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回 紫郢化长虹 师道人殒身白眉针  晶球凝幻影 怪叫花惊魔青螺峪-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八十五回 紫郢化长虹 师道人殒身白眉针  晶球凝幻影 怪叫花惊魔青螺峪

    约有个把时辰,二人到了喜马拉雅山红鬼谷外落下。绿袍老祖道:"前面不远,便是红鬼谷。适才若非我见机,先下了埋伏和替身,那业障嗅觉最灵,差点没被他看破。他虽未死,已被我用碧血针刺瞎一目,总算先出一口恶气了。我们先歇一会,等我吃顿点心再走进去,省得见面不好意思,我已好几个月没吃东西了。"西方野魔久闻他爱吃人的心血,知道他才脱罗网,故态复萌。心想:"红鬼谷有千百雪山围绕,亘古人踪罕到,来此的人俱都与毒龙尊者有点渊源,不是等闲之辈,倒要看他是如何下手。"却故意解劝道:"我师兄那里有的是牛羊酒食,我们既去投他,还是不要造次为好。"绿袍老祖冷笑道:"我岂不知这里来往的人大半是他的门人朋友?一则我这几月没动荤,要开一开斋;二则也是特意让他知道知道,打此经过的要是孤身,我还不下手呢。他若知趣的,得信出来将我接了进去,好好替我设法便罢;不然,我索性大嚼一顿,再回山炼宝报仇,谁还怕他不成?"西方野魔见他如此狂法,便问道:"道友神通广大,法力无边。适才辛辰子来时,你我俱在暗处,正好趁他不防,下手将他除去,为何反用替身将他引走?难道像他这种忘恩叛教之徒还要姑息么?"绿袍老祖道:"你哪知我教下法力厉害。他一落地,见宝幡法术被人破去,以为我已逃走。偏我行法时匆忙了一些,一个不周密,被他闻见我遗留的气味寻踪而至,他也知我虽剩半截身子,并不是好惹的,已用法术护着身体。他拿的那一把妖魔血刀,乃是红发老祖镇山之宝,好不厉害,不知怎地会被他得到手中。此时若要报仇,除非与他同归于尽,未免不值。再者,我还想回山炼了法宝,将他擒到后,细细磨折他个几十年,才将他身体灵魂化成灰烟。现在将他弄死,也大便宜了他。因见他越走越近身前,我才暗诵魔咒,将洞中昔日准备万一之用的替身催动,将他引走。他已差不多尽得我的真传,只功行还差了一点。那替身不多时便会被他追上发觉,他必认为我逃回山去,我门下弟子还多,各人都炼有厉害之宝,他决不敢轻去涉险。等我寻到有根基道行躯壳复了原身,便不怕他了。"
    二人正说之间,忽然东方一朵红云如飞而至,眨眨眼入谷内去了。绿袍老祖道:"毒龙尊者真是机灵鬼,竟将我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东方魔鬼祖师五鬼天王请来。若能得他帮忙,不难寻李静虚贼道报仇了。"言还未了,又听一阵破空声音,云中飞来两道黄光,到了谷口落下。西方野魔还未看清来人面目,忽听绿袍老祖一声怪笑,一阵阴风起处,绿烟黑雾中现出一只丈许方圆的大手,直往来人身后抓去。刚听一声惨叫,忽见适才那朵红云较前还疾,从谷内又飞了出来,厉声说道:"手下留人,尚和阳来也!"说罢,红云落地,现出一个十一二岁的童子,一张红脸圆如满月,浓眉立目,大鼻阔口。穿一件红短衫,赤着一双红脚,颈上挂着两串纸钱同一串骷髅骨念珠。一手执着一面金幢,一手执着一个五老锤,锤头是五个骷髅攒在一起做成,连锤柄约有四尺。满身俱是红云烟雾围绕。西方野魔认出来人是五鬼天王尚和阳,知他的厉害,连忙起身为礼。尚和阳才同绿袍老祖照面,便厉声说道:"你这老不死的残废!