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回 友谊更亲情 玉雪仙童双入海  淫娃换姹女 迢遥甬道迭传言-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一五五回 友谊更亲情 玉雪仙童双入海  淫娃换姹女 迢遥甬道迭传言

    吴藩见杨鲤如此待他,越发愤恨,杨鲤一走,便骂道:"你这小狗贼!谁还不知你和姓陆的贱婢鬼鬼祟祟?却在我面前大模大样,这等欺人太甚。早晚犯在我手里时,你两个休想活命!"骂了一阵,便去寻觅那淫药醉仙娥。谁知此草自从移植岛上,初凤因把守迎仙岛的都是宫中后辈,法力有限,万一被外人知道,前来盗走,岂非不美?早用魔法禁闭。除首脑诸人和指名观赏的仙侣外,莫说采了,看都休想看它一眼,吴藩如何能寻得到?海面上不似宫中终年常昼,吴藩费尽心力,遍搜全岛,哪有醉仙娥的影子。过了一会,天色向暮,一轮红日,渐渐低及海面。平波万里,一望无涯,只有无数飞鱼、海鸥穿波飞翔,涛声哗哗,更没停歇。吴藩所求不遂,心里烦闷,对着当前妙景,也无心肠欣赏。正在无聊,忽见西北方天空中似有一点霞影移动。就在这微一回顾之间,还没转过头去,一幢五色彩云疾如星飞电掣,已从来路上平空飞坠。刚在惊异,亭前彩云歇处,现出两个英姿俊美的仙童。一个年纪较长的,手中拿着一封书信,上前说道:"借问道友,这里是通海底紫云宫的仙岛么?"吴藩却也识货,见这两个仙童年纪虽轻,道行并非寻常,当是宫中首脑诸人的朋友,忙躬身答道:"此处迎仙岛,正是紫云宫的门户。在下吴藩,奉了三位公主之命,在这延光亭内迎接仙宾。但不知二位上仙尊姓高名,仙乡何处,要见哪位仙姑?请说出来,待在下朝前引路,先去见过金须道长,便可入内了。"那为首仙童答道:"我名金蝉,这是我兄弟石生。家住峨眉山凝碧崖大元洞内。现奉掌教师尊乾坤正气妙一真人之命,带了一封书信,来见此地三位公主。如蒙接引,感谢不尽。"石生方要张口询问乃母蓉波可在宫内,金蝉忙使眼色止住。吴藩一听是峨眉门下,正是以前杀死师父申鸾的仇敌,心中老大不愿。无奈来得日浅,摸不清来人和三女交情厚薄,不敢过于怠慢。便说:"二位暂候,容我通禀。"说罢,走向亭中,也不知使了甚么法术,一团五色彩烟一闪,立时现出一条有十丈宽大,光华灿烂的道路,吴藩人却不见。石生问道:"我好久不见母亲的面,便是醉师叔也说是到了宫中,请母亲带去引见三位公主,哥哥怎不许我问呢?"金蝉道:"你真老实。行时李师叔曾命我等见机行事。你想伯母以前原是炼就婴儿脱体飞升,应是天仙之分。如今去给旁门散仙服役,其中必有原故。起先我也想先见伯母求她引见,适才见吴藩那厮带着一身邪气,以此看来,宫中决无好人。便是伯母,也如当年家母所说,成道元婴,往往因为外功不曾圆满,易受外魔侵害一样,飞升时节,被他们用邪法禁制也说不定。醉师叔原说,如能找着伯母,才托她代求。如今怕母未见,私话说不成了。先见这种旁门异类,岂可随意出口?反正紫云三女如看重师父情面,留异日余地,允借天一贞水,那时客客气气请见伯母多好。否则我们来去光明,她门下中人已知来意,也无从隐瞒,反不如不说出伯母,或许事到难时,多一助手。"石生闻言,方始醒悟。只为母亲飞升,时萦孺慕,只说人间天上,后会无期,不想却能在此相晤,恨不得早进宫去相见,才称心意。