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回 飞剑斩琼林 火树银花惊魔女  护身凭宝伞 妖光邪雾困神婴-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一六一回 飞剑斩琼林 火树银花惊魔女  护身凭宝伞 妖光邪雾困神婴

    金蝉想好了主意,也没和众人商量,径自一指剑光,直往道旁两排琼树上砍去。石生见金蝉动手,也跟着将剑光一指。英琼近年道行精进,虽不似以往时那般性急,飞行这一会,也是有些难耐,见二人飞剑乱砍,也跟着指挥剑光动手。那些琼林仙树,原是每层阵图的门户和魔法的布置,多系神沙炼成的神柱,虽然厉害,哪经得这三口仙剑同时发动,自然不消剑光连连几绕,便即倒断。三人砍得兴起,准备挨排往前砍去,不问它是不是阵中的玄虚和甬道中的陈设点缀,不管三七二十一,给它来个全体毁坏,毁到尽头,总会有人出来交手。
    前面易静闻声回顾,刚刚转过身来,后面两排琼树已被三人同时施为,用飞剑砍倒了六七株,还在顺路往前面砍去。金、石二人双剑一起同施,砍那左边的;英琼单人用剑光砍那右边的。先时琼树纷纷倒断,并无动静。砍到第八九株上,易静、轻云也想跟着下手。剑光刚飞出去,易静忽然一眼看到,那边琼树乍看分列两行,不过略有高低大小;这时一经细看,方看出不但树的形状枝叶各自不同,连那生根之处也有参差。有的三五丛生,有的挺然独秀,明明暗藏阴阳奇正。方觉有异,那第八、九两株,正同时被金蝉、石生、英琼三人相次砍断。金、石砍的是末一株,树是独株,不似前几株左奇右偶,几株并在一起而生。树刚砍断,便见树根断处,射出丝丝暗碧火花。易静见多识广,早已心动,一见便认出是魔法中极狠毒的阴火,后面必然还有别的厉害作用。昔日自己被赤身教主鸠盘婆用魔法困住,便是被这阴火所伤,通体寒噤,法宝全污,几乎被她用九鬼啖生魂,丧了性命,所以知道厉害。这时大家搜索前进,持着宝幡、宝镜,准备将来施为,又加上一路无事,金蝉、石生、英琼三人再一停步下手,先断好几株,并无异状,未免分神,有些疏忽。一旦变出仓猝,再用法宝护身,必然无及。幸而三人是先将阴火阵中的副柱全行砍断,等到末一根主柱发动,效力要轻一些;再加金须奴走时,意在将人引入内阵,早将阵法封闭,更失了不少效力;那阴火只是本身之力,自行发动。有此三种原因,所以要轻得多。
    易静一见不妙,情知出声示警,未必能保三人无伤。仗着自己炼有这种护身法宝,忙即将兜率宝伞取出,往发火处投去。口中喝道:"魔阵已经发动,妖火厉害,三位道友还不退向我等一处,合力破它!"说时,一幢火云刚刚罩向绿火之上。金蝉等三人也都闻警回身,忽听树根下面的地底下,一阵极轻微的爆音过处,一团碧荧荧的光华飞将出来。待要突起,被火云往下一压,两下交接,只三起三落之际,碧光倏地雨一般爆散往四面飞射。那团火云,竟具有相克之妙,也跟着绿光飞射处爆散开来,化成一团火网,将碧光包没。眼看火云中碧光乱掣,由大而小,由多而少,转眼工夫,尽行消灭。火云依旧成了一团整的,被易静将手一招,飞将回来。众人方在称奇欲羡,忽然罡风大作,刺骨奇寒。顷刻之间,黄尘滚滚,两排望不到底的仙树琼林,倏地疾如奔马一般,此东彼西,隐现分合,错综变化,自行移动起来。英琼便招呼轻云,将双剑合壁,上前扫荡。易静忙拦道:"这是敌人因为我们破了他的魔火,必在那里变化阵法,此时还测不透他的深浅。好在我们存身之处,妖法已破,不前进不会有甚危险。索性用宝护身,小心准备,等他部署停当,看明了他的方向门户,生克之妙,再行下手,也还不迟。"众人对易静自是信心越坚,便即依言停手。
