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 推云拨雾 同款嘉宾  冷月寒星 独歼恶道-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八十回 推云拨雾 同款嘉宾  冷月寒星 独歼恶道

    司徒平吓了一大跳。寒萼便抢在司徒平的前面,正要上前动手时,司徒平已看出来的女子是个熟人,忙用手拉着寒萼,一面说道:"周师姊,你只顾恶作剧,却把小弟吓了一跳。
    "那女子闻言哈哈大笑,便问道:"久闻紫玲谷秦家二位姊姊大名,但不知道这位大姊是伯是仲?能过荒山洞一谈么?"寒萼这时已看出来的这个女子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两岁,却生得英仪俊朗,体态轻盈。又见司徒平那般对答,早猜出一些来历。不等司徒平介绍,抢先说道:"妹子正是紫玲谷秦寒萼。家姊紫玲,现在谷中入定。姊姊想是餐霞大师门下周轻云姊姊了。"轻云见寒萼谈吐爽朗,越发高兴,答道:"妹子正是周轻云。前面不远,就是文笔峰,请至小洞一谈如何?"寒萼道:"日前听平哥说起诸位姊姊大名,久欲登门拜访,难得在此幸会。不但现在就要前去领教,只要诸位姊姊不嫌弃,日后我们还要常来常往呢。"话言未了,山头上又飞下一条白影。司徒平定睛一看,见是女空空吴文琪,忙向寒萼介绍。大家见礼之后,文琪笑对轻云道:"你只顾谈天,和秦姊姊亲热,却把我丢在峰上不管。这几日月儿不亮,嘉客到了,莫非就在这黑暗中待客么?"轻云道:"你自己不肯同我先来,我正延请嘉客入洞作长谈,你却跑来打岔,反埋怨我,真是当姊姊的都会欺负妹子。"文琪笑道:"谁还敢欺负你?算我不对,我们回去吧。"说罢,周、吴二人便陪了司徒平、寒萼,回入文笔峰洞内落座。
    寒萼见洞中石室也是一片光明,布置虽没有紫玲谷那般富丽,却是一尘不染,清幽绝俗,真像个修道人参修之所。最奇怪的是洞中户室井然,不似天然生就,心中暗暗惊异。文琪道:"秦姊姊觉得小洞有些异样么?当初文笔峰原是一座矗立的孤石,本没这洞。自从家师收了周师妹,特意开辟出这么一个小洞,几间石室,作我姊妹三人习静的所在,所以与别的洞府不同。家师早年曾喂养一条大娱蚣,后来被白云大师借去除一条妖蛇,妖蛇虽除,蜈蚣也力竭而死。家师将它超度火化,从蜈蚣背脊上取下三十六颗天蜈珠。被我姊妹三人要了十二粒来,分装在石室壁缝之中,才能有这般光明。家师曾教我们自拟一个洞名,我们本想叫它作天蜈洞,纪念那条为道而死的蜈蚣,又嫌不大雅驯,像左道旁门所居的洞府一样,直到现在还没想好洞名呢。"寒萼道:"现在只有二位姊姊,如何刚才姊姊说是三位?那一位姊姊尊姓大名?可否请来一见?"轻云抢着答道:"那一位么,可比我们二位强得多了。她原姓朱名梅,因为犯了嵩山二老之一矮叟朱师伯的讳,改名朱文。年纪倒并不大,可是她的遇合太奇了。"说罢,掐指算了一算日期,说道:"她现在还在四川峨眉山凝碧崖,与乾坤正气妙一真人的子女齐灵云姊弟,还有两个奇女子名叫李英琼、申若兰,在一处参修。一二日内,便要到川边青螺山,帮着一个姓赵的与那八魔比剑斗法了。"寒萼闻言,惊喜道:"那申若兰我曾听姊姊说过,她不是桂花山福仙潭红花姥姥最得意的门徒么?怎会同峨眉门下在一起?她师父呢?"轻云道:"提起来,话长着呢。前半截我正在场,后半截都是从家师同玉清大师那里听来的。"
