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 萋斐相加 冤遭毒打  彩云飞去 喜缔仙姻-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七十八回 萋斐相加 冤遭毒打  彩云飞去 喜缔仙姻

    司徒平平素正直,不善强辩。他虽瞒过紫玲谷得见二女一段未说,追赶白兔一切也是实言,但因情实话虚,又不会措辞,被薛蟒问了个张口结舌。只得正色答道:"愚兄一生不会说假话,师父不在洞府,我随便往洞外闲游,难道还有什么弊病么?"薛蟒冷笑道:"我管你呢,你爱走哪里走哪里。你不是在餐霞老尼那里学会了峨眉剑法吗?你本事大,师父多,谁还管得了?我不过因为有人在洞中等你回来谈天,好意同了燕娘满山去寻你回来,偏会寻不见。后来想起你也许趁师父不在家,又到餐霞老尼那里去讨教。明知人家和我们师徒不对,但因来人要等你回来说几句话就要走,无可奈何,只得到文笔峰去打听。不知你是真未去,也不知是不见我,人未寻着,反被周轻云那个贼丫头排揎了我一顿,只得忍气吞声回来。
    正要进洞去对那等你的人说,你倒知机,竟得信赶回来了。"司徒平听薛蟒话中隐含讥刺,又气又急。又听薛蟒说洞内还有人等他说话,暗想:"自己虽在万妙仙姑门下,并无本门朋友。正派中虽有几个知好,因恐师父多疑,从未来往。"怎么想,也想不出那人是谁。只得强忍怒气,对薛蟒道:"师弟休要多心,以为我到餐霞大师那里讨教,适才所说的话并无虚言。只顾你和我开玩笑不要紧,若被师父回来知道,当了真,愚兄吃罪不起。再者,我除贤弟同师父外,并未交过朋友。你说现在洞府内有人等我,以下知是什么来历?何妨告知愚兄,也好作一准备。"薛蟒狞笑道:"你问洞中等你的人么?那是你的多年老友,他正等着你呢。快随我去一见,自会明白,你问我则甚?"说罢,回身就走。司徒平已看出薛蟒错疑了他,有些不怀好意。估量他和柳燕娘二人自己还能对付,就是他们接了师父飞剑传书,也不过奉命监视,师父不在家,暂时怕他何来?且到洞中看看来人是谁,再作计较。当下也不再和薛蟒多言,跟在他后面往洞内走去。
    才一进洞,便听薛蟒在前大声道:"禀恩师,反叛司徒平带到!"一言未了,司徒平已看见里面石室当中,万妙仙姑满脸怒容坐在那里。司徒平听薛蟒进门那般说法,大是不妙,吓得心惊胆战,上前跪下说道:"弟子司徒平不知师父驾到,擅离洞府,罪该万死!"说罢,叩头不止。万妙仙姑冷笑道:"司徒平,你这业障!为师哪样错待了你,竟敢背师通敌?
    今日马脚露出,你还有何话讲?"司徒平叩头叫屈道:"弟子因在坡前小立,无心追赶白兔为戏,虽然擅离洞府,并未他去。背师通敌之言,实在屈杀弟子。"万妙仙姑还未答言,薛蟒在旁凑上前,密禀了几句。万妙仙姑勃然大怒道:"你还说没有背师通敌,你以为为师远去云南,必定耽误多时才回,便去和敌人私通消息。薛蟒亲见你从文笔峰回来,还敢用谎言搪塞?你若真是追赶白兔,为何薛蟒寻了你几个时辰并未寻着?快快招出真情,免遭重戮!
