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冒雪吐寒芳 万树梅花香世界  围火倾美酒 一团春气隐人家-正文-青城十九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第五十九回  冒雪吐寒芳 万树梅花香世界  围火倾美酒 一团春气隐人家

    话说六人围火坐下,吕伟见王渊如此精细周到,好生欣异。笑问道:“渊侄,这些事都是你备办的么?小小年纪,这样细心,真难得呢。”王渊笑嘻嘻答道:“我一个人怎做得来?这亭子是爹爹帮着盖的。这些东西,昨天伯父、姊姊没回来,我就偷偷弄好了。片肉、升火、扫雪,都是牛子,他也做不少事呢。主意我出罢了。”灵姑抿嘴笑道:
    “我说呢,两丈高的竹竿,插桩容易,爬也能爬,要凭你一个娃儿家,把这亭顶架上去,还搭那么厚的茅草,又扎绑得这样结实,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原来还是大人帮忙啊。”
    王渊急道:“按说我爹爹也没帮甚大忙,就帮我打了两个石眼,拉了一回绳子。我因图快,在下面做好顶架,四角系绳,用木滑车拉到顶上。再爬到竹竿上去,安装捆扎,然后铺草。除了须两个人两边拉绳外,别的都是我自己干的。不信你问。”吕伟知王渊好强,便说灵姑道:“这真亏他,主意也想得好,比你细得多呢。”王渊忙改口道:“我怎比得了姊姊?不过她总不爱说我好,真怄人呢。”灵姑笑道:“说好要挂在嘴上么?
    我几时又说你不好过?”王渊道:“说我不好,我也喜欢。就因这样不好不坏,才叫人生气呢。”
    王妻笑道:“你姊姊刚还夸你能干,莫非一天到黑都夸才是好么?天不早了,大家各看景致,由我和牛子烤了肉来同吃。明晚再做几盏灯挂在梅花树上,不更好玩么?”
    灵姑首先抚掌称妙。王渊更恨不得乃母当晚将灯做好。灵姑道:“就是你一人猴急,什么事都等不得。”
    说时牛子已把鹿肉、骡肉挂了许多在铁架子上,被松柴火一烤,立时吱吱乱响,肉香横溢。王妻一边用长竹筷翻着架上烤肉,一边又把锅魁放了些在火旁烘着。笑道:
    “快趁新鲜,一冷就不好吃了。”众人本觉腹饥,大雪之后又新增了几点寒意,老嫩肥瘦,各随所喜,用竹筷拣了熟肉大嚼起来。
    灵姑先给吕、王等三个大人把酒斟上,剥了十几粒松子。然后挑那极薄的瘦鹿肉,蘸了佐料,烤得焦焦的,夹在锅魁以内,用左手拿着,右手提着一个小酒葫芦,缓缓起立,走到亭下石脊上面,对着那些新移植的梅花细嚼微饮,尽情领略起来。这时崖腰上数十本红白梅花多半含苞乍放,百丈香雪,灿如云锦。灵姑天生丽质,身容美秀,仁立其间,直似天仙化人,遗世独立,比画图还要好看得多。亭中请人,除牛子一手持着盛满青稞酒的瓦壶,一手乱抓烤肉糟粑,不住狂吞乱嚼,无心及此外,见了这等人物景致,俱都赞绝。王渊首先心痒,也用锅魁夹了些烤肉,纵到石脊上去。
    灵姑见他赶来,笑道:“这里梅花都聚在一起,虽然繁盛好看,还不如原有的那些老梅清奇古艳,姿态无一相同,却各有各的妙处。不过雪太深了,你不会踏雪无痕的功夫,踹得稀烂一大片,还湿了鞋子受凉,教婶子担心费事。你就在此,由我一人去吧。”
    王渊道:“姊姊,你也大小看人了。自你那日说了我几句,我无早无夜都在练气功,为想叫你希奇,没当你练。适才进林时,我已试过一回,虽有一点迹印,也是极浅。你让我去吧。”
    灵姑原因王守常夫妻本领平常,已届中年,难再进步,深山隐居,随时须防蛇兽侵袭,张鸿父子又不知何时才来,万一仙缘遇合,连老父也同去出家,丢下他一家三口和牛子四人,遇上厉害一点的东西,便无力抵御。难得王渊好强,老父每次传授,都是一点就透,只恐聪明人浅尝辄止,不肯下那苦功,因而故意拿话激他。一听说他已将踏雪无痕的轻功练到不致雪随足陷的地步,高兴已极。笑道:“你才学了不到两月,就练到这样子么?我倒要看看你的深浅呢。”王渊笑道:“要说功夫,自然比你差得太远。不过走还勉强,要叫我停住就不行了。你怕弄脏了雪,我也有法子,反正不叫你讨嫌就是。”灵姑知道立雪不塌,连老父近年也未必能久,何况下的又是新雪。便道:“那个自然。真踏上几个足印也无妨,只不要弄得到处都是痕迹就好。我还给你一个方便,未走以前先给你指出地方,到了许你随便站住,雪踏散了也不算你的错。”
    王渊好胜,又想讨灵姑喜欢,口虽答应,心中另有打算。随将手中剩的锅魁抛给牛子,告知吕、王三人,说要往梅林内看花,就便试练轻功。灵姑又夹了两块锅魁带上,然后一同纵落。王渊在前,先顺原来雪径行走。灵姑晴中观察,见他用极短的促步急走,身子笔挺,两肩微微起伏,头也不回,知在暗中运用轻功,借这一段雪径把气提了上来。
    就这样还未施展全力,双脚踏到雪上已无甚声息,脚印也越来越浅。便鼓励他道:“你说的话果然不假。你此时不要答话,可由前面石笋当中穿出去,不要停留,先把那些梅花树全都看到,未后再绕到右边,在最大的一株梅花树下住脚,就有功夫了。”王渊把头微点,再走几步,突然脚尖点地,往前微蹿,同时把真气匀好,往上一提,径由石笋中穿出,踏上那玉积银铺,但平无垠的新雪上去,灵姑紧随在他身后。二人都是双肩微微起伏,两掌心不时下按,以本身真力真气相抵相借,在数十株梅花树下穿梭也似往复绕行,疾驶如飞。灵姑功夫、禀赋都高,自无庸说。便工渊踏过的雪上也只浅得不过分许痕迹,若不是有心细看,直看不出留有脚印。二人目迷五色,鼻领妙香,株株悔花俱都绕遍。
    那停步所在,乃林中最古老的一株梅花树,树干粗约两抱,高约四丈,不知何年被风吹折,由离地丈许处倒折下来,断处又有些连着。上半截整个横卧地上,靠地的一面多插入土内,年深日久,全数生根。上半老枝之外又茁新枝,开花最是繁盛,虬干委地,蟠曲轮园,夭矫腾拿,上缀繁花,远看直和一条花龙相似。树权间却有不少空隙,可供坐立。那断的地方本有一个旁枝未被吹折,自树断后,去了一边挨挤,渐渐向上挺生,由斜而直,高出原来断处丈许。千枝万蕊,四下纷披,恰好成了一座锦盖花幢,张在龙的面上。花是红色,未开时绿叶浓荫,望若苍龙,已极飞舞欲活之致;这时万花竞放,白雪红梅,相与吐艳争辉,再加上幽香馥郁,沁人心脾,更成奇绝。
    灵姑方在称妙,王渊走着走着,倏地两臂一振,身子凌空直上,轻轻落在树枝上面。
    灵姑见他用的是本门轻功中独鹤冲霄之法,老父传他不过两月光景,居然学会。最难得的是用悬劲,凌虚拔起地上,并未留有多少雪迹,竟比自己当年初练时成功还快。如非亲见,真不敢相信。心中暗自惊奇,也跟踪纵上树去。
    王渊在树干上择了一个横枝,将雪拨掉,笑唤灵姑道:“姊姊,我们坐在这里赏花赏雪有多么好,偏天又快黑了,叫人不能尽兴玩一个痛快,吃的也没带来。”灵姑笑道:
    “明早再玩不是一样?也没见你那么忙的,一说走,只顾显本事,什么都不顾了。你看,不但我的饮食,我连你的都带了一份来,拿去吃吧。”王渊已看见灵姑左手拿着酒葫芦,右手拿着两大块夹肉锅魁,先把锅魁接过,涎脸央告道:“好姊姊,我已吃了半饱,这会身上有点冷,肥你那酒给我喝一点吧。”灵姑微嗔道:“只有跑热,还有跑冷了的?
