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逐鹿中原-卷二 玄龙幻剑-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二 玄龙幻剑
第七章 逐鹿中原

    就在赵子龙相助师门化解一场潜伏的武林浩劫的同一时间,三分天下的大机大势,也正在急剧的演行。
    袁绍自从于汉献帝建安四年的三月击灭幽州的辽东自马将军公孙赞之后,因为消除了后顾之忧,在河北的翼州一带又有山河之固,迸可以攻,退可以守,在战略形势上占据有利位置。
    曹操在击败袁绍、张肃,消灭吕布后,他的地盘扩大了。
    但衮、豫两州是四战之地,亦即四面强敌环伺,四面受敌,又无山河可固守,即将到来的作战,被人抢占先机发动进攻,战略形势十分不利。
    而人力物力方面,袁绍的翼州本来是富足之地,素有“带甲十万、粮支十年”的美称。不过,由于袁绍连年与幽州公孙赞征战,虽然取胜,但自身的实力亦受到严重的摧残,己到百姓疲惫、仓库无粮的可怕地步。
    曹操方面,虽然因他的屯田策略,对其实力有所发展,但由于地处四战之地,所受的战争摧残,比袁绍的河北也不遑多让,因此整体的人力物力,曹操弱于袁绍。
    而双方的军事力量上,袁绍的军队有八十万之众,部队的装备有步兵用的坚铠万具,马匹的铠具有三百具,但军队经连年征战,已十分疲困,加上军队将领内部不和,不听号令,其实力大打折扣。
    而曹操所统的军力,只有三万余众,部队装备也只有步兵坚铠二十具,马匹铠甲不到十具,其装备比起袁绍的军队,不知差了多少倍。但曹操的军队上下齐心,纪律也比袁绍的军队好,更有保卫天子作号召,军心因而十分昂扬振奋,比之袁绍的军心厌战,显然又强多了。
    早在十八路诸侯结盟讨伐董卓时,袁绍便傲然的对曹操说:“我要南面据守黄河,北面控制燕代,然后率领大河以北的将士,南下以争天下。”
    曹操深知,袁绍这一次南下进攻,是实践他当年雄图中原、进取天下的野心大志来了,而袁绍的所谓“讨伐挟天子国贼”之言,不过是一个藉口而矣,因此曹操知道,他与袁绍的这一场决定生死的恶战,已不可避免了。
    当时,袁绍南下进攻曹操的战略部署分为六部分。
    其一,留第三子袁尚镇守翼州,次子袁熙镇守曲州,外甥高千镇守并州,别驾王修镇守青州。
    其二,军师审配,主持后方留守,运输粮草接应前方部队。
    其三,集中主力十万由袁绍亲统,直扑黎阳、许昌等曹操的命脉之地。
    其四,重整军队编制,解除反对南征的将领兵权,改作后军,随后接应,目标仍然是许昌。
    其五,前锋部队猛将颜良、文丑统率,直捣许昌。
    其六,派人联络南阳的张肃、荆州的刘表,以作外围援应。其中占据了徐州的刘备,则派人送联合作战的通知令。
    袁绍统领大军,从翼州南下,至曹操的豫州许昌之间,相距约五百里。
    进攻曹操的路线有三,其一是最近、最直接的一条,即黎阳、白马、阳武、官渡,直插许昌。其二则存左面的官渡以西,取道修武,渡过孟津,直趋阳城、叶县,以进击许昌的背后。
    其三则为从右路的官渡以东,取道衮州,沿济水至定陶,直趋雎阳、陈县、郾城,攻袭曹操的后方。
    袁绍拥有精兵主力十万,又处于主动进攻、外围作战,后方巩固的有利态势。如果兵分三路,从三面向曹操作分进合击,则曹操的三万兵力,必定被逼分兵接战,兵力更弱,极难支持久战。
    但袁绍却过于自大狂妄,欲以泰山压顶之势,集中一路,十万大军直扑官渡南面的许昌,这便犯了急攻冒进的兵家大忌了。
    曹操方面,投奔许都的大名士孔融,先就心惶,他向曹操进言道:“袁绍地广兵强,田丰、许攸皆一代谋士,颜良、文丑为勇将,恐怕此战难于克敌。”
    曹操最得力的谋士荀彧却反驳孔融道:“不然,田丰刚而傲上,难为袁绍相容,许攸含鄙枉法,不久必自毙,后方留守审配专横无谋,逢纪刚愎自用,上述诸人各怀异心,必生内哄,而颜良、文丑二人,匹夫之勇而已,运谋必可擒杀,何足畏惧。”
    曹操亦断然的道:“袁绍野心雄大,却才智浅薄;外表强悍,内里胆怯;其性情猜忌刻薄,将士离心:其军虽多,指挥不当,将士骄傲,军令不从,何足道哉?袁绍虽坐拥翼、并、青、幽四州之地,地广粮多,但这一切不久即为我所有,不足怯惧。”曹操深知与袁绍此战已势不可免,不是己死,便是他亡了!
