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谢幕的钟声-正文-我的三国略史-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十四)谢幕的钟声

    诸葛诞的叛乱,规模之大,是三国时代罕见的。诸葛诞字公休,原和夏侯玄、邓飏等人交好,也是崇尚浮夸清谈的老祖宗之一。司马师平定文钦、毌丘俭叛乱后,任命他为征东大将军,镇在淮南。他因为看到老朋友们一个个被杀,心中越来越是恐惧,天幸放虎归山,不在司马氏直接掌控之下,此时不预作准备,更待何时?于是招募了数千名死士,又借口东吴入侵,向朝廷要求加派十万兵马守备寿春。
    司马昭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诸葛诞的用心。于是,他召诸葛诞还朝,升任司空——这是一个民政高官,摆明了要剥夺他的兵权。按司马昭的意思:你是老人啦,我不想杀你,乖乖回来,让你安享富贵的晚年。诸葛诞哪里敢回去,干脆就此起兵,又攻灭魏的扬州刺史乐綝(名将乐进之子)。他挟裹了淮南、淮北各郡的屯田兵十多万,还有扬州兵四五万,积聚了足够一年的粮草,准备固守,以待东吴之援。
    东吴的孙綝得到这个消息,喜不自胜,立刻派大将全怿、全端、唐咨、王祚等,还有前此降吴的文钦,统军三万前来接应。司马昭一看这个不好,光靠前此派去的镇南将军王基无法解决问题,于是挟持魏主和太后,和他一起东征。魏军兵力达到空前的二十六万,浩浩荡荡,开往淮南。
    吴军突破重围,杀入寿春城中,魏军在外重重围困。诸葛诞屡次想要突围,都被堵了回来。孙綝又派大将朱异带兵往援,被魏将州泰击退,孙綝斩杀朱异。就这样一围围了半年,先不说定下长期包围计策的司马昭如何厉害,他手下王基、陈骞、石苞、州泰、胡奋等也都是当时不错的将领,只会空谈的诸葛诞如何是对手?粮食越吃越少,救援越来越是无望,连心腹蒋班、焦彝等都爬城出去投降了,他诸葛诞还有什么戏唱啊!
    文钦出主意,把所有北方人都赶出去,只留吴人坚守,这样可以节省粮草,诸葛诞不同意。两人本来就有矛盾,一怒之下,诸葛诞把文钦给宰了。文钦的儿子文鸯、文虎出城投降,司马昭让他们到城边去喊话:“看,文钦的儿子都没有被杀,你们还怕什么?出城投降吧!”城中人心惶惶,魏军趁机攻城,城中竟然不敢抵抗。诸葛诞带领亲兵突围,被胡奋所斩,他手下数百人被一个一个杀掉,没有一人肯投降——所谓死士,就是指这些人了吧。
    寿春城破,吴将唐咨、王祚等都主动投降,淮南乱遂平。司马氏的政权遭遇最大一次挑战,在安然度过以后,变得更加稳固了。
    对抗司马氏篡权的最后一轮抵抗,直接来自皇帝。甘露五年(公元260年),魏主曹髦才二十岁,小年青的性格冲动,比孙亮还沉不住气。他没有按照传统,搞一个宴会刺杀计划,而是直接纠集了身边的亲信警卫、佣人等几百号,闹闹哄哄、拉拉杂杂,各执武器,出云龙门号称要讨伐司马昭。这种举动,和小孩玩闹打架有什么区别?
    如果对方不是皇帝,司马昭可能哈哈一笑,理都懒得理他。可惜曹髦终究还是皇帝,谁敢和皇帝当面放对?屯骑校尉司马伷带兵想拦,对方一吆喝,士兵就跑散了。曹髦最后碰到的杀他的刽子手,是司马昭的第一亲信、中护军贾充。贾充是超级忠犬,只知有司马公,不知有皇帝,竟然挥兵与其作战。没人挡还好,有正规军上来了,这些警卫啊、佣人啊,呼啦一下全部逃光。留下皇帝孤家寡人的还那里挥剑哪,左冲右突,无人敢当——不是他武艺强,是他脑袋上那顶平天冠厉害。贾充手下有一对兄弟猛将,哥哥叫成倅,弟弟叫成济,一起傻呆呆望着贾充:“怎么办?”贾充这个气啊:“司马公平日养着你们干嘛啊?到了紧急关头,你们不上谁上?!”成济是个愣头青,一耿脖子:“要死的要活的?”贾充也真够狠:“要死的!”
