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血溅荆襄-卷二 玄龙幻剑-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二 玄龙幻剑
第十八章 血溅荆襄

    此时,曹操的中军大营,已移驻刘备刚撤出不久的樊城。
    曹操虽然含怒而来,欲屠尽樊城军民,但樊城军民均已撤走,十室九空,曹操也无人可屠。
    而且曹操从刘备竟于危急之际,仍携十余万民众溃逃之事,亦忽然醒悟,他占取荆州,目的是进入江东孙权,则为甚不好好利用荆州的军力、人力、物力呢?
    于是曹操立即派人到襄阳,令刘表的次子刘琮前来樊城见他。
    刘琮害怕不敢去,蔡瑁、张允便同赴樊城,参拜曹操,卑躬屈膝,极尽阿谀奉承。
    曹操心中虽然不悦,但仍向蔡瑁问道:“荆州军马钱粮等物,到底尚存多少?”
    蔡瑁为讨曹操欢心,便将荆州的实力一一详报:“丞相,荆州为迎接丞相,一切皆留存完好,计有马军五万,步军十五万,水军八万,共计二十八万水陆大军。钱粮则大半存放于江陵,其余各地存放的,亦足备一年粮草。
    曹操又问道:“水军战船有多少?则何人掌管。”
    蔡瑁忙道:“战船完好无缺,计有七千余艘,由蔡瑁等统掌。”
    曹操一听,暗道:我正欲攻打江东,此人又可用。于是便欣然说道:“很好,你二人果然忠心,我今特封蔡将军为镇南侯水军大都督,张允为助顺侯水军副都督。”
    蔡瑁、张允喜出望外,连忙跪拜致谢。
    曹操又道:“你二人即回襄阳,为我保存车马钱粮,并大小战船,不得有误。”
    蔡瑁、张允二人,连忙口呼“领令”,得意洋洋的退出去了。
    荀攸此时在曹操的中军帐中,对曹操道:“蔡瑁、张允二人,皆奸妄之徒,留用无益,为甚不杀,反而加官晋爵,委以重任呢?”
    曹操大笑道:“我岂不知?但我所领乃非此地之军,不惯水战,而我目的乃取江东,水战不可或缺,正好利用此二人,为我所用。待大功告成,这二人便另有处置了。”
    荀攸这才无话可说,曹操又随即下令道:“再派人前去襄阳,封刘琮为青州刺史,令他即日离开荆州,赴青州上任,不得延误。”曹操为防有失,更特派他的大将于禁前去执行命令。
    于禁率军前去襄阳,曹操随后亦率大军抵达襄阳城外。
    刘琮、蔡夫人母子,亲自出城迎接,曹操好言慰之,蔡夫人以为大局已定,不但可保生命,更可永保荣华富贵。
    不料曹操原来答应封刘琮永为荆州之主,入城后不到片刻,于禁便率兵包围刘琮的府衙。押送蔡夫人、刘琮母子上路赴青州。蔡夫人不愿离开,哭哭啼啼,向于禁求诉。
    于禁笑道:“丞相有话,说青州近帝都,教你随朝为官,免在荆、襄被人图谋陷害,丞相令出如山,你母子二人还是乖乖启程吧。”
    蔡夫人、刘琮母子二人,无可奈何,凄凄切切,只好上车起程,此时蔡夫人当真悔不当初了。走到半路,于禁在偏僻处,依曹操密令,把蔡夫人、刘琮母子杀掉,尸首抛入深坑,神不知鬼不觉,母子二人死无葬身之地。
    于禁回去向曹操回报,曹操大喜,重赏了于禁,欣然道:“刘琮死去,荆州再无后患了。”
    荀攸在旁进言道:“刘备目下,似有向江陵进发之意,若江陵落人刘备手中,更有诸葛亮辅佐,必如虎添翼,难于动摇了。”
    曹操深以为然,于是下令大军快马追杀刘备,限一日一夜,追及刘备所率的十余万军民,务求屠戮殆尽,不留一个活口。
    此时,刘备及随行的十余万百姓,及护送的三千余兵马,难艰行进,一程又一程,向江陵进发。赵子龙负责保护官员家属老少。张飞则负责断后,每日仅走一二十里,犹如蜗牛爬行。
    孔明此时亦有点不安了,他对刘备道:“云长往江夏求救,至今未有音讯,不知是甚原因?”
