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回 念切蒸尝 还乡求嗣子  舌如簧鼓 匿怨蓄阴谋-正文-蜀山剑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一八九回 念切蒸尝 还乡求嗣子  舌如簧鼓 匿怨蓄阴谋

    欧阳霜原本心感个郎越分相怜,情深意重,早就誓死靡他。只为幼遭孤露,出身寒微,逐鹿者多,云泥分隔。畹秋母女,更是虎视眈眈,大有不得不甘之势。现正寄人篱下,寡过尚难,何敢再生非分之想。心里尽管热情似火,外表却狠着心肠,强自坚忍,装成一副冷冰冰的面目去对萧逸;背地却又临风洒泪,对月长叹,饮泣吞声,自伤薄命。后见萧逸相爱情愫渐被畹秋看破,自己更是百般谨慎,端恭自重。但仍免不了畹秋的疑忌和迁怒,冷嘲热讽,受不尽的闲气。所幸黄母不知就里,畹秋心犹未死,深知乃母性情太刚,容易债事,没敢明说,相待尚善。孤寒弱女,无所归附,只得勉强忍耐下去。待过两年,听说萧逸竟以才智超群,受全村推戴,不久便要选为村主,隐然全村表率,领袖群伦。知道村主一切均可便宜行事,无人敢于非议违命,当初定章,便是如此。萧逸服满,必要设法如愿,这才有了几分希冀。
    过不几天,畹秋忽然与她刻意交欢,亲如姊妹。欧阳霜也是绝顶聪明,这三年中早看出畹秋忌刻阴险,饶有诡谋诈术,时刻都在小心防备。见她前倨后恭,言甘语重,料无好意,哪里肯上她的圈套,始终敬谨相对,言不及私。畹秋又要假惺惺,不肯自己开口。两下里互斗了些时日心机,畹秋闻得萧逸因全村推戴,已定日内服满即位。知道这一作村主,必娶欧阳霜无疑。实耐不住,方始借口姊妹情长,不舍异日分离,略露了点口气。欧阳霜仍装不解,含糊敷衍过去。第三天上,事便发作。欧阳霜听完黄母之言,虽知她事出负气,可是萧逸没有尊长,自己总算寄居在此,事须黄母主持,方为得体。难得她亲口说出,要省却不少碍难,真是再好不过。对头又不在家,百年良机,稍纵即逝,脸皮万薄不得。立时跪倒,口称自己寒微孤苦,听凭老夫人作主,一切惟命是从,不敢说话。黄母也是火气头上,一心只想借此挖苦萧逸一场,不特毫未审计,连欧阳霜一句自谦的话也不说,都没见怪,当时便命人去唤萧逸前来。事有凑巧,萧、黄二家还有一个姓崔的表亲,名唤崔文和,品貌仅比萧逸略次,才干却不如远甚,苦恋畹秋已非一年。畹秋志大心高,自然看他不起,从不假以颜色。
    崔郎并不因此灰心,受尽白眼,仍是一味殷勤。偏生这日正是萧逸正位村主的吉期,村中随隐诸老人,有好几个都精推算星命之说,选立之前,早算出全村他年必有凶灾,只有萧逸可破;尤妙是当日如有红鸾天喜星动,更能化险为夷。事前曾劝过几次,萧逸只说日期未到。
    黄母年老多病,经卷药炉,常相厮守,不轻出门。畹秋隔夜就接到村中传知,一则不愿情敌得信欢喜;二则让萧逸知道这样喜事,全村长幼毕集,独心爱之人不来观礼,可见平日对他冷淡是真,毫无情义,好使他灰心,因而就己。反正老年尊长去否随意,欧阳霜恰好不在跟前,索性老母和随身丫鬟一齐瞒过,以免泄漏。
    第二日一早,黄畹秋便赶往村中会场上观礼致贺。到时还早,萧逸为示诚敬,业已先在,见畹秋独来,心头爱宠没有同临,心中已是不快。开口一同霜妹少时来不?畹秋又说了两句离间的俏皮话。萧逸心比镜子还亮,早就深知欧阳霜情深义重。一到黄家,神情骤变,外冷内热,实有深心。只因畹秋监防太严,无法吐露衷曲,越发由爱生怜,情根日固,这几句话怎能动摇?料定又是畹秋闹鬼。微笑一声,便自走开,去和别人周旋,不再答理畹秋。因萧逸素来温文有礼,一旦做了村主,立时改了脾气,自己几曾受过这等无趣?正没好气,崔文和走来,看见畹秋,赶前招呼。畹秋一赌气,想做些神气给萧逸看,故意假他一些词色。
    崔文和自然受宠若惊,喜出望外。畹秋和他胡乱谈了一阵,挨到礼成,席也不入,便要崔文和和三五个同辈姊妹兄弟,同往后村近崖一带猎雉行乐。崔文和哪知她的用意,为讨她欢心,还把那几人也强劝拉走。好在人众席多,走了几个人,谁也没有留意。谁知这一来弄巧成拙,她这里前脚刚走,黄母便命丫鬟来唤萧逸就去。村中那些长老原知萧、黄二家曾有婚姻之议,这里村主即位,黄家不会不知,忽然急告,疑与婚事有关,巴不得当日能够红鸾星动,应了吉卜。一寻找畹秋,却又不曾在场,阴错阳差,以为畹秋害羞未至。不但力劝萧逸去后再来入席,反暗举出几名老成人陪同前往,以促其成。
    萧逸明明见畹秋随人走往后村,没有回家,姑母忽然有急事相召,恐欧阳霜受了畹秋欺负,出了事故,心甚悬念。只因大礼甫成,全村人都在场,不便离开,乐得就此下台。匆匆赶去一看,竟是为了欧阳霜和自己婚事。虽甚如愿心喜,却看出姑母语带讥刺,词色不喜。