哪里不好寻人享用,却跑在朋友门口作怪,伤的又是我们的后辈。我若来迟一步,日后见了鸠盘婆怎好意思?快些随我到里面去,不少你的吃喝。还要在此作怪,莫怨我手下无情了。"绿袍老祖哈哈笑道:"好一个不识羞的小红贼!我寻你多年,打听不出你的下落,以为你已被优昙老乞婆害了,不想你还在人世。我哪里是有心在此吃人,只为谷内毒龙存心赚我,差点在慈云寺吃李静虚贼道丧了性命。他既知我上半截身躯飞去,就该寻找我的下落,用他炼就的接骨丹与我寻一替身,使我仍还本来,才是对朋友的道理。因他置之不理,害我只剩半截身躯,还受了恶徒辛辰子许多活罪。今日特意来寻他算帐,打算先在他家门口扫扫他的脸皮,就便吃一顿点心。既遇见你,总算幸会,活该我口中之食命不该绝。我就随你进去,看他对我怎生发付?你这样气势汹汹的,不过是欺我成了残废,谁还怕你不成?"先前黄光中现出的人,原是两个女子,一个已被绿袍老祖大手抓到,未及张口去咬,被尚和阳夺了去。他二人是女魔鸠盘婆的门下弟子金株、银蛛。因接了毒龙尊者请柬,鸠盘婆长于先天神数,最能前知,算出各异派俱不是峨眉对手,不久正教昌明,自己虽也是劫数中人,总想设法避免,不愿前来染这浑水,又不便开罪朋友,便派金妹、银妹二人到来应应卯,相机行事。不想刚飞到谷口,银妹险些做了绿袍老祖口内之食。
    她二人俱认得五鬼天王尚和阳是师父好友,他在此便不妨事。于是走了过来,等尚和阳和绿袍老祖谈完了话,先向尚和阳道谢救命之恩。然后说道:"家师因接了毒龙尊者请束,有事在身,特命弟子等先来听命。原以为到了红鬼谷口,在毒龙尊者仙府左近,还愁有人欺负不成?自不小心,险些送了一条小命。可见我师徒道行浅薄,不堪任使,再留此地,早晚也是丢人现眼。好在毒龙尊者此次约请的能人甚多,用弟子等不着;再者弟子也无颜进去。
    求师伯转致毒龙尊者,代弟子师徒告罪。弟子等回山,如不洗却今朝耻辱,不便前去拜见。
    恕弟子等放肆,不进去了。"绿袍老祖听她二人言语尖刻,心中大怒,不问青红皂白,又将元神化成大手抓去。金妹、银蛛早已防备,不似适才疏神,未容他抓到,抢着把话说完,双双将脚一顿,一道黄烟过处,踪迹不见。尚和阳哈哈大笑道:"果然强将手下无弱兵。绿贼早晚留神鸠盘婆寻你算帐吧。"绿袍老祖二次未将人抓着,在自树了一个强敌,又听尚和阳如此说法,心中好生忿怒。只因尚有求人之处,不得不强忍心头,勉强说道:"我纵横二三百年,从不怕与哪个作对。鸠盘老乞婆恨我,又奈我何?"尚和阳也不去理他。他和西方野魔早先原也交好,见他也断了一只臂膀,扶着绿袍老祖半截身躯,神态十分狼狈,便问他因何至此。西方野魔把自己的遭遇大概说了一遍,只不说出事因雪魂珠而起。尚和阳闻言大怒道:"这些乳毛未干的无知小辈,竟敢如此猖狂!早晚教他们知我的厉害!"便约二人进去。
    西方野魔又问毒龙尊者此次约请的都是什么能人。尚和阳道:"我自从开元寺和优昙老尼、白谷逸老鬼夫妻斗法败了以后,知道现在普天之下,能敌我的人尚多,如极乐童子李静虚、优昙老尼和峨眉一党三仙二老,俱是我的大对头。决意撇了门人妻子,独个儿跑到阿尔卑斯高峰绝顶上,炼成一柄魔火金幢同白骨锁心锤。我那魔火与你炼的不同,无论仙凡被火幂住,至多七天七夜,便会化成飞灰。世上只有雪魂珠能破我的魔火。但是那颗珠子藏在千百雪山中间的盘古冰层之下,须要有通天彻地的本领。先寻着真实所在,住上几年,每日用真火暖化玄冰。最后测准地方,由千百余丈冰层中穿通地窍,用三昧真火护着全身,冒险下去,须要与那藏珠的所在黍粒不差,才能到手。我缺少两样法宝,准备炼成后,定将此珠得到,以除后患。各派现在都忙于炼宝剑,准备三次峨眉斗剑,知道此珠来历的人极少。我也是前日才听一个朋友说起此珠厉害,能破去我的魔火。出山以后,正想命我大徒弟胡文玉日内移居在那里看守,以防被人知道得去。后接到毒龙尊者请柬,他因鉴于上次成都斗法人多并不顶用,所以这次并未约请多人,除我外,只约了万妙仙姑和鸠盘婆。如果这次到青螺山去的是些无名小辈,我们还无须出头。不过因听传说,峨眉掌教也要前来,不得不作一准备罢了。"