    说罢,便将众剑仙在成都辟邪村外魏家场与慈云寺一千异派妖邪比剑,顽石大师与朱文中了妖法;破了慈云寺后,接着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飞剑传书,命众弟子分头到各处积修外功;顽石大师不堪妖法痛苦,打算自行兵解,朱文也是非常危殆;矮叟朱梅看出朱文与金蝉俱是多世童身,金蝉双眼受过芝仙舐洗,能明察秋毫,透视九幽,又想起红花姥姥当初的誓言,一面劝顽石大师随追云叟到衡山养病,一面命齐灵云、金蝉护送朱文去桂花山福仙潭取乌风草;到了桂花山,便遇着墨凤凰申若兰,先结为异姓姊妹,取了乌风草后,红花姥姥火化飞升,遗命申若兰随灵云等三人投归峨眉门下;他们正往回路走,忽然碰见乾坤正气妙一夫人新收的得意女弟子、异日要光大峨眉门户的李英琼,才一同回转峨眉,开辟洞天福地凝碧崖,作异日峨眉门下聚会参修之所等语,说了一遍。未了,又单独将李英琼根基如何好,遇合仙缘如何巧,还有白眉和尚赠了她一只金眼神雕,又得了长眉真人留下的紫郢剑,共总学道不满一年,连遇仙缘,已练得本领高强,胜过济辈,自己不日便要同吴文琪入山寻她等语,也说了一遍。
    这一席话,听得寒萼又欲羡,又痛快,恨不能早同这些姊妹们相见。因轻云说不久便要入川,惊问道:"妹子好容易见两位姊姊,怎么日内就要分别?无论如何,总要请二位姊姊到寒谷盘桓几天的。"轻云道:"家师原说二位姊姊同司徒平师兄将来都是一家人,命我二人见了面再动身。今天还没有见令姊,明日自当专诚前去拜访的。不过听家师说,谷上本有令慈用云雾法宝封锁,如今又加上齐霞儿姊姊的镇山之宝盖在上面,没有二位姊姊接引,恐怕我二人下不去吧?"说到这里,吴文琪猛听见餐霞大师千里传音唤她前去,便和寒萼、司徒平告便走出。寒萼听完轻云的话,猛想起当初齐霞儿传紫云障用法时,只传了紫玲一人,后来忙着救司徒平,没有请紫玲再传给自己。一时大意,冒冒失失同司徒平飞升谷顶,出来了便无法回去,紫玲又入定未完,自己还无家可归,如何能够延客?听轻云说话,大有想寒萼开口,今晚就要到谷中去与紫玲相见的意思。自己是主人,没有拒绝之理,如果同去,自己都被封锁在外,叫客人如何进去?岂非笑话?想到这里,不由急得粉面通红,自己又素来好高爱面子,不好意思说出实话。正在着急,拿眼一看司徒平,想是已明白她的意思,正对她笑呢。寒萼越发气恼,当着人不好意思发作,瞪了司徒平一眼,只顾低头想办法。
    轻云颇爱寒萼天真,非常合自己的脾胃。正说得高兴,忽见她沉吟不语,好生奇怪。正要发言相问,文琪飞身入洞,笑说道:"适才师父唤我说,是接了峨眉掌教飞剑传书,李英琼、申若兰未奉法旨,私自赶往青螺山。英琼虽有长眉真人留赐的紫郢剑与神雕佛奴,怎奈道行尚浅,青螺山能人甚多,恐怕要遭磨难,请家师设法前去援救。家师知道秦家姊姊在此,命我二人到紫玲谷向二位姊姊借弥尘幡,急速赶往青螺山救英琼、若兰二位姊姊脱难。并说许飞娘在滇西会见毒龙尊者,已谈及司徒平道兄被人救去之事。毒龙尊者从水晶球上本可察出一些迹兆。又有一个厉害蛮僧在座,他知道秦姊姊令慈宝相夫人来历,及紫玲谷住居之所。许飞娘因从卦象上算出二位姊姊是她将来的克星,青螺山事完之后,预料她定约请了毒龙尊者,还有几个厉害妖人,寻到紫玲谷,想除去她异日的隐患。这些人的本领妖法非比寻常,紫云障虽然厉害,不知根底的人自然难以察觉,如果来人知根知底,只要推算出实在方向,再用上极厉害的妖法,二位姊姊便难在谷内存身。要凭二位姊姊本领,并非无力应付,不过在宝相夫人未脱劫成道以前,总觉难以必胜。当初优昙大师同玄真子也是恐许飞娘知道详情有了准备,才嘱咐二位姊姊暂时隐秘。如今机密既已泄漏,紫玲谷本非真正修道人参修之所,叫我对二位姊姊说,不妨移居峨眉凝碧崖。一则教祖乾坤正气妙一真人不久便回峨眉,聚会本派剑仙门人指示玄机,正可趁这时候归入峨眉门下,将来也好寻求正果。二则凝碧崖是洞天福地,不但景物幽奇灵秀,与世隔绝,还有长眉真人遗留下的金符异宝,一经封锁,无论多大道行的异派,也不能擅越雷池一步,决不虑人寻上门来。三则那里是后辈剑仙发祥光大之所,同门师兄弟姊妹甚多,不但朝夕盘桓尽多乐趣,而且彼此互相切磋,于修道上也多助益。不知秦姊姊以为然否?"
