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德与黄忠的武力比较-正文-三国评论精选-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庞德与黄忠的武力比较

    作者:煮酒正熟
    许多朋友都将黄忠武力排在庞德之上。甚至还有一些朋友认为庞德武力不过就是张辽、夏侯敦那个档次的。煮酒不太赞同,因此特开此贴,为庞德张目 :-)
    首先声明:本文以罗本为据。
    其次,这里的武力,仅指军器马战武力。
    另外本文依然延用煮酒的二维武力分析方法,结合实战,从攻击和防守这两个角度,比较二人武力。
    黄忠具有分析价值的交锋战例有:
    1 百合平关羽,但己方恐有失而先鸣金;
    2 数合之内逼退冷苞,但接下来10数合却无法占到冷苞什么便宜 (此时冷苞已经稳住心神);3 40-50合无法拿下李严;
    4 对夏侯渊20余合势均力敌;
    5 对张颌20合势均力敌;
    6 对徐晃、张辽之围攻;(此战例存在严重争议)
    7 对潘璋数合战平,但潘璋料敌不过而逃
    突袭阵斩夏侯渊不属单挑,因此不予考虑。
    庞德具有分析价值的交锋战例有:
    1 以步斩骑,单人冲阵,步战保护韩遂杀透重围;2 短暂车轮战后与许褚50余合势均力敌;
    3 暴走状态下奋力战退魏延;
    4 与陈武大战并追斩之;(此战例存在争议)
    5 战关平30合势均力敌;
    6 百合平关羽,但己方恐有失而先鸣金
    粗略浏览一哈两人的重要战例,感觉是两人武力应属同一档次。
    一些朋友认为黄比庞高、甚至庞德与黄忠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我的记忆中,好像主要是这么几个论据支持:
    (1) 黄忠阵斩夏侯渊,而庞德所斩之将的重量级较逊;(2) 庞德虽战平关羽,但其时关羽臂伤未愈;(3) 庞德有个污点战例 ---- 30合居然占不到小关平任何便宜;(4) “黄忠这么老还如此厉害,如果年轻20岁,一定更厉害”的思维方式;以下就这几个看法分别反驳一哈。
    (1) 由於阵斩夏侯渊根本不是单挑,因此这个战例无法表现出黄忠军器马战的实力。与关羽斩良一样,是一个伟大而辉煌的无效战例。
    (2) 这个属於记忆有误。关羽带伤出战那个是对徐晃,对庞德之战关羽是完好无损的。
    (3) 首先这个不能算是庞德的污点战例。因为关平武力不容低估!
    其次,如果非把这个算做庞德的污点的话,那么黄忠40-50合不胜李严又该怎么算?
    为了更好地分析庞德的这个所谓“污点” 战例,有必要先对关平的武力做一个大致定位,并对关平与夏侯渊、李严等进行一个比较。
    关平在严格单挑中完胜两员曹将,在混战中以寡弱之军击溃丁奉所率众多军马。这后一个战例具有70%以上的单挑性质。可见关平的攻击力颇为不俗。
    关平在连续单挑两场并追杀20余里之后遇伏,在较为不利的情势下与徐晃30合战成势均力敌,并在得到败报的情况下可以随意杀开一条路奔回大本营。关平能在攻击型武将徐晃的大斧下战平并来去自由,显示出相当强的防守能力。
    关平与庞德30合战平这场,由於庞德是被研究对象,因此这个战例不予考虑。(统计学中的“degree of freedom” 的概念)
    夏侯渊在严格单挑中阵斩一将,在具有一定争议的交锋中擒斩2将,拖刀斩杨任。所取胜擒斩之将中,没有丁奉那个实力的人物。因此攻击力最多与关平相当。
    防守方面,夏侯渊严格单挑中最强的对手包括马超、黄忠和庞德。对马超一场交锋时间极短,就被曹操的出现所终止;而曹操之所以出来,完全是因为他认定夏侯渊不敌马超。总之,此战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又由於黄、庞二人为研究对象,因此夏侯渊与二人这两战均不予考虑。至此,夏侯渊防守能力没有得到充分的考验和表现,其防守得分最多与关平相当。
    综上,夏侯渊武力与关平相当或稍逊。
    李严除去与黄忠一战之外,再无其他战例。我们只能认为他的综合武力还在夏侯渊之下,更在关平之下。
    如果我们硬要将庞德30合不胜关平看作其污点战例的话,那么黄忠20余合不胜夏侯渊、40-50合不胜李严,就不是污点战例吗?呵呵,只怕是污点更大吧?
