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褚-正文-雄霸三国之武将争锋-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许褚

    许褚,三国时魏国名将。字仲康,沛国谯(今安徽亳县)人。在曹操宛城战张绣时,因屡建战功,赐关内侯。后与马超大战于潼关,威名大振。因勇猛知名,军中外号“虎痴”。曹丕称帝时,封万岁亭侯,升为武卫将军,总督中军禁兵。曹睿即位后,又进封许褚为牟分侯。许褚病死后,被追赠为壮侯。
    许褚,字仲康,谯国谯县人,身材高大,腰围粗壮,力大曾倒拽两头牛。
    继典韦成为曹操侍卫队长,并常担任先锋突击队,任劳任怨,不顾危险,军中有「虎痴」之誉。
    个性谨慎少言,对曹操甚为忠诚,曹操去世时,许褚大声哭号以至於呕血,闻者无不伤心。
    官至武卫将军,卒諡壮侯。
    许褚字仲康,谯国谯人也。长八尺余,腰大十围,容貌雄毅,勇力绝人。汉末,聚少年及宗族数千家,共坚壁以御寇。时汝南葛陂贼万余人攻褚壁,褚众不少敌,力战疲极。兵矢尽,乃令壁中男女,聚治石如杆斗者置四隅。褚飞石掷之,所值皆摧碎。贼不敢进。粮乏,伪与贼和,以牛与贼易食,贼来取牛,牛辄奔还。褚乃出陈前,一手逆曳牛尾,行百余步。贼众惊,遂不敢取牛而走。由是淮、汝、陈、梁间,闻皆畏惮之。
    太祖徇淮、汝褚以众归太祖。太祖见而壮之,曰:“此吾樊哙也。”即日拜都尉,引入宿卫。诸从褚侠客,皆以为虎士。从征张绣,先登,斩首万计,迁校尉。从讨袁绍于官渡。时常从士徐他等谋为逆,以褚常侍左右,惮之不敢发。伺褚休下日,他等怀刀入。褚至下舍心动,即还侍。他等不知,入帐见褚,大惊愕。他色变,褚觉之,即击杀他等。太祖益亲信之,出入同行,不离左右。从围邺,力战有功,赐爵关内侯。从讨韩遂、马超于潼关。太祖将北渡,临济河,先渡兵,独与褚及虎士百余人留南岸断后。超将步骑万余人,来奔太祖军,矢下如雨。褚白太祖,贼来多,今兵渡已尽,宜去,乃扶太祖上船。贼战急,军争济,船重欲没。褚斩攀船者,左手举马鞍蔽太祖。船工为流矢所中死,褚右手并泝船,仅乃得渡。是日,微褚几危。其后太祖与遂、超等单马会语,左右皆不得从,唯将褚。超负其力,阴欲前突太祖,素闻褚勇,疑从骑是褚。乃问太祖曰:“公有虎侯者安在?”太祖顾指褚,褚瞋目盼之。超不敢动,乃各罢。后数日会战,大破超等,褚身斩首级,迁武卫中郎将。武卫之号,自此始也。军中以褚力如虎而痴,故号曰虎痴;是以超问虎侯,至今天下称焉,皆谓其姓名也。
    褚性谨慎奉法,质重少言。曹仁自荆州来朝谒,太祖未出,入与褚相见于殿外。仁呼褚入便坐语,褚曰:“王将出。”便还入殿,仁意恨之。或以责褚曰:“征南宗室重臣,降意呼君,君何故辞?”褚曰:“彼虽亲重,外藩也。褚备内臣,众谈足矣,入室何私乎?”太祖闻,愈爱待之,迁中坚将军。太祖崩,褚号泣呕血。文帝践阼,进封万岁亭侯,迁武卫将军,都督中军宿卫禁兵,甚亲近焉。初,褚所将为虎士者从征伐,太祖以为皆壮士也,同日拜为将,其后以功为将军封侯者数十人,都尉、校尉百余人,皆剑客也。明帝即位,进牟乡侯,邑七百户,赐子爵一人关内侯。褚薨,谥曰壮侯。子仪嗣。褚兄定,亦以军功封为振威将军,都督徼道虎贲。太和中,帝思褚忠孝,下诏褒赞,复赐褚子孙二人爵关内侯。仪为钟会所杀。泰始初,子综嗣。
    ———————————————————
    我看许褚夺袍
    其实很明显许褚是理亏的。人家徐晃胜了,理应得袍,但许褚却非要去抢,还说的非常霸道。
    这个看法明显是误解。且看原文:[第五十六回 曹操大宴铜雀台 孔明三气周公瑾]
    <引>操传令曰:“有能射中箭垛红心者,即以锦袍赐之;如射不中,罚水一杯。”
    大家可以看到曹操所定规则是射箭垛红心,没有要求具体射法。这和他后来所说的:“孤特视公等之勇耳”是一致的,就是要大家表现一下。从曹休到夏侯渊5将都循规蹈矩没有偏离曹操订的大原则。但是徐晃的行为呢?