    约有半个时辰过去,风势忽止,稍现光明。大家运用慧眼一看,尘沙稍息,前面却是黑沉沉的,所有先见的琼林仙树,俱都不知去向。稍微往前一探,那地却是软的。易静仔细看了一阵,昏茫茫一片,休说其中玄妙,连门户也分它不出。知道不撞上前,引阵势发动,一时分它不出。未免心中有些惭愧,红着脸,和众人说了。轻云闻言,仍主张和先前一样,联合前进,不要远离,以防万一。金蝉等三人俱都无话。只女神婴易静因适才初试兜率伞奏了奇效,暗忖:"自己平日在负盛名,与众人俱是新交,出手并未怎样获胜。这神沙甬道中诸般魔阵,纵难识透玄妙,难道还比鸠盘婆的魔法厉害?随了众人,联合前进,有他们那几件至宝护身,固是稳妥,但是适才说了大话,没甚表现,到底不是意思。"想凭着身藏七宝与地行仙遁,单人当先破阵,试它一次。便开言答道:"小妹常随家父研讨过正邪各派诸般阵法,像凝碧崖仙府所设两仪微尘阵之类的先天妙道,玄门秘奥,固所难窥,若说各异派中用魔法妖术布成的邪阵,倒也略知一二。适见前面阵势,竟分不出它的门户,必是敌人知道我等厉害,恐被看破,另用甚么天魔大掩藏等类的蔽眼妖法,将阵隐起。诸位姊妹道友就此同进,自无一失。为求迅速成功,还是由小妹前驱引导,先相机设法,使他门户现出,再行下手为妙。"
    众人对于甬道中的阵法,原无所知,俱把易静当作识途之马。只轻云稍微有些顾虑。易静道:"姊姊不须忧疑。适才所用法宝,名为兜率伞,专破魔火妖焰,乃小妹多年来费尽辛苦炼成的七宝之一。此去纵不能胜,有此一伞,足供护身之用了。"说罢,将手一扬,径驾遁光,往前飞去。轻云等四人也各驾遁光追去。先时无甚异状,眼看易静就在前面相隔不远飞驶。忽然阵中起了沙沙之声,四外一暗,前面易静将适才那团火云放起,知道阵势业已发动。方在准备,一转眼间,易静便不知去向。同时上下四方,俱是一团团的黑影飞舞,朝四人身上打来。四人经历过几次,已有准备。金蝉、石生各将幡、镜取出展动。英琼、轻云也忙运用玄功,将双剑合一,扫荡妖气。天遁镜金光照处,那一团团的黑影里,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乌鲁鬼怪之类,张牙舞爪,飞扑而来,势虽凶恶,但听不见叫嚣之声。这些黑影,吃金光一照,俱都化为轻烟而散。许多乌鲁鬼怪之类,也都眼看消灭。妖法虽破,阵中仍是黑沉沉的。四人也不管它,仍然照旧前进。不多一会,又和先前一般,阴风骤起,寒飓袭人。
    接着不是沙障围压,便是阴云鬼怪齐至。
    话不烦絮,似这样一连经过了八九次,俱被众人用法宝飞剑破去。轻云暗想:"全阵只有四十九个阵图,日前已被金蝉、石生破了十几处,纵使被紫云三女用魔法修复,如都照这样破法,至多三五日,必能将全甬道阵图破去。只奇怪这半天工夫,始终未见一个敌人出战,令人不解。"