    "司徒平见万妙仙姑信了薛蟒谗言,冤苦气忿到了极处。知道师父厉害,若不设法证明虚实,性命难保。便又叩头哭诉道:"弟子一向忧谗畏讥,天胆也不敢和外人来往。如果师父不信,尽可用卦象查看弟子自师父走后,可曾到文笔峰去过?如尽信师弟一面之词,弟子死在九泉也难瞑目。"万妙仙姑冷笑一声,便命薛蟒将先天卦交取来。排开卦象一看,司徒平虽然未到餐霞大师那里,可是红鸾星动,其中生出一种新结合,于自己将来大为不利。便怒目对司徒平道:"大胆业障,还敢强辩!你虽未到文笔峰勾结敌人,卦象上明明显出有阴人和你一党,与我为难。好好命你说出实活,量你不肯。"说罢,长袖往上一提,飞出一根彩索,将司徒平捆个结实。命薛蟒将司徒平倒吊起来,用蛟筋鞭痛打。
    司徒平知道万妙仙姑秉性,又加薛蟒在旁播弄,此时已动了无明真气,就是将遇秦氏二女真情说出,也不会见信。何况秦氏二女行时,既嘱自己不要泄漏她们的来历住址,想必也有点畏惧万妙仙姑的厉害。自己反正脱不了一死,何苦又去连累别人?想到这里,把心一横,一任薛蟒毒打,只是一味叫屈,不发一言。那蛟筋鞭非常厉害,司徒平如何经受得起,不消几十下,已打了个皮肉纷飞。司徒平身子悬空,倒吊在那里,被薛蟒打得东西乱摆,痛彻心肺。万妙仙姑见司徒平一味倔强叫屈,不肯说出实话,越发怒上加怒,便命薛蟒活活将他打死。薛蟒巴不得去了这个眼中之钉,听了万妙仙姑吩咐,便没头没脸地朝司徒平致命之处打去。司徒平已疼得昏昏沉沉,一息奄奄,连气都透不过来了。忽然薛蟒一鞭梢扫在司徒平身带的弥尘幡上。司徒平起初以为万妙仙姑到滇西去,至早也得过端阳,万没料到半途折回。乍一见面,平时积威之下,本就吓昏,再加被薛蟒告发了一套谗言,又冤苦,又忿恨,气糊涂了,只顾叫屈申辩,竟把秦氏二女所赠的弥尘幡忘却。这时在疼痛迷惘之中,被薛蟒一鞭打在幡上,猛觉胸前一阵震动,才想起秦氏二女赠主时所说的那一番话。刚被捆时,满拼必死;一经发现生机,便起了死中求活之想。怎奈手脚四马攒蹄倒吊在那里,无法取出应用。就在这凝思的当儿,又被薛蟒风狂雨骤打了好几十下。若非司徒平近年道力精进,就这一顿打,怕不筋断骨折,死于非命。司徒平疼得力竭声嘶,好容易才迸出:"师父息怒,弟子知罪,愿将真情说出,请师父停打,放下来缓一缓气吧!"才一说完,头上又中了一鞭,痛晕过去。
    这时柳燕娘已侍立在侧,见司徒平挨这一顿毒打,才知万妙仙姑如此心毒。她惯做淫恶不法之事,到底没有见人这般死去,虽然动了恻隐之心,惧怕万妙仙姑厉害,哪敢婉言劝解。及至见司徒平知悔求饶,又被薛蟒打晕过去,便向万妙仙姑道:"大师兄肯说实话哩。"
    万妙仙姑本未计及司徒平死活,无非自己多年心血,受尽辛苦,炼了几件厉害法宝,算计第三次峨眉斗剑遭受空前大劫,自己有胜无败。无端从今日卦象上看出司徒平所勾结的两个阴人,竟是将来最厉害的克星,较比平日时时担心的恶邻餐霞大师还要厉害。不由又气又急又恨,打算将司徒平拷问明白,再行处死,不然司徒平早死在万妙仙姑飞剑之下了。因为气恨司徒平到了极处,只一味喝打,并没留神听他说些什么。听柳燕娘在旁一说,才得提醒。心想:"打死这个业障算得什么,还是问明他所勾结的人是谁,好早作准备要紧。"连忙吩咐薛蟒住手,放他下来。薛蟒还怕司徒平驾飞剑逃跑,请万妙仙姑先将他飞剑收去,才将司徒平放下地来。
    司徒平业已浑身痛得失了知觉,软瘫在地动转不得。万妙仙姑还一味喝他快讲。薛蟒又嫌他装死,照脊梁又是一鞭。疼得司徒平在地下打了一溜滚。知道危险万分,不管弥尘幡是否如秦氏二女所说那样神妙,颤巍巍摇着左手,装出怕打神情,有气无力地说道:"弟子就说,请师父、师弟免打。"暗中提气凝神,猛地将右手伸入怀内,摸着弥尘幡,咬牙负痛取将出来,捏着幡柄一晃,心往紫玲谷一动念,极力高呼道:"师父休得怨恨,弟子告辞了!
    "言还未了,满洞俱是光华,司徒平踪迹不见。万妙仙姑万没料到司徒平会行法逃走,一面放出飞剑,急忙纵身出洞一看,只见一团彩云比电闪还疾,飞向西南方,眨眼不见。忙将身剑合一,跟踪寻找,哪里有一丝迹兆。情知是异日的祸害,好生闷闷不乐,只得收剑光回转洞府。
    原来万妙仙姑许飞娘到滇西去,走不多远,放出飞剑传书与薛蟒,叫他留神监视司徒平,等到飞剑飞回再走。遇见俞德追来,便把自己声东击西,暂不露面的主意说出。正要起身,忽然心中一动,恰好飞剑回来。猛想起:"自己原为机密,才用飞剑传书。虽然定能传与薛蟒本人,但是他和司徒平常在一起,难保不被他看出。薛蟒不令泄漏,司徒平焉能不寻根探底?岂非又是一时大意?"后来又想:"司徒平随自己多年,虽不及薛蟒对自己忠诚,尚无大错。起初他向敌人求教,也出于向道心切,又加不知我的用意。近来形迹可疑,并无实据。好在去端阳还早,司徒平如果甘心叛逆,趁自己不在洞中,必然不大顾忌。自己一向急于炼宝,无暇认真考察,只听薛蟒一面之词,对他待遇不佳,究难叫人心服。何不趁他不知,中途折回,一则问薛蟒看信时他是否在侧,二则暗中考察一番。如果通敌是实,及早将他除去。自己处治徒弟,外人也干涉不了。何必借他虚报消息,多此一举,徒留后患则甚?"
