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政归司马氏-正文-我的三国略史-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十二)政归司马氏

    公孙渊完蛋的当年,魏吴两国各出了一件大事,对政局的影响相当大。在吴国,孙权诛杀了横暴不法的校事吕壹。吕壹曾经深受孙权宠信,连太子孙登揭发他的劣迹,孙权都听不进去。等到吕壹终于奸恶暴露,孙权宰了他以后,痛悔自责,下诏向诸臣道歉,并且派使者就国政向他们征询意见。使者的回奏让孙权大吃一惊,诸葛瑾、吕岱、步骘、朱然等都推说不管民政,搞不大懂,把皮球踢给陆逊和潘濬,而陆逊、潘濬见了使者竟然哭了,一副害怕遭打击报复的样子。孙权这才知道这两年自己多失人心。可是知道归知道,从此他的行为收敛了没多久,又再故态复萌。
    在魏国,三十三岁的明帝曹睿得了重病,自知命不久矣,就召司马懿回京,并且拜曹真的儿子曹爽做大将军,政治格局重新组合。果然,当年腊月,他就去世了,太子齐王曹芳继位,年仅八岁,曹爽和司马懿都做了辅政大臣。
    倭女王卑弥乎派使者难升米来到魏国,被封为“亲魏倭王”,赐予金印,也在当年。这是中国史书第一次有关中日交往的记载。
    拉回来说曹爽,他具有其父曹真所没有的野心,但是能力连老爹的一成都不到。借着老爹的威望,以及自己位极人臣,大批趋炎附势者很快包围到他身边。第二年二月,他用亲信丁谧的计策,加司马懿为太傅,削夺他的兵权。司马懿知道自己现在还不是曹爽的对手,隐忍不发,甘心当无权高官——好戏还在后头哪!
    第三年,东吴发动了最大的一次北伐,全琮略淮南,诸葛恪攻六安,朱然包围樊城,诸葛瑾攻柤中,可惜全部都失败了(似乎吴人防御战打得都不错,但自从周瑜死了以后,进攻战就从来没赢过)。没多久,马马虎虎算半个将才的诸葛瑾也也病死了。
    又两年,汉大将军蒋琬也得了重病,把国事都交托给了费祎。当年诸葛亮去世,蜀中一片恐慌,蒋琬继其执政,神态举止和平常一样,才逐渐把人心稳定下来。他被评价为“方整有威重”,汉国在其治理下,经济状况略有起色。因为诸葛亮屡次北伐陇西不成功,蒋琬想要改变方略,从水路东下,通过汉水、沔水,袭击魏国的魏兴、上庸两郡。可惜才开始大规模造船,他自己先就病倒了,计划也因此搁浅。
    同时候,当了东吴十九年丞相的顾雍去世了。汉吴两国同时最高执政完蛋或接近完蛋,被曹爽以为是个大好机会。于是,曹爽、夏侯玄发动十万大兵进攻汉中。自从魏延死后,先是吴懿,后是王平,接替的汉中太守的职务。魏延镇守汉中,讲究用《周易》“重门”之意,层层布防,让敌人没有下嘴的地方。吴懿、王平继任,也遵从这个方略。这次魏军打过来,汉中只有三万人马,有人建议说不如固守汉城和乐城,放敌人进来,找机会围而歼之,被王平否决了。王平派护军刘敏、参军杜琪在兴势山布阵,自己于后接应,大战曹爽。曹爽无法前进,被迫撤退,士卒死亡很多,他个人的威信也从此一落千丈。
    到了第二年,也就是汉延熙八年、吴赤乌八年(公元245年),两国的执政者,蒋琬和陆逊,先后去世。陆逊去年才当的丞相,因为吴太子孙和与鲁王孙霸不和睦,孙霸的党羽进孙登的谗言,他劝孙权不要听,孙权竟然不高兴。陆逊遂愤恨而死。
    汉国和蒋琬一起OVER的,还有尚书令董允,这两个家伙一完蛋,朝政为之松驰,一直窝在后宫的宦官黄皓终于冒了出来,开始干预政事,埋下了蜀汉灭亡的种子。从这点上也看得出来,继任大将军的费祎,比他前任要差得远了去了。
    魏国的政治越来越是腐败,究其根源,是大将军曹爽和他的亲信们实在太不象话,用人唯亲,掠夺田产,奢侈浪费,无所不为。司马懿看到这种局面,不知道是伤心还是高兴,他干脆以退为进,告病不理政事。于是天下人都奔走相告:曹爽乱政呀,司马仲达是好人,可惜病重,否则定能规劝曹爽,扭转乾坤。
    到了魏正始十年(公元249年),司马懿看时机成熟,终于动手了。他趁皇帝曹芳和曹爽一起去祭拜明帝陵墓的时候,突然发动政变,控制了洛阳城。帮助司马懿的都是些什么人?司徒高柔、太尉蒋济、尚书令司马孚,这都是曹操一手提拔起来的重臣——可见曹爽多么失人心了!
