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回 一念固元关 妖法千般终自毙  双童捧仙敕 神雷一震退群魔-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一六四回 一念固元关 妖法千般终自毙  双童捧仙敕 神雷一震退群魔

    且说轻云的青索剑光与冬秀的龙雀环光华绞在一起,轻云方觉出敌人法宝不如自己。刚想将它绞成粉碎,旁边易静正斗许飞娘,偶一眼看出便宜,忙高声大喊道:"此乃玄门异宝,贱婢不知用法,周姊姊何不将它就势收去呢?"轻云原因那两个连环光圈来得异样,一见飞剑绞住,恐敌人收回,只打算迅雷般将它破坏,没有想到这一着。闻言醒悟,试将剑光往回一招,竟然带了那两个圈一同飞回。仍用剑光逼住,由大而小,缓缓收落。那龙雀环原有的法力,因为冬秀不知用法,无从发挥,仅凭魔法运转,被青索剑一绞,已经化为乌有,仍变成了一副金连环,轻轻巧巧落在轻云手中。冬秀仍是不知厉害,当三凤收起炼刚柔,自己施展龙雀环之际,本想将先放出去的飞剑收回,以免误伤己物。偏巧易鼎赶来,恐兄弟吃亏,一见英琼直取三凤,便将断金块放起助战。冬秀飞剑敌易震的太皓钩,也只平手,再加上一件断金块,剑光便被一钩一块绞住,一时难以收回。又见敌人法宝件件厉害,这才改了打算,先破了敌人这道青光,跟着再将初凤所赠金庭玉柱中所藏的两件法宝取出,看三凤炼刚柔奏功与否,再行相机施展出去。不料龙雀环才一照面,便被轻云收去,不由又惊又惜。百忙中再往三凤那面一看,炼刚柔已为紫光所毁,越发心慌意乱起来。易震先为二女所逼,有宝难施。这时来了生力军,一面交手,暗中早将乃母绿鬓仙娘韦青青行时所给的火龙钗取在手内。易鼎与他同一心理,也在暗中将祖母给的一粒冷光珠取出。弟兄二人,不先不后,俱朝冬秀打去,冬秀怎能禁受。当此危机一发之间,幸而许飞娘在侧,看出形势不妙,一声呼叱,空中飞剑倏地化成一道经天长虹,阻住易静、石生二人的飞剑。自己忙纵遁光,飞将过去,手扬处,一道光华,刚把易震发出来的一溜火光敌住,一把将冬秀挟起时,易鼎发出来的一团白影,已打中冬秀身上。冬秀觉着一股奇寒之气逼向胸头,一个禁受不住,立时晕死过去。同时空中剑光也吃那断金块、太皓钩双双夹住,一拧一绞,化成万点光芒,坠落如雨。这且按过一边。
    那侧面的三凤见敌人忽添了三个帮手,忙把炼刚柔施展出来。因恐伤了自己飞剑,心中还在想那形如新月的法宝,所以单取英琼。哪知英琼紫郢剑不特是西方太乙精华所炼,又是峨眉派数一数二的宝剑,休说炼刚柔,任何法宝也难损它丝毫。当英琼正斗之间,见敌人忽然放起软绵绵、色彩鲜明的一团光华,虽然不知来历,仗着自己紫郢剑是剑家至宝,会过了许多邪法异宝,从未失事,一毫也未放在心上。估量三凤的剑光吃自己剑光略微交接,光华将顿减,易震尽可从容应战。倒是这新出手的东西,一定比较厉害一些。不同青红皂白,径将空中紫光一指,舍了三凤飞剑,直往那团光华射去。刚一近前,三凤方以为那炼刚柔必和从前一样,射出烟雾法火,去破敌人飞剑。谁知道遇了克星,晃眼工夫,敌人剑光已将炼刚柔圈住,剑光圈越来越往小里缩紧,发出咝咝声音。