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病榻话前因 肠断大涯 思亲何处 穷荒欣奇遇 心存故国 投老来归-正文-蛮荒侠隐-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四回  病榻话前因 肠断大涯 思亲何处 穷荒欣奇遇 心存故国 投老来归

    “我庶母病中打了半夜,连杀三人,力已用尽,快要死了。我正要去唤人取些汤水来,我庶母连忙摇手止住,命我将耳朵凑上前去,对我说道:‘你原不是我同你爹爹亲生。自从你祖父、爹爹打败猎虎寨,我嫁了你爹爹,夫妻十分恩爱,当年便怀孕。到九个月上,我同你爹爹冬天出去打猎,顺着虎迹走到前面山口,天降大雪,山路大滑,时光已晚,恰好路旁有座岩洞,想到洞中住一夜,明日回来。我怕你爹爹冷,也没对他说,一人出洞捡了些枯柴,准备生火取暖,回洞时节,一不小心跌了一跤,痛晕过去。醒来一看,你爹爹手上抱着一大一小两个小女孩,用一个绣花包袱包在一起,正偎坐在我的身后,火也被你爹爹升好。我以为是双生,很喜欢,只不知你爹爹从哪里得来的花包袱。
    你爹爹因我产后气虚,也不肯明言,只是笑。先原打算坐到天明就走,不知怎的竟会双双睡着。
    天亮时,忽然觉得身上又热又沉,睁开两眼一看,原来是一只浑身黄紫花斑、吊睛白额大老虎,正盘踞在我夫妻面前,两只前腿恰好搭在我的身上,所以觉得异常沉重。
    彼时你爹爹也惊醒转来,我们都吓了个魂不附体,知道这种猛兽不大爱吃死人,想必是见我夫妻睡着,错疑已死,所以不曾伤了我们性命。我在虎爪之下无法逃避,索性装死,等它自走,一面悄悄去摸放在手旁的刀,准备万一。正在这危险万分之际,忽然想起昨晚所生的两个孩子,以为定被猛虎吃了下去,不由又恨又急。我便趁你爹爹睁眼偷看那虎时,朝他使眼色,意思是想叫他也去将刀摸在手中,两人合力,抽空腾起身来将那虎刺死。正在用眼睛示意,那虎忽然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张开血盆大口,打了一个呵欠,转过身去,重又蹲下。当它起身转侧之际,我同你爹爹看它磨牙伸舌,以为要来生吃我们,正想就势纵起给它一刀,忽然一眼看见虎肚皮下还吊着一样东西,定睛一看,正是那个绣花包袱,内中一个小孩正含着虎乳不放。那虎好似怕伤了小孩,起身时动作很慢,直到它转过身去,才轻轻将头一个吊在乳上的小孩挣落,又将乳头移给第二个小孩吃。
    头一个小孩吃不到乳,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因为每排虎乳相隔约有尺许,两个孩子包在一起,无法同喂。那虎听见小孩哭便着了忙,又挣脱第二个去喂第一个,第二个也哭,它又去喂第一个。这样好几次,那虎好似不耐烦起来,忽然张开大口,似乎要发威狂吼,还未吼出,又自己收拢,站起身来,往洞外只一纵,便出去有十几丈。一会工夫,只听虎啸连声,震动山谷,渐渐越听越远。我同你爹爹先想伺便杀它,及至看见它并未将小孩吞吃,反倒拿虎乳去喂,知道我们两个孩子必然是神女下界,不由看得呆了,未及动手,那虎已自己跑去。急忙赶过去将小孩抱起一看,绣花包袱上竟有许多虎的牙印,当时也不及再说什么,恐那猛虎把我们生的孩子当它生的小虎看,等它回来走不脱,当下由我抱了小孩,同你爹爹往回路飞跑。