偏偏吴藩一去好久,便不出来。二人起初守着客礼,还不肯轻入。及至等到红日匿影,平波日上,仍无动静,二人俱是一般心急。正商量用法宝隐身而入,忽见甬道内一道光华飞射出来,到了口外,现出一个比石生还矮的少女,满身仙气,神仪内莹,比起刚才吴藩,大有天渊之别。金蝉方诧异原来宫中也有正人,未及问询,石生业已走上前去,抱着那女子,跪下痛哭起来。这才明白,来人乃是石生母亲陆蓉波,无怪身材这般小法。忙也上前跪下行礼。
    蓉波一见金蝉,又与石生同来,想起师祖极乐真人仙示,料是金蝉,连忙搀起说道:"你二人来意,我已尽知。如今宫中情势大变,你二人此来成败难测。所幸这时该我轮值,宫中首要诸人正在炼宝行法,不许惊动。那先前值班的吴藩找不着金须奴,因是初次,不知如何处置才好,和我商量。我一听你二人来了,吓了一大跳。这神沙甬道,何等厉害,连我算是他们自己人,其中变化也不过略知一二,岂是可以轻涉的?恰好轮值时辰将到,我便绕了过来。以前大公主初凤未受许飞娘蛊惑,有峨眉掌教真人书信,还可有望。如今她闭殿行法,许久不出。余人除二凤的丈夫金须奴略能分出邪正外,俱与许飞娘情感莫逆,怎肯随便将官中至宝送人?不过掌教真人既有飞剑传书,想必成功终是应在你二人身上。我看险难仍不在少,决非容易到手,我们只好量力行事便了。这神沙甬道内,有四十九个阵图,变化无穷。其中奥妙虽不尽知,不过魔由心生,因人起意,而起幻象。你二人万一遇险,只把心神拿定,息虑定神,以阻内魔,一面用自己法宝以御外魔,当能少受侵害。如今事机已迫,几个宫中首要行法将完。我仍装作不知,拿了这封书信,前去回禀,他们如愿相见,再来唤你二人进去;事如不济,还有一位道友名唤杨鲤的,也为助我,投身宫内,均作你二人内应。"
    说罢,又将甬道中许多机密尽知道的详说一遍,再三嘱咐谨慎行事。然后拿了书信,匆匆往宫内飞去。蓉波去后,二人便在迎仙岛延光亭内静候回音。
    头一次吴藩入内时,暗将第一层阵法开动,以防二人入内,看去里面光华乱闪。及至蓉波入内,因恐二人年幼无知,妄蹈危境,便就自己法力所及,将阵法止住。谁知这一来,反倒害了二人,几乎葬身其内。原来这神沙甬道中各种阵法奇正相生,互为反应。奉命把守的人,魔法操纵仅能个人自己出入。虽然初凤为省事起见,略传了众人一些应用之法,以备寻常外敌侵入,可由众人随便发付,其中玄妙,大半茫然。蓉波、杨鲤因为本来道行深厚,所知较多,也不过十之二三,比起吴藩差胜一筹罢了。起初金蝉、石生见甬道内光华乱闪,随时变幻,连金蝉那一双慧眼,都看它不真,还不敢轻易涉险。及至蓉波将阵法止住,看上去清清楚楚,只是一条其深莫测,五色金沙筑成的甬道,看出去十余里光景,目光便被弯曲处阻住,别无他物。加上蓉波也传了出入之法,不由便存了侥幸之心。这阵法是动实静,是静实动,一层层互为虚实。如将头层阵法开动,至多不过闯不进去,即使误入,也比较易于脱险。这头层阵法一经止住,从第二层起,俱能自为发动,有无限危机。此后越深入,越不易脱身。二人哪里知道。
    那甬道虽然能缩能伸,毕竟长有千里,往返需时。第一次吴藩入内,二人在外面等了许多时候,已是不耐。这时蓉波一进去,又是好些时没有回音。金蝉首先说道:"目前掌教师尊快要回山,五府行将开辟,有不少新奇事儿发生。还有同门中许多新知旧好,也要来到。