    明明贪嘴说谎,偏不给你酒吃。”王渊仍然不住地央告。灵姑又嗔道:“我向不和人同吃东西,要吃,你都拿去,连这葫芦也不要了。”
    王渊怕她生气,才忙道:“姊姊嫌脏,我不要了,只吃锅魁吧。你不吃酒多没意思,还是你吃吧。”灵姑扑哧笑道:“我吃不吃与你什么相干?你自己吃不一样有意思么?”
    王渊道:“我也不知怎的,只觉姊姊喜欢,我就高兴。顶好一辈子常跟着你,不要离开一步,无论叫我做什么事,都是甘心的。你二天真要成仙走了,我会哭死呢。”灵姑喝了两口酒,笑道:“天下哪有聚而不散之理?你也太爱哭了,一点丈夫气都没有。说得怪可怜的,这点酒给你吃了吧。”王渊把酒接过,喝了两口,递给灵姑。灵姑说:“所剩不多,这花儿酒一点烈性都没有,吃多无妨,你都吃了吧。”王渊把酒饮干。
    二人坐在梅花树上徘徊说笑,不觉入晚,雪光返映,尚不十分昏黑。寒风却一阵紧似一阵,枝上积雪被风一刮,成团坠落,二人满身都是。遥望亭内火光熊熊,吕伟等四人围火聚饮,笑语方酣,不时随风吹到,依稀可闻。灵姑偶见脸前有一枝繁花丛聚,上面积雪甚厚,适才吃咸了些,有点口渴,便随手抖些放在口内,顿觉芬芳满颊,清凉侵齿,不禁心动。意欲把花上香雪扫些回去烹茶,偏没带着盛雪东西。王渊学样尝了尝,连声夸好。
    二人正商量要回去取东西装,忽然雪花飘飘,又渐下大,跟着一阵朔风吹过,寒侵肌骨,刺面生疼。耳听牛子粗声暴气高喊:“小主人,快回洞去,雪下大了。”回头一看,雪花影里,亭内诸人正在忙着拾掇一切食物用具。牛子喊了几声,便往下纵。王渊笑道:“这个蠢牛,雪下大了才有趣呢。这样忙着回去,关在洞里,有甚好玩?”灵姑觉着天渐寒重,亭中诸人那么慌张,恐老父有甚不舒服。再说天已向暮,再待一会景色更晦,也无甚意思。倒不如回洞做好雪具,明日拿了应用东西,连玩带收香雪,玩它一个畅快为妙。见亭火已灭,诸人已往下走,王渊犹自恋恋不舍,便嗔道:“你就这样老玩不够。天都黑了,又冷,还不回去帮牛子把雪径扫开,雪要把洞封上,更玩不成了。”
    王渊只得应诺。
    二人又择那些形状清秀的梅花采了几枝下来,分持手内,纵到树下。雪已越下越大,雪花飞舞,恍如浪涌涛翻。人在雪海之中,四外白影迷茫,相隔石亭不过一二十丈远近,竟看不出一点影子。一阵阵冷风扑面,寒气逼人。二人冲风冒雪,加急飞跑。到石笋转角处,正值牛子跑来,双方都跑得急,雪花迷目,如非灵姑眼快心灵,瞥见人影一晃,忙把王渊拉住,几乎撞上。灵姑见牛子急匆匆,满身积雪,头上直冒热气,忙问:“老主人呢?”牛子喘息答道:“老主人回洞了,走到路上,又叫我来喊小主人快些回去。
    这么大北风,一个不巧,立时封山。风雪再大一点,连气都透不转,就隔得近,也不好走。还有洞前的雪没有扫开,就说我们不会被雪封在洞里,到时也是费事。还是早想主意,把路留出来的好些。快回去吧,老主人们担心呢。”灵姑对王渊道:“你还要多玩一会么?还不快走。”说罢,三人一同急驰。
    三人行抵洞前,离二次降雪仅只刻许工夫,雪便增高了三四才。雪花足有鹅掌大小。
    先下积雪吃寒风一吹,立时冻住,新雪落在上面都带声音。入洞一看,吕、王等三人也刚回洞不久。随把梅花插在瓦瓶以内,各自抖了身上积雪,换了短棉小袄,拿着器具,一同出洞,冒着大雪,将洞前积雪铲出一片平地。挪去几块石头,洞口开大一些。另铲出一条通往小洞的雪径。那雪下了个把时辰,地上足有三尺多厚。等到事完,雪也停住。
    先前雪势太大,随铲随积,众人尽管努力,小径上的积雪仍有二三寸厚薄,成了一条雪沟。
    吕伟见入黑夜,雪势已止,吩咐回洞,看夜间雪降也未,明早再作计较。牛子道:
    “我们不打算封洞过年,还是多扫些好。这雪才下不多时候,就有两三尺厚,再下上一夜,明天就莫想出洞了。天冷风大,雪落地就冻住,更是难铲。多亏洞比地高,要不的话,明年雪化,非被水淹不可。就这样,雪太大了,化时还是要进水。趁这时候分出入来,在洞口筑上一条堤,雪化时水是由底下流,雪堆就比堤高,也进不来。”灵姑插口道:“你早不说,雪这样厚,哪里找泥上去。”牛子道:“泥土一点没有用,水一大就冲散了。主人先请回洞歇息,王大娘做点吃的。我会想法。”吕伟知他对这类事在行,便由他处置。命灵姑、王渊助他下手。自和王氏夫妻回洞歇息。
    牛子先去小洞内取了一捆粗麻,几大瓦盆青稞粉,又把尤文叔药囊内的松脂寻出几大块。拿到洞内,用滚水将青稞粉调成稠浆;麻剪成尺许长短,撕散抖乱;松脂火化成油。然后把以上三种东西同放在石臼以内和匀,臼旁置火,用杵力捣。又教灵姑用飞刀在洞口开出一道石槽,将日前准备重建碧城庄房舍新锯的木板搬来几块,横搁在石槽两旁,做一个四尺来高、半丈多宽的模子。然后把臼中带麻稠浆一层层倒下去,随倒随杵。
    快要平槽,又打下一排茶杯粗细的木桩,将臼底积麻狠捣一阵,抓起来用手扯匀,贴在浮面。除剩的塞在两旁石隙以内,各用铁铲向上拍打,一会便已光滑平整。只是湿气未退,仍用火力两面微烘,以防冰冻。一切停当后,三人又重出洞外,把洞口和小径上余雪扫尽。直到天气愈发酷寒,三人手脸俱冻成了红色,方始回转。
    时已深夜,王妻早将消夜做好。另给牛子备了许多酒肉,以作犒劳。把洞中火他添得极旺,主仆围火饮食谈笑,都同声夸奖牛子能干。喜得牛子咧着一张丑嘴,边吃边笑,兴高采烈,欢乐非常。王渊笑道:“你倒高兴,明早我们雪却滑不成了。”灵姑道:
    “你总像明天就不能过似的,老这么忙法。明日不行,后日再滑,不是一样?要被雪封在洞里,人都走不出去,不更闷么?”王渊道:“我不过这么说着玩。听说这里气候太暖,还恐天一晴雪就化了。照这冷法,真是日子长着呢。”牛子道:“山里头的大雪也常遇着,像今天这大雪花还真少有。看天气,今夜还非下不可。明天再看吧,没有一丈厚才怪。少时主人各自请睡,我还有事做呢。”
    王妻笑道:“牛子真忠心,更当不得几句夸奖。尤其灵姑要一说他好,恨不得连命都不顾了。”王渊道:“娘这话我有点不信。上次往水帘洞搜杀白猩子,看他怕得那个样儿。真遇厉害东西,比谁都胆小呢。”牛子笑道:“渊少爷,今天我没把雪滑子做好,你总是嫌我。我虽胆小,真有谁欺了我主人,哪怕隔着一座刀山,我也要把他杀死呢。”
