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江东的夕阳残照-正文-我的三国略史-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十六)江东的夕阳残照

    所谓“三国时代”的终结,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呢?是263年邓艾入成都,灭蜀汉?还是265年司马炎篡魏,西晋建立?或者要延续到280年擒孙皓,灭东吴?一个时代终结的大幕羞羞答答,欲降还升,原因,也全在司马氏身上。
    蜀汉疆域上最后两名归降的地方官吏,是巴东太守罗宪,和建宁太守霍弋。罗宪归降还没几天,魏人还没来接收他的防区,突然发现大批东吴部队向巴东方向移动。原来,魏军入蜀的时候,作为盟友的东吴不但不来救援,反而想要混水摸鱼,延江直上,偷袭巴东。
    罗宪这个气啊:“这些吴狗,比魏人还可恶!”关起城门,坚守不退。吴军围城数月都没能攻下。终于,等来了魏国的援军,吴军被迫撤退。这次偷袭,既失了信义,丢了脸面,还寸土未得,真是有够弱智的。
    从灭蜀,到亡吴,中间隔了整整十六年。其间中华三国联盟之历史与游戏司马昭既已攻灭蜀汉,丰功伟业无人可比,遂进位晋王。本来可以趁着灭蜀之势,向东进攻吴国的,可是赶上“二士争功”(钟会字士季,邓艾字士载),蜀中混乱,需要花功夫整顿,于是派使节交好东吴,用以麻痹对方。
    东吴方面,蜀汉既灭,三分天下魏有其二,偷袭巴东的计划又不成功,景帝孙休恐惧忧虑,竟然病死了。左典军万彧素来和乌程侯孙皓交好,就去和执政的张布、濮阳兴套交情,说好话:“不如就立孙皓吧?”张布等答应了,迎来了孙皓,也迎来了他们的灾星。孙皓才登基,就老实不客气,把这两个家伙给宰掉了。
    第二年,司马昭也死了,享年五十四岁,其子司马炎继任为相国、晋王。十二月,司马炎就象当年曹丕逼汉献帝一样,逼魏主禅位,降为陈留王,他建立晋朝。同年,孙皓迁都武昌。
    两个新皇帝隔长江对峙,司马炎三十岁,孙皓二十四岁。北帝之比其父,就如曹丕之比曹操一样,虽然远远不如,也还四平八稳,颇有心计。南方的孙皓则不同,是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暴君。且让咱们来看看他继位以后干了些什么吧(虽然难免因为成王败寇,有后世的诬蔑和夸大,但这已经是信史时代了,不可能空穴来风的)——
    孙皓于元兴元年八月即位,才一个月,就把太后(孙休的皇后)贬为景皇后,而尊自己亲身母亲为太后(他倒是蛮有孝心的),把孙休几个儿子都封了王。史书上说:“皓既得志,粗暴骄盈,多忌讳,好酒色,大小失望。”张布和濮阳兴非常后悔,口出怨言,都被孙皓给砍了——那是十一月份,他登基才三个月而已。
    第二年,改元甘露,因为有谣言说“荆州有王气破扬州而建业宫不利”,孙皓就迁都武昌,还派人挖掘荆州和山脉相连的各大臣及名门的坟墓,免得所谓王气上冲。不久,永安山贼施但劫持他的弟弟、永安侯孙谦造反,一直打到建业边上。这次叛乱被剿灭后,孙皓派了好几百人,吹吹打打进入建业,于城中斩杀施但的妻子儿女,宣布说:“天子以荆州兵来破扬州贼”,以应和谣言。
    不错,他就是这样一个极度迷信的人,明明德政不修,偏相信祥瑞的出现——皇帝越相信这套,各地伪造和虚报祥瑞就越层出不穷。甘露的改元,就是因为有人谎称在蒋陵有甘露下降的缘故。当年七月,孙皓逼死孙休的景皇后朱氏(天晓得为了什么),又流放孙休的四个儿子去吴县小城,才出发就突然下诏书,把两个年龄大的,就路上砍掉了。
    八月,武昌挖出一口宝鼎,遂改元宝鼎。十二月,回都建业,命令所有大臣的女儿,都需要先经皇帝挑选,才准出嫁。宝鼎二年,建造昭明宫,二千石以上官员都被命令入山督工伐木,耗费人力和财力资源无数。三年,进攻晋的江夏、襄阳、合肥等地,全都失败了。
    宝鼎四年,改元建衡。前此蜀汉灭亡的时候,东吴的交趾地区(今越南北部)主动归降了魏国,孙皓即位后就屡屡发兵南征。建衡二年,又派大将李勖前往,因为道路不通畅,李勖斩杀向导官冯斐后退了回来,孙皓竟然听信佞臣何定的谗言,把李勖全家给宰了。何定风光一时,竟然可以调动地方部队五千人,陪自己去夏口打猎……
