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惇-正文-雄霸三国之武将争锋-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夏侯惇

    ·200年
    卒。
    夏侯惇,字元让,曹魏名将,沛国譙郡(今安徽亳县)人,他从小就学枪棒,到了十一、二岁时,武艺就已经很强。十四岁时,又拜师习武。有一次,有个人污辱了他的老师,性情刚烈的夏侯惇听说后,随即就把那人杀了,然后逃往外地。性情刚烈,武功高强。一生随曹操征战无数次,杀敌建功,最得曹操欢心,出入和曹操共驾一辆马车,而且可以不经通传,自由进入曹操的卧室。曹操死后,曹丕称帝,夏侯惇被封为大将军,数月后病死。
    —————————————————————————
    洛阳攻防战
    洛阳已经在眼前了。
    曹操阴沉着脸。
    这是他最好的机会——趁董卓与袁术作战之际,夺取首都洛阳。假如成功的话,不但可以彻底上切断董卓势力的连接,取得地理上的优势,更可以借拥立汉献帝之名,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实————这是对董卓最致命的打击。
    反董卓联合军已作鸟兽散,现在曹操的实力不过区区五万人。
    “我要让那些鼠辈看看,我用五万人也可以做到他们用五十万人都没有做到、也不敢去做的事……”曹操轻轻摩挲着倚天剑的剑柄,“…………我还会让他们知道,这天下早晚是我的!”
    “前进————————————”
    夏侯惇的高亢的声音穿破了黎明的雾霭:“作战方案:疾风————”
    “真的要使用疾风吗,主公?”程昱大惊失色,“士兵们会很疲劳,士气…………”
    “要快!必须要赶在董卓的援军到来之前攻下城池!”曹操缓缓举起右手,“否则,连我都要命丧于此,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士气!!”
    曹操的手猛然举起,对着一望无垠的天幕大喝:“进军!!”
    他的手,指向前方的洛阳。
    程昱却仿佛看到,他指的是一条通往天下统一的路,指的是一条通往平安乐土的路。
    “敌方只有牛辅和徐荣。”
    “敌方总兵力约有三万。”
    “敌方在城外的营盘构筑了防御。”
    ————先锋夏侯渊一连发来了三份军报。
    曹操的脸依然阴沉:“董卓居然让这两个人来守城,取洛阳真是易如反掌!”
    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了胜利。
    但是他在还没有把胜利牢牢抓在手中之前,是不会流露出一丝的喜悦的。
    夏侯渊的一万轻骑从左路进军,已经悄悄进入了董卓营寨附近的树林。
    牛辅的一万五千步兵似乎并没有发现危险的逼近,营寨里几乎毫无戒备。
    夏侯渊无声的笑了。
    “奇袭————”
    他仿佛看见牛辅军那绝望无助的目光,这让他有一种屠戮的快感。
    “夏侯渊将军奇袭成功。”
    “牛辅军队大混乱。”
    “徐荣军暂时还没有动静。”
    曹操又一连接到三份军报。
    “妙才啊妙才,你真乃我的股肱之臣…………”曹操阴沉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照此形势发展下去,洛阳很快就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
    “报告!!!”
    “嗯?”
    “正南方七十里外出现军队!”
    “报告!西北方六十里外出现军队!”
    曹操脸上瞬时笼罩上一层黑气:“太快了………”
    所有人的心都开始下沉,一切都好象突然凝固了一般,只有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还有遥远的天边穿来的隐隐雷声。
    "仲德,你认为怎么办?”曹操此时的脸色反而松缓下来,居然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程昱悄悄看看曹操的脸。
    “主公,敌方援军提前抵达,必然十分疲劳且立足未稳,我军胜机依然很大;倘若现在退兵给敌人以喘息之机,他日非但再无法觅得今日这样的良机,还有可能遭到疯狂的反噬。我军现在集中兵力攻击牛、徐的军队,尽快夺取洛阳城,敌方援军急行而来,无攻城之力,无围城之粮,必退。”
    曹操脸上依然挂着摸不透的神情。
    所有人都忐忑不安的望着这位被称为奸雄的领袖。他的仪容宛若天神,他的内心宛若魔王。
    他举起了他的右手。
    “继续进攻!!”曹操向着苍穹怒吼,“乌合之众,不足为惧!!”
