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回 举步失深渊 暮夜冥冥惊异啸  挥金全孝子 风尘莽莽感知音-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一○五回 举步失深渊 暮夜冥冥惊异啸  挥金全孝子 风尘莽莽感知音

    云从惊魂乍定,才往崖边又看了一看。暗想:"昨晚拿剑触地,一路乱走,都是实地。
    曾记有一空隙,剑光照见是一条尺多宽的沟,只顾随便跨了过去,恰好走的正是离对面大石极近之处。当时若非劳累已极,不能再走时,稍一多走两步,便坠入万丈深潭,怕不粉身碎骨?"想到这里,又急出了一身冷汗,觉出有点头晕,不敢再看。待去寻小三儿时,不知路径应如何走法。高喊了几声,不见答应。默想昨晚来路,以为再往前越走越远,便回头觅路。且喜这条来路,倒甚平坦,只是路甚曲折,树木也不甚多,还是且走且喊。走来走去,忽见前面两边危崖壁立,出口路分左右,时闻一股幽香,随风袭人。站定想了想,想出该往右崖转走。这崖左半伸出路侧,右半却是凹缩进去。
    云从刚刚往崖右转过,便见满山满崖,俱是奇花老松,红紫芳菲,苍翠欲流。对崖一片大平坡,万千株梅花,杂生于广原丰草之间。花城如雪,锦障霏香,时有鸣禽翠羽啁啾飞翔。崖上飞瀑流泉,汇成小溪,白石如英,清可见底。溪水潺湲,与泉响松涛交应,顿觉悦耳爽心,精神一振。若非关心小三儿忧危,几乎流连不忍速去。沿溪行完崖径,转入一个山环,走到一个峭壁底下。这山谷里面,陂陀起伏,丰草没腔,山势非常险恶。有松梅之属,杂生崖隙,比起来路景物,清华幽丽,相去何止天渊。云从一路喊一路走,还不时回望梅林景致。正行之间,猛听头上面鼻息咻咻。抬头一看,离头三四尺高处盘石上面,正爬伏一个吊睛白额大虎,浑身黄绣,彩色斑斓,瞪着一双金光四射黄眼,看看云从,张开大嘴发威。云从几曾见过这个,吓得哪敢再看第二眼,拔步便跑。逃出有半箭之地,忽听那虎在后面一声狂啸,登时山鸣谷应,腥风大作,四外丰草如波浪一般,滚滚起伏。定睛一看,怕没有百十条大虎,由草丛中跑了出来。云从匆忙逃走,包裹行囊,竟会忘了卸下,跑起来十分累赘。
    等到想起卸下,那些大虎已分四方八面包围上来。云从心胆皆裂,眼看无路可逃,猛地灵机一动,暗想:"死生有命,自己虽不比剑侠一流,据妻子玉珍说,因为师父剑诀是峨眉真传,数月工夫,通常数十人休想近前。尤其这一口霜镡剑,吹毛过铁。枉自学了本领,何不拼他一拼?"想到这里,不等那虎近前,先将宝剑舞起。那剑映着日光,分外显得青光闪闪,晶莹生辉。那些虎群本已近前,作势待扑,见了这般景象,想是知道厉害,那头一条大虎吼了两声,首先旋转身躯退去。其余众虎,也都分别蹿入丰草之中,转眼没有踪影。
    云从知是师父宝剑之力,胆气为之一壮。这时才觉腹中饥饿,因为所剩食物不多,不知今日能否出山上路,又怕寻着小三儿没有吃的,忍着腹饥,背了行囊前进。满想小三儿如果未死,只须寻着昨晚瀑布之所,便可跟踪寻觅。谁知直走到午牌时分,云从心急如焚,施展轻身功夫,且跑且喊,也不知翻了多少崇山峻岭,登高四望,慢说小三儿,连那昨日黄昏分时所见的景致,都看不到。被他四路乱跑,越走越远,走到午后,周身疲乏,饥火中烧。没奈何,将昨日所剩的吃食取出一看,还剩有七个锅盔,斤许腊肉,各吃了一小半,略解肚饥。喝了一些山泉,歇息了一会,太阳业已衔山。知道不特小三儿寻找不着,今晚恐怕也难走出山去,不得不预为准备,只好挣扎上路。这次两俱绝望,且先寻了落脚住处再说。
