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江东流-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二章 大江东流

    周瑜拜辞出来,心中不由惊、奇、妒交集。暗道:孔明不但洞悉天下大势,更极善于捕捉战机,未战便已抓住曹操的致命错着不放,他的神机妙算、兵法韬略,显然又比我周瑜更胜一筹!此人日后必为东吴之心腹大患!我不可容他生离江东也……周瑜一路思忖,惊、奇、妒交集,回到府上,他杀孔明之意不由更加炽烈,但碍于孔明是鲁肃迎请来的客人,未得鲁肃的同意,周瑜亦不便行事。于是便派人将鲁肃紧急请来,向他告知欲杀孔明之意。
    鲁肃为人十分忠直,他一听便愕然的道:“怎么可以?如今曹贼未破,若杀孔明,便是自毁一大臂助埃”周瑜道:“但此人是刘备的军师!刘备有他相助,日后必成江东的心腹大患。”
    鲁肃见周瑜杀孔明心甚切,只好提出一个转圆的办法,以暂解孔明杀身之危,道:“诸葛瑾深受江东器重,他是孔明的胞兄,又派此人往劝孔明,若能留得孔明辅佐江东,岂非比毁此良才更妙吗?”
    周瑜知鲁肃决不同意他杀孔明,碍于鲁肃与自己的多年深交,不便太过强硬,便笑道:“不错!若孔明肯留在江东效力,便的确比杀他更妙!一切便依子敬主意而行好了。”
    鲁肃见周瑜已暂时打消杀孔明的主意,他也不敢再争辩,连忙告辞,往找诸葛瑾了。
    第二天,周瑜即召集江东三万大军将领,部署开赴夏口迎战曹军。
    周瑜令程普、黄盖二将,为前部先锋,率本部战船,即日开赴夏口、樊口、鲁山三地交汇的长江中游要津三江口。扎下水寨,不动待令,自己则亲率蒋钦、董袭、凌统、吕范、朱治诸将,日内开赴三江口要津。
    而孙权则统率甘宁、吕蒙、韩当、周泰、陆逊诸将为后队,随后相应。
    江东全部可调集的兵力,亦仅为五万余人而已。
    而当时屯驻于前哨阵地的刘备,其兵力分布如下:在三江口的北面夏口,由关公率万余兵力驻守。
    三江口的南面、在湖口汉阳西方的鲁山,则由张飞、赵子龙各率四千人马驻防。
    三江口的东面位于湖北鄂城的樊日,由刘备、刘琦率一万兵力防守。
    刘备方面的抗曹兵,合计亦不过约二万八千人而已。
    孙、刘联军,全部到齐,亦不过是约六万兵力,而在长江西面上游的江陵,曹军兵力达二十万,战船千般,而且多是大型战舰,更从长江上游顺流东下,其势之强大,简直无可抗衡。
    周瑜虽然抗曹之心甚决,但他偏于此时妒心大发,忌恨孔明谋略比他更胜一筹,极欲杀孔明而后快,鲁肃施用的缓兵之计,又很快失去作用,因为孔明不但拒绝胞兄诸葛瑾的劝降,反而劝诸葛瑾改投刘备。周瑜知悉后,便对诸葛瑾笑道:“你不必担心,我自有伏服孔明之计。”诸葛瑾虽然是孔明的胞兄,但此时兄弟二人,各为其主,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偏袒,只好连忙向周瑜告退。
