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回 图解勤参 寸心通妙谛  飞云可捉 咫尺误仙缘-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一七五回 图解勤参 寸心通妙谛  飞云可捉 咫尺误仙缘

    且不说李宁率领英琼等前往峨眉凝碧仙府赴会。如今先补叙由戴家场分手出来的几个本书中重要人物的事迹,以便归入到峨眉开府盛典。下文繁妙节目甚多,日后俱可一一交代。
    这且不言。
    且说老英雄凌操的爱女、俞允中的聘妻女侠凌云凤原是追云叟白谷逸的内侄曾孙女。当白谷逸的妻子凌雪鸿在开元寺坐化时,对白谷逸同穷神凌浑的妻子白发龙女崔五姑再三嘱咐说:"凌家仙根甚厚,五十年后必有子孙得道,务必代为留意。"后来,白谷逸算出应在云凤的身上,便借众仙侠大破戴家场之便,给烟中神鹗赵心源去了一封柬帖,命他到时开看,等白发龙女崔五姑一现身,便即将柬帖呈上去,说自己门下并无女弟子,请她务必克践前言渡引云凤。五姑此来,一半相助众仙侠驱除异派,一半也是为了渡化侄曾孙女之事,当然照办。
    云凤本来心性高洁,向道甚诚,只为老父年迈,又鲜兄弟,不得已才许配俞允中。虽然允中英姿飒爽,武艺高强,又是世家子弟,堪称佳婿,到底不是夙愿。及至和姓罗的结仇,避至戴湘英兄妹家中,先后遇见了好几位剑仙侠士,大都飞虹百里,上下青冥,才知仙人也是人为,益发动了向往之心。几次想和老父商量,就着这当前仙缘,投师学道,俱被阻止。
    云凤无法,只好暗中背人去激允中,谁想允中十分痴情,也是执意不肯。云凤暗中甚是气闷,原准备破了戴家场,拼死命苦求群仙接引,以死自誓,好歹也要了却这层心愿。不想一出去便遇见假头陀姚元,仗着一手神枪,刚要得胜之际,忽被姚元暗放瘟篁迷魂沙,冒起一股黄烟。云凤闻着一股奇腥气味,刚暗道得一声:"不好!"立时中毒倒地,眼看死在姚元禅杖之下,多亏戴湘英赶来接应,一弹子将姚元右眼打瞎。凌操见爱女倒地,忙赶过去救时,倏地眼前一闪,现出一个白发妇人,就地下抱起云凤,身形一晃,不见踪迹。
    云凤在迷茫中,微觉身子被人捧住,轻飘飘地凭空腾起,渐渐不知人事。等到醒来一看,己卧在一间极修整的石室以内,面前站定一个满头银发、手柱铁杖的妇人,正抚着自己满头秀发说道:"小孙孙,你能知我是谁么?"云凤幼年便听凌操说起自己家中曾祖姑成道的仙迹,一听这等称呼,把白发龙女崔五姑当成了凌雪鸿。适才曾为敌人毒烟晕倒,定是遇救到此。连忙下拜道:"你老人家可是五十多年前在开元寺坐化的那位曾祖姑么?"崔五姑道:"你曾祖姑业已兵解化去,又经过了三十余年的流转,才转动托生,在苏州阊门外七里山塘一个姓杨的渔人家里,不久便可相逢。我是你叔曾祖父凌浑的妻子白发龙女崔五姑。因你曾祖姑坐化时,曾再三向我和你曾祖姑父追云叟白谷逸说,凌家仙福尚厚,他年还有出世之人,要我三人随时留意,渡化接引。日前你叔曾祖算出应在你的身上。今日打擂时,赵心源又拿着你曾祖姑父的书柬,请我渡你到此,先传授你坐功剑法,日后再引进到峨眉门下。你叔曾祖日内便去青螺峪驱除八魔,创立教宗,我本应相偕同去。