    刘备道:“先生当日有恩于刘琦,若先生亲赴江夏,刘琦必肯派兵救援。”
    孔明心道:目下情势险恶,刘琦是否肯派兵相救,乃关乎刘备生死存亡的关键,看来亦唯有我亲去走一遭了,孔明主意已决,便慨然道:“既然如此,江夏之行,我不得不走也。”孔明说罢,便欲上马,奔江夏。
    刘备急道:“先生是我的栋梁,不容有失,怎可孤身上路?
    我派张飞率一千军马,护送先生去吧。”
    孔明一听,不由暗叹一口气,心想:目下刘备身边的兵马只有三千,再分出一千,更调走张飞,他凭什么来自保呢?他并不知我身负神功,便如此舍己为我,他待我之情,可谓至深至诚了。孔明心中感动,便慨然说道:“主公放心吧!此地到江夏不过二、三百里,我快马加鞭,一日便可到达,若带兵随行,反为不便。不但如此,主公身边,不能没有坚强护卫,雕雪师妹和司马芝姑娘,便留下来,负责保护主公吧。”
    孔明说罢,即上马疾奔江夏去了。
    刘备目视孔明背影,不由长叹口气,喃喃说道:“先生为我刘备,不畏生死,亲自奔劳,他若有闪失,我刘备唯有一死以报之也。”
    司马芝一听,不由格格笑道:“刘将军大可放心,凭诸葛义兄之能啊,就算有千军万马,他亦视作等闲呢,他的神功啊,就连子龙哥哥亦甘拜下风也。”
    刘备迷惑道:“司马姑娘为甚有此说,先生虽精通神机妙算,但他不懂武功,手中无兵可用,怎可抵挡曹军千军万马?
    我正为此担心埃”司马芝正欲再说什么,雕雪深知他的诸葛师哥心性淡泊,绝不喜欢别人为他炫耀,特别是武功之道,他更断认不可自恃,仅视作危急时自保之用罢了,于是雕雪便接口道:“虽然如此,但诸葛师哥智计过人,又自知本命凶危,他若知凶险,自然会加以回避,刘将军因此大可放心便了。”
    刘备一听,心情这才稍感安慰,不再多言。在南下的逃难人潮中,默默骑马奔驰。雕雪和司马芝,依孔明的吩咐,紧随刘备的左右,严密保护。
    走了一段,忽然一阵狂风在马前刮起,尘土冲天,连阳光也遮住了。
    刘备不由吃了一惊,喃喃说道:“未知此乃主何征兆?可惜孔明不在此,不然他立可判断了。”
    司马芝不由笑道:“刘将军不必可惜,你难道忘了雕雪姐姐乃孔明先生的师妹吗?”
    刘备一听,不由道:“是啊!雕雪姑娘与孔明同出一门,必知天兆玄机,请问雕雪姑娘,此乃主何兆?”
    雕雪的天机玄学,果然已有几分火候,她微一思忖,沉默了一会儿,忽吃惊说道:“时值正午,风土蔽日、乃坤冲乾,亦即主生变,又土主中,当应与今晚午夜之时。其兆其凶,必有甚大凶险。”
    随刘备而行的,尚有糜竺、糜芳、简雍三人,简雍听雕雪如此判断,亦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雕雪姑娘不愧是孔明先生师妹,所料与我刚才所占卦意相同,乃奇凶之兆,且应于中央,对主公极不利也。”他一顿,又连忙道:“主公不宜再于难民群中央现身,不如先自迅速脱险以避吧。”
    刘备道:“众百姓从新野随我至此,怎可一朝抛弃不理?
