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龙将入世-卷二 玄龙幻剑-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二 玄龙幻剑
第九章 龙将入世

    战争的胜负,往往在于主帅一念之间的决策。
    曹操当时的决策,便非常关键,因为袁、曹两军的对垒,已到了胜败转折的关头,亦是最艰苦的时刻,谁能坚持下去,谁便会争取到主动权,若曹操放弃官渡,退守许昌,便会造成先退而势屈的不利局面,一退即溃,将给袁绍捕捉而聚歼的机会,后果是十分可怕的。
    而袁绍方面,在战役考量上,袁绍仅仅实施正面突破,不知采取战役、战术上的迂回、包围、奇袭等计谋,调动曹军脱离既设的坚固阵地,以求合围聚歼,造成两军相持对垒的局面。这种相待对垒局面,对于与后方脱离,运输线过长的袁军来说,是十分不利的,只要运输线或粮草出现危机,袁军便必败无疑。
    袁军这等不利,袁绍军中并非无人预料得到,在少年时曾与曹操为同伴的许攸,作为袁绍的谋士,便曾于官渡两军相持不下的关键时刻,向袁绍献计道:“曹操兵少,今日已倾全力以抗拒我军,许昌留守兵力必虚。若派军轻骑突袭,则许昌必可攻陷,攻下许昌,便可以奉迎天子以击曹操,军心大振,曹操必败无疑,就算未能攻下许昌,也必令曹军首尾难顾,疲于奔命,则曹操亦必败也。”
    不料袁绍不但不听,反怀疑许攸受了曹操的贿赂,故意使计,骗他进军许昌以歼灭。当下袁绍怒斥许攸道“你心怀不轨,与曹深交,故献此奸计,本当斩你人头,今暂且寄于颈上,待我生擒曹操,再一并斩你祭旗,你快走,今后不许进我营帐。”
    许攸所献之计,分兵突袭许昌,是一条令曹军分兵变弱。
    更易被袁军各个击破的妙计,因许昌是汉献帝所在的都城,许昌被袭,不论是否被攻陷,对曹操均是一个致命的重创。
    此时曹操仅占挟天子以命诸侯的天时之利,绝不容有失,曹操非救许昌不可。如此一来,曹军在官渡预早建立的坚固防线,便必因分兵变弱,以至必被袁军攻陷,官渡防线一破、许昌被围,则曹操便大势去矣。
    但袁绍于此关键时刻,却因许攸是曹操少年时代的好友,怀疑他与曹操通谋,不但断然拒绝,而且将许攸怒斥逐走。袁绍这等多疑寡断的性格,便把他的十万大军及他本人辛苦创立的基业断送了。
    许攸一怒之下,投奔官渡曹军。
    曹操闻报许攸来降,他正解衣歇息,也来不及穿鞋子,光着脚便奔迎出来。远远的见到许攸,曹操便抚掌大笑道:“君远道而来,我大事可成了。”因为曹操深知许攸甚有计谋,又熟知袁军的内情、兵力部署,有许攸来助,曹操便如虎添翼。
    破袁军有望了。
    曹操甚至向许攸下拜,令许攸也受宠若惊,慌忙双手扶起曹操,连声道:“您是汉朝丞相,我一介布衣,怎敢承此大礼?”
