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惇在演义中的定位-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夏侯惇在演义中的定位

    要依照演义确定某个人的武力高低,我以为应该按照作者(罗贯中)的意图去分排,书是他写的,他应该拥有绝对和完全的解释权!可惜他并没有像《隋唐演义》一样给出确切的排名,而他现在又不能说话了,我们只有从写作的角度去理解他的意思了。
    夏侯惇的第一场战斗就是面对“三国飞将”的吕布,可惜字数少到极点——布正行间,曹操一军赶上。吕布大笑曰:“不出李儒所料也!”将军马摆开。曹操出马,大叫:“逆贼!劫迁天子,流徙百姓,将欲何往?”吕布骂曰:“背主懦夫,何得妄言!”夏侯惇挺枪跃马,直取吕布。战不数合,李傕引一军,从左边杀来,操急令夏侯渊迎敌。右边喊声又起,郭汜引军杀到,操急令曹仁迎敌。三路军马,势不可当。夏侯惇抵敌吕布不住,飞马回阵。
    评论:这是曹操遇伏,危难之时,败军之际。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无疑是英雄,也是曹操的得力助手,作者会也只会安排这么一个英雄出场,因为这段是虚构的——至少这个时期是(还没有典韦、许储、张合、徐晃、张辽)。这场战斗是不公平的,第一是曹操遇见埋伏,在遭遇埋伏的时候1000的兵马足可以吃掉一万的敌人。其次,吕布是引军而上,夏侯惇挺枪而出,人数悬殊。有人说吕布也是单人匹马,这是错误的,因为书中有言“三路军马,势不可当。”由此可知,吕布是同李傕、郭汜一起冲锋的。就算是单挑,也不能说夏侯惇只和吕布打了数合,书中有言“战不数合,李傕引一军,从左边杀来,操急令夏侯渊迎敌。”这数合的时间是指夏侯与吕布交战到李傕、郭汜杀出的时间,而且李傕、郭汜并非同时杀出。这场战斗作者无疑是要确立夏侯惇在曹军中第一的位置,就如关羽之于西蜀。同时也确定夏侯渊和曹仁的地位,在这种危急时候,曹操只会先后派出二人抵敌,作者无疑是要告诉大家曹操对二人的信任。
    夏侯的接下来的一场战斗是对徐荣的,原文为:忽然喊声起处,一彪人马赶来:却是徐荣从上流渡河来追。操正慌急间,只见夏侯惇、夏侯渊引数十骑飞至,大喝:“徐荣无伤吾主!”徐荣便奔夏侯惇,惇挺枪来迎。交马数合,惇刺徐荣于马下,杀散余兵。
    评论:又是危难之时,生死攸关之际,还是夏侯惇!!!如果上次战斗对夏侯惇的地位还有争议的话,那这回罗贯中无疑是要让大家消除这种怀疑了。这次夏侯惇不仅救了曹操,还把追兵打败了,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数合斩杀敌方大将。
    第三场战斗是对张辽的:臧霸出马扌朔战。曹军内乐进出迎。两马相交,双枪齐举。战到三十余合,胜负不分。夏侯惇拍马便出助战,吕布阵上张辽截住厮杀。恼得吕布性起,挺戟骤马,冲出阵来。夏侯惇、乐进皆走,吕布掩杀,曹军大败,退三四十里。布自收军。
    评论:吕布在演义中存活的时间不长,而对曹操的战斗是吕布战争生涯中的唯一重彩,作者既然要确立吕布三国第一的形象理当加以浓墨粉饰,所以这场战斗的主角是吕布,夏侯只是个陪衬,输是当然的,但作者让他输得很光彩,夏侯的战友是乐进,而吕布那边是张辽,再加个臧霸。作者在抬高了吕布的同时,也给足了夏侯面子,这也无形中证明作者对夏侯的肯定。
    第四局:夏侯惇VS桥蕤“袁术知操兵至,令大将桥蕤引兵五万作先锋。两军会于寿春界口。桥蕤当先出马,与夏侯惇战不三合,被夏侯惇搠死。术军大败,奔走回城。”
    评论:桥蕤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们不知道,虽然罗贯中给了个大将的头衔,但演义中连没有名字的大将都满天飞,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正史中并无记载桥蕤为谁所杀,演义中把这个功劳记在了夏侯的头上,或多或少也是对夏侯的一种肯定吧。
    第五场还是对吕布:曹操正慌走间,正南上一彪军到,乃夏侯惇引军来救援,截住吕布大战。斗到黄昏时分,大雨如注,各自引军分散。
    评论:罗贯中多次让夏侯与吕布碰撞,足够说明了他对夏侯的肯定与推崇。而且这次虽然不是单挑,但夏侯在并不占优势(甚至可以说是劣势)的情况下和吕布战了个平手。
    第六场战斗是夏侯演义生涯中最为精彩的一段,也是罗贯中对夏侯的充分肯定,换句话说,罗贯中用这个桥段来告诉了所有读者夏侯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即夏侯在演义中的武力排名。