    寒萼闻言大喜道:"我同姊姊生长在紫玲谷内,除了几位老前辈,从没有遇见外人,真是天不知多高,地不知多厚。如今连听平哥同二位姊姊说起峨眉门下这么许多有厚根有本领的姊姊,心中羡慕得了不得。难得大师指示明路,感恩不尽。从此不但能归正果,还可交结下多少位好姊姊,正是求之不得,岂有不愿之理?我回去便对姊姊说,现在就随二位姊姊动身如何?"文琪道:"妹子来时曾请示家师,原说二位姊姊如愿同去青螺山一行,也无不可。因为这次青螺山之战,我们这面有一个本领绝大的异人相助,许飞娘和毒龙尊者纵然厉害,俱敌那异人不过。英琼、若兰两位姊姊因为轻敌,又不同灵云姊姊做一路,所以陷入危机。我们去时,只要小心谨慎行事,便不妨事了。"寒萼闻言,益发兴高采烈,笑逐颜开。轻云便问文琪:"你来时,师父对我可还有什么话说?要不要前去叩别请训?"文琪道:"师父自接了齐师伯飞剑传书,把起先命我二人步行入川之意完全打消。路上要办的事,已另托人去办,或者师父自己去也说不定。说一会还有一个老朋友来访她,命你无须叩别,即时随我动身。破完青螺山之后,先送秦家姊姊到了峨眉,小辈同门相聚之后,再出外积修外功。
    事不宜迟,我们准备动身吧。"
    当下二人各带了些应用东西,同飞紫玲谷口。寒萼这时方想说无法下去,忽见一道五彩光华一闪,正疑紫云障又起了什么变化,猛见紫玲飞身上来。姊妹两人刚要彼此埋怨,紫玲一眼看见文琪、轻云含笑站在那里,未及开口,轻云首先说道:"这位是秦家大姊姊么?"
    说罢,同文琪向前施了一礼。紫玲忙还礼不迭。寒萼也顾不得再问紫玲,先给双方引见。互道倾慕之后,同下谷去,进入石室内落座。紫玲当着外客,不便埋怨寒萼,只顾殷勤向文琪、轻云领教。还是寒萼先说道:"姊姊一年难得入定神游,偏这几天平哥来了,倒去用功,害得我们有家难回还在其次,你再不醒来将紫云障收去,连请来的嘉客都不得其门而入,多笑话。"紫玲道:"你真不晓事。我因平哥此来关系我们事小,关系母亲成败事大,想来想去拿不定主意,才决计神游东海,向母亲真灵前请示。谁知你连几日光阴都难耐守,私自同了平哥出外。仇敌近在咫尺,玄真子世伯再三嘱咐不要外出,你偏不信,万一惹出事来,岂不耽误了母亲的大事?还来埋怨我呢。"寒萼拍手笑道:"你这会怪人,我要说出我这一次出外的好处,你恐怕还欢喜不尽呢。"紫玲闻言不解,寒萼又故意装乔不肯明说。文琪怕耽误了程途,正要开口,司徒平怕紫玲着恼,便从白兔引路收回飞剑说起,直说到遇见文琪、轻云,餐霞大师命文琪借弥尘幡去救英琼、若兰,并劝紫玲姊妹移居峨眉等情详细说出。紫玲闻言大喜,对文琪、轻云道:"妹子神游东海,向先母真灵请训,曾说妹子等要成正果,须急速求玄真子世伯引归峨眉门下。妹子便去寻玄真子世伯未遇,因舍妹年轻不晓事,平哥又是新来,只得赶回。