    这个是以罗本为据。即使以毛本为据(因为多数三国米读的都是毛本),也同样无法得出夏侯渊比关平武力高的结论。姑且按两人武力相当来算吧,那么上述结论也基本成立,即:如果我们硬要将庞德30合不胜关平看作其污点战例的话,那么黄忠20余合不胜夏侯渊、40-50合不胜李严,就不是污点战例吗?呵呵,对李严那场只怕是污点更大吧?即使有朋友坚持认为夏侯渊武力高于关平,但却依然无法绕过黄忠40-50合无法取胜李严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如果硬要指称庞德30合不胜关平是其污点战例的话,那么黄忠拥有一个更大的污点战例。
    在这一轮比较中,庞德至少不占劣势,甚至还可以占据一定优势,因为同样是无法取胜对手,黄忠的对手实力较逊(李严),且黄忠用时较长。
    (4) “黄忠这么老还如此厉害,如果年轻20岁,一定更厉害”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的问题在於:
    一,在三国演义这种半现实主义半理想主义的作品中,武将的武力未必随着年龄增大而下降。张颌、丁奉、廖化等在后期都威风八面。即使考虑到后期武将总体水平降低这个因素,也无法得出张颌、丁奉、廖化武力下降的判定来。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又有何理由认定黄忠年轻时比年老时更厉害呢?
    二,我们所关注的是出场以后的黄忠,而不是出场前的黄忠。他年轻时武力曾达到过多高的水平,我们没有兴趣、也没有任何证据来判定。如果照这种“年轻时一定更厉害”的思维来分析的话,我们又该如何定位严颜和董卓的武力呢?
    综上,这种思维方式不合理。
    以上是针对“庞不如黄” 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看法的驳论。(第1、2、4点与两本差异无关。第3点有关,但依据毛本依然无法得出庞不如黄的结论) 下面提出“庞微胜黄” 的立论。
    本文将首先以罗本为据,完成分析并推出结论,然后再比较两本差异对结论进行必要校正。
    首先分析庞德-魏延之战。
    此战魏延身处险境,在擒曹希望破灭之后,首要想法自然是如何尽快撤离险境,因此无心恋战;反观庞德,救主立功心切,自然全力施为并处於暴走状态。因此这一战的结果,庞德武力有很大通涨成份,我们不能认定庞德真的具有数合之内完胜魏延的能力。但其能在对手无心恋战的情况下迅速抢得绝对上风,攻击武力还是非常高的,尤其是瞬间武力爆发非常可怖!此战属“灰色战例”。
    再来分析黄忠-冷苞之战。
    有人以冷苞30合逼平魏延为据,来说明冷苞武力较强。我认为这个论证过程存在一个弱化因素。不错,魏延的确在30合之内没占到冷苞什么便宜,但是魏延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才开始的这场单挑呢?魏延是在率部夜间急行军2个时辰之后才与冷苞发生单挑的,有理由认为魏延在2个时辰的行军中,攻击力有所下降。吕布就是在行军50里之后马上与张飞交锋而被百合逼平的。可见,长途行军之后,武将的攻击能力似有下降。另外,魏延稍后发生的莫名其妙的马失前蹄,似乎也印证了我的推测:魏延此战的确有点疲劳作战的意思。还有一个细节也证明了魏延的疲劳作战,就是在冷苞冲出之前,魏延与其所部正在休整 ---- 如果不是行军疲惫,何须休整?