    王渊笑道:“这我倒信,只是你那主人谁也欺负不了,恐怕你有力要无处使呢。”牛子听出王渊笑他说现成话,想答又答不出。
    吕伟颇爱牛子忠厚勤穷,见他脸红,有点发急,忙插口道:“渊侄说得不对,牛子实是忠心。休看上次害怕,那是他深知白猩子厉害,望影先惊。此物动若神鬼,又非人力能制,心有成见,所以胆小。真要我父女受人侵害,山民最重恩怨,他为义愤所激,决不惜命,莫把他看轻了。”灵姑也道:“爹爹的话一点不假,他的确有那毅力恒心呢。
    我们固然不会受人欺负,可是不论有多凶险的事,如叫他去,决不会畏难推辞的。不信,你二人就试一试看。”王渊原是无心取笑,吕伟父女一说,也就不再提说。
    众人吃完又略谈片刻,便即分别安睡。吕伟连催牛子去睡,牛子不肯,吕伟也只得听之。
    玉灵崖外洞本是一个极高大的敞堂,仅两边壁角靠里一面各有好些奇石竖列,孔窍玲珑。势绝灵秀。左壁石既矮又少,石后空处也不甚大;右壁石较高大,环列如屏,后面有好几丈宽大的空地。中层后洞石室虽多,但吕、王等人嫌它过于幽深,出入相隔太远,不便照料。中院和后洞都有坍塌的石壁和深不见底的地穴,更恐有甚差池,未敢入居。因有女眷,起居不便,先就右壁奇石隔出两间石室,作为吕、王两家卧处。左壁安排炉灶。牛子独居石后。如此算是略分内外。初来天气尚暖,都嫌石后阴暗,加上长臂族、白猩子几番侵扰,须日夜提防,因此除上妻独卧石后外,余人仍在外面睡眠。
    自从尤文叔来后,说起山中近二十年来无一年不降大雪,多暖和的天气,说变就变,顿成酷寒,初来一定难支,洞太宽敞,须要早为之计。吕伟因他识途老马,必然无差,忙率众人赶造,将没顶的隔断撤去,仍就原有形势,在右壁奇石后面建五间丈许高的居室。当中一间最大,中列火池,旁置桌椅用具,作为用餐和冬来围炉之所。余者占地均小,只放得下一两张床榻和两三件竹几木墩,仅供卧起之用。左壁也盖了一间厨房,牛子仍卧其内。所有安排陈设俱是文叔主意。山中木料、石块现成,取用极便,没有几天便即完工。
    灵姑、王渊向来嫌恶文叔,见天气温和,花木藤草经冬皆绿,俱当他言之过甚,尤其日里随他到后山兽穴几番往来搬运东西,忙上一天,晚来还赶造房舍;老父又性急,每至深夜才住,微明即起:心里都不大高兴。加以室小且低,逼窄气闷,除王妻外,连吕、王二人都未在里面睡过,两小姊弟更连进都懒得进去。近来诸人都有一张土人用的矮木榻,榻心是牛子用山中棕和野麻编成,铺上稻草、棉褥,甚是温软舒适。
    王守常武功平常,书却读得不少,两小姊弟夜间无事,便由王守常教读习字。文叔未来以前,火烛艰难,火架只能点些松柴油木,高置壁问照亮。时有火星爆落,不能在下面读书。来时所带蜡烛要留备缓急之用,为数无多,不舍得耗费。嗣由牛子伐取老松根下积脂,掺些兽油,熬炼成膏,用棉丝搓成灯芯,用灯盏点着。虽然明亮清香,但吕伟又不愿多伐千年老木,不令多制。两小均嗜文事,尤喜卧读,为就灯光,都把短榻移向灯侧。又各依恋父亲,连大人的榻也强移过去,并在一起。于是四榻相对,中间只隔一张桌子。
    当晚天气骤寒,土妻素日怕冷,早将石后火池生旺,才去安歇。其实余下老少五人,俱在雪中奔驰力作了好些时,一进洞来,并不觉冷。此时池火甚旺,畅饮之后,再一围火,哪还有什么寒意。夜深人倦,亟欲就枕,以为有借大火池近在榻前,盖得又厚,只须把火添旺,决不至冷到哪里去。安住已惯,石后小房只两间,没有卧榻,还得现搬卧具,俱想过了今晚再说。牛子尽管提说,当晚大风雪后还要加倍奇冷,众人却均未在意,各带两分醉意,头一落枕,便已呼呼熟睡。
    这时雪又下大,风却小了不少,牛子因受主人夸奖,益发卖力求好,灌满一壶新酿得的青稞酒,连同残余肉食放在火旁。雪势微住,便到洞外扫雪;下得大时,又进洞边吃酒肉锅魁,一边作工,做那两副雪具,以备明早博灵姑欢心,堵王渊的嘴。人毕竟是肉做的,牛子年已五旬开外,在风雪中苦累了一整天,通未怎么休歇,再加上独自熬累这大半夜,哪还能不倦。当他二次扫雪回洞,把两副雪具做完,藏入己室,回到火旁饮食时,瞥见池火渐弱,想加些石炭、木柴下去。谁知酒已过量,加之事完心定,顿生疲倦,加不多块,心神一迷糊,便在火旁地上躺倒,沉沉睡去。
    外面雪恰在此时大了起来,阵阵寒钊穿洞而入,凡沾水之处全都冻结,冰坚如铁,奇冷非常。众人睡得甚是香甜,池中余火虽经牛子加了几块新炭,火势略旺了一会,无奈天气冷得出奇,几阵寒风往里一倒灌,原有热气便被扫荡个干净,只池中余烬犹燃。
    四壁火把、桌上灯檠全都熄灭。全洞立似一座寒冰地狱,人怎禁受得住。先时众人也防天冷,盖得颇厚。初刮风时,外面冷极,被内犹是温暖,尚未警觉。不消多时,寒气便透重棉而入,直侵被底。榻上诸人睡梦中猛觉背脊冰凉,头脸针扎也似地痛,身子如浸入寒泉里一样。
    吕伟首先惊醒,随手一摸,寒裳如铁,到处冰凉,手足也都冻木,几失知觉,面目生疼,周身冷得乱抖。知道不妙,忙睁眼睛,脱口急喊:“灵儿快醒!”灵姑和王氏父子也同样冻醒。四人中只灵姑一人服过灵药,虽觉奇冷难耐,还不怎样,王氏父子已冻得不能出声了。灵姑听老父呼唤,一看洞中昏黑,他火奄奄欲灭,牛子睡在火侧,疑他冻死,又惊又急。知道天气酷寒,重棉之内尚且如此冷法,怎能使老父下地?忙答道:
    “爹爹冷吗?女儿还不甚觉得。池火快灭了,爹爹千万不要下床,女儿自会想法。”
    吕伟知道,不出被添火,人难禁受,出被更非僵倒不可,一时想不出主意,想命三人运用内功避寒,稍为活动血脉再下。灵姑惟恐老父先下受寒,已等不及,边说着话,边扯过被外长衣披起,纵下床来,只一纵,便到了堆积柴炭之处。见石油也都冻凝,急匆匆用铁勺舀了一勺,左手夹起几根粗大木柴,纵回火旁。先将石油往火里甩落,跟着放入木柴,又加了些石炭。那石油发火最快,点滴便有极旺火苗,这一倒下去,轰的一声,立时腾起五六尺高大的一团烈焰,木柴石炭跟着燃烧,榻前一带才有了几分暖意。
    灵姑站在火旁一边添炭,一边劝阻榻上三人等暖和一会再下地,免得冒寒生病。再低头一看,牛子倒卧池旁,已是坚冰在须,靠口鼻直似蒙了一层霜雪。只呼鼾之声甚微,不似往日那等洪亮,人却未死。一摸火池中的铜壶,恰巧壶下有堆余火被灰盖住未灭,水尚温热。忙倒了一碗,给牛子撬开牙关灌了下去。因恐骨髓冻凝,容易推折,不敢猛推,只得大声呼喊:“牛子快醒!”