二位姊姊,久已闻风钦慕,适才光降寒谷,还以为得辱先施,偶然宠顾,已觉喜幸非常,不想却承大师垂怜,指示明路。自应追附骥尾,即时随往青螺山,遵大师法旨行事便了。"说罢,望空遥向餐霞大师拜谢不迭。寒萼道:"这会知道了,该不怪我了吧?不是我,你哪儿去遇见这两位姊姊接引我们到洞天福地去住呢?"紫玲对寒萼微瞪了一眼,正要开口,轻云道:"难得二位姊姊如此仗义,明识大体。既承赞助,我们即刻就动身吧。"紫玲道:"请问二位姊姊来时,大师可曾说起李、申二位姊姊被困的地方,是否就在青螺山内?请说出来,大家好早作准备。"
    文琪道:"不是姊姊提起,我还忘了说。照齐师伯适才飞剑传书说,李、申二位姊姊明早就要动身,她们一入青螺山口,势必轻敌,不与灵云姊姊等做一路,因此在路上必遇见八魔约请来的一个能手。这人名字叫师文恭,乃是云南孔雀河畔天灵子的得意门徒,又是毒龙尊者最交好的朋友。此人剑术另成一家,还会许多法术。平日倒还不见有什么恶行,只是善恶不分,一意孤行,专以感情用事。李、申二位姊姊恐非敌手。虽然相隔还有这一夜,但是此去川边青螺山相隔数千里,路途遥远。若等她二位业已被陷,再行赶到,那就晚了。"紫玲道:"我以为李、申二位姊姊业已失事了呢。既然还差一夜,她二位由峨眉赶到青螺,算她们明日天一亮就动身,飞剑虽快,也得几个时辰。此谷经先父母苦心经营,先人遗爱,不愿就此抛荒。此行暂时既不作归计,意欲略事布置,再随二位姊姊动身。至于道途辽远一节,妹子早已虑到,少不得要在二位姊姊面前卖弄一点浅薄小技,准定在李、申二位姊姊以前赶到便了。"文琪、轻云俱都闻言大喜。文琪道:"妹子虽然遵奉家师之命行事,但是自问道行浅薄,奉命之后,就恐两地相隔过远,妹子等御剑飞行万难赶到,所以一再催二位姊姊与司徒平道兄快行。没想到姊姊有此惊人道法,不但李、申两位姊姊可以脱险无忧,妹子等也可藉此一开眼界了。"紫玲谦逊了几句,便同寒萼到后面去了有好一会,只寒萼一人回来。轻云便问:"令姊可曾布置完竣?"寒萼道:"她还早呢。她说此时她先出谷,到九华去拜别追云叟白老世伯,就便请示先机及将来的因果。回来之后,还要将这紫玲谷完全封锁得与世隔绝,以免先父母许多遗物被外人取去。然后再随二位姊姊同行呢。"说罢,又回向司徒平说道:"平日姊姊总说我大意,这次李、申两位姊姊的事,餐霞大师一再催促快走,她偏要慢腾腾地挨到明早,用千里户庭囊中缩影之法。万一误了事,如何对得住餐霞大师与二位姊姊?我们如果早到半日,不但李、申二位姊姊少受虚惊,我们还可和齐姊姊早些见面,岂不是好?我实在是因为吴、周二位姊姊在此无人陪伴,不然,我就一人骑着神鹫先去了。
    "轻云坐得较远,见寒萼与司徒平絮絮不休,猛想起久闻紫玲谷内有一只千年神鹫厉害非凡,反正离走还有些时,何不开开眼界?