    曹操决心以战求存。他颜然决断,抢占先机,先行攻陷徐州,消灭刘备这根插在他背后的芒刺。
    在曹操的全力进攻下,刘备仅有的二万兵力,帐下又并无善谋之士,虽有关羽、张飞之勇,到底无济于事。不久曹操便攻下徐州,刘备被逼与张飞一道,先行逃亡。关羽为保护刘备的两位夫人,在曹操的重重围困下,被逼向曹操投降。
    关羽在投降时,表示自己是降汉不降曹,曹操也欣然同意了,事实上,曹操此时正面临一场生死存亡的恶战,只要关羽不再与他为敌,便什么也会容忍了。
    曹操解除了徐州的威胁,便立刻赶回许昌,作出了连串部署。此时,他已准确的判断,袁绍的主攻方向集中于官渡,他的战略部署便是据此而展开的。
    曹操命河太守魏种牵制袁绍从并州进攻,以保障左翼的安全,命夏侯惇防守敖仓,派一部分守卫河南的孟津,以掩护他左侧安全。
    命于禁率步骑兵两千驻守河南延津,并下令吏郡太守刘延,扼守河南的白马,共同阻击南下的袁军。命程昱率兵七百人防守甄城,以保障右翼,又命藏霸率精兵攻入青州,牵制袁军。
    曹操自己亲率两万大军,防守许昌。他先命徐晃、张辽率一万兵力,进驻官渡,先行阻挡袁军,他自己则统率一万大军,及关羽、乐进、许褚数员猛将,以及最得力的幕僚郭嘉、荀彧、荀攸等谋士,先留驻许昌,随时准备开赴官渡,与袁绍的十万大军决战。
    曹操的部署有一个重要的特点,便是集中有限的兵力,在事先布置好的官渡阵地上,与远道而来的疲困的袁军决战,以逸待劳,限袁军于被动不利的作战环境。曹操战略部署的正确,是他战胜袁军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同时,曹操在此逐鹿中原的关键时刻,尚十分重贤爱材,他极尽能事,厚待投降的关羽,以及降将张辽等人,这几员猛将,感恩为他卖力,亦是曹操取胜的一大重要因素。
    此时,袁绍已统军进至黄河畔的黎阳郊外。距南面的许昌已不到四百里,只须攻下黄河南岸的白马、武源、阳武诸镇,便可进抵许昌的最后一道屏障——官渡,再攻陷官渡,则一百里外的许昌便唾手可得了。
    袁绍坐镇中军营帐,极欲尽快攻陷许昌,击灭曹操,则江山天下,他便已得其大半了。
    袁绍正自得意思忖,他的爱将颜良己进帐请求领军进攻黄河南岸的白马重镇,袁绍不假思索,便立刻同意了。此时袁绍最善谋的幕僚田丰,因反对袁绍进兵许昌,已被袁绍下狱,袁绍身边,便只有谋士许攸支撑,许攸闻颜良欲单独率军进攻白马,便连忙入帐,向袁绍道:“颜将军虽然猛勇,但性子狭隘,不能容物,不可独担此重任也。”
    袁绍傲然道:“颜良是我的上上之将,他的能耐,又岂是你们文谋之士能意料。”袁绍根本不听许攸的劝谏,下令颜良率前锋向白马重镇发动进攻。
    颜良率前锋三万大军,连夜开拔,向黄河南岸曹操地盘逼进。
    袁军前锋逼近黎阳,已迅速把黎阳攻占了,又乘势向白马重镇逼近。
    白马守将刘延,慌忙向许昌的曹操告急。
    曹操接报,立即与众将士商议退敌。关羽在许昌,受曹操厚待,又赠与吕布昔日的坐骑赤兔马,心中亦不由感佩。
    闻袁绍大军压境,便欲趁机打探兄长刘备的消息,赶到丞相府,向曹操请战道:“关某听闻丞相出兵迎敌,我愿作前锋。”