    言还未了,忽然一道黄烟在地下冒起,烟散处现出一个蛮僧打扮的人,说道:"嘉客到此,为何还不请进荒谷叙谈,却在此地闲话?难道怪我主人不早出迎么?"来人身材高大,声如洪钟,正是滇西派长教毒龙尊者。绿袍老祖一见是他,不由心头火起,骂一声:"你这孽龙害得我好苦!"张开大手,便要抓去。尚和阳见二人见面便要冲突,忙伸左手,举起白骨锤迎风一晃,发出一团愁烟惨雾,鬼哭啾啾,一齐变活,各伸大口,露出满嘴白牙,往外直喷黑烟。尚和阳拦住绿袍老祖骂道:"你这绿贼生来就是这么小气,不问亲疏黑白,一味卖弄你那点玄虚。既知峨眉厉害,当初就不该去;去吃了亏,不怪自己本领不济,却来怪人,亏你不羞,还好意思!有我尚和阳在此,连西方道友也算上,从今日起,我等四人应该联成一气,互相帮忙,誓同生死,图报昔日之仇。免得人单势孤,受人欺侮。你二人的伤处,自有我和毒龙道友觅有根基的替身,用法力与你们接骨还原。再若不听我言,像适才对待鸠盘门下那般任性妄为,休怨我尚和阳不讲情面了!"
    绿袍老祖闻言虽然不快,一则尚和阳同毒龙尊者交情比自己深厚,两人均非易与,适才原是想起前怨,先与毒龙尊者来一个下马威,并非成心拼命;二则尚和阳虽然出言专横,自己正有利用他之处,他所说之言也未尝不合自己心意,乐得借此收场。便对尚和阳答道:"红贼你倒说得对,会做人情。我并非自己吃了仇人的亏埋怨朋友,他不该事后知我元神遁走不闻不问,累我多日受恶徒寒风烈火毒针之苦。既是你二人都肯帮我接骨还原,只要他今日说得出理来,我就饶他。"毒龙尊者见绿袍老祖发怒动手,自己一来用人之际,又是地主,只一味避让,并未还手。一闻此言,哈哈笑道:"道友你太错怪我了。去年慈云寺不瞒你说,我实是因为法宝尚未炼成,敌优昙老尼不过,才请道友相助小徒,事先也曾明言敌人实情。万没料到素来不管闲事的李静虚贼道会同道友为难。慢说我闻得道友元神遁走,决不会置之不理,就是小徒俞德,他也曾在事后往道友失手的地方仔细寻找,因为上半截法身找寻不见,戴家场败后回来禀报。我为此事,恨敌人如同切骨,忙命门下采药炼丹,还托人去陷空老祖那里求来万年续断接骨生肌灵玉膏,以为你一定要来寻我,好与你接续原身。谁知等了多日不见你来,又派人到处打听下落。还是我门下一个新收门徒名唤汪铜的,新近从峨眉派中得知你被一个断臂的抢去。我知令徒辛辰子从前因犯过错,曾被你嚼吃了一条臂膀,后来你看出他对你忠心勤苦,将你本领道法倾囊相授,成了你门下第一个厉害人物。你既不来,想是被他救回山去,已想法将身体还原。我再命门人到宝山探望,见到你门下两代弟子三十五人,只不见你和辛辰子。我门下说了来意,他们异口同声说,不但你未回山,辛辰子虽然常去,并未提及你还在人世。他们早疑辛辰子作怪,闻得此言,越发要向他追问根由。我得了此信,才知事有变故,说不定辛辰子欺你重宝尽失,奈何他不得,想起你昔日咬臂之仇,又看中你那粒元神炼成的珠子,要加害于你。正准备过了端阳,亲自去寻辛辰子追问,不想你今日到此。怎么就埋怨我忘情寡意呢?"