    正在寻思,忽听四面起了轰隆之声,不绝于耳。霎时间,那惊天动地般的大霹雳,夹着一团团的大小雷火,密如冰雹,从上下四方打来,声势甚是浩大。四人虽有弥尘幡护身,那一幢五色彩云也时常被大雷火震动。因为此次比起适才诸阵来得厉害,不敢大意。在五色云幢拥护之中,石生手持天遁镜,放起百丈金霞,到处乱照。英琼、轻云试了试,也退入彩云里面,只得运用玄功,将紫郢、青索双剑联合,化成一道青紫色的百丈长虹,放出去迎敌,一面仍往前冲进。剑光金霞到处,虽然奏功,成团雷火遇上便即消散,无奈这阵法乃是外层诸阵中最厉害的一处,那些雷火全是初凤用天魔秘法,从神沙中提炼出来的精英,其多难以数计。况且这时金须奴业已退回黄晶殿,见了初凤,告知敌人如何厉害,凭外层诸阵决阻不住,恐全被破去,在自损失许多异宝神沙,自己已特地缩沙掩阵,将来人引入内阵。依他之见,峨眉门下仅派来几个无名后辈,已有如此神奇的道法剑术,怎能与他结仇作对?莫如乘来人在内阵被困时,想一番说词,两方化嫌归好,将天一贞水交出,不特彼此脸面无伤,日后多一后援,还可稍报昔日嵩山二老赠宝之德。初凤闻言,方在为难踌躇,一眼望到全阵主图上面起了变化,内中一阵又被破去,便对金须奴道:"此事非我固执,无奈三妹现在除去道行稍浅外,所有天魔秘法,已经十之八九学会,又有那柄璇光尺在手。这次峨眉来人太已无礼,她昨日将水要去保管,立誓不与峨眉甘休,此时令她交出,定然不允,徒伤姊妹和气。"说到这里,总图上又有一道光华闪了几闪。初凤惊道:"敌人竟有一人当先,已经冲入内阵,少时纵不死伤,难免被三妹等困住。一人后面还跟有四人,俱都不弱,也在继续前进。目前敌我胜负尚属难分,如被他等将全甬道阵火破去,休说三妹,连我也难就此罢手。来人如有伤亡,或全数困入阵内,三妹必下毒手。为今之计,只有用倒阵法,暂时将未入网的四人引出阵去。一面你急速赶往内阵,传我的话,嘱咐三妹,说如将敌人困住,只可生擒,不可伤害,擒来我处自有处治。"金须奴领命自去。
    其时,正当轻云等四人紧追易静之际,再进须臾,便入内阵。被初凤阵法一倒转,四人便与易静背道而驰,只当是前进,谁知却是后退。所经诸阵,均是金须奴退时掩蔽的阵图。
    一则,末一阵被五人前进时,无心破去阵法,本身自起变化现了出来;二则,初凤近来入魔益深,无甚主见,虽听了金须奴良言相劝,仗着自己所炼神沙取用无尽,只要内阵总图不为人全数破去,外阵纵被敌人破去,也不难立时修复,想借此看看敌人本领;三则,又想使敌人多尝一点厉害,讲和交水时,话好说些。有此三种原因,不但未将阵法止住,反暗中行法,加了功效。谁知总图上连起变化,敌人所到之处,竟是势如破竹,所有沙障法术,全被破去。想起自己连费多年心力,好容易炼成这长及千里的神沙甬道,应用起来,连几个不甚知名的峨眉后辈都抵挡不住,不禁又惊又恨,又羞又恼。这时正值轻云等四人快破到末一阵,初凤知道敌人所用几件法宝厉害,便将内层诸阵中的大五行魔火神雷移向前面。如果这一阵再不成功,除了横下心来一拼,再将敌人引入内阵外,别的更是无效。索性暂且从缓,将外层未被敌人攻破诸阵一撤,将敌人放出去,用神沙将门户堵死,等会集全宫首要计议之后,再定和战之策。主意打定,便即施为。