    曹操一听,心中犹豫,担心关羽因此探得刘备的去向,便舍他而去,终于婉拒道:“关将军勇气可嘉,但目前尚不须劳动将军坐驾,日后有急需,再来请将军相助好了。”
    关羽无奈,只好先行退下。
    曹操不敢迟缓,当即调集许昌的一万主力,由他亲自统率,开赴前线,相机破敌。
    曹操大军开到白马城之后,却不进城,将城中的守军调出一半,约五千人的兵力,加上本部的一万兵力,合共一万五千人,于城外险要布防,迎击颜良所率的三万大军。
    不久袁军已经逼近。曹操站于山腰,向下遥望,但见一片平川旷野,根本无险可守,颜良的前锋三万大军,已布成阵势,声势浩荡,十分惊人。
    曹操心中忧急,他向身后的吕布旧将宋宪道:“听说你是吕布帐下的猛将,敢与山下的袁绍大将颜良一战吗?”
    宋宪知曹操试探他的忠心,不敢怠慢,只好奋然答应出战,宋宪提抢上马,冲出阵前,只见颜良横刀立马于帅旗下,见宋宪闯阵,颜良大喝一声,拍马飞前,挥刀便劈,颜良的刀沉而猛,宋宪乍接,己手臂酸麻,不到三个回合,颜良大吼一声,大刀一挥,便把宋宪一刀劈于马下。
    曹操见状,吃惊道:“颜良果然勇猛。”宋宪的好友魏续怒道:“颜良斩我好友,我愿去报仇。”曹操点头答应。
    魏续持矛上马,冲出阵前,大骂颜良,颜良也不答话,拍马舞刀而上,仅一相交,魏续便被一刀斩了。
    曹操惊道:“如今谁敢上前应战?”
    徐晃奋然道:“我愿前去破敌。”
    曹操吩咐徐晃小心,他待徐晃又不同于吕布的旧将。
    徐晃拍马出战,与颜良大战二十回合,到底技逊颜良一筹,不敢恋战,回马退败而去。
    曹操诸将见了,均感骇然,暗道:颜良之勇,似不在当年吕布之下。
    曹操只好鸣金收军,颜良亦退回阵内,不再出来,曹操眼见初战便折损两员大将,心中甚感忧虑。
    谋士程昱道:“如今只有一人可破颜良了。”
    曹操道:“此人是谁?”
    程晃道:“除关云长外,别无他眩”曹操犹豫道:“确然如此,但怕关羽立了大功,便舍我而去。”
    程昱微笑道:“关羽不忘者刘备而已。刘备若仍在世,必投袁绍军中,如今正好派关羽破袁绍之将,袁绍闻报必迁怒刘备,则刘备必死,关羽回归之心从此断绝。此乃一石二鸟之计也。”
    曹操一听,喜道:“此计甚妙。”当下再不犹豫,立刻差人去请关羽前来助阵。
    不久关羽接令赶到,赴帅帐见曹操,曹操先行置酒招待。
    正饮宴间,有兵士入帐,报说颜良在阵前挑战,曹操即邀关羽上土山观看。
    但见颜良排出阵势,旗帜鲜明,枪刀林立,声势浩大,曹操叹道:“河北袁军,竟如此威壮。”
    关羽道:“我视之如土鸡瓦狗而已。”
    曹操又指道:“帅旗麾盖之下,穿绣袍金甲者,便是颜良,其威能似不在云长之下。”
    关羽受激,不由怒道:“在我眼中,颜良犹如插标待斩之囚罢了。”
    曹操故作吃惊道:“云长不可轻敌。”
    关羽奋然站起,道:“关某这便前去万军之中,取其首级以献丞相。”
    曹操身后的大将张辽,素与关羽友好,闻言连忙提醒道:“军中无戏言,云长宜小心应付。”
    关羽心中更怒,他也不答张辽之言,立即提刀上马,赤兔马快,风驰电掣般冲下山来,直闯袁军阵前,袁军被天神骤降似的关羽威勇吓倒,犹如裂浪似的退出一条路来,有稍阻挡的,人头立刻不见,谁还敢上前阻截?
