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瘴雨蛮烟 双侣无心遭恶蛊  红桃绿柳 一行有命遇神医-正文-青城十九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十一回  瘴雨蛮烟 双侣无心遭恶蛊  红桃绿柳 一行有命遇神医

    话说南绮见胡三娥钻人谷底,如不用火穷追,原可无事。一则不知谷中就里,二则恨她入骨,见火云中三娥忽化一道黑烟,往地下钻去,知她冲不出火层,想用地行道法脱生。骂一声:“不知死的贱婢,还待逃向哪里!”将手一指,那团火云得缝便入,也跟着三娥的黑影往地下钻去。还算南绮虽然追敌情切,在这危机一发之际,仍然两面兼顾:一面指火去烧三娥,一面早飞向元儿被困之所。也想不出什么破法,先用飞剑去破那包围元儿的五色氛层,却冲不进去,一着急,想起适才敌人放出来的黑烟一遇火便化成淡烟消散,何不试它一试?便将手一指前面,将追敌的火云分出一股,飞向五色氛层之中。果然见效,火一到,便闻见一股奇腥之气,咝的一声燃烧起来。接着一道光华闪过,元儿连人带剑飞将出来。
    二人见面,惊喜交集。还未说话,南绮因三娥已是万无生理,适才下来时还见有一敌人的同党,不知躲向何处,斩草须要除根,这般淫孽留他则甚?正在四下观望,忽听地层隆隆之声四起,四外山崖地面都似有点动摇。元儿道:“南姊,这地要震了,莫又是那鬼丫头闹什么虚玄吧?”南绮侧耳微一静听,这时地下轰隆之声越大,这才想起所放真火有许多顾忌,不宜在峡谷深处发放,如将地火勾动,一发不可收拾,不由大吃一惊。再环顾四处形势,忙喊:“元弟快先逃上去,待我来收那火。”元儿刚在张皇欲起,南绮已听出地下有了炸音,喊声:“不好!”忙把葫芦口朝下,手掐收诀,准备将火收回。谁知这峡谷底下本是千万年前一座火山的出口,地下潜蓄的火势甚是强烈。那葫芦口的太阳真火并非南绮亲手炼成,只不过承着先人传授,寻常用时,尚是能发能收,这次追敌心切,深入地底,敌人虽难免死,可是那太阳真火已将地火勾动,连成一片,本在地下磅傅排荡,就要喷涌而出。如果见机即时遁走,发还稍缓,偏又不舍丢弃,这一收不打紧,一股火云刚从地面上升起,还未出尽,紧接着红云后面又夹着一股青烟,粗约数尺,冒将起来。
    南绮一见那烟,益发知道不妙,忙驾遁光,往上飞起,往天窗上面穿去。就这瞬息之间,身刚飞近天窗,还未出口,猛听震天价一声巨响,山鸣谷啸,震耳欲聋。昏眩中刚觉着身上奇热,手上似被什么东西扯住,连身下坠。猛地虎口一痛,手中葫芦再也把握不住,直往下面坠去。这才身子一轻,急不暇择,往上飞去。身刚出口,那座天窗四周的危岩已经震塌下来。且喜元儿事先闻警,早已逃出,在空中相候。低头一看,下面岩石纷纷崩炸,陷成许多穴口。数十股烈焰大小不一,从穴中腾腾勃勃,冲霄直上。山石爆烈之音,响成一片。山石经着烈火,都被烧成溶液,往低处滚流下去。顷刻之间,数十个大穴经强烈火势震烧之后,纷纷坍塌,渐渐由多而少,聚集到了一处,化成一股粗约数十丈,高齐天半的冲天火柱。满天空都是红云弥漫,黑烟飞扬,火势越发强大。
    地底更轰隆不休,全山都有震动之势。
    南绮猛想起大人阿莽兄妹尚在蛇王庙中,倘若地震蔓延,如何是好?再加火势大大,二人虽驾遁光飞身空中,往下巡视,离火早远在十里之外,仍觉的体炙肤,奇热难耐。