    走不多远,便见山崖旁有一石洞,入内一看,洞里倒甚干净,便将被褥打开铺好。进洞时已近黄昏,往附近高处观望,还作那万一之想。观望了一会,仍是毫无征兆。下山时节,猛见道旁树林内一条黑影一闪。云从惊弓之鸟,连忙举剑准备。定睛看时,一只苍背金发、似猿非猿的东西,如飞从林中蹿出,疾若飘风,转眼间纵到对面峰后去了。云从因它不来侵犯,只受了点虚惊,准备回洞安歇。猛觉脚底下踏着一样软绵绵的东西,低头一看,正是小三儿穿的一件外衣,不知被什么东西撕破,上面留有血迹爪印,腥气扑鼻。适才又见那许多大虎,知他准死无疑。想起自幼相随,这次跋涉长路,辛苦服侍,何等忠心。悔不该不由官道坐轿马走,害他葬身虎口,不禁痛哭起来。读书人毕竟有些酸气,他见小三儿死去,只剩一件血衣,没有尸骨,便想用剑掘土埋了,当作坟墓。那剑何等锋锐,触石如粉,不消一会,便埋了血衣。云从又用剑在山石上划了"义仆小三衣冢"六个大字。一切做完,已是夕阳落山,瞑色向暮,不敢再像昨日莽撞夜行,独个儿空山吊影,蹈蹈凉凉,回到洞中坐定。才想起这里野兽甚多,此洞焉知不是它们巢穴,少时睡着,前来侵害,如何是好,再走势又不能,而且哪里都不是安乐之地。筹算了一会,又往洞外去搬了许多大小石块,当洞门堆了两个石堆,摆放一前一后,特意做得不牢固,一碰便倒,以便夜中闻声惊觉。将石堆好,委实力尽精疲,再也不能动转。因为连日连夜辛劳,身一落地,便睡得如死了过去一般。
    一梦非常酣适,忽觉有东西刺眼,醒来一看,早晨阳光,正斜射到脸上,洞门口石堆还是好好的。暗想:"自己昨晚竟睡得这样香法,且喜没有出事。"觉着腹中饥饿,且先不管它。略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懒腰,手提着剑走出洞去一看,洞门挨近处,竟伏了一地的斑斓大虎。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举剑纵身时,见那些虎都不怎动弹。留神一看,满地都是血迹,心肝五脏洒了一地,那些虎个个脑裂肠流,伤处都在脑背两处。虽然死去,却都是爬伏在地,没有倒卧的,虎目圆睁,威猛如生。那虎何等凶恶,尚且死了这些,那杀虎东西,必定比虎还要厉害十倍。昨晚迭经猛虎怪兽之险,自己竟丝毫不觉,安然度过,不由越想越怕。
    知道这里不是善地,连东西都不顾得吃,回洞取了随身包裹,算计小三儿决无生理,择那轻便得用之物带了,余者连行囊都不要,省得上路累赘。二次出洞,忽见洞口遗有一个提篮,篮里尽是些松榛杏子同许多不知名的山果,好似采摘未久,有的还带着绿叶。算计是贩卖果子的小贩,山行至此,为虎所伤,遗留在此。昨晚自己入洞时天色向晚,不曾发现。自己正愁食物只够一顿,心中焦急,这满满一提篮,也可敷三四日之用。左右无主之物,便用手提了,绕过那群死虎,死心塌地,专打出山主意。先以为此地既有小贩来往,必离山外不远。