    便对俞德说明,日内准去赴约,只不要向人前说起,以免敌人防备。这次如果能在暗中出力,不出面更好。如果不得已和敌人破了脸,索性连黄山都不住了。
    二人分别以后,万妙仙姑赶回洞府,正遇薛蟒同柳燕娘在洞前并肩说话。她先隐闪在薛蟒身后,命薛蟒到僻静处说话。薛蟒听出是师父声音,吓了一跳,便对柳燕娘说:"师父命我监视大师兄,他不知何往。你在这里等他,待我去查探他的动静,立刻回来。"万妙仙姑一听,司徒平果然不在洞中,越发动了疑心。薛、柳二人无庸避忌,便现身出来。慌得薛蟒带了柳燕娘一同跪叩。万妙仙姑勉励了他二人几句,便问司徒平踪迹。薛蟒便说:"接师父飞剑传书时,曾见他在崖旁一闪。以后便不知去向,找了他半天,也未找着,看他神气举动,都非常可疑。"薛蟒原是同柳燕娘进洞淫乐了一阵,出来不见司徒平。适才又看出是故意躲他,分明气不服他夫妻二人,暗暗咬牙痛恨。难得师父中道折回,司徒平又未在侧,乐得添枝造叶,谗言陷害。万妙仙姑闻言,勃然大怒,走进洞去。薛蟒还怕司徒平就在左近闲坐,故意讨命去寻他回来,好哄司徒平上当。谁知出来寻了两三个时辰,也未寻见,猜他又到文笔峰餐霞大师的别府中去讨好。鬼头鬼脑跑去一问,被周轻云将他辱骂一顿,若非见机,差点送了小命。越疑心司徒平是在轻云洞中。心想:"你怕我对师父说,不敢出来。我只守定来路,抓你一个真赃实犯。"便在文笔峰左近等候。正等得无聊,柳燕娘跑来说,万妙仙姑唤他回去。他便叫柳燕娘对师父去说,司徒平藏在文笔峰洞中,自己等他一同回去。柳燕娘才走,忽听破空声音,司徒平驾剑飞回。薛蟒猜他是故意从别处闹玄虚,才用言语讥刺,也未对他说明师父回来。
    万妙仙姑本已多疑,听了柳燕娘回报,若非暂时还有一些顾忌,几乎气得去寻餐霞大师讲理。正在气恼,恰好司徒平回来,又从卦象上看出有阴人为害,才决定将司徒平打死。司徒平借弥尘幡逃走时,万妙仙姑看见他手中摇着一个小幡,立刻便有光华彩云将他拥走,觉得这法宝来路虽不是峨眉派中人所用,似乎听人说过,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知道司徒平走不打紧,他勾结两个阴人却是非同小可,关系前途甚大。忿恨了一阵,想暂时不赴滇西,先查访出司徒平和两个阴人的来历再说。连用卦象查看了好几次,这两个阴人俱是近在咫尺,连方向都算出来,只寻不见踪迹。转瞬便隔端阳不远,不能再耽延。好在卦象上算出暂时还没有妨害,并且自己就寻着了,也不过是多一层防备,奈何别人不得。想起将来,叹了一口气,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只得先赴滇西之约,到时再说。走时,薛蟒要司徒平那口飞剑。
    万妙仙姑道:"此剑原名聚奎,本是司徒平祖父、大名总镇司徒定传家之宝。自从他祖父在任上殉难,全家遇害。当时有他家一个丫头,带了这业障襁褓之中的父亲逃走。逃到晋南荣河县,遇见追云叟白谷逸的妻子凌雪鸿,将他二人收下,带回嵩山,给那小孩取名司徒兴明。那老丫头便是五十年前江湖上有名的呆姑娘尤於冰,被我们五台派混元祖师门下弟子女枭神蒋三姑娘杀死。司徒兴明迷恋蒋三姑美色,不给尤於冰报仇,反娶了蒋三姑为妻。凌雪鸿一怒之下,将司徒兴明逐出门墙。他二人就成了夫妇。司徒兴明自知所行不对,又不愿回五台,更怕遭峨眉派同二老、三仙的痛恨,双双逃到新疆天山博克大扳顶上寒谷之内,隐居修炼。蒋三姑明知背了混元祖师便会孤立,无奈同司徒兴明恩爱,只得委曲相从。过了数十年,才生下司徒平,不满三岁,便被尤於冰的好友、衡山白鹿洞金姥姥罗紫烟寻来报仇,将蒋三姑杀死。司徒兴明拼命救护,也中了一剑,他的飞剑又被罗紫烟收去。气忿不过,带了这口聚奎剑同司徒平,从新疆到五台,才知你祖师业已圆寂多年。