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机连环-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三章 天机连环

    众将应声而去,周瑜便肃整衣冠,带数百随从,身穿锦衣花帽,亲迎蒋干,蒋干见周瑜亲自出迎,心中不由十分得意。
    两人互拜,周瑜道:“你不惜凶险,远涉江海,莫非替曹操作说客使者么?”蒋干的心事一下被说破,连忙道:“我与公瑾久别,特来叙旧,怎会作说客呢?”
    周瑜笑道:“若非作说客,则欢迎矣!请随我入帐、我与你好好痛饮三百杯。”
    周瑜引蒋干直入他的中军营帐,又吩咐摆下盛宴相待,十分隆重。但又于席上解下佩剑,交给太史慈,道:“席上但叙朋友交情,不谈国事,若有提及者,立斩毋赦。”
    蒋干心中又喜又惊,喜的是周瑜不忘故人情,惊的是席上不能说话。他也无奈,只好陪周瑜畅饮不止。
    周瑜笑道:“我征战多年,今日喜与故友相逢,十分快意,我今天就不醉不归。”说罢,果然畅饮不息。
    饮至席散,周瑜带了几分酒意,亲自握住蒋干的手,陪他四周漫游,一路所见,江东军兵将整严,军粮充足,十分雄壮,周瑜笑道:“我们军势如何?”
    蒋干无奈道:“兵精粮足,军势甚盛。”
    周瑜大笑,不再说话,又游了一回,蒋干无计可施,只好道:“我今日疲困,明日再与公瑾相叙,如何?”
    周瑜酒意上涌,醉意熏熏,笑道:“我与你久别相逢,便来个彻夜长谈好了。”
    于是周瑜要引蒋干,回到他的中军营帐,再过一会,周瑜似不胜酒力,伏在案上,便呼呼的睡去了。
    蒋干心中惴惴不安,他已在曹操面前夸下海口,可说服周瑜降曹,如今眼见决难得逞,也不知如何回去向曹操交代?
    他伏枕细听,但听周瑜鼻息如雷,沉睡不醒,便悄悄爬起,走到周瑜所伏的案桌,仔细查看。他打算探得一点江东的军情,也好向曹操回报交代。
    突见周的手臂,正压着一封书函,似乎十分机密,因此虽然醉中亦不敢放松。
    蒋干心动,便去周瑜道:“公瑾醒来厂周瑜转了一下身子,却又沉沉睡去,不料他手臂压着的书函,却被推到一边去了。
    蒋干连忙抽了出来,只见书函上面,写着“蔡瑁、张允密启”数字,蒋干一见,心中又惊又喜,暗道:今回虽然做说客不成,却能破除军中内奸,此功亦不小也!蒋干已知,此书函必是蔡瑁、张允二人,与江东暗中勾结的机密信函!他为曹操除此内奸,这功劳还算小吗?
    当下蒋于连忙将此密函塞入袖中,他也不敢再逗留,趁周瑜仍在大醉未醒,悄悄潜了出来,走到江边。守江的兵士忽然把他截住,蒋干忙报说自己是周瑜的好友蒋干,因有急事,要赶着回去,守江士卒一听,连忙放行,任由蒋干登舟离三江口而去。
    蒋干回到曹军大营,立刻来见曹操。曹操一见蒋干,便急忙道:“说服周瑜来降之事如何了?”
    蒋干无奈如实道:“周瑜甚受孙权器重,他们兵精粮足,一时间难于说动。”
    曹操怒道:“说降之事不成,反被周瑜耻笑!你可知罪?”
    蒋干慌忙道:“说降之事虽未成功,但我却为丞相除二大内奸!请屏退左右,有事密告。”
    曹操一听,果然喝退左右,蒋干便将偷来的那封密函,递给曹操。曹操一看,不由大怒,骂道:“二贼竟敢以我人头去换东吴荣华富贵!来人,召蔡瑁、张允二人进帐见我。”
    不一会,蔡瑁、张允二人被召了进来。曹操也不等二人参拜,便沉声道:“我欲令你二人立刻进攻东吴,如何了?”