    正在盘算答话,那几名长老闻言方悟萧逸以前坚拒婚事,原来在此而不在彼,极欲其成,以应征兆。见他沉吟不语,知有允意,便和黄母说了全村人众的想望与今日红鸾星动得太巧,必主大吉,事应即办。立索欧阳霜八字占算,又是大吉之兆,本日举办行礼,尤其好在无以复加,格外高兴。一面命人通知会场暂缓入席,速请几名老少妇女带了新人衣饰,前来助妆,就着现成灯彩,略微按例添办,即日举行。黄母虽然忌忿,也说不上甚么来。萧逸、欧阳霜自是心满意足,全听众人主持办理,不发一言。
    村中人多手众,百事皆备。应吉从权,纳彩迎娶,俱是即时举办,仍然依礼而行。不消多时,便已停当。细乐前导,鼓吹入场。新夫妇行礼如仪,双喜临门;又以为是全村祸福所关,少长咸集,掌声雷动,人人有喜,称为从来未有之盛。只黄家几个人向隅而已。黄母见事已促成,方想起女儿素常娇惯,此乃心志所属之人,岂不使之难堪?本想羞辱萧逸一场,再使他长受村人非议,不料村人对他如此爱戴,百事随心,全无是非,反因自己促成其事。
    女儿久出不归,必为此事伤心难过,这是如何说起?深悔冒失,事未三思。越想越伤心,自己推病,也未到场。新夫妇走后,她恐女儿气出病来,正要命人寻回。黄畹秋在后村也正心烦,遥闻鼓乐繁喧,笑语如潮,做梦也未想到这一段。后来听出鼓吹有异,方觉奇怪。同行人中忽有家人寻来,说村主成婚,催往致贺,这才大惊。一问是谁,不由一阵头晕眼花,几乎不能自制,幸是身倚石上,没有晕倒。来人说罢,同行诸少年男女谁不喜事,一窝蜂都赶了去。只剩黄畹秋一人,倚坐危石,蹈蹈凉凉,百感俱生,半晌做声不得。
    女子心性本窄,加以会场上笙歌细细,笑语喧喧,不时随风吹到。怅触前尘,顿失素期,冷暖殊情,何异隔世,越发入耳心酸,柔肠若断。想到难堪之处,只觉一股股的冷气,从脊梁麻起,由头顶直凉到了心头,真说不出是酸是辣是苦。伤心至极,忍不住眼皮一酸,泪珠儿似泉涌一般,扑簌簌落将下来。正在哀情愤郁,顾影苍茫,悲苦莫诉之际,忽听身后似乎一人微微慨惜之声。先时喜讯一传,只见同来诸人纷纷喜跃,狂奔而去,本当人已走尽,不料还有人在。忙侧转脸一看,正是素常憎为俗物的崔文和站在身后,两手微微前伸,满脸俱是愁苦之容。见畹秋一回头,慌不迭地把手放下,神态甚是惶窘,好似看见自己悲酸,想要近前抚慰,又恐冒犯触怒,不知如何是好的情景。畹秋见他潜伺身后,不禁生气,正要发话,秀目一瞪,大颗泪珠落将下来,正滴在手臂之上。猛想起适才心迹,必被看破,心一内槐,气一馁,嘴没张开。同时看出他眷注自己,情深若渴之状,在自己万分失意之余,忽然有人形影相随,不与流俗进退,又是这等关心,心便软了好些。不禁把头一低,满腹情绪,繁如乱丝,也不知说甚么好。
    崔文和虽然才能不及萧逸,只是畹秋眼界太高,不作第二人想,因而看他不起。论人品本非庸俗一流,加以天生情种,心思甚细,惯献殷勤,哪还会有看不透的道理。众人闻喜散去,独留原具深心。他苦恋黄畹秋已非朝夕,只为萧逸珠玉在前,明知非敌,尚欲以坚诚毅力排除万难,相与逐鹿,何况有机可乘,哪能不喜出望外。先见畹秋悲苦不胜,知她情场失意,立时动了心机。这些举动,固是情发于中,却也不免有一半做作在内。初意此虽绝世良机,但是畹秋素来厌薄自己,并看出今日相约偕游,假以词色,明明另有作用。这一下能否将她打动,尚不可知。表面上做那诚惶诚恐之状,暗地却用目偷觑。心中本在怦怦乱跳,乍见畹秋秋波莹活,妙目含瞋,春添两颊,大有怒意,心方吃惊,暗忖不好。又见畹秋觚犀微露,樱唇启阖之间,星眼动处,珠泪潸潸,颗颗匀圆,玉露明珠,连翩而下。倏地怒容尽敛,粉颈低垂,雾环风鬓,婷婷楚楚,越令人又爱又怜,甘为情死。知道女子善怀,欲嗔不嗔,似怒未怒,已是情场中最紧要的关头,千万不可错过。便吞吞吐吐,凑近前去说道:"人贵知音,畹秋何必悲苦?保重玉体要紧。"畹秋闻言,突地玉容一变,微愠答道:"于你的……"底下"甚事"二字未说出口,竟然抽抽噎噎,哽哽咽咽,低声哭了起来。崔文和见她伤心,更不再说别的,也跟着潸然不止。两人泪眼相看,吞声饮泣了一阵。畹秋见他相偕悲泪,似有千言万语横亘心中,欲吐不敢,神态诚恳,关切已极,不禁大为感动,忍泪说道:
    "我的事儿,也不瞒你。这里恐怕有人看见,能随我到那边山崖底下,痛哭一场么?"崔文和好似伤心得连话都答不出,只把头一点,伸手想扶畹秋。畹秋妙目微瞋,把身子一侧,又吓得忙缩了回去。畹秋也没再怪他,当先往左侧僻静崖洞中走去。
    那岸洞地界僻远,乃全村盛夏藏酒之所,轻易没有人迹,甚是幽静。二人并肩饮泣同行。刚一到达,崔文和一入洞口,便放声大哭起来。畹秋本为心伤气堵,相邀崔文和来借此地宣泄,当时一切均置度外,并未思索。行抵洞口,忽然想到孤男寡女,幽洞同悲,成甚样子?村中虽然一向不重男女防闲,究竟不可过于随便,丝毫不避嫌疑,如被人知,何以自解?