冤家路窄,又遇见你师伯金身罗汉法元。法元未出家时原名何章,当初因想娶蒋三姑,费尽千辛万苦不曾到手。好容易得到祖师垂怜,替他作主,不久便命蒋三姑嫁他。不想蒋三姑却嫁了司徒兴明,背师隐避。你师伯气忿出家,从此不近女人,却把司徒兴明恨入骨髓。怎奈蒋三姑本领厉害,又查访不出住址。怀恨多年,一旦遇见,如何能放他过去?司徒兴明虽然失了飞剑,别的道法还在。他本想见了祖师哭诉经过,自认以前错失,求祖师给蒋三姑报仇,再寻一安身之处,炼那口聚奎剑。蒋三姑生前曾对他说过,祖师驾前有一何章,因为求婚结了深仇,异日见面须要留神。没料到师伯出家改名,不但没有防备,反对他诉说真情,求他念在亡妻同门之谊,助他报仇。你师伯听他说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时用剑光将他圈住,先不杀他,慢慢将经过说明。正要下手,司徒兴明猝不及防,情知必死,因想给司徒门中留一点香烟,急中生智,竟装出不能抵御,一任你师伯嘲笑。他本从凌雪鸿学会先天五遁,拼着一条臂膀不要,趁你师伯说得高兴,以为仇人并无本领,可以随意摆布,一个疏神,被司徒兴明就借他飞剑的金遁,带了小儿逃走。你师伯见只断下他一条臂膀,急忙跟踪追赶,并未追上。那司徒兴明虽然带幼子得逃活命,因为你师伯飞剑不比凡金,伤势太重,自知性命活不了几天,望着怀中幼子,正在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偏遇见一位王善人,将他父子接到家中调养。他将事情经过对王善人说了,又用绢写下一封血书,留给幼子司徒平。托王善人等司徒平成人后,带了那封血书同聚奎剑,到嵩山去求追云叟,收留学剑。不久他就身死。
    "王善人颇爱司徒平,抚养了不到一年,无端祸从天降,他的侧室与人通奸,设计将他毒死。好夫淫妇正商量要害王善人的儿子同司徒平的性命,被你师叔岳琴滨路见不平,擒了奸夫淫妇,拷问口供。无心中间出司徒平的来历,并搜出那封血书同一口聚奎剑。当时将好夫淫妇杀死,放火把王家烧了。因为司徒平是你法元师伯将来仇人,本来想当时杀死。仔细一看,他这两个小孩的资质都不差,便带回华山,想炼神婴剑。炼剑时原打算头一坛先拿王善人的小孩祭剑,第二天再用司徒平。刚刚上坛请好了神,忽然一道剑光飞来,一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看去年纪甚小,剑术却非常厉害,一下来先震穿了岳师叔的摄魂瓶,把镇坛神都赶退。岳师叔看看不敌,恰好我从滇西回来,顺路前去看望,无心中却解了他的危急。就我们二人合力迎敌,还损坏我两件法宝,才将那女孩子赶走。王善人之子被那小姑娘救去。岳师叔忽然意懒心灰,说他炼这神婴剑,功败垂成已经三次,从此不再去炼了。因我彼时无有门徒,便将司徒平这业障托付了我,再三嘱咐我不要对法元说,以免坏了司徒平的性命。我因有事在身,时常出游,怕无人照管,不肯要。岳师叔只得把他寄养在一个乡农家内,他本人要离了华山到衡山去隐居,等司徒平长大再来接他。过了八年,去看司徒平时,竟连那家农民都已死绝,探问不出下落,只得罢休。好在救他时他正年幼,人事不知,血书业已烧毁,决不知以前这些因果,也就未放在心上。
    "又过了三年,我已将各种仙药以及祭炼法宝、飞剑之物俱都采办齐全,几位要紧的前辈好友也联络好了。有时不得已出外,无人照应门户,渐渐觉得不便,想物色一两个质地好的门徒,老遇不见。有一天到后山去,看见这业障睡在前坡树荫之下,神气非常狼狈,看他根骨却不甚坏。我将他唤醒,一问名字,才知是十二年前岳琴滨从王善人家救出的司徒平。