    轻云见阵中魔火太密,比起昔日史南溪所用烈火风雷,还要厉害得多,虽然近不了身,也震得大家头昏目眩。知道再如冲不过去,时候一久,稍一疏虞,也有伤害。见众人都在运用玄功,各施己力,合力抵御,上下四方,都是一片砰噗轰隆之声,震耳欲聋。几次大声疾呼,俱为雷声所掩。正在这危险之际,内中英琼也是有些禁受不住,猛想起杨鲤所赠沙母,适才因为法宝尽足护身,尚未用过,这时无计可施,何不试它一试?她一取将出来,金蝉、轻云也都先后想起。同时石生更是初经大敌,未免心惊,慌不迭地将两界牌取将出来。大家一齐发动。英琼手脚最快,头一个将沙母按照杨鲤所传用法放出。这东西虽是一个大如雀卵之物,才一出手,便有栲栳般大小。起初是千百层透明五色光霞,荧荧流转。转瞬间遇上雷火,立即噗的一声爆散,成了一团五色彩气,分布开来。千万雷火遇上,便即消灭无声,端的妙用非凡。四人原在弥尘幡彩云拥护之下联合一处,这里三人相次发出沙母,石生也将两界牌施展,金蝉更是时时刻刻准备驾弥尘幡往前急冲。这般诸宝齐施,样样都是凑巧,等到轻云想起那沙母,有一个已经足用。这东西每个只用一次,不比别的宝物能发能收,用了还在。当轻云想到多用可惜时,自己和金蝉已同时跟着英琼发将出去。紧接着雷火一消,前面无了阻拦。云幢飞驶中,一道光华闪过,眼前修地风清日朗,身已出了甬道,落在岛上。
    众人好生惊讶,连忙收了弥尘幡。仔细一看,那延光亭地底又起了飞雷之声,一片五色烟光过处,那甬道入口忽然自行填没。众人忙再驾遁光,施展法宝飞剑,照原地方冲去时,光华疾转中,只将那五色金沙冲得如雪雨一般飞洒。费了好些心力,才冲成一个长约数丈,大仅丈许的深坑。这般长约千里的甬道,纵使内中没有魔法异宝,似这般开掘,何年何月,才能冲透?刚停手不多一会,沙又长满,与地齐平。二次入阵,再也休想。又想那女神婴易静,自从下手,独自一人向前攻阵,一直不曾再见,也不知她的生死存亡,料已失陷阵中,凶多吉少。大家俱记得明明在甬道内,连破了许多阵法,往前冲进,忽然一转眼间,竟然冲出阵外,好生不解。金蝉以为是误用了两界牌,便去埋怨石生。英琼道:"这事乃是敌人弄的玄虚,休怪石弟。适才雷火比雨雹还密,定是魔阵中最厉害的出入门户,被我们误打误撞遇上。弥尘幡飞行迅速,敌人雷火被沙母一破,已无阻隔,我们只说前进,不想却走了回头路。敌人再用阵法来困我们,已来不及,只得将甬道暂行封闭,另想别的主意,与我们为难。否则我们用那许多的法宝飞剑,尚且不易收功,单凭一面两界牌,怎能冲出?如今休说水未取到,人未救出,连易姊姊在中途相助我等,好意同来,单把她一人失陷阵内,也难袖手。目前甬道已封,攻不进去。听杨道友说,明日便是三女生日,许飞娘和一些异派中妖邪俱要来此庆寿,难道她们就不派个人出来接引?我们除非埋伏在延光亭附近,守到他有人出来,想要攻将进去,恐非易事。还有一个最奇怪处:除小师兄和石弟头一次入阵,遇见过一次敌人外,今日我等入内,攻破他许多处阵法,不但未遇一人,连退出时也无人追赶,不知是甚缘故?"轻云道:"琼妹之言虽是,只是敌人将甬道封闭,明明注重在守,所以阵中无人应战,只在暗中运用。如说他要接引外来庆祝的宾客,他以前原本就是海底出入,焉知没有别的入口?我们守株待兔,殊非善策,还得另打主意才好。"众人想了一阵,仍然暂时依了英琼,姑且埋伏亭外,守过一会再说,俱想不出别的好办法。
    正在焦急,忽听远远天空中有人御剑飞行,破空前进,音声甚是清脆,老远俱听得见。