    崔文和又苦苦钟情于己,倘有非礼言动,虽自问拿得住他,就论本领也不比他弱,闹将出去,终是有口难辩。怎地会伤心过度,无故授人以柄?方在临门踌躇,思欲却步,不料崔文和竟比自己还要伤心,一进洞先放声大哭起来,由不得心里一慌,跟了进去,止泪问道:"文哥,我有恨事伤心,你哭些甚么?"连问数声,崔文和终于似悲从中来,不可断歇。畹秋也略猜透他哭的原故,为了劝他,自己反倒忘了因何至此。后见屡劝不住,只得佯怒道:"我没见一个男子家这等作儿女态,你倒是为了甚么?说呀!"崔文和见畹秋满面娇嗔,方始惶急,强止悲声,答了句:"畹妹,我真伤心呀!"一言甫毕,忍不住又哭起来。畹秋连声追问何故,崔文和方始哽咽答道:"我伤心不是一年半年的了。想起从小与畹妹一处长大,彼时年幼,只想和畹妹玩,不愿片刻分离,也说不出是甚么原故。自从年岁渐长,畹妹渐渐视我如遗;而我的愁恨,与日俱深。明知天仙化人,决不会与我这凡夫俗子长共晨夕,但痴心妄想,既是志同道合的至亲,虽不能香花供养,若能常承颜色,得共往还,于愿已足。谁知并此而不可得。每念及此,辄复意懒心灰,恨不如死。今日畹妹居然假我词色,相约偕游,真是做梦也不曾想到。嗣见畹妹悲苦,欲劝不敢,不劝心又焦急,又恐畹妹怪我没有回避。
    方在惶惶,忽被畹妹看见,竟未见怪,我真感激极了。先只是畹妹难受,无法劝解,忍不住而伤心。后承畹妹约我到此作陪,一毫没有见外,想起这多年来一向闷郁在心中的苦楚,新愁旧恨,一齐勾动,不由得就发泄出来,再也按捺不住了。"说罢,依旧泣不可止。
    这一条哭丧计,果然将畹秋打动。畹秋早听出言中深意,暗忖:"人贵知己,萧逸虽好,偏是这等薄情。最可恨可气的,是以自己的才貌,反比不过一个奴仆之女。想不到崔表哥如此情长,平日任凭如何冷落,始终坚诚不改,看得自己这般重法。论人才虽不及萧逸,要论多情专心和性情温和,就比萧逸强多了。同为逸民,就是天大才情,有甚用处?不如结一知心伴侣,白首同归的好。自己一时任性好强,几乎辜负了他。"越想越觉以前对他太薄。
    悔念一生,情丝自缚,把平日看他不起的念头,全收拾干净,反倒深深怜惜起来。已经心许,只是崔文和没敢明求,不便开口。想了想,含羞说道:"文哥呆了,我有甚好处,值得你这般看重?经你这一来,我倒不再伤心想痛哭一场了。出来太久,怕娘要找我,先送我回去,有甚话日后再说,我不弃你如遗好了。"崔文和闻言,忙把眼泪一拭,望着畹秋,惊喜交集,几疑身入梦境。畹秋见他意态彷徨,似喜似愁,似不敢言,微嗔道:"我虽女子,却不愿见这等丑态。以后再如这样,莫怪我又不理你。还不拭干眼泪,跟我快走,抄小路回去,留神给人看破。"崔文和自然诺诺,如奉纶音。两人都用衫中把泪拭干,各把愁云去尽,同沐春风。出了崖洞,顺着田垄小径,分花拂柳,并影偕归。
    行近家门,转入正路,恰值小婢奉了黄母之命,寻了几次未遇,迎面走来。畹秋因二人俱是一双哭红了的眼睛,自己归家无妨,文和却是不便。忙说道:"承你送我到家,盛情心感。今日不让你往家中闲坐,明日再见。你也回家,不要往旁处去了。"崔文和意似恋恋,不舍遽别,又随行了几步。畹秋见小婢已是将近,娇嗔道:"你没见你这双眼睛吗?还不快些回去。"一边说,一边高声喊那丫鬟道:"葵香,快给我往春草坪去采些花草,我在家里等你。快去。"丫鬟答道:"老夫人找小姐呢。"还要往前走时,畹秋喝道:"晓得了,快采花去!"丫鬟闻言回身。畹秋朝着崔文和说了一声:"你安心回去吧。"说罢,往前走去。文和不便再送,立定了脚,一直看她到家,方始回转。这时恰巧全村中人均在会场贺喜,谁也不曾看见。
    由此,文和常去黄家,向黄母大献殷勤。黄母本因自己前时负气,把事情铸错,惟恐爱女忧急成病,巴不得早早完了向平之愿。文和进行婚事,正是绝好良机。加以黄母年高喜奉承,又见女儿对文和也大改了故态,料已降格相求。正是两下里一拍即合,不消多日,便联成了姻眷。
    成亲以后,文和对于畹秋,自是心坎儿温存,眼皮上供养,爱得无微不至。畹秋志大心高,嫁给文和,原是出于负气,并非真正相爱,一任夫婿如何温存体贴,心中终觉是个缺欠。偏偏萧逸婚后,见畹秋晤对之时,眉目间老是隐含幽怨。回忆前事,未免有些使她难堪,多有愧对,在礼貌上不觉加重了些。畹秋何等聪明,一点就透,越感觉萧逸并非对己无情,只为瑜亮并生,有一胜过自己的人在前作梗,以致误了良姻。这一来,益发把怨毒种在欧阳霜一人身上。她性本偏狭,又有满腹智谋,以济其奸,因此欧阳霜终于吃了她的大苦,几乎把性命送掉。