    正要开口去问寒萼,忽然满室金光,紫玲同了追云叟一同现身出来。文琪、轻云慌忙上前拜见,寒萼、司徒平也赶过来行礼。追云叟哈哈笑道:"正派昌明,正该你们小弟兄姊妹各显身手的时候,又找我老头子做甚?"紫玲正要开口,追云叟道:"你的来意我已尽知,不必再说出了。你们三人正好随文琪、轻云同去,替峨眉建立一点功劳,不但于你二人有益,于令堂也有益的,你还顾忌些什么?餐霞大师接了峨眉掌教飞剑传书,便依言行事。早知你为人持重,事情又在紧急,此时偏有个讨厌的人去寻她,好生不便,特意偷偷给了我一封信,叫我前来开导你姊妹,你不去寻找我也要来的。至于你另外的一件心事,明早你救的那人,她将来自会成全你一番苦心,助你成功正果。至于你妹子寒萼,她愿自投罗网,前因注定,就随她去吧。李、申二女准在明早动身到青螺,你不要太托大,以为你行法快,她二人剑光慢。白眉和尚的神雕两翼风云,顷刻千里,也正不亚于你的独角神鹫呢。不过现在还早,也注定李、申二女该受一次磨难,你们只须在明早丑时动身,就不至于误事了。不久峨眉凝碧崖齐道友召集本门及各派剑仙,为小一辈同行谒祖团拜礼,我定前去参与盛会,到时再与你们相见吧。"说罢,满室金光,众人慌忙跪送时,已没了踪影。
    原来紫玲因宝相夫人遗命,凡事均须秉玄真子意旨而行。起初玄真子只命她暂时闭户潜修,静候机缘到来,再行出面。及至司徒平到了紫玲谷,紫玲虽然救母心切,勉遵玄真子、优昙大师、追云叟诸位前辈之命,了此一段前因,总觉多年苦修同自己一向心愿,不甘就此舍弃。后来体察司徒平固是心地纯厚光明,又经立下重誓,仍恐一个把握不住,堕入情网,万分焦急。只好冒险神游东海,去见母亲真灵。难为紫玲,居然能将未成熟的婴儿邀翔苍曼,神游万里,在宝相夫人滇蜕修真的山洞内闯过子午风雷,母女相见。这时宝相夫人的真灵业已炼得形神坚定,时候一到,避开最后一次天雷之劫,便可飞升。见女儿到来,又惊又喜。问起近年情形,得知二女承玄真子、优昙大师、追云叟之助,已与司徒平成了名义的夫妇,益发喜出望外。她在静中参悟,早算出二女异日俱当归入峨眉门下,便对紫玲说了。紫玲又说明了来意。宝相夫人再三劝勉,如果前缘注定,倒也无须固执,能为地仙,何尝不是正果,天仙岂尽人皆能,应当退一步想等语。紫玲无法,那里不能久待,只得闷闷不乐,叩别回来。她婴儿成形以后,虽然当时试作神游,却从没走过这般远路,返神以后,练气调元了好一会,才到后面寻寒萼。谁知连司徒平俱已不在,大吃一惊。还疑是在崖上闲立,刚飞身上崖,便遇文琪、轻云随寒萼、司徒平回来。及至听完了二人来意,知道母亲之意已应,虽然心中高兴,总觉弃了这休养生息之地而去,有些恋恋难舍。也知餐霞大师与三仙、二老均称莫逆,不过叫她姊妹如此遽然出面,也不免与玄真子之言前后不符。还有司徒平这段姻缘,经了宝相夫人劝慰之后,仍是于心不死,急切间又无暇赶到东海去向玄真子请示。猛想起追云叟近在九华,何不去求他指示一切?当下先同寒萼把谷中略微布置,应用实物带在身边,飞往九华,才行不远,便遇追云叟。正要说话,追云叟好似已知来意,说道:"到你谷中再说吧。"到了谷中,追云叟不俟发问,将紫玲要问的话完全指示出来。紫玲听出话中微意,这才大放宽心,一块石头落地。起初以为自己有许多宝物,还有母亲在日传授的千里户庭囊中缩影之法,既然李、申二人要明早才行动身,何必这么早赶去空等?正好借此余闲办理一些私事。现在听了追云叟一番话,不敢怠慢,立刻跑到后面,重将未完各事料理。