    我们正是热闹有兴的时候,偏巧我二人奉命来此取那天一贞水,如取不回去,岂不叫众同门看轻吗?"石生答道:"天下事不知底细,便觉厉害。我自幼随家母修道,除日浅外,所有道法本领,俱都得了传授。我母亲既能打此出入,又说出其中玄妙,我想此行并非难事。好便好,不好,飞入宫中,盗了便走,愁它怎的?倒是取水还在其次,我母亲禁闭石中,苦修多年,好容易脱体飞升,无端被这三个魔女困陷在此,还坏了道行。她好好将水给了我们,还看在师尊金面,只将母亲救了同走;否则我和她亲仇不共戴天,饶她才怪呢!"金蝉道:
    "话不是如此说。伯母已经脱体飞升,忽遭此厄。虽说道家婴儿将成之际,定有外魔阻挠,不过事前都有严防,受害者极少。这回被难,伯母匆匆没有提到此事。旁门行为,阴毒险辣,以前绿袍老祖对待辛辰子,便是前车之鉴,你我不可造次。陌生虽听劝说,但念母情切,终是满腹悲苦。又过了个把时辰。二人哪知蓉波因宫中诸首要仍在行法未完,不便擅动,渐渐越等越心烦起来。石生道:"甬道机密,母亲已说了大概,想必不过如此。我们有弥尘幡、天遁镜、两界牌这些宝物,我又能穿石飞行,即使不济,难道这沙比石还坚固?我们何不悄悄下去,照母亲所说走法,潜入宫中?她们如肯借水,就是我们擅自入内,必不会怪。还叫她们看看峨眉门下本领,向她们借,乃是客气。她们如不肯,此时入内,正可乘其无备。
    岂不是好?"金蝉近来多经事故,虽较以前持重,一则石生之言不为无理;二则弥尘幡瞬息千里,所向无敌;又盼早些将天一贞水取回,好与诸位久别同门聚首,略一寻思,便即应允。二人先商量了一阵,彼此联合一处,无论遇何阻隔,俱不离开一步,以便万一遇变,便可脱身。
    一切准备停当,金蝉先打算驾着弥尘幡下去,又因那幡飞起来是一幢彩云,疾如电逝,恐蓉波出来彼此错过,误了事机,仍同驾飞剑遁光入内。进有十余里远近,二人一路留神,见那甬道甚是宽大,除四壁金沙,彩色变幻不定,光华耀目以外,并无别的异况,俱猜蓉波入内时,已将阵法闭住,益发放心前进。遁光迅速,不一会穿过头层阵图。二人正在加紧飞行之间,猛见前面彩云潋滟,冒起千百层光圈,流辉幻彩,阻住去路。因听蓉波说过,那是头层阵图煞尾和二层阵图交界之处,如遇这种现象,外人极难冲过。强自穿入,甬道神沙便会自然合拢,将人困住,不能脱身。只要穿过这一层难关,余下诸层,每七层阵图合为一体,首尾相应,奇正相生,另有宫中首要主持发动,又各有恶禽毒兽防守助威。如要不去惊动,径照蓉波出入之法,照准甬道中心飞行穿入,如无别的深奥变化,便可直达宫中。当下二人联合,将剑光护住全身,直往彩光中穿去。二人飞剑俱是玄门至宝,那头层神沙竟未将他们阻住。二人只微觉一阵周身沉重,似千万斤东西压上身来,忙即运用玄功,略一支持,便穿越过去。身子刚觉一轻,便见前面又变了一番景象:上下四方,大有百丈,比起头层,固是大出数倍。中间还按日月五星方位,挺立着七根玉柱,根根到顶。当中一根主柱,周围大有丈许。其余六根,大小不一,最小的也有两抱粗细,看去甚是雄伟庄严。再衬着四外五色沙壁,光华变幻,更觉绚丽无比,耀目生花。柱后面阴森森,望不到底,邪雾沉沉。这种景象,却未听蓉波说过。若照往日,金蝉早已穿柱而进。因为来时髯仙等诸前辈再三告诫宫中魔法厉害,尤其这神沙甬道,经紫云三女费过无限心力而成,非同小可。这七根玉柱,按七星位置设立,其中必有奥妙。适才蓉波虽略谈阵中秘奥,只是尽其所知而言,以备万一遇上,知所趋避,而她所知不过十之二三。行时又再三嘱咐谨慎行事,不是万不得已,不可妄入,不可造次。便止住石生,暂缓前进,踌躇起来。