    畹秋已是有夫之妇,对文和虽不深怜密爱,却也感他情重,并无二心。只气不服欧阳霜,暗忖:"你一个奴仆贱女,竟敢越过我去,夺了我多年梦想的好姻缘。我弄不成,你也休想和萧逸白头偕老。"处心积虑,必欲去之为快。表面上却不露声色,装作没事人一般。先是拉上文和,刻意与萧逸夫妻交欢,过从几无虚日。起初欧阳霜也有些疑她不怀好意,防备甚严。知畹秋城府甚深,抱着一击必中,不中不发的决心,把假意做得像真情一样,不露半点马脚。背地向姊妹闲谈论,总说崔文和这个丈夫如何多情温柔,自己如何美满,出于意料等语。日子一久,欧阳霜终究忠厚,一旦听出他夫妻端的恩爱非常,不似仍存忌恨,加以畹秋又善趋奉殷勤。履霜之渐,不由为她所动,疑虑全消,反感她不挟惠挟贵,全无世俗成见。连未嫁萧逸以前,冷嘲热讽,种种身受之苦,都认为是异地而居,我亦犹尔,一点也不再记恨,竟把情场夙怨深仇,误当作了红闺至好。畹秋见状,虽知她已入牢笼,但是萧逸和欧阳霜夫妻情感甚深,全都无懈可击,急切间想不出中伤之计,只得苦心忍耐,以待时机。
    第二年,欧阳霜有了身孕,一胎双生,男女各一。畹秋在头年,先生有一个女儿,便是那被天门神君林瑞诓去,化身马猴的崔瑶仙。欧阳霜坐月期间,畹秋借着这个因由,来往更勤,原未安着好心。无奈萧逸精于医道,见爱妻头胎,又是双生,元气受伤,每日在侧照料调治,寸步不离,依旧不能下手,还差一点没被人看出破绽。欧阳霜见她来得太勤,又因外人男子不能进月房,乃夫没有同来,丈夫终日在侧,她也全不避忌,一坐就是半天。有一次从镜中偷看她,仿佛斜视自己,面有杀气。想起前事,不禁动了一次疑心,嗣后留心查看,又觉意真情挚,似乎无他,当是眼花错看,也就罢了。畹秋心毒计狠,见害仇人不成,反几乎引起她的疑忌,越发痛恨。暗骂:"好个贱婢,我害死你,倒还是便宜了你。既是这样,我不使你夫妻生离,受尽苦楚,死去还衔恨包羞于地下才怪。"于是改了主意,暗筹离间之计。心虽想得好,以萧逸夫妻的浓情密爱,要想使之反目成仇,自比暗杀还难十倍。
    畹秋也真能苦心孤诣,稳扎稳打。除心事自家知道外,连乃夫也看不出她有甚么异图。
    欧阳霜足月以后,畹秋越从结纳上下功夫,真是卿忧亦优,卿喜亦喜,只要可讨欧阳霜欢喜的,几乎无微不至。而神情又做得不亢不卑,毫不露出谄媚之态。那意思是表示:以卿丽质,我见尤怜,况你伶仃孤苦,家无亲人。你曾寄养我家,我亦无多兄弟。以前居在情敌地位,譬之喻亮并生,自然逐鹿中原,各不相下;今则福慧双修,虽然让卿独步,琴瑟永好,我亦相庄鸿案。两双佳偶,无异天成,各得其所,嫌怨尽捐。卿为弱妹,我是长姊,自应互相爱怜,情逾友昆,永以为好才是。常言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欧阳霜任是聪明,也由不得堕入彀中,受了她的暗算。
    萧逸在家中,立一教武场子。畹秋首先拉了丈夫,一同附学。朝夕共处,不觉又是好几年。欧阳霜又生了一子,取名萧珍,家庭和美,本无懈可击。畹秋夙仇未报,正在那里干看着生气,背地里咬牙切齿,忽然来了机会。此时村中四面环山,与世隔绝,只有一条暗洞水路,轻易无人出进。也是欧阳霜该有这场劫难。原来村人远祖坟墓都在原籍,另有子孙留守。葬在这里的,最远不过两三代。村众自从入山隐居以来,从未回原籍祭扫过。这年清明,欧阳霜因为母家寒微,母墓远在故乡,父墓却葬在村中,一时动了孝思,意欲借回籍省视为名,就便将母枢移运来村,与父合葬。想好和萧逸一说,萧逸素来信她,又知她虽是女流,武功着实不弱。自己早就有心回转祖籍一行,只是村中百端待理,无法分身,又无妥人可派。爱妻代往,又遂了她多年孝思,真乃一举两得。方打算派两个可靠之人陪同前往,无巧不巧,当年正赶上出山采办食盐。
    村中经萧氏父子苦心经营,差不多百物均备,只有盐茶与染料颜色缺少。颜色有无尚可通融。近年种了些茶树,也能将就取用。惟独这盐,是日用必需之物,照例先存下六年的食盐,然后不等用完一半,到了三年头上,便须命人出山采办。就便村人想买些城市间的日用之物,也在这时带回。因为人多,用的量多,要做得隐秘,不使外人知道,事既繁难,责任更大。派去的人,非极精细干练不可。每次出发,来接去送,村人视为大典。从来都由于惯这差使的两位村中老人,带上十来名智勇俱全的村人前往。这次两个老人全在第二年上病故,到了第三年派人时,竟无人敢于应声。最后萧逸几经斟酌,才决定派崔文和夫妻二人为首,率领以前去过的人同往。由正月十六起身,先将山里产的金砂、药材、布匹,用小舟由水洞暗道,运往大镇集上住下,换成银子。然后分班分地,四下采买盐料和用物。到了近山聚集之所,改了包装,或早或夜,偷偷运入山去。行到半途,交给村里派出来等候接应的人。
    一次采购不完,再采购二次,接二连三,运够了数量,然后回转。总在清明前后,方能把事办完。