    绿袍老祖正要答言,西方野魔已上前先与毒龙尊者见礼,转对绿袍老祖道:"先前我听道友说,便知事有差池,我师兄决不如此薄情。如今真情已明,皆是道友恶徒辛辰子之罪。
    我们可以无须问难,且等过了端阳,将诸事办完以后,上天入地寻着那厮,明正其罪便了。
    道友血食已惯,既然数月未知肉味,不如我们同进谷去,先由师兄请道友饱餐一顿,再作长谈吧。"尚和阳也催着有话到里面去再说。毒龙尊者为表示歉意,亲自抱了绿袍老祖在前引路。毒龙尊者移居红鬼谷不久,西方野魔尚是初来,进谷一看,谷内山石土地一片通红。入内二十余里,只见前面黄雾红尘中隐隐现出一座洞府。洞门前立着四个身材高大的持戈魔士,见四人走近,一齐俯伏为礼。耳听一阵金钟响处,洞内走出一排十二个妙龄赤身魔女,各持舞羽法器,俯伏迎了出来。那洞原是晶玉结成,又加毒龙尊者用法术极力经营点缀,到处金珞璎花,珠光宝气,衬着四外晶莹洞壁,宛然身入琉璃世界。西方野魔心中暗暗惭愧:"自己与毒龙尊者同师学道,只为一时负气,一意孤行。别了多年再行相见,不想毒龙尊者半途又得了天魔真传,道力精进,居然作了滇西魔教之祖。自己反落成一个残废,向他乞怜。
    这般享受,生平从未遭遇过一天。反不如当初与他合同组教,何至今日?"正在愧悔,心中难受,绿袍老祖见着左右侍立的这些妖童魔女,早不禁笑开血盆大嘴,馋涎欲滴。毒龙尊者知他毛病,忙吩咐左右急速安排酒果牲畜,一面着人出去觅取生人来与他享用。侍立的人领命去后,不多一会,摆好酒宴,抬上活生生几只活牛羊来。毒龙尊者将手一指,那些牛羊便四足站在地下,和钉住似地不能转动。在座诸人宗法稍有不同,奉的却都是魔教,血食惯了的。由毒龙尊者邀请入席坐定后,绿袍老祖更不客气,两眼觑准了一只肥大的滇西牛,身子倚在锦墩上面,把一只鸟爪般的大手伸出去两丈多远,直向牛腹抓去,将心肝五脏取出,回手送至嘴边,张开血盆大口一阵咀嚼,咽了下去。随侍的人连忙用玉盘在牛腹下面接了满满一盘子血,捧上与他饮用。似这样一口气吃了两只肥牛、一只黄羊的心脏,才在锦墩上昏昏睡去。毒龙尊者、尚和阳、西方野魔三人,早有侍者依照向例,就在鲜活牛羊的脊背上将皮划开,往两面一扯,露出红肉。再用刀在牛羊身上去割片下来,放在玉盘中,又将牛羊的血兑了酒献上。可怜那些牲畜,临死还要遭这种凌迟碎剐,一刀一刀地受零罪。又受了魔法禁制,口张不闭,脚也一丝不能转动,只有任人细细宰割,疼得怒目视着上面,两眼红得快要发火一般。这些魔教妖孽连同随侍的人们,个个俱是残忍性成,见那些牛羊挣命神气,一些也不动恻隐。
    西方野魔更呵呵大笑道:"异日擒到我们的对头,须要教他们死时也和这些牛羊一样,才能消除我们胸中一口恶气呢!"又对毒龙尊者说起在鬼风谷遇见那几个不知来历的少年男女同自己失宝受伤之事。毒龙尊者闻言,怒道:"照你说来,定是俞德在成都所遇峨眉门下新收的一些小狗男女了。"西方野魔道:"我看那些人未必都是峨眉门下。我初遇见的两个年青贱婢,骑着一只大雕。内中一个年纪才十三四岁的,佩着一柄宝剑,一发出手,便似长虹般一道紫光。我那转轮盂,也不知收过多少能人的飞剑法宝,竟被她那道剑光穿破了去。
    后来我用魔火将这两人围住时,那道紫光在魔火阵中乱闪,竟伤她们不得。救去这两个小贱婢的女子更是厉害,竟能飞进魔火阵中将人救出。也不知她用什么法宝封锁去路,若非我见机,舍却一条手臂逃去,差点被她们擒住。那只扁毛畜生也是非同小可,本领稍差的人,决难制服收为坐骑。峨眉派几个有本领的人,大半我都知道,并不觉怎么出奇。岂有他们新收的门人,会有这么大本领之理?"毒龙尊者道:"你哪里知道。近年来各派都想光大门户,广收门徒,以峨眉派物色去的人为最多。据俞德说,峨眉门下很有几个青出于蓝的少年男女门人,连晓月禅师、阴阳叟二人那样高深道法,竟都奈何他们不得,可想而知。只没有听见说起过有骑雕的女子,不是峨眉门下,必定是他们请来破青螺的党羽。我看这回我们想暂时先不露面,还未必能行呢。"尚和阳道:"若论各派中能用飞禽做坐骑的,以前还有几个。