    却说夏侯惇引军前进,正与高顺军相遇,便挺枪出马搦战。离顺迎敌。两马相交,战有四五十合,高顺抵敌不住,败下阵来。惇纵马追赶,顺绕阵而走。惇不舍,亦绕阵追之。阵上曹性看见,暗地拈弓搭箭,觑得亲切,一箭射去,正中夏侯惇左目。惇大叫一声,急用手拔箭,不想连眼珠拨出,乃大呼曰:“父精母血,不可弃也!”遂纳于口内啖之,仍复挺枪纵马,直取曹性。性不及提防,早被一枪搠透面门,死于马下。两边军士见者,无不骇然。
    评论:正史中并无记载夏侯啖睛之事,作者虚构了这么一段,还让夏侯在重伤的情况下杀了曹性,且“两边军士见者,无不骇然。”,两边军士的“骇然”,正是罗贯中要所有读者对夏侯的心态。虚构的当然有作者的意图,而这段作者的意图毫无疑问是要褒扬夏侯的——毛宗岗曾因为这段过于美化夏侯而对罗贯中进行了攻击。电影中的BOSS通常在无法被打败的情况下,都是眼睛被弄伤,之后遭“毒手”的,而夏侯能在这种情况下反败为胜不只是武勇可以形容的,简直可以说是恐怖!!另外,高顺的水平应该在张辽之上,网上褒扬他的大有人在,现引书中一段以做证明:“却说高顺引张辽击关公寨,吕布自击张飞寨,关、张各出迎战,玄德引兵两路接应。”高顺即使面对张飞也非不敌,只是不能取胜而已:“一队人马来到,当先一将乃是张飞。高顺出马迎敌,不能取胜。”
    第七次算不得是夏侯的战斗,权引书文如下:(吕布)不听宫言,引兵出阵,横戟大骂。许褚便出。斗二十合,不分胜负。操曰:“吕布非一人可胜。”便差典韦助战,两将夹攻;左边夏侯惇、夏侯渊,右边李典、乐进齐到,六员将共攻吕布。布遮拦不住,拨马回城。
    评论:许储刚出场,这场战斗应该说是为许储量身定做的,和吕布打了二十个回合不分胜负!至于六个打一个,并不能说只有他们六个才能打赢吕布,只能说“吕布非一人可胜。”
    第八次战斗可以说是两强的撞击——夏侯对关羽!
    次日,夏侯惇为先锋,领兵五千来搦战。关公不出,惇即使人于城下辱骂。关公大怒,引三千人马出城,与夏侯惇交战。约战十馀合,惇拨回马走。关公赶来,惇且战且走。关公约赶二十里,恐下邳有失,提兵便回。只听得一声炮响,左有徐晃,右有许褚,两队军截住去路,关公夺路而走,两边伏兵排下硬弩百张,箭如飞蝗。关公不得过,勒兵再回,徐晃、许褚接住交战。关公奋力杀退二人,引军欲回下邳,夏侯惇又截住厮杀。公战至日晚,无路可归,只得到一座土山,引兵屯于山头,权且少歇。
    评论:这是夏侯诈败,之所以让夏侯出马,除了对夏侯武力的看重以外(不仅要能与关羽战上一定回合,还要可以抵御赤兔马的快速突袭),还说明夏侯是足够机警的,就如让博望之赵云——赵云只是数合便走,夏侯打了十余合(这点不好评论,因为都是诈败)。
    第九战:还是这两个家伙!
    来使于怀中取出公文,谓夏侯惇曰:“丞相敬爱关将军忠义,恐于路关隘拦截,故遣某特赍公文,遍行诸处。”惇曰:“关某于路杀把关将士,丞相知否?”来使曰:“此却未知。”惇曰:“我只活捉他去见丞相,待丞相自放他。”关公怒曰:“吾岂惧汝耶!”拍马持刀,直取夏侯惇。惇挺枪来迎。两马相交,战不十合,忽又一骑飞至,大叫:“二将军少歇!”惇停枪问来使曰:“丞相叫擒关某乎?”
    评论:对这次战斗的解说我在另一篇帖子中已经详细叙述,有很多人(包括拥护夏侯的同志)都说我讲得太夸张,本人也有这种以为,只是我实在找不出作者特意虚构这段章节有其他意图存在的可能,也没有人提出足够有力的反驳——希望不是我写得太垃圾而没有人理睬,在下绝对欢迎有力的指正和赐教。既:过五关斩六将这段是作者为褒扬关羽的勇猛和忠义而虚构的,夏侯的武艺若不高出关羽一个档次以上不足以用“战不十合”来显示关羽的勇猛。若要显示关羽的忠义可以让关羽擒下夏侯再放了他。虽然夏侯是带了一帮人来,但从“惇挺枪来迎”、“两马相交”可以看出是单打独斗,而非以多取胜。另外从二人的话语中可以看出夏侯对关羽的轻蔑,夏侯一直说要生擒关羽,而关羽说:“吾岂惧汝耶!”夏侯在语气上占了上风。看过打架,或则打过架的人都知道,越是说我不怕你的人越是怕。艺术是来源于生活的,罗贯中虚构的这段无疑也是来源于生活的。
    还有一场同样是诱敌之战,同样有夏侯,但这次被引诱的是夏侯惇,而扮演诱饵的是赵云。虽然夏侯引关羽时“战十余合”,而赵云引夏侯是“不数合”,但因为都是诈败,并无可比性,说夏侯在关羽手下打十几个回合,而赵云只能在夏侯手下走几招都是不切实际的,即使以此来说夏侯比赵云强也是牵强的。
    综上所述:夏侯惇在演义中的定位于曹魏可说是首屈一指,于西蜀亦是难逢敌手,至少不在关羽之下,甚至可以毫不保留地说夏侯的武力高出关羽一个档次以上!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