    又过了一日,周瑜所率的二万五水军,正式西行长江,逆流而上,开赴前线三江口水寨。三江口除位处夏口、樊口、鲁山三地夹峙要津外,还是吴松、东江、长江三河分流之地,在军事形势而言,是江东、江南的一处兵家必争的要求,因此周瑜的大军未动,便先派程普、黄盖作前部先锋,开赴三江口,抢先占据此要津,扎下水寨。
    这一调动军力布防,在兵法上十分高明。因为假如三江口被正顺流而下的曹军攻占,江东失此要津,往下的兵力展开与回旋便十分困难了。
    不过,周瑜虽然有卓越的指挥用兵才华,但在待人处世方面,他的性格偏隘,不能容物,因此从一开始便直接危害到事关生死存亡大局的孙、刘联合抗曹态势。
    周瑜接诸葛瑾回覆,知孔明决计不会弃刘备助江东后,他对孔明的忌恨越发炽烈,但因为他亦深知面对强敌曹军,不敢公开撕毁孙、刘联盟,才表面不动声色,而在暗中用计。
    到周瑜亲率的西行大军出发之日,周瑜决要孔明与他一道同坐旗舰。孔明也毫无异议,欣然答允,浑似不知周瑜内心正在向他用计。
    周瑜统率的二万水军,分乘数百艘战船,扬帆西上,直向长江上游三江口挺进,其势倒也十分雄壮。而且一路顺利,不一日,便已顺利开抵三江口要寨东面五十里地。
    周瑜吩咐大军停下,战船依兵力分布排列于长江水面,周瑜的中军大营选在战船的中央扎下水寨,又在岩上的西山沿线驻兵布防,以作拱卫。
    待大军布防妥当,周瑜便把孔明请来中军旗舰,周瑜郑重其事的对孔明道:“当日曹操兵少,袁绍兵多,而曹操之所以反胜袁绍的原因,是曹操施行许攸之计,先断袁绍的乌巢粮草。如今面对曹操的数十万水陆大军,我军双方合计只得兵力六万,敌强我弱,十分悬殊。唯今之计,亦只有先断曹操的粮草,然后方有望取胜。你以为是否如此呢?”
    孔明微笑道:“的确如此,都督将何用计?”
    周瑜也不客气,立刻道:“我已探悉曹军粮草,均屯驻于聚铁山上,先生熟悉荆州地理形势,因此请先生率同关、张、子龙等人,我亦助你兵力千人,趁夜往聚铁山断曹军粮草。
    彼此合力抗曹,请勿推卸。”
    孔明一听,心中便暗道:周瑜必因说我归江东不从,心生忌恨,设此借刀杀人之计,我若推辞,他必把破坏联盟的罪责压我,不如答应,再作打算吧……孔明心中转念,便欣然道:“孔明谨遵都督差使。”说罢辞出,调集兵马去了。
    鲁肃获知此事,不由大吃一惊,连忙间周瑜道:“公瑾命孔明往劫曹军粮草,是何用意?”
    周瑜咬牙道:“孔明日后必为江东之患,我决杀之!但恐因此破坏彼此联盟,才借曹操之手杀他,以绝江东后患。”
    鲁肃心中惴惴不安,不知孔明是否明白他处境的险恶,便找孔明探查。鲁肃但见孔明毫无难色,正在整顿周瑜派出的一千兵马,便要起行。
    鲁肃心性忠厚,不忍坐视孔明赴险,便向他有所暗示说道:“先生此行,可知是否能成事呢?”
    孔明一听,即呵呵笑道:“我水战、步战、马战、车战,路路精通,有何俱哉?子敬与公瑾仅得一能,怎可与我相比?”
    鲁肃道:“我与公瑾为甚只得一能?”