    这次崔文和和畹秋等一行,因为好强,做得比前人还要妥当。不特带出去的货换了大价,带回来好些有用的东西不算,还多出两年的盐,归期也早在清明以前。可是给欧阳霜也带了一个丧门星回转。这人乃是萧逸的近支,名叫萧元。乃父萧成捷,与萧逸之父同胞。当萧祖归隐时,萧成捷正在大名总兵任上。萧祖给他去信,说世方大乱,全族只留一支子孙守着墓田,余者全往哀牢山之中隐居避世。定在第二年秋间起行,为期尚有年余,命他急流勇退,率眷还乡,一同归隐。萧成捷功名心盛,不但自己未遵父命,反回一封长禀,说乃父太祀人忧天,些须流寇,算得甚么?即有不虞,凭传家本领,也不患保不得身家在等语。萧祖知不可劝,便不再回信。到时率了家族和一干至亲戚友,愿从的仆婢家奴,一同入山隐讫。萧成捷不料乃父如此固执成见,事后也就罢了。过了数年,便因功高不肯下人,受了上司之嫉,亏是得的信早,打点得快,只丢功名,没有危及身家。罢官回去,这才意懒心灰,想到老父之言。几番命人入山打探,总访不出老父家族下落。他守着大片家业,在家享受,本意寻亲,只为相见,不是想要随隐。寻访了几次无踪,也就拉倒。老死时只留下了一个幼子,年纪既轻,又遭世变。好容易挨到年长娶妻,田产已经荡尽,仅剩下两顷祭田。又经乃祖禀官,专归那一房留守的子孙经营祭扫,仗着近族,腆颜到人家吃碗闲饭尚可,打算变卖占夺,却是万万不能。无奈何又挨了二十多年,生了一子,尚在怀抱。又因究极无赖,盗卖祖坟树木,被人发觉,委实在家中存身不得,急切间又无处投奔。他人本聪明,狠一狠心,连那近族私下送给他住的一所房子都卖掉,破釜沉舟,带着妻子,前往哀牢山中,好歹要投奔叔父叔伯和一干族众。好在恶迹不曾败露,做一个世外之人,吃碗安乐茶饭总可办到。
    事有凑巧。乃父在日,那么连寻多次,不见踪迹。他入山之始,便断定哀牢山千里绵延,隐居必在中下游,挨近山民墟集一带深山隐僻之中,决不会在近城镇处。果然不消数月,便寻到萧祖未移居卧云村时隐居的山谷之中。他见那地方隐僻,山环水绕,土地肥沃,景物幽美,已经动心。后又在丛草中发现汉人用的破茗杯碗盏磁片,洗去泥污一查看,竟有萧家崇德堂制的堂号,益发断定是在近处无疑。他哪知卧云村山环水阻,无路可通,怎能容易寻到。左右近百里内外,寻了月余,休说萧家族众,连破磁都再寻不着一片。暗忖:"萧家族众甚多,人人武勇,况且门徒遍于西南诸省,一呼立至。这里虽有猛兽出没,并无蛮猓生番踪迹。即遇凶险,也必有人逃回故乡报信,邀人来此报仇,不会一个不留。许是换了地方吧?"心终不死,仗着乃妻魏氏也是将门之女,能耐劳苦,仍在山中苦找。
    这日眼看绝望,无心中走到水洞左近高崖之上。天已黄昏月上,正打算觅地住宿,忽然崖下涧水中有摇橹之声。悄悄伏身往下一看,月光之下,照见崖壁下平空出来一只小船,上面坐定几个汉人。心中猜料几分,还未敢于冒昧。便嘱妻子暂候,偷偷绕下崖去,伏身僻处窥探。也真有耐心,直等了将近两个时辰,才见一双少年男女为首,率领十多人,抬着大包,谈笑走来。到了面前不远歇下,口里喊了一声,涧中小舟上便有五人上岸迎接。女的一个说:"大功告成,大家都走累了,反正空山静夜,绝无外人,天也不早,回村还不会亮,难得有这好月色,且歇片时再走吧。"说罢,各把背上包袋等取下,踞石而坐,谈说起来。
    萧元静心侧耳一听,隐约间听出这班人正是自己苦寻多日未见的萧家族众,并知众人俱在乐土居住,这一喜真是出于望外。见众人即将起身,哪敢怠慢,慌不迭地出声喊住,纵了出去。崔、黄夫妇还几乎将他当了外敌,后经盘问明白,又把魏氏唤来相见。村中原有旧规,除原有村人之外,不许再引进一人。崔文和本不主携带入村,偏生畹秋和魏氏同恶相济,又想收为心腹,一见如故,执意带回。说:"萧氏近支,岂能任其在外流落?不许入村的是指外人,自家人当然不在其内。况他夫妇跋涉山川,经年累月,受尽辛苦,偕隐之志,甚坚且诚,更不能拒而不纳。我保他夫妇守规矩就是。"崔文和和村人自不便再说甚么。当下带进村去,见了萧逸等人,也是这一套话。人已入村,又是自己人,自无话说。萧元夫妻更是受过艰难辛苦,长于处世,不久便得了众人信任。
    恰巧欧阳霜要回原籍省墓,搬运母枢,千里长途,山川险阻,需要两个适当的人陪同前往。萧逸正在斟酌妥人,畹秋便举荐了萧元夫妻充任,力说二人至诚忠勇,般般可靠,比谁同去都强。萧逸也觉萧元刚从家乡到来,是个轻车熟路,更难得他夫妻二人俱精武艺,人也干练,果然可以去得。暗笑自己湖涂,眼前有人,竟没想到,立即应诺。欧阳霜孝思纯切,惟恐此行作罢,但求成行,谁去都可。当下整饬行装,第二日一早,带了金沙和萧元、魏氏一同起程。
