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二士争功-正文-我的三国略史-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十五)二士争功

    司马昭搞定了国内的事情,野心膨胀,开始计划南下灭蜀。他的手下都反对,只有心腹参谋钟会赞同。钟会是名臣钟繇的小儿子,和蜀汉的马谡一样,都是天才参谋(言下之意,直接一线指挥则颇为缺乏经验)。于是司马昭以钟会为镇西将军、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策划灭蜀之役。
    这是魏景元四年,汉景耀六年(公元263年),司马昭下令,青、徐、兖、豫、荆、扬诸州建造战船,又命东吴降将唐咨造大海船,做出准备南征东吴的假象。但实际上,他使邓艾统三万军进攻甘松、沓中以牵制姜维,雍州刺史诸葛绪统三万军直插武街、桥头,隔断姜维的东退之路,钟会率领主力十多万,分从斜谷、骆谷、子午谷三路进攻。再以廷尉卫瓘为诸路监军。
    牙门将许仪在前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结果跟在后面的钟会还是因为一座木桥年久失修而差点坠马。于是命斩许仪。钟会没有统领大兵团作战的功绩,大概怕被部下看不起,所以杀人立威——许仪是许禇的儿子,连他都给宰了,诸军莫不惊恐,不敢再轻看钟会了。
    汉中驻军遵从姜维的方略,纷纷后退,只以监军王含、护军蒋斌各五千人守备汉、乐二城。钟会派护军荀恺、前将军李辅各以万人包围两城,自己继续长驱直入。后主刘禅急派大将廖化、张翼等带领主力北援,才走到剑阁,就听说汉中已经没了——汉中天险,不到一个月就尽数丢失——只好据险而守。
    这时候姜维在沓中和邓艾对战,屡受挫折。听说汉中出事,他赶紧脱离接触,东进救援。走到桥头一看——不好,诸葛绪已经在这里了。于是他改走孔函谷,做出兜截诸葛绪后路的态势。白痴诸葛绪一害怕,引军后退,就把桥头给让出来了。姜维立刻通过桥头,直下剑阁,和廖化等会合。这恐怕是姜维军事生涯中最漂亮的一条计策了,声东击西,攻其必救,调动敌军,打开通路,真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蜀道难行,又多天险关卡,汉军阻住剑阁,钟会无法继续前进。所谓“兵贵胜,不贵久”,再对峙下去没有丝毫好处,钟会一筹莫展,准备退兵了。司马昭苦心筹划的伐蜀战役,眼看就要失败。邓艾是一代将才,知道这次动用兵力太多,才得了一个汉中就回去,根本得不偿失。战争对国家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是相当大的,未得大利就退兵,魏的国力、司马昭的影响力,都会因此大打折扣。他反复苦思之下,提出了“偷袭阴平”之计。
    钟会认为此计过于冒险,不肯同意,于是邓艾乃直接上书司马昭,得到批准后,简选精锐,前往阴平。本来他想和诸葛绪共同进兵的,可是诸葛绪认为自己堵截姜维的任务既然已经成为泡影,就应该直趋白水关,和钟会合兵于剑阁之下,因此拒不接受命令。邓艾没办法,只好孤军深入。
    从阴平南下,一路上山道险峻,邓艾开山前进七百多里,粮草将尽,才到达江油。驻扎江油的汉军,以为魏人从天而降,大为恐慌,全无战意,守将马邈出降。消息传到成都,刘禅大惊,急命诸葛瞻北上防守涪城。
    诸葛瞻是诸葛亮的儿子。诸葛亮临终的时候,向朝廷要求了几块薄田,让儿子回家种地去,别出来做官。可是诸葛瞻不听,仗着老子的威风,在汉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的实际本领,比老子可差得太多了。当下到了涪城,尚书郎黄崇建议迅速进军,把邓艾拦在山地,寻机歼灭,可是诸葛瞻犹犹豫豫,行动迟缓(这点倒颇有乃父之风)。等到前军被邓艾击破,他退守绵竹。邓艾进军绵竹城下,诸葛瞻仗着人多,出城与战。邓艾初战不胜,鼓舞士兵说:“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再度发起总攻,阵斩诸葛瞻、黄崇等。
    刘禅吓慌了。他一辈子在诸葛亮及其门生的庇护下做太平皇帝,现在那些先贤都死了,连诸葛亮的儿子都拦不住魏军,还能去依靠谁?邓艾的大军才到雒城,刘禅就主动请降。据说当时成都城中还有数万兵马,够一年食用的粮草,刘禅竟然守都没守就出降了,真是废物到了极点!