    孔明道:“江东不是有儿歌唱道:伏路把关鲁子敬,临江水战有周郎么?你等于陆地但能伏路把关,周公瑾只懂水战,不能陆战也。”
    鲁肃心中不服气,便将此言告知周瑜,周瑜一听便怒道:“孔明敢欺我不精陆战吗?我不用他,自引一万大军,亲赴聚铁山断曹操粮草。”
    周瑜怒气攻心,果然点拨兵马,要去亲断曹军粮草。
    鲁肃隐隐觉得此举不妥,但又无计劝服周瑜,只好又连忙跑去向孔明问计。
    孔明从容镇静,迎接鲁肃,毫无惧意。
    孔明听鲁肃传话,说周瑜决定自己亲去断曹操粮军,便微笑一下,坦诚的对鲁肃道:“公瑾令我断曹操粮草,乃欲藉曹操之手杀我罢了,我因此以言相戏,不料公瑾又不能容纳。
    如今强敌在前,孙、刘两家,合则两利,分则俱亡,若互相谋算加害,则未战便已先败也。”
    孔明一顿,又诚恳说道:“曹操多谋,他平生惯断人粮草,以出奇制胜,他岂会不以重兵防守粮草呢?公瑾若真去劫粮,必被曹操所擒,唯今之计,只宜先与曹军进行水战,务求一战初胜,挫败曹军的锐气,动摇他的军心,然后才能寻机施计破之,希望子敬好好向公瑾解释。”
    鲁肃深为孔明的诚意打动,他也不敢迟疑,立即告辞,立赴中军大营,将孔明之意,向周瑜解释陈述其中的利弊。
    周瑜沉吟不语,好一会才叹道:“此人见识谋略,胜我十倍,今日不除,日后必为江东之祸患也。”
    鲁肃忙劝道:“诚然,但如今强敌当前,用人之际,怎可自断臂助呢?望公瑾以国家大计为重,待破曹之后,再以谋伏为佳。”
    周瑜又沉吟半响,才长叹一声道:“强敌压境,可惜我兵势殊弱,非要藉助刘备之军不可,看来也只好依你之言行事了。”
    周瑜说罢,也打消了亲去劫曹操粮草的冒险主意。
    此时三江口西南六十里外的江夏,刘备自孔明赴江东后,心中一直惴惴不安。因为孔明在刘备的心中的分量,犹如心脉,若心脉一断,刘备的生命也就不保。
    他实在放心不下,便吩咐刘琦镇守江夏,他自己则赴夏口。刘备抵达夏口,向东面望去,但三江口方向,旌旗隐隐,战船如黑云遮江,是东吴已出兵迎战曹操,心中不由大喜、刘备为配合孔明,吩咐将江夏的兵力,大部分调到樊口,准备与江东兵马联合作战。但仍不见孔明回来,刘备便与诸将商议道:“孔明一去东吴,再无音讯,他身边只得一位雕雪姑娘护卫,雕雪虽然精于武功,但毕竟是女流之辈,怎可保护孔明周全?我十分担忧。”
    此时糜竺亦在座,他一听便含笑道:“主公放心,我知凭孔明之力,足可自保有余也。”
    刘备仍担心道:“孔明乃天下奇才,只怕易招人忌恨,先生若有闪失,刘备的一切也就完了。”
    糜竺道:“不如由我迳赴江东水寨,以探听江东方面的情势。”
    刘备大喜,即备美酒等礼物令糜竺赴东吴水寨,以犒军为名,探听江东军情的虚实。
    糜竺领令,驾小舟顺流而下,一路驶入周瑜的中军水寨。
    军士入报周瑜,周瑜吩咐召入。糜竺以臣属之礼,拜见了周瑜,又献上美酒等犒军礼物,周瑜吩咐置酒款待糜竺。
    糜竺在席间,趁机向周瑜道:“我军军师孔明先生,留在东吴已久,刘将军十分挂念,请周都督准允孔明与我同回江夏。”
    周瑜一听,便断然的拒绝道:“如今孔明与正与我共谋破曹之计,岂可分离?我亦正欲见刘将军,可惜军务在身,未能赴江夏拜望,刘将军欲会孔明,不如便请他移驾三江口吧。”
    糜竺见接不回孔明,反而被周瑜抢先请了刘备赴三江口,他也不敢作主,只好告辞,连夜返回樊口。
    糜竺将周瑜相邀之意,向刘备说知。刘备也不犹豫,立刻答应亲赴三江口水寨。关公道:“周瑜乃善谋之上,又无孔明书信,只恐其中有诈,不可轻举妄动。”
    刘备道:“我今正联合东吴破曹,周郎欲见我,我若不去,便非同盟诚意了,怎能成大事呢?”
    关公道:“兄长若坚持要去,弟愿与兄长同往。”
    张飞立刻道:“我亦跟去,看这周郎是否有三头六臂。”
    刘备忙道:“此去并非厮杀,三弟性躁,同去反而误事,你与子龙留守樊口水寨,我与云长稍去却回。”
    刘备安排好了,便与关公乘小舟,仅带亲兵二十余人,飞赴江东三江口水寨。
    不一会已抵三江口,刘备见江东战船舰船,旌旗甲兵,十分严整,知周瑜善用水军,心中甚感欣然。
    周瑜此时在三江口中军水寨,闻军士来报:“刘玄德已到中军水寨前面了。”周瑜便立刻问道:“刘备带了多少人马来?”