    谁知一路攀藤附葛,缒涧穿壑,也不知受了多少辛苦颠连,行到日落,依然只见冈岭起伏,绵亘不断,不知哪里是出山捷径。想起家中之事,着急也是无法。没奈何,只得又去寻找山洞住宿。连遭惊险,长了阅历,不敢再为大意,老早就筹备起来。
    寻到山洞之后,相看好了地势,先运两块大石到洞里去,将地铺打好。再出洞去搬运石块,将洞口堆塞,只留一个尺许宽、三尺来长的孔隙,作为出入口。然后将余剩的腊肉、锅盔和那拾来的松榛山果,胡乱饱餐一顿。天将近黑,便即入洞,将两块大石叠做一起,连那仅可容人的孔隙,一并填没。因时光还早,事到如今,惟有一切听天由命,不再忧急。睡了一会睡不着,便起来做了阵功课,才行就卧。第二日倒没什么异处,仍旧认定一条准方向往前走,不管是什么地方,出山就有了办法。就这样在万山之中辛苦跋涉了十多日。最后一天,登高四望,才见远处好似有了村落,还隔有好几个山岭。知道自练剑诀以来,连日山行经验,目力大增,至少还得走一两天,才能走到那所在去。总算有了指望,心里稍微安慰一些。自己离家日久,决计一到有人烟地方,问明路径,便雇车船,兼程往成都进发,以便早日请了师父同回,免得父母妻子悬念。一看提篮中山果,还足敷三数日之用,不由想起自打那日拾这提篮,第二日便断了粮,这十多日山行,全仗它充饥,怎么老不见少,还是这么多?
    若说命不该绝,神灵默佑,怎又不见形迹?这晚因见路旁有适宜的地方,老早便歇了下来。
    闲中无事,将那些山果一一数过,再行饱吃了一顿,看看明日还有那么多没有。第二日早起一看,篮中山果竟少去十分之二。走到下午,又吃了一顿,简直去了一少半。并不似往日,天天吃,天天都是那么多。好生后悔,不该数它,破了玄机,行粮再有二日,便要断绝。一路上虽然见有不少野生果树,彼时因携带不便,篮中之果又甚多,赶路心急,不曾留意摘取。末后这两日,夹道松篁,并无果树,须要早些赶出山去才好。想到这里,越发不敢怠慢,努力前行。
    且喜行到第二日午牌时分,已望见远处山脚附近人家水田,有了村落,心中大喜。决计趁今日傍晚时分,赶出山去。沿途又经了许多艰险难行之路,直到日色偏西,才走到尽头一看,是一座大峭壁,离下面还有百十丈高下。绕行了许多路,有的还隔着深潭大壑,壁立耸拔,四无攀援。眼看下面就是村落,只是无法下去,干着了一会子急。末后看到一处离地较低,长着许多藤蔓,上面丛刺横生。云从情急无奈,拣那粗的拉起,用剑将刺削去,以便把握,用力试试,倒还坚韧。将十来丈的大藤接好了两三大盘,先寻大石挂住,放下崖去,将剑插在背后包裹上面系牢,然后两手摸藤,倒换手往下缒落。
    崖底附近人家,先见这亘古无人的高崖上面有人来往,非常诧异。村人闻声惊动,群出围观。云从一时心急,竟有一盘刺未削尽,下到半崖,手上已被藤刺扎伤了好多处,觉得非常麻痛,其势欲罢不能,只得奋勇咬牙下落。眼看离地还有两丈多高,两手一阵肿痛酸麻,再也支持不住,手一松,坠落下去。幸得练过轻身功夫,连日山行,长了不少勇气阅历,又在生死关头,疼痛迷惘中,将气一提,一个靖蜒点水架势,两脚着地。那些村人见云从从两丈多高失手坠落,都代他心惊,以为即使不死,必带重伤。见落地无恙,不由轰雷也似地喝了一个大彩,纷纷上前相问。