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赤龙跃渊-卷二 玄龙幻剑-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二 玄龙幻剑
第十九章 赤龙跃渊

    赵子龙主意已决,便毫不犹豫,他对身后尚余的三数十亲兵道:“我决与曹军决一死战,你等欲逃者只管自寻生路去吧。”众亲兵素来敬服赵子龙的英勇无畏,此时均大受感动,齐声道:“我等誓与赵将军同死共生。”
    赵子龙跃马挺枪,在乱军中到处寻觅。从新野、樊城两地逃到此处的十余万百姓,呼大抢地、号哭之声震天动地,中箭枪伤,抛男弃女而逃的,漫山遍野,不计其数,睹之令人心血凝结。
    正搜索前进间,赵于龙突见草从中躺着一人,奄奄侍毙,正是刘备的幕僚简雍。
    赵子龙急忙间道:“简先生曾见两位主母么?”
    简雍爬起身子,道:“赵将军,两位主母甘、糜两夫人,抱着阿斗,在曹军杀到时,弃车而走。我飞马赶去,转过山坡,被曹军将领一枪刺我跌下,战马被他抢了,我挣扎不得,只好卧于此处诗毙。”
    赵子龙十分同情,便跃马而出,一枪刺死路过的一名曹军骑兵,夺了他的战马,令二亲兵扶简雍上马,又护送他先去告知刘备。赵子龙慨然道:“赵子龙上天人地,必寻主母和小主人回来,若不见我回来,我必已战死沙场了。”
    赵子龙说罢,折马疾冲而去,正走之间,遇一原来护送甘、糜两夫人车仗的军士,赵子龙问道:“可见两位主母的踪迹?”
    军士道:“刚才恰好见甘夫人披头散发,混于一伙逃难百姓中,向南而逃。我刚欲去救助,却被曹兵砍了。”
    赵子龙一听,也不停留,拍马便向南疾奔。不一会,果见一群百姓,有男女数百人,相扶踉跄而行,赵于龙在马上大叫道:“甘夫人在么?”
    百姓群中忽有妇人放声大哭,赵子龙循声一望,原来是甘夫人,披头散发,光足而行,十分狼狈。赵了龙下马拜见甘夫人,询问她糜夫人和阿斗的下落,但甘夫人也不知道糜夫人和阿斗的去向。
    正说话时,逃难百姓大叫曹军杀来了。赵子龙连忙提枪上马,向后面一看。原来是曹仁的部将淳于导,他带着千余兵马,疯狂搜捕刘备军中之人,糜竺不幸被他捉住,绑在马上,正解去向曹操邀功。
    赵子龙大怒,他也不打话,跃马挺枪,便杀入曹军中,挡者披靡。赵子龙风驰电掣,冲到淳于导面前,银枪一闪,便将淳于导刺于马下,赵子龙救下糜竺,又夺了两匹战马,吩咐糜竺和四名亲兵,先行护送甘夫人与刘备会合,并说他自己再去寻找糜夫人和阿斗。
    赵子龙回旧路,半途撞见曹澡的佩剑将夏侯恩,率一千军兵疯狂追杀百姓。赵子龙大怒。拍马挺枪,闪电般将夏侯恩刺死,趁势将他所佩的曹操宝剑“倚天”、“青虹”两剑夺了,插在腰上,再去搜索。
    此时赵子龙身边,已再无一兵一卒了。但他却毫不畏惧,孤身一人,到处搜索。但见到逃难的百姓,便探问糜夫人和阿斗的下落。
    终于,有逃难的百姓告诉赵子龙,说糜夫人和阿斗,便在前面的一座破屋内。
    赵子龙连忙向那破屋驰去。他奔进破屋,只见一位妇人,抱着一个婴儿,正坐在墙下枯井旁啼哭,原来果然是糜夫人和阿斗。
    赵子龙连忙下马,与糜夫人相见,糜夫人见了赵子龙,却不再啼哭,道:“见到赵将军,阿斗这孩儿便有生路了!望将军可怜他父亲半世飘零,只得这一点血脉,将这孩子护送去他父亲处,则我虽死无憾了。”
    赵子龙见糜夫人身中枪伤,鲜血淋漓,心中十分难受。