    自从宝相夫人在东海兵解后,她骑的那只独角神鹫,只近年在小昆仑有人见过一次,便不听有人说起。白眉和尚坐下两只神雕,五十年前白眉和尚带着它们去峨眉参拜宝光,入山后便连那两只神雕俱都不知去向。后来有不少能人想见他,把峨眉前后山找了个遍,也不能得他踪迹。都猜他参拜宝光遇见佛缘,飞升极乐,以后也不见有人提起。除这几个厉害的大鸟外,现时只剩下峨眉派髯仙李元化有一只仙鹤,极乐童子李静虚新近收服了一只金翅大鹏。此外虽也有儿个骑禽的,不是用法术驾驭,便是骑了好玩,不足为奇。白眉和尚的雕,原是一黑一白。先前在谷外,我一听你说那雕的形状,便疑是那只黑的,正赶上忙于大家相见,未及细问。现在再听你说第二回,越发是那只黑雕无疑。这两只雕跟随白眉和尚三百多年,再加上原有千年道行,业已精通佛法,深参造化,虽暂时还未脱胎换骨,已是两翼风云,顷刻千里,相差一点的法宝法术,休想动它们身上半根毛羽。白的比黑的还要来得厉害。如果峨眉派要真将白眉和尚请来,这次胜负且难说呢。"
    正说之间,一道光华如神龙夭矫,从洞外飞入。毒龙尊者连忙起身道:"俞德回来说仙姑早就动身,如何今日才到?"言还未了,来人已现身出来,答道:"我走在路上,想起一桩小事,便请令徒先回。二次动身,在路上遇见以前昆仑派女剑仙阴素棠,争斗了一场,倒成了好相识。我知道她自脱离了昆仑派,不甚得意,想用言语试探,约她与我们联合一气,便随她回山住了些日,所以来迟了一步。"尚和阳与西方野魔见来人正是万妙仙姑许飞娘,互相见完了礼。绿袍老祖喝醉了牛羊血,也醒过来。万妙仙姑未料到他虽然剩了半截身子,还没有死,知他性情乖戾,连忙恭敬为礼。
    大家正落座谈话,忽见俞德从外面进来,朝在座诸人拜见之后,说道:"弟子奉命到云南孔雀河畔请师文恭师叔,他说有许多不便,不愿来见师父。只允到青螺暂住,候至端阳帮完了忙,就回云南去。再三嘱咐,不许惊动师父。弟子恐得罪了他,所以未来复命。前夜师师叔到后,先将青螺用法术封锁,只留下正面谷口诱敌,准备来人易入难出。今日中午,弟子随师师叔出去到雪山顶上游玩,弟子偶尔说起日前听青螺八位师弟讲,小长白山玄冰谷内潜修的女殃神郑八姑将雪魂珠得去,西方师叔曾去索取,一去不归等语。师师叔闻言,便叫弟子领去与那郑八姑见上一面。刚刚走至离小长白山不远处,便遇见一只火眼金睛的大黑雕,背上骑着两个少年女子,由鬼风谷那边高峰上走了下来,并不飞行,只是骑着行走,后面还有一个女子步行随送。弟子认得那贱婢正是在成都遇见过的周轻云。正对师师叔说那贱婢的来历,雕背上女子早跳了下来,手扬处,便有一道数十丈长的紫光发出。周轻云这贱婢和另一个女子,也各将剑光飞出,师师叔认得那道紫光来历,连说不好,忙用遁法先遁到远处去。因为救护弟子,慢了一些,头发都被削去一大半。师师叔大怒,与那三个贱婢动起手来。后来正用黑煞落魂砂将这三个贱婢幂住,忽从空中飞下几个少年狗男女,有两个女子不认得,余下几个是成都遇见过的齐灵云姊弟和餐霞老尼门下在成都用一面镜子破去龙飞九子母阴魂剑的女神童朱文。这还不稀奇,最奇的是竟有许仙姑门下的苦孩儿司徒平也在内,和他们一党。法宝、飞剑如同潮涌一般纷纷祭起,师师叔稍不留神,吃后来的几个狗男女破了黑煞落魂砂,将先前两个女子救去,还中了一火球,将须发烧光。弟子知道厉害,先行遁去。