    虽然出去时间不大,寒萼已等得心烦,便问文琪、轻云与司徒平道:"我姊姊还是这般慢法,我想骑了神鹫先行一步。这时起程,算计赶到青螺山口,也不过天才黎明,省得为她误事。哪位愿随我先走,请说一声。"说罢,用目望着司徒平。文琪、轻云会意,同声说道:"姊姊如此热心,非常感谢。我二人道行浅薄,恐不能乘驭仙禽,就请姊姊同司徒道兄先行,我二人仍烦大师姊携带同行吧。"寒萼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嘬口作了声长啸。只一转眼间,从室外走进那只独角神鹫。文琪、轻云尚是初次得见,非常赞羡。寒萼也不问司徒平同意与否,似嗔似笑地说道:"你还不骑上去?"那神鹫也随着蹲了下来。司徒平知道寒萼性情,虽不以为然,却不敢强她,只得向文琪、轻云作别,骑上鹫背。寒萼叫他抓紧神鹫颈上的五色长鬃,随着也横坐在鹫背上,挨着司徒平,向文琪、轻云微笑点首,道一声:"前途再见,妹子僭先了。"说罢,将手一拍神鹫的背,喊一声:"起!"文琪、轻云便见那神鹫缓缓张开比板门还大还长的双翼,侧身盘转,出了石室。才一出石室,那神鹫竖起尾上长鞭,发出五色光彩,直往谷外飞去。文琪悄对轻云道:"这神鹫如此神异,不知英琼坐下仙雕比它如何?"轻云道:"苦孩儿在许飞娘那里受了多少年的罪,如今却遇见这种旷世仙缘。我看紫玲倒淡淡的,寒萼对他就比她姊姊亲密多了。适才白师伯说的那话,好似说寒萼将来不易摆脱尘网呢。"
    文琪正要还言,紫玲忽然飞身进来,说道:"舍妹近日真是心太野了,一点利害轻重也不知道。我并非故意迟延,实在是长行在即,有多少事须亲自料理。也不帮我忙,还丢下二位姊姊不陪,骑着神鹫先走。幸而我们是自家人,不怕二位姊姊笑话。要有外人在此,成何体统?她道基未固,如此轻狂,叫人替她担心呢。"文琪道:"令妹原是一番热心,这也难怪。好在姊姊道法神妙,举步千里,也不是追赶不上的。"紫玲道:"妹子是怕她半途惹事,别的倒没什么。妹子只将此谷各室封锁了一半,还须稍微料理再来,说不得请二位姊姊枯坐一会吧。"文琪道:"妹子等进入宝山,还没窥见全豹,如果没有什么妨碍,随姊姊同去瞻仰瞻仰如何?"紫玲道:"这更好了。妹子在前引路吧。"说罢,文琪、轻云随了紫玲入内,走了一截路,前面都是黑沉沉地看不见什么东西。轻云暗想:"前面到处光明,这里到处漆黑,未免美中不足。"正想到这里,紫玲已经觉察,笑对文琪、轻云道:"我们现在经行的地方类似一条甬道,两旁俱是石室,被妹子收去照夜明珠,又用先母传的法术封锁,所以变成漆黑一片了。这也是先母当初一点遗意。这紫玲谷当初不过是一个涧崖底下的一个怪洞,沮洳荒废,钟乳悬雷,逼仄处人不能并肩,身不能直立,只有蝙蝠可以潜伏。经她老人家苦心经营,才成为这一个人间福地。石壁多系透明,还嫌不亮,又收罗了许多照夜明珠,千年蝙蝠的双眼,来点缀成一个不夜灵谷。诚恐身后愚姊妹道力浅薄,守成不住,行时传了妹子一样法术:若是万一有人侵犯,事到危急,只须用法术将前面封锁,躲入后面,立刻山谷易位,外来的人便难进入一步。万一再被他看破玄机,只要他走进被封锁的地方三尺以内,立刻便有水火风雷,无从抵御。此法名为天高晦明遁,道行稍浅的人遇上,便无幸理。妹子因为长行在即,有一两样极重要的先母遗物不能带走,诚恐知道根底的敌人前来盗取,所以不能不慎重行事。藏那重要遗物之所,须封锁三次,所以耽误些时。二位姊姊不曾看见这里景致,可惜现在全谷石室已封锁了十之六七,不便开启多费时间。室外光景还可看个大概,其余留待异日重来吧。"说罢,将手往上一扬,立刻发出一道极明亮的紫光。文琪、轻云随光到处一看,果然看见到处都是金庭玉柱,美丽光明较前面更胜,只石室门口,光照上去仍是一团漆黑,咕嘟嘟直冒黑气。