    司马懿的政变计划非常高明,可惜忽视了一个重要环节:皇帝还在曹爽手中。曹爽的智囊司农桓范就劝主子,干脆挟持天子到许昌,号召各地军队入京讨伐叛逆。可惜笨蛋就是笨蛋,曹爽吓得要死,根本听不进去。等到侍中许允、尚书陈泰到司马懿那里探风声回来,说司马懿只是想夺权,没有杀他的意思,他于是就投降了,交出了皇帝。司马懿客客气气把他接回来,软禁在家里,果然没有杀他——等了好几天,罪状罗织够了,才以谋逆罪名,把他及其一党全给宰了!
    于是以司马懿为丞相,加九锡。虽然司马懿还要装样子,推辞不受,但魏国的军政大权从此全都落到了他的手中。只要权力在握,官职大小倒关系不大——就象当年的曹操一样。
    诛杀曹爽的时候,司马懿召征西将军夏侯玄入京,而以郭淮代之。夏侯玄是夏侯尚的儿子,夏侯尚是夏侯渊的侄子,他一进京,堂叔讨蜀护军右将军夏侯霸(夏侯渊的第二子)害怕了。夏侯霸曾经深得曹爽信任(大家都是亲戚嘛),又和郭淮素来关系不好,于是离开军营,孤身逃向汉国。蜀道难行,他又迷了路,差点玩完,多亏刘禅派人前来迎接。原来刘禅还和夏侯霸有亲戚关系哪。建安五年,正是官渡对峙的时候,刘备奉袁绍命令骚扰曹操后方,夏侯霸的堂妹才十三四岁,上山打柴的时候被张飞给掳了。张飞一看这小姑娘长得不错,又知书达礼,象是大户人家小姐,就老实不客气讨作老婆。后来就是这个女人生了个闺女,刘备作主嫁给刘禅,当了张皇后。所以夏侯霸算是张皇后的表叔。
    第三年,东吴发动了最大的一次北伐,全琮略中华三国联盟之历史与游戏第二年,东吴大乱,太子和鲁王的矛盾终于尖锐化。孙权废掉孙和,宰了孙霸,而立小儿子孙亮做太子。隔一年,魏国王凌造反,谋立楚王曹彪,反对司马氏专政。司马懿亲自带兵往征,把所有参与谋叛的人一个不剩,统统灭族。但是,这只是反对司马氏诸多造反事件的第一起而已,以后有得他们忙活的。只是司马懿不用操心了,他终于病死,把所有权力和包袱都留给了儿子司马师。司马师进位抚军大将军,录尚书事。
    对比魏国,吴国也有一位权臣上台,那就是诸葛瑾的儿子诸葛恪,他被任命为大将军领太子太傅。孙权下诏,各官署处理的政务,一律都要向诸葛恪汇报。不过诸葛恪的本事,可要比司马师差远了——很快,我们就可以看到他的下场。
    诸葛恪上台不久,孙权就撒手西去,十岁的孙亮继位。魏国觉得这是个大好时机,分三路进攻东吴:南郡、武昌、东兴,兵力惊人。诸葛恪亲率老将丁奉援救东兴,击破魏东路军,于是另外两路敌军也被迫烧营撤退。
    就在同一时候,汉国执政费祎也去世了。历来对费祎评价很高,可是细察其当权以后的所作所为,似乎算不上是个好官僚。王平大战兴势的时候,费祎受命前往增援,才要出发,光禄大夫来敏来找他下棋。到处喧喧嚷嚷,军事文书往来传送,士兵在外吆喝整队,费祎却面不改色,从从容容下完了一局棋。来敏点头:“嗯,我是试试你啊,看起来你果然能够打赢敌人。”这算什么道理?!国家大事当成儿戏一样。这就是魏晋时候清谈风潮的滥觞,似乎最高品德就在于处事不慌张,至于干活是否认真,办事能否成功,全都无关紧要。世间万事,只要镇定,似乎就一定会成功。真是奇谈怪论!
    费祎还很迷信。他执政以后,仍长年呆在汉中,寻找北伐的时机,偶尔回成都一次,碰上个算命的,说“成都地方没有丞相的位置”,他就住上两天,再度北行。最终,这个只有从容心,没有警惕性的家伙,在宴会上喝得大醉,遭到从魏国投降过来的郭循刺杀,一命归阴了。
    费祎死掉,汉国的军事大权,落到了资格最嫩的姜维手中。姜维是陇西降将,虽然很得诸葛亮的亲睐,可是资历不够,威望不足,也没有自己的拥护吹捧班子。所以费祎还活着的时候,只给姜维一万兵,不让他掌握大军团——也大概费祎看姜维不够“从容”。终于,姜维被加以“都督中外军事”的头衔,成为军事上面第一把手,以为可以放胆施展自己的报复了。可是他不能象诸葛亮、蒋琬、费祎那样军政一把抓,迟早是挨排挤的歹命。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