    军士回道:“刘备随行只得二十余人。”
    周瑜一听,不由大笑道:“此人命该绝了,他一去,还愁孔明不永世留在我江东么?”当即密令刀斧手,于帐中埋伏妥当,然后再亲出船舱迎接刘备。
    刘备带关公等二十余人,直入中军旗舰舱中,周瑜欣然接见了,进入船舱,又请刘备坐于首席。
    刘备忙道:“周都督名传天下,刘备怎敢受此重礼?仍请周都督上座。”
    周瑜亦不再谦让,自己坐上首席,刘备则坐于他的下首贵宾之座。然后周瑜吩咐,摆上好酒好菜,款待刘备饮宴,周瑜谈笑风生,刘备甚感舒畅。
    此时,孔明正在中军旗舰别舱,而雕雪则不知隐身何处去了。孔明忽闻刘备已到,正与周瑜相会,心中不由猛吃一惊,但此时他未经相请,又不便闯入中军主舱,不由暗道:周瑜此人十分忌才,稍有不合,便动杀机,主公此行必凶多吉少也,但此时我无兵可用,无计可施,若硬闯救主公,则必惹翻周瑜,孙、刘联盟也就必散无疑了,这又如何是好呢!
    孔明正焦虑间,一位作书僮打扮的少年,已一闪而进,未说话已轻轻的笑了笑,原来这书僮便是不离孔明左右的雕雪。雕雪轻功极佳,并不在诸葛亮之下,因此由她负责监视周瑜的中军动态。雕雪身材娇俏,周瑜也并不以这小书僮为意,又知孔明极信任他这位小书憧,因此任由雕雪于军中出入,并不下令阻禁,而此时雕雪,便是刚从周瑜的中军舱潜了回来。
    孔明一见,便忙道:“中军舱中,情形如何?”
    雕雪含笑道:“中军舱四面,伏了大批刀斧手,而刘将军浑似不觉,正与周瑜欢饮畅谈也。”
    孔明心中更着急,忙道:“这便坏了,主公生命必将难保,但我若出手,两家联盟之事,必被破坏,此事如何是好?”
    雕雪见孔明情急的模样,不由笑道:“师哥急什么?你知刘将军身后持刀侍立之将是谁么?”
    孔明一听,眼神便忽地一亮,道:“莫非是关云长?”
    雕雪格格笑道:“果然是关云长将军,他正以侍从的身份,不离刘备左右护卫呢。”
    孔明微一沉吟,道:“那关云长距周瑜有多远?”
    雕雪道:“他两人分处主宾之座,相距不足一丈。”
    孔明听了,即欣然笑道:“如此,则主公可保无恙矣!周瑜性格多疑,他若知在他一丈之内,有如此猛将,他又怎会冒险向主公下手。”他一顿,即向雕雪附耳说了几句什么,雕雪含笑点头,很快又在中军舰别舱中消失了。
    在旗舰中军主舱,周瑜饮了一会后,便起身向刘备敬酒。
    他打算敬上这一杯,刘备接了,他手中的酒杯便会掷下,舱外的埋伏的刀斧手便会一拥而入,立把刘备斩了。不料周瑜站起,走到刘备身前,这才猛地发觉,刘备身后挺立的侍从,手执青龙偃月刀,一咎长须,威风凛凛,绝非普通的亲兵恃从,他不由问道:“刘将军身后所立何人呢?”
    刘备坦然道:“他是我的义弟关云长。”
    周瑜大吃一惊,忙又道:“便是当日杯酒未冷,便斩大将颜良、文丑之将么?”
    刘备又坦然道:“是埃”周瑜一听,目光猛地落在关公手持的那柄青龙偃月刀锋上,暗道:此刀长一丈三尺,我与他相距不足一丈,此刀劈来,我还有命么?他不由汗流满面,改而向关公敬酒了。
    恰在此时,鲁肃慌忙奔入,原来他闻报刘备到访,恐周瑜一时冲动,坏了大局,便连忙赴来。
    刘备一见鲁肃,便忙道:“孔明在何处呢?务请子敬请孔明前来一聚。”
    鲁肃尚未有所表示,周瑜已迅速返回原座,断然道:“我请孔明正静思破曹大计,不便相扰,且待破曹之后,再行相会吧。”
    刘备正欲再请求,关公向他目视,刘备会意,便站起来告辞,周瑜并不再挽留,送刘备出去了。
    刘备与关公,来到江边小舟,忽见舟中钻出一位书憧,正是孔明的师妹雕雪。刘备正担忧孔明的安危,一见雕雪,便大喜道:“雕雪姑娘,孔明先生别来无恙吗?”