快要跑进山口不远,忽然后面猛虎狂啸,登高一望,果然是那只吊睛白额大虎从后穿山越岭追赶前来,知道它是想抢回两个孩子。我们夫妻慌得没有法,你爹爹本领不济,我又是在产后,昨晚今早水米不打牙,雪又大天又冷,又跑了一大截山路,虽然带有弓刀,终恐万一抵敌不住,反做了猛虎口中之物。因那虎肯用乳去喂小孩,想来不会伤她们,万般无奈,才想出将两个小孩先寻地方藏了起来。空身迎敌,将虎打死更好,敌不过时,它不见小孩在我们手内,必另去寻找,也好得多。
    我本是将两个小孩藏在一起,你爹爹一定不肯,百忙中也未对我说出原因,由他将那绣花包袱撕做两半,一半包一个,分两处避风雪的小洞内藏好,外面还用石头封闭。
    刚刚藏好,那虎已越追越近。我夫妻故意又引它逃出去有半里地才回头迎敌。起初看只一只老虎,谁想它身后还跟着一只比它较小的老虎,登时人虎便争斗起来。先前洞中喂小孩的那只吊睛白额大虎,见我们手中没有抱着小孩,狂吼两声,连跳带纵如飞而去。
    同我们斗的一只老虎,被我射了一箭又砍了两刀,毒发身死,彼时身旁带的毒箭已在昨天用完,只剩下射虎的一技,又被那虎中伤时在地下打滚折断,不能再用。恐那只大虎回来寻仇,无法抵御,急忙寻地方躲避起来。果然那虎回来,对着那只死在地上的老虎狂吼了一阵,忽然长啸一声,拨转身往东路就追。我们藏身的地方甚高,远远望见前面一个毛人手中抱着一个东西,看去好似包小孩的花包袱。那大虎追赶在毛人后面,连吼带纵,飞也似的追赶,转眼之间便越过两个峰头,隐隐听得虎啸之声,看不见踪影了。
    我同你爹爹急忙赶到藏小孩之处一看,只有一个还在,那一个藏小孩的洞口,石头业已搬开,连小孩同那包袱俱不见了,情知是被那毛人抱走。我又心疼又力尽,一阵难过,不由晕死过去。等到醒来,你爹爹和许多同族已将我抬回寨来。我见这孩子长得又白又大,非常心喜,只可惜失去那一个。你父亲命许多人持了毒箭,山内山外搜寻了好几天,慢说失去的小孩,连那猛虎、毛人也都寻不见踪迹,只得罢休。这个女孩便是你,因为吃过虎轧,从小就力大身强,聪明伶俐。我只奇怪你长得有些像汉人,还不知道你不是我的亲生。等到你有了两岁,你爹爹有一天晚上喝醉了酒,当着大婆娘(指正室)说出经过真情,才知你果是汉人之女。原来我夫妻追虎,遇见风雪不能还家,打算在那洞中过夜。我出外去取柴枝生火时,你爹爹忽然听见小孩哭声,寻到洞角,摸着一个很长的绣花包袱,拿到就明处一看,原来包着一个女孩,相貌甚好,看出是汉人之女。正要等我回来商量,偏偏我进洞时跌了一跤,晕死过去,接着也分娩了一个女孩。你爹爹急忙之中用刀将脐带割断,将包袱打开,将两个小孩包在一起,然后将火升好取暖,用身上带去的青稞酒将我灌醒,知道我劳不得神,也未对我说那包袱来历。等到我夫妻把一葫芦酒喝完,抱着小孩双双睡去,谁也没想到那洞便是虎穴。那虎进来时,你父先被儿哭惊醒,正见它进来,并不伤人,先奔洞角,想是见包袱不见,浑身虎毛一抖,正要发威,一回身看见我怀中抱着的小孩,便慢慢朝我走来。你爹爹先时惊慌失措,没了主意,及至见虎走到面前,才想起危险,正要用脚将我蹬醒,已来不及。那虎进前,先张开嘴将包袱含去放在地下,然后将肚腹凑将上去。包袱中的小孩好似吃惯了虎乳似的,含着虎乳吮咂起来。你爹爹知道猛虎不大爱吃死人,两只虎的前爪又搭在我二人身上,稍一转动触怒了它,大人小孩都没了性命,索性屏气装死,等它自行迁开,再唤我纵身起来和它拼命。