只因你叔曾祖虽然道法高强,在各派剑仙中享有盛名,只是他还不算是玄门正宗,门下弟子异日均难免于兵解。昔日你曾祖姑便是吃了此亏。他性情又有些古怪,异日学成剑术,必不容你转入峨眉。所以他本想将你带往青螺,是我执意不肯,才将你带在这风洞山白阳崖花雨洞暂住。我先赐你一口玄都剑,按我所传,每日虔心练习。我不时离此他去,每隔旬日,必来看你一次。此洞为昔日白阳真人学道之所,灵迹甚多,乃人间七十二洞天之一。内洞壁上,有白阳真人遗留的图解熊经鸟伸,外具百物之形,内藏先后天无穷变化。你只要勤加揣摩,以你天资,日久自能融会贯通。稍能有成,再下山去略积外功,便可持我柬贴,趁着峨眉开辟五府之便,前去拜师了。开府盛会,为时相距不远。同门中身怀绝艺,道法高强之人甚多,你既是我引进之人,虽不能超越群伦,也须相差不远。此事成败,全仗你自己修为,毋负我的期许才是。不过此山远在黔桂边境,数千里山岭杂沓,除了山北铁雁冲黄狮寨一带,略有多族杂居外,虽然风景奇丽,时为仙灵窟宅,但亘古以来,洪荒未辟,大泽深山,山魈木魅、虫蟒怪异之类甚多;再加上此洞久传藏有白阳真人一部针诀和两匣芒饵,中间经过许多异教中人来此搜掘,至今不曾发现,连我也未知藏处,难免不再有人觊觎。我再赐你神针一枚,可随心收发,作为防身之用。你若有缘将真人遗物得到手中,足可助你数十年苦炼之功。可随时留意,那就看你缘分如何了。"云凤闻言,不禁感激涕零,抱着崔五姑的双膝叩头不止。
    崔五姑笑道:"我知你向道心诚,今日正称你的心愿,尽自伤心则甚?快起来。"云凤含泪起立道:"曾孙女蒙曾祖母天高地厚之恩接引到此,九死难报!只是爹爹年迈,并无子息,所生只曾孙女一人,平时甚是钟爱,今见曾孙女失踪,必然悲痛不止。还望曾祖母恩施格外,大发鸿慈,将他接引到此,即使修道无缘,也可朝夕侍奉,不知可否?"崔五姑笑道:"痴丫头,你当修道成仙就这般容易吗?此山已高出云表,你此时人在洞中,又服我的灵丹,还不觉得洞外罡风何等凛冽。常人到此,便即吹化。便是你,也须修炼四十九日之后,始能出洞游行。他一个暮中衰叟,到此怎能禁受,洞中食用之物俱所不备,你在数年内还未必能服气禁食。这四十九日中,尚须我给你采办黄精松子之类充饥。自出取食,须待四九期满,骨坚气凝之后。他来岂非受罪?至于忧思爱女,在所难免,但已有人为之分说,决可放心。他此刻有俞、戴两家留住款待,正好安乐。你只要有志向上,年余光阴,便能见面。你必将我的灵丹与他服食,纵难成仙,也可延年益寿。一人得道,九祖升天。图这年余之聚,反分道心则甚?"云凤不敢再说。
    当下崔五姑便命云凤盘膝坐下,道:"你如此孝思,索性我再助你一臂之力,使你早日学成,父女重逢。此举省却你苦功不少。须知此等仙缘,旷世难逢,勿以得之太易,不自珍惜,浅尝辄止。"云凤闻言悚然,恭谨领命。崔五姑伸出一手,按住她的命门。云凤只觉五姑的手微微在那里颤动不止,渐觉一股热气由命门贯入,通行十二玄关,直达涌泉,再由七十二脉周行全身,遍体奇热难耐。云凤只管凝神静志,一意强忍。先时五内如焚,似比火热。半个时辰过去,方觉浑身通泰,舒适无比。忽听五姑喜道:"想不到你定力根骨如此坚厚,真不枉我渡你一场了。"接着又传了云凤坐功,说道:"你此时百脉通畅,百病皆除。