这时云从两手已肿起一两寸高,疼胀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众人中有一个姓姚的老年人,在本村算是首富,早年也曾进过学,因为性子倔强,革了衣领,隐居在此,已有三十多年,人极好善。见云从穿着虽不甚华贵,形容举止都是衣冠中人,便排众上前,对云从道:"这北斗岩是此间天生屏障,从没有生人来往,尊兄怎得到此?"说时,见云从牙关紧咬,面色难看,一眼又看到云从的手上,说道:"这位尊兄中了毒刺,难怪不能言语。快着两人来扶他到我家去想法医治吧。"说罢,便有两个壮汉,一人一边,将云从架住。云从几次想要说话,都觉口噤难开,周身发冷,手痛又到了极处,连谦谢都不能谦谢,只苦笑着,点了点头,任那两人扶起就走。到了姚家老者家中,已是面如金纸,失了知觉。幸得主人好善,村中又有解毒藤刺伤的药,先与他将毒刺一一用针挑出,敷上解药,日夕灌饮米汤。不消二日,毒是解了,只是一连十多日在山中饱受的惊险劳乏,风寒湿热,一齐发作,重又病倒。医了两日,问起地名,叫做万松山,有数百里的绝缘岭,尽头已入云南腹地。四周山峦杂沓,仅有一条八百里山径小道,可通昆明省城。如要入川,须由此路到昆明附近大板桥,再雇舟车上路。
    云从心忧祸患,惦记着父母妻子,便将自己迷路事向主人说了。只隐瞒了家中现有隐患一节,说自己有大事在身,出门已有多日,急于入川寻人,决计带病上路,请主人设法,觅一代步。姚老者因他病势沉重,时发时愈,疾发时便不知人事,勉强又留住两日。云从病中也勉强用功,连出过两回透汗,觉着好些,再三谢别要走。姚老者劝他不住,只得好人做到底,派了两个老成可靠佃户,用山兜抬着他走。姚老者是个富家,救命之恩无法答谢,只得口头上谢了又谢,问明了姚老者住址,同他两个儿子名字,记在心里,准备将来得便报恩。
    姚老者又带了儿子亲送了一程,才行作别回去。那两个佃户极为诚实,久惯山居,行走甚速。云从有时昏迷,全仗他二人照料。不时把些银钱与他,愈加感激卖力,虽是病中行路,却比山行还觉舒适。一路无话。
    这日走离大板桥还有二十里路,离省城也只有二十八里,地名叫做二十八沟。云从一行三人到了店中打尖,觉着病已好了十分之四,心中甚喜。刚刚摆好酒饭未及食用,忽听人声鼎沸,闹成一片。云从喜事,走到店门前一看,隔壁也是一家饮食铺子,门前有一株黄桷树,树上绑着一个黑矮汉子,相貌奇丑。两个店伙嘴里乱骂,拿着藤鞭木棍,雨点般没头没脸地朝那丑汉打去。那丑汉低着头任人打,通没作理会,也不告一声饶。云从看着奇怪,忙喊跟来佃户前去打听。店小二从旁插口道:"客官不要多事。这是本镇上有名赖铁牛,前年才到此,也不知哪里来的。想是爹娘没德,生下他,一无所能,有气力又不去卖,只住在山里打野兽吃。打不着没有吃的,就满处惹厌,抢人东西。如今官府太恶,事情小,不值得和他经官。他每次来搅闹一次,人家就将他痛打一顿。他生就牛皮,也不怕打。每次抢东西吃了,自知理短,也不还手,只吃他的,吃完了任人绑在树上毒打。打够了,甩手一走,谁也追他不上。他曾到小店中抢过几次,我们老掌柜不叫打他;别人打他,还劝说。后来他也就不来抢了。隔壁这家,原本也小气一些,一见必打。他也专门抢他,抢时总是跳进店堂,或抢一个腊猪腿,再不就整块熟肉,边吃边走。你打他,虽不还手,如果想夺回他抢去的东西,二三十人也近不了前。隔壁这家恨他入骨,可是除了臭打一顿,有什么法子?打够了的时候,他自会走的。客官外方人,不犯招惹这种滥人,由他去吧。"