    一路无话。行约月余,回到家乡一看,萧家祖坟经那留守的一房族人经营,整理得甚好。十数年的工夫,单墓田就添置了一二十顷。惟独所见族人,只要一提起萧元,多半切齿痛骂,竟无一人说他夫妻好的。欧阳霜未到以前,萧元、魏氏曾几番劝说:"众族狡诈势利,不认骨肉。弟妹如和他们相见,必疑我们是想回来分夺他们的田业,免不得要生许多闲气,弄巧还吃他暗算。我们又是避地隐居的人,何苦自找麻烦?好在松揪无恙,宗嗣修整,用不着再有补益。你母家人颇寒苦,莫如背着他们,往各茔地悄悄查看祭扫一回。事完之后,将所带金沙换成银子,一半接济母家,一半多买些应用东西,免生是非,岂不一举三得?"欧阳霜因萧元夫妻临来时,向萧逸和村众们说得天花乱坠,宗嗣应该如何修理,祭奠先茔应该如何整理添置;到了地头,忽又如此说法,再三劝止,不令与留守宗族相见。十分可疑,料定其中有弊。况且来时丈夫对于故乡之事,曾经召集村众,会商如何办理,开有清单,照此行事,还命带来多金周济亲族。事由全村协议,岂是自己所得私下作主更改?便用婉言谢绝,没有听他。萧元无颜再见故乡父老,劝阻不听,只得任之。
    欧阳霜见过族人过后,得知萧元许多劣迹,暗自好笑,也没形于词色。以是萧元知事败露,又见欧阳霜到处受人逢迎敬仰,自己仅能住在外面,家都难回,也无人理,益发怀恨。
    又恐欧阳霜回村传扬,不能立足,暗使乃妻魏氏再三致意,说他因贫受谤,人情太薄,难免中伤,请欧阳霜不要轻信他人之言。欧阳霜本没畹秋来得深沉,当时答道:"人谁无过?贵在能改。大哥如不受挤,也不致甘心遁世。丈夫不矜细行,原是平常。既然入山,已是更始,对外人尚须隐恶扬善,何况家人。此行多承相助,只应感谢,哪有以怨报德之理?务请转告放心。"话虽答得好,心中终看不起他夫妇。加以行期甚迫,来踪去迹又要隐秘,公事办完,便忙着寻访母家的人,起柩移葬,哪有心情敷衍。因此萧元更疑她语不由衷,早晚终由她口中败露,又急又气,日思先发制人之策。
    欧阳母家单寒,亲丁无多;离家时年纪太幼,记忆不真。所以寻访了几天,才在一个荒僻山村里面,寻到一个姓吴的姑母家中。姑母已经身故,只有两个表兄弟,一名吴燕,一名吴鸿。问起母家人丁,才知母家人已死绝。叔叔在世之日,有乃父入山前所遗数十亩祭田,连同主人所给安家之费,日子尚还过得舒服。因爱外甥吴鸿聪明品优,曾有过继之议,事未举行,忽无疾而终。彼时姑母尚在,便接了母家田产,令次子承袭,改姓欧阳,以延母族香烟。吴燕、欧阳鸿本对舅父孝顺,春秋祭扫,无时或缺。欧阳霜先还不甚信,又同他弟兄二人去往坟地一看,虽是小家茔坟,居然也是佳城郁郁,墓木成林,心已嘉慰。再一细查看欧阳鸿的人品,竟生得温文儒雅,骨秀神清,年才一十六岁,读了不少经书,志向尤其清高。
    闻得表姊家居世外乐土,红尘不到,此番还乡,又是来搬取灵柩,再三求说,携带同行。欧阳霜虽知村规素严,不纳外人,一则见他天资颖异,长在乡农人家,未免可惜,意欲加以深造;二则世正大乱,流寇四起,居民往往一夕数惊,恐有不测,绝了两家宗嗣。仗着夫妻恩爱,丈夫又是村主,好在萧元前例可援,拼担不是,把他带回村去,既承续父母的香烟,又造就出一个佳子弟,一举两得。来时与众亲族本是悄然而行,不辞而别。那地方又极荒僻,只请萧元夫妻相助,连同吴燕兄弟,将母柩从茔地中起出,用藤皮麻包扎好。留下些金银,即命吴燕代掌墓田,春秋祭扫。带了欧阳鸿,雇了挑担夫,水陆兼程,扶柩回去。
    路上萧元夫妻见欧阳鸿生得美如处女,想下一条毒计:逢到坐船的时候,故意装着和魏氏恩爱,打情骂俏,全不避讳,使欧阳霜看不下眼去,又不便深说,只好躲他远些。同舟四人,一方是孑遗至亲,无殊手足,又有许多家乡的事要作详谈。与萧元夫妻一远,姊弟二人自然显得更近。萧元夫妻见状,益发远避。欧阳霜心怀磊落,全不知奸人设有圈套,依旧行所无事。临快到哀牢山江边人村路上,萧元夫妻又装着讨好殷勤,帮欧阳鸿收拾行李,教魏氏把欧阳霜一只准备弃入江心的旧鞋偷放在他的小书箱以内。欧阳鸿因是寄人篱下,也想得表姊的欢心,又是初出远门,闻见一宽,只顾陪同说话,指点烟岚,通没在意。
    萧逸因爱妻此行搬运一口灵柩,还带有不少物事,带人太少,恐上下不便,早派人远出山中相候。来接的人,恰有畹秋在内。一旦相逢,各自会心,极力表示代欧阳霜姊弟说话,即时一同入村,无须事前请问。欧阳霜本欲把欧阳鸿先安置在外,等向村人言明,再行入内。经畹秋等一怂恿,也就罢了。萧逸见有生人,犯了村规。因爱妻新回,长途劳顿;村人又俱都破例相谅,毫无闲话,反多慰解,认为理所当然。虽是心中觉着身为村主,不应如此,有些愧对,但木已成舟,何苦又使爱妻不快?也就放过不提,仍旧快快活活,同过那优逸岁月。并推屋乌之爱,给内弟拨了田产牲畜,学习耕牧,随同习武。事前欧阳霜误信奸人之言,恐带的是个表亲,说不出去,一时疏虞,竟道是叔伯兄弟。又见丈夫面有难色,于是连对萧逸也未说真话。并还嘱咐乃弟,不可对人说出自身过继根底。日子久了,方觉着不该隐瞒丈夫;又因平时从未说谎,不便改口。好在事只萧元夫妻知道,别无人知,以为他有许多劣迹在自己手内,看回村以后小心翼翼情景,决不敢说闲话,来惹嫌怨,终没和丈夫说起。实则畹秋早闻魏氏泄了机密,欲擒先纵,成心装糊涂,不闻不问。魏氏更坏,一到家先将那小书箱藏过一旁。欧阳鸿年轻面嫩,不关紧要的一些旧书,哪好意思询问。加以自小就爱读书练武,母兄因他资质聪敏,不类农家之子,盼他改换门庭,反正袭有舅氏产业,衣食不愁,便没去管他。虽然来自田间,耕牧之事,并非所习。初学不易,又从姊夫习武,哪有工夫再去清理笔砚。这口小书箱就此搁起,成了他日欧阳霜的起祸根苗。
