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武力点评(27) -- 诈败(2)-正文-三国武力点评-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三国武力点评(27) -- 诈败(2)

    战例4 / 战例5
    孔明令魏延带五百哨马先行,张飞第二,玄德后队,望葭萌关进发。魏延哨马先到关下,正遇杨柏。魏延与杨柏交战,不十合,杨柏败走。魏延要夺张飞头功,乘势赶去。前面一军摆开,为首乃是马岱。魏延只道是马超,舞刀跃马迎之。与岱战不十合,岱败走。延赶去,被岱回身一箭,中了魏延左臂。延急回马走。(65回)
    分析:杨柏之败是真败,非诈败;但马岱之败则颇费思量。
    有朋友认为,马岱之败是诈败,他们的道理是这样的:由於诈败一方必伏有后续攻击手段 -- 或针对敌将个人 (如突施暗箭/必杀计),或针对敌军 (如伏兵),而马岱败走之后确实暗伏后续攻击手段,因此马岱此败应属诈败。
    煮酒以为似有不妥。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其他暗伏后续攻击手段的战例,就可看出问题来:
    “斗至五十余合,庞德拨回马,拖刀而走。”(74回)
    --- 这是关庞次日之战,此处原文用的是“拨回马,拖刀而走”,而不是马岱此处的“败走”,我们只能判定:庞德“走”之前与马岱“走”之前的交锋态势是有所不同的,庞德未露败相,而马岱或者已露败相或者形势不妙。
    另外,从庞德、马岱各自的对手的反应,我们也可以得出相同的推测结论。庞德一走,关羽马上认定对方要使拖刀计,虽然最终庞德没用拖刀而用了箭,但关羽显然认为庞德是未败而走、此走有诈,而且关平也同样看出了这一点,由此我们可以判定:庞德走前未露败相。而魏延面对马岱之走却丝毫没有怀疑其中有诈,按常理推之,魏延显然认为马岱之走是正常的,没什么可疑的,因此可以判定,马岱走前的单挑局势已对他不利。
    先不忙下结论,我们再来看看战例6。
    战例6
    飞喝马岱曰:“汝是何人?先通姓名,然后厮杀?”马岱曰:“吾乃西凉马岱是也。”张飞曰:“你原来不是马超,快回去!非吾对手!只令马超那厮自来,说道燕人张飞在此!”马岱大怒曰:“汝焉敢小觑我!”挺枪跃马,直取张飞。战不十合,马岱败走。张飞欲待追赶...... (65)
    按照上面的分析,此处马岱之“败走”不应属於纯粹的诈败。不过这里有个很耐人寻味的细节:公认张飞攻击能力高于魏延,可这个马岱跟魏延是战不十合就败走,对张飞同样是战不十合而败走,怎么这马岱的防守能力有弹性啊?遇弱不强、遇强不弱?
    煮酒以为,马岱对魏延、张飞两战,都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应该比夏侯敦之败于温侯、徐晃之败于颜良有更大回旋余地,甚至比李典对赵云那场“料敌不过”而提前败走还有余地。此两战都属於“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的意思,马岱发现对方比自己武力高,虽然自己要硬撑的话也可以撑个三四十合的,但马岱狡猾取巧兼不务虚名的性格特点,决定了他不会让自己陷入山穷水尽的地步再败走,而是会提前退走然后采取更安全、更有效的打击手段。对於大多数武将的败走,我们只能认为他们是到了非走不可的地步了,但对於马岱却无法做出这个判定。
    战例4/5/6的总结论:
    1 战例4 -- 只能判定为杨柏武力不及,非败不可。他与魏延的武力差距就是10合击败。
    2 战例5/6不属於纯粹的诈败,因为原文使用了“败”字。但我们无法判定马岱与魏延或张飞的武力差距就是10合击败。在这里我们只能判定:马岱武力不及张飞和魏延。但究竟相差有多悬殊或多微弱,无从知道。唯一能比较肯定的是:马岱的防守能力比杨柏要高。至於马岱的防守能力究竟能打多数分,只能根据个人感觉进行猜测。
    (当然,决定其他武将的武力数值也是猜测,只是对於马岱的猜测成分比其他武将更大一些。)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