日后运气调元,可以毫无阻滞,后洞现有我适才采来的黄精,外有铁釜一口,支石为灶,足供半月之粮,可照我法做去。半月后,我再来传你剑诀。"说罢,取出一口长才二尺的宝剑和一根三棱铁针,交与云凤,传了针的用法,说得一声:"好自修为,行再相见。"云凤只见满洞之中金光耀眼,人已不知去向。知道洞外罡风厉害,不敢追出去看,只得望空拜倒,谢了大恩。先将那口剑拔出,铮的一声,电光闪处,剑已出匣,寒光射眼,冷气侵肌。仙家异宝,果自不凡。神针无事不敢妄发,也知是件宝物无疑。不由喜出望外。心里记着后洞壁间图解和白阳真人灵迹,以为其中必多仙景,恭恭敬敬朝后洞叩了几个头,存着满腔虔诚之心,往里走去。
    这洞共分前、中、后三层,只前洞最为光明整洁,中洞深藏山腹,虽然高大宏深,已不如前洞明朗。云凤见上下壁内到处都是残破之痕,料是前人发掘遗迹。走向洞壁尽头,见有一块高约两丈,厚有三尺的石碑,碑上并无字迹。转过碑后,才是后洞门户,高只丈许。进门一看,洞内异常黑暗阴森。云凤原有内家武功,目力曾经练过,仔细定晴寻视,依稀略能辨出一丝痕影,还是看不清楚。洞中仿佛比前、中二个洞还大得多,除当中一个石墩和零零落落竖着许多长短石柱外,并无甚出奇景物。再走向壁间一看,那图解也只影影绰绰,有些人物痕迹,用尽目力搜查,不见一字。仅在东南角寻到一堆黄精、松子和那一口铁釜,心中未免觉着有些美中不足。孤零零坐在当中石墩上,只管出神寻思,也不想弄吃的。暗忖:"曾祖母既说图解为用甚大,必非虚语。这一点点人物立坐飞跃淡影,不见一字,洞中如此黑暗,叫人怎生索解?如不从此中悟出一些妙理,休说自己汗颜,曾祖母必当自己不堪造就,负了期许,也许就此罢手,岂不误了仙缘?"想了一阵,又往四壁注视一阵。那飞跃屈伸之状,还可照着内行功夫依式学样,偏生坐像最多,十九一式,即使看得清楚,也无从下手学习。似这样起坐巡行,过了好些时候,老是寻不出一点线索,不由着起急来。越着急,觉着洞中越更黑暗。末后把气沉下去,闭了双目,略微定了定神,把心一横,暗骂:"好容易遇上这等仙缘,偏又资质这等愚下。如不悟出壁间图解用意,誓以身殉!反正曾祖母要过了半月才来,无须急在这时,何不先照她所传炼气之法,勤加练习,缓些时再去参悟?"想到这里,便将双膝一盘,冥心用气,打坐入定。等到做完功课起身,也不知是甚时候,只觉身轻骨健,神清气爽。睁眼一看,洞中也没有初进来时黑暗,壁间图解隔老远便能稍稍辨认。这才稍悟虚空生白之理。适才是由明入暗,满腔欲望,心盛气浮,所以看不大见。此时坐功之后,矜平躁释,神清志宁,便好得多。以后勤加练习,定能视暗如明。只要图像能一目了然,无须尺寻寸视,纵无字迹注解,多少总要体会出一些道理。不禁转忧为喜,益发奋勉不置。
    云凤自从戴家场遇救,到此已有一天多时间未进饮食,这时心里一宽,方觉腹饥。走向壁角置釜之处,一面先剥了松子入口。猛又想起仙人点化,往往示意于不知不觉之中。前洞尽有光明方便所在,这锅灶偏生安置在后洞最黑暗的地方,看似无关,定非寻常,说不定又含有深意,且莫去动它。一面随手取了一根黄精,咬了一口,觉着苦涩。见其中还杂有许多山芋,打算煮熟了吃,釜旁柴禾颇多,也有火种,只是无从寻水,出洞又畏罡风。只得用身带的一把小刀削些胡乱生吃了一顿。吃完起身,又向壁间寻视,除看得比前清楚外,仍无所得。一心苦练,洞中又无床榻被盖,索性不睡,径去石墩上二次打起坐来。做完一次功课,异常舒散。或是吃些山芋、黄精、松子之类,又去打坐入定。似这样做过了十几次功课,始终未曾离开后洞。洞中黑暗,不分昼夜,算计时候,约有三天光景。因是潜心一意,勤苦参修,再加天资颖异,夙根深厚,进境极快。但云凤本人尚不知道,只觉心智空明,耳目分外灵敏而已。