    欧阳霜母族,只此亲丁;他又温文儒雅,事事得人,全村除了畹秋、萧元夫妻三奸别有用心外,谁都爱重着他,自然心里欢喜,格外待得厚些。畹秋见她姊弟亲热,益发心喜,暗中把奸谋指示了魏氏,命萧元如言准备,静待时机成熟,即行发难。欧阳霜哪知祸在肘腋,依然梦中。最大错是不特未将萧元夫妻在故乡的种种恶迹,以及路上许多不堪情景,告知丈夫;反因到家前魏氏再三位求,说乃夫萧元为穷受谤,事非得已,现在除了本村,更无立足投奔之所,务望念在先人一脉,并长途服役微劳,在村主前多加美言,切莫轻信浮言,提说前事,以免村人轻视,又难存身等语,言词哀切,起了怜心,竟在丈夫前略微称赞了他夫妻几句。本心原知这一对夫妻全是小人,只不过受了甘言求告,情不可却,不得不当丈夫的面敷衍几句。谁知萧逸本就觉得他夫妻能干,此番长途千里护柩归来,所命之事,无不办理完善,再经爱妻一称许,越发证实了前言不虚,深庆得人,甚是礼重。欧阳霜见丈夫把自己几句虚赞信以为实,对萧元渐加重用,好生后悔。但话从口出,不好意思更改,只得暗告魏氏说:"你托的话,我已向村主说过,行即重用。这里章规严明,不比外间。请转告大哥,遇事谨慎一些,只要日久,信誉一立,休说人言是虚,就是真的有人跑来告发,也无用了。"
    魏氏当面自然千恩万谢,定感盛情。人走以后,却立时寻来萧元,夫妇二人都往坏处设想,实定欧阳霜并非为好。必是在行船途中夫妇闲谈,说自己尚是中年,就此归隐,未免可惜,且到村中积弄些钱,再打主意,看事行事,被她听去。又信了族人之谗,见乃夫甚为看重,便不放心,特来警告。若非这婆娘告枕头状,谁会向村主告发?分明以前说过两句好话,短日期内不便改口中伤,特意拿话示威。把柄在人手里,如不先行下手,早晚必受其害。
    越想越可虑,更把欧阳霜恨入切骨,背地痛骂一场。又由魏氏寻找畹秋问计。畹秋微笑了笑,只嘱咐他夫妻对人谦和,做事谨慎,决无他虞。如有浮言,我当为你作主。用计陷害之言,一字不提。萧元夫妻虽做人为恶的工具,畹秋心事却并不十分深悉,仅知以前婚姻中变,畹秋为争萧逸未得,和欧阳霜阳奉阴违。有时说起欧阳霜,也仿佛怀恨;等自己迎合献策,又复淡然,不甚注意,至多叮嘱休对人说而已。直到这次回来,才看出两下里仇恨甚深。满心想他及早下手,不料总是推托迟延,好生不解。自己当然不敢妄发,只得依言行事,处处小心,以示无他。无奈欧阳霜成见已深,断定他夫妻不是善良之辈,毫不假以词色,以致二人心中畏忌,图谋之心更切。
    时光易过,不觉到了冬天。欧阳鸿极知上进,见姊夫和全村人众都看重他,毫无世俗门第之见,甚是高兴,乘着闲暇,习武更勤。萧逸夫妻也格外用心传授。这时萧逸已早迁居峰腰之上,所有居室,都循着山形而建,高低位列,错落不一。萧逸夫妻住在楼上,楼前平台便是习武场所。欧阳鸿原本住在山半阁亭,到了冬天,欧阳霜因阁亭高寒,正对北风,往来不甚方便,命他改在楼下书房以内,暇时还可观看房中藏书。欧阳鸿总是天还未明,众门徒未到以前,就去平台上练习内家功夫。等日出人齐以后,再随众学习。赶上萧逸有事,便由欧阳霜代为指点。畹秋夫妻无日不到。由当年起,欧阳霜为了方便,始终没有命兄弟搬回原住之处。到了腊月,欧阳霜又生了个双胎,依旧子女各一:先生的男名璇,次生的女名琏。
    看去骨格眉眼都很秀美,产妇也安健。
    不料快要满月,时值上元期近,村中众儿童乘着放学,成群结伴,拿了自制花炮,在滨湖一带空地玩耍。欧阳霜先生的三个子女萧玮、萧玢、萧珍三人,也在其中。正玩得起劲,忽从当空飞过一只大怪鸟,那鸟飞得极高,迅速非常。村中树木又多,避到林内,本可无事。偏生萧家子女年幼,事出突然,一见狂风大作,天上嘘嘘有声,觉得稀奇,反倒昂起头来,望空注视。萧玮和两个村童正点着一个大花炮,也没撒手跑开,那鸟已经飞过。又吃炮声和儿童哗噪之声惊飞回来,望见下面群儿,两翼一收,弹丸飞坠般往下扑来。众儿童见天上飞落一个大怪物,方始害怕,哭喊奔逃,已是无及。吃怪鸟将萧玮、萧玢一爪一个抓起,往上便飞,眨眼没入云际。等到村人望见,取了弓矢器械追去,已经飞没影子。萧逸闻得凶信,自是痛悼万分,当时还不敢声张。直到满月以后,委实无可推诿,才告知了爱妻。欧阳霜闻耗,一痛几绝。由此苦思成疾,半年始愈。因药服得过多,断了生养,对于子女,自更珍爱。那新生子女又甚聪明,甫满周岁,便能呀呀学语。尤甚恋着舅氏,老是要欧阳鸿抱,简直不能见面,见了就扑,不依他就啼哭不止。欧阳鸿因是外甥,又生得那么灵巧秀美,自然也是喜爱。因为小儿索抱,又当无事之秋,除却习武,姊弟二人,无形中更是常在一起了。