    他连忙向糜夫人道:“请夫人抱小主人上马!赵云步行死战,誓送夫人杀出重围。”
    糜夫人却坚决说道:“不行,将军岂能无战马?步行怎可送阿斗出去?我已受重伤,距死不远,将军快走吧,不必以我为念了。”
    赵子龙心中不忍,再三请糜夫人上马。糜夫人长叹一声道:“赵将军若要救我,则必无一人可逃出生天也!望将军顾念此子,送他出去,则我虽死亦尤憾了。”糜夫人话音未落,即忽然放下阿斗,翻身投入枯井自荆赵子龙见糜夫人为子而自殉,心中十分感慨。他恐怕曹军凌辱糜夫人的遗体,便将土墙推翻,把枯井填塞了。
    赵子龙抱起阿斗解开腰带,把阿斗贴心胸绑好,再用护心镜在外层保护。然后提枪上马,疾奔而出。此时曹军已追杀而至,忽有一将,是曹洪部将晏明。见到赵子龙单枪匹马,以为有机可乘,挥舞三尖两刃刀便来杀赵子龙。赵子龙怒道:“鼠辈敢欺我单枪匹马么?”他说时,已随后拨出凤凰剑,闪电向晏明的刀柄一削,将他连人带刀,斩为三截。
    赵子龙此时已知身处生死关头,怀中又有阿斗须护送,稍一大意,便必死无葬身之地,因此早已默运自身那五凤朝阳真气,施展他独创的天象六合神功,气贯于他的凤凰剑上,展开第一式“三三不颈,闪电般将敌将杀了。他施展此式之下,若三敌来攻,三敌必死;若一敌来攻,自然便被断为三截。
    这是赵子龙第一次将武林神功,运用于战场马上作战,其威力竟亦如此厉害。
    赵子龙杀退晏明的曹军,正驰聘之间,前面又有一队曹军截住去路,为首的大将,是张郃,张郃挺枪直刺赵子龙。
    赵子龙与张郃斗了十余回合,见张郃竟然毫无破绽,便思用天象六合神剑破敌。赵子龙向张郃虚晃一枪,拨马便走,他右手提枪,左手已暗地拨出他的凤凰剑,只要张郃追近一丈范围,“三三不颈的剑势展开,张郃武功虽然高强,亦必立刻被断为三截。
    不料曹军已暗中布下陷井,赵子龙回马奔驰中突然轰隆一声,连人带马掉落陷坑中去了!张郃一见大喜,驰近陷坑一丈,挺枪便刺赵子龙。
    赵子龙骤逢凶险,他却浑然不惧,他那五风朝阳真气此际已贯注双臂。只见他右手银枪猛地向坑底一顶,大吼一声,连人带马,有如神助,竟凌空而起,跳出陷坑!这一沉一起,快如闪电,张郃的枪尚未刺到,赵子龙和战马已跃出陷坑了。
    张郃见了,不由大骇,如见天神,疾速后退。总算这张郃知机,否则他若在一丈范围之内,赵子龙蓄势已久的独创天象六合神剑第一式“三三不颈剑势展开,张郃便必定化作“张郃三截”了。
    赵子龙也不敢追杀张郃,趁空夺路而走。正奔驰之间,曹军已漫山遍野的涌来,立将赵子龙单人匹马,陷于千军万马中了。
    原来此时曹操已亲临战场,他登高而望,见山下一将,左冲右突,十分英勇,便下令曹洪挥军合围。曹军近万兵将,于是放松了对逃难百姓及刘备军士的追杀,转而向赵子龙围拢过来。
    赵子龙跃马挺枪,左冲右突,枪刺剑斩,所到之处,虽然均冲出一条血路,但曹军兵多将广,杀退一批,另一批又涌了过来,有如潮水一波接着一波;更有如惊涛骇浪,一层连着一层的冲压过来。
    赵子龙也不知挑翻斩杀了多少曹军兵将,但曹军似杀之不完,斩之不尽,简直是无穷无尽,眼看如此下去,就算赵子龙再英勇,亦必力竭而亡。这种在战场上以多欺少的车轮战,即便是任何神勇无敌的将领,碰上这等惨烈的围困,亦必难逃战死沙场的厄运。