    他的吼声,压过天边的远雷。
    他的军队,如同闪电劈开天空一般撕裂大地。
    夏侯惇面对的是一个恐怖的对手。
    一个天下没有人愿意面对的对手。
    在灰色的天幕之下,可以看见地狱一般黑暗的乌云。
    貌似平静的乌云下暗流涌动,仿佛可以听见恶魔咆哮的声音,如同一个破坏力惊人的黑洞,随时都会疯狂的吞噬一切生命。这是一群地狱里的恶鬼。
    这群恶鬼簇拥着一团妖冶的火焰,崇敬而又畏惧,不敢太过于靠近,只有围绕在它身边用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声音低低嘶吼。这是一团地狱里最妖冶的火焰。
    火焰上有一个天神一般的人,真正的威慑力都从他的身上发出。夜一样漆黑的甲胄里裹着为战斗而生的身体,漠然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狂热的心。这是地狱里的真正主宰。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他身边的是高顺、张辽所率领的四万铁骑。
    董卓部下真正的精锐。
    夏侯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带领着一万轻骑。一万他爱之若子的子弟兵。
    现在,他就要率领这一万人与可怕的吕布军对决。
    胜负,已经不再是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样简单,还关系到这场战役的结果,关系到主公的荣耀,关系到所有人的未来。
    “全军前进——————”
    夏侯惇的声音依然高亢,可是所有的士兵都从他们主帅的叫喊声中听出了一种莫名的悲壮,这悲壮象烈酒一般侵入他们的血液、他们的骨髓,让他们热血沸腾!
    “报告!夏侯惇将军已经陷入和吕布军的苦战之中!”
    “主公,请速分兵救援!”程昱急切的请求曹操,“元让将军是我军的主力,不可不救!”
    曹操冷冷的对着天空沉吟。
    “不救。”过了良久曹操吐出了两个令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的字。
    “!!!”
    “元让可以拖住董卓军,让我们可以放手攻城。只要我们速速攻破城池。那时侯董卓军士气全无,再救不迟。”
    “可是那是吕布啊,董卓军的王牌!”
    曹操居然微微一笑:“仲德啊,不要忘了…………”曹操原本冷冷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热切起来,“………元让也是我们的军神啊。”
    董卓的铁骑兵就在眼前。
    夏侯惇仿佛已经看到了吕布那不可一世的目光——他兴奋得全身的毛孔中都快要喷出如火的战意;手中的铁枪似乎也受到这战意的感召,象一条被锁链困住的神龙一般拼命的挣扎着要飞上天际,用无边的红莲之火来烧尽一切地狱的恶鬼!
    夏侯惇的一万骑兵宛如侵吞陆地的海啸一般向吕布军突击过去。
    “吕布的铁骑吗?不败的神话吗?…………”
    夏侯惇就是操纵这海啸的龙王。
    “…………神话终究有被打破的时候…………”
    他就象龙王喷吐火焰一样挥舞着手中的铁枪。
    “………今天,这时候已经到来!!”
    天下无敌的凉州铁骑似乎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使用这种置生死于度外的战法。
    也根本没有想到,这支不要命的军队居然有如此惊人的破坏力。
    魔鬼,被龙的火焰灼烧得撕心裂肺的惨叫,被神的权仗驱赶得四散奔逃。
    但是吕布如同岩石一样岿然不动。
    任何攻击对他来说都不过是轻风拂过。
    他相信自己的军队不会这么容易被击潰———正如同魔鬼永远不会消失一样。
    凉州铁骑从开始的混乱慢慢冷静了下来,逐渐形成了无数个包围圈,将夏侯惇的部队分割成了许多孤立无援的小队。
    这就是董卓的王牌军、吕布率领的铁骑的可怕之处:他可以在刹那间从死亡变成永生,如同魔鬼诱惑世人一样逐步侵蚀你的生命和灵魂。
    夏侯惇看见了远远的一阵阵狼烟。
    “什么?主公不来救援?”偏将的声音显得惶急无助,“将军,怎么办?”
    夏侯惇却笑了,那是充满感激和激动的笑:“主公,我知道我的职责了。”他向东方微微一拜,“我夏侯元让绝不辜负主公你对我的重托!”
    “将所有的旗号都举起来!”他的声音盖过了士兵的喊杀,“我的旗帜一定会高高的树立在洛阳城顶,夏侯的军队绝不能留下失败的污名!”
    他也将他那咆哮的铁枪高高举起。
    “车悬!!”
    夏侯惇的这声呼啸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
    凉州兵并不了解这两个字究竟有什么意义————但是很快,他们就已经感觉到了。
    本已经被压制的夏侯惇军队开始发出低沉的咆哮。
    如果刚才他们是一座被大雪覆盖的死火山的话,那现在他们已经苏醒。炽热的岩浆在地底飞溅,寻找一个可以让他们喷涌而出的裂缝。
    凉州铁骑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连吕布也有点不寒而栗。
    究竟是什么让天下无敌的军队首次有了害怕的感觉?难道就是夏侯惇吼出的那两个字?难道就是那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夏侯惇在冷笑。因为他知道,真正的战斗已经开始。
    黑压压的乌云被一道闪电劈得支离破碎———这道闪电是操纵火焰的神明,他挥舞着炎龙在天际御风而行,现在,他要解救被囚禁的子孙,他要为岩浆的自由屠戮恶灵!
    无人可以阻挡夏侯惇的马蹄,他踏出了一条将凉州铁骑送回地狱的道路,夏侯军团沿着这条路,开始形成了一个火焰的龙卷风,每个人都仿佛变成了噬食恶鬼的天夜叉,踏着华丽的舞步,将污染世界的邪灵绞杀!