    不多一会,我也被虎惊醒。那虎因为两个小孩不能同时喂乳,小孩一哭,它不耐烦走去,我们才得逃跑。后来听见虎啸,你父亲知它来追原来的小孩,来不及说出实话,彼时又稍存了一些私心,便将包袱撕成两半,将你藏在虎的来路容易寻见之处,却将亲生女孩另寻隐秘之处藏好。他的意思是我们亲生之女虽好,你也非常可爱,又加老虎肯用乳喂你,定有神助,将来必有出息。想能将两个小孩都保全更好,如若不然,那虎将你夺回。’也就不再伤别人了,却没料到老虎又约了一个同伴来。后来那只也是母的,想是它见自己不能同时喂两个小孩,再去寻一个帮忙。那虎见我手中并未抱着包袱,留下一虎同我们打,自己便去寻你,不料竟未寻着,反被一个毛人将我亲生之女抱去。我听完了这一番话,虽然怪你父亲不该存私心,反把亲生女儿丢失,爱你的心还是日甚一日。大婆娘却不然了,她因彼时没有生育,又见你父亲同我非常恩爱,好生不服。按照本山规矩,凡是擒来汉人,应该是祭蛇神的,谁要隐藏不报,便是死罪。她知道你是汉人之女,几次三番蛊惑你父亲将你丢到毒蛇涧去祭蛇神。你父亲如何能舍?反将她大骂了一顿。还算她怕你父亲,没敢前去告发。又过了几年,你父亲被岑氏弟兄逼逃后寨,你那块包袱因为绣工甚好,便改作了你父亲的肚兜,改的时候,看见里面藏有一纸血书。
    你父亲和汉人早年曾常来往,可惜识字不多,只知你是一个姓林的知府之女。彼时大婆娘已生下二狗,我也才生了你兄弟。你父亲虽不喜欢大婆娘,却喜欢二狗。因见岑氏弟兄自相残杀,知道大婆娘将来必把真情对二狗说知,和你成仇,便想把血书留下,准备异日她母子不能容你时,你拿着血书、包袱去寻汉人认祖归宗。大婆娘知道了你父亲这番用意,以为二狗仍有做家主之望,对你仇视也渐为好些。谁知你天生神力,全寨敬服,不久便诛了毒蛇,夺回前寨,隐然做了一寨之主。你父亲虽做大司,反仗我母女二人之力压住众人。她越想越气,便趁你父亲那日酒醉之时,先用好言同你父亲说,要你父亲在生前将血书取出,对你说明经过,由你出山去寻原来生身父母,把二狗正式作为承嗣,被你父亲痛骂了一顿。后来想是越说越僵,又被你父亲毒打,这才母于二人狠心将你父亲合谋害死。你父亲死后,我间你先后进房,看见你父亲手上拿着的一纸血书,便猜出了一半。我知我娘家素来厌恶汉人,若知你非为我亲生,决不能像如今这般拥戴,并且也不能在此存身。我要拼死去报你父亲的仇,你兄弟又小,别人更不配做全寨之主,我又不舍你离我远去,所以一向不对你说明。今天我大仇已报,我死在眼前,你可将血书、包袱藏好,连对你兄弟也不要泄漏。你如不愿在此,也等你兄弟长成能做大司,再行出山认祖归宗。你那被毛人带去的妹子,左耳上有五粒朱痣,倘能寻见,便领她回来。’说完,将血书包袱交付与我,才由我去唤兄弟来送终。她同我兄弟见面,未说了几句话,全寨的重要头目都得了凶信赶奔前来。我庶母挣扎起来,略微吩咐了一些后事,便即死去。我因她从来待我恩厚,又不便背了本山规矩当人哭泣,哀伤到了极点。当下我再将嫡母弑夫又来行刺庶母的事重说一遍,连被我庶母刺死的人也推在她身上。我庶母平日待人恩威并用,赏罚严明,颇得众心,大家听了她的遗言,对我愈增加了多少拥戴好意。