    于是成济冲将上去,当胸一枪,老实不客气,把皇帝戳个透心凉。毫无政治斗争经验的少年天子曹髦,就此了帐。朝野震动,可是已经没有人再敢对司马氏说个“不”字了,只有尚书陈泰仗着是老臣,并且久镇陇西,战功赫赫,嚷嚷了一句:“严惩凶手,杀掉贾充!”贾充是多好的一条狗啊,司马昭怎么舍得杀掉他?于是和陈泰讨价还价:“喂,不用这么高吧?宰两个低等级的家伙谢罪,你看如何?”没想到陈泰一句话给顶了回来:“只可能高,不可能低了!”意思说我没要你司马昭偿命,已经够给足你面子的了。
    司马昭思前想后,还是舍不得贾充,就把成倅兄弟砍掉了为皇帝偿命。然后,他又迎立十五岁的常道乡公曹璜继位为魏帝,不久,改名曹奂。天大的风波,到此烟消云散。司马昭的谋篡之意,大家至此也都看清楚了。所以有句谚语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司马昭和他老子司马懿一样,都还不想自己动手,想当“周文王”。
    交代完了吴、魏,再来看看西蜀。蜀汉自从费祎死掉以后,军政系统就分割在不同人的手中。姜维当了大将军,可是他的能力和愿望,只有掌握军事,学诸葛亮北伐中原,所以长年呆在汉中,不过问(也无能力过问)朝廷中的事情。
    费祎还在的时候,姜维手中兵马不多,就屡屡北进,结果都被堵了回来。对抗他的,是魏将郭淮——那是曹操在世时就领兵的老将,姜维小年轻,光经验就不如他充足。
    等到兵权在握,姜维迫不及待地再次北伐。费祎尸体还没有凉呢,他就率数万人出石营,经董亭,包围了魏的南安城。魏雍州刺史陈泰来救,姜维粮尽退兵。第二年再度出兵,魏狄道长李简投降,姜维趁胜前进,包围襄武,击败魏将徐质,但是本方大将张嶷也丢了性命,挫动锐气,被迫撤退。
    郭淮于魏正元二年(公元255年)去世,陈泰代为征西将军。演义中为了凸显姜维,说郭淮是被他一箭射死的,那完全是虚构。其实姜郭斗兵,姜维往往束手缚脚,被克制得一愣一愣的。郭淮既死,姜维以为时机到了,再次北伐,在洮西遭遇魏的新任雍州刺史王经。王经是当时很有名的一位官僚,为人诚恳忠实,但是打仗完全是外行,被姜维杀得一败涂地,差点全军覆没,退守狄道——魏与蜀交锋,还从来没败得这么惨过。
    姜维团团包围了狄道城。陈泰听说消息,急忙潜度高城岭,出现在狄道南方。汉军没有料到敌人援兵来得这么快,惊惶失措,才一交锋就败退了。陈泰解围进入狄道,王经哭着告诉他:“幸亏你速度快啊,城中粮草只够十天吃的了……”
    姜维够背的,郭淮以后有陈泰,陈泰以后还有一个最厉害的邓艾。他们未必比姜维强太多,但已经足够让他回回铩羽而归了。洮西大战的第二年,姜维再出祁山,听说邓艾已经有了防备,改向进攻南安,又被拦住了。他再次改变方向,东向上邽,终于遭遇邓艾主力,双方在段谷大战,汉军大败。邓艾斩将十数,杀死汉兵千余。
    诸葛诞造反的时候,姜维出骆谷策应,又被邓艾打了回来。这些年他几乎年年北伐,比诸葛亮还要频繁,但结果比诸葛亮还要糟糕。骆谷之战后,他终于暂时安分了一段时间,到景耀五年(公元262年),才再次进攻魏的洮阳,并且再次被邓艾打败了。这时候汉国的政治环境已经变得非常糟糕,宦官黄皓当权,执政的董厥和诸葛瞻都无法匡正得失。姜维因为以前曾经劝后主杀掉黄皓,所以现在不敢回去成都,退往沓中屯田,寻机再起。
    诸葛诞的叛乱,规模之大,是三国时代罕见的中华三国联盟之三国志黄巾风云姜维这一退,退得非常奇怪。汉中是四川的门户,要防备曹魏南下,最好的防御区域应该是西起沔水,中经箕谷、褒中,东到子午谷口的这一线。研究一下以前的战例:张卫在阳平关(箕谷以西)抗拒曹操;诸葛亮于城固赤坂(褒中以东)严阵以待曹真;王平于兴势(赤坂以北)悍战曹爽。都是在这一区域。而姜维呢?如果为了避祸,只要离开成都就行了,去汉中还是去沓中,没什么区别。如果为了屯田(也许沓中荒地比较多吧),大可不必大将军亲自到那么偏的地方去指挥种地……
    也许这和姜维改变了汉中防御策略有关。他认为魏延的“重门”战略,只能拦住敌人,却不能获得更大利益,因此撤出汉中诸围,只以重兵防卫汉城和乐城。他的意思,等敌人杀入汉中,就从汉、乐两城出击,堵住出口,让他来得逃不得。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故意远去沓中,作出汉中防务空虚的假象,以引诱敌人南下吧。
    同样的策略,兴势战前,也有人向王平提出来过,结果被王平否决了。究竟哪一种方略更为正确呢?魏延、王平在天之灵都走运得很,因为对错很快就要见分晓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