    抬头一看,两道青光,如流星飞坠般,正从来路往岛上飞泻。方以为是来与三女祝寿宾客,细看家数,虽是旁门,但是正而不邪,又觉不类。众人刚在猜疑,各自示意埋伏之际,那两道青光已落向岛上。光敛处,现出一丑一俊两个幼童,一到便往亭中飞去,好似胸中早有成竹。那丑的一个,从怀中取出一把东西,往地上一掷,立时满庭俱起云烟,青光连闪几闪,转眼之间,烟光不见。再看亭中二童,俱无踪影。轻云认出来人正是昨日来时在玄龟殿殿前先遇见的那一双弟兄、女神婴易静之侄易鼎、易震。众人忙追过去一看,那甬道仍和先前一样,不知他二人来此何事,凭着甚么法儿入内,连一点痕迹不显。金蝉慧眼,也只看出易氏弟兄到时,取出一把光华灿烂的东西,围绕着一道金光,只往地上一掷,身子便穿了进去,随即不见。众人猜详了一阵。英琼、轻云因在玄龟殿易静既请自己先行,又说她有几句话要招呼她两个侄子,也许易氏弟兄此来是与易静约好;再不然是易静被困阵中,难以脱身,行法向玄龟殿告急,召来的救兵。可惜适才没有赶到前面,向他一问。这末一猜,果然料中。
    众人又候了一会,忽又听破空之声,好几道青光黄光,比电还疾,从远方飞来,直穿亭内。
    众人看出是异派一流,满以为到了甬道入口,三女如派人迎候,势须出现,否则必然被阻,且看清来人是谁,再行下手不迟。谁知这几道光华一落亭中,竟似轻车熟路,另有出入门户一般,连人也未现出,径自直入地底,不见踪迹。
    众人一见大惊,入宫门户不只这一处,只是外人不知入内之法,这一来简直没了主意。
    正在着急,猛觉地下又和适才初出时一般,轰隆作响,连全岛也被震动。过了半盏茶时,一团约粗二尺的光华,围绕着一股长有丈许的金光,从甬道入口处飞将出来。才一穿出地面,金蝉、石生疑心敌人又弄玄虚,刚要动手,光华敛处,现出两俊一丑,一女二男,三个矮子。定睛一看,正是易静和易氏弟兄。众人一见大喜,忙上前去询问经过。易静先给大家和易氏弟兄引见。然后说道:"阵中险遭失利,一言难尽。诸位道友姊妹且慢,大家先择一僻静所在,仍照先时行法隐蔽,容我看完家父的书信再说。"说罢,匆匆引了众人同出亭外,仍往上次藏身的暗礁之下,先行法封锁了藏身之处。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看完喜道:"诸位道友姊妹勿忧,据家父来信所说,此行不但天一贞水可得,大家还要另得许多宝物,连小妹也可附骥,列入峨眉门墙。神沙甬道虽然厉害,日内掌教师尊必命二位新入门的能手来此相助。除金须奴和陆、杨二位道友外,宫中诸人遭劫被难者颇不在少呢。"众人闻言,自是心喜。易静又谈起怎生在阵内遇见敌人,被困脱险之事。
    原来易静一时好胜,独自当先。谁知众人无心中砍断琼树,将阵破去。三凤在内层阵中已有觉察,不由大怒,忙将阵法倒转,迎上前去。猛又想起敌人护身法宝厉害,上次已要入网,仍是被他逃走,不如引他分散开来,纵不全数受擒,到底擒一个是一个。等易静一入阵,便用魔法将阵分开。轻云等在阵中寻不见易静,在追踪之时,恰值初凤那里也同时发动,只剩易静一人进了内阵。三凤等她到了阵的中央,才同了二凤、冬秀迎上前去。易静原明阵法,正行之间,忽见暗云高低中,千百根赤红晶柱,从四方八面涌现出来,便知敌人阵势发动,局势看去甚为险恶。再一回顾后面,轻云等所驾的那一幢彩云竟无踪影,众人没有跟来,必为敌人分开。自恃身藏七宝,并未放在心上,仍旧照直前进。正待施为,那千百根晶柱忽然发出熊熊烈火,齐往中央挤来。易静骂道:"无知妖孽!不敢公然出战,专弄这些障眼妖法济得甚事?"