    我为有你法元师伯这一段因果,仔细盘问。他并不知前事,只知他幼遭孤零,被一位姓岳的道人将他寄养在一个农民家内,过了四五年,那农家遭了瘟疫,全家死绝,他便带了那口剑到处飘流,去到安徽为一个富家放牛。他到底是修道之后,从小就爱读书学道。不知怎的,被他打听出黄山、九华时有仙人来往,积蓄了点款,受尽千辛万苦,备好干粮,到九华访师不遇。又由九华到黄山,满山走遍,并未遇见一个异人。他见我形迹不似常人,便跪请收录,我将他带回五云步一试,竟是聪明异常。我当时很喜欢,不惜尽心传授。过了三年,又收了你为徒。无心中卜你两人将来的造就,他果然不似平常。不知怎的,卦象显出他同我非常犯克,连卜几次俱是如此。我是相信人定胜天的,从此虽不大喜欢他,但是他无甚过错,也不能无故伤他。也是我一时大意,将他带到餐霞老尼那里,因她夸奖这业障,随便说了几句请她指点的话。这业障竟信以为真,背着我去请教几次,得了峨眉炼剑秘诀。后几年我虽不肯再传授他道法,他自己苦心用功,居然将这一口聚奎剑炼得非常神妙。虽然他逃走之时被我将此剑收来,我带在身边还不要紧,你如要去,须要特别加意,用我传你的剑法再炼四十九天,使它能与你合一。今后再遇这业障时,千万不可显露,以免被他将剑收去,还遭不测。再者我此去滇西,至少须有一月多耽搁。我算出同业障勾结的这两个阴人非常厉害,你决非他们敌手。为师走后,你夫妇二人务要紧闭洞门,趁这数十天光阴炼那口剑,不能出去一步,防他前来夺剑报仇。只要你二人不出去,洞口有我法术封锁,外人休想进来。"
    当下又传了柳燕娘一些道法。薛、柳二人跪谢之后,万妙仙姑吩咐二人无须送出洞外,长袖展处,满洞光华,破空而去。薛蟒便照万妙仙姑传的口诀,去炼那口聚奎剑,早晚下功夫。不提。
    话说司徒平在疼痛迷惘中,触动一线生机,急中生智,也不暇计及弥尘幡是否神效,取将出来,心念紫玲谷,才一招展,便觉眼前金光彩云,眼花撩乱,身子如腾云驾雾般悬起空中。瞬息之间落下地来,耳旁似闻人语,未及听清,身上鞭伤被天风一吹,遍体如裂了口一般,痛晕过去。等到醒来一看,忽觉卧处温软舒适,一阵阵甜香袭人。他自出娘胎便遭孤零,从小到投师,也不知经了多少三灾八难,颠连辛苦,几曾享受过这种舒服境地?知道是在梦中,打算把在人世上吃的苦,去拿睡梦中的安慰来补偿,多挨一刻是一刻,兀自舍不得睁开眼睛,静静领略那甜适安柔滋味。忽听身旁有女子说话的声音。一个道:"他服了我娘留下的灵丹,早该醒了,怎么还不见动静?"又有一个道:"他脸上气色已转红润,你先别惊动他,由他多睡一会,自会醒的。幸而他见机得早,根基也厚,再迟一刻,纵有灵丹,也成残废了。"底下的话,好似两个女子在窃窃私语,听不很清,声音非常婉妙耳熟。司徒平正在闭目静听那两个女子说话,猛想起适才所受的冤苦毒打,立觉浑身疼痛,气堵咽喉,透不转来,不由大叫一声,睁开两眼一看,已换了一个境界。自己睡在一个软墩上,身上盖着一幅锦衾。石室如玉,到处通明,一阵阵芬芳袭人欲醉,室中陈设又华贵,又清幽。秦紫玲、秦寒萼姊妹双双含笑,站离身前不远。再摸身上创伤,竟不知到哪里去了。回忆前情,宛如作了一场噩梦。这才想起是弥尘幡的作用,便要下床叩谢秦氏二女救命之德。刚一欠身,才觉出自己赤身睡在裳内,未穿衣服。只得在墩沿伏叩道:"弟子司徒平蒙二位仙姑赐弥尘幡,出死人生,恩同再造。望乞将衣服赐还,容弟子下床叩谢大恩吧。"
    寒萼笑对紫玲道:"你看他还舍不得穿的那一身花子衣服呢。"紫玲妙目含苯,瞪了她一眼。正容对司徒平道:"你昨夜从紫玲谷回去后,优昙大师同霞姑驾到,说你正在危急。