    师师叔看出寡不敌众,也想遁走。忽然空中呼呼作响,一只独角彩羽似鹰非鹰的怪鸟,连那一只黑雕,双双向师师叔抓来。师师叔上下四方一齐受敌,难于应付,等到将身遁起时,两条手臂同时吃那两个扁毛畜生抓住。师师叔知道难以逃走,勉强自行将手解脱。等到弟子拼命回身将师师叔救逃回来时,师师叔又中了敌人两飞针,弟子也被削去了两个手指。如今师师叔成了残废,气忿欲死,特来请师父同诸位师伯师叔前去与他医治报仇。"
    这一番话说完,只气得在座诸人个个咬牙切齿。尚和阳一听雪魂珠已落对头之手,才想起西方野魔适才对他不曾说起夺珠之事,是怕自己知道也去夺取,差点误了自己之事。暗骂:"你这不知进退的狗残废,不用我收拾你,早晚叫你尝尝绿贼的苦头!"心上正如此想,并未形于颜色。毒龙尊者便问万妙仙姑,司徒平因何背叛。万妙仙姑道:"我适才有许多话还没有顾得向你提起。如今救人要紧,我带有灵丹,如果断手还在,便可接上。有什么话,到青螺再谈吧。"一句话将毒龙尊者提醒,问在座诸人可愿一同前去。西方野魔一手正扶着绿袍老祖,自忖能力现时已不如众人,心无主意。绿袍老祖忽趁人不在意,暗中伸手拉了他一把,随即说道:"我等当然都去,我仍请西方道友携带好了。"说罢,又向万妙仙姑道:
    "久闻仙姑灵丹接骨如天衣无痕,不知怎么接法,可能见告么?"万妙仙姑尚是头一次见绿袍老祖说话如此谦恭,不肯怠慢,连忙从身畔葫芦内取出八粒丹药,分授与绿袍老祖、西方野魔道:"此丹内有陷空老祖所赐的万年续断接骨生肌灵玉膏,外加一百零八味仙草灵药,在丹炉内用文武符咒祭炼一十三年,接骨生肌,起死人而肉白骨。像二位道友这样高深的根行,只须寻着有根基的替身,比好身体残废的地方将他切断,放好丹药,便能凑合一体。此丹与毒龙尊者所炼的接骨神丹各有妙用,请二位带在身旁,遇见良机,便能使法体复旧如初了。"二人闻言大喜,连忙称谢不迭。尚和阳在旁早冷眼看出绿袍老祖存心不善。因师文恭素来看自己不起,这次竟为毒龙尊者请得有自己,不肯到红鬼谷相见,越加忿恨,巴不得他再遇恶人,快自己心意,也就不去管他。毒龙尊者与师文恭交情甚深,一听他为自己约请受了重伤,痛恨交集,恨不得急速前往青螺医救,忙催众人起身道:"许仙姑灵药胜我所炼十倍,师弟与绿袍道友得了此丹,便不愁不还本来。此番同去,若是捉住几个峨眉小辈,既可报仇雪恨,还可使二位法体如初,岂非两全其美?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当下俞德早已先行,毒龙尊者陪了尚和阳、绿袍老祖、西方野魔、万妙仙姑一齐起身出洞。尚和阳道:"待我送诸位同行吧。"脚一顿处,一朵红云将四人托起空中,不顿饭时候到了青螺魔宫。迎接进去,到了里面,见着独角灵官乐三官同一些魔教中知名之士。因为救人情急,彼此匆匆完了礼,同到后面丹房之中。见师文恭正躺在一座云床之上,面如金纸,不省人事,断手放在两旁,两只手臂业已齐腕断去。尚和阳近前一看伤势,惊异道:"他所中的乃是天狐宝相夫人的白眉针。她如超劫出世,受了东海三仙引诱与我们为难,倒真是一个劲敌呢。此针不用五金之精,乃天狐自身长眉所炼。只要射入人身,便顺着血脉流行,直刺心窍而死。看师道友神气,想必也知此针厉害,特意用玄功阻止血行,暂保目前性命,至多只能延长两整天活命了。"毒龙尊者一听师文恭中的是天狐白眉针,知道厉害,忙问尚和阳:"道兄既知此针来历,如此厉害,难道就不知解救之法么?"尚和阳道:"此针深通灵性,惯射人身要穴。当初我有一个同门师弟蔡德,曾遭此针之厄。幸亏先师无行尊者尚未圆寂,知道此针来历,只有北极寒光道人用磁铁炼成的那一块吸星球,可将此针仍从原受伤处吸出。一面命蔡德阻止周身血液流行,用玄功动气将针抵住不动。