    蔡瑁道:“水军尚未精练,不可轻进。”
    曹操冷笑道:“待水军精熟,我的首级早献于周郎作礼物了!来人,将二人推出去斩了。”
    武士一拥而上,不由蔡瑁、张允二人分说,即推出帐外,斩掉人头。蔡瑁、张允这两名卖主求荣的降将,直到死时,仍不知内中的奥秘乾坤。
    武士将蔡瑁、张允两颗人头,送进帐中,让曹操过目。曹操瞥一眼人头,但见蔡瑁的人头,双眼不闭,心中猛然醒悟,暗暗跌足道:“不好!我中周瑜之计。”
    此时众将闻讯进帐,问为甚斩了蔡瑁、张允二人?曹操硬着头皮,沉声道:“两人不肯依我军令行事,怠慢进攻东吴,因此斩了。”
    众将一听,均嗟叹不已。曹操却浑似不见,下令毛介、于禁二将,代替蔡瑁、张允负责督训水军。此后对此事也就绝口不提。
    蔡瑁、张允二人被曹操斩杀,此事报到周瑜的水寨。周瑜一听,大笑,对鲁肃、孙权道:“我所忧虑的,便是蔡、张二人替曹操训练水军,今被斩除,我无所惧矣。”
    鲁肃亦由衷说道:“都督妙计如神,还愁不能破曹军吗?”
    周瑜得意的一笑,却又道:“江东诸人,均未悉我之计,独有孔明,未知悉否?子敬请去相探,据实回报。”
    鲁肃见周瑜十分认真,只好到别舱,往探孔明。
    孔明此时正坐沉思,见鲁肃来访,连忙迎接。
    鲁肃道:“连日处理军务,未及拜候。”
    孔明当即含笑道:“当然,就连我亦未及去向都督拜贺也。”鲁肃一听,不由奇道:“何喜之有?”
    孔明道:“公瑾故意派子敬前来试探之事也。”
    鲁肃不由一怔,忙道:“先生怎会未卜先知呢?”
    孔明微笑道:“此借刀杀人之计,只可瞒得了蒋干、曹操,就算曹操很快亦会明白,只是不肯认错罢了!如今蔡、张二人既死,曹操水军无能者督训,十万水军,必丧于毛介、于禁二人之手,我等破曹大计,必可成事。”
    鲁肃一听,半响作声不得,支唔了几句,便连忙告辞了。
    孔明道:“我为坚稳江东抗曹之心,故如实但言,子敬请勿将我所言告知周瑜,不然他必因忌恨,又来加害于我也。”
    鲁肃回到中军水寨,他心性忠直,只好又把孔明的话告知周瑜。周瑜一听,不由大惊,失声道:“此人之能,天下无出其右!怎可留他于世?我决计斩除。”
    鲁肃忙劝道:“若斩孔明,乃自失臂助,更受天下人所不齿也。”
    周瑜此时已决意而行,咬牙道:“我自有斩他之计,决教孔明死而无怨。”
    鲁肃心中惴惴不安,但又无法阻止周瑜的一意孤行,只好先沉住气,看周瑜如何施为,再作打算。
    第二日,周瑜聚众议事,特地请孔明前来,孔明欣然而至,周瑜亦客气的请孔明坐下,周瑜这才向孔明道:“不久将与曹军决战,水战之道,当以何种兵器为优?”
    孔明朗声道:“大江之上,自然以弓箭为利器也。”
    周瑜一听,心中便一声冷笑,口中却欣然道:“果然如此!
    先生之意,与我甚合。但如今军中正缺箭用,初战已损耗不少,因此请先生负责监造十万箭矢,以作应敌,此事关乎破曹大计,谅先生不致拒绝吧?”