    说到这里,忽见隔壁出来一个面生横肉的大胖子,手中拿着一个烧得通红的大火钳,连跑带骂道:"你这不知死的赖铁牛!平常十天半月专门搅我,今天也会中了老子的圈套,且教你尝尝厉害。"那丑汉见火钳到来,也自着急,想要挣脱绑绳,不料这次竟然不灵,把一株黄桶树摇晃得树叶纷飞,呼呼作声,眼看那火钳要烙到那丑汉臂上。云从早就想上前解劝,一看不好,一着急,一个旱地拔葱,纵将过去,喊声:"且慢!"已将那胖子的手托住。
    那胖子忽见空中纵下一个佩剑少年,吓了一跳,凶横之气,不由减去大半,口中仍自喝问道:"客人休要管我闲帐!这赖铁牛不知搅了我多少生意,他又不怕打。今番好容易用了麻渍和牛筋绞了绳子,用水浸透,将他捆住,才未跑脱,好歹须给他一些苦吃才罢。"云从道:
    "青天白日,断没有见死不救,任人行凶之理。你且放了他,他吃你多少钱,由我奉还如何?"那胖子闻言,上下打量云从两眼,狞笑一声道:"我们都不是三岁两岁,说话要算数,莫待他跑了,你却不认帐。"说罢,便吩咐两个店伙停打解绑。那绑绳本来结实,又经水泡过,发了胀,被矮汉用力一挣,扣子全都结紧,休想解开。那丑汉仍挣他的,口中骂不绝口,直喊:"好人休要多事,我不怕他。"那胖子见他骂人,抢了鞭子,又上去打。
    云从方要解劝,说时迟,那时快,耳听咔嚓咔嚓连声大响,尘土飞扬,观众纷纷逃窜,一株尺许粗细的黄桶树,被那丑汉连根拔断,连人带树朝胖子扑去。一个用得力猛,手又倒绑树身,树根断处,还有尺许,带着许多根株,焉能行走。还未抢走两步,早已连树带人,扑倒在地。那胖子早知不好,三脚两步跑进店去,抢了一把厨刀,奔将出来。云从一见,想起身佩宝剑,未容胖子近前,拔剑出匣,日影下青光闪处,绑绳迎刃而解。丑汉将身一摇,背上断树连枝带叶,倒在一边。同时胖子也提刀赶到,口中大喊:"我这条命与你们拼了!
    "说时,提刀便砍。云从见势不佳,迎上去将剑轻轻一撩,厨刀连柄削断。胖子见云从的剑晶光耀眼,寒气逼人,高喊:"强盗杀人了,地方快来!"说着,掉头就跑。那丑汉也要追去,却被云从横身上前拦住。丑汉急得直跳道:"好人放手,我力气大,休跌了你。因他上月骂我死去的娘,我想起原是怪我不该强拿他东西,这两回都只寻别人要,并没寻他。今天我到村里讨些盐回来煮菜吃,已走过他的门口,是他着人追上我,说他店里新煮肥腊肉,问我要不要?我说你只要不骂我娘就要,他满口答应。给肉我吃了,才说要打我,看看到底我有多大本领。一来事前没有讲吃了不打,二来这些日身上痒苏苏的,只得凭他。他却使巧法,用他水泡过的牢瘟绳子捆我,使我打够了,挣不脱,才用火来烧,我岂能饶他?"说着,便想绕道追过去。他虽然天生神力,怎耐云从身法灵活,他又不愿将云从撞跌,只是着急。