    “不多日子,我把本山的出产,命通汉语的同族去换来许多他们喜爱之物同牛羊鸡鸭,分给他们喂养畜牧。过了两年,人人都富足起来。知道全寨信服,全没二心,渐渐禁止他们残吃生入,假说有神托梦,说吃了生人,死后便下地狱。等到号令通行,又故意叫亲信同族到省城去购买许多应用家具以及各种陈设。那些生蛮见了个个喜欢,我才对他们说:‘这些东西全是汉人日用之物,并不难造。本山有的是木材,只需找几个汉人巧匠,便可仿造出来大家用。别的东西,本山没有的,也可以拿牛羊药材去和汉人交换。”他们果然被我说动了心,推出两个人来,求我去聘请良工巧匠来教他们。我还故意不答应,经他们再三求情之后,我才答应派人去请。我原是思念生身父母,才想出这许多主意,使汉,蛮接近,好打听我父母消息同那张纸条上写些什么,但是我听庶母说,汉人虽然表面文弱讲理,存心却是非常之坏,只知取利,背义忘恩。这野人山虽与省城隔近,因为险崖峻坂,深沟峭壁,猛兽又多,生人进山,不是被野兽所伤,便是被生蛮所杀,很少有人生还。万一那些巧匠知道我寨中虚实,报告汉官前来搜剿,为我一人私念,却害了全寨生蛮,怎对得起人!话已说出不便反悔,只得推说:‘汉人最怕人多,你们相貌凶恶,言语不通,他们一害怕,俱不敢进山来,就是勉强设法将他们弄进山来,也决意不肯传授。你们一定要请,只有听我分派挑出十个通汉语的人去跟他们学,学会了再转教大家。’众人对我自是言听计从。过了好几天,我才将主意想得周密稳妥。通晓汉语的人仅仅也不过十几个,我自幼就爱听爹爹教我说汉话,长大以后,又利用汉语结下这十几个心腹。我将一切布置分配好了以后,先领众人去同蓝牝牛打了一仗,大获全胜,知道他们不会再来扰犯,由这些心腹当中选了两个得力可靠的人,扶我兄弟代我做大司,然后亲自出山。先在山口外村落中借了一家农民房舍,才命两个精通汉语的同族,赶了一大群猪羊进省城,换了好些银子,再用大价聘了几个有名木匠、怩水匠,假说是一个发了财的山民,要在野人山不远的小村中盖一所大房同做一些应用家俱,给各人家中放下丰富的安家银子,叫他们先来看看地势及用多少材料,再回城招工。匠人知道山民的活好做,并无一人动疑,高高兴兴跟着前来。到了我住的那一家,我便请他们先打牙祭(云贵犒劳工人酒肉均在朔、望,谓之打牙祭)。酒到半酣,从酒内放下迷魂花,等他们醉得人事不知,半夜里将他们蒙上两眼背进山去。先放在后寨,解醒过来说明用意,叫他们不要害怕,事完自会送他们回去,一面拨了许多人斫伐山木,动起工来,命那十个同族用心跟他们学手艺,我每日从旁监督。后寨峭崖孤立,只崖顶当中是一片大平原,除了毒蛇涧那里有多人轮班看守,只要他们想逃,就立刻杀死,此外无路可通。
    他们也知道厉害危险,又加我每日美酒块肉好生待承,只盼工完回去,谁都尽心相教,并不偷懒。那些同族学会了又去教别人,不消半年,把后寨修得和汉人画上的宫殿房子一样。全山的人也都学会了许多手艺。完工以后,送了他们许多银子,这回却将他们装在青稞包内,黑夜送出山去。那里早预备下有一只粮船,他们吃了迷魂花酒,不用回头草是永远昏迷不醒的。我们把他们当货物一样,由南明河穿清水河,经黔江,入乌江,直到思南鹦鹉溪,在一个荒僻之处靠岸,将他们运上岸去,把船连夜开走,只留一人将他们救醒,再泅水追上船只回来。谅他们省起必定猜神疑鬼,不会想到我们就在省城附近野人山内。我同那几个匠入时常见面,越混越熟,渐渐朝他们打听我家下落,才知他们多不认识字。知府这个官哪一省都有,他们也不知那官有多大,只知道官是管打入同要钱的。