    因此,我认为冷苞此战的表现有些水份;也许在正常情况下,冷苞未必能30合逼平魏延。但此战基本还是有效战例。
    接下来是黄忠挟箭射邓贤和突然杀出之威,令冷苞在卒不及防的情况下一时招架不住而退走。这一战,冷苞处於明显吃亏状态,而黄忠的表现则有些水份。此战亦属“灰色战例”。
    再往下,冷苞稳定下来,凝神接战黄忠。这一战两人的处境较为对等,黄忠经过1个多时辰的行军,而冷苞也经过近一个时辰的交战(30合加混战),因此属於非常严格意义上的单挑。结果却是黄忠无法取胜冷苞。
    此战其实对黄忠武力判定价值不大,反倒对冷苞的武力判定具有较大价值。不过我们可以想象一哈,如果换做庞德,他会比黄忠作得更差么?我以为不会。从庞德暴走状态下迅速战退魏延的情形看,庞德也完全可以在冷苞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迅速将其战退。而且由於公认魏延武力高于冷苞,因此在这一轮攻击能力的比较中,庞德占优!
    黄忠还有一场对潘璋的单挑,也是数合之内不分胜负,但黄忠奋力恶战,也是处於暴走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潘璋料敌不过而败走。同样是暴走状态,黄忠逼退的是潘璋,而庞德逼退的是武力更高的魏延,因此还是庞德占优!
    再来分析黄忠对李严之战。
    此战为有效战例。黄忠在战后曾有“李严可擒”之语,似乎可以凭此推测出黄忠在单挑中占据上风。可惜李严再无其他交锋战绩,按照一般理解,李严并非以武力著称的人物,而黄忠对这样一个对手却居然40-50合迟迟无法取胜。这显然比庞德30合无法取胜关平的战绩更加不利。因此,在黄忠-李严之战与庞德-关平之战的比较中,依然是黄忠处於劣势,而且这个比较劣势再一次指向黄忠的攻击能力。
    黄忠在汉水劫营的军事行动中遇伏被围,遭徐晃、张颌所部围困,无法杀出重围。原文对这一战的文字描写,令我们很难判定黄忠对徐晃和张颌究竟是不是严格以一敌二,因此只好做为“灰色战例” 处理。
    庞德在渭水劫营时也遇伏被围,更糟糕的是,庞德掉进了陷阱里,并因此而失去了坐骑。但是庞德却步战单人冲阵,以步斩骑,抢得战马后保护韩遂杀出重围。
    在这一对战例中,我们可以凭直觉来比较一哈,如果将黄忠、庞德两人换个位置,我相信庞德面对徐晃、张颌的围困,不会比黄忠表现得逊色,而让黄忠在失去坐骑的情况下以步战来个单人冲阵?呵呵,我感觉非常悬。
    因此,在这一对战例比较中,黄忠依然居于劣势。当然,这个比较结果搀杂了相当的直觉成份,但武力比较这种东东,本身就少不了直觉和常理的辅助。有说服力的武评,其关键之处在於客观地、合理地运用直觉和常理。
    庞德还有两场值得一提的战例,一场是在三场短暂交锋之后与许褚50余合战平。由於此战之前曹操已起收服之意,并叮嘱众将“皆与缓斗,使其力乏”。因此不应视作有效战例。但此战例依然表现出庞德的防守能力。
    另一场是追斩陈武。由於陈武最后被斩的直接原因是被树枝挂住肢体,似乎非战之罪,此战应判无效。但从上下文看,追陈武者,唯庞德也,文中并无文字表明庞德是率军追击。而陈武在逃跑之中,大白天的居然慌乱到判断不出前方有树枝的地步,可见是相当狼狈的,比孙坚遭华雄追杀更显狼狈。从这个细节来看,显然陈武对庞德的武力是深为忌惮的,最后的回身再战,也是因为被追得走投无路才如此的。我以为,此战应判为灰色战例。
    最后,两人都曾百合战平关羽,交锋细微情形也有相似之处,都是己方恐其有失而首先鸣金。但是有几点因素对庞德不利:
    1关庞对刀时,关羽是以一镇诸侯的身份,接受曹军先锋庞德的挑战。又因为庞德此次是抬棺而来,是抱了决死之心的。由於这两方面因素,有理由认为,在处於单挑劣势时,庞德比关羽更有可能使用同归于尽的拼命打法来挽回单挑劣势。关黄对刀时,两人身份落差并不悬殊,黄忠也没有殊死恶战的念头。在这种不很对等的情形下,黄、庞对关羽战绩相同,令我们怀疑黄忠的形势更从容安全一些,而庞德则更凶险一些。
    2 关庞对刀时,关羽已是暮年,而关黄对刀时,关羽正直盛年,有一定理由认为战庞德的关羽之武力,较战黄忠之关羽微有下降。
    结论:这一对战例的比较,庞德处於劣势。
    当然,以上这两点分析以及庞德处於劣势的结论,也搀杂了相当的直觉和推测成份。
    综上,经仔细分析和比较庞、黄二人的全部战例,煮酒认为二人武力表现各有千秋,应属同一档次,但庞德优势较多,因此微胜黄忠。同时,由於有多场战例显示黄忠攻击力与庞德相比不够强悍,而庞德的防守似乎不如黄忠稳健,因此判定黄忠相对来说攻弱守强,而庞德相对来说攻强守弱。当然,这种“攻弱守强”和“攻强守弱”,都是黄、庞两人之间相对而言的。
    以上为根据罗本描写所进行的分析。在这一篇分析中,两本差异没有太大影响;如果一定要指出差异的话,就是毛本将冷苞的武力降低了(最后冷苞为魏延速擒,很象是一场单挑,而罗本则是为乱军所擒) ,这反而对黄忠更加不利。因此,以毛本为据,依然会得出庞德微胜黄忠的结论来。
    下一篇将对关平、夏侯渊等人的战例做进一步分析,以使庞、黄武力比较更趋完整和严密。
    本篇及下篇的主旨是 clearing up some dirty issues,其实就是完成对夏侯渊和关平的武力判定和比较。希望这个工作能让前两篇的驳论和立论更加严密和完整。
    本篇以毛本为据,下篇将以罗本为据。
    夏侯渊在骧山有这样一个战例:
    原来张飞去救龚都,龚都已被夏侯渊所杀;飞奋力杀退夏侯渊,迤逦赶去,却被乐进引军围住。云长路逢败军,寻踪而去 (毛本)
    由“迤逦”二字,我们可以得知,张飞和夏侯渊之战,决非只有两个人,而是各率所部进行的交锋。(迤逦有零零落落、联绵不断之意) 后文的“云长路逢败军”,更说明了张飞是带着兵马去的,同样证明了张飞、夏侯渊双方都有军马。从这个分析中,我认为无法判定这是一场严格单挑。如果硬要判定此战为单挑,那么第13回中夏侯敦引军与吕布所部的交战也是单挑了?夏侯敦在严格单挑中战平吕布?这显然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
    曹操正慌走间,正南上一彪军到,乃夏侯蔼引军来救援,截住吕布大战。斗到黄昏时分,大雨如注,各自引军分散。 (两本相同)
    当然我也不敢武断地判定张飞-夏侯渊之战一定就是两军混战。由於原文语焉不详,我只能将其视作“灰色战例”。又由於原文没有说明张飞经过多长时间才杀退夏侯渊、双方军力对比如何,因此,该“灰色战例”对武评参考价值甚微,我们最多只能得到这样一个信息,张飞攻击力很强,但是否强到足以单挑击败夏侯渊、究竟要打多少回合才能击败夏侯渊,这个都无从知道。
    最关键的是,这个灰色战例无从证明夏侯渊的防守能力。虽然张飞要“奋力”才能杀退夏侯渊,但我们却不知道夏侯渊当时是一人出战呢还是和亲随一起与张飞交锋。如果是前者,那当然可以证明夏侯渊防守不错,但如果是后者,恐怕反会证明夏侯渊防守不怎么样。这里又是一个灰色情况。由於这个战例本身就是灰色的,而此战例中的这个情况又是一个灰色情况,本来就价值微弱的战例还要再打个折扣,因此我认为此战对我们判定夏侯渊的防守能力,几乎毫无价值!