    此议刘备绝难依从。
    简雍等人无法,只好小心戒备,又走了一程,抵达一座叫景山的脚下,天色已晚,刘备下令于景山脚扎营安歇,明日再行。
    此时是秋去冬初天气,寒风刺骨,夜静之际,哭嚎之声响彻四野,备添凄切。
    到午夜刚临,西北面便果然传来喊杀之声,震天动地,显然是曹军已追杀到了。
    刘备大吃一惊,他不肯独自逃跑,下令出动他手下的二千兵力,迎击曹军。
    曹军浩浩荡荡,势不可挡。刘备的二千兵马,如何抵挡得住?他奋力死战之际,曹军近百兵将,已把他团团围住了。
    刘备眼看必因力竭被生擒,幸而雕雪和司马芝二位英雌,发起神威,施展各自的师门绝学,于千军万马中硬将刘备救了出来。但身后的曹军仍蜂拥杀至,眼见雕雪、司马芝两女亦身陷绝境了。
    就在此时,一员猛将率一千精兵,疯狂的冲杀而进,正是张飞。曹军难挡其锋,被张飞杀入重围,救出刘备,雕雪和司马芝这才可以脱身。
    张飞护着刘备,浴血拼杀,且战且走,到天明时,刘备身边已仅剩百余人了,其余的百姓难民,以及官员家小,刘备的妻儿,糜竺、糜芳、简雍、赵子龙等人均失去踪迹。
    刘备不由大哭道:“十数万生灵,为了跟随我刘备,竟遭此浩劫,诸将老少皆不知存亡,能不令人痛人心脾么?哎,苍天为何不佑我?”
    刘备正凄惶时,只见糜芳脸上正插着几枝箭头,鲜血淋漓,跌跌撞撞的奔来,口中不断的叫道:“赵子龙背叛,已投曹操去了。”
    刘备一听,不由又惊又怒,忙道:“休得胡说……子龙忠肝义胆,岂会叛我?”
    张飞却恨道:“他今日见我等山穷水绝,或许便心生动摇,逃奔曹操那一面去了。”
    刘备道:“我绝不相信子龙会背叛,三弟休再胡说。”
    张飞不听,咬牙道:“是如此,待我前去寻他便知,若见他投北面去,我便一枪将他刺死。”张飞说罢,提矛上马,疾奔而去。
    刘备在后面慌忙大叫道:“翼德千万不可鲁奔,不要误杀子龙。”
    张飞却已跑远了,他身后只有二十余亲兵相随,张飞却浑然不俱,带着二十余名亲兵,便四下搜索赵子龙的行踪。
    张飞搜索了一会,却不见赵子龙的踪影,远望北面,但见沙尘滚滚,张飞深知是曹军从北面追杀过来了,他身边此时仅得二十余兵马,却要抵挡曹军的十万大军,面对此情势,只怕当今任何将领,均只会选择避逃之策。
    但张飞却恰恰是其中的例外,他面对的环境越险恶,他的胆子便越壮,傲气便越旺,斗志也越强。他疾奔数里,见前面林中,有一道桥,位于长板坡,因此这桥便叫长板桥,长板桥东西走向,东面即张飞所立马之处,西面即人马追来的必经地方。
    张飞此时也深知后面的刘备生命危在旦夕,他顾不得再去追寻越子龙了,便在长板桥上,以他的二十余骑兵力,挡住曹操的千军万马,他心中忽一动,暗道诸葛先生不是善用疑兵之计吗?我张飞为甚不可以学而效之?
    于是张飞下令二十余亲兵,砍下树枝,拖在马上,在桥东的林内,往东驰聘居然也欣起了滚滚沙尘,十分旺盛,张飞则单人匹马,横矛立于长板桥上,向西面的的注视,准备与曹军千万兵马厮杀。他此时的神态,当真有如一座大降黑铁塔,屹立于惊涛骇浪之中,其势令人震慑惊心。
    就在此时,赵子龙却仍在曹军的千军万马中左冲右突,到处寻觅。
    原来他在午夜曹军来袭时,为保护军中的诸将老少,与曹军奋勇拼杀,直杀得四周血流成河,但曹军人多,杀退一批,又来一批,死死的把赵子龙缠住了。
    赵子龙杀至天明,已不见了刘备,连诸将的家孝刘备的妻儿也不见了。赵子龙心中不由一阵难受,暗道:义兄重托于我,负责保护中军诸将及主公妻儿——甘夫人、糜夫人、少主人阿斗,如今却被我丢失了,我有何颜面回见主公和义兄也!好歹去与曹军决一死战,就算寻他不着,我便一死以谢天下便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