    三人一面说,一面走,走了好一段路,才到了后面。黑气越浓,紫玲的光照到上面,非常微弱暗淡。紫玲也停步不前,说道:"前面便是收藏先母重要遗物之所,不能再前进了。
    有劳二位姊姊稍待,等妹子行完了法,就可动身了。"说罢,跪了下来,将长发散开,眼含珠泪,先祝告了一番。站起身来,口中念念有词,不住在地下旋转。一会又两手据地倒立起来,转走越急。似这样颠倒盘行了好几次,倏地跳起身来,两手往前一扬,手上发出紫巍巍两道光华,照在黑气上面。然后将口一张,喷出一团红光,射到前面黑气之中。隐隐听得风声呼呼,火声熊熊,雷声隆隆,与波涛激荡之声响成一片。紫玲重又跪叩一番,起来笑对文琪、轻云道:"左道小技,好叫二位姊姊见笑。如今妹子诸事已毕,只须沿路将未封锁之处封锁一下,就可去追上我妹子同行了。"说罢,便陪着文琪、轻云往外走,一面又用法术将前面封锁。走到洞内广场,用手一张,谷顶几十颗闪耀的明星如雨点下坠般,纷纷坠入紫玲长袖之中。才走到谷外,收了齐霞儿的紫云障,一同升到崖顶。紫玲道:"寒谷无人看守,还须借重霞姑紫云障一用呢。"说罢,口中念念有词,先用法术封了谷口。然后将紫云障放起,一片淡烟轻绢般东西随手飞扬,笼在谷上。然后拢起长发,请文琪、轻云闭目站好,约有半盏茶时,只听紫玲喊一声:"走吧!"文琪、轻云便觉眼前漆黑,身子站在一个柔软如棉的东西上面,悬起空中。走过个把时辰,忽然觉得身子落下。睁眼一看,正站在一个孤峰上面,满天繁星,天还未亮。
    轻云正想:"难道这么快就到了青螺山么?"忽听紫玲道:"寒妹又多管闲事,二位姊姊在此稍候,容妹子去将她唤来同行。"说罢,飞身往峰下而去。文琪、轻云顺着紫玲去处往前面一看,原来这里四山环抱,只中间有一片平原,依稀看出平原当中还有几点香火,好似有几个人聚集在那里交头接耳。紫玲一到,先放出一片紫光,将场中景物照览无遗。正要细看是否有寒萼、司徒平在内,忽见紫玲大声招呼,请她二人下去。二人借剑光飞下峰顶,近前一看,平原当中搭着一个高台,台上摆了一座香案,立着无数各式各样的长幡,已倒了一大片,八支粗如儿臂的大蜡业已熄灭,只剩当中炉内香火余烬。台前还立着九个柏木桩子,桩上绑着七具破了腹的尸首。寒萼、司徒平连那神鹫俱站在那里说话。寒萼身旁站定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拉着寒萼的手直哭。离她身前不远,倒着一个披头散发的道人尸首。紫玲好似在埋怨寒萼,寒萼只是微笑不答。只听紫玲道:"你还嫌我慢呢。你走得早,却在半路上多管闲事。既管,又没法善后,偏来累我。现在时候业已不早,救人当然必须救彻,这女孩的兄弟在哪里呢?还不领我快去,寻出来好早些动身。亏你年纪不小啦,你既有本领将妖道除去,就不会寻到妖道巢穴,将小孩救出来么?"说到这里,寒萼一面叫司徒平把那女孩子抱着前行,一面答道:"我同平哥斩了妖道,本要就去救那小孩,因为我既在途中耽误了这么多时候,算计神鹫飞得多快也要落后。知道你动身时必要跟踪寻我二人,这里既是必由之路,一定能在空中看见,将我和平哥带走。据我救下这小姑娘说,那妖道住的地方在那边峰后一个石洞之内,非常隐秘。我们如去救那小孩,你一定在路上寻不见我。正在踌躇不决,你就到了,并非我存心延挨。"文琪、轻云见她姊妹二人一路拌嘴,一路往前走,便也随在她们身后。