    但赵子龙却恰恰是其中唯一的例外,他出身武林名门,身负绝顶神功,又有五凤朝阳龙气护体,更有得天机门高手义兄诸葛孔明相助,悟创的独门武学天象六合神剑,他的战斗力自然胜于当世任何一名将领;而且这天象六合神剑,其剑势恰好是“以众凌寡”的克星,其威力只有在对手战力十分强盛,更能无穷无尽激发出来。因此身陷如此可怕绝境时,赵子龙独创的天象六合神剑的惊人威力,才终于被引发出来。
    只见赵子龙右手执枪,左手握剑,面对如惊涛骇浪涌压过来的曹军,突地仰天长啸,其声慑人心魄,令三里之内的曹军闻之手足不由一阵发软。啸声未落,赵子龙右枪左剑,两手同施展天象六合神剑的招式,第一式“三三不颈,便令三丈内的曹军兵将三人连着二人的倒在血泊中;第二式“六六无穷”,威力更为惊人,六丈之内的曹军,竟六人一堆堆的倒下,其状有如狂风扫落叶,将曹军的惊涛骇浪倒撞回去!
    曹操在山上见状,不由一阵目瞪口呆,喃喃说道:“如此战将,我平生仅见!未知此人是淮?”
    他身边护卫的心腹大将曹洪,闻言便跃马驰下山来,高声叫道:“军中战将请留下名来。”
    赵子龙在剑光中厉啸应道:“我乃常山赵子龙!挡我去路者死!知我名者退。”
    曹洪驰返山上,告知曹操。曹操不由又羡又忌,叹道:“若我得此虎将,甘愿以千军万马作交换!传我令旨,但赵子龙杀到,各军兵将不许放冷箭伤他,务必将他生擒活捉!违令者斩。”
    曹洪于是派人到各处传令。曹操此时的心思,的确对赵子龙之才爱之极了,以至不惜真的以千军万马去交换一位活的赵子龙!
    曹军兵将接曹操的令旨,知曹操不惜以兵将万人生命,去换取赵子龙,战意便不由大减,赵子龙剑光所到之处,曹军便势如退潮,哗地一下,便退出十丈外了!因为在场的曹军。
    从士兵到将领,均已被赵子龙的那手天象六合神剑威力震慑,深知近身者必死,唯一取胜的办法是远地放箭。但曹操却下令不许放冷箭,这便连唯一的一点取胜希望也断绝了。
    于是心怯加上绝望,曹军的战意便大为减退了。
    这便为赵子龙的突围制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他所独创的天象六合神剑的最后一式“九九归真”,也未及施展,他的可怕剑光,便已从曹军的重围中滚滚而出,犹如劈浪神剑,将曹军的千重惊涛斩开了。
    赵子龙杀出重围,他此时血染战袍,口喘粗气,显然他刚才施展的天象六合神剑,虽然威力惊人,但消耗内力甚巨;若非曹操被他的英勇所迷,下令曹军不许放冷箭伤他,赵子龙就算再英勇,只怕也难逃力竭而死。
    赵子龙认准南面的长板坡方向,纵马疾驰。曹操在山上见了,仍然不舍,下令曹军继续追击,他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誓要得到赵子龙一位令他着迷的神兵虎将。他自己亦飞身上马,率曹洪、李典、夏候惇、夏侯渊、乐进、张辽、张郃、许褚等多名猛将,向赵子龙奔走的方向疯狂追赶。
    赵子龙听身后杀声震天,知曹军随后追击,他此时已知无力抵御曹操的千军万马了,只好拼着后一口气,纵马飞驰,心中只盼有人前来接应。
    他奔驰了三十里,猛见前面横着一道河,河上有桥,一位黑铁塔似的将军,正挺矛立马于桥上,不由大喜叫道:“翼德救我。”,桥上挺矛立马之将,正是张飞,他见赵子龙浑身浴血,怀中以腰带绑着一位婴儿,他已接糜竺的报讯,知赵子龙北去。
    绝非背叛降敌,而是单枪匹马,闯入曹操的百万军中,怀藏刘备的独子阿斗,出重围而逃。张飞心中不由又感又佩,他是心直口快之人,不由纵马而出相迎,口中一面大叫道:“子龙!