    我同妹子还怪你既在危难之中,为何忘了行时之言,用弥尘幡脱身?想去救了你来,大师说你灾难应完,不消多时,自会前来,暂时最好不要许飞娘知道我姊妹二人详情为妙。又怕你回谷后,许飞娘跟踪前来,我们使的那两样障眼法儿瞒不了她,命霞姑将她炼的紫云障借给我们,又吩咐了一番话,才同霞姑回山去了。我到底不放心,正要命神鹫去救你,你已用弥尘幡脱身到此。打你的鞭子非常厉害,你受伤太重,经天风一吹,立刻晕死过去。你穿的衣服已经打得成了糟粉碎丝,你又周身血流紫肿,怕没有几百处伤痕,非内用先母灵丹,外敷玉螭膏,不能即时生效。你彼时已人事不知,我姊妹二人因为优昙大师与三仙、二老再三嘱咐,急于救人,只得从权,将你抱进后洞池中,用灵泉冲洗之后,服了灵丹,敷了玉膏,抬到房中,守候你伤愈醒转。你头上中了好几鞭,震伤头脑,最为厉害。若非你道行根基尚厚,即使救转,也难复原。现在虽然伤势平服,但真气已散,仍须静养数日,才能运气转动。
    我姊妹二人与你渊源甚深,此后已成一家,感恩戴德的话休再提起。如蒙错爱,即以姊妹相称便了。墩侧有先父遗留的全套衣冠,留你暂时穿用。这里有优昙大师留下的手示,你拿去一观,便知前因后果。我姊妹尚须到前面谷口,去将紫云障放起,以防许飞娘进来。你先静养,少时我们再来陪你谈话。"说罢,取出一封书信递与司徒平,也不俟司徒平答言,双双往外走去。
    司徒平平时人极端正,向来不曾爱过女色。自从见了秦氏姊妹,不知不觉间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也并不是想到什么燕婉之私,总觉有些恋恋的。不过自付道行浅薄,自视太低,不敢造次想同人家高攀,结一忘形之友。昨晚走时,便想异日不知还容他再见不能,不料回洞挨了一顿毒打,倒作成他到这种洞天福地来,与素心人常共晨夕。听紫玲前后所说的语气,不禁心中怦怦直跳。屏气凝神,慢慢将优昙大师的手示拆开看了一遍,不由心旌摇摇,眼花撩乱起来,是真是梦,自己竟不敢断定。急忙定了一定神,从头一字一字仔细观看,自己头一遍竟未看错,喜欢得心花怒放。出世以来,也从未做过这样一个好梦,慢说是真。
    原来秦氏姊妹的母亲宝相夫人,本是一个天狐,岁久通灵,神通广大,平日专以采补修炼,也不知迷了多少厚根子弟。她同桂花山福仙潭的红花姥姥最为友好,听说红花姥姥得了一部天书,改邪归正,机缘一到,即可脱劫飞升。自知所行虽然暂时安乐,终久难逃天谴,立意也学她改邪归正。彼时正迷着一个姓秦的少年,因为爱那少年不过,乐极情浓,连失两次真阴,生了紫玲姊妹。那姓秦的少年单名一个渔字,是前文所说斩绿袍老祖的云南雄狮岭长春岩无优洞当年青城派曾祖极乐真人、现在称为极乐童子、已成真仙的李静虚门下末代弟子,因来黄山采药,被天狐看中,引进洞去。极乐真人李静虚教律极严,只怪门下弟子道行不坚,自找苦吃,不来援救。秦渔本领也煞是了得,在紫玲谷竟然一住多年。那时他次女寒萼也有了两岁。天狐自从得了秦渔,一向陪她享温柔之福,从未离开一步。她只知秦渔是个有根行的修道之士,还没料到是极乐真人的弟子。这日因想起到红花姥姥那里求借天书,侥幸借来,便可同秦渔一同修炼正果。她才走不多两天,秦渔原是被她法术所迷,竟忘了采药之事,天狐走后,觉得无聊,想起自己好久未曾入定,便去打坐。起初心神很难收摄,及至收好入定,神志一清,猛想起自己奉命采药,如何会在此地住了多年?知道失了真阳,不能脱劫飞升,又急又悔,不由痛哭起来。恰好天狐在红花姥姥处赶回,一见他哭,便知事已泄漏;并且来时红花姥姥已告诉她秦渔的来历,知道闯了大祸,极乐真人知道一定不容。二人仔细商量了一阵,决定自行投到,向极乐真人面前去负荆领罪,请真人从轻发落。