    结论:夏侯渊的防守能力究竟如何,这个战例没有价值。
    夏侯渊除与黄忠战平以外,再无与其他强劲对手交锋的有效战例来证明其防守能力。
    关平除与庞德战平以外,亦无与其他强劲对手交锋的有效战例来证明其防守能力。
    因此,对两人武力的比较,只能根据其攻击能力。这里只能认为两人防守能力相当。
    下面来看二人的攻击能力表现。
    关平击败丁奉的战例:
    饱食上马,开门出城。正遇吴将丁奉截往。被关平奋力冲杀,奉败走,廖化乘势杀出重围。 (毛本)
    从原文来看,似乎一方只有关平和廖化两人,而另一方则是丁奉以及背后不远处的大批军马;交锋双方是关平与丁奉,结果是关平要奋力冲杀才能击败丁奉,感觉比较吃力,但战斗持续时间较短。
    如果理解成关平率部与丁奉率部交战,也未尝不可。结果相同,关平所部以较短时间比较吃力地击败丁奉所部。又由於此时关羽关平所部一共只有五六百伤残败兵,而丁奉所部及其他江东人马是以逸待劳且人数众多的军马,可知,此战能有如此结果,主要是关平个人武力明显高出丁奉的因素,而不是关平所部军力高出丁奉所部军力。再考虑到关平此时已冲杀恶战一整天,在疲惫饥饿的情况下仍然能杀退丁奉,因此应判定:关平武力比丁奉高出许多!两人相差一个档次、甚至一个半档次。
    由於公认丁奉武力与于禁相当甚或略高,因此关平武力应与徐晃、周泰、张颌等列同一档次。
    又因为公认汉中杨任武力不如丁奉,而夏侯渊却30合无法胜之,由此可以判定:夏侯渊攻击不如关平强悍。
    总体上,关平军器马战武力略高于夏侯渊;两人防守能力不相上下。
    因此,如果黄忠与夏侯渊20余合战平不算黄忠的污点的话,那么庞德与关平30合战平也不能算作庞德的污点。这就是前面所有分析所要推出的结论。 下面以罗本为据进行分析:
    1 张飞-夏侯渊之战
    罗本原文是:
    原来张飞比及去救龚都,龚都已被夏侯渊所杀。飞与龚都报仇,杀散夏侯渊,迤逦赶去 (罗本)
    按照罗本,张飞杀散的显然不是夏侯渊本人,而是夏侯渊所部;而且张飞也没有“奋力”。
    罗本的描写比之毛本,更加无法证明夏侯渊在此战中的防守能力表现。
    2 关平-徐晃之战
    两阵对圆,关平出马,与徐商交锋,只三合,徐商大败而走;吕建出战,五六合亦败走。关平乘势追杀二十余里。蜀军忽报城中火起。平乃勒兵回救偃城。正撞一支军摆开。徐晃立马在大旗下,高叫曰:“关平贤侄,好不知死!汝荆州已被东吴夺了,犹然在此狂为!”平大怒,纵马轮刀,直取徐晃。战至三十合,三军喊叫:“偃城中火光!”平不敢恋战,杀条大路,径奔四冢寨来。 (罗本)
    关平是在连续两场单挑并追杀20余里,又得到败报的情况下,才与以逸待劳、神完气足的徐晃交锋30合的。能在体能受损且战况不利的情况下与徐晃这种攻击型猛将30合势均力敌,而且还能随意出入想走就走,关平的武力根本不是徐晃能奈何得了的!从这个战例也可以看出,关平基本上与徐晃是一个档次的人物。夏侯渊行吗?我看够呛~~~(此处罗本原文,悉数来自langya.com辽东管宁,评论部分也基本上取自辽东管宁。)
    3 关平-丁奉之战
    以下全文引自辽东管宁兄原文:
    饱食上马,开门出城。正遇吴将丁奉截往。被关平冲杀一陈,奉大败,廖化乘势杀出重围。投上庸去了。关平入城,坚守不出。 (罗本)
    评:
    在这一次里,丁奉的败退是跑不掉了,可毛本是关平“奋力冲杀,奉败走”,好象是关平要拼命打,丁奉才跑了,反观罗本,关平“冲杀一陈,奉大败”,可见关平只是随手一打,丁奉就落个狼狈而逃的下场。
    虽只几字之差,毛本把关平的武力降低了,还给丁奉一点面子。从罗本看,就知道关平的武力是可随手把丁奉这号料打得一塌糊涂的。
    ---- 辽东管宁
    酒评:罗本中的关平比毛本更强,而罗本中的夏侯渊却与毛本并无大异。根据罗本,关平较夏侯渊的武力优势更加明显,而且关平的防守能力比夏侯渊经受了更严峻的考验。同理,庞德30合无法取胜关平,决非其污点。
    --------------
    注:
    所谓“污点”战例,应该是一个相对概念。只有在比较两人或多人武力时,这个概念才具有意义。比如在比较庞德和黄忠的武力时,如果你说某某战例是庞德污点战例,那么你实际的意思是:黄忠在类似对手类似情景下比庞德表现得好。如果你无法证明黄忠表现更好,那么庞德的所谓“污点战例”的说法就无法成立。
    还有朋友说,黄忠20余合不胜夏侯渊,和庞德30合不胜关平,都是污点战例。这种说法,在比较庞、黄武力时就没什么意义,但在拿庞、黄与其他武将相比时,就是有意义的,比如与关羽、马超、赵云相比,黄忠20余合不胜夏侯渊,就可以被视作污点战例 (因为关赵马分别速胜比夏侯渊武力高或相当的华雄和张颌)。
    一句话,“污点”战例是一个相对概念。在我们使用时,一定不要忘记我们心中隐含的比较对象是谁。如果跟黄忠相比,庞德30合不胜关平,就决不应被视作什么“污点”战例。
    本贴是针对一些反对意见的回复。以下讨论全部以毛本为据。
    1 对迤逦一词的理解,我同意D君的“曲折连绵” 的说法。感谢D君指出煮酒将其仅理解为“连绵” 的问题。
    关平战徐盛之前曾饱餐战饭,这个细节也是煮酒读书不细而致疏漏。也感谢D君指正。
    不过这两个地方并不影响煮酒前文的分析,具体见下。
    2 吕布-夏侯敦濮阳之战
    D君认为,这场是“夏侯敦率军士合战吕布,清清楚楚”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是不是这样。
    原文:典韦杀散敌军,救出曹操。众将随后也到,寻路归寨。看看天色傍晚,背后喊声起处,吕布骤马提戟赶来,大叫:“操贼休走!”此时人困马乏,大家面面相觑,各欲逃生。。。。曹操正慌走间,正南上一彪军到,乃夏侯蔼引军来救援,截住吕布大战。斗到黄昏时分,大雨如注,各自引军分散。
    如果此战真如D君所言,是夏侯率军士合战吕布,那么D君如何解释如下两个问题呢:
    (1) 曹操当时身边众将都在,虽然疲惫不堪,但面对只身赶来的吕布,再怎么样也不至於连打都不打就要“面面相觑,各欲逃生” 吧?多员骁勇善战的名将,居然面对吕布一人,连打一打、拖一拖时间的勇气都没有?我觉得实在很难理解。
    (2) 最关键的是后文明确交待“(吕布、夏侯)各自引军分散”
    如果真如D君说的是夏侯率军士合战吕布一人,那吕布那个引军分散又该怎么解释呢?