    周瑜的用意,十分明白,口气亦绝非商量,而是以军令相胁。若孔明不答应,则便须负上破坏孙、刘联合抗曹的罪责,杀他便有藉口了。便若答应,十万支箭矢,却绝非等闲之事,而且亦非孔明所长,周瑜料他必难成事,到时又有杀他的藉口了。
    孔明一听,心中便微微一笑,暗道:周瑜此乃令我进退皆死的杀人之计也……但他却欣然答道:“孔明领令!但未知十万箭矢,何时要用?”
    周瑜,故作大方,含笑道:“造箭困难,便给你十日时间吧。”其实他深知就算三数倍的十日也不可能完成。
    不料孔明却不知死活,认真说道:“曹军不日将攻至,若须十日,必误大事。”
    周瑜不由笑道:“若不需十日,当然更妙!先生须多少时间呢?
    孔明慨然道:“只须三日,我便可呈上十万箭矢供都督应用。”
    周瑜不由又奇又喜,忙道:“如此甚好,但先生可知,军中无戏言埃”孔明肃然道:“我怎敢相戏?我愿立军令状,三日未达,则甘受重罚。”
    周瑜大喜,吩咐取文房四宝出来,立了军令状,又置酒相待,欣然道:“若大功告成,再行重酬。”
    孔明微笑道:“不敢领酬,彼此同为破曹大计也。但今日已过,由明日起计,到三日后,都督再来江边领箭好吗?”
    周瑜暗道:就算今日不计,你亦只得三日加一晚,便容你多活一晚便了。于是便欣然应道:“很好,就由明日起计吧。”
    孔明喝了几杯,便告辞走了,一直回到他来时的江边舟上,也不知他弄甚玄虚?鲁肃心中惊疑不定,目送孔明离去,便忙道:“这孔明如何了?莫非他又使诈?”
    周瑜大笑道:“在我大军围困中,他使甚奸诈!而且是他自行送死,非我逼他。我只消吩咐造箭军匠,故意拖延,一切物品器械皆拖延不发,他便有通天本事,三日之内也造不出十万支箭来也!届时他若不肯认罪降顺,我再杀他,天下人还有话好说吗?”
    周瑜说罢,又吩咐鲁肃密切监视孔明,看他如何应付如此天大难题。
    第二天一早,鲁肃果然亲到江边小舟,拜访孔明,孔明接鲁肃入舟中坐下,即向他抱怨道:“我曾求你莫将我判断的话告知公瑾,否则他必又来加害于我,但子敬却不肯为我隐瞒,如今果然弄出祸来了!三日之内,又如何造出十万支箭矢出来呢?子敬只得救我一救了。”
    鲁肃叹了口气道:“此事孔明你亦有鲁莽之处,公瑾原来给你十日,你怎地自减为三日?你自取其祸,我如何救是你呢?”
    孔明微微一笑,道:“无论如何,军中的确缺乏箭矢,因此我虽知公瑾藉此为难于我,但既关乎破曹大局,我不得不勉为其难答应啊!不过此事尚须子敬配合,请借我快船二十艘,每船军士三十人,船上以青布为船慢,每船草人百余个,分排船的两边。我担保三日后必有十万支箭矢奉上。但此事切勿告知公瑾,望子敬以破曹大局为重。”
    鲁肃一听,心中虽然惊疑不定,但既然此事关乎破曹大局,他也毫不犹豫答应下来,事实上,鲁肃是坚决的主战派,只要有利于破曹大计,他连自己的生命也可以冒险,又岂会吝啬那区区二十艘快船呢?