    王渊醒来,见灵姑独自披衣下地弄火,心想挣扎下床相助,无奈身子冻得又僵又木。
    火旺以后,身上更抖得厉害,直说不出话来。没奈何,只得忍耐一会。这时听灵姑急唤牛子,猛想起母亲尚在石后小室以内,不知冻得如何。母子关心,一时情急,脱口喊了一声,什么也不顾了,把被一揭,纵下床往里就跑。牛子本能耐冷,又吃了满肚的酒,不几声便被灵姑唤醒,只是身子僵硬,不能转动。灵姑方想再给灌点热水,忽见王渊长衣未穿,往里急跑。想起王妻尚在室内,也着了急,丢下牛子跟踪赶进。一看,还算好,那几间小屋俱用老厚木板隔成,甚是严紧;王妻因为怕冷,酒饮不多,昨晚便觉出寒意,睡时曾将门关好,里外屋火池一齐生旺。在屋里睡的人虽仍觉冷,灵姑由外跑进,转觉温暖非常,与屋外有天渊之别。
    王妻早被惊醒,见爱子冻得那样,忙拉他到被窝里去暖和一会。王渊因自己身上冰凉,恐冰了母亲,执意不肯,径往火池旁蹲下烤火。心一放定,牙齿又打起战来。王妻唤他不听,又唤灵姑。灵姑道:“我倒不冷,等我去请爹爹、大叔进来吧。”说罢,回到外面。吕伟正披衣起坐,牛子也刚撑起。灵姑道:“爹爹、大叔、牛子,快去里面,大婶门帘我放下了,里屋火很旺,比这里暖和得多呢。”王守常闻言,这才勉强撑起,战兢兢与吕伟一同穿上衣服,走到石后小室中去。
    牛子虽然刚醒,周身疼痛僵麻,却不愿到里屋,仍随灵姑操作。二人先把里屋大小火池一齐生燃添旺,外面大池也加得火苗高起六七尺。王渊略为暖和,也出来相助,把床榻铺陈一齐移进室内。盛水只有两只大缸,幸还未破,但已通统结冰。三人不敢硬凿,只得冒着奇寒,把洞口冰雪凿些下来,盛入壶挑,又取些酒放在火旁,以备饮用。
    这一忙乱,天已大明,谁也无心再睡。王妻自吕、王二人入房,便在小屋内穿衣下地。等灵姑、牛子一切停当,才行走出。就池旁热水淘米,煮了一锅热粥,又取了些熏腊咸菜,大家吃饱,火也越旺,才都暖和过来。可是近洞口一带仍去不得。这时雪时下时止,牛子所做青稞堤冻得像一道碧琉璃相似,又坚又滑。牛子昨晚所扫之处,雪又积了二尺左右;未扫之处,高达一丈以上。
    王守常坐在火旁,望着洞口叹道:“想不到一夜工夫,天气变得这么冷,无怪人要封洞过冬。照此下去,恐怕我们就不封洞,也寸步难出呢。”王渊道:“那多闷人,洞口风大,我们不会做一个大门帘么?”王妻闻言猛醒,想起洞中兽皮、麻缕甚多,正可合用,便和众人说了。两小姊弟很不愿关在洞里,闻言齐声赞好,也不顾外面寒冷和大人拦阻,径和牛子一同踏雪往小洞中搬取兽皮。那小洞原是众人堆积食粮之所,文叔所存诸物也在其内,灵站已有数日不曾走入。到了一看,文叔所存物堆中似有翻动痕迹。
    但她想牛子、王渊常来小洞中取物,此刻又还要忙着查看牲畜有无冻死,因此心里虽然略动,却没开口问,吃别的事一岔,就此撂开。匆匆取了些皮革、麻缕,捆扎成卷,径往隔洞查看。
    藏牲畜的洞穴地势最为低下,钟乳奇石甚多,吕、王诸人就着当地形势,隔成许多栅圈。只是光景昏暗,入内须持火炬照路。以往每次入洞,牲畜见火,照例骚动欢跃。
    但这次三人走到二层,还听不见一点声息。王渊急道:“糟了!昨晚今早这样冷法,那几只小鹿、小羊一定冻死了,我们快看看去吧。只顾忙着扫雪,也没给它们想个法子。”
    牛子笑道:“只管放心,它们不在风雪地里,就冻不死。”王渊仍不甚信,持着火把,飞步赶到后洞深处各栅圈中一看,所有各种牲禽都做一堆蜷伏,挤在一起。看见火光,略抬了抬头,仍旧卧倒,更不再动转,竟一只也未被冻死。王渊喜道:“毕竟畜生比人耐冷得多。要都冻死,明年拿什么种田呀。”牛子道:“你哪里知道,这大小三洞只这洞又低又深,里洞比外面的地要低下好几丈,不但冬天不冷,夏天还更凉快呢。我也遇见过好几回冷天,今天这样还是头一回遇到。照这么冷的天气,什么东西都禁不住,明年雪化了看,不知有多少畜生冻死的呢。它们栅圈里放有好些草豆谷子,风刮不进来,决冻不死。我们又不封洞,隔两天看上一回,加点食水,点一个数,防它们怕冷串群,踢咬成伤,就没事了。”
    灵姑走过牛圈时,好像两只乳牛只见一只,因忙着查看鹿栅,没怎理会,此刻听牛子一说,便令当时点数。点完一算,乳牛竟少了一只,还短了两只肥大家鸡,两只鸭子。
    三人俱觉洞中牲禽除各有栅圈外,头两层也都设有栅栏,并无开动痕迹;附近又没野兽,冬眠之时,蛇蟒不会侵袭。若真有厉害东西,像白猩子之类,不该只少这两三只小牲禽。
    栅内积草也不见凌乱践踏。况且这样风雪奇寒,无论人兽,均不能来往,哪有丢失之理?