两下相持不多一会,等到三凤看出不妙,想要收转,已是不及。耳听嘣的一声极清脆的爆裂之音过处,那月儿岛连山大师当年炼就的一件异宝,竞被英琼紫郢剑所破,化为一片粉红的淡烟,似雾毅轻绡一般,冉冉消逝。英琼之意,原是想将三凤那口飞剑夺来,赠与易震,又不愿将飞剑毁损,所以一得手,仍指剑光上前相战,一心只注重在那口剑上。否则舍剑取人,三凤早已不死即伤,吃了大亏。三凤哪知进退,一见炼刚柔又被敌人毁去,少时回宫,见了慧珠,拿甚相还?不由怒从心起,恨入切骨。一面指挥飞剑应战,暗中口诵魔咒,披散秀发,正待把初凤从金庭玉柱中所得的地阙二十九件奇宝施展出来,制敌人于死命时,正值飞娘救起冬秀,见自己这一方连遭失利,也是怒发如雷,又知紫郢剑厉害,恐三凤寡不敌众,受了重伤,先忙向三凤飞来。才一到达,便从法宝囊中把近年在黄山五云步炼成的修罗网取将出来,倏地收回剑光,往空一洒,立时愁云漠漠,惨雾靠靠,万丈黑烟中,簇拥着无数大小恶鬼夜叉之类,猛从四面八方向英琼、轻云、易静、石生、易鼎、易震等六人包围上来。
    这修罗网污秽狠毒,无与伦比。其中鬼魔夜叉全是幻影,敌人只把心神一分,立时便要为飞娘的六贼无形针所暗害。飞娘炼成此宝,原备三次峨眉斗剑之需。实因英琼等年纪虽轻,法宝飞剑俱非寻常,又知三英二云是峨眉小辈门人中主要人物,所以才下此毒手,准备一网打尽,少解心头之恨。这回使用,尚是初次,惟恐敌人觉察,下手甚速。除自己收回飞剑外,连三凤都未及打个招呼。一看黑云妖雾已将对面六人一同盖住,看不见自身所在,心中大喜。忙又从法宝囊内取出六贼无形针,刚待觑准敌人,乘隙发放,忽听天际破空之声甚疾。抬头一看,长才尺许两道金光,如流星电闪一般,从遥空中飞驶而来,快得异乎寻常。就这闻声昂首之际,眨眨眼,已经临头不远。明知是敌人来的救星,只猜不出是哪一派中人物。就这么一寻思的当儿,忽然一片光华自天直下,照得大地通明,连四面海水俱成金色,奇芒飞射,耀目难睁。才亮得一亮,紧跟着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霹雳,夹着百万金鼓之声,从云空中直打下来,只打得妖气四散,海水群飞,恍如山崩地裂一般。飞娘一闻雷声有异,猛地想起一人,不由大吃一惊,吓得连来人面目也未及看清,慌不迭地收转法宝,口唤:"三妹速退!"一手仍抱着冬秀,一手把三凤一拖,径往甬道之中遁去。不提。
    这一面英琼等六人正要得胜,忽见飞娘赶来,一照面,便将手一扬,似轻烟一般,激射起无数缕黑丝,转瞬间起了愁云惨雾,千万恶鬼从四外潮涌而来。再看飞娘,已失所在。易静姑侄三人知是妖法,虽用法宝护身,还不甚在意。轻云却识得飞娘厉害,忙喊众人快聚在一处,将青索剑和紫郢剑会合一起。石生也忙将天遁镜取出。正待合力迎敌,猛听破空之声,金光迅雷,接踵而至,岛上妖气尽扫,敌人不知何往,空中来人也降了下来。大家见来人是两个头梳丫髻的道童,心刚一动,未及出声招呼。石生闻得附近风雷之声,猛一眼看见海面上适才所见的那股子蜃气,已被迅雷震散,却现出一幢彩云,和金蝉所用一红一紫两道光华,在那里上下飞舞。还有一团粉红色的彩光刚刚飞起,还未飞远。忙喊一声:"那不是我金蝉哥哥!"