    云从暗想:"小三儿已死,这人如此诚厚多力,我不久便是世外之人,讲什么身分?何不与他结交,也好做暂时一条膀臂。"便诳他道:"你休得倔强,不听我劝,打死人要偿命的。你死了,何人管你死去的娘?阴灵也不得安。若就此丢手,我情愿与你交朋友,管你一世吃喝穿用。你看如何?"那丑汉闻言,低头想了想,说道:"你说得对。我娘在时,原说我手重,如打死人,她没得靠的,便要寻死。如今她死了,人还在土窟窿里睡着。山上野兔野猪多,莫不闹得没人管。还是信我娘的话,吃了点亏,算了吧。只是我还从没遇过你这样的好人。话可说在前头,你管我吃,我可吃得多。你要嫌我时,打我行,一不许你骂我娘,二不许如那胖猪一般,用火烧我。"
    云从见他一片天真,言不忘母,好生喜欢。因为那胖子已去喊了地方和一伙持棍棒的人来到,猛想起昆明还有两个亲友世家,心中一宽。忙对丑汉道:"你说的话,我件件依从,连打都不打你。你现在可不许动,由我分派。"说罢将剑还匣,迎了上去。这两个跟来的佃农见云从亮剑,以为要出人命,吓得躲在一边,这时听明云从意思,才放心走拢。未及说话,一眼看见那两个地方竟是熟人,心中大喜,不等云从吩咐,早抢先迎了上去,那正地保早先本是那佃农同乡,受过姚老者大恩。一听佃农说起经过,云从又是位举人老爷,姚老者的上宾,心下有了偏向,早派了那胖子一顿不是。那胖子不服道:"我虽然用巧打他,也是他祸害得我太厉害。就拿今天这株黄桷树说,还是我爷爷在时所种,少说也值五六钱银子,如今被他折断,难道凭你一说,就算完了?"云从笑道:"你先不用急,树已折了,没法复活。连他吃你的腊肉一起,算一两银子给你,准可完了吧?"胖子还待不依,地方发话道:"你这人也太不知足。这位老爷不和你计较,只说好的,给你银子,世上哪里去找这样劝架的人?赖铁牛谁不知他浑身不值三个钱,莫非你咬他两口?再不依,经官问你擅用私刑打人,教你招架不起。"胖子见地方着恼,又经旁人说好说歹,才接了银子要走。地方又拉住道:
    "你可记住,银子是举人老爷买价,那黄桶树须不是你的,当面讲好,省得人走了,又赖。
    "胖子见地方想要那树,又不服起来。还是云从劝解,树仍旧归他,另赏了地方一两银子,才行了帐。地方谢了又谢。众人都说,毕竟当老爷的大方,一出手,就讲银子。那赖铁牛不知交了什么好运,免了火烧,还跟老爷走,正不知有多少享受呢。纷纷议论,不提。
    云从再寻丑汉,他独自一个人坐在断树身上,瞪着眼正望着前面呢。云从唤他近前,同进店中。病后用了些力,觉着有些头晕,当时也未在意。先命丑汉饱餐一顿。问起他的姓名家乡,才知姓商,并不姓赖,乳名风子,本是乌龙山中山村的人。他母亲做闺女时,入山采野菜,一去三年,回来竟有了身孕。家中本有一个老母,想女身死。邻舍见她不夫而孕,全不理她。好容易受尽熬煎,又隔了一年零八个月,生下风子。三四岁上,便长得十来岁人一般。加以力大无穷,未满十岁,便能追擒虎豹,手掠飞鸟。人若惹翻了他,挨着就是半死。
    幸是天生至孝,只要是母命,什么亏都吃,什么气都受。众人畏他力大,不敢再欺凌他母子。及见他娘并不护短,又见他力大无穷,想法子支使磨折,不当人待。他原是块浑金璞玉,心中何尝不知众人可恶,碍着母命,仍是埋头任人作践。有时问他母亲:"怎么人都说我无父,是个畜生,什么缘故?"他母亲一听就哭,吓得他也不敢再问,自始至终只从母姓。后来他母亲实受众人欺负不了,才由他背了,到天蚕岭东山脚下居住。母子二人,都不懂交易。先时他打来的野兽皮肉,都被众人诓要了去,所以自始至终,不知拿野兽换钱。