    明知凭自己能力无法消灭,错已铸成,悔之无及,只得回转。二人彼此一打招呼,便往蛇王庙飞去。行至中途,南绮偶然回望,弥天红焰中似见有两三道黄光从斜刺里往恶鬼峡火地里飞去。因为忙着回庙去救护阿莽兄妹,那黄光转眼没人火云之中,也未来得及喊元儿去看。
    蛇王庙相隔不过二十来里,及至快要到达,眼看下面近山田处似在波动。知是地震,越发担心,忙催剑光前进。忽听头上隐隐有破空之声,抬头一看,一道青光其长经天,高出二人头上约数十百丈,带着慧星般的芒尾,星飞电驶,正从空中横越过去,甚是迅速。二人俱以为是本山隐居的异人,因为火山炸裂,存不住身,不是赶去救援,便是觅地迁居。
    一路寻思,不觉到达庙前,果然地已有些震动。飞身后殿一看,石榻依然,哪里还有阿莽兄妹踪迹。心中惊讶,四外细寻,并无丝毫可疑之兆。大铁锅中还煮着大半锅米饭,蒸有睫腊,殿中丝毫不现零乱痕迹,连适才阿莽的便溺都已收拾干净。二人先以为是胜男见火起地震,恐怕波及,扶了阿莽觅地躲藏。他兄妹对自己感恩依恋,又曾答应阿莽未愈以前决不他去,看那灶火犹温,分明离此不久,断定他们必要回来。四处飞身寻找不见,只得回到殿中石榻上坐定等候。
    二人互谈经过,才知元儿果是把阿莽之言记在心里,因南绮心爱那玉,想去寻见那怪叟,问个就里,谁知照阿莽所说的方向路径,并未寻到。正要改道寻觅,忽见远远飞来一道粉红色的光华,直向身侧里许的山坳之中落下。一时动了好奇之念,飞身过去一看,粉红光华已是不见。细看山坳里还隐着一条夹缝,藤蔓纠结。从空隙里望下去,绿森森望不到底。暗忖:“这两面危崖上窄下宽,中通一线,颇与阿莽所说谷径相似,莫非下面便是怪叟所居不成?”
    元儿正在迟疑欲下,鼻中闻见一股异香吹来,接着便听身后有人哧的笑了一声。回头一看,面前站定一个女子,容色甚是妖艳,媚眼流波,含笑说道:“这里惯出豺狼虎豹,毒蛇怪蟒,你年纪轻轻的,跑到这里来作甚么?”元儿见那女子神情举止荡逸飞扬,穿着又那般华丽,估量不是个好人家女于。便正色答道:“我在此闲游,关你什事?快些住嘴,免得自讨无趣。”那女子闻言,微嗔道:“我好心好意问你,你却出口伤人。
    什么叫不关我事?我名胡三娥,这底下恶鬼峡便是我家。你贼头贼脑在此窥探,意欲何为?”说完抿口微笑,似喜还嗔地又递了一个媚眼。
    元儿见闻本浅,先并未想到别的,及闻女子道出:“恶鬼峡”三字,不由心中一动。
    暗想:“下面如此险巇阴森,好人怎会居住在此?这女子形迹诡异,说不定便是山精狐鬼一派,岂可轻易放过?”想到这里,猛喝道:“你到底是什么妖邪?快快说出实话,饶你不死;否则,小爷飞剑定要取你狗命了。三娥勃然大怒道:“瞎眼小贼!你姑娘见你长得伶俐,才和你说话,竟敢放肆,口出不逊,快快跪下,随我一同下去,有你好处;不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说罢手一扬,便有一道黄光随手飞起,直取元儿。元儿疑心一动,早有防备。一见女子剑光飞来,也将铸雪、聚萤双剑先后放出手去。这两口仙剑,三娥如何能敌得住,才一交接,便觉不支。转瞬之间,黄光被元儿一青一白两道光华绕住,只一绞,便成粉碎,化成万点黄星,映着日光,纷纷坠落如雨。