    有一次,刚刚入定醒来,偶看壁间图解,格外比前清晰,知是打坐之功。自忖:"再有数日,只要按着曾祖母所传坐功,能在一次中将气机运用纯熟,通行逆关,过了十二周天,做到她老人家所说境界,便可照着壁间图解,不问悟出门径与否,一一试练了。"正自寻思,微闻水声滴石,静中听去,分外清楚。细一留神,听那水声竟出自那块打坐的石墩之下。
    云凤连日用功,除吃些山粮外未进滴水,也未行动过一次,忽然听得水声,不禁思饮。心想:"洞中灵迹甚多,除壁间图解外,也曾仔细搜索,并无所见。石墩下面是实是虚,怎未想到移开一看?这水声好似时近时远,石墩又大,莫非下面还盖有洞穴不成?"想到这里,走近前去,两手搬着石墩往前一拉,竟能移动,连忙运足平生之力,一阵搬移,移开二尺来远近,渐渐发现穴口,心中大喜。等到石墩移向一旁,再看全穴口,比石墩只稍小一圈。低头往穴里一看,水声已住。那穴道由前往后,斜行下去,看去虽然很深,不过斜径陡些,并非直落无际。有了着身之处,自信从小练就一身轻功,还可提气贴壁上下。略微歇了歇,振起精神,将真气往上一提,身坐穴口,伸足入穴,背贴着那滑削陡险的穴壁,缓缓往下溜去。
    快要到底,才将气一舒,放快了势子。等到脚踏实地一看,地方不大,石笋林立,均甚粗大。石壁没有上面平整,到处都是孔窍洞穴,仍有不少发掘过的痕迹。再一细寻那水声之处,只在一声形如槎丫的奇石上面洞窍里有一线流泉,涓涓下滴。想是年代深远,水滴石穿,已成了一个尺许方圆的水坑。水与地平,也不溢出。用剑一探,不能到底,仿佛很深。张口就着泉流一尝,竟是甘冽异常。心想汲些上去,又没盛水的东西。如若上去,将那口铁釜搬下来盛,又恐拿着东西,走这样滑削的穴壁,下来容易,上去却难。想了想,无计可施。一心想吃点熟东西,只得取下身披的肩中,先放在水坑里洗了个净,就着那涓涓细流,将它浸湿。再脱去上身衣服,放在石上,以免弄湿了没有换的。一切准备停当,口含湿衣,走向穴壁。仍是背贴着壁,将头往上略伸,手足向壁,施展轻身功夫,一提气飞也似往上游去,一会到顶。出了穴口,奔向釜前,将中一阵拧绞,居然有一碗多水。左右闲着无事,穴底温暖如春,也不嫌麻烦,一连上下三次,才凑了有半釜子水。就石上晾起肩中,将脱去的衣服着好。一面生火,一面削芋放入釜中去煮。不消片刻,水开芋熟,香味扑鼻。取出一尝,不但那芋甘芳酥滑,连汤也是清香甜美,益觉适口异常。尽情大嚼之余,不觉吃多了些。