脚一纵处,一溜银雨,先自往前飞去。余人也都相继看见。内中轻云和易静同时想起易周柬帖所言,知道适才海面蜃气,乃是金蝉被困在内。那逃走的粉光,定是桃花妖尼李玉玉,因妖法为迅雷震散,又见飞娘遁走,心中害怕,抽身逃遁,哪里肯舍。互喊一声:"休放妖尼漏网!"双双跟踪追去。英琼和易氏弟兄、新来的两个童子闻言,也都相率追去。到了一看,那桃色光华由浓而淡,转眼间已无踪迹。那弥尘幡所化的五色云幢,仍在海面上升沉不定,也不他往,知道金蝉必然中邪。好在轻云、石生俱知使用宝幡之法,忙将弥尘幡收起。再看金蝉,虽未受着伤害,已是目定神呆,有些昏迷之状。忙由石生代他收了双剑,扶着驾遁光同回岛上。轻云先取一粒丹药与他服了,刻许工夫,才得复原。一问何故如此,才知就里。
    原来金蝉有弥尘幡和双剑护身,本可无恙。只因看出幻境时,脚已踏在妖尼妙腿之间,幸是元阳坚定,至宝护身,飞起时又快,虽未被她元阴吸阳之法吸住,人已为妖法所中。总算元神还有主宰,弥尘幡决不离手。加上双剑灵异,只管活跃。人虽逐渐昏迷,妖尼仍是无法近身,逞其所欲。后来邪云被金光迅雷震散,妖尼回望,连飞娘都吓得逃走,知道不妙,径直遁走。她如就此逃回山去,也不至于就遭惨死。偏偏追她的是石生,又是一个特异纯阳之资,再加上金蝉不曾到手,心终难舍,忙用换影移形之法,将身潜入海中,等众人退去,依旧偷偷回转甬道。不提。
    众人救治金蝉时,那来的两个道童,早向前一一见礼,报了姓名,原来是南海双童甄艮、甄兑。轻云以前原见过他弟兄二人,余人也早料到,俱都大喜。等金蝉复原,才坐到一处,谈说此来使命。
    原来南海双童自从那日被困在凝碧崖灵翠峰峨眉开山祖师长眉真人遗留的六合两仪微尘阵内,当时人便昏昏沉沉,不省人事,和死了一般,不觉过了多少时日。那阵分生、死、幻、灭、晦、明六门,有无穷的奥妙。除掌教妙一真人夫妇和玄真子受过长眉真人遗命,能够运用外,连其余峨眉诸长老,俱都不敢轻易进阵。在妙一真人未回山以前,一直也无人理会。灵云、轻云等各自走后,过了两天,长幼两辈仙侠来得越多,自有玉清大师、长人纪登等分头接了进去。那髯仙李元化正在大元洞内会集群仙,互谈五府开辟之事,算计掌教真人夫妇还得些日才到。玉清大师躬身向众人道:"金蝉、石生两个师弟和周、李两位师妹,前往紫云宫取那天一贞水,数日不回,定然出了变故。李师伯易数通玄,何不算它一算?"髯仙道:"我昨日本想卜他四人吉凶,后来一想,取水之事,掌教师兄既命人前去接应,必早知中途要生变化,连日未奉仙谕,料无凶险。又值恒山云梗窝狮僧普化,托顽石大师来此借宝,谈话耽搁。之后众后辈门人又纷纷请教,我想无关宏旨,就此搁起。你也能前知休咎,既问此事,可曾算过么?"玉清大师答道:"那日弟子读了掌教师尊飞剑传书,便猜此事不是如此平常。今日闲中掐算,他四人已连遭惊险,并且还有几个尚未入门的道友在那里相助。
    但是紫云宫源流长远,此事颇多变化。弟子道力浅薄,只知紫云三女决无幸理。至于怎样破那神沙甬道,取来天一贞水,及掌教真人因何向一素不相识的异派中人借宝,仍是算它不出。李师伯与诸位前辈尊长,俱都深通玄奇秘奥,先知先觉,敬请指示仙机,以开愚昧。"
