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白免龙脉-卷二 玄龙幻剑-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二 玄龙幻剑
第十六章 白免龙脉

    刘备的形格,早在数年前,庞德公就已向孔明谈论过了,他知庞德公早年已替刘氏堪点了一座龙脉,以葬其父祖,又知他的生辰八字,心中已有定见。此时再向刘备仔细一看,但见他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可目顾双耳,面如冠玉,唇若抹脂,相格果然俊逸不凡。
    孔明暗道:据师父所判,刘备乃白兔龙脉之子,其形格贵于双耳,今观其双耳过肩,果然如此;又独具白兔之性,胆色虽稍微偏弱,但善听人言,心性谦和,极得人缘,亦即可稳占人和之势也。
    孔明又目注关公,见他身长九尺,须长二尺,面如深红之枣,唇如丹珠之色眼如丹风,眉如卧蚕,仪表威严不凡,果然不愧为美髯公之相格。
    孔明暗道:此乃忠义之相,必可助所忠之人成大业,可惜他重武而轻文,恃勇而生骄,日后必难得善终,此亦因其眉如卧虫形格所致,乃至断头之厄也。
    孔明再细观张飞,但见他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如狮如虎,势如奔马,勇猛露于形外,令人望而生畏。
    孔明心中不由微叹口气,暗道:“张飞果然是性极刚烈之人,如狮似虎其人固然敬重贤能,但必傲慢下人,此乃令他遭劫之祸根也。
    孔明仔细审察刘、关、张三人,他心中已有判断,知三人均是成大业之人,可惜并无福寿之相。
    他心中惋惜,不由又向他的义弟赵子龙目注一眼,但见赵子龙目如朗星,闪灼有光,口如重关,不寡言笑,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孔明心中不由欣然而笑,暗道:子龙他本命福寿双全,更已得到五凤朝阳龙脉之阴佑,凡事无往而不利。刘备军中,智勇义福四全之将,唯子龙一人而已。但有此一将,便足可抵百万雄兵也!孔明与赵子龙的关系非比寻常,此点刘备军中无人不悉;但孔明对赵子龙却一视同仁,有时甚至特别严厉,这一点却使军中人人敬佩。
    接着,孔明便转入正题,论述目下的军机大势,以及调兵遣将之法。
    张飞对孔明,心中一直老大不服气,虽然孔明抵新野后,练兵有法,但未经实战,心中依然轻视傲慢,此时他不由冲口而出道:“先生一介书生,为何却悉练兵布阵、征战之法?”
    孔明一听,便知张飞心中所思,他微微一笑,道:“此乃时势使然,不得不学也,翼德有话不妨直言,我决不怪将军。”
    张飞也不客气,立刻大声道:“飞闻先生十年未出隆中,如何可知目下的什么天机大势、调兵遣将、征战之法呢?”
    孔明心道:此时何不趁机向关、张、赵等大将启导,令他们日后更善于审时度势,以克敌制胜?于是便欣然论析道:“调兵遣将、征战之法,须审之三,一日天,二日地,三日人。
    天者,即天机天运大势,如日月清明,五星合度,慧荧之星不现,则风调雨顺,利于用兵;地者,即地势之险易形殊也,或石门幽洞,羊肠险要,或峻岭重严,洪流千里;人者,即审辨用人立法也,须求主明将贤,三军有法,士卒用命,调度得体,则可克敌制胜,辨察三势,更善将者,必所向无敌,所击必克也。”
    张飞直听得半明半暗,他正再欲发话,赵子龙却忽然接口道:“先生以为,如何方为善将之法呢?”因在军中,赵子龙以军师之礼呼诸葛亮为先生,而不以私下的义兄称谓。
    孔明见赵子龙发问,心中欣喜,但神色不变,依然肃然说道:“善将者,必示之兵伍以进退,陈之以德义而自重,导之以是非而知动静,令之以赏罚而守信。因天之时,就地之势,依人之利,乃善将之道,故能战必胜、攻必克,守必保,敌必取也,若退而不能止,进而不能禁,善恶不分,赏罚不明,言不守信,则贤良退伏,诌谀进用,则战必败也。子龙须慎而处之。”
    赵子龙深知孔明之能,他微一思忖,便亦肃然道:“是,子龙明白。”他答了一句,便不再多言了。
    关公此时亦忍不住插口道:“闻先生有“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之论,关某欲闻其详。”
    孔明一听,微笑道:“此乃目下进取之依托大势,亦即天地人三者关系,能澈悟者,即可成大业,因此不可不察也。例如:军兵之道,贵在知人,人和则军心坚稳,则每战必克;若人和不济,则将士猜疑,忠谋不纳,逍小暗议,军心涣散,则虽有天时、地利,亦战必溃败,更何奢谈成大业平天下?是故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也。”
    关公一听,微一点头,不再发话。
    张飞见状,却暗道:这孔明口若悬河,虽然说得头头是道,却未知他的实战本领又如何?不知是否纸上谈兵的白面书生!