    云凤连日吃了许多冷东西,在前又服了崔五姑的湔洗肠胃的灵药,药力早已发作,又几天没有行动,被热汤热食一冲,不一会,忽然腹痛如绞。恐污秽了洞府,洞外罡风厉害,强忍着跑出洞去,择一僻静山石后面,刚一蹲下,便如奔流夺门,不可遏止。等到站起身来,积滞全消,顿觉身子一轻,五内空灵。细看当前景物,置身已在白云之上。四外高峰微露角尖,俱在脚底。正当中午时分,天风冷冷,仿佛甚劲,但是一毫也不觉冷。偶一低头,见崖下面长着许多奇木异卉。向阳一面,有一处黑沉沉的,似有洞穴,当时未有意去看。闲眺了片时,径回洞中,去做功课。坐时觉着一缕热气由丹田起来,缓缓通过十二玄关,直达命门,然后又顺行下去,与崔五姑传授时手按命门的情况相似。知道第一层功夫业已圆满。坐罢睁眼一看,全洞光明,无微不瞩,不禁狂喜。壁上图解,连日来已是越看越显。云凤打定主意,只是练五姑所传功课,一直未去理它。
    这次做完功课,见四壁人物鳞介飞潜动跃之形,不特神态如生,竟悟出自东壁起始,个个俱似有呼应关联。一数全壁,共是三百六十四个图形。暗忖:"这图解分明按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怎么少了一个?"四外又无残缺之痕,再四揣摩不出。反正无师之学,全仗自己用心试习,并不深知玄妙,且试试再说。便决计从东壁许多图像起,照样练习起来。起首是一连十二个人形的坐像,俱都跌坐朝前。头一个两手直向膝头,一目垂帘内视,首微下垂。
    第二个头略正些,态甚安闲。以下的十个坐像,俱都相同,看不出有甚不一样处。云凤虽猜是坐功次序,但是四壁三百六十四个图像,飞潜动静,无一雷同。这起首十二个,除头一个首略俯,算是坐功起始,调息时的姿态外,后面这十一个既无甚姿态,要它何用?定有深意在内,只是自己心粗,没有看出它的异处。她定了定神,再仔仔细细察看那十一个图像的同异之点。除面貌胖瘦、身材高矮不一外,休说姿态相同,连服装和那衣纹都是一个样式画出似的,想不出个道理来。后来一想,这也许是当初真人门下练图解的十二个弟子,也未可知。看壁上人形,一共不足二十,除这十二个有衣冠外,余者均是赤着身子,所料或者不差。
    想了想,把初意略微变更,便舍了这十二图像,暂且不学,竟从第十三个图像开始学习。其实云凤如按初定主意,不问三七二十一,竟从头一图学起,日子一久,自可悟出玄门上乘大道。只为天资过分聪明了些,心略一活动,这一改主意,反倒舍近求远。等把壁间图解学完,悟出走错了路,已该是下山时候,无暇虔修。日后到了峨眉,不能与三英二云比肩,仍要随定一辈道行略次的同门,在左元洞内,苦练三百六十五日。差一点便和雷、杨等人同样走火入魔,白费多年的辛苦。这且不提。
    十三图起,尽是些人物乌鲁各式各样的动定状态。云凤便照着上面熊经鸟伸,一一练习起来。先只是打算照本画符,以为不知怎么难法。原拟每次功课完毕,每一像学上几次,不问有效无效,能通与否,先练习上十多次,再挨次往下练去。反正不惜辛苦,把这三百六十四像一一练完,看是如何,再作计较。及至照图才练了两式,便觉出有些意思,一式有一式的朕兆,不禁心里头怦怦跳动。连饮食都顾不得用,照式勤练不已。第一日连着几次,练了二十余式。坐完了功课便练,练完又坐,虽已入了悟境,尚不能将各式融会贯通。等到第三日过去,已会了百十来式。有一次练完,试照幼年在家练习武功之法,将各式先挨次连贯如打拳般练了一遍。然后又颠倒错置,再练一遍。练时猛觉气机随着流行,和坐功时相仿,益发狂喜。不消十来天的工夫,壁间图像俱已练到。虽然只知依样葫芦,不能深悉其中微妙,对于运气功夫,却是已有进境。
