙师父看重。自从师父收了薛蟒,日子一多,因见正派中人人既光明,行为正大,道法、剑术又比异派都高深,不由起了向往之心。诚中形外,渐渐被师父看出,师徒感情一天坏似一天。再加师父宠爱薛蟒,听他蛊惑,不但不肯传授道法,反而什么事都不让自己知道。其实自己只不过在戴家场回来时,中途路上遇见餐霞大师,承她怜念,传了一些峨眉剑诀,谈过几句不相干的话,未泄漏过师父什么机密。平时听师父谈话,对自己颇为注意,多知他们机密反有妨害,还不如装作不知为是。"想到这里,摘了两个桃子,翻身下树。忽见薛、柳二人正往自己面前走来,身后并无退路,如驾剑光绕道飞走,又怕被二人看见,只得将身藏在石后。一会工夫,薛、柳二人竟走到他面前大石上坐下,打开书信同看。司徒平在石后听二人说完了那番话,果然自己所料不差,不由吓了一身冷汗。心想:"师父既然疑心叛她,再在这里凶多吉少。如果此时就背师逃走,漫说师父不容,就连别派前辈也难原谅。何况师父飞剑厉害,随时可要自己性命,就躲得现在,也躲不过将来。"越想越害怕,越伤心。
    正在无计可施,猛一抬头,看见文笔峰那边倏地冲起匹练似的一道剑光,紧跟着冲起一道剑光和先前那一道剑光斗了起来,如同神龙夭矫,满空飞舞。末后又起来一道金光,将先前两道剑光隔断。那两道剑光好似不服排解,仍想冲上去斗,被那后起金光隔住,飞到哪里,无论如何巧妙,两道剑光总到不了一块。相持了有半盏茶时,三道剑光倏地绞在一起,纵横击刺,婉蜒上下,如电光乱闪,金蛇乱窜。司徒平立在高处往下面一望,文笔峰下面站着一个中年道姑和两个青年女子,正往空中凝视。知是餐霞大师又在那里教吴文琪、周轻云练剑,越看心中越羡慕,连适才的烦恼苦闷都一齐忘却了。这三道剑光又在空中舞了个把时辰,眼望下面三人用手往空中一招,金光在前,青白光在后,流星赶月一般,直往三人身旁飞去,转瞬不见。司徒平眼望三人走过文笔峰后,不禁勾起了心事,想来想去,还是打不出主意。只得暂时谨慎避嫌,一个人也不会,一句话也不乱说,但希冀熬过三次峨眉斗剑,便不怕师父多疑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