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骑冲阵真的不该享有与正战单挑相同的权重吗?-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单骑冲阵真的不该享有与正战单挑相同的权重吗?

    作者:煮酒正熟
    笑笑的观点“武将冲阵辉煌主要靠马”,以及据此推出的观点“单骑冲阵能力所享权重应低于正战单挑”,煮酒以为都颇可商榷。
    煮酒以为,战马、武艺,是优秀武将冲阵辉煌所必不可少的两大条件;而对方缺乏殊死战意,是能成就冲阵辉煌的另一不可忽视的条件。
    没有超高的武艺,光有战马,也成就不了神勇辉煌的单骑冲阵。具体例子如神亭之战,刘繇一方只有太史、无名小将和千余军马,孙策一方则还有程普、黄盖、韩当、蒋钦、周泰等12人。假定由孙策继续缠住太史,徐盛缠住小将,则其他10将如果哪怕有一位能达到赵云的武艺、甚至赵云武艺的60%,那千余军恐怕也早被冲散了!可事实上,孙策等12骑始终被太史及千余军围攻,只办得且战且走,显然处于下风。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此战孙策方是孙策+徐盛+赵云+马超,还会让太史带着那千余军迫得且战且退吗?
    可见,超高的武艺,与拥有战马一样,也是单骑冲阵的必要条件。
    其他例子包括凌统逍遥津之单骑战,结果是身中数枪,绕河狼狈逃窜,侥幸得脱;濡须口周泰、徐盛数番冲杀之下,也是身被数枪、各带重伤。
    这几位在冲阵时也都有战马,冲阵结果却是狼狈万分、侥幸得脱,与赵云、文鸯长时间单骑冲阵之神勇绝伦,直有云霓之别!即使与马超的冲阵表现相比,也是多有不如。
    周泰、凌统、徐盛与赵云、文鸯、马超在单骑乱战方面表现出的明显差距,难道能归结于前三人无战马、后三人有战马吗?很显然,这种差距只能归结于前三人武艺不精,未臻超流。
    对方缺乏殊死战意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条件。具体例子如磐河之战,公认前三国冲阵第一人的子龙,挟枪挑麴义、击溃袁绍中军之势,面对殊死力战的数百袁绍亲军居然硬是冲突不入!!此处毛本很是替子龙粉饰了一哈,凭空让子龙“连挑数人”,罗本中的子龙则表现更让人失望,看着袁绍干瞪眼就是冲不进去而且连小卒都杀不了!(我以为罗本的处理相当精彩,体现了一种不为尊者讳的自信,因为关、赵公认是作者着意力挺的人物(看赞诗数目和内容就知),但作者却并不刻意掩饰他们的“污点战例”。毛本做这个手脚,反倒显得器局狭小了一点。)
    可见,步卒一旦拥有殊死的战意,其战力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完全不是笑笑所说的“铁蹄踏过,士兵必然非死即伤,要不就是慌忙闪避,结果被铁蹄冲开血路。”
    在这种情况下,武将即使拥有战马和超强武艺,一时之间也难有作为。(这一点其实与实战情况完全吻合,因此应该说此处演义逻辑与实战逻辑差距不大。)
    另外,罗本中还有“马步军兵前后齐搠赵云。曹军一齐拥至。”那样惊险万分的场景,可见,军卒面对单骑冲阵的武将,并不总是慌忙闪避结果被冲开血路。因此武将能冲开血路,当然要靠马,但更要靠超强的武艺(特别是防守能力,包括军器舞动速度)。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认为武将能否成就长阪和乐嘉那样的单骑战辉煌,拥有战马和拥有超强武艺这两个因素,同等重要,无法判定哪个更为关键。两者缺一不可。
    这与单挑吕布其实情况高度相似,都是战马和超强武艺两个条件必不可少。
    所以我认为,与长阪曹军(能征惯战之五千精锐铁骑),以及乐嘉魏将这样战力强悍的军阵进行长时间交锋,仍能毫发无损全身而退者,其所显示出的武艺(特别是防守能力),绝不会逊于与吕布单挑百合成平。
    --------------------
    两句闲话。custer兄转来煮酒那个蜀五虎的帖子,年深日久,许多观点已有改变。
    比如我现在将云长、子龙和孟起并列为第二,张飞虽仍列于三人之后,但差距微乎其微。
    关于云长和子龙,公认这是作者力挺的两个人物,所以我们看到两人各有若干无法以常理度之的神勇表现,比如关羽一合斩华雄、二合令文丑心怯而逃,赵云骧山、长阪、汉水之冲阵神威。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二人都曾在各自最为擅长的方面表现不尽人意 ---- 关羽20合不胜纪灵、赵云磐河冲突不入。
    我觉得两人的武艺发挥,似乎受到某种特定情景的影响,当该特定情景出现时,两人皆能表现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盖世神威,而一旦该特定情景未出现时,两人的表现就有些平庸。
    能令关羽超常发挥的特定情景,就是对方武将强悍绝伦、己方武将为之气折这样的情景,比如华雄、颜良和文丑的恣肆狂霸(当然颜良那场不是有效战例)。越是这种强硬的对手,越能令云长之战意火焰熊熊燃烧!在超强战意下,武艺自然也会超常发挥。而一旦换作能力平平的对手,云长则多少有点提不起精神来,所以武艺发挥自然也会打些折扣,比如对纪灵20合不胜,对一个并非以武艺高强著称的管亥也要数十合方能斩之。我以为云长的这种武力表现规律,恰恰与演义所刻画的云长“傲上而不忍下”之性格高度吻合:(对华雄颜良文丑) 你不是牛吗 猛吗 狂吗?大爷我还专门就收拾你这号的!(对纪灵管亥) 反正是早晚的事儿,忙神马?让你一马又何妨?
    赵云呢?能令其超常发挥的特定情景,我以为是己方的溃败,特别是主公有难,这个时候最能激发出子龙的强烈战意,其武艺则有可能超常发挥。当那种特定情景不存在时,子龙的武艺发挥往往比较平庸,或者至少无法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比如普通的两军阵前单挑,30合战平疲惫许褚,10数合无法完胜李典,还有罗本中之冲过曹营军阵(曹操事后对赵云印象不深,居然不知对方姓字名谁,只能以“此贼”相称,与后面长阪时“世之虎将也!吾若得这员大将,何愁天下不得乎?”之赞叹不可同日而语。) 特别是磐河之战中面对数百死士居然冲突不入、一愁莫展。这四种情况都不属于己方战败或主公有难的情景。而一旦出现己方战败或主公有难的情景,子龙的武艺只有用神威盖世来形容 ---- 挑高览、败张合、镇徐张、挑朱然...... 马超好像也有个能令其发挥出惊人战力的特殊情景 ----- 他家有人死于非命。
    哈哈,讲笑话啦。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