    原来这神沙甬道,自从筑成以后,并无人来侵犯。纵有来宾到此,经人与第三层轮值的主持人一禀报,早将甬道全阵停止。因为从未出事,防守的人只知佩着穿行神符,照所传寻常出入之法来往,不但没有险阻,而且除全甬道许多奇景,甚么都看不见。这次蓉波因防二人误入,特将阵法闭住,以为那头二层交界处的沙障,可以阻住二人前进,到此便可知难而退,不料二人竟然冲进。若照往日,这第三层原有一个首要人物在此防守主持。自从初凤闭殿炼法以后,二凤、三凤往往擅改规章,许多事都不按预定方略。偏巧后两日是紫云三女降生之时,到时飞娘和几个旁门中好友俱要前来庆祝。仗着甬道厉害,无须如此时时戒备。敌人越深入,越易被擒,纵任他进来,也不足为虑。特地先数日由三凤发起,聚集官中诸首要,各炼一种幻法,准备明日娱宾之用,就便人前显耀,所以无人在此。也是二人命不该绝,才有这等巧遇。可是那二层入口的沙障,乃全阵门户,此障一破,全甬道四十九个阵图,全都自然发动。
    二人哪知其中奥妙,商量了一阵,石生力主前进。金蝉因蓉波一去不回,比吴藩去的时刻还久得多,说不定机密业已被人看破,不再放她出来。再退出去,又要经过那层彩障,白费许多心力。想了想,雄心顿起,决计涉险前进,不再反顾。那七根玉柱,却静荡荡地立在那里,不知敌人用意,恐有闪失,便将弥尘幡取出备用,与石生同驾剑光,试探前进。刚刚飞过第一根玉柱,忽见一片极强烈的银光,从对面照将过来,射得石生眼花缭乱,耀目生光。金蝉圆睁慧眼,定睛一看,头一排参差列立的两根玉柱,已经消失。一条虎面龙须似龙非龙的怪物,借着光华隐身,从甬道下端张牙舞爪飞将上来,朝那最末一根玉柱扑去。龙爪起处,那根玉柱又闪出一片最强烈的紫光,不知去向。同时便觉身上一阵奇冷刺骨,连打了几个寒噤。猛一眼瞥见石生被那紫光一照,竟成了个玻璃人儿,脏腑通明,身体只剩了一副骨架,与骷髅差不许多。才知道这七根玉柱幻化的光华,能够销形毁骨,不由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就这转眼工夫,那怪物又朝余下的几根玉柱扑去。每根相隔约有数十丈远近,怪物爪起处,又是一根玉柱化去,一道黄光一闪,二人便觉身上奇冷之中,杂以奇痒。眼看危机已迫,金蝉暗忖:"这七根玉柱不破,进退都难。"索性一不作,二不休,把心一横,忙取天遁镜往前一照,回腕抱住石生,运用玄功,一口真气喷将出去,霹雳双剑化作一红一紫两道光华,一道直取怪物,一道径往那巍立当中最大的一根玉柱飞去。同时左手弥尘幡展动,便要往前飞遁。这时石生也将身带法宝取出,许多奇珍异宝同时发动,百丈金霞中夹着彩云剑光,虹飞电掣,休说龙鲛不是对手,便是那神沙炼成的七煞神柱,也禁受不住。金光霞彩纷纷腾跃中,金蝉、石生二人刚刚飞起,还在惊慌,不知能否脱险,忽听一声怪啸,前面怪物已往地下钻去。当中那根玉柱被二人飞剑相次绕到,立刻化成一堆五色散沙,倒坍下来。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