那村的人虽不似先时村人可恶,也利用他不肯明说,众人给他打了一条铁锏,叫他去打野兽。打了来,拿点破衣粗盐。日用不值钱的东西和他换。有时他母子也留些自用。他母终究受苦不过,得病将死,急得他到处求人。他又没钱,打听是医生,就强背回去医治,始终也未治好。死时说:"你爷是熊……"一句话未完,便即咽了气。因死前说过那村也没有好人,娘死了,可将娘葬在远处,也休和他们住在一处等语,自己用斧于砍了几根大木,削成尺许厚的木板,照往时所见棺材的样,做了一口大材。盛殓好了尸首,将铁锏及一切应用的东西绑在材上,也不找人相助,两手托着材底,便往山里跑。由岭东直到岭西,走了两天,好容易才寻着一个野兽窟穴,将野兽一齐打死,就穴将材埋葬。每日三餐,边吃边哭,边喊着娘。因为先时披着兽皮打猎吓伤过人,守着死母的诫,一到没有吃的,出山强讨,总是穿着那件旧衣,不围兽皮。他也能吃,也能饿,知人嫌他,不到万般无奈,从不出山。近两月天蚕岭野兽稀少,所以才时时出山强讨,不想遇见云从。吃完之后,见云从仍和先时一样,只和他温言问答,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云从问完他话,那两个佃户也和地方叙了阔别进来,乡下人老实,也没管闲事。一行四人,同着起身,到了大板桥,又给商风子买了衣服。因为适才耽误,天已不早,须得明早上路。那两个佃户又说家中有事,要告辞回去。云从给每人二两银子,打发走了。不时觉着身上不舒服。商风子也说要走,云从问他为何,他说要回去看娘。云从才把人死不能复生,人生须要做一番事业,你纵守庐墓一生,济得甚事,种种道理,婉言告诉。商风子恍然大悟,只是执意还要回去跟娘说声,请云从先走,只要说了去路,自会追上。云从不便再拦他孝思,又恐他憨憨呆呆,明日追迷了路。心想:"反正今日不能起身,即或回不来,明早打他那里动身,再雇车马,也不妨事。自己又不是没有在山中宿过,何不随他同去看看?"当下便问路的远近。风子道:"并没多远,我一天走过十来个来回,还有耽搁呢。"云从便说要和他同去。风子闻言大喜。云从存心和他结交,命他不要满口好人,要以兄弟相称。当下算完店帐,由风子买了些吃食,拿了云从包裹,一同前走。走到无人之处,云从想试试他脚程,吩咐快走。风子道:"哥哥你赶得上吗?"云从说是无妨。风子笑了笑,如飞往前跑去。云从到底练习轻身法不久,又在病后,哪当他生具异禀,穿山如飞,勉强走了一二十里路,休说追上,还觉有些支持不住。风子也跑了回来道:"我说哥哥追不上呢!"云从称赞了他两句,一同将脚步放慢。
    又走了二十多里,云从见山势越发险恶,夕阳照在山背后,天暗暗的,十分难看,便问还有多远。风子道:"再转一个山环就到了。"二人边走边说,快要到达。行过一个谷口,风子因洞中黑暗,想抢在前面,去把火点起来。刚前走没多远,忽听云从在后喊道:"你看这是什么?"风子闻声,回头见赤暗暗一条彩雾,正往谷里似飞云一般卷退回去。云从晃了两晃,直喊头晕,等到风子近前,业已晕倒。风子连问:"哥哥是怎么了?"云从只用手指着心口同前边,不能出声。风子大惊,便把云从捧起,跑回山洞,放在铺上。第二天还能言语,说是昨天走过谷口,看见谷里飞也似地卷出一条彩雾,还未近前,便闻见一股子奇腥,晕倒在地,如今四肢绵软,心头作恶等语。说到这里,便不省人事。由此云从镇日昏迷,风子又不知延医,直到遇见笑和尚、尉迟火,才行救转。