    好生奇怪。洞内地广,孔穴又多,三人找了老大一会没找到,想不出是何缘故。只得回转大洞,且等明日看还丢失与否,再作计较。
    吕伟听说丢失一牛二鸡,大为惊诧。王守常问雪中有无人兽脚印。灵姑道:“这雪时下时止,就有脚印,也被雪盖上了。昨晚今早这么冷法,我看人不能来,蛇更没有;要是野兽,栅圈里不会那样干净。定是怕冷,藏在哪里,钻错了石窟窿,走不出来。再不就是误窜出来,风雪迷路,走不回去,冻倒雪里,吃雪埋住也说不定。”吕伟沉吟了一阵,意欲亲往查看。灵姑因两小洞虽然冷得好些,洞外这一段却是寒气凛冽,咳唾成冰,风吹如割,恐老父受寒,再三劝阻。
    吕伟多历世故,知洞中孔窍虽多,但俱都看过,没有大的。藏鸡尚可,那只乳牛有小驴般大,一则挤不进去,二则天冷,兽都合群,决不肯舍老牛离开,突然丢失,必有缘故。昨日在田场上忙了大半天,回来又忙着看花赏雪,洞前无人。天气先颇暖和,直到人夜才逐渐冷起,料定是那时候出的事,多半被人偷去。照此寒天算汁,短时日内贼人决不会再来。因灵姑苦劝,不愿拂她一片孝心,也就罢了。
    尤文叔在日,曾拿出许多狐兔黄羊等温软毛皮,送给众人制为衣履,为冬来御寒之用。王氏夫妻正值守洞无事,便做了几身。时正天暖,谁也没有想到这般冷法,只吕、王二人试了试,便即脱下,藏入小洞。等灵姑取回兽皮,王妻见爱子冻得面色发青,直喊脚冷,想起前事,忙叫牛子一齐取来,再拿几张好皮,连大人毛靴统,一齐做全。灵姑因帮同赶做洞口皮帘,只王渊一人强跟了去,一会取到。众人穿上一看,每人一顶皮包头,连脸至颈一齐套住,面上挖有四孔,用布沿边,露出双目、口、鼻;耳旁各有一眼,上搭小帘,启闭随意。还有一身皮做的衣裤,脚底一双毛靴。王妻女红精巧,式样虽仿效文叔,却比原式灵巧精细得多。从头到脚,凡相接处,俱有细密钮扣。上面还垂下三五寸,也有钮绊扣紧。靴统下有布底。上衣对襟,两行侧开,密钮互扣。毛均向里,不似文叔反穿,远看毛蓬蓬和野兽一样。众人都有丝棉紧身袄裤,再加上这一套,端的温暖舒适,轻便非常,寒气一丝也透不进去。
    王渊首先喜道:“穿上这个,不但不怕冷,再做好雪滑子,哪里都能去了。”王妻笑道:“前些天叫你穿上试个样都不愿,这又好了,你这个娃儿呀。”王渊只笑。
    众人一点数,只两小兄弟和吕伟是全套。王守常没有皮裤,牛子没有毛靴套,王妻只有一件上衣,还短五件。王妻原给文叔做了一件皮裤,因是反毛,又与丈夫身量不合,见未取来,也没有问。
    王渊穿上皮衣,在火池旁待了一会,觉甚温暖,正和灵姑商量怎么玩法,牛子忽然笑嘻嘻将昨晚赶做的雪具取了出来。那雪具山民叫滑子,又叫雪船。宽约五寸,长约四尺,两头尖锐,往上翘起,像只浪里钻。鞋槽居中,上有四根牛筋索,以备绑鞋之用。
    牛子刻意求工,去了原备木条,改选山中坚藤编成,甚是轻巧细密。王渊见了大喜,忙喊:“姊姊,快试穿看看。”灵姑正缝皮门帘,笑道:“要忙,你先滑去,我把这门帘赶做完了再来。”王渊恨不得就去试新,又不愿独去,穿上雪滑子,在洞前滑了一转又走回来,直催:“姊姊快点。”灵姑也不理他。
    吕伟正和王守常布置那几间小屋,闻声走出,要过雪具一看,果然灵巧精细。笑道:
    “牛子手工竟如此好法。这东西有用,闲来再做两副大人穿的,没风时都出去活动筋骨也好。”牛子见众人俱都称赞,喜得赶忙取了精细藤条,当时就在火旁编制。王守常道:
    “牛子和渊儿倒是对劲,难得他偌大年纪也那么性急。”吕伟道:“灵儿性子也急,不过比渊儿大了几岁,稍微好些罢了。”王妻道:“灵姑多知轻重,渊儿比她差大多了。”
    王渊见众人笑他,不好意思再催,急得在火池旁乱转。王妻见爱子猴急,笑对灵姑道:“做得差不多了,还有两小块我缝吧。再不去,渊儿要急哭了呢。”王渊道:“娘太挖苦人,我几时哭过?不是心急,实在那些梅花大可惜,也不知冻死了没有。”灵姑笑道:“你怕花冻死,不会一人先去看么?”随说也就将针线收拾,结好雪具。吕伟又令将手套和帽兜套上。那皮都经文叔用药草煮水连洗带硝,外皮雪也似白。吕伟道:
    “这一身装束跟雪一样颜色,要打猎行军,只往雪里一趴,对方休想看得出来。只不知雪滑子合用不,真要是好,尽管冰雪封山,照样哪里都能去,不但快,还省力呢。”牛子插口道:“这藤条结实极了,跑多远也不会坏,雪住以后,我往远处再试它一试就晓得了。”
    灵姑想要答话,王渊催走,便同出洞,二人先顺雪径往梅林驰去,走出十来丈,见昨扫雪径已被增高了七八尺,只比两旁凹些,便纵身一跃,到了上面。二人脚底都有功夫,雪冻成冰,越发好滑,一溜就是老远。此时风雪已止,只是冷极。二人虽着重棉厚皮不甚觉冷,但走太快时,面上露孔之处仍有些刺痛。热气一出口鼻,立即冻结,围着皮孔尽是冰花。二人还未走进梅林,见积雪丈许,梢矮一点的树木都成了一座座的小雪堆,看不见一点树干。灵姑关心那些梅花,方说要糟,身已滑进林去,猛闻寒香扑鼻,忙抬头往前一看,不禁喜出望外。