    就在此时,北上侦察的探子匆匆奔进,向孔明报道:“曹操亲统大军六十万,正在邺城玄武湖训练水军,未知其用意。”
    孔明微一点头,道:“我知道了,可再前去查探。”探子领令,疾奔而去。
    孔明正沉吟间,又有新野前沿阵地的探子回报道:“属下探悉,曹操亲将夏侯享,统军十万,正日夜兼程,杀奔新野,目下已逼近樊城了!请军师定夺。”
    孔明又微一点头,着探子再严密监视曹操的动态。
    探子离开后,刘备见曹军大军压境,孔明尚如此从容不迫,不由忙道:“先生快定良策,以破曹军来犯埃”孔明却吟道:“此乃大战之前奏而已,不必焦躁。”
    刘备忙道:“为什么先生如此判断?”
    孔明道:“曹军此举,不但志在新野,亦不限于荆州,而是矛头直指江东孙权,欲一举而平定天下也。”
    刘备惊疑道:“但曹操统大军,尚留在邺城玄武湖操练,先生为甚判断他有进图荆州、江东之意,若单凭夏侯惇所率兵力,欲图荆州亦力不逮,更遑论克取江东孙权啊?”
    孔明微笑道:“夏侯惇所统之军,的确未足克取荆州,曹操用意,乃以夏侯惇为前锋,试探荆州之虚实。若进展顺利,则曹军便乘虚而入,先据荆州,再图江东,曹操邺城之主力大军,目标便是渡长江以取江东孙吴也。”
    刘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孔明的见解,但又忙道:“若如此,我将如何应策?”
    孔明微一思忖,即断然说道:“荆州刘表、刘琮之辈,乃懦弱之人,必不敢与曹军相抗,若夏侯惇轻易取得荆州,则曹操主力大军必随后而至,江东孙权必危矣。荆州、江东尽失,主公便顿失依托,处境十分凶危。因此势须向夏侯惇的军以迎头痛击,虽或未能残其全部,但可挫其锐气,令曹操有所顾忘,而暂时按兵不动,则我便有一段回旋时间。”
    刘备忧心忡忡,道:“但夏候惇乃曹操心腹大将,出战以来,所向无敌;而我军连同民兵,亦仅万余人,如何抗击夏候惇的十万曹军呢?”
    孔明从容微笑道:“夏侯惇匹夫之勇而已,并不足虑,其所率兵力,虽号称十万,但展开困难,行动迟缓,因此抵荆州新野的前锋部队,必仅得其半,亦即不到五万兵力,败之不难也。”
    孔明一顿,目注下面的关公、张飞一眼,忽地肃然道:“我用兵必要有令必行,恐有将士违逆,请借主公剑印一用。”
    刘备一听,毫不犹豫,将剑印双手呈奉孔明。
    孔明此时也再不迟疑,神色肃然,伸手拔令旗:“关将军听令。”
    关公不便违抗,站起来,却默然而立。
    孔明也不理会,即肃然道:“令你率兵三千,埋伏于新野城西二十里之仙人渡,但曹军经过,只管放其进入新野大道,不可轻举妄动;直待曹军退走,才掩杀而出,可获全胜。”
    关羽一听,心中犹豫,暗道:用兵之道,必拒敌于门外,哪有任其长驱直进的道理?但孔明有刘备剑印在手,碍于刘备的颜面,不便抗辩,只好接令,肃立一旁。
    关公神色犹豫,孔明只作不见。又拨令旗,道:“赵将军听令。”
    赵子龙一听,便霍然而起,肃然道:“赵子龙听令。”
    孔明道:“令你统兵五千,于曹军路经之处,不时突击,但不可恋战,游击即退便是。”
    赵子龙亦上前接了令旗,与关公站到一处。孔明又令刘封、周仓等将,负责统率新野三千民兵,于新野城内严密戒备,随时向前方接应。
    此时张飞见孔明眼也不瞧一下,将他视为无物似的,不由大怒,忍不住厉声道:“军师!为何将我搁在一旁,不委以重任?难道我张翼德是怕死之人么?”