    崔五姑去时,曾说每隔旬日,必来看望一次。这日云凤做完功课,一算日期,已有半个多月,五姑说来传授剑法,并未来到。可是洞角所留的食粮,看去还是那么多,丝毫不见减少。起初只顾每日苦练,没有注意到此,这时一经想起,觉着奇怪。暗忖:"神仙决不打谎语,但是飞行绝迹,来去无踪。"一想到这里,便留了神,将所余食粮,分别估了数目,打了记号,照自己每日食量一估,还敷月余之用。过了两三天,一查看竟少了些。尤其是自己最喜煮来吃的山芋,一根无存,好生后悔,不该暗破玄机,又去打甚记号。
    光阴易过,云凤在白阳崖花雨洞中,不觉过了一个多月,五姑始终未见一临,眼看着食粮将罄。喜得那日五姑曾说四九期满,便可出洞觅食,如今相隔已无多日。洞外罡风凛冽,日前也曾试过两次,除风力稍劲外,并无所说之甚。连日忙着用功,仅在洞前稍立,偌大一座仙山,俱未涉足。再过两日,如五姑还不见到,便准备在本洞左近,先采办一点食粮存储,省得用完之后,急切无处采办。虽然仙法未得传授,好在自己原有一身武艺,又有一口仙家宝剑,还有那根神针防身,纵遇山魈木魅,自信尚能应付。出家人山居修道,一切艰危灾害,原所难免,也怕不了许多。
    正在沉思,偶望壁间图像,个个姿态生动,仿佛欲活,仙人手笔果是灵奇,越看越出神。猛然想起自己曾将三百五十二像一口气连贯习完,觉着与坐功真气运行流替虽有动静之分,但殊途同归,并无二致。五姑去时未传剑法,正苦无法练习,何不用这口仙剑,照着壁图也试它一试,看是如何?万一也和上次一般,悟出些道理来,岂非绝妙?云凤想到就做,当下拔出那口玄都剑,按着图形,参以平日心得,一招一式,击刺纵跃起来。头两次练罢,得心应手,颇能合用。只因图形部位变化不同,有的式子专用右手便难演习,非换手不可。如真照了样做去,到时势非撒手丢剑不可,觉着有些美中不足。练到十次以上,动作益发纯熟。快练到一百零三式时,又该两手交剑,才能过去。心想强它一强,看看有无别的解法。心里虽这么想,身法并未停住,就这微一迟疑之际,已然练到那一式上。这中间一截,共有七十多式,多是禽鸟之形,大半都是爪翼动作,并无器械。云凤用剑照式体会,都能领悟用法。
    那一百零一、零二两式:一个是飞鹰拿兔,盘定下瞩;一个是野鹤冲霄,振翼高弿。一上一下,本就不易变转,偏生一百零三式单单是个神龙掉首,扬爪攫珠之形。云凤先将身纵起,右手持剑,去伐飞鹰右爪,作势下击。刚一落地,倏又纵起,去学第二式。因第一式未悟出着力之点,只知横剑齐眉,却伐鹤的右翼,如要跟着提气飞身回首旁击,格于图中形势,非两手换剑不可。当时略一慌乱,想变个办法,只顾照式练习下去,不料那些图形一式跟着一式。云凤急于速成,动作又快,身在空中,刚照式一个翻腾,猛见眼前寒光一闪,自己的头正向手中宝剑擦去。这时云凤的剑原是用虎口含着,大、二、中三指按握剑柄,平卧在手臂之上,再想换式将剑交与左手,已是无及。情知危险万分,心里一着急,就着回转之势,右手一紧,中指用力照着剑头一按,同时右臂平斜向上,往外一推,那口剑便离了手,斜着往洞顶上飞去。云凤身子已盘转起来,见剑出了手,心里一惊。这些动作每日勤练,非常纯熟,不知不觉中照着龙蟠之势,身子一躬一伸,便凌空直穿出去。她原是一时手忙脚乱,想将那脱手的剑收回来。谁知熟能生巧,妙出自然,又加气功已经练到击虚抓空境地,平日独自苦练,尚无觉察,忽然慌乱中的动作,竟然合了规矩,这一来恰好成了飞龙探珠之势。