    颜良正在帅旗麾盖下,立马舞刀,向山上的曹军挑战,神态十分狂傲,根本不将曹军放于眼内,不料关羽的赤兔马快如闪电,眨眼冲至。颜良正欲大喝,关羽的青龙刀已如泰山压顶劈来。颜良大骇,大刀猛回,欲加挡架。不料关羽的刀法如电奔,力如千钩,震开颜良的大刀,顺势下劈,呼地一下,已把颜良的人头斩落。
    关羽探身一拽,把颜良的人头捡起,悬于马前,舞刀杀出,袁军将士,心胆俱裂,四散奔逃。关羽入阵斩人出阵,快如闪电,如人无人之境。
    张辽一见,立刻挥军攻下山来,袁军大败,向北面溃逃,死伤过半。
    曹操端坐山上帅帐,闻报大喜。不一会,关羽已飞驰上山,手提颜良的首级,献给曹操,曹操不由叹道:“将军神勇,令人惊佩。”曹军中张辽等诸将,亦纷纷向关羽致贺。
    关羽微笑道:“我不足道,但我三弟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也。”
    曹操吃惊,回身向诸将告诫道:“今后如遇张翼德,切勿轻敌!你们可将此写于衣袍之内,以作警惕。”曹军众将,目睹关羽之勇,对他的话不敢不信,皆暗暗自警,日后遇上那张翼德,百倍小心应付。
    颜良的前锋败军逃回黎阳,向袁绍报称,说颜良已被曹军中赤面长须使青龙刀之将斩了。
    袁绍不由大吃一惊,忙问左右道:“曹军中竟有如此猛将!此人到底是谁?”
    此时刘备自徐州兵败,果然已投入袁绍军中,他亦在帅帐内,闻说心中不由又惊又喜,惴惴不安。
    果然袁绍的谋士许攸一沉吟,但道:“此人必是刘玄德的义弟关云长。”
    袁绍一听,不由大怒,指着刘备骂道:“你义弟斩我爱将,你必是通谋之人,我岂能容你留在世上,来人,将他推出斩了。”
    刘备心中惶急,但神态仍十分从容,他站起,向袁绍俯身道:“袁将军怎可以一面之辞,便斩我刘备呢?刘备自徐州兵败,也不知二弟云长是否仍然生存?况且天下间容貌相同之人不少,怎能说赤面长须之人,便是关云长呢?袁将军请加细察。”
    袁绍本性犹豫,并无决断,他听到刘备如此分辩,责斥许攸道:“你胡乱判断,几乎令我错杀好人了。”于是仍旧请刘备坐下,商议替颜良报仇之事。
    此时,众将中有人一步跨出,厉声道:“颜良与我犹如兄弟,他被贼所杀,我怎可不替颜良报仇?”此人原来是袁绍的另一员猛将文丑。
    袁绍大喜道:“好!非文将军亦不能报颜良被杀之仇也!
    我今让你领军三万,再渡黄河,攻杀曹贼。”
    许攸一听,忙道:“不可!如今我军初败,军心未稳,宜留驻黎阳,分出部分兵力,直取官渡,令曹军兵力分散,疲于应付,再大军进攻未迟。若轻举妄动,若有所失,则全军皆不能回还河北了。”
    袁绍一听,怒斥许攸道:“你这胆怯之人,延缓军机,才有此败!你没听过兵贵神速之论么?”