    不要告诉我:夏侯开始率军合战吕布一人,后来吕布军马上来才展开混战的哟。这种原文没有的情节,我们最好不要自己编出来。再说,如果合战时间很短(数分钟 =数合),而混战时间很长,那么当然应该判此战为混战。
    结论:此战为两军混战。
    3 张飞-夏侯渊之战
    我的看法很简单,张飞并非孤身一人去救龚都的,而夏侯渊杀龚都并击溃其所部,也决不可能是一人之功,那么此后的张飞与夏侯渊的碰面,必然是与各自所部在一起的。由於原文没有使用任何单挑特征性词语,因此无法判定此战为单挑。
    吕布、夏侯敦那场也是两人各率所部,且交锋中没有任何单挑特征性词语,我们根据原文的“各自引军分散” ,得以判定此战为混战。既然如此,张飞-夏侯渊之战也无法判为单挑。
    我将此战视作“灰色战例” ,即:无法排除单挑的可能,但也无法判定一定是单挑。
    由於无法确定是单挑,那么D君根据张飞奋力战退夏侯渊来得出夏侯渊虽败犹荣、防守能力强的结论,就是缺乏说服力的。
    我认为这个战例对於“张飞武力高” 这个判定还是有一定支持作用的,因为存在较大可能夏侯渊所部战力比张飞所部战力高、要战退夏侯渊所部主要依靠张飞个人武力这个情况。
    但却无法得出夏侯渊防守能力强的结论。这个结论只有在你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一场单挑的情况下才可以得出。
    可惜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一场单挑。既然吕布-夏侯敦那场是混战,那么这一场同样有可能是混战,你无法排除混战的可能。
    结论:此战不支持夏侯渊防守能力强的说法。
    3 庞德-魏延之战
    我认为此战,魏延是孤军犯险,深入到曹军中心地带企图一举擒获曹操。因此魏延此时应该是典型的“得手就溜,不得手也得赶快溜”的心理。所以说魏延孤军犯险、身处险境,是没什么问题的。不知D君为何不同意。
    另外,D君反对我说魏延擒曹希望破灭于庞德出现的说法,D君自己的理解是:魏延擒曹希望破灭于为庞德战退之后。对此我有不同看法。
    魏延此前曾与庞德短暂交锋,应该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战胜对方的。而且本身就孤悬敌境,随时都可能有大股曹军出现将魏延孤军围歼的可能,打长了对魏延绝对是凶多吉少,因此庞德刚一出现,魏延就明白擒曹已无可能了,而无须等到被魏延战退。所以我说“魏延擒曹希望破灭于庞德出现” 。
    个人觉得,这个环节究竟该如何理解对武评关系不大,不知D君为何要抓住这个地方表示反对?当然,偶欢迎您提反对意见,只是觉得如果能针对武力方面的不同看法提出反对意见,更好一些。
    4 关平击败丁奉之战
    D君坚持将此战理解成一方是关平/廖化、另一方是丁奉及较远处的江东军马,那么好,就按照这个理解吧。由於参战者始终是关平和丁奉,那么此战当判为严格单挑了吧?这也就是说,关平在严格单挑用了不长的时间,奋力击败了丁奉。
    按照通常的理解,只要是在短时间内击败的战例,则说明双方武力至少相差一个档次,因为象张飞、张颌这种相差一个档次的对手也能打四五十合不分胜负呢。关平既然能快速击败丁奉,我说两人相差一个或一个半档次有什么不对吗?D君认为两人有可能是一个档次的,那么你能否举出另一个这样的例子,即公认两人同属一个档次,一方速胜另一方?