    鲁肃告辞孔明,回去向周瑜呈报,说孔明正在忙于造箭的准备功夫,绝无惊恐潜逃之意,他果然并无提及孔明借船之事。
    周瑜心中大奇,冷笑道:“哼哼,孔明弄甚玄虚?且看他三日后如何答覆我。”
    鲁肃告辞而出,他果然悄悄的调拨出快船二十艘,又依孔明吩咐,每船配兵士三十人,以及草人、青布幔等物,一应俱备,等待孔明调用。
    但第一日不见孔明有任何行动,第二日亦毫无讯息,鲁肃心中不由又惊又奇,他深知若第三日后,孔明交不出十万箭矢,他又己立下军令状,孔明的生命只怕难保,如此一来,破曹的大局只怕便大受动摇了!因此鲁肃此时反倒为孔明能否如期达成任务而心急了。
    直到第三日的四更时分,孔明忽然派他的书懂雕雪前来,相请鲁肃带同快船二十艘,到他的小船会合。
    鲁肃依言行动,他登上孔明的小舟,孔明果然已在守候,一见鲁肃,便含笑道:“请子敬一同前去取箭如何?”
    鲁肃愕然道:“去何处取箭?你莫开玩笑埃”孔明笑道:“事关破曹大局,岂会儿戏?子敬放心,到了便知是何处了。”
    于是孔明下令,将快船二十艘,用长索相连,向三江口北面驶去。因快船上有鲁肃坐镇,东吴水寨守卫的兵将也毫无阻拦。
    快船驶出长江心,望北再驶三四十里,正当鲁肃越来越惊疑之际,江面上突地涌出漫天大雾,于凌晨时分,大雾更浓,相隔三丈,不辨人物。
    孔明此时下令船加速行驶,快船风驰电掣,向长江北面疾航,不久,便接近曹操的水军大寨了,此时鲁肃已辨认得此外面百丈远处,便是令人震惊的曹军水寨,绵延数十里,即便天神降世,亦休想冲闯得过。
    不料孔明却于此时,教军士在快船上擂鼓呐喊。鲁肃不由心胆俱寒,忙道:“孔明!你这是扯我来送死吗?若曹军齐出,如何抵挡?”
    孔明呵呵笑道:“曹操疑心甚重,于此浓雾之中,他如何肯出?我等且饮酒观务,待雾散之时,便可班师而回了。”
    鲁肃心中惊骇不已,哪有心情饮酒观雾?
    此时,在曹军水寨中,水军新任都督毛介、于禁二人,闻寨外战鼓震天,慌忙来报曹操。那曹操望眼江上,只见浓雾蔽天,三丈之外不辨人物,便断然说道:“重雾迷江,东吴军忽到,必有伏兵在后,切勿轻举妄动!传令下去,着守寨兵将,以弓箭齐射,赶走逼近之船可也。”
    毛介、于禁二将,乃北地战将,几曾见过如此雾镇大江的迷幻景象,心中正感惊惶,听曹操下令以弓箭抵挡,不由连声称善,立刻奔出,带近万弓箭手,分布寨边,向雾中战鼓响处,万箭齐发,箭矢密如飞蝗,只怕就连天上飞过的蚊蝇亦难逃箭伤。
    此时孔明在江面,刚饮了第二杯酒。耳闻利箭破空啸啸鸣响,便欣然笑道:“百丈之外,受箭不多,再靠近五十丈。”
    二十艘快船,立刻再驶近曹军水寨五十丈。在五十丈的距离内,曹军弓箭手自然箭无虚发,如飞蝗似的利箭,纷纷向快船射来,快船上左右已排列三重草人,上面以青布遮盖,密不透风,兵士躲在船舱中,擂鼓呐喊,皮毛不伤,曹军射来的利箭,大半均射插于船边的草人身上了。
    到孔明第三杯入口,他的书僮雕雪掠进,格格娇笑道:“先生!快船左面草人箭已插满了。”
    孔明杯一饮而尽,笑道:“很好,令快船转过去,以右面草人受箭。”
    二十艘快船,立即掉转船身,改为船头向东面的来时航道,船身右面的草人恰好迎住曹军射来的箭矢。
    此时鲁肃已醒悟孔明的用意了,他不由微叹口气,道:“先生怎知今早江上如此浓雾?”