    我差点向你动矛直取!请谅张飞鲁莽之罪。”
    张飞一面说,一面伸手一指河上之长桥,慨然道:“子龙快由此桥过去,不必顾后,天翻地崩,张飞替你顶住了。”
    赵子龙策马从张飞马侧而过,一面道:“翼德小心!后面曹军精英,倾巢而出矣。”
    张飞咬牙道:“子龙你既能从百万军中救阿斗,张飞难道便不可以独挡曹操百万兵么!子龙且去告诉哥哥,但教张飞有一口气在,决不让曹军越雷池半步。”
    赵子龙驰过长板桥,张飞亦返回桥上,立马挺矛,向对面怒目而视。
    不久,曹操收降的刘表荆将文聘,已当先率军赶到。文聘深知刘备军师诸葛亮的历害、张飞的神勇,又见张飞虎须倒竖,环眼圆睁,手执蛇矛,立马桥上,孤身一人,他身后林中,尘土飞扬,疑有伏兵。立刻勒住马,不敢进前。
    接着曹仁、李典、夏侯惇、夏侯渊、张辽、张郃、许褚诸将亦到。见张飞独立桥上。曹仁、夏侯惇均吃过孔明的大亏,深恐此乃孔明疑兵之计,都不敢近前,只好扎住阵脚,成一字形排在河的西面。
    曹操接报,心中怀疑,恐是孔明用兵之计,便从后奔驰了上来,探看动静。
    张飞怒视曹军百万之众,毫不畏惧,只欲来一番浴血死战,他见曹军后面,隐隐露出一面青罗伞盖,知是曹操亲身来探,便厉声大喝道:“我乃燕人张翼德!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其声猛如轰雷,曹军闻了,皆感腿颤。
    曹操在前锋军中央,见状连忙吩咐将他身后的青罗伞移走,向左右的亲兵将道:“我曾听关云长说,张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犹如探襄取物!今日在此相逢,你等须小心留意了。”
    曹操话音未落,张飞又暴喝道:“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上来决一死战。”
    曹操见此阵势,心中生怯,先萌退意。他的亲兵亦开始向后移动了。
    张飞见状,不由又大怒道:“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为何故?”
    喝声未绝,曹操身边的亲将夏候杰,自闻曹操之言,本已心惊肉跳,经不起张飞连番如雷暴吼,吓得肝胆碎裂,倒撞落马一命呜呼。
    曹操见了,拨马转身便走。身后诸将见状,亦一齐转身而逃,势如退潮。曹操心惊胆战,连头冠亦掉落,披头散发而逃,狼狈之极。
    曹操正慌急奔逃,他的战马,却猛地被随后赶上的张辽、许褚扯住了,曹操余惊未息,惶急道:“这张飞非人!简直如神如鬼!你二人扯马干么?欲教我曹操丧命吗?”
    张辽道:“丞相且稍安勿惊,料张飞再勇,亦孤身一人而已,不足如此畏也。”曹操依然心怯道:“若是孔明之计又如何?你二人先回探查清楚再说。”
    张了、许褚二人,无奈只好驰马而回,再到长板桥打探消息。
    这一面张飞见曹军如潮水般退去,他也不去追杀,下令后面林中的二十余名亲兵,解去马拖树枝,拆掉长板桥,然后得意地跑回,向正在林中歇息的刘备回报。
    刘备一听,便微叹一口气,道:“三弟勇则勇矣,可惜未工心计。”张飞忙道:“为什么?”