    其实此刻曹操所迎,所拜的,并非许攸,而是他那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大业而已。
    许攸受曹操如此厚待,大为感动,很快便向曹操透露了袁军的一个致命弱点。
    原来早在半月前,袁绍为求正面突破曹军的官渡要塞,已命淳于琼率兵万人,从河北运了一大批粮草到来,屯积于袁军官渡大营以北四十里的乌巢。当时许攸亦曾建议袁绍派将率军驻扎于粮库外面,以防曹军的偷袭,但袁绍以为,曹军被他攻打半年之久,已疲于奔命,哪有余力偷袭?若分兵守粮,则正面攻打官渡曹军的兵力,便会削弱,因此竟拒绝了许攸的建议。
    曹操又知许攸曾献计出奇兵偷袭许昌,以令曹军首尾不能相顾,却被袁绍拒绝,曹操不由仰天叹道:“若依你之计,曹操死无葬身之地了,袁绍刚愎自用,拒此妙计乃天要亡他埃”许攸被曹操的真诚感动,便决然的向曹操献计道:“曹公孤军独守,外无救援,而粮草已尽,十分危急。袁绍的粮草物资,均屯积于乌巢,守军防备并不严密。若派精兵突袭乌巢,出其不意断其粮草,则不出三日,袁绍必败。”
    曹操一听,不由大喜,暗道:此计正合我出奇制胜之法。
    于是不理部分幕僚的反对,决心夜袭乌巢。他留曹洪、荀攸坚守大寨,亲自率领精锐骑兵五千人,使用袁军的旗号,利用夜晚悄悄从小路去偷袭乌巢。
    半夜到达后,曹操却下令围攻放火,袁军守乌巢将领淳于琼只好退入营垒坚守。
    曹操夜袭乌巢的消息传到袁绍处,谋士沮授劝袁绍速派兵救援。袁绍却企图以进为守,他对他的儿子袁谭道:“即使曹操夺我乌巢,我却夺其大营,曹操又有老家可归吗?”袁绍决定,派张郃去攻打曹军官渡大营。
    张郃甚有智谋,主张先救乌巢,道:“曹操亲率精兵攻袭乌巢,乌巢守军必定不敌,若乌巢被破,我军粮草尽毁,军心必乱,则大势去矣,请先去救援乌巢。”
    谋士郭图却附和袁绍,道:“攻打曹操的大营,势必迫使曹操引军回救,如此则乌巢之围自解也。”
    张郃一再申辩,力主先救乌巢,袁绍后来采取折衷办法,决定依然派主力大军,由张郃率领,进攻曹操的大营,而派小部轻骑去救援乌巢。
    张郃无奈,只好率三万大军,前去攻打曹军的官渡大营,但曹军官渡大营十分坚固,张郃屡攻不下。
    另一面,曹操在乌巢,正全力攻打淳于琼,忽报袁绍的轻骑已逼近,有将领请求分兵阻击,曹操却毅然决然说道:“不可。先集中全力攻陷乌巢,待敌军到达我军背后,再来报告吧。”
    曹操指挥将士,拼命冲杀,终于大破袁军,杀了淳于琼,把乌巢的袁军粮草物资,全部烧毁。
    乌巢粮草被毁的消息传到前线,袁军将士知粮草已断,军心动摇,内部立刻分裂,谋土郭图主张先攻曹操大营,为推卸罪责,竞恶人先告状,向袁绍进谗言道:“张郃对乌巢之败幸灾乐祸,出言不逊,辱骂主公。”袁绍大怒,欲杀张郃。
    张郃十分气愤,下令将进攻曹军的器械全部烧毁,向曹操投降。曹操乘势出击,袁军大败,袁绍和他的儿子袁谭,仅带了八百亲兵逃返河北。
    在曹操夜袭乌巢的当晚,本来被袁绍拘禁于军中的谋士沮授,仰观天象,忽见大白星逆势而行,直犯斗、牛二宿,光华灼灼、啸啸锐鸣。沮授见状,暗道:大白逆行而犯斗、牛,乃主北面之主必遭败亡,景象已呈凶兆,我等的奇祸到了,亡在旦夕,我的尸首也不知落于何处?
    不久袁绍果然兵败如山倒,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沮授本人,亦被曹军俘虏,因欲逃走而被杀。天象之奇,玄妙万分。
    此次大战,曹操在兵法上起码有三点优于袁绍。其一是出奇制胜,曹操抓住粮草是双方胜败的关键,不惜冒险夜袭乌巢,而袁绍不知防范,用错兵力,以至乌巢彼毁;其二是英勇果决,曹操在夜袭乌巢未克,袁绍的援救轻骑逼近时,并不惊惶失措分兵阻击,而是集中全力,且先行攻陷乌巢,取得决定性的战役胜利;其三是捕捉战机,曹操善于捕捉战机,敢于向敌之软腹命脉处出击,而袁绍却错失战机,在大好优势下,不敢奇袭许昌,直击曹操的软腹命脉之地,令曹操得以集中全力,于官渡要塞捕捉夜袭乌巢的战要。
    天机运势的演行轨迹,兵法人谋的优胜,造成了三国官渡之战的结局,曹操以三万兵力,一举战胜袁绍南攻的十万大军,令袁绍全军覆没。
    官渡之战后,曹操己奠定了统一北方的大局,袁绍在河北只剩下残余势力,曹操采用了郭嘉“急之则相保、缓之则内乱生”的分析,故意在大军压境,围而不攻,任由袁绍的诸子自相残杀,到时机成熟,即逐一击破,在六年间共进行了黎阳、邺城、南皮、幽州、壶关等五个战役,均大获全胜,袁绍在北方的青、翼、并、幽四州,全部落人曹操的手上。
    至此,大一统的曹魏之国,已雄武地呈现于中华九州的大地上了!