    建衡三年,终于收复了交趾。因为据说有大批凤凰(大概是雉鸡)聚集在皇家花园中,所以第二年改元凤凰。凤凰元年,西陵督步阐降晋,被大将陆抗剿灭。右丞相、当初拥立孙皓的功臣万彧大概受到良心谴责,忧愤而死。何定终于失宠,被砍了头——孙皓认为这家伙简直和张布一样坏,所以给他改名叫何布。
    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孙皓喜欢大开杀戒,连自己的亲信也不放过。第二年,他的爱妾派人到市场上强买东西,被司市中郎将陈声绳之以法。陈声本是孙皓的宠臣,可是他的魅力终究比不过美女的枕边风——孙皓命令用烧红的锯子锯断陈声脑袋,然后把尸体扔到四望山下去。
    凤凰三年,吴郡上报,挖到一块方方正正的银子,长一尺,宽三分,上面还刻有年月日,于是次年改元天册。天册二年七月,吴郡(怎么又是吴郡?!)上奏,临平湖自汉末壅塞,现在已经挖通了。老人们曾说:“此湖塞,天下乱,此湖开,天下平”。并且于湖边挖到一个石头盒子,里面有块青白色小石头,长四寸,宽两寸,上面刻有皇帝字样。于是改元天玺。当年八月,鄱阳郡上奏,在历阳山发现石头的天然纹路组成文字:“楚九州渚,吴九州都,扬州士,作天子,四世治,太平始”。同时,吴兴郡报告说阳羡山有长十多丈的空心大石头,名为石室,是空前的祥瑞。于是封禅阳羡,计划明年改元天纪——这是孙皓最后一次改年号。
    史书上还记载,孙皓喜欢大宴群臣——但这绝非好意。他在宴会上安插黄门郎十人,命令他们不许喝酒,要密切注意与宴官员的动向,凡喝醉了胡说八道的,看皇帝时候神态不够恭敬的,一律报告上来,治罪。他后宫佳丽无数,可是出点小错就会被杀死,尸体顺着排水沟流出宫门。他宠信佞臣岑昏,擅杀大臣,还喜欢剥人脸皮,或者挖人眼珠。
    大家看到了吧,就是这样一个家伙,不亡国更待何时。北方的晋国久有南下之心,只为了鲜卑大人(首领)树机能骚扰边境,而暂时放孙皓一马。孙皓还以为对方怕自己哪,明明民心大失、士无斗志、良将死光,还竟然听信巫师的话,以为自己“庚子岁,青盖当入洛阳”。庚子岁,指的是公元280年,即东吴天纪四年——是年,晋军攻入建业。
    从灭蜀,到亡吴,中间隔了整整十六年。其间中华三国联盟之三国志黄巾风云从灭蜀,到亡吴,中间隔了整整十六年。其间,晋用名将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羊祜对东吴采取怀柔政策,他去世以后,防区附近江陵的吴兵,竟然都痛哭哀悼。后来江陵地区在伐吴战役中不战自降,全是羊祜的功劳。
    羊祜是一代名将,对应羊祜,吴有陆抗。许多三国题材的游戏中,都把后期人物参数设得偏弱,其实如羊祜、陆抗这些人,对比三国前期的名将,都毫不逊色。晋泰始十年(公元274年),陆抗去世。羊祜认为时机已到,遂于两年后上书晋武帝司马炎,请南伐东吴。又过了两年,羊祜去世,伐吴大任,落到了杜预肩上。
    杜预是一代奇才,军事、政治、文学,乃至科技,无不精通。他代羊祜都督荆州以后,直接参与策划南征之役。前此的泰始八年(公元272年),益州刺史王濬已经停止在防区军屯,而大规模建造舟舰,训练水军,准备顺江直下,捣敌腹心了。于是,司马炎布置了六路伐吴之策:
    第一路,镇军将军、琅琊王司马伷出涂中,以牵制建业方面之敌军。
    第二路,安东将军王浑出芜湖,以监视建业方面之敌军。
    第三路,建威将军王戎进取武昌。
    第四路,平南将军胡奋进取夏口。
    第五路,镇南大将军杜预直下江陵。
    第六路,龙骧将军王濬、巴东监军唐彬从四川沿江东下。
    王濬的水军,在建平以西受杜预节制,以东受王浑节制,并前两路,会攻建业。六路总兵力二十多万,另以贾充为大都督,杨济副之,屯扎在项城,作为总的策应。
    晋太康元年(公元280年),杜预自襄阳向江陵推进,王浑自寿春向横江推进,一边倒的战斗正式打响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