    刘备道:“三弟若不断桥,曹操怀疑我军中有孔明定计,恐有埋伏,必不敢进,如今你已断桥,曹操便知孔明不在军中,我军力弱心怯,他便必挥军过来了……事不宜迟,快上马启程吧。”
    刘备身边,此时已仅剩五百余兵力,保护着刘备一众,走小路直插汉津,准备南渡汉水,直抵江陵,与孔明会合。
    此时张辽、许褚已驰返长板桥,见桥断人去,回报曹操。
    曹操一听,便呵呵笑道:“既断桥,乃自暴其虚,足证孔明不在刘备军中了!张飞匹夫之勇,何足惧哉。”
    于是曹操下令,集中一万兵力,限一夜须将三道桥架好,明日向刘备追击。刘备一众兵将,星夜动身,赶赴汉津。第二天中午,即将抵达汉津时,忽见后面尘头大作,喊杀之声震天。刘备不由哀叹道:“前无援军,后有追兵,这如何是好?”
    他无奈只好令张飞、赵子龙二人准备应敌。
    此时果然是曹军追杀而来,但却非曹操亲率,而是曹洪统领。原来曹操在长板桥,等待筑桥的当晚,他忽然心有所触,便将众大将召来,向众大将道:“刘备已成釜底之鱼,务必于此时残灭,否则便如放虎归山了!众将可努力进前,誓取刘备人头来见。”
    座中荀攸却道:“的确宜趁此良机消灭刘备,但孔明、关羽皆不在刘备军中,诸葛孔明智计过人,必着人暗中谋取南面位于西段长江之畔的江陵。江陵乃荆州重镇,兵粮充足,乃东进江东之要津也。若被刘备攻据,不但令其得以自保,且对丞相攻取江东大业,亦有极大危害也。”
    曹操一听,不由豁然而悟,忙道:“如何为安?”
    荀攸道:“可兵分两路,一路击刘备于汉津;另一路直插江陵,抢个先机,攻取江陵,若汉津、江陵皆为我军所占,则孔明便有回天之计,亦无回天之力了。”
    曹操一听,欣然点头,十分赞同。他断然下令,由曹洪统领十万大军,向汉津追击,他自己则统率四十万大军,转向西南,进军江陵。
    荀攸此议,十分高明,可算洞悉当时的军事大势。因为江陵位于长江的上游,沿江直下,便可直插江东。刘表的水军,又多聚于江陵,曹操若要进攻江东孙权,江陵便是一个十分关键的要津。
    而汉津则是江东地区的大门,位于汉水入长江出口处,亦是东进的必经之关口。
    因此假如曹操真的他先占据江陵及汉津两大要津关口,则江东必危,就算神仙亦难挽救孔明的败北。
    不过,或许天机大势当真已注定要成为三分奇格,因此荀攸虽然洞悉了军事态势,但孔明却比他棋高一着,早就判料曹军的进军方向,因此早就抢占先机,作了严密周详的部署。这一点,不但曹操、荀攸并未察觉,就连刘备事前亦仅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刘备之所以转走汉津,是被迫如此,因为孔明原来部署于江陵曹军追击的行动太快,刘备进军撤退太慢,所有通向江陵的陆路均被堵塞,唯一可达江陵便只有汉津这一条水路。
    刘备接近汉津时,曹洪的大军也已追到。刘备此际但感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几乎绝望了。因为刘备身边,此时所剩的残余兵力,仅五百人而已,大将方面,虽有张飞、赵子龙、刘封、周仓等,但经连番恶战,均已成强弩之未,战力已消减大半了。因此面对曹操的大军,刘备还怎能乐观,存侥幸心理?
    在这种绝对劣势下,不要说刘备,就连诸葛亮在此,亦难有回天之力,因此刘备心中已萌死念,他深知在关键时刻,他就连投降的机会也没有了,而除了投降,便只剩下这一条绝路了。
    曹洪统领十万大军,从长板坡方向出发,一路向南追击刘备。他为了抢在刘备的前面,攻占汉津,更由他自己亲率一万精骑,风驰电掣直扑南面的汉津,以便堵住刘备最后唯一退路,实行关门打狗,残灭刘备的残余势力,并实施曹操以荆州为大营,向江东孙权发动进攻的意图。而为了施行这个意图,汉津和江陵的地理军事形势同等关键。
    曹洪跟随曹操多年,自然深刻领会曹操的战略大计,因此他不畏艰险,率一万精骑,直扑汉津;而且曹洪预料,刘备此时已成强弩之未,根本已不堪一击了!