    另一方面,当日投在袁绍军中的刘备,因已与关公、张飞失散,手下无兵无将,根本不被袁绍放在眼内,当刘备得知关公的消息后,预料刚愎自用的袁绍,必败于善于用兵的曹操手下,便先谋退路,趁袁绍命他率兵偷袭曹操的后方时,趁机溜走,不知所踪。袁绍当时雄心勃勃,一心要消灭曹操,一统天下,因此对刘备的遁逃,只是轻蔑的骂了一句:“败军之人,留此又有何益。”根本不以为意。
    而此时关公已过五关、斩六将,千里奔波,抵达北方的一座小城。沿途又收降了周仓,以及义子关平等人。小城原来已被张飞占领,他当日与刘备在徐州失散后,带着一千兵马,无处容身,便干脆攻下一座小城,暂且居祝张飞初时怀疑关公已反叛了刘备,大怒欲杀关公。后来获悉真相,才向关公大哭迎接,拜伏于地。不久,刘备闻讯,赶来小城,桃园结义的刘、关、张三人,历尽劫难,终于又再度重逢聚首,兵马合计有四五千人。
    这或许是三分天下的天机大势演行的必然结果。因为当时若刘备失去关公、张飞二人之助,就有如失去左、右手,根本不可能立足于天地之间,也根本不可能再走向创基立业的坦途,三分天下的奇格,也就不会发生了,这便是天机大势演行的奇妙之处。
    与此同时,在南面的长江一带,曾得历代传国玉玺,其祖墓被天机隐侠庞德公判断为赤龙地脉的孙坚、果然难以抵御赤龙地脉的杀气,在攻打荆州时,被据占荆州的刘表部将黄祖一箭射死。孙坚的长子孙策,怀着为父报仇的决心,投靠到袁术手下,攻打刘表。后来又以助袁术平定江东为藉口,从寿春出发,沿途招兵买马,到安徽的历阳时,兵力已达五、六千人。此时周瑜亦带兵前来投奔孙策,孙策如虎添翼,于是大举向长江东南面进军。
    孙策一路上势如破竹,击败江东的众多割据诸侯,先后占领会稽、丹扬、吴郡、豫章、庐陵、庐江等六郡广大地域,统称为江东。
    孙策文有张昭、张温、张肱等人为谋士,武有周瑜、程普。
    黄盖等为大将,割据江东,声势浩大。就连曹操在当时因正与袁绍争锋,也不得不主动与孙策交好,将曹仁之女许配孙策幼弟孙匡,两家为姻亲之好。更表奏朝廷,封孙策为奇都尉、会稽太守。不过,孙策向曹操求封为大司马时,因威胁到曹操的丞相地位,便遭坚决拒绝了,孙策因此大怒,常有袭击许昌的念头。
    曹操闻悉,便利用吴郡太守许贡,挑起孙策与许贡的矛盾,孙策把许贡杀了,许贡的亲随为替许贡复仇,亦把孙策暗算重伤。
    孙策临危,把江东交托其弟孙权。孙策对孙权道:“论举江东之力,与天下争锋,于战阵之间决战取胜,你不如我;举贤任能,使之尽心竭力相助,以保江东,则我不如弟,你须继承我志,于江东好好干一番大业。”孙策不久便去世了。
    孙坚、孙策父子二人,均抵受不住其祖宗赤龙地脉的炽烈杀气,均先后夭亡,而孙策死时,更仅得年二十六岁。
    孙权接掌江东,时年仅为十八岁。江东人心不稳,有人怀疑孙权的能力,有人更欲另寻新主。幸得张昭、周瑜等人的全力辅佐,江东的局势才渐渐稳定下来。孙权也果然十分善于用人纳材,连诸葛亮的兄第诸葛谨以及鲁肃等人,亦于此时先后投奔。武将吕蒙、甘宁等人,亦投到孙权的旄下,孙权终于在江东站稳了脚根。
    孙氏祖宗赤龙地脉的王者之气,终于在孙权这位第四代孙儿身上旺发出来。孙权的运命演变,也开始进入三分天下天机大势的演行轨迹中了。
    而三分天机大势的另一主角人物刘备,此时却仍处于向天机演行轨迹迈进的艰难时候。
    在黄河以北的一座古城,刘备终于与失散多时的关公、张飞二人会合。刘备、关羽、张飞三人,连同关公的义子关平,部将周仓,以及刘备的幕僚孙乾、简雍、糜竺、糜芳等人,带着汇合的兵力亦达四、五千人。这一干人等,便成为日后刘备创天下的本钱了。
    经一番商议,刘备深知,他目下唯一可以投靠的,便只有分属同室宗亲的荆州刘表。于是便率众离开古城,一路转向东南,向荆州进发。
    人马行进间,前锋周仓忽然带伤奔回,报道:“前面伏牛山间,有一英雄少年,与我一言不合,打将起来,我与数十亲兵,皆非其敌手。”
    关公大奇道:“此处荒僻山野,何来这般武艺高强之士?