    许攸知不能再劝,顿萌退意,暗中叹道:“主帅骄傲自大,野心过盛;将士为己争功;黄河之水,我又怎会再渡北回。”
    刘备心中忖念,莫非云长真的在曹军中么?于是便趁机请战道:“刘备承蒙袁将军收留大恩,无以为报,愿与文将军同去,破败曹操。”袁绍点头同意了。
    但文丑却拒绝道:“主公!刘备乃败军之将,于我军心不利!主公若要他同去,未将愿意分出一万兵力,由他率领作我后军好了。”
    刘备见袁绍沉吟不语,知他亦嫌自己新败,不想自己加入前锋,无奈只好答应作文丑的后军,于是文丑令刘备率一万兵力从后,他自己率二万大军,垦夜开拔,抢渡黄河,向曹军进攻。
    曹军方面,由于关云长的神勇,初战便斩了袁绍的二大猛将之一,更歼灭袁军近三万兵力,掳获马匹兵器一大批,令军心大振,不再畏惧袁军的威势,是曹军所以能以弱胜强的原因之一。
    曹操十分高兴,他为留住关羽的心,当即奏请汉献帝,加封关羽为汉寿亭侯,又亲铸官印赠于关羽,当真是恩宠有加,厚待之极。
    就在此时,闻报袁绍的另一员猛将文丑率军北渡黄河南进,已抵延津要塞,曹操见初战大获全胜,再欲立威,便又决定,由他自己亲率大军,北上迎击文丑的袁军。动身前,曹操特别颁下命令,此番行军,一律粮草先行,大军随后。
    谋土吕虔忙道:“粮草在前,若被敌军劫去,军心必乱。”
    曹操微笑道:“待敌真的劫粮,我再作打算。”
    吕虔心中仍然疑惑,但见曹操主意已决,无奈不再反对。
    曹操此次出战,依然是前一次的将领及兵马,只是多了一员大将关羽随行。曹操却把关羽留在自己的帅营中,因此外间并不知曹军内有关羽坐镇。
    曹军粮草在前,一路向北面的延津进发,又派人传知早在武源、阳武一带布防的大将张辽、徐晃,准备接应。
    曹操率大军在后,忽报前军大喊,袁军文丑已率兵杀到前军,粮草散满一地,将士纷纷逃到后军,向曹操报道:“如今粮草在前,未及运回,必被袁军夺去,如何是好,请丞相定夺。”
    曹操微笑道:“粮草被夺,是我的意思,罪不在你,惊慌什么?袁军若杀到,可先上小山暂避其锋。”
    于是曹军均涌上山丘暂避,曹操又吩咐将士解甲歇息,将战马放开,任由马匹游走吃草。
    眨眼文丑的大军已逼近,众将皆大惊道:“袁军到了!留在此地十分凶险,不如急速调军回防白马镇吧。”
    谋士荀攸一听,连忙制止道:“正好以粮草马匹为诱敌之饵,怎可收回退军?”转眼忽见曹操向他目视微笑,荀攸立刻会意,知曹操正在用计,便不再多言。
    文丑的大军,已夺下曹军的大批粮草,正在高兴;又见曹军的马匹,四处游走吃草,不由更喜,将士纷纷前去抢夺马匹,阵势登时大乱,自相践踏,死伤不少,文丑喝斥不住,知久留不利,抢先拨马回退。
    曹操见状,便回身问身后的诸将道:“文丑乃袁军二大猛将之一,谁可擒之?”
    张辽、徐晃二人都是曹操的猛将,一听按捺不住,双双跃马出战,大叫道:“文丑不要走。”
    文丑回头见二将赶上,便横架铁枪,弯弓搭箭,一箭向前面的张辽射来,徐晃一见,大喝道:“贼将休得暗箭伤人。”张辽醒悟,连忙低头避箭,飓的一下,头盔已被一箭插穿,张辽不惧,拍马再追,又被文丑一箭射中战马,把张辽掀翻倒地。
    文丑飞马驰回,欲杀张辽。徐晃一见,急忙抢起大斧、截住文丑厮杀。徐晃与文丑战了二十余回合,文丑身后大军杀到,徐晃知难敌文丑神勇,只好拨马而回。
    文丑率军沿崖赶来,徐晃的曹军吓得四散奔逃,徐晃正危急之际,突见前面江岸弯处,有十余精骑闪出,为首一员大将,正是关羽。
    关羽见文丑追杀徐晃,便提刀飞马迎住,大喝一声:“贼将休得猖狂。”说时青龙刀已猛劈过去。文丑慌忙挡架,但知关羽乃斩颜良之人,心中先怯,战不到三个回合,便拨马而逃。关羽马快,随后闪电般赶上,猛地一刀劈向文丑的脑后,将他的人头斩落。”
    曹操在山丘上见关羽已斩了文丑,便依原来的部署,把令旗一挥,大军上马杀出,袁军大半落水被淹毙,所夺的粮草马匹,又大部为曹军夺回,文丑所率的二万前锋,已被歼灭大半了。
    关羽正追杀袁军,后面的刘备闻报,说又是红面长须之人,斩了文丑,连忙驰马赶到黄河北岸,隔河一望,只见一族人马,往来如飞,旗上大书“汉寿亭侯关云长”七字。刘备不由大喜,暗谢大地道:“天佑二弟尚在人世。”刘备正欲渡河相见,曹军大队,已掩杀过来,只好先行收兵退回。
    此时,袁绍亲率大军,已连攻下曹军二大重镇,进至距许昌不到百里外的官渡要塞了。他忽然接报,说:“今番证实,关羽果然在曹军,又再斩了文丑了。“袁绍震怒,大骂道:“大耳贼焉敢如此欺我。”
    不一会,刘备也赶到官渡,与袁绍相见,袁绍立即下令,将他推出去斩了!刘备慌道:“我有何罪?”