    雕雪见刘备视孔明果然情真意切,甚于他自己的生命,不由微叹口气,心想:师哥是一位极重情义之人,他虽然淡泊名利,但在刘备如此真情下,他又怎会忍心不为他鞠躬尽瘁呢?雕雪轻声道:“刘将军,一切诸葛师哥已尽知了,他刚才正为刘将军担心,若非关将军守护,刘将军只怕已生命不保了。”
    刘备一听,这才猛地醒悟,周瑜在敬酒时神色有异,果然不怀好意。但他略一思忖,又马上道:“孔明乃我的心腹,万万不容有失,请雕雪姑娘请他出来,与我一道反樊口好了。”
    雕雪依诸葛亮的吩咐,道:“师哥亦知刘将军之意,但他请刘将军放心,他虽处虎狼之窝,却稳如泰山,一切皆可从容应付。目下曹军水师已逼近,初战极为关键;他须留在江东军中,助周瑜初战告捷,以稳定江东军畏曹军如虎的士气,他又请刘将军先回江夏,整备兵马候用,但见十一月二十甲子日后,东南风起,便是诸葛师哥的归期了。”雕雪一顿,又悄声道:“之前三日,请刘将军派赵将军驾舟至三江口南岸守候接应。”
    刘备一一用心记住了,他知孔明安然元恙,心中这才稍安,与关公乘船先行返回樊口去了。
    这一面,周瑜和鲁肃,送走了刘备。鲁肃悄声道:“公瑾邀刘备至此,不是欲向他下手么?”
    周瑜叹道:“我果有此意,可惜刘备有关羽护卫,在一丈之内,我的人头,怎及他持一丈三尺刀快呢?”
    鲁肃一听,不由又惊又奇,他微一沉吟,便向周瑜道:“曹军水师战船,已顺流疾下,距三江口不足五十里水路了,于此时刻,还是先放下日后之虑,以解目下之危为妙。”周瑜无奈的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军土报说,曹操已派使者送书至。周瑜心中正恼怒未息,一听便厉声道:“传他进帐。”
    曹操的使者进来,向周瑜呈上书函,周瑜接过,只见封面上写着:“汉大丞相付周都督启拆”,语气十分傲慢,心中不由更怒。他连书函也不开斥,一手撕碎,掷在地上,喝道:“将来人斩了。”
    军士不由分说,便将曹操派来的使者推出去斩头,将使者的人头,交付他的随从带回给曹操。
    鲁肃道:“曹操知使者被斩,必然大怒,很快便会出动大军来犯了,公瑾宜早作准备。”
    周瑜微笑道:“子敬可去告知孔明,看他有何对策。”
    鲁肃依言往访孔明,把刚才发生的事告知孔明,又询问他的意见。孔明微一思忖,即微笑道:“请子敬回去告知公瑾,他所施激将之计甚妙,曹操必被激怒,下令水军轻进突击,正好趁其立足未稳之际,先行狠狠一击,以挫曹军锐气。”
    鲁肃回去,将孔明之意转告周瑜。周瑜听,这才开怀的大笑道:“我的打算,虽与孔明不谋而合,但我到底比他占先一步也。”
    于是周瑜再无丝毫犹豫,下。令甘宁为先锋、韩当为左翼、蒋钦为右翼,周瑜随后亲率中军接应,逆流而进,迎击曹军。
    距三江口五十里外的长江中游方面,曹操亲率数百战船,己布满了前后十里。
    曹操本来欲以大军压境之威,先下一书,威逼周瑜降顺,因此在三江口五十里外,便下令暂时停下,派人向周瑜送书。
    不料使者的随从,大哭持使者的人头回报,又说周瑜毁书掷地,大骂“必取曹贼人头。”曹操一听,不由怒火攻心,他也不细思,便愤然下令,由蔡瑁、张允等一班荆州降将为前部先锋,统领战船数百般,战船上兵员,均是荆州旧部水军,以及曹操本部的北军混合组成,兵力达四万,顺流而下,向三江口的江东发起猛烈进攻。
    蔡瑁、张允两名卖主求荣的是荆州刘表旧将,自降曹后受封为曹军水军正副都督,一直尚未建功,此时倚仗自己兵多船坚,又顺流而下,向江东水军发起进攻,料定必可马到功成。两人急于抢功,竟不顾一切,争先恐后率数百战船,近四万兵力,风驰电掣的向三江口扑来。
    很快,蔡瑁、张允二人,便率战船驶近三江口了。
    就在此时,相距不足三百丈的江面上,江东战船突然如蔽天黑云,汹涌而来。领先一艘船上,挺立一员大将,向西面的曹军战船大叫道:“我乃东吴大将甘宁!谁敢来与我决一死战?”