一面亲自去求寒光道人,借来吸星球,将针吸出。还用丹药调治年余,才保全了性命。自从寒光道人在北极冰解,吸星球落在他一个末代弟子赤城子手里。赤城子自从师父冰解后,又归到昆仑派下,因为犯了教规,被同门公议逐出门墙。只有求得他来,才能施治。但是赤城子这人好多时没听见有人说起,哪里去寻他的踪迹呢?"毒龙尊者闻言,越加着急道:"照道友说来,师道友简直是无救的了。"众人便问何故。毒龙尊者道:"两月前我师弟史南溪到此,曾说他和华山烈火祖师俱与赤城子有仇。一次路过莽苍山狭路相逢,赤城子被他二人将飞剑破去,断了一只臂膀,还中了史南溪的追魂五毒砂,后来被他借遁法逃走。听说他与阴素棠二人俱移居在巫山玉版峡,分前后洞居住,立志要报断臂之仇。烈火祖师还可推说不是一家,史南溪明明是我师弟,谁人不知,他岂有仇将恩报的道理?"言还未了,万妙仙姑接口道:"赤城子我虽不熟,阴素棠倒和我莫逆,闻得她和赤城子情如夫妇。莫如我不提这里,作为我自己托她代借吸星球,也许能够应允。虽然成否难定,且去试他一试。此去玉版峡当日可回,终胜于束手待毙。诸位以为如何?"众人商议了一会,除此更无良法,只得请万妙仙姑快去快回。
    万妙仙姑走后,众人听说宝相夫人也来为难,知道这个天狐非同小可,不但她修道数千年炼成了无数奇珍异宝,最厉害是她这次如果真能脱劫出来,便成了不坏之身,先立于不败之地。虽不一定怕她,总觉又添了一个强敌。毒龙尊者猛想起后日才是端阳,何不用水晶照影之法,观察观察敌人的虚实?一面吩咐俞德去准备,对众人道:"我想后日便是会敌之期,峨眉派究竟有多少能人来到还不知道,我意欲在外殿上搭起神坛,用我炼就的水晶球,行法观察敌人虚实。此法须请两位道友护坛,意欲请乐、尚两位道友相助,不知意下如何?"
    乐三官久闻魔教中水晶照影,能从一个晶球中将千万里外的情状现将出来,虽然只知经过不知未来,如果观察现时情形,恍如目睹一般,自然想开一开眼界。尚和阳本来恨极了师文恭,巴不得他身遭惨死。先以为赤城子和滇西派有仇,决不肯借宝取针,才在人前卖弄,说出此针来历。不想万妙仙姑却与阴素棠是至好,赤城子对阴素棠言听计从,万一将吸星球借来,岂不便宜了对头?知道绿袍老祖适才未安好心,当着众人必不能下手,一听毒龙尊者邀他出去护坛,正合心意。便答道:"师道友还有二日活命,后日便是端阳,时机万不可惜过。
    借道友法力观察敌人虚实,再妙不过。"说时故意对绿袍老祖使了个眼色。一会俞德进来,毒龙尊者便命他在丹房中陪伴绿袍老祖与西方野魔,自己陪了尚、乐二人,率领八魔到前面行法去了。毒龙尊者也是一时大意,以为绿袍老祖行动不便,不如任他和西方野魔在丹房中静养,不想日后因此惹下杀身之祸。这且不提。
    众人到了前殿,法坛业已设好,当中供起一个大如麦斗的水晶球。毒龙尊者分配好了职司,命八魔按八卦方位站好,尚、乐二人上下分立。自己跪伏在地,口诵了半个多时辰魔咒,咬破中指,含了一口法水,朝晶球上喷去。立刻满殿起了烟云,通体透明的晶球上面,白蒙蒙好似幂了一层白雾。毒龙尊者同尚、乐二人各向预设的蒲团上盘膝坐定,静气凝神望着前面。一会工夫,烟云消散,晶球上面先现出一座山洞,洞内许飞娘居中正坐,旁边立着一个妖媚女子,还有一个瞎了一只眼的汉子在那里打一个绑吊在石梁上的少年。一会又将少年解绑,才一落地,那少年忽从身上取出一面小幡一晃,便化了一幢彩云,将少年拥走,不知去向。球上似走马灯一般,又换了一番景致。只见一片崖涧,涧上面有彩云笼罩,从彩云中先飞起一个似鹰非鹰的大鸟,背上坐着一双青年男女,直往西方飞去。一会又飞上三个少年女子,也驾彩云往西方飞去。似这样一幕一幕的,从紫玲等动身在路上杀死妖道,赶到小长白山遇见西方野魔斗法,与灵云、英琼等相遇,直到师文恭受伤回山,都现了出来。毒龙尊者本是滇西魔教开山祖师叱利老佛的大弟子,叱利老佛圆寂火化时,把衣钵传了毒龙尊者。