    5 关于武力爆发或超常发挥
    D君言:因为庞胜魏爆发多少难以确认,即俗话是120%呢,还是150%呢,还是200%呢,用公认魏延武力高于冷苞,不能得出庞德占优。
    煮酒答:如果照D君这个说法,那么许多情况都会陷入不可知论。
    我认为,比较现实可行的分析,只能将状态简化成三种:正常发挥(如太史慈-张辽之战、关黄对刀) ,超常发挥(关羽秒斩华雄) ,发挥不佳(关羽30合无法取胜纪灵) 。而完全不必再去辛苦地猜测超常了120%还是150%。
    同样处於超常状态,黄忠逼走的是潘璋,而庞德逼走的是武力比潘璋明显更高的魏延,因此在这个比较方面,庞德的攻击得高分。
    6 关于关黄对刀
    我现在比较同意这样的看法:即,在关羽眼里,黄忠的确是靠常规马战不可战胜的。所以关羽才要用拖刀。因此,关黄之战表面上谁攻势多一点,意义不大,不能据此就说关羽真的占优势。
    单以对关羽的单挑来看,显然黄忠比庞德得分高。
    7 黄忠、庞德的武力比较
    由於黄忠在与关羽首日交锋中的完美防守表现明显超越了庞德,(从前我认为他是占微弱劣势的) 因此我现在只好将两人武力视作完全相同。其中庞德攻击更出色,黄忠防守更稳健。
    虎牢吕布 * 磐河文丑 * 白马颜良 * 渭水马超(演义)
    [ 作者:煮酒正熟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169 | 更新时间:2005-3-12 | 文章录入:眼镜 ]
    我们平时从事一些技巧性强的体育活动时,比如乒乓、网球、羽毛球等等,常常会有这样的经验,就是,如果开始几下打顺了,马上手感(敏捷度、准确度)和自信心都达到极盛状态,接下来是怎么打怎么有,就连平时难度较大一直做不好的一些技术动作,这个时候居然也能做出来!
    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个人项目里,足蓝排三大球也是如此,比如80年代中国女排比赛时,教练常有“千万不能让古巴队打疯了”的说法。许多有经验的教练,在场面落后的情况下紧急叫停或要求换人,其实并非真有新战术要向队员贯彻或者真有必要换人,而是希望借助比赛中断来终止或减弱对方的“疯劲儿”。(足球比赛的一般做法是场上有经验的队员大脚把球开出界)
    一般情况下,这种“打疯了”的现象,多出现在自己一方场面主动有利的情况下。
    我发现三国演义里的马战交锋情景也暗合这种规律,就是武将在先胜一两场单挑之后,往往在后面的马战中会表现出极其惊人的武力来。标题里的那四场战事,应该算是这方面的代表人物和战例了。
    先看温侯。
    吕布挟连胜两阵之威,搦战八路诸侯,在对方无人出战的情况下,直扑名扬塞北的“白马将军”公孙瓒,不两合即完胜公孙。这令吕布的自信和武力状态达到极盛,在接下来对张飞的单挑中,吕布在不长的时间里,将张飞逼得矛法散乱、败相初显!
    什么人能让堂堂三爷在不长的时间里如此狼狈?我看这不是人能做出来的。
    虎牢吕布,就是一尊战神!
    磐河文丑。
    还是这位白马将军公孙瓒。当其10数合不敌文丑落荒败走之后,再次令敌人找到怎么打怎么有的感觉 ----- 文丑“飞马径入中军,如入无人之境,往来在阵中追赶。
    瓒手下健将四员齐战;被文丑一枪刺一将下马,三将奔走。”想那公孙,世居边北,麾下将士,多为马军,常年与胡奴交锋,战力不可谓不强,不意今日遭文丑如此蹂躏!
    磐河文丑,何其凶悍骁勇!河北名将,谁敢直撄其锋!
    (子龙叫一声:“我!” 俺喜欢子龙,所以这里给他加一句台词)
    再看颜良。
    白马坡前速斩宋宪、魏续,连胜之下,状态奇勇,20合完胜大斧徐晃!攻击之强悍,岂许褚之伦可及?
    白马颜良,已经强悍到不相信会有人敢於出马应战的程度了。所以他死了。
    渭水马超。
    神威将军怀父弟血仇、挟西凉锐勇,渭水河畔,白马长枪,8-9合击溃于禁之后,居然以3合速败河间张颌!复奋神威枪挑李通、率亲军驱散虎豹骁骑直扑曹操中军!
    渭水马超,温侯复生!
    ------------------
    注1:演义中四大惊人单挑战例,上面就占了三个,分别是吕布平欺张飞、颜良完胜徐晃,和马超速败张颌。(还有一场是关羽一合斩华雄。)
    注2:以上全部以罗本(嘉靖元年本)为据。罗本比网上能找到的毛本要精彩且合理真实许多。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