    吕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引以为傲的军队几乎还没有开始战斗,就已经被彻底的击溃。
    平原上被鲜血和尸体覆盖,垂死的恶鬼凄厉的哀号刺穿了他的耳膜,让他高贵的头低低垂下,让他骄傲的心沉入黑暗的深渊。漫天的血雾告诉了他一个冷酷的现实————
    ————战败了。
    恶魔败给了神灵,乌云败给了火焰,铁骑败给了轻骑。
    一个战神败给了另一个战神。
    洛阳城外的营盘。
    董卓军里传递着一个绝望的消息:吕布战败了。
    神话被击破的打击,使他们已经无法再抵挡夏侯渊和曹操的猛攻。
    另一方向的援军,在被程昱的疑兵之计迷惑的晕头转向的同时,也知道了这个足以让一切人崩溃的事实:吕布战败了。
    除了退兵,他们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十条被抽去了勇气的豺狼,也无法抵抗一只猛虎。
    夏侯惇喘息着拭去头上的鲜血。
    即使他的精神是无敌的战神,但是他的身体还是人的身体。伤痛和疲惫正一点一点剥夺他的体力。
    可是战斗还没有结束。
    虽然吕布的两万铁骑已经溃败,但是高顺和张辽的部队还在后面冷冷观望。
    一万轻骑已经创造了奇迹——两万铁骑被踩在了脚下。
    但是以现在的不足五千人是否还能够抵挡对方的三万铁骑?
    夏侯惇又笑了。
    透过眼前的一片血红,他看见了一个没有战乱的世界,而这个世界,正是曹操无数次对他描述过的理想。一个真正的男人的理想。
    现在,这个男人把希望托付给了他…………
    “冲锋—————”
    他的声音高亢而悲怆。
    一场更加惨烈的战斗开始了。
    绝望的战力差。疲惫不堪的四千对装备精良的三万。
    张辽和高顺也都是绝世名将,吕布败退,几乎没有对这三万铁骑形成任何精神上的打击,他们冷酷得如同行尸走肉。
    神,也无法改变这战局。
    夏侯惇悲哀的看着与他出生入死的伙伴一个又一个的消失在眼前。
    他座下的马已经重伤,手中的炎龙枪已经暗淡,佩刀已断,羽箭已尽。
    而面前的敌人已经步步逼近,他仿佛可以听到他们残忍的呼吸声。
    ”将军,”副将的脸已经被血模糊得认不出了,“现在怎么办?”
    夏侯惇平静的看着已经抽出了剑的副将:“你想自刎吗?”
    “对!我宁死也不愿落进他们手里!”
    夏侯惇再次笑了:“如果我命令你:‘不可以’呢?”
    “!!!”
    “因为我不可以死。”他的眼睛望着东方的天空,“从我见到主公的那一天起,我的生命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了。”
    夏侯惇扔下了手中的武器:“我的生命是为了主公、是为了主公的理想而存在的。主公的理想一天不实现,我就一天不能结束自己的生命———即使接受任何屈辱,我也在所不惜。主公的嘱托,我还没有完成啊…………”
    “下马!”他用他已经嘶哑的声音向剩下的十几个部下喝令。
    “投降…………”
    突然间,惊天动地的一声炮响将肃杀的气氛打破。
    夏侯惇心头一阵狂喜。
    他知道他的努力已经成功。
    远远的,可以看见洛阳城上曹操的旗帜在飞扬。
    凉州铁骑开始手足无措————如果说他们刚才还是凭借最后的战意勉力支撑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唯一的希望火种也被扑灭。洛阳已经失守,已经没有据点可以再次反击。
    一支部队没有了意志,那他就什么也不是。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凉州骑现在一片死寂。危险的恶鬼们现在变成了无助的生物。
    这时,一面大旗和一个人出现在了董卓军的后方。
    他的气势似乎远远超过了他所率领的近万名如同疯虎的骑兵。
    他挥舞着狂风一样的长刀,无数敌人的勇气被刀劈得销声匿迹,无数敌人的魂魄被风吹得灰飞烟灭。
    他在狂呼:“大哥,妙才来了!”
    他的旗帜上镌刻着和击破吕布神话的人的旗帜上一样的两个大字:
    夏侯。
    夏侯惇微笑着看着这阵狂风一直刮到自己身边。
    “大哥,你没事吧?主公已经占领了洛阳,我们终于成功了!主公说这场胜利最大的功臣就是你啊……”
    夏侯惇静静的听着。他看见这个猛虎一样的男人竟然已经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他轻轻的对着这个泪流满面的望着自己的弟弟说:
    “我没有丢脸吧?”
    高顺和张辽再也无法阻止部队的溃退。
    他们离开时,目光望着已经残破的夏侯军旗,眼里充满火热的战意和败北的愤怒————也许,还有一丝钦佩吧?(游戏背景:三国志八)(アカイ/文)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