    孔明微笑道:“翼德须依我计令,方可担当重任。”
    张飞此时但能有仗打,便什么也应允了,立刻道:“张飞但遵军师之令便是。”
    孔明微笑,即肃然说道:“曹军经仙人渡于新野,有大道、小路各一,大道较远,小路较近。翼德可于小路埋伏,并燃起烟火,务必令五里之外可见烽烟,待曹军出现,即以三千主力杀出,务求将曹军击溃。”
    张飞一听,不由大惊,忙道:“于小路埋伏,却燃起烽烟,岂非明白告知曹军么?夏侯惇非三岁孩童,知有埋伏,如何肯进?军师此计只怕大错矣。”
    关公此时,亦忍不住插口道:“张飞所虑甚是,曹军领兵之将夏侯惇,出战以来,所向无敌,极受曹操重用,乃智勇双全之将。他若见小路起烽烟,必知有兵埋伏,岂会犯险?兵法有道,避实就虚也,夏侯惇岂会不知?而若曹军不走小路,于大道长驱直进,新野仅三千民兵游勇,如何抵御,必危急之至,务请军师三思。”
    此时连刘备在旁,亦现犹豫神色。
    孔明却只作不见,从容说道:“关将军不必犹豫,依我之计行事可也!翼德若心有疑虑,我与你立下军令状,若曹军不入小路,我愿受罚;若你不依我命令而行,则军法从事,决无宽贷。”
    张飞被激得哇哇大叫,当下果然与孔明在刘备作证下,立了军令状,张飞这才接了令旗,与关公、赵子龙、刘封、周仓诸将一道,疾奔而出。
    走出帅帐外,张飞仍气冲冲的说:“若孔明所料有差,我必追究其罪。“关公沉吟道:“三弟不可鲁莽,你已立下军令状,若不依令而行,于兄长颜面有损也。”
    赵子龙此时亦是第一次目睹孔明用兵,他虽然对孔明这位义兄十分敬佩,但大军作战,稍有差池,便全军覆没,他心中不由替孔明担心,但此时军令已出,无可回旋,一切只能依令行事。赵子龙便对张飞道:“我看军师既有此安排,必有其道理,我等依计而行便是。”
    张飞这才十分无奈,恨恨的领兵而去。
    张飞领三千兵马,在新野城西二十里的小路林中埋伏,又依令燃起烟火,直冲半空,远远便可见到。
    另一面,夏侯惇统领的十万大军,一路向荆州新野挺进,由于沿途险阻,行动迟缓,抵达新野前沿的仅得五万兵力。
    其余兵军,则在后面缓缓挺进,后军的将领是曹洪。曹操特派此两员大将,进攻新野,显然他确有先取荆州,再克江东之心了。
    夏侯惇为与后军的曹洪争功,一路长驱直进,沿途并无阻截,仅在距新野三十里处,被赵子龙所统领的小部兵马冲杀一阵,但又很快退去。夏侯惇判定这是刘备兵力薄弱,仅能以此游击战术应付,他不由向他的副将大笑道:“刘备无能,那白面书生诸葛亮的伎俩亦仅此而已,何足惧哉。”
    夏侯惇傲意顿生,下令大军,无须顾虑后防,全速向新野方向推进。他自己更一马当先,亲率三万大军作前锋,风驰电掣向新野扑来,他的目的是首先攻取新野,生擒刘备,活捉诸葛亮,以抢个攻取荆州的头功。
    夏侯惇的五万前锋,竟毫无阻碍,便越过新野外围要塞仙人渡,新野便仅在二十里外了,夏侯惇心中傲意更炽热,他向副将大笑道:“仙人渡乃新野城外唯一要塞,如此险恶之地,刘备竟不派一兵一卒防守,显见其已无兵可用了。”
    就在此时,前面的探子飞奔而至,向夏侯享报道:“前面人新野有两条路,一条是距新野较远的大道,一条是较近的崎岖傍山小路,大路风平浪静,毫无埋伏的迹象,小路却烽烟腾升,似有兵马埋伏。”
    夏侯惇一听,纵马上前,登高一望,但见新野方向,果有两条路,一条可驱车马,居然十分平静;另一条是仅容人马鱼贯而进的崎岖小路,却远远便见烽烟腾冒。
    夏侯惇一见,微一沉吟,便傲然大笑道:“此乃兵弱之人疑兵之计也,大路风平浪静,易于我军推进,因而必有埋伏,我虽然不惧,但拖延时日,被曹洪的后军抢占头功,我决不为也,小路虽然烽烟四起,但此乃迷惑我军之计,里面必无一兵一卒埋伏,嘿,我知兵法有云,避实就虚,但我却偏反其道而行之,来个避虚就实,攻刘备一个出其不意也。”
    于是夏侯惇断然下令,大军向小路进发,直扑新野,不得延误。很快,夏侯惇的三万前锋,便北进傍山小路,风驰电掣,直奔南面的新野方向。
    在傍的山小路的林中,张飞率三千兵马埋伏,兵士正遵命添薪燃火,林中四周,烽烟四起,远近可见。
    张飞的偏将见久无动静,不由向张飞进言道:“将军奉军师之令,在此埋伏,却燃起烟火,曹军知内有埋伏,岂会走此凶险小路?若曹军迳奔大道,我军并无任何兵力防范,则新野危矣。”
    张飞咬牙道:“此皆孔明这白面书生之错,我必与他算帐。”
    张飞话音未落,小路北面,已有探子飞身来报:“将军,夏侯享亲统三万前锋,已入小路,向此地疾驰而进,将军快作准备。”
    张飞一听,不由一怔,心中突突一跳,又惊又喜,他也不及表示什么,即立刻传令道:“全军将士,张弓搭箭,准备杀敌。”
    夏侯惇统领三万前锋,向小路长驱直进,果然毫无阻滞。
    夏侯惇不由得意的狂笑道:“如何?诸葛亮如此拙劣疑兵之计,岂能阻我去路?”