    不料曹洪一万精骑,风驰电掣驰近汉津仅十里的一座山前时,山坡后战鼓齐响,一队大军驰出,为数足达万骑,领先一员大将,手执青龙偃月刀,座下骑赤兔千里马,向曹洪大笑道:“曹将军,关某奉孔先生之令,已在此守候多时了。”这员大将正是关公。他奉命到江夏借兵,江夏刘琦知是孔明的安排,便毫不犹豫,答应立刻出兵援救刘备。正当关公和刘琦准备战船,从长江中游驶上江陵时,孔明已赶到江夏了。
    孔明抵达江夏,与刘琦、关公相见,刘琦先向孔明谢过妙计救命之恩,关公忙问刘备军中情形。孔明微一沉吟,即决然说道:“曹操已逼荆州襄阳,刘琦北上青州,刘琮必已凶多吉少,此乃曹操多疑心性所必然也。荆州大将蔡瑁、张允已归降曹操,两人所统的荆州水军、战船,亦必已落入曹操手中,曹操有了荆州水军,实力大增,下一个目标,必定是攻取江东孙权。而曹操为了进攻江东,又必先取江陵、汉津两大长江渡口,江陵只怕落人曹操手中了。”
    关公一听,不由大惊道:“若江陵已为曹操所占,则我军将无路可退了。”
    刘琦亦惶恐道:“若曹操欲图江东孙权,则必先夺取荆州全部,我所守之江夏及夏口两地要津,势必落入曹操的虎口了!孔明先生有何妙策应付?”此时形势突变,已非孔明向刘琦求救,而是刘琦为求自保而向孔明请求了。
    此时的军事形势是,曹操已占取荆州大部,亦即占据了长江上游的各大渡口要津,长江中游便是江东孙权的九郡地土。而中间仅余的原刘表荆州领土,便只剩汉津,及刘琦所据守的湖北黄岗西北方的江夏,可沿长江直通。因此曹操若要东进攻孙权,除了必先取江陵及汉津上游渡口外,下一个战略目标,便必定是江夏和夏口,而只要江夏和夏口落入曹操的手中,则中游江东孙权,失去任何可作缓冲屏障,而要直接面对曹操的百万大军了,此时的军事形势,无论对刘备、刘琦、还是江东的孙权,均十分险恶,稍有差错,便必全军覆没。
    孔明隆中隐居的这一段日子,早已洞悉这一大片江北、江南、江东的地理形势,目下险恶态势,他岂会不了如指掌?
    此时刘琦惶急,向孔明问计,孔明微一沉吟,便断然说道:“目下江陵己不宜进攻,宜紧守江夏、夏口、汉津三大长江中游要津。云长先率军就近到汉津要道阻击曹军,我料主公知江陵不可进,必斜进汉津,云长此举,亦可顺势接应主公。
    刘公子则远赴夏口,点水军开赴汉津接应。江夏、夏口已不容有失,我定要保之,再徐图抗曹大计。”
    刘琦和关公一听,均立刻赞同,刘琦和孔明,连夜赶往夏口,点水军驶去汉津接应。关公则率江夏军万余兵力,风驰电掣,从陆路直插汉津。
    关公在汉津出口埋伏,果然不久曹洪便驰到了。
    此时曹洪一见关公兵多势众,阵势严整,他先前已吃过孔明火烧新野的大亏,连他自己亦被烧掉了一层脸皮,此刻见关公埋伏闪出,心中不由大骇,立即勒马向身后诸将叹道:“今回又中孔明之计矣……大军速退三十里,待报知丞相再作打算……”曹洪已被孔明的神机妙算吓昏,他只要稍遇埋伏,便如见鬼似的速速后退。
    关公也不敢大意,略作追杀,便即迅速回驰,到另一面与刘备会合,刘备见到关公,获悉孔明已作周详部署,心中这才稍定。
    关公已先于汉津准备了船只,他接刘备等人后,便着副将率骑兵从陆路先返江夏,他自己亲自护送刘备等,从水路开赴夏口。