    不可与之硬拼,待我前去观看。”
    关公骑赤兔马、飞奔前去,只见一位少年侠士,十分英武,手执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身侧各有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位年方十四五岁的大娃儿,七分似人,三分如猴;女的却俏丽如仙,笑意盈盈,令人目睹心旷神怡。
    关公一见少年侠士,似曾相识,不知在何处见过,但身形与脸貌均已不同,因此不敢鲁莽,按下青龙刀,和颜向那少年侠士道:“少侠为甚打伤我的部将?”
    少年侠士尚未答话,那七分似人,三分似猴的娃儿已尖声道:“这位红面大哥哥,刚才那位黑面大汉前来,说我是猴儿托世,我便加敬他一句‘黑蛮降生’,彼此扯平罢了!不料他竟欺我年少,持枪刺我,子龙哥哥,欲劝解平息,反被那黑面大汉一枪刺来了!激怒了我子龙哥哥,这黑面大汉自然吃亏溜逃啦。”
    关公一听,心中不由又好笑又好气,暗道:这必定是周仓武功平平,若换了三弟张飞,这一场恶战便必惊天动地了!
    接而心中又不由一动,暗道:这猴儿口中的子龙哥哥,怎地如此耳熟?莫非真的是三年前的那位少年将领么?
    于是关公在马上向那少年侠士拱手道:“请问少侠,是否名唤‘子龙’?”
    那少年侠士却仍认得关公,向关公欣然一笑,拱手还礼道:“关将军一别三年,不认识我赵子龙了么?”
    关公一听,果然是三年前曾助救徐州陶廉的公孙赞部将赵子龙,不由大喜,连忙滚鞍下马,与赵子龙执手相握,道:“原来是赵将军!但不知赵将军为甚竞以民间侠士劲装打扮呢?”
    少年侠士果然是赵子龙,他见师门之事已了,便欲赴义兄诸葛亮隆中之会。天机僧和独臂神尼,均认为赵子龙也届参与天机大势演行的时候,便允他下山。更让他带同师妹司马芝、小弟笑猴儿二人一同下山历练,三人一路向荆州隆中进发,恰好在此遇上同样欲赴荆州的刘备兵马了。而那少女,便是司马芝,那三分似猴的大娃儿,自然便是鬼灵精笑猴儿了。
    当下关公连忙告知刘备,因为他知道刘备与赵子龙一见如故,十分挂念。
    刘备闻讯,急忙飞马上前,又连忙下马,与赵子龙殷殷相见,犹如兄长见了小弟似的。
    刘备问起赵子龙的去向,赵子龙把三年来的历练,简单的说了,又道:“子龙正赶赴隆中义兄之约呢。”
    刘备一听,忙道:“子龙的义兄是谁?能否向刘备引见?”
    赵子龙知义兄诸葛亮淡泊名利,一派仙人奇格,未知他的心思之前,不敢随便暴露他的来历,便淡淡的一笑道:“义兄乃世外之人,无意惹尘世纷争,小弟不便泄露他的行止,请刘将军原谅。”
    刘备一听,不便勉强,只好退而求次,忙道:“既然如此。
    暂且不提罢了。但子龙既是赴隆中之约,恰好与我同路,何不一同前往呢?”