    三娥先见元儿飞剑厉害,忙往回撤,已是不能,便知不妙,打了退身诱敌之策。见黄光刚一绞碎,早慌不迭地化成粉红色光华,直往峡谷底下遁去,元儿初生犊子不怕虎,见三娥逃走,以为伎俩已穷。既看出是妖邪一流,如何肯舍,便紧跟追踪下去。三娥见他追来,心中大喜。她那循法本极迅速,却故意使元儿可望而不可及,以便引他入阱。
    元儿追了一阵,见前面粉红光华飞至尽头,忽然不见。到了一看,危崖四合,仅有一亩许大小的天窗,比起上面峡谷,还要深广得多。知是妖邪的巢穴,略一端详,便飞身而下。
    元儿见到处都是繁花异卉,水木清华,景物甚是幽丽。正在四处寻觅妖踪,忽听前面花林中有男女笑语之声。飞进林中一看,适才所见妖女业已换了装束,周身衣履全行脱光,身上只裹着一领薄如蝉翼的粉红纱片,坐在花丛中一块平齐圆滑的大石上面。一个赤身精壮男子,正捧着她一只脚在那里捏弄。粉弯雪股,柔乳丰肌,宛然如现。再衬着石旁的落英缤纷,花光人面,相映生辉,娇滴滴越显妖艳。三娥见元儿飞进林来,丝毫也没做理会,笑嘻嘻地对那少男说道:“我说的雏儿便是他,你看好么?”元儿少不更事,见了这般形状,一些也没有戒备,大喝一声,便将剑光飞出手去。眼看飞到,三娥忽从石上纵起,周身仍是粉红光华围绕,往花林深处走进。元儿不知是诱敌之计,只管追逐不舍,转眼工夫,追到一片樱花林内。正行之间,三娥猛然转身,朝着元儿一指,立时便有数千百道彩丝从那樱林上面飞将下来,将元儿浑身罩住。元儿忙运飞剑去斩时,竟斩不断。忽闻一股异香透鼻,便觉心迷意荡。知道中了埋伏,情势危急,只得运用玄功,将身剑合而为一。身虽护住,未被彩丝缠绕,可是四面俱被彩丝密密层层包围,用尽心力,休想冲突得出。元儿耳听敌人不住口劝他降顺。未后又唤来两个壮男,做出许多淫荡之态。元儿只管按定心神,勉力支持,不去理睬。过了好一会,惹得三娥性起,正要运用邪法,将彩丝收聚,取元儿性命,恰值南绮寻来,方得脱险。
    谈了一阵,南绮埋怨元儿道:“我那太阳真火葫芦,当年母亲费了多少心力,才得炼成。今日为寻你,才遇见那妖婢,勾动地底真火,将它毁去。自从奉命下山,寸功未立,反闯了这样大祸,不知要伤害多少生灵。都是你乱跑,才惹出来的乱子。”
    元儿正要答言,猛一眼望到窗格外面苍字澄鲜,星稀月朗,风景如画。仅遥天空际有一两朵云,暗霞微映,迥不似先前火云乱飞,满天都赤神气。不禁“咦”了一声。南绮便问何事惊讶。元儿道:“你看这天,先时那般乌烟瘴气,如今却这样皎洁,地也不震了,莫非火熄了吗?”南绮闻言,也觉奇怪。暗忖:“恶鬼峡谷底,明明是一个地火的窟穴,不发动则已,这一发动,又有太阳真火助它威势,正不知何年何月,那火才得宣泄完尽,怎熄得这般快法?”当下同了元儿走出殿外,飞身上空,往适才来路上去看。
    恶鬼峡火山方面,休说不见烈焰飞扬,连一点火星俱无。如非月光底下远望过去,还看得出适才崩陷的火穴和震倒烧残的山岩林木,几疑适才火发地震是在梦中。越想越觉那火熄得古怪。依了元儿,便要前去察看。南绮因回庙时节,中途曾见两三道黄光往恶鬼峡飞去,随后又有一道极长的青光当顶飞逝,这两起事儿,如与火熄有关,那人既有灭火之能,本领必出己上。看路数又非一家,如是妖人一党,岂非送入虎口?又惦记着阿莽兄妹回来,便止住元儿,不可轻往。
    这一夜,二人只顾闲谈等人,竟会忘了谷中怪叟之托。直到天明,二人连番在庙前后周围数十里,把隐僻之所全都搜遍,始终没见阿莽兄妹影子,渐渐绝望。互一商议,阿莽吃了许多灵丹,性命业已保住,日久自会痊愈。现在也并没发觉他兄妹被害痕迹,如是另有藏处,地震止后必要回庙探看。一夜不归,说不定被别的能人救走,也未可知。