说时,先将兜率宝伞取出,化成一幢红云,护住全身。正在打算用何法宝取胜,那千百根晶柱已挤得离身只有数尺,连成了一团火墙。虽被宝伞红云阻住不能再进,那柱上面发出来的烈火,也是挨近红云便即消灭,可是那些晶柱不计其数,俱一齐往中心挤来。火声风声,轰轰发发,搅成一片,甚是浩大。前面的一被阻住,后面的又跟着拥了上来。等到围成一圈,便互相挤轧排荡,万响齐发,如山崩地裂一般。易静所带法宝虽然玄妙,无奈当初炼时,专为对付赤身教主鸠盘婆报仇之用。除护身法宝兜率宝伞外,其余如用起来,颇为费手,不是当时便可出手。紫云三女虽然无鸠盘婆道力高深,这内阵中的晶柱,却是秉着天魔秘传,用子母神沙炼成,生生不已,变化无穷,多少大小,分散聚合,无不如意,比起鸠盘婆的毒沙邪雾,阴风魔火,还要厉害十倍。易静见四围晶柱兀自不退,几次想仗着宝伞冲将出去,无论冲向何方,仅将柱上所发魔火微微冲散了些,要想冲出重围,哪里能够。而且这面柱上火势才减,其余三面其势又盛。相持了一阵,四面晶柱挤轧之声,越来越密。到了后来,竟和除夕放的花炮一般,爆裂之声,密如雨霰。易静暗忖:"这些烈火晶柱,俱是神沙聚炼,能分能合,如若爆散,必有别的狠毒作用。想不到内阵竟有如此厉害,万一宝伞抵御不住,岂不身败名裂?除了冒险运用法宝,怎能脱困?"想到这里,眼看四围火柱就要爆炸,忙向法宝囊中取宝,准备一拼时,忽听暗中有人对话,似在争论,为风火之声所掩,听不真切。转眼之间,忽然奇光耀眼,那成千的烈火晶柱竟自行退去,立即火灭柱隐,无影无踪。自身仍在甬道当中,面前站定三个仙衣霞裳的女子。
    易静原没见过紫云宫中诸人,方在猜疑,为首一个已发话道:"大胆女娃,竟敢擅闯仙阵!如非我大姊命人再三相劝,此时业已化成灰烟而灭。快快跪下就缚,由我姊妹三人向你那没有家教的师长答话便罢,否则教你死无葬身之地!"易静笑骂道:"你这不识羞的丫头,便是紫云三女么?只当你藏头缩尾,不敢露面,居然还敢口出狂言。你仙姑乃女神婴易静,休要有眼不识泰山。有何本领,只管施展出来,谁还怕你不成!"言还未了,侧面一个黄绢女子大怒道:"二姊、三姊,还不动手,这等峨眉后辈,与她有何话说?"说罢,手一指,便是一道青光飞来。易静笑骂道:"原来你们仗着人多为胜么?"说时,一面先将飞剑放出抵敌,一面心中盘算:"来时曾听杨鲤说起,初凤专在黄晶殿内防守总图。除紫云三女外,宫中有一妖女,名叫冬秀,最为可恶,必是此女无疑。何不先下手为强,暗中施展毒手,给此女尝点厉害?"想到这里,便从怀中取出昔年师父一真上人归真时所赐炼魔之宝乌金芒。此宝与宝相夫人的白眉针大同小异,专刺人的骨窍。虽没白眉针狠毒,也是一真上人初成道时,用那两道修眉炼成,放起来细如毫芒,仅有一丝极细的乌光,比起白眉针还要隐晦,事前如不深知预防,极难逃躲。易静如非深知冬秀、三凤二人最是可恶,也不轻易暗用此宝。该冬秀有此一劫。三凤也是好胜心盛,因听敌人说自己倚仗人多,仗着鱼已入网,早晚受擒,见冬秀已先动手,便不上前。没想到两下里正斗之间,忽然敌人手指处,一丝极细的乌光闪了一下,便即不见。情觉有异,便听冬秀"哎呀"一声,身子几乎跌倒。接着说道:"二姊、三姊,休教敌人逃走,我已中了她的暗算了。"说罢,便将剑光收回,退过一旁。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