有钱就纳粮完税,没钱卖儿女产业去交纳,再没有,见官差就跑,跑不了就坐监受罪。至于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人,他们当老百姓的不但不知道,也不敢打听。青年人有不懂事爱打听,被问的人就不愿意,有时还要挨老人的打骂,所以从小到老,从老到死,对官都不大清楚。除非那官真好,少要他们的钱,路上撞错了官的顶马不挨打,不轻易派官差,遇见年荒催粮不紧,不时辄派差下乡捉人,照这样,他们才敢公然打听他的姓,都叫他作青天,供起生人牌位,又不叫他官了。再不就是那官真坏,一年四季官差跑遍了全乡,东家杀鸡西家宰狗,像给死人上供一般足款待多天,再卖儿卖女,完了正粮完副粮,交了正税纳附税。只要有一家打官司,左邻右舍远亲近戚一牵连就是几十家,家家都得遭殃,亲戚朋友不是新年也跑到衙门班房中去团聚。田地荒了无人种,粮得照样完,钱还得照样花。官再一出门同下乡,更了不得了,从宫起到差尾巴个个都得应酬,叩头礼拜,把官接进来,跪在地下,随便给问他几句话,任官高兴不高兴,糊糊涂涂给他们判了一些罪名,是也得是,不是也得是,再叩头礼拜送他。把人带走了,或打或枷或押或砍或充军,一家子哭死都无人敢问一声。刚把人捉进去,派写万民伞的绅士又来叫这人出钱,把名字写上了,有钱的托绅士求情。花钱还可把大罪化小小罪化无,没钱只得等死。一人犯罪全家承当,一家打官司十家百家受牵连。老百姓恨在心里,冤在肺里,哭在肚里,气在脾里,发泄在大肠里,天天拿解手咒他快快痢脱。当然也要背人打听,给他取下什么阎王剥皮的滓名。至于不好不坏平平常常的,他们也不感激也不恨,就不容易知道姓名了。至于皇帝为什么要派官,既派官为什么又不一样,有好有坏有平常,只准官说话,不准老百姓放屁,坏的还得送他万民伞,是什么意思,老百姓花钱,给大官小官官子官孙官亲官友去花,什么意思,他们都不知道,连我也越听越糊涂。我问不出头绪,又怕我生身父母是个坏官,与其让人家当痢疾咒骂,还不如永远是山民的好,因此我想打听我生身之父是青天是剥皮之心更切。知道问这些匠人决难问出根底,因他们说要问官的详情,只有城里读书人才晓得。
    “我将他们送走以后,又再想妙计去寻读书人。谁知读书人心眼比他们多,又加那伙匠人回去添枝添叶一说,多是害怕,凡遇山民请去教读,便不敢来。有那来的,多是些没品行的穷秀才,随了派去的人,仍用前法运到这里,他们也只知闭门读书,不问天下兴亡,也不打听时事,倒知道官的大小,说了几个知府姓名,也俱和血书上不对,打听不出,这远不说。他们心地大半非常之坏,令我异常生气。原来他们来时,多是听了那些匠人传说我是这里女王,尚未嫁人,如何好法,银子又给得多。他们油蒙了心,全部有所希图而来,哪有什么好人!头一个来的是一个穷秀才,这人姓黄,最为卑鄙无耻。
    初见我时,跪在地下,口称我仙主,连头都不敢抬,还有许多做作丑态。后来见我们这儿人除我升寨发令之外,全都是随随便便,他渐渐同我动手动脚起来。我以为他巴结我,同我表示亲近,我没有放在心上。他虽不能说出我家根底,因他识字总不少,每到傍晚无事,便请他教我认字写字。有一天晚上他教我写字时,忽然过来装作把我的笔,用他那又脏又黄的长指甲搔了我几下手心。我不懂他什么意思,忍不住问他。他又红了一张猪肝色的鬼脸,忸忸怩怩答不上来。我想这许是汉人的风俗习惯,也就作罢。过了两天,我写字时老闻见一股臭气,回头一看,他正在龇出一嘴黄牙,鬼头鬼脑凑在我头发上闻呢。我也还不以为他有什么坏心,当他是在身后看写字呢。似这样种种令人讨厌的举动甚多,我因不愿他同别的山民接近走漏消息,他就住在对门。此时他住的那间没有开窗,第二进门前又有我的心腹拿着兵器把守,他除了到我室内,一步也不能出去,相离甚近。