    又给他这一个晶球,命毒龙尊者以后如遇危难之事,只须依法施行,设坛跪祝,叱利老佛便能运用真灵,从晶球上面择要将敌人当前实况现出,以便趋吉避凶。只是这法最耗人精血,轻易从不妄用。这次因见西方野魔同师文恭都是道术高强的魔教中知名之士,竟被几个小女孩子所伤,知道敌人不可轻侮;又听尚和阳说宝相夫人二次出世,尤为惊心。所以才用晶球照影之法观察敌人动静。及至球上所现峨眉派几个有名能人并未在内,好生奇怪。晶球上面又起了一阵烟雾,这次却现出一座雪山底下的一个崖凹,凹中盘石上面坐着一个形如枯骨的道姑,旁边石上坐着适才与师文恭、俞德对敌的那一班男女,好似在那里商议什么似的。正待往下看去,球上景物未换,忽然现出一个穿得极其破烂的花子,面带讥笑之容,对面走来,越走人影越大,面目越真。尚和阳在旁已看出来人是个熟脸,见他渐走渐近,好似要从晶球中走了出来。先还以为是行法中应有之景,虽然惊异,还未喊毒龙尊者留神。转瞬之间,球上花子身体将全球遮蔽。猛听毒龙尊者道:"大家留神,快拿奸细!"手扬处,随手便有一枝飞叉,夹着一团烟火往晶球上的花子飞去。尚和阳首先觉察不好,一面晃动魔火金幢,一面将白骨锁心锤祭起迎敌。就在这一眨眼的当儿,晶球上面忽然一声大爆炸过去,众人耳旁只听一阵哈哈大笑之声。敌人未容法宝近身,早化成一道匹练般的金光,冲霄飞去。毒龙尊者同尚、乐二人不暇再顾别的,连忙升空追赶时,那道金光只在云中一闪,便不见踪迹。
    知道追赶不上,只得收了法宝回来。进殿一看,那个晶球业已震成了千百碎块,飞散满殿。
    八魔当中有那防备不及的,被碎晶打了个头破血出。白白伤了一件宝贝,敌人虚实连一半也未看出。
    正在懊丧,回头见俞德立在身后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便问:"又有什么事,这般神色恍惚?"俞德答道:"启禀师父,西方师叔与绿袍老祖走了。"毒龙尊者道:"绿袍道友性情古怪,想是嫌我没请他来镇坛,怠慢了他。只是他二人尚未觅得替身,如何便走呢?"俞德又说道:"师师叔也遭惨死了。"毒龙尊者闻言大惊,忙问何故。俞德战兢兢地答道:"弟子奉命在丹房陪伴,师父走不多时,绿袍老祖便厉声令弟子出去,他有话对西方师叔讲。
    弟子素知他性如烈火,不敢违抗,心中犯疑,原想偷偷观察他二人动静。及至出了丹房,在外往里一看,师师叔忽然醒了转来,刚从云床上坐起,想要下地。从绿袍老祖身旁飞起一团绿光,将师师叔幂住。师师叔好似知道不好,只说了一声:'毒龙误我,成全了你这妖孽吧!'说罢,仍又倒下。绿袍老祖便催西方师叔动手。西方师叔还在迟疑不肯,绿袍老祖将大手伸出,不知怎地一来,西方师叔只得拔出身上的戒刀,上前将师师叔齐腰斩断。弟子这时才看出绿袍老祖并非行动须人扶持,以前要人抱持是假装的。西方师叔斩下了师师叔半截身躯,绿袍老祖便如一阵风似地将身凑了上去,与师师叔下半截身躯合为一体。又夺过西方师叔手中戒刀,将师师叔左右臂卸下,连那两只断手,将一只递与西方师叔,自己也取了一只接好。喊一声走,化成一道绿光飞出房中,冲霄而去。他二人动手时节行动甚速,弟子知道不好,来请师父去救,不但来不及,而且法坛四外用法术封闭,也进不来。一时情急,便将弟子的飞剑放出。谁知才近那道绿光,便即落地。眼看他二人害了师师叔逃走,救护不及,只好在外面待罪,等师父行法终了,再行领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