    运送刘备等人的战船,驶了一段,将入夏口水道时,忽听南面战鼓震响,舟船无数,顺风扬帆而来,刘备不由大惊,暗道:若是曹军战船则刘备必葬身大江了。
    刘备正惊惶间,南面的战船已然驶近,为首一只大船,船头上挺立一将,白袍银铠,大呼道:“叔叔勿惊,小侄刘琦前来接应。”而在刘琦身边。见一人纶巾道服,正是刘备望眼欲穿的先生孔明,刘备一见,心中这才大定,他不由以手加额,庆幸说道:“幸保先生不失,我必又转危为安了。”
    孔明刘备过船相见,孔明断然的作出部署,令关公率五千军镇守夏口,他自己和刘备、刘琦、张飞、赵子龙诸将,则先赴江夏,训练江夏水军,准备迎击曹操大军的进攻。
    另一面,曹操亲率四十万大军,于当阳长板坡转向西南面,直插百里外的长江上游要津江陵。
    曹操大军抵达江陵,刘表旧属知不能抵抗,即出城投降。
    曹操兵不血刃,便已占取江陵。
    曹操心料曹洪的十万大军,必已追歼刘备的残余,并顺势攻取汉津。他此时十分得意,雄心勃勃,向众将道:“今荆州局势已定,荆州军三十万水陆兵已为我用,我决进取江东孙权。”
    不料就在此时,汉津方面,曹洪派来报告的快马,已入帐向曹操报道:“曹将军向丞相禀报,他于汉津遇伏,被孔明预先伏下关公一支精兵所退,将军虽然已攻取汉津,却被关公将刘备接应送走,此时已据守江夏、夏口要津了。”
    曹操一听,不由吃了一惊,心道孔明真神机妙算,他显然已洞悉我的下一个目标,乃江东孙权!因此抢占江夏、夏口两大要津,我欲迅速攻取江东大计,只怕因此而受阻了。
    曹操心中忖念,口中却从容的笑道:“回去告知曹将军,不必惊慌,我自有妙计破孔明。暂时按兵勿动,一切依我调令行事。”
    曹洪派来的使者走后,曹操这才转而向荀攸道:“今刘备已据江夏、夏口,他以两地作为犄角之势,易守难攻;且刘备有孔明相助,必东联孙权,则成我心腹大患也,你以为当用何策破之?”
    荀攸一听,不由微叹口气,道:“我所担心的,正是一旦让刘备逃脱,凭他的面子,江夏刘琦必全力相助以求自保。而孔明洞悉先机,亦必先赴江东,寻求与孙权联合抗我大军进攻,若刘备、孙权两者联手,则丞相东取孙权的大计,便必定困难重重了。”
    曹操一听,便知荀攸对曹洪追击不力,放走刘备,十分不满了。但曹操对他的亲将素来护短,极不欲再论究曹洪之失,便接口笑道:“幸而曹洪将汉津攻占,则长江中、上游要津,要便稳据,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我不惧江东孙权了,但如何打破刘备与孙权的联合,倒不得不花费一悉思量。”
    荀攸一听,他深知曹操对他曹氏、夏侯氏亲将护短的脾性,便不敢再在曹洪失策之事上纠缠,转而道:“对江东孙权,宜软硬兼施。要先以大军向其威慑,然后遣使往江东,请孙权出兵,与我共取江夏,共擒刘备,分荆州之地,永结盟好。
    如此,孙权必生惊惧,转而降我,则大事徐图可定也。”
    曹操点头赞同荀攸之计,于是一面遣使往江东,劝孙权臣服,共取江夏。
    另一面则调集大军,将荆州军分散插入曹军中,共计马军、步军、水军八十多万,向外虚称百万,水陆并进,沿长江而下,连营布防设寨三百多里,声势十分浩大。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