    笑和尚一听云从是醉道人新收弟子,便将自己来历说了。云从闻言,越发心喜,忙即改了师兄称谓。又说起家中隐患及自己出来日久之事,不觉泣下。笑和尚道:"师弟休要伤心,既遇我和尉迟师弟,便不妨事。你病后还得将养数日,由我传你运气化行之法,才能完全复原。醉师叔终日在外云游,你行路迟缓,去了还不一定便能相遇。他既知你家中有这种隐患,慢说是自己得意门人,就是外人,异派余孽如此猖狂,也决不袖手。他原见你资质虽好,却出身膏粱富厚之家,恐你入门不惯辛苦,特地示意,命你亲去受些磨折,试试你心地专诚与否。现在已然连遭大难奇险,终未变却初志,即此一桩,已蒙鉴许,恐怕不俟你赶到成都,你家之事已了。为万全计,我二人俱能御剑飞行,往返成都也不过一日。可由一人先去,如见醉师叔未去你家,可代你呈明中途迷路遭险,养病荒山之事,必蒙怜悯垂援。你这事看似重大,其实倒无关紧要。反是适才见那谷口妖气笼罩,你又在那附近中过毒,里面必有成形的妖魔之类潜伏,看神气离成气候已是不远。我二人奉命出外积修外功,难得遇见这种无形大害,万不能不管,正好趁它将发未发之际除去,以免后患。不然它一出世,左近数百里内生灵无噍类了。"云从自然是惟笑和尚之马首是瞻,不住伏枕叩谢。
    当时议定,由尉迟火去成都,就便寻同门师兄,要些银子路上使用,由笑和尚看护云从。吃粥之后,互谈了些往事。商风子先见尉迟火一道光华,破空飞行,又听笑和尚说了许多异迹,忽然福至心灵,恳求笑和尚教他本领。笑和尚道:"我哪配收徒弟,你如有心,且待事完之后,以你这种天性资质,不患无人收录。且待明日尉迟师弟回来,除妖之后再说。"
    当晚三更时分,笑和尚跑到洞外先观看那妖物的动静。商风子也要跟了前去。笑和尚又给云从服了一粒丹药,吩咐睡下,才同风子出洞。到了高处,商风子见谷里黑沉沉没有什么迹象,便对笑和尚道:"笑师兄隔这么远,哪里看得见,何不往前看去?"笑和尚道:"你是肉眼,哪里看得透。待到天色将明,便有把戏你看。这妖物我也断不透它的来历,我在这里都闻见腥味,定然其毒无比,慢说近前,无论什么飞禽走兽,离它二三丈以内,休想活命。怪不得白日里,我笑不出野兽来。我本可遥祭飞剑将它除去,只是还想趁它未成气候以前,看清是个什么东西,长长见识。你且噤声,少时自见分晓。如有举动,你千万不可上前,一切俱要听我吩咐。"说罢,便寻了一块石头坐下。
    又待了一会,不觉斗转参横,天将见曙。风子见仍无动静,正想开口,笑和尚连忙用手点了他一下,风子便觉周身麻木,不能出声。正在惊异,忽然听远远传来一种尖锐的怪声,好似云从在那里唤他一般。再看笑和尚,踪迹不见。心疑云从出了什么变故,想奔回洞中看视,怎奈手脚都不得转动,空自着急。忽见谷内冒起拳头大小两串绿火,像正月里耍流星似的,朝空交舞了一阵,倏地火龙归洞似地依次收了回去。觉着有人摸了自己一下,不禁失口说了一声:"这是什么玩意?"同时手脚也能动转。惦记云从,正想奔回洞去,猛觉有人将自己拉住,回头一看,正是笑和尚。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