    才把主意打定,真人已在紫玲谷内现身,对秦渔道:"我轻易不收弟子,凡我门下人,大都根行深厚,与别的剑仙不同,内外功行圆满,不能上升仙阙,也都成为散仙。自从错收了两个弟子,清理门户之后,因为人才难得,决意不再收徒。满想你根基异于常人,虽不能传我道统,也可得成正果。不想你遇见天狐,迷了本性,固然你二人前世孽缘,也是你道心不能坚定,咎由自取,没有克欲功夫。你们一动念间,我已尽知。一则念你虽然有罪,平昔尚有功无过;你妻天狐虽然一向采补阴阳,但是从未伤生,又能炼就灵药,补还人家亏损,使被采补的人仍能终其天年。如今她的大劫将临,居然因同你一段孽缘,同时迷途知返,又未始非她为恶不彰所致,因此特来指点你二人生路。你妻天狐去借红花姥姥天书,慢说各有仙缘,岂能妄借?即使借来,为期已促,也来不及修炼。所幸她尚有十年光阴。她昔日迷恋诸葛警我,因问出是玄真子得意弟子,未敢妄动,并且还助他脱了三灾,采到千年紫河草,与玄真子师徒结了一点香火因缘,成为方外之交。到十年期满,可拿我书信去求玄真子助她兵解,避去第二次雷劫。你犯了条规,万不能再容你回去,可仍在紫玲谷修炼。你夫妻各本所学,尽心传授两个幼女,异日我好友长眉真人门下大有用她之处。到十年期满,你再回到云南,在我岩前自行兵解,那时为师再度你出世。但是你妻子虽借兵解脱二次雷劫,等到婴儿炼成,第三次雷劫又到,只有王寅年王寅月王寅日王寅时生的一个根行深厚的人,才能救她脱难,我与玄真子书上业已说明,到时玄真子自会设法物色这人前来解劫。为师所言,务要紧记,稍一怠情疏忽,万劫不复,各把以前功行付于流水。"说罢,满洞金光,留下一封书信,极乐真人飞了回去。秦渔同了天狐连忙朝天跪叩,谢了真人点化之恩。
    从此夫妻各洗凡心,尽心教育紫玲姊妹。天狐昔日因救诸葛警我,收了一个千年灵鹫,厉害非凡。等到十年期满,夫妻二人就要各奔前程,去应劫数。此时紫玲姊妹已尽得秦渔、天狐之能。天狐还不放心,把所有法宝尽数留下,一样也不带走;又将谷口用云雾封锁。叮咛二女不许出外。又请那千年灵鹫紧随二女,异日自己道成,便来度它一同飞升。那千年灵鹫自知将来非天狐完劫回来相助,不能脱胎换骨,自是点头惜别。谷内有神鹫保护,谷口又有法术云雾封锁,除非真知根底前辈中数一数二的剑仙,休想擅入一步。天狐将后事分派已定,虽然近年精进,淡了儿女之情,终究有些借别。秦渔更不消说。夫妻二人各洒了许多离别之泪,一同分手,往前途进发。天狐兵解以后,玄真子将她形体火葬,给她元神寻了一座小石洞,由她在里面修炼,外用风雷封锁,以防邪魔侵害。
    过了多年,玄真子已知惟一能够救她的是司徒平,与二女有缘,现在许飞娘门下,正可先作准备。知道追云叟因避怪叫花穷神凌浑,移居九华,便用飞剑传书,托他相机接引。又趁二女来谒,将前因后果告知。寒萼虽然道术通神,到底年幼,有些憨态,还不怎么。紫玲因父母俱是失了真元,难成正果,自己生下来就是人,不似母亲还要转劫;又加父母俱是仙人,生具仙根仙骨,还学了许多道法。一听要命她嫁人,一阵伤心,便向玄真子跪下哭求,想一个两全之法。玄真子笑道:"你痴了。学道飞升,全仗自己努力修为。慢说刘樊、葛鲍,以及许多仙人,都是双修合籍,同驻长生。就是你知道的,如峨眉教祖乾坤正气妙一真人夫妇,嵩山二老中的追云叟夫妇,以及已成散仙的怪叫花穷神凌浑夫妇,都是夫妇一同修炼。凡事在人,并未听说于学道有什么妨碍。那司徒平虽是异派门下,因他心行端正,根基甚厚,又经有名剑仙指点,朝夕用功,不久就要弃邪归正。他正是四寅正命,与你母亲相生相克,解这三次雷劫非他不可。再加上你姊妹二人同他姻缘缔结,何止三生。只要尔等向正勤修,异日同参正果,便知前因注定。你母亲二千年修炼苦功颇非容易,成败全系在你夫妇三人身上,千万不要大意,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急速回去,依言行事吧。"