    那天正值我们这里杜鹃花开,过月光节,我多吃了几杯酒回房就睡。到了半夜,忽然觉得脚上有些刺痒,醒来一看,我脚旁伏有一团黑影,脚上微微有些热痒,疑心花帘未下,被山中花熊跑了进来,顺势一脚踢出,只听“嗳呀”一声跌倒在地。此时火他还有余光,我已听出是人,便起来点了松燎,一看原来是他,在地下哼哼不起,近前一看,已被我踢得鼻青脸肿,折落了一个门牙。我还有些过意不去,便搀起他来,问他:‘为何在半夜里进来?有话何不喊起我说,自找苦吃?’话犹未了,他忽然一个翻身,爬起重又跪下,抱着我一双大腿,从腿肚子到脚缝一路乱闻乱舔。我不知他今晚到底是什么意思,疑是他日久思家,所以像猫狗一般乞怜,想叫我放他回去。正要拖起细问,因他舔得我下半截直发痒,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笑不要紧,他便和疯狂一般站起身来。便想抱我往床那边走,口里还直喊‘仙主救命’。他却不知平时一二百山民同我比力都拉我不倒,蜻蜓摇玉柱,我不动脚,如何能移动一步!他抱了两下抱不动,口里气喘吁吁,臭味直喷出来,两只手满身乱摸索。我己渐渐明白他起了脏心,本想站在那里,看他还出什么丑态。因他一路乱摸,又好气又好笑,不耐烦再和他纠缠,一弯腰将他倒提起来。他才知不是路,像杀猪一般叫唤,直喊饶他狗命。依我性子几乎想将他撕成两半,终因还想打听我家下落,怕断了路,强忍气将他放下,他已连疼带吓晕死过去。第二天一早,便命人将他装入青稞包内,用前法送走。后来又找了几次,人虽不似他可恶,却也好不了多少,渐渐闹得去的人成了熟脸。恐人看出根脚,只剩下几个生脸的人要去买卖山产,不便再做请人的事,我家行迹仍未打听出来。
    “有一年年终,又同我兄弟出山打猎,从虎口中救下一个孤身老者。他曾雇有一个挑夫,担着行李,那挑夫已被虎咬死。我看他行李中俱是书和笔砚,便将他接回寨来。
    一间,那老者姓周名齐,是一个先明显宦的遗裔,立誓不做满人的官,一向以教书糊口,年终辞馆回家,明年还没有馆地,家中还有妻子儿女,景况甚寒。我便问他:‘可肯留在寨中教我读书写字?”我先还以为他那大年纪,不会肯与我这种生蛮杂在一处生活。
    谁知他一听我肯留他在这里,竟喜欢得跳起来。他说道:‘为了衣食走遍天下,都是奉着满人正朔,每次散馆,也都是为向学生讲说胡儿的暴虐,想使凡经教过的学生心存明室。闹来闹去,稍微知道我一点的人都不肯要我。伯夷、叔齐耻食周粟,死于首阳,首阳还是周土。想不到在这深山穷谷之中,居然还留下这一片干净土地为老夫息壤,岂不快哉!’当时痛快答应下来。过不多时,我见那老者忠义正直,很放心由他到处游玩,不过防他遇见猎虎寨,总派两个得力的人护卫罢了。他又和我商量,要将妻子儿女接来,情愿不要束情,分几亩青稞地与他自在耕种过活,同受本寨法度。我巴不得他能如此,第二日便命人陪他去将家小接来。”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