    原来梅性耐冷,林中又多是千百年以上的老悔,元气淳厚,本固枝荣,每年受惯风雪侵袭,凌寒愈做。有花无叶,雪势虽大,梅枝上存不住。十九自坠,或是被风吹落,着雪无多。问有几枝花蕊繁聚之处雪积得多些,也全部冻凝。花雪融会,高簇枝头,琼玉英罪,顿成奇景。只昨晚二人所坐古梅,因有满树繁花,积雪最多。直的半株,冰雪丛叠,一层层直到顶尖,四周繁花交错,成了一座嵌花雪幢。横的半株,树干已埋入雪里,只剩千枝万蕊,带着满身冰雪挺出地面。白雪红梅,共耀明靓;寒香芳馥,沁人心脾。端的清绝人间,奇丽无涛。
    二人踏雪滑行,绕寻了一周,不但梅花一株也未压折冻死,反觉各有妙景,观赏不尽,俱都欢喜非常。王渊提议风雪稍住入傍午再往石亭烤肉饮酒,同赏梅花。灵姑道:
    “那不是山石?怎不见亭子?这么大风雪,莫不压倒了吧?”边说边往石前驰去。到了一看,那么长大一条山石,只石首最高处微露出四根尺许长的亭柱,余者上下四面俱被冰雪封埋,仍似原形隆起地面。二人又顺石脊雪地滑上去,往亭子里一看,里面竟成了一个与原亭差不多的空穴。亭顶积雪虽然盈丈,一则亭柱俱是粗大毛竹深插石孔以内,不易折倒;二则四外雪一埋,反而冻凝坚固,亭顶也做得结实,所以并未塌倒。
    王渊见雪封太厚,无法登临,好生扫兴。灵姑笑道:“渊弟莫急,我想个法试它一下。”随将玉匣中飞刀放出,朝亭顶一指,银光飞入积雪之中。微一搅动,便听一片铮铮之声,密如贯珠,清脆娱耳。立时冻雪横飞,坚冰纷裂,随着银光扫荡之势四下纷坠。
    银虹电舞,与四外白雪红梅交相掩映,光耀雪野,堆灿无俦。不消片刻,丈许厚的冰雪逐渐削落,仅剩尺许厚薄一层。跟着灵姑又将亭外积雪如法炮制,现出全亭,才行止住。
    收刀入内一看,昨日未取完的什物俱在,一点也未残破。王渊拍手喜道:“这法子太好了。姊姊何不把这小石山积雪一齐去尽?”灵姑道:“我说你俗不是?四外积雪一两丈高,石脊已然埋入雪里,如把全雪去尽,露出石头,有甚意思,难得头半截高,我们又不是上不来。如只去围亭一带,恰比四外的雪高些,在香雪海里现出一个茅亭,岂不更妙?我用飞刀修雪,叫它再好看些。你回洞送信,告知牛子,赶紧预备饮食柴炭,少时好吃。”王渊应声,飞驰而去。
    灵姑正用飞刀修扫山石上面积雪,忽闻一股幽香自右侧袭来。猛想崖上还有大片梅花,只顾指挥飞刀扫荡积雪,尚未查看。抬头一看,崖腰上那片梅树,初移植时因想利用山崖形势,尽挑选些轮园盘曲的奇干虬姿,多是侧悬倒挂。样子虽然好看,可是树年不老,枝多花繁,又当背风之地,雪落上面容易积住。天再骤寒,上层一冻,大雪继降,随降随冻,越积越多。崖顶积雪不时崩落,压折了好几株,没压坏的也吃雪盖住。花与雪冻成一团,仅有少许下层短干在冰雪不到的缝隙中微露出几枝红芳,虽居重压之下,依然做寒自秀,含英欲吐,孤节清操,幽香细细,倍增高洁,观之神往。全不似别的庸芳俗卉,微经风雨初寒,便自凋零憔悴,现出可怜之色。
    灵姑生平最爱梅花,见状好生爱惜,忙又指挥飞刀去除花问积雪。知道飞刀锋利,山石林木略触微芒,便会碎裂,因此做得格外仔细。不料神物通灵,竞如人意,也懂得爱护仙葩,只管随灵姑意旨,时大时小,上下穿行,更番搅削于香雪丛中,并未伤及一枝一蕊。渐渐雪多去尽,露出红梅花树。灵姑恐伤损花树,因此凡见花大繁的,便让留着一点残雪,树上积雪也不去尽。这样一来,满目红芳,陪衬许多玉干琼枝,冰花雪蕊,越显得名花丰神,出尘绝世。这次时光却费了不少。梅花现出以后,灵姑把那被崩雪压断的枝干取来,插在亭外积雪之中。回顾崖上,意犹未尽,又指刀光,向那积雪较多的梅枝徐徐扫削。
    吕、王等老少五人也各携了食盐、用具,笑语踏雪而来,老远望见石亭外多了十好几株梅花,俱都惊奇。见面一问,才知是崖上断干插的。灵姑见众人都穿有一双雪滑子,说:“牛子怎做得这快?”王渊道:“他只做了三只,余下是大家做的,我还做了一只呢。”王妻笑道:“姑娘想得好主意。仙家法宝,也真灵异,多坚硬的东西,挨着就断,花却没有伤损。”灵姑闻言,猛然想起一事,忙向吕伟道:“爹爹且等一会,我回洞去取点东西就来。”说罢,收刀便往石下滑落。王渊问:“姊姊取什么东西?”灵姑已然滑出老远,一条白影在雪皮上疾驰如飞,晃眼不见。
    王守常道:“渊儿你看,姊姊比你没大几岁,身子多么轻快,这身功夫,便成名老辈中也找不出几位来。难得有吕伯父这好名师,你偏贪玩,不知用功,将来怎好呢?”
    王渊低头不语。吕伟道:“渊娃近日颇有进境。昨晚听灵儿说,他短短时期,居然把踏雪无痕的轻功练会了一半呢。说他不用功爱玩,那真冤枉。须知灵儿近来内外功进境极快,一多半还是仗着仙传练气之功。要论天分禀赋,他二人也差不了多少。只是灵儿有些缘法,能得仙人垂青罢了。”王守常惊道:“大哥这话想必不差。可是渊儿性情,小弟深知,天分倒有一点,只是见异思迁,没有恒心。那踏雪无痕的轻功,岂是三月两月所能练成?他每日玩的时候居多,用那点功我都亲见,哪有如此容易?”
    吕伟笑道:“灵儿先说,我也以为言之稍过。适才一同踏雪,我才看出他果然身轻,不似以前,并还不是存心提气卖弄。雪都冰冻,不留心看他不出,我却一望而知。除非也有仙缘遇合,服了什么轻身腱骨的灵药,哪能到此境地?非私下苦功不可。年轻人好胜,有灵儿比着,不由他不暗中发奋,你哪里知道?”