    蔡瑁在这一面闻报,便令他的弟弟蔡熏出战。蔡熏不敢违抗军令,便催动自己的战船,驶向甘宁。
    两船接近五十丈,甘宁忽然抽出弓箭,力挽强弓,射出一支利箭。箭如闪电,一划便射到蔡熏的胸前,蔡熏武功平平,又无心出战,哪能闪避?甘宁箭法如神,一箭便将蔡熏的胸口洞穿了!
    甘宁趁势率领战船,冲向曹军的前部,江东军久历水战,于船上箭法如平地,万箭齐发之下,曹军战船上的兵将,纷纷中箭倒下,曹军前部先就乱作一团。
    甘宁是周瑜水军大将,他指挥水军作战十分老练,见状便把手中令旗一挥,号角响起,右面蒋钦,左面韩当,即率战船直冲入曹军战船左、右翼。
    蔡瑁所率的曹操水军,多半是北方兵,怎惯水战?船在江面一摇一摆,早就立脚不住,未战便落入水中去了,江面上救命之声不绝于耳,曹军军心已大为动遥而江东军却久经训练,兵将在船上如踏平地,箭无虚发,曹军兵将被射死的不计其数。到双方战船接近,江东军的兵将,手挥刀枪向曹军七颠八倒的兵将斩去,曹军根本无力抵挡,不是立被斩死,便是负伤落江淹死了。
    蔡瑁、张允二人见状心胆俱寒,又见江东军后面,再有大批战船驶来,而作中军接应的曹操,此时却在后面转身而逃。
    蔡瑁、张允不敢再战,下令退兵,率残余的战船、兵将,狼狈的退驶回西面去了。
    周瑜在后面传令,不可轻进追击,甘宁知周瑜曹军用计,免陷入对方重围,上令鸣金收船,缓缓退回三江口。
    三江口初战,曹军折损战船二三百艘,兵力损失三万。
    这对曹军而言,损失虽然不大,但却令军心受挫,惊惧江东水军的超卓战斗力。而江东军方面,初战而胜,大败曹军,顿令军心士气大振,昔日畏曹军如虎的景像也一扫而空了。
    曹军与孙、刘联军双方军心士气的消长,于此时十分关键,强者受挫,信心必动摇,处事及作战谋略必陷于惶急慌乱;而弱者初胜,却令抗战决心大振,往下之战,便可从容部署了,因此可以说,三江口之战,已初步决定了日后于赤壁发生的惨烈大战之胜负了。
    蔡瑁、张允率败军退回三江口西面百里,此时曹操已离开战船,回到岸上,立下营寨,刚才水战的可怕场面,令得曹操这位久经陆战的将军惊骇不已,他因此连战船也不敢乘坐,改而登陆下寨,打算在陆上指挥作战。
    蔡瑁、张允二人,离船上岸,向曹操回报。曹操自己虽然亦被水战惊吓,但却不能不责斥蔡瑁、张允二人道:“东吴兵少,却反被其所败,都是你二人作战指挥不力。”曹操重重的怒哼一声。
    蔡瑁、张允二人,见曹操脸露杀气,不由汗流侠背。蔡瑁慌忙跪下拜道:“丞相,荆州水军,久未操练;青、徐北方之军,又素来不刁水战,因此虽众而战斗力弱,才至此败,望丞相明察。”
    曹操的心事被蔡瑁说中了,他的神色一变,正欲发作,但转念暗道:如今正要藉用此人水战之力,暂时斩不得!便口气一转,沉声道:“那依你之见,如何可消除我军上述弱点?”