    说时迟,那时快,剑又是口仙剑,既发出去,何等迅速。照理云凤只是情急空抓,万不料手刚往前一探,那股真气便自自然然到了五指。猛觉手中发出的力量绝大,那剑飞出去快要及顶,竟倒退飞回,到了手中。能发能收,大出意料之外。且喜人未受伤,连忙收式落地。暗忖:"那剑明明脱手,怎会一抓便回?好生奇怪!"后一想:"连日苦练,只觉真气越练越纯,也不知进境深浅,壁间图解是否可与剑法相合。难道这么短的时日,已可随心收发不成?"想着想着,试将剑轻轻往前一掷,跟着忙用力往前一抓,果然又抓了回来。欢喜了一阵,该是进食的时候,一查食粮,所余已是无多。一时乘兴,带了那口玄都剑和飞针,径直出洞,去寻觅食粮。
    到了洞外一看,恰值云起之际,离崖洞数丈以下,只是一片溟漾,暗云低压,远岫遥岑,全都迷了本来面目,不知去向。崖洞上面,照例常时清明,不见云雨,这时也有从云层中挣出来成团成块的云絮,浮沉上下,附石傍崖,若即若离,别有一番闲远之致。云凤先见下面云厚,虽然前几日看出一条方向路径,到底不曾亲身经历过,怎敢冒昧穿云而下。方自有些迟疑,忽然一团雪也似的白云从崖下飞起,缓缓上升,往身旁飘来。觉着有趣,伸手一抓,偏巧一阵风过,那云已是升高丈许,往前飞去。云凤一捞,捞了个空,心中不舍,便追了去。这风一吹,不但这团孤云飞行转速,便连下面的云海也似锅开水涨,波卷涛飞,滚滚突突,往上涌来,转瞬之间,已与崖平。云凤只顾纵身捉云,忘了存身之处已离崖边不远。刚将身纵起,见那云突又前移,暗骂:"云儿也这般狡猾,我今日若不将你捉住才怪。"不便在空中施展近日新学来的解数,往前一探,又悬空飞出了两三丈远近,恰好将那云团双手抱住,身子才往下落。
    猛一低头,见脚底云涛泱奔,浩瀚无涯,哪里还有着脚之所。知是一时疏忽,已经纵在崖外,不禁大惊,急切间想不出好主意。等到想起提气盘空,凌虚回旋,身子已坠入云层之中,睁眼不辨五指,哪里还来得及。又不知脚底下是崖的哪一面,仗着胆大心灵,立时变了方法,把气紧紧提住,随时留神着脚底的地方,使下落之势略缓,只要觉着脚一挨着实地,便可站定。正落之间,渐觉凉风侵肌,冷云扑面,周身业已湿透。正猜云中有雨,猛听云底下风雨大作,声如江涛怒吼,四周的云越暗,水气越厚,几如浴身江河之中。约有顿饭光景,才将这千百丈厚的云层穿过,风雨之声,也越发听得真切。定睛往下面一看,底下也是一座山脊,因为终年上面有云封蔽,尚未见过它的形势。身子正从狂风暴雨中飞落,离地少说也有数十丈高下,一旦失足,万想不到下落这么低速。自己如非在洞中练习了这四十多日图解和坐功,一旦自天坠地,直落千丈,还不是个粉身碎骨么?想到这里,好生害怕心寒,哪敢丝毫怠慢。先将气一舒,使其速降,转眼离地只有十来丈,才忙将气重新提住。紧接着再做出一个俊鹘盘空之势,以便觅地降落。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