    姜维等听说诸葛瞻战败的消息,放弃剑阁,退走到郪。这时候,刘禅的诏书也到了,要求各军就地向魏人投降。姜维等拔刀斫石,愤恨不已,可是也没有办法。老窝已经被人端了,还有什么搞头啊。于是姜维向钟会投降。
    当初伐蜀计划才定下来,司马昭的另一名亲信、西曹属邵悌就秘密对自己主子说:“钟会这个家伙素有野心,给他这么多兵马很危险啊,不如换人。”司马昭笑了:“因为只有钟会赞成伐蜀,所以派他去,别人连信心都没有,怎么可能打胜呢?你放心好了,钟会若有反意,他依靠谁?北方的将士都想着回家,没有人会跟从他,而若蜀灭,蜀的旧将卒因为亡国而胆丧,也不会有什么作为。他想造反,只是自取灭亡。”
    现在既然蜀汉已经完蛋,钟会在降将姜维的一力撺掇下,果然生了异心。他是伐蜀的主帅,可是偷渡阴平,最先进入成都的却是邓艾,想到回去以后邓艾的功劳会在自己之上,心里非常不爽。正好邓艾以“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为理由,进入成都后就自己拿主意,先斩后奏,不上报干了很多该干的事情。钟会以此为借口,恶人先告状,上书说邓艾要造反。司马昭立刻统兵向西进发。邵悌问他:“钟会的兵多邓艾好多倍,干嘛不叫他就地擒拿邓艾?主公你何必亲自出动呢?”司马昭笑了:“你忘了自己先前对我说的话吗?我这是防备钟会,而非邓艾。不过用人不疑,连贾充问我是否怀疑钟会,我都没把真实心思透露给他,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啊。”
    司马昭真是一代奸雄,时势、人心,全都牢牢掌握在他手中,钟会怎么跟他斗?可是钟会偏不明戏,一方面请监军卫瓘往成都收捕邓艾,一方面又和姜维秘商,准备割据蜀中:“我也要试着当刘备。”呀呸,你可比他刘备差远了去了。
    姜维这是一条非常狠毒的计策,他偷偷给刘禅写信,说我此计如果成功,或许可以一举除掉邓艾和钟会,恢复我大汉社稷。钟会连自己身边人的阴谋都看不透,怎么能看透远方司马昭那极度深沉的心机?
    卫瓘知道钟会想要借刀杀人,自己明明兵少,去捉邓艾,一个不慎就被对方砍掉了,正好坐实邓艾的反心。于是他屯在成都城外,先写信给各军将领,宣布捉拿邓艾的命令,声明如敢从逆,一律夷灭三族。诸将都怕了,纷纷前来投效,于是大半夜的把邓艾从床上揪起来,押上了囚车。
    当初伐蜀计划才定下来,司马昭的另一名亲信中华三国联盟之历史与游戏钟会进入成都,正式开始他的反叛计划。他的计划是:先发动政变,夺取四川,然后派姜维统兵五万,出斜谷为前驱,他自己带大军随后。第一站攻克长安,然后骑兵从陆路,步兵从水陆,自渭水顺流而下,大概五天时间,步兵可以到达孟津,和骑兵在洛阳城下会师。“如此,天下定矣。”
    天下定矣……说得可多简单啊!现实要真的这么简单,天下早就一统了,根本轮不到他钟会。要想完成这个空想计划,首先就是要先控制四川,控制四川,首先就要先控制成都。姜维给他出了一条毒计,让他以悼唁刚死掉的魏太后为借口,召集南北诸将齐会朝堂,当堂宣读伪造的太后遗命,讨伐司马氏,有不从者,乱棒打死。其实按姜维的意思,他想打死的岂止是不从者,还包括所有魏将,甚至还包括钟会本人。这条计策够大胆的,但是也够冒险。果然消息泄露,魏将合力杀死了钟会和姜维。
    成都城乱成了一锅粥,魏军互相火并,蜀汉的原大臣、将领也被乱兵杀掉好大一批。邓艾的部属趁机去追赶囚车,想要抢回邓艾。卫瓘听到消息,大惊:当初是我捉拿的邓艾啊,他要是活着回来,我不是很危险吗?于是派快马抢先追上,砍下了邓艾的首级。
    在《三国志》中,邓艾和王凌、毌丘俭、诸葛诞,以及钟会并列一传,被归为叛逆,真是冤枉。他或者有擅权的举动,但是根本没有叛逆的行为。可怜一代名将,就这样陨灭了。
    司马昭派儿子司马炎等率兵南下,很快平定了蜀地的混乱局面,并送刘禅到洛阳。蜀汉彻底灭亡了。三国时代,临近终结。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