    且喜火山已熄,祸变不致越闹越大。自己前途有事,留此无益。决计先行起程,异日如有机缘,再行绕道来此一探。
    主意打定,二人略进饮食,准备起身。值此晴日丽空,水田平芜,风景依然如昨,人已不知何在。元儿还不怎样,南绮却想起胜男天性纯厚,对于自己更是感恩依恋,大有相从之意,不料一日夜工夫,遭此巨变,存亡莫卜,好生惋惜。行时也没和元儿说话,便即飞行前进。直到飞出山外,将近有人烟之处,才行落下,仍用步行,往前面乡村之中走去。寻人一间,乃黔蜀交界一个极隐僻的所在,地名叫做榴花寨。居民多半山民,汉人甚少。寨在山麓之半,一面临着大江,风景甚是雄秀。虽是个不知名的小地方,因为泉甘土肥,到处鸡犬桑麻,看上去颇有富饶之象。
    二人觉着没事可做,打算稍停即行,略问一问前往贵阳省城的途径。见沿途野景甚好,便在江边择了一家干净茶棚落座。随意要了两碗酒、一碗炒豆渣、一碟腊肉、一碟椒麻豆,对着前面大江,且说且饮。南绮嫌那酒味太浓,又滴了些万花凉露在内。饮食了一阵,元儿总觉这次下山是奉命积修外功,理应扶弱锄强,多行善举才是。虽和南绮饮酒谈笑,却不住留神四外观察,巴不得有甚不平之事发生,好上前下手。
    那江边茶棚共有四五家,俱是江边居住人家的副业,带卖酒和热菜。每家都有一些茶客,只二人饮酒这家没有一个客人,虽是乡村野铺,地方却极清洁。不但白木桌上没有丝毫油腻污秽,棚中石地都似洗过一般,净无纤尘。棚内只有一个垂髻幼女,相貌丑到无以复加,不过往来执役倒甚勤谨,衣着也是旧而整洁。有时添酒,便往屋中去取,始终不见一个大人出来。二人除觉出这里人民爱干净外,并未在意。元儿偶一眼望到隔邻茶棚内那些本地茶座,都朝自己这面指点谈说。一见元儿侧脸去看,便即止住,神态颇为可疑。还以为自己和南绮虽换了乡间装束,到底乍到眼生,语言行动总有不类,难免有遭人谈说之处,也未理睬。
    正当这时,元儿忽听南绮说道:“你只管呆看些什么?还不早些吃喝完了走路。”
    元儿闻言,便回过脸来,猛一眼又看到茶棚外江边半截断石栏上坐定一个老头,身旁放着一个三尺来长,二尺来高的杂货箱子,正在朝着自己呆看,颇似走山寨的汉客。元儿忽然心里一动,正想唤他进来同吃一杯,那卖茶的垂髻丑女已飞也似跑将出去,骂道:
    “你这老不死的东西,去年坐在这家门前歇汗,我姊姊见你年老,给你一碗茶吃,你却卖弄玄虚,将我们的人引走,一去不来,害我姊姊时常想起就哭。后来才知道是你老鬼做的烂事。依我性子,怕不把你打死,才称心意。你却一口赖了不认账,又说只要我姊姊心坚,那人自会回来。姊姊见你露出口风,可怜她那么性情高做的人,竟跪下来求你。
    也不知你乱说些什么,从此我姊姊气得连门都不出一步。今天好容易来了一个客,你又闯见鬼一样,到我家门口装疯。快些给我滚开便罢,如若不走,我便把你丢在江里去。”
    那老头闻言,并不动怒,只笑嘻嘻他说道:“聂三姑娘,你莫生气,我歇一歇自会走的。”