    赵子龙见刘备意态甚诚,与关公、张飞等又一见如故,便欣然答应了。赵子龙此时也并未意识得到,他这一答应,他的运命,从此便直接卷入三分天下天机大势的演行漩涡中了。
    刘备当下又将战马、战袍、银枪,亲手交到赵子龙手中,赵子龙无法推辞,只好披挂上马,恢复当年的战将身分。但司马芝则坚决不肯披上战衣,笑猴儿也不惯马上征战,因此仍作平装打扮,刘备也不便勉强,任由二人的心意行事。刘备于此艰难时刻,无意中竟多了赵子龙这一员战将,又知他武艺超群,与关公、张飞二人亦不相伯仲,心中因而十分欣慰。
    刘备一路人马,向荆州进发,忽闻有大军拦住去路,正是刚战胜了官渡袁军,空出手脚前来对付刘备的曹操兵马。
    刘备此时自负兵力有近四五千人,又有大将关公、张飞、赵云、周仓等人,也并不如何惊慌。他下令军分三队,关公守东南角,张飞守西南角,他自己则和赵云于正面立寨。
    曹操亲自率军攻至。刘备于正面迎战。曹操令许褚先出战,欲向刘备施下马威。刘备身边并无大将,欲自行出战,赵云慨然道:“曹操欺人太甚,我代刘将军先战一阵。”
    刘备道:“许褚乃曹操虎将,子龙小心。”
    赵云从容一笑,提枪跃马,驰出阵前,迎住许褚便大战一番,直斗了三十回合,仍难分难解。
    此时忽然杀声大振,东南角上,关公冲突而来;西南角上,张飞引军攻来。曹军心寒,纷纷退却,加之远道而来,兵马疲困,曹操只好下令退军。
    刘备也不敢追杀,下令扎下营寨,待明日再战。
    第二天,刘备派赵云先去挑战,曹军无一敢出应战。双方相持三日,曹军毫无动静,刘备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十分无奈。
    此时忽报运粮军被曹操围攻,刘备大惊,连忙派张飞去救;又报夏侯惇率军从背后偷袭,刘备只好又派关公率兵迎击。两人已带走了二千兵马,刘备的正面,只剩不到二千兵力。
    就在此时,曹操派出许褚、于禁、李典等大将,率二万大军攻来,刘备知势危,慌忙退走,但又无路可逃,正慌张之际,赵云、司马芝、笑猴儿等,已来到身边。赵云吩咐司马芝、笑猴儿在刘备身边护卫,他自提枪上马,奋然道:“刘将军不必惊慌,且跟子龙突围。”
    赵子龙一马当先,冲杀出去,正遇大将许褚,两人又恶战起来。酣战之间,曹操的另外二员大将于禁、李典亦率军杀到,刘备只好回马而逃,不久便与大队失散,身边只有司马芝和笑猴儿二人跟随护卫。
    刘备正在荒野小路惶急奔走,前面一通鼓响,杀出一路人马,当先一员大将,是新降曹操的袁绍大将张郃,张郃与刘备在袁绍军中同受排斥,对刘备有点同情,并不想杀他,只大叫道:“刘备快下马受降。”
    刘备拨转马头,往后奔逃,不料后面山脚又杀出一员大将,对刘备可并无半点同情,一言不发,挺枪跃马,直刺刘备。
    刘备近年屡遭重创,身心疲困,此时但见曹操用兵如神,自己虽有关公、张飞之勇,竟仍处处受制,前后受敌,不由心灰意冷,仰天长叹道:“大亡我也,事势如此,为免受辱,不如速死。”说时,手执的双股剑一横,便欲自荆司马芝和笑猴儿二人,此时分别在左右护卫着刘备,见状欲制止已然不及,笑猴儿心思灵慧,脚尖疾速向下一踢,一颗尖石便呼啸而射,把刘备手中的双股剑击落。他闪电般一掠而上,拾起双股剑交到刘备手上,尖声叫道:“你这人好没勇气!怎的未战便欲先死?我子龙哥哥九死一生,尚充满斗志,这才有幸遇上那诸葛亮大哥哥,以无尚大法救助!你可知若要人救,必先自救的道理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