    袁绍道:“你密使义弟关羽,又杀我一员大将,这还敢说无罪?”
    刘备分辩道:“请容我申辩一言再受死!曹操素来忌恨刘备,如今明知刘备在袁将军处,便故意差遣云长诛杀二将;袁将军知悉必怒,此乃曹操借袁将军之刀杀刘备之计也!但望明察。”
    袁绍一听,悟道:“不错!果然是曹操借刀杀人之计!但关云长为曹操效力,到底对我极为不利。”
    刘备无奈道:“为感谢袁将军不杀之恩,刘备打算派一心腹之士,持我密书往曹军见云长,告知讯息,云长知悉,必星夜赶赴官渡,以助袁将军也。”
    袁绍一听,不由大喜道:“我若得关羽相助,当胜颜良,文丑十倍也!玄德快修书送去。”
    刘备亲笔写下书函,但一时间却未有合适的人选,潜入曹军送信。袁绍便下令先行退军武阳,连营数十里,暂时按兵不动,待关羽来助,再向曹操猛攻。
    曹操见袁绍退出官渡,便令夏侯惇扼守官渡要塞,自己先率至退回许昌休整。曹操又深知,曹军与强大袁军对垒,两战皆胜,除了将士用命,关羽力助,亦是一大因素,心中因此更敬重关羽,回到许昌,特地设宴,为关羽庆贺,待关羽之厚,在曹操一生中绝不多见。
    事实上,关羽在曹操生死存亡之际,全力助他取得两战两胜,已大挫了袁绍的锐气,令袁军军心震骇,未决战已先心怯。反过来却大振曹军人心,将土畏袁军强势之怯顿消,人人振奋,决心与袁军决战到底,这就为曹操日后与袁绍的决战,稳稳的打下坚实的基础了。因此关羽在曹、袁二军的官渡之战中,对曹操来说,是一位威力强大的镇军之将;而于袁军而言,却是一曲败亡的前奏曲。曹操对关羽的另眼相看,特别厚待,终于取得了极大的回报。
    而且,于天机大势的玄象上来看,假如并非向三分天下的奇格演行,那关羽便必定选择留在曹操阵营,曹操若能得到关羽相助,便很有可能将一举扫平天下,建立他的一统江山了。而刘备则因关羽的背叛,必心灰意冷,再无心竟逐天下,那未来的天下三分之一的蜀国,也就极可能不会出现了。
    不过,天机大势早已伏下桃园三结义的玄格,注定关公必定身在曹营心在刘,为助刘备能完成大业,他必定会重返刘备的阵营,助刘备开创三分天下的大势。而一旦达此目标,关羽从桃园三结义开始的辅助三分天下运命,也就圆满结束,亦即他气运以至寿数的终止完结。这是天机大势演行的奇格,日后将更见分晓。当日关羽接受曹操的庆功祝贺,恩遇之隆,当世无以复加。他返回府中,不久便接到刘备派人送来的密函。
    刘备在密函中道:“云长贤弟:刘备与你,自桃园结义,誓同生死,如今为甚却中作背誓,断割结义之情?你一定是欲图取功名富贵,刘备一并成全,献上我的人头,助你成功好了!余言难尽,刘备抱着必死之念,等待你的答复便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