    丑女还要怒骂,元儿已走了出来,止住她道:“你小小年纪,怎么欺侮老人?快休如此。”说罢,又朝那老头道:“老人家,想是走得累了,莫与年轻人沤气。随我到茶棚里去吃两杯酒,解解乏吧。”丑女一听元儿要邀他为人座之宾,不禁慌道:“客人,万要不得。这老鬼专破人好事,便是你给钱,我们也不卖给他的。”元儿见那老头生得慈眉善目,又是汉人,丑女之言决不可靠。便发话道:“你做的是卖茶酒生意,只要给你钱,管我请谁饮食?我也不与你计较,你不卖,我们向别家吃去。”说时,南绮见两下争执,也走了出来。元儿说着,早从怀中取了两块散碎银子,交与丑女。丑女不接道:
    “要走只管走,看你到得了家才怪。谁还希罕你的钱?”元儿只当气话,也不理她,将银子扔在地上,便去提老头的货箱。
    老头先本打算道谢拦阻,及见两下里口角,事已闹僵,略一低头寻思,也不作客气,跟了元儿便走。走到隔邻那家茶棚门首,元儿、南绮便揖客人内。老头刚说了句:“前边有好地方,莫在这里。”言还未了,茶棚主人早跑出来,拦道:“你们上别处去,我们这里不卖给你们。”一面拦住元儿,一面却朝着老头行礼,悄悄说了声:“四幺公夜里小心些。”神气非常古怪。元儿、南绮见茶棚主人既与老头相熟,见面又那等恭敬亲热,却不解他为何不让人进去。想张口动问,见老头连使眼色,只得赌气前走。到第三家茶棚,未及上前,老头已抢上一步说:“他这里也不卖外人,我们别处吃去。”果然话刚说完,棚主是一个半老妇人,已跑了出来,先朝老头行礼,口里直说:“么公真体恤人,过天我给你老人家赔礼去。”
    南绮见两家茶棚阻客情形,已看出是适才和丑女拌嘴的缘故。暗忖:“这里的人倒真爱群,恼了一个,众人都不理你。不过两家棚主既和老头那等熟识亲密,为何也不接待?脸上又带着忧愁之色?其中必有缘故。”不由动了好奇之想。
    元儿本先打算稍呆一会即走,经这一来,既已说出请那老头一顿,又渐渐觉出别家不纳,是怕得罪那丑女。再想起适才众人交头接耳和丑女行时词色,诸多可疑,也想问个水落石出。走到第未一家,也和前两家一般神气。几次想问,俱被老头拦住。当下由老头指路,往山环中走去。
    元儿细看那老头,年纪有六七十岁的人,脚底下却甚轻健。又见当地的人见了他,俱都纷纷行礼,知道不是常人。暗忖:“打他身上也许问出点事来。”便息了起身之想。
    跟着走有十来里路,渐渐断了人烟,到处都是深林密菁,路更难走。忍不住正想问时,老头已引了二人从深林中穿出。林外是一片广约数十顷的湖荡,湖当中有一个三五亩方圆的沙洲。湖水涟漪,因风微荡,清澈可以见底。那沙洲孤峙湖心,其平如砥,上面种着许多树木花果。一片浓荫翠幕中隐现着一所竹篱茅舍,幽静中另有一种清丽之趣,令人见了尘虑都蠲。
    元儿对南绮说:“你看边山里竟有这般好所在,真想不到。”一言未了,业已行近湖边。那老头忽然嘬口一声长啸,声音并不洪大,却是又亮又长,颇为悦耳。啸声甫住,便见洲上绿荫中飞起一大群白乌,雪羽翩跹,凌波飞翔,约有三五百个。一会工夫,飞到老头面前,老头便伸手去接。有的翔集老头的两肩,有的榕在老头的手上,不住飞鸣欢翔,音声清脆,与老头啸声相似。那鸟与鹰差不多大小,都生就雪也似白的毛羽,红眼碧睛,铁爪钢喙,神骏非常。元儿。南绮俱赞有趣。忽又听远远传来打桨之声,抬头往前面一看,洲旁滨水的一片疏林乱石后面,一个赤着半身的小孩架着一只扁舟,手持双桨,正朝岸前驶来。