    畹秋见那男婴眉目间颇与欧阳鸿相似,越发心喜,当时并不向人提起。那男孩也真是乃母、舅氏的冤孽,满岁不久,就生了重病,日夜啼哭,非要欧阳鸿抱不可。乳又未断,不能离母。萧逸夫妻钟爱幼子,内亲骨肉,原无避忌,除了夜间把小孩哄睡之时,欧阳鸿差不多整日都在乃姊房内。
    畹秋见状,算计时机业已成熟,想按预定计谋,一一审慎布置。先向萧逸假说:"舅爷年长,男大当婚,该当娶妻的时候了。本村现有好几个美而且好的女子,何不给他完婚,也省得一人寂寞。年轻的人,血气未定,他姊姊想他用功,未必赞同。总是你代他作主,早定的好。"说时,故意露出十分关切为好的意思。欧阳霜爱子正病,哪有心肠及此。又知兄弟要学萧家秘传内功,不愿早婚。当初练武时,曾向畹秋提过,不是不知。况年未二十,忙着说亲则甚?以为是兄弟人品好,必是受人之托来此说媒,仍当出于善意,婉言谢过。萧逸为人爱用心思,甚么都要想过,见畹秋突来与内弟提亲,不急之务,说得那么郑重,好生奇怪。却万想不到是和爱妻不利。心想:"内弟人才品行,俱是上等,无怪人多看中。畹秋必是受人之托,她所说那两家女子果然不差。先期定下也好,免得又辜负她一番好意。"便和爱妻商量。欧阳霜正在子病心烦的当儿,没好气答道:"表姊从不爱多说无益的话,这次璇儿病还未好,她却忙着给我兄弟提亲,真叫人不解。我兄弟要练内功,年纪也轻,暂还谈不到这件事吧。"萧逸说过,也就搁起。
    第二日,畹秋乘无人之际,旧事重提,萧逸听出畹秋语意有些吞吐,只着重在内弟早婚,并非受人之托来为女家求婚,心中奇怪,只想不出是个甚么原故。当时仍用婉言回复了她。他因爱妻子病心烦,也没告知。过不几天,畹秋又点明说少年人血气未定,总是给他早完婚娶的好等话。萧逸渐听出来,似有难言之隐。疑心家中练武,男女同习,内中颇有两个貌美少女,莫非内弟年轻,看中人家,有甚么不合礼的事被畹秋看破,恐怕将来闹出笑话,所以如此说法?继一想:"内弟人甚老成,练武总是和乃姊讨教的时候多,见了女人都说不出话来。近日更是多在乃姊房内招呼病儿。便那两个女弟子,也俱端庄静淑。练武时众目昭彰,同在一处,私底下向无往还,纵有情慷,无法通词。怎么想也不会出甚么事故。但是空穴来风,事总有因,否则畹秋对内弟素来器重称许,为何如此说法?"口里不说,暗中却留了点心。
    这日欧阳鸿因外甥的病有了点起色,不似日前磨人,偶得闲暇,往书房中翻阅书史。忽然想起先住居的阁亭以内,还有几件半旧衣服、一些零星物事不曾拿来。昨听姊夫说,小孩不久痊愈,有了闲心,那阁亭要打扫干净,准备赏雪会饮。难得今日有空,何不上去,将那些零碎东西取下,收过一旁,免得安排的人费手。跑上阁亭一看,除原有零星诸物外,还多着一口小书箱。暗忖:"这口小箱,内中所盛,只是数十本书册文具。记得来时,放在萧元夫妻行李一起,入村以后,井未交还。为赶农忙,无暇读书,箱中无甚需要物事;新来作客,人未送来,不好意思索要。秋收以后,虽从姊夫文武兼习,因一切用具俱都齐备,也不曾想到这口箱子。阁亭地高路险,甚是僻静,轻易无人走到,何时送回,怎么回忆不起?"当下以为无甚关系,便连箱子和所有零星物件,一并携回房内,择地放好,仍去乃姊房中照料病儿。
    这日畹秋生日,欧阳霜因病儿未去,只萧逸一人赴宴。畹秋装作多吃了几杯酒,先隐隐约约向萧逸重提前事。明知萧逸惦记爱妻病儿,忙着早回。不等席散,便由乃夫自去陪客,与魏氏相约偕出,去至萧逸归途树林内相待,故意露出些可疑形迹,等萧逸走来入套。萧逸到时,本已问畹秋何以关心内弟,非忙着给做媒不可?见她答话吞吐,起了疑心。席散忍不住还想再问,一寻畹秋不在,只得作罢。在座亲友因崔文和受了阃命,强留夜宴,又值农隙,山居无事,俱都留住未走。
    萧逸独自一人,闷闷走回。行近林外,微闻畹秋与人私语,心中一动,连忙止步,隐身树后,侧耳细听。只听畹秋对魏氏道:"当初回来,你就该对村主实说才是。我们虽是至亲,到底不好。"底下声音很低,听不甚真。后来仿佛又说:"我起初也很夸他,这话更难说出口了。都是你夫妻不好,谁知他两个不是亲骨肉呢?更早知道,也不致闹到这地步。我以前和她不对过,近年我很看重她,情感比真姊妹还好。不瞒你说,休说男人见了爱,连我都爱得她要命。无奈她那个脾气,明知我是成全她一生,想消祸于无形,几次劝说都不肯听,哪敢和她剖明利害,当面揭穿呢?不过这事只有你知我知,我连丈夫前都没说过一字。你夫妻如在人前泄漏,她固不能饶你,我也定和你拼命呢。"萧逸在树后闻言,方悟畹秋屡次为内弟劝婚之由,大为骇异。当时怒气填胸,几乎急晕倒地。还算是为人深沉,心思细密,强忍悲愤,径直回去,并未发作。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