    紫玲姊妹最信服玄真子,闻言知道前缘注定,无可挽回,又加救母事大,只得跪谢起来,说道:"弟子除真人同白真人几位先母的至交前辈外,一向隐居紫玲谷内参修,从未见过生人。那司徒平从未见过,又不便前去相会,遭人轻贱,还以为弟子等不知羞耻。还望真人作主。"玄真子道:"这却不难。司徒平近遭许飞娘嫉视猜疑,日在忧惊苦闷之中。上年你们要去我那一对白免,虽是畜类,业已通灵。你们只须回去对它们说了,自会去引他前来就你们。追云叟近在九华,与你们相隔甚近,我已用飞剑传书,托他从旁指引。至于你们不便向生人提起婚姻之事,我托优昙大师到紫玲谷走一遭便了。我同你们母亲多年忘形之交,一向以朋友相待。你姊妹不久便归入峨眉门下,我视你们如侄辈,只须称我世伯足矣,无须再称真人了。"紫玲姊妹闻言,重又口称"世伯"跪谢,拜辞回去。
    二人回到谷内,过了两日,老是迟疑,未对白兔说明,命它前去接引,心神兀自总觉不大宁贴,便去崖上闲眺。那一对白兔本是玄真子所赠,灵巧善知人意,二女在家总是跟前跟后,也随了上去。忽然追云叟走到,他已早知前因后果同二女将来的用处,等紫玲姊妹参见后,便问玄真子怎么说法。二女含羞将前言说了一遍。追云叟哈哈笑道:"你们年轻人总怕害羞。你们既不好意思寻上门去,我想法叫他来寻你们如何?"说罢,便在那两个白兔身上脚上画了一道符,又嘱咐二女一番言语,作别回去。等到白兔去将司徒平初次引来,二女还是难于启齿。因玄真子说优昙大师不久便到,便商量等她驾到作主。司徒平才走不多时,优昙大师果然降临,二女连忙参拜。优昙大师道:"我接了玄真子的飞剑传书,因为我弟子齐霞儿在雁荡与三条恶蛟恶斗,相持不下,本打算助她斩了恶蛟,再来与你姊妹主持婚事。后来一算,司徒平现遭大难,顷刻之间,便要用你所赠的弥尘幡回到此地。他已身受重伤,全仗你姊妹二人用灵丹仙药调治敷用,难免不赤身露体,恐你们不便,特意先赶来嘱咐几句。
    此后既为夫妇,又在患难之中,无须再顾忌行迹了。"
    那齐霞儿在雁荡因斩毒蛟不能得手,想到黄山向餐霞大师借炼魔神针。见面之后,餐霞大师说道:"我那炼魔针虽然刺杀得毒蛟,却伤不得雁湖底下红壑中潜伏的恶鲸。你持针刺杀毒蛟之后,惊动恶鲸,必然出来和你为难。它虽不能伤你,势必发动洪水将附近数百里冲没,岂不造孽?方才我见令师落在紫玲谷内,想是度化天狐宝相夫人二女秦紫玲姊妹。何不就便前去,请她同你将恶鲸除掉,免却迟早生灵遭受沉湮之灾?"齐霞儿一听,急忙拜别餐霞大师出洞,赶到紫玲谷内,见了优昙大师与紫玲姊妹。大师便命齐霞儿将紫云障借与紫玲姊妹应用。问起雁荡斗蛟时,听说地底有殷殷雷响,恐恶鲸已经发动,走迟了非同小可,不及等司徒平到来,留下一封书信,同齐霞儿飞往雁荡而去。
    紫玲姊妹跪送大师走后,展开紫云障一看,仿佛似一片极薄的彩纱,五色绚烂,随心变幻,轻烟淡雾一般,捏去空若无物,知是异宝。姊妹二人正在观赏,司徒平业已用弥尘幡逃了回来。说也奇怪,紫玲姊妹生具仙根仙骨,自幼就得父母真传,在谷中潜修,从未起过一丝丝尘念。自从玄真子说出前因,回谷巧遇司徒平,看出他额前暗晦气色,主于日内即有灾难,不知不觉间竟会关心起来。及至赠予弥尘幡送他走后,老放心不下,仿佛掉了什么东西似的。这时一见他遍体创伤,浑身紫肿,面色灰白,双眸紧闭,宛不似初见面时那一种仪容挺秀,丰采照人的样儿,不禁又起了怜惜之念,不暇再有顾忌。两人将他搀进后洞,将他身上破烂衣服轻轻揭下,先用灵泉冲洗,抬进紫玲卧室,内服仙丹,外敷灵药。直等司徒平救醒回生,才想起有些害羞,姊妹二人双双托故避出,把紫云障放起。只见一缕五色彩烟脱手上升,知有妙用,也不去管它,重入后洞。走到司徒平卧室外面,姊妹二人不约而同踌躇起来,谁也不愿意先进去。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