    <引>晃曰:“汝夺射红心,不足为异。看我单取锦袍!”拈弓搭箭,遥望柳条射去,恰好射断柳条,锦袍坠地。徐晃飞取锦袍,披于身上,骤马至台前声喏曰:“谢丞相袍!”
    其实这是很明显的取巧行为。严格说是违规操作。但是,不拘泥于条条款款本来就是曹操带兵的一大特点,所以有理由相信徐晃这一行为得到曹操的赞赏而作的秀。其他文官也是玩弄心机子的高手了,看其来也是多少有种共鸣的。然而,许褚生气是有道理的,在他看来徐晃的取巧行为是在半路抢劫后面没有出场的人的机会,并不是不讲理。
    <引>不然许褚应该早出马了吧!?
    这个看法也站不住脚。因为我们同样可以说:徐晃自己也可以一开始就耍赖直接射柳条的呀。徐晃是临机一动还是早有预谋谁也说不清,但是客观上还没有出马的武将都还有出马表演的可能性,徐晃得箭法虽高,但没有迹象说他箭法曹营第一(哪位有兴趣可以考证一下)。为什么单是许褚出来抢呢?也许是其他武将有君子成人之美之心,来抢反而让人觉得小气,比如张辽(也许当时在合肥吧,还有的仁兄会说他射黄盖是看得近了也没能要了黄盖的命,所以箭法不见的高明)。但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许褚的性格决定的。许褚不是不讲道理只是认死理罢了,说好听点叫讲原则。估计那时候和现在一样,这样的性格在工作生活中是不太逗人爱,但是很适合他的工作。
    在三国志中,许褚坚持原则对曹仁也直言不讳,这点优良品质在演义中没有得到很多专门的笔墨,但是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罗贯中塑造他的人物形象时还是有所反映,至少接近正史的说法。即许褚是个纳于言的直肠子,你看他在关羽单刀挑袍而去时对曹操说的话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来。话少而直。
    从徐晃在演义中的表现来看,他的功利色彩是比较浓的。但是他对待王子均的态度和曹仁对待李典这件事上我觉的可比性不是没有,但没有必要提到一个高度去相提并论。李典是早期追随曹操的老将,曹仁和李典的地位落差不是太大,刻意隐瞒事实很难瞒过曹操,而且也没有必要。而王平就不同了,只是一个本地出身的牙门将军,还是毛遂自荐的(估计曹操认识他只是因为他熟知本地地理,由此也可见曹操打仗行军的却是个专家,很注意信息价值,要活在现代估计微软总裁叫鼻儿阿瞒。曹仁守城也是专家,看他毒箭伤害周瑜和关羽就知道很注意军队基本建设。中原战场正规军作战使用毒箭的好像没有)。曹操对他应该不是很了解,他接近曹操的机会也不是很多,还有徐晃又是在气头上。好,你一个长期在地方工作的基层干部敢这样回答军区副司令员级别的大将,于是就很不光彩的送了员将给刘备。
    至于徐晃和许褚的关系应该就是一般的工作关系。说两人在“工作”中还是配合很默契不能说错,但是麒麟兄本身居的例子来看,似乎罗贯中意不在于此。而在于突出许褚的勇,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说他是尽职尽责的好员工吧。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