    二人目力原异导常,见那小孩年纪虽轻,身上毛茸茸,长得那般怪眉怪目,身手却是矫捷非常,两条臂膀运桨如飞,一起一落之间,那小舟便像箭一般穿出老远。转眼靠岸,跳将上来,向老头叫了声:“外公。”老头忙指元儿和南绮道:“这两位尊客俱是好人,快上前见过。”那小孩朝二人看了看,拱了拱手,侍立在旁,不发一言。二人见那小孩周身黄毛,凹鼻突眼,又瘦又于,甚是丑陋。那两片桨却是铁的,看去少说也有百十斤重。方要向他言语,老头道:“前面小洲便是寒舍。此子乃老汉外孙,幼遭孤露,与老汉在此贩卖些零星药物,相依为命。不想今日一时多事,在聂家门前小憩,惹出这场是非。凭着老汉目力,知道二位不是常人。一则想请二位到此盘桓一二日,就便查看中毒也未;二则略贡刍莞,以为预防之计,想不致推辞的了。”元儿方要答言,老头也揖客登舟。
    元儿、南绮见了这等好所在,本打算一游。再一听老头之言,越知内中有了文章,互相点头示意,便相随登舟,那木箱已由小孩接了过去,放在船头。拿起双桨,便要往前划去。南绮见那小孩屡拿眼看元儿,好似意存藐视,一时兴起,便笑道:“这沉重的铁桨,你划来划去,不嫌累吗?我帮你一下好么?”那小孩闻言,看了甫绮一眼,也不作声,把铁桨往船头上一放,径自站起。老头早看出小孩有些看不起来人文弱,正要呵斥,南绮已笑道:“我却用不惯这个破铜烂铁呢。”说罢,将身朝着船尾,一口气喷将出去,然后默运玄功,将手一招,立时便有一股极强劲的风向船尾吹来。那船不摇自动,冲波前进,疾如奔马,只听船头汨旧打浪之声,不消顷刻,便到了沙洲前面。那些随舟飞翔的白鸟反倒落后。
    那老头本精干风鉴,早年也是个成了名的武师。起初见二人小小年纪,漫游南疆,虽然改了乡农子弟装束,气字终非凡品。再一细看二人举止,不但丰神超秀,英姿飒爽,是生平从未见过的骨相;而且二人的那一双眼睛俱是寒光炯炯,芒采射人。只以为二人受过高人传授,内外武功俱臻极顶。老头恐怕二人中了聂氏姊妹的道儿,但因自己以前与之有过嫌隙,虽有本地两个有力量的酋长相助,毕竟聂氏姊妹也非易与,还是不宜把仇结得大深。当时不便进去,正想主意警告,元儿已走了出来。同时他的心事也被那丑女看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便把二人带了回来,察明受害与否,再行看事行事。当时心中虽然赞羡,仍未免以识途老马自命,一任元儿代他提着木箱,连客套话都没一句。
    及见南绮呼风吹舟,才知来人乃是剑仙一流,自己还是看走了眼,好生内愧不已。又不便改倨为恭,只得倚老卖老到底。见他外孙失声惊诧,忙用眼色止住,仍如无觉。到底元儿、南绮俱都敬老怜贫,南绮更是一时高兴,逗那小孩玩,并非意在炫露,又看出老头是个隐士高人,始终词色谦敬,老头心才略安。
    登岸不远,穿过两行垂柳,便是老头居处。竹舍三间,环以短篱。篱外柳荫中辟地亩许,一半种花,一半种菜。环着竹舍,俱是古柳高槐石榴桃李红杏之类。花树杂生,红紫相间。一片绿荫翠幕中,点缀着数百只雪羽灵禽,飞鸣跳跃,愈觉娱耳赏心,乐事无穷。再进屋一看,三间两明一暗,纸窗木几,净无纤尘;茗棋琴书,位置井然。当壁一个大石榻,略陈枕席。另外还有一个药灶,大才径尺,可是灶上那口熬药的锅却大出好几倍。
    大家落座之后,老头首先要元儿伸出手来,让他诊脉,又看了看元儿的舌头。未了,对南绮也是如此。当时间他,却又不说,只管凝神注视。约有顿饭光景,忽把眉头一皱,说道:“二位三两天内如果走出此寨,性命休矣!”二人闻言。不由大吃一惊。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