    守常仍将信将疑道:“他背人用功,从不背我。前几天我还见他在草皮上苦练,并无什么进境,几天工夫怎会如此?”吕伟见王渊脸涨通红,似有愧容,并不争辩,正要喊他试,忽见一幢红影在林外移动。王渊道:“姊姊来了,我接她去。”随说随往下跳。
    王守常留神查看,王渊滑过的地方雪痕果然浅得不易看出,方才信了。二人俱当他借词故意显露,既已看出,也就没有命他再试。晃眼之间,灵姑带着一幢红影,飞驶回转。
    原来吕氏父女因天蜈珠夜间宝光上烛重霄,恐启异类觎觊,自从上次诛蛇一用后,只和尤文叔谈起前事时取出看了一看,一向藏在筐内不曾佩带。适才灵姑忽想起这么好雪景,若将此珠取来作个陪衬,必更好看。她本是偶然兴到,事出无心,谁知此珠乃千年灵物丹元,不但辟毒辟邪,连水火寒暑俱能辟御。当日奇冷。嘘气成霜,王守常夫妻和牛子的皮衣履帽兜又尚未制全,一到亭内,便七手八脚忙着把火升上,围火而坐。身上虽穿着厚棉,仍是互相喊冷,手脚不能离火。等灵姑回亭将珠取出,立时满亭红光照耀,须眉皆赤。
    王渊说:“姊姊未到时,珠还没有出囊,宝气已是上冲霄汉。虽不似夜来那么光芒朗耀,但比起晴天胜强十倍。如将此珠托在手内,绕着梅林滑雪飞驰,珠光宝气映着白雪红梅,定是奇景,我们快试试去。”王妻道:“好容易烤了会火,刚暖和一点,你又磨着姊姊滑雪去。就滑,也等吃几杯热酒,把肚皮装饱,到底也挡一点寒。你看吕伯父和你爹那么爱看好风景的都在烤火,没有走开,怎么只有你这娃儿就忙起来了。”王渊道:“刚才倒是真冷,身上还好,脸上凡透气的地方都冻木了。这会一点都不觉得呢。”
    王妻道:“那还用你说,离开火试试,这会我还不觉得冷呢。你姊姊刚来,她跑这一路,问她冷是不冷就知道了。”灵姑道:“先脸上透风处跟刀刮一样,这会却不觉得呢。”
    王渊道:“娘看如何?”王妻只当灵姑也想当时滑雪,笑道:“灵姑娘又护他,我不信跑得那么快会不冷的。”
    王守常道:“侄女未进亭时,我脸和手脚冻发了木。心还在想,梅花雪景虽然好极,照此寒天,多坐下去,非冻病不可,若吃完还是这样,只好回洞了。就侄女进来这一会才不冷的。此亭四面透风,多大火力,也不能使全身上下一齐暖和,莫非是天气转了吗?”牛子笑道:“这雪还没有下足,不到明年二月,休想天气转过来。”吕伟闻言也觉通身忽然暖和,事情奇怪。一看灵姑已将手套取下,拿着天蜈珠伸向火中试验辟火功效,珠才挨近,还未深入,火光便已微弱敛熄,心中一动。
    灵姑忽然笑道:“我到下面走走就来。”随朝吕伟一使眼色,往下纵落。离亭数丈,回问王渊:“此时冷不?”灵姑才一离亭,众人便觉冷气侵肌,寒威逼人,又和适才一样,好生奇怪。吕伟笑道:“想不到此珠还能辟寒,等灵儿再上来就试出来了。”灵姑随即纵上,果又不冷。连试两次,无不应验。这一来,只须有珠在侧,不复再怯酷寒,非但洞中可以随意居处,便哪里也都能去。众人无不喜出望外,称妙不置。由此灵姑又将宝珠带在身旁,不再收藏筐内了。
    吕伟先颇嫌冷,原意饮些热酒,待身子烤暖,再起徘徊观赏。见天蜈珠如此灵效,不禁老兴勃发,笑喊:“灵儿,酒热也未?大家痛饮几杯,我也随你们滑一回雪去。这么好景致,我还没顾得细看呢。”灵姑忙把酒斟上。众人都脱了手套,对着四面寒香冷艳饮酒烤肉。肉已冻凝,切得极薄,放在铁丝网上经杉柴一烤,分外香腴。牛子向来大块烤吃,这次也学样改切薄片。众人俱吃得快活非常。
    吕伟吃了半饱,便即立起,说天大冷,恐王妻禁受不住,命将宝珠留在亭内。王妻道:“此时周身暖和,我们还在吃呢,又烤着火。亭外寒风冷气跟刀子一样,大哥同灵姑、渊儿滑雪飞跑,离了此珠怎当得住?”吕伟道:“我从小在江湖上奔走,什么冷热辛苦不曾受过,冷算什么?要没有此珠,不也过么?这些酒肉下肚,再穿上这一身厚皮,哪还有怕冷之理?我决无妨。至于灵儿他们年轻娃儿,更应该乘此冷天熬练筋骨。珠只一粒,三个人也分持不来。弟妹身子单薄,还是留下的好。”灵姑因自己未觉很冷,又以为老父内功甚好,酒后跑动,当不畏寒,闻言便将珠递过去。王妻不便再拒,只得接下。
    吕伟哪知早上已受酷寒侵袭,仗着体力强健,当时不曾发作,病却隐伏在内。便王守常、牛子、王渊三人,也各受了寒疾,只没吕伟的重,发作较缓罢了。当下说罢,穿上雪具,同两小兄妹起身。牛子见主人滑雪,不禁技痒,也丢下烤肉、锅魁,相随同往。
    这时风势渐起,吕伟经爱女劝说,预先戴上帽兜。不料,身才纵落亭下,猛觉冷风扑面,由气孔中透进,针扎也似。酒后热脸,吃寒气一逼,当时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鼻孔立即冰凉,冻发了木。周身皮裹甚紧,虽然风透不进,却己没有先前温暖,天气竟比初出洞时又冷好些。这才知道离开宝珠,寒暖竟有天渊之别,灵姑觉出天又加寒,忙问:
    “爹爹冷吗?”吕伟人老恃强,雄心犹在,话已出口,不愿示弱,以为跑起来一运用功夫,决能抵御。笑说:“我们由暖和处来,自然显得冷些。一跑就不冷了。”又问王渊、牛子,俱答并不怎样。这老少四人,灵姑最能耐冷,不必说了;王渊贪玩好胜,就冷也不肯说;牛子既要卖弄精神,讨好主人,又怕王渊笑他老牛无用,也很逞强,不肯退缩,灵姑一时大意,误信老父之言,见都说无妨,也就没有劝阻。当下各展身手,朝梅花林内驰去。
    吕伟一面滑驰,一面观看王渊脚底功夫,随时指点。牛子虽然不会武功,却有天生蛮力,身轻矫捷,滑雪更是惯技,猿蹲虎踞,鸟飞蛇窜,左旋右转,前仰后合,手足并用,时单时双,往来飞驶于银海香雪丛中,做出许多奇奇怪怪的花样。引得灵姑、王渊哈哈大笑,相随学样。吕伟也是忍俊夸赞不已。四人先时滑得高兴,俱不十分觉冷。滑有个把时辰,吕伟知道牛子好强奋勇,只要别人一夸,连命都不顾。见他脸上直冒热气,满帽兜儿尽是白霜,还在雪中起落飞驶不已,恐其太累,吩咐三人暂停,走至梅林赏花,少时再滑一会,回亭饮食。三人依言,随同走到一株粗有数抱,形态清奇古秀的老树下停住,歇息赏花。
    灵姑重又提起王渊昨日由雪皮上用轻功往上拔起,才下新雪居然不见深痕之事。吕伟虽看出王渊足底轻灵,与前有异,也觉进境太速,闻言答道:“昨晚听你说过,适才留心细看,果然不差。只是他父亲说得也颇有道理,短短日期,怎进境比我当年下苦练时还快?太奇怪了。”随命王渊再用前法试演一回。王渊功夫本非循序渐进苦练而成,昨日不过一时好胜,想博灵姑欢喜。此时一听吕伟叫他面试,唯恐吕伟老眼无花,看出功力不符,究问详情,不由心中焦急。又不好不试,只得照吕氏父女所传,加些做作,飞身拔起,落在树干之上。正想借梅花岔过,不料近日身轻气足已异往常,照那纵起神情又不应有此境地,休说吕伟,连灵姑都看出不对,好生奇怪。