    那女孩原是妖道绑在柏木桩上要杀了来炼妖法,被寒萼、司徒平赶来救下的,年才十二岁。受了这一番大惊恐,竟丝毫也不害怕。一面指引去路,一面和司徒平谈着,有问必答,口齿十分聪明伶俐。寒萼越觉她可爱,又从司徒平手上要过来抱着同走。一会工夫,便到了那崖洞,里面灯烛辉煌,一样竖着许多长幡。紫玲上前将幡拔倒。寻到后洞,有两个十七八岁的道童正在说话。一个道:"适才主灯忽然灭了,不要是师父出了事吧?"一个道:"师父也真会造孽,每年端午节前,总要害死这许多人。我们虽说是他的徒弟,看着都不忍心,亏他如何下手?"另一个答道:"谁说不是?就拿我们两人说,起初还不是被他拐来,要杀了祭旗的么?不过遇见好心人说情罢了。"
    正说着,忽见紫玲等人进来,大的一个刚问作什么的,紫玲不愿再延误时候,喝问道:
    "你师父作孽多端,已被我们杀了,与世人除害。如今这小姑娘的兄弟,妖道将他藏在何处?急速献出,免得随你们妖道师父同归于尽。"这两个道童闻言,慌忙下跪道:"我等俱是好人家子弟,被我师父拐来,本要杀害,遇见有人讲情,才收为徒弟。平日只命我两人服侍做事,害人是师父一人所为,与我等无干。那小孩被师父用法术锁在那边石柱上面,我二人只能说出地方,却无法解救。望乞诸位大仙饶命。"
    紫玲见这两个道童也是骨相清奇,俱非凡品,脸上并无什么妖气。暗中虽埋怨寒萼不该多事,但是事已至此,只得先命他二人领到那石柱跟前。只见空空一个石穴,什么都没有。
    紫玲笑道:"原来是个障眼法儿。"说罢,将手一指,指尖上发出一道紫光,光到处立刻现出石柱。柱旁见有一个八九岁的道童,身上并未加锁,围住石柱哭转不休,口中直喊姊姊,已累得力竭声嘶了。众人还未近前,那小女孩已挣脱了寒萼,跑将过去,抱着那男孩哭了起来。紫玲分开他二人,一同抱在手中一看,暗暗赞美。回身向寒萼道:"人是救了,此地是妖人巢穴,难保不有余党来往,其势又不能带他们同到青螺山。都是你要先走惹出来的事。
    "寒萼正要分辩,轻云抢着说道:"姊姊休怪寒姊。虽说我等有正事在身,如果半途我见此事,也不能不管。这一双小姊妹质地这样好法,弃之可惜。我同文姊道力有限,此去青螺,也不过追随骥尾,从旁虚张声势,办不了什么大事。莫如由我和文姊一人带一个同去青螺,对敌时,我二人中分出一个看护他们。但等救了李、申二位,见了齐灵云姊姊,再想法子安顿如何?"紫玲先本为难,听了轻云之言,忽然触动一件心事,立刻答应,并吩咐立刻动身。那两个道童,在大家救那幼童时,一个也未想逃脱。这时见众人要走,反倒慌了手脚,抢着跑过来跪下,哭求道:"我师父虽死,师母追魂娘子倪兰心比他还要凶狠刻毒,我二人日后落在她的手内,早晚性命难保。平时见他夫妇害人,吓得心胆皆裂,久已想要逃跑,苦无机会。天幸得遇诸位大仙,望乞救了我二人这条小命,携带着一路走吧。"说时二人俱是眼含痛泪,把头在地下叩得响成一片。起初,紫玲因此去是和敌人交手,胜负难定,比不得是无事时安居谷内,本不愿再加一些累赘。后来经轻云一劝,想起追云叟行时之言,触动了心事。暗想:"追云叟曾说我脱尘魔入道,应在今早救的人身上。但不知是说李、申二人,还是这几个孩子?且不管他,我今日见人就救,省得错了机会。"又见这两个道童虽在妖人门下,听他们说话,尚未受了妖人薰染,根骨虽比不上适才救的那一双小姊妹,也还是个中上之资。当真见死不救,任他们小小年纪沉沦妖窟,于心不忍。想到这里,便不再和大家商量,决定带了同走。因为时间紧迫,恐怕误了李、申二人之事,不暇再问这四个孩子姓名来历,只说一声:"好吧,反正都是一样的累赘。"说罢,吩咐那一双小兄妹连那两道童止哭起立,请轻云、文琪和寒萼、司徒平各携一个,一同走出洞外。命神鹫先行飞走,到青螺后再与众人相会。大家站稳了以后,紫玲施展了法术,喊一声:"起!"直往西方飞去。不提。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