    夏候惇的副将连忙附和道:“夏侯将军料敌如神,必可一举取新野、克荆州,建下不世奇功也。”
    夏侯惇大笑,但他的笑声刚落,前面烽烟最旺处,便突然响起一声惊雷似的暴喝:“燕人张翼德在此守侯多时了。”
    这一轰雷似的暴响,令人心魄震裂,曹军中有胆怯的,已滚鞍落马,步兵有的伏在地上,如见天神降世,不降仰视。
    夏侯惇亦知张飞之勇,正惊骇间,一将已率三千兵马,疾驰而出,箭如雨下,曹军纷纷中箭倒下,当先一将,身如铁塔,须胡怒张,手执丈八蛇矛,冲杀而来,如狂风扫叶,曹军挡者彼靡。
    夏侯惇的副将自恃有几分勇力,不待夏侯惇下令,即拍马飞出,手中大刀一舞,迎架丈八蛇矛,却只听当的一声,副将的大刀刀柄,竟立地断为两截,“黑铁塔”手中丈八蛇矛余势未尽,向前一挑,便将夏侯惇的副将心胸洞穿,挑落马下了。
    夏侯惇一见,不由大骇,暗道:此人神勇,不于当下当年的吕布!他已心生怯意,但此时尚仗自己兵多,张飞兵少,只要冲杀出去,便可将张飞抛在后面,于是无奈拍马上前,迎战张飞。
    夏侯惇是曹操帐下猛将之一,本来可与张飞战个二、三十回合,但他此时己心生怯意,对方的用兵,大大的出乎全的意料,心中懊悔之极,因此与张飞交手不到五个回合,便手臂酸麻,不敢再战,拨马便向小路北面奔逃,主将先逃,后面的曹兵,便如潮水般倒退,向原路溃逃。
    张飞丈八蛇矛一挺,疾冲上去,率三千兵马,如巨浪般向退潮般的曹军撞去,直令曹军鬼哭神号,丢盔弃甲,亡命溃逃。
    夏侯惇所率的三万前锋,向原路溃逃,待退到新野要塞仙人渡时,已剩下不到二万兵力。
    就在此时。仙人渡要冲,又杀出一队人马,为首一员大将,手执青龙偃月刀,长须飘拂,如天神骤降。一轮冲杀击之下,夏侯惇的二万兵力,又被关公残灭过半。
    夏侯惇心胆俱寒,率八千残兵,拼命冲出仙人渡。不料当先又杀出一队人马,正是最初游击即退的大将赵子龙,赵子龙银枪起处,夏侯惇的亲兵亲将纷纷落马,夏侯惇就连迎战的勇气亦失去了,伏在马上,狼狈而逃。赵子龙追了一段,即猛停下来,向前面的夏侯惇以内力传音大笑道:“我奉军师之令,放你回去向曹操传话,他若敢来犯荆州、江东,必教他如你一般狼狈而逃。”
    夏侯享逃出生天时,他所率的前锋三万大军,竞仅剩千余兵力而已,后军的曹洪闻讯,亦十分惊骇,不敢再向前扑进,即退回许昌去了。
    此时在新野城内,孔明已于中军大营,吩咐摆下庆功酒宴,准备慰劳得胜而回将士。
    刘备心中却隐隐不安,他对诸葛亮的实战才华,毕竟是第一次领略,因此其成败得失尚不敢确定,他不由向孔明道:“三弟翼德,性如烈火,待会或有冲撞冒犯之处,但请先生见谅。”
    孔明从容一笑:“主公放心,我保翼德必会开怀畅饮便了。”
    孔明话音未落,关公和赵子龙已双双并肩而进,两人先向刘备报喜,再立即向孔明欣然拜道:“先生用兵,鬼神莫测,重创曹军,未将拜服。”
    两人话音未落,外面又有一将大叫而进:“先生神机妙算,直教曹军鬼哭神号,张翼德便把人头奉上,亦心甘拜服。”
    大叫而进的将领,正是性如烈火的张飞,此时只见他裸了上身,自缚双手,背插荆棘,大步而进。他见了孔明也不打话,便一下跪拜于地,大声道:“请军师先生重重处罚,要斩要杀,张飞皆心甘情愿。”
    刘备一见,便已明白一切,他正忖念,如何代张飞向孔明求情。孔明已微笑道:“翼德犯何过错?莫非曹军不走小路么?”