    二人方欲唤下盘问,不料吕伟忽然病倒。原来吕伟早晨受冻后,病已人体,适才又由暖处出冒寒风,严寒之气往里一逼,病更加重,深入体内。先时贾勇滑雪,一边运气,意欲借以抵御寒威,用力稍过,身上见了微汗,外面仍觉奇冷。滑行之时,只觉脊腰间一阵发酸发冷,还不觉怎样。这一停住,重病立时发作,忽然接连两三个寒噤打过,便觉通身火热,头晕眼花,站立不住。知道不好,刚喊得一声:“灵儿快来扶我!”人已摇摇欲倒。灵姑正和树上王渊说话,闻声惊顾,见状骇极。忙纵过去,一把扶住,急问:
    “爹爹怎么了?”吕伟又是一个寒噤打过,身上便改了奇冷,上下牙齿捉对抖颤,话都说不出来,四肢更无一毫气力,只把头摇了一摇。吓得灵姑两眼眶急泪珠凝,几乎哭出声来。不敢再问,颤声忙令王渊驰往亭上报信,请王氏夫妻速回,就便把珠取来应用。
    自和牛子一边一个,扶持老父背朝前面,半托半抱,往玉灵崖归途一面滑去。王渊也甚忧急,没到亭前,隔老远便大声急喊。王氏夫妻也由亭上望见,同由斜刺里赶来。王渊首先迎上,要过宝珠,便往回跑。珠一拿去,王氏夫妻便觉奇冷难当。尚幸那是必由之路,晃眼灵姑等也相继赶到,挨在一起同走,才免了酷寒侵袭。
    老少六人同返洞内小屋之中,将吕伟放倒床上,池火添旺。把先放池边的开水倒上一碗,冲好姜汤。吕伟已寒热交作,不知人事了。灵姑急泪交流,匆匆取出自配救急灵药,撬开老父牙关,灌下姜汤。又把老人扶起,用热水浸洗双足。用了好些急救之法,吕伟仍是昏迷不醒。病象更是奇险,一会周身火热,摸去烫手;一会又通体冰凉侵骨,手足牙齿一齐抖战,只不出声。灵姑情急心乱,无计可施,竟未想到夭蜈珠。最后还是王妻提醒,断定吕伟受了重寒,又吃了些不易消化的烤肉,寒热夹攻,宝珠既有御寒辟热之功,何不一试?灵姑才将天蜈珠拿起,向吕伟前后心滚转了一阵。这一来,果然寒热顿止,人也张口喘息,能够低声说话。
    灵姑忙凑到头前问道:“爹爹好些了么?”吕伟颤声答道:“女儿,告诉大家安心,我只受了重寒感冒,现时寒热得难受,服我自制神曲就好,不要紧的。”灵姑见老父气息微弱,忙忍泪劝道:“爹爹,少说话劳神,养一会神吧。神曲已熬好了。”说时,王妻已将先熬就的神曲倒好,到外面略转,端到榻前。灵姑试了冷热,用汤匙喂了下去。
    仍守伺在侧,用珠向前后心滚转。
    众人初意病人既能张口,当可转危为安。谁知宝珠虽有抵御寒热之功,却无去疾之效。加以吕伟奔走江湖数十年,受尽寒风暑湿、饥渴劳顿,平日虽仗着武功精纯,骨气坚强,不曾发作,却多半隐积于内,不病则已,一病就是重的。当日又受那么重酷寒,病初起时,心里直似包着一层寒冰,从骨髓里冒着凉气。冷过一会,又觉通身火炙,心里仍是冰凉,难受己极,口张不开,自觉快要断气。幸得宝珠之力减了寒热难受,周身骨节却酸痛起来。嗣后又服了两回药,终未再有减轻之象。只说心凉,命将宝珠放在前心,用布扎好。灵姑看出老父咬牙蹙眉,气息微弱,料定还有别的痛苦,强忍未说。恐老父着急加病,又不敢哭,几次把眼泪强忍回去,心如刀扎一样。她依言将珠扎好,见老父似已入睡,忙去外面焚香,叩求仙灵垂救。
    众人正忧急问,不料吕伟的病还没见好兆,王氏父子的寒疾也相次发作。先是王守常见王渊随灵姑到外面跪祷一阵,进屋时脸上通红,又加了一件棉袍,觉着奇怪。这时洞口皮帘业已挂起,密不透风;且王妻怕冷,赏雪以前早把所在大小火他一齐升旺,才行走出;回来吕伟一病,火更加旺。洞中存积柴炭极多,尤其从文叔洞内运来的石煤、石油,发火既易,火力更强,又极经烧。一任洞外风雪酷寒,洞内却是温暖如春。洞角石后几间小屋,连重棉都穿不住,别人只有改穿薄的,王渊何以还要往上加?王守常心中一动,近前悄问:“你穿这么多作甚?”王渊说:“我背脊骨冷。你这会脸怎是红的?”王守常一摸王渊和自己的额前都是火热,手却冰凉。心刚一动,觉自己背脊也直冒凉气,跟着又打了一个冷战,情知不妙。因吕伟病重,王妻、牛子正助灵站剪药、熬稀饭,恐加他们愁急,忙把熬就的神曲倒出两碗,和王渊一同服下。又加几块新的在药罐内。悄声说道:“渊儿,你也病了,快到你娘屋床上睡一觉去,少时一出汗就好。”
    王渊本就想睡,只因见众人都忙侍疾,不好意思。经乃父一逼,自己也党支持不住,只得依言睡讫。
    王守常给爱子盖好走出,坐在火旁,越来越觉头脑昏沉,四肢疲软。室中病人新睡,须人照料,不能离开。他正在咬牙强支,恰值灵姑、王妻一同走进。王妻一见面便吃惊,悄问道:“你怎脸上飞红,神气这样不好?莫不是也病了吧?渊儿呢?”王守常强挣答道:“渊儿起得太早,坐在这里发困,我逼他到你屋里去睡了。我大约受了点感冒,已吃了一大碗神曲,不要紧的。你自服侍病人,不要管我。”灵姑看他神色,病也不轻,心里也越发愁急。忙道:“大叔,我们山居无处延医,全仗自己保重。我看大叔病象已现。这都是早起受寒之故,快请上床安睡,吃点药发汗的好。大婶已帮我把什么都准备好了,有我服侍爹爹已足,索性连大婶也睡一会吧。要都生病,如何得了?”王守常也实无力支持,只得起立,身子兀是发飘,由王妻扶进房去脱衣卧倒。灵姑也随进去相助照料。再看王渊已然睡着,和乃父一样,寒热大作,连服了几次药也未减轻。到了晚来,牛子也相继病倒。
    这一来,只有灵姑、王妻两人没病,怎不焦急万状。还算王守常父子病势稍轻,虽然寒热发虚,不能起坐,饮食尚能进口。牛子比较沉重,仗着生来结实,没有吕伟病象来得凶险。灵姑一面忧急父病,一面还得强自镇静宽慰王妻,防她也忧急成病,更不好办,端的痛苦达到极点。每日衣不解带,和王妻无日无夜服侍病人,饮食俱难下咽,别的事更顾不得了。二人急得无法,便各自背人吞声饮位;撞上时,便相互劝勉,越劝越伤心,又相抱低声痛哭一场。
    似这样整天愁眉泪眼,心似油煎,过了数日,王渊才略好一些,勉强可以下地,不再行动须人。王守常和牛子只是发汗大多,周身作痛,四肢绵软,胃口不开,病势也有转好之象。吕伟仍和头天一样,虽不加重,却一毫也未减退,灵姑几次供了玉匣,焚香虔诚祷告,想将匣底仙人赐柬和灵药取出求救,但头都磕肿,并无影响。
    又是十天过去。灵姑眼看老父咬牙皱眉,一息奄奄,睡在床上,痛苦万状,心如刀绞。暗忖:“照仙人昔日所说和向笃临别之言,老父灾害俱自外来,怎又变成自己发作?
    玉匣仙柬不肯出现,此疾决不致命。但这痛苦叫爹爹如何忍受?替又替不了。想寻向笃一问,偏又人多病倒,自己一走,只大婶一人在洞,虽说大雪封山,人兽绝迹,到底也不放心。”正想不出主意,鹦鹉灵奴忽在牛子房中叫道:“老牛要吃茶呢。”灵姑一听,顿时有了主意,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