    髯仙正要答话,旁坐金姥姥罗紫烟,也是精通易理,善知过去未来,先听大师说,早已澄神内视,定念明心,默运先天神术,体察未来,忽然张目说道:"李道友无须算了,紫云宫源流,我本略知一二,适才又加推算。此事不特变化甚大,还关系着三次峨眉斗剑之事。
    那紫云宫地阙仙府,乃昔年水母五女玉阙章台,避祸修真之所。后来五女分封五湖水仙,弃此而去。又过了若干年,有一异派散仙算出就里,坏了五仙禁法,入宫隐居。成道时,多亏长眉真人助他脱了魔劫,无恩可报,所炼许多法宝飞剑既不能带去,又不舍将数百年心血毁于一旦,便连那部地阙仙书全赠与长眉真人,任凭处置。此时长眉真人已是神通广大,妙法无边,只是外功未完,成道较晚罢了。当下默算未来,已知因果,便领了他的敬意,仍请那位散仙在飞升以前,将法宝仙书封藏在宫中金庭玉柱里面。柱底藏有柬帖,备载此事。以致日后为一老蚌从侧面穿透海眼,入宫盘踞。这老蚌已有千年道行,略知宫中之事。它与方氏三女之父,有一番救命因缘,又将三女引入宫内,才有今日地步。齐道友一则事忙,又因三女修为不易,神沙甬道虽然多害生灵,也是避劫心重,出于不得已。便借取水为名,试她们一试。她们如恭顺,将水献出,日后还可助她们成道。等开府盛会之后,再派一同辈道友前往宫中,取出玉柱中遗书,与其说明前因后果。金蝉所带去的书柬,其中颇多点化之言。三女入魔已深,歧路徘徊,又受了奸恶蛊惑,竟然执迷不悟,自取败亡。偏巧她们又在月儿岛火海内得了连山大师一部天魔秘笈。那神沙甬道中大衍阵法,委实厉害非常。紫云宫又深藏海底,利用魔法封闭,神仙也难飞进。齐道友原知她们不外三条出路。又知三女也有夙根,长女尤厚。第一条,是我们人到,便将水献出;第二条,是献水之后,中途变计,反悔追赶;第三条,是不特吝而不与,反要倒行逆施,与去的人为难。所以将去的人分成两起。先还以为三女已修道多年,或者不致倒行逆施,公然为敌。及至我们的人去后,一则金蝉躁进,石生救母心切,先行擅入,伤了守宫神兽;二则三凤又是有心为难。许多阴错阳差,以致起了争端。即使这样,依了初凤心意,仍有转圜之机。无奈三女运数将终,魔头太重,种种阻碍,终于变志为仇。她们那里有何举动,齐道友业已全知,只因东海之事异常重大,才延到今日。为了此事,提前数日回山,少时一到,便有分派。那紫云宫暗切紫玲和灵云、轻云的名字,日后应为她三人修真养性之所,三女不过暂时盘踞而已。如今许飞娘和妖尼李玉玉等俱在彼助纣为虐。齐道友申正回山,明早寅正便开放灵翠峰两仪微尘阵,收伏南海双童甄艮、甄兑,取出长眉真人遗藏的至宝,传了双童道法。再过数日,便派双童前往紫云宫接应诸人,取回天一贞水。在此时期内,还有一位我们多年不见的道友,带了两个得意弟子前来。
    那南海双童之父名叫甄海,也是异派中散仙,为三女所杀,与三女有不共戴天之仇。此去带有那位道友灵符,一到便可将飞娘等妖人吓走。到时白、朱二位也要前去。宫中诸人除有两个不在劫的外,初凤或能幸免,余者不死即受重伤,成功无疑的了。"众人闻得掌教真人少时回山,俱都高兴。有那不曾见过的后辈,更是欣喜若狂。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