    蔡瑁见有转机,哪有不紧紧抓住之理?他慌忙向曹操道:“依未将之见,如今须先立水寨,令青州、徐州北方之军在中央,荆州军在外面拱卫戒备,每日教练水战之法,待精熟后,才可与江东军再战。”
    曹操一听,脸色转缓,示意蔡瑁站起,但却仍沉声道:“我既任你为水军都督,你便该事先想及此弊端,及改进之法,如此方为大将之道。你起来吧,速去依此法加紧训练,不得怠误。”
    蔡瑁、张允二人,连忙拜谢不罪之恩,两人当即设立水寨,沿长江江面,分作二十四座水门,以大船列于外为城墙,小船在里面往来作交通之用。连夜练兵,江上灯火通明,绵延数十里,岸上的陆寨,更长达三百余里,兵威之盛,令人震惊。
    就在当天晚上,周瑜登高而望,只见江西面,灯火通晚,延伸数十里,恍如一座江中之城廊。周瑜心中不由暗暗吃惊,心想:若曹军建起水寨,与我对峙,他们兵强势大,我军早晚必生动摇!
    周瑜再也坐不住了,他决定亲去曹军沿阵地查察。于是驾了一艘快船,悄悄驶去长江西面,在相距五里外的江面,只见一座宏伟的水寨,已在江面上耸立,外面以重型战舰作水中城墙,内中以小舟作连接通道,井井有条,十分严密。
    周瑜目睹之下,心中吃惊,暗道:不料曹军军中,竞有如此精于水战之人,曹操有此人相助,江东形势危矣!未知此人到底是谁呢?
    周瑜正思忖问,突见水寨内旗号舞动,知曹军已发觉他的行踪,便立刻下令回船。不久曹军战船果然急驶而出,但周瑜的快船,已驶离二十里外,追之不及了。
    周瑜返回三江口水寨,便立刻派人潜去曹军营中,查探助曹操建水寨之人到底是谁,以便设计除掉,很快,探子便回报,指挥曹操水军的将领,便是刘表的旧将蔡瑁和张允,两人现任曹操水军正副都督之要职。曹操当下对鲁肃道:“蔡瑁、张允二人,久居江东,熟悉水战,曹军若经他二人训练,其战力必大大提高,乃江东之心腹大患,非除不可。”
    鲁肃道:“但蔡、张二人,目下任曹军正副都督,手下有兵将数万,岂能轻易除之?”
    周瑜微笑道:“在我亲窥其水寨,我故意向他示以胆色,曹操必有所谋,我则见机而行。”
    另一面,三江口西面五十里外的曹军大营,曹操接报,知江东三军大都督周瑜,亲身夜探水寨,不由又惊又佩,心道。
    “周瑜年仅三十余,不料亦有此胆色,此人若能为我所用,则江东六郡,必人我手中也。”
    曹操于是召集诸将士商议,座中有一人,忽地站起,向曹操道:“我自幼与周瑜同窗好友,我愿往江东,凭我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周瑜来降主公。”
    曹操一年,原来是帐下的幕僚蒋干,平日甚有胆气,不由大喜道:“你若说服周瑜来降,则我大事成矣!你打算带甚礼物前去呢?”
    蒋干道:“周瑜性极高做,不好财物,我只要一位童子,二人驾舟足矣。”
    曹操甚喜,亲自向蒋干敬酒,祝他马到功成。
    蒋干意气飞扬,立刻驾一艘小舟,向三江口之面飞驶,不久便抵周瑜的水寨,大声道:“请报周都督,故人蒋干到访。”
    周瑜正在中军舱中,与诸将谈事,闻报便向诸将笑道:“曹操的说客到来了!你等按我的计划,如此这般知道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