    张飞一听,拜伏于地,由衷说道:“张飞未悉先生之能,惊天地、泣鬼神,竟可运筹帷帷,决胜于千里之外,令敌军乖乖听从调遣,先生之才,当世无人可及,张飞鲁莽,过往对先生屡有冲撞,不敬无礼之罪,任凭先生处置责罚。”
    孔明此时欣然一笑,忽地伸手向张飞轻轻一托,张飞但感一股十分雄浑的力度,将他沉重的身躯托升而起,再也拜不下去。张飞心中不由骇然,暗道:“原来孔明真人不露相,他竟身负如此惊世神功,文武双全,却深藏不露,虚怀若谷,自己一介武夫,万万不及。
    孔明微笑道:“翼德与我有军令状立下,按律不得不罚,但你杀敌有功,以一挡百,功可抵过,因此不赏不罚,你可服气?”
    张飞俯首叹道:“先生处事,公正严明,飞怎会不服?但飞不敬之罪,先生若不加责罚,飞反而惭愧不安也。”
    孔明感慨说道:“翼德知错勇改,效古人负荆请罪,不失大将之风,可喜可嘉,我感主公三顾之情,出山匡扶,济世救民于水火,早已劳辱皆忘,但鞠躬尽瘁,死而后己,些许个人恩怨,我又岂会耿耿于怀?”
    孔明说时,亲手拨出张飞背插的荆棘,一折为二,抛在地上,又亲自替张飞松绑,以手抚其背,慰道:“翼德以一挡百。
    凭三千兵逼退夏侯惇三万大军,此役有功,非你莫属,真虎将也。”
    张飞此时不由感动万分,虎目含泪,他紧握孔明的双手,慨然道:“先生虚怀若谷,心宽如海,神功盖世,智计惊人,飞从此拜服,但凭先生令下,赴汤蹈火,决万死不辞。”
    孔明欣然一笑,与张飞、关公二将,心中再再无芥蒂,而关公、张飞二人,对孔明亦从此诚心拜服,孔明令出,莫敢不从。
    当下众将入席饮宴,席间,孔明道:“今日夏侯惇虽然溃败,我获短暂回旋时间,但我料曹操不久必亲率大军南下,须早作准备。”
    刘备道:“先生将以何计退敌?”
    孔明沉吟道:“曹操若亲率大军南下,新野小县,力量有限,不能久守。如今荆州刘表病危,可乘此机会,取个荆州,作坚固据地,如此才可抵御曹操来此。”
    刘备道:“先生难道不可再如此一役,用计大破曹军吗?”
    孔明道:“新野之地,无险可守,今胜夏侯惇,不过是利用他骄兵心理,以反疑兵之汁,侥幸取胜而已。而计不可二出,曹操亦非比夏侯惇,加之早有戒心,于此平川之地,以万余兵力抵御,便神仙降世,亦难取胜也。因此唯今之计,只有先取荆州,再南联江东孙权,才可与曹操周旋到底,寻机以破。”
    刘备道:“先生所言虽是,但刘表于我有恩,我又怎好谋取他的荆州呢?一切待他去世后再作打算为妥也。”
    孔明道:“时势急迫,恐不容等待了。”
    刘备依然拒绝道:“刘表一旦尚健在,我便决计不能作此负义忘恩之事也,否则刘备有何颜面面对天下?”
    孔明无奈,只好微叹口气道:“如此……那就暂且容后再作打算吧。”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