    孔明微笑道:“为将之道,怎可不识天文,不晓地理,不知奇门,不悉阴阳,不懂阵法,不明兵势?我于三日前已算准今日必有大雾,因此才敢在公瑾面前夸下海口,三日内交箭,否则若真的造箭,公瑾只须下令军匠拖延,莫说三日、十日,就算百日,亦决难完成任务,公瑾分明欲藉此杀我,但我命与天机大势相汇,公瑾怎害得了我。”
    鲁肃正欲再说,书僮雕雪又一掠而进,笑道:“先生!船上草人,每个插了五六十枝箭了。”
    孔明向窗外缝隙一望,但见满天浓雾,已透出一点黄光,他功力通玄,虽是一点光亮,亦清楚入目,只见孔明呵呵笑道:“快船二十艘,每艘草人百个,每草人上插五六十枝箭,十万利箭足够矣!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说罢,孔明下令二十艘快船,全速东行,驶向三江口。船离曹军水寨五里,孔明又吩咐船上的兵士,齐声大叫道:“多谢曹丞相赐箭。”
    鲁肃又惊又奇又喜,笑道:“先生为甚不多待一会,多借些箭矢?”
    孔明伸手一指江面,道:“大雾将散,曹操必知中计,派船追出,若再不走,便非借箭,而是以人换箭了。”
    鲁肃闻言向外面窥看,只见江面大雾已射入道道霞光,虽隔了六里水路,亦可隐约见到曹军的水寨,更见曹军水寨果然已冲出数十般战船,直向这面疾驶而来……幸而快船早走一步,转眼便驶出二三十里,曹军战船已失去影踪。
    鲁肃不由仰天叹道:“先生真乃神人也,若无先生相助,破曹大计必难成功……我必保先生周全。”
    孔明微笑不语,雕雪却心中一声冷笑,暗道:我这师哥生命,何用你来相保?他若非为顾全破曹大局啊,嘿嘿,区区周郎又能困得住他么……雕雪心中发狠,但她亦不敢说出口来免破坏了孙、刘联盟破曹的大局。
    怏船驶回三江口,在江边,已有周瑜派来的五百兵士,等着收取十万箭矢了,事实上,江东军亦正缺乏箭矢,周瑜这条“借箭杀人”之计,半是私怨,半是公务。
    五百兵士,迅速地将快船上的草人插箭,取了下来,每船有箭五千枝,十艘快船,合计恰好十万箭矢。
    鲁肃先行赶到中军营帐,去见周瑜。他将孔明向曹操借箭之妙事,全盘向周瑜细述,最后感慨说道:“孔明洞天察地,精奇门阵法,更知天机玄学,乃破曹一大臂助,杀不得也!若杀孔明,则破曹大计必败,东吴亦必亡,望公瑾须以大局为重。”
    周瑜听罢,沉吟不语,忽地长叹一声道:“孔明神机妙算,我不如他……”他一顿,又慨然道:“我军确实缺箭矢使用,十万箭矢助我军,孔明功劳不小也,我又怎会降罪于他?子敬快请孔明入帐,待我亲自致谢。”
    鲁肃出去,带引孔明进帐,周瑜特地走下帅寨,向孔明道:“为我军获箭十万,立一奇功,我谨代江东致谢先生……有所误会,幸勿介怀。”
    孔明但然笑道:“我亦知江东水军缺箭,因此才略施小计,向曹军借箭十万,以助破曹大计。
    周瑜叹道:“先生神算过人,佩服!佩服。”
    孔明淡然一笑,不再多言。
    周瑜请孔明饮酒,席问,周瑜向孔明道:“昨日主公遣使前来,催我进军,我未有奇计,请先生教我。”
    孔明未知周瑜是否出于真诚,便道:“我碌碌庸才,岂有妙计呢?”
    周瑜知孔明心有所诫,便坦然说道:“我曾夜探曹军水寨,见其十分严整得法,甚难破之,我思得一计,未知是否可行?请先生为我决定。”
    孔明见周瑜意态转诚,才微笑点头道:“既然如此,都督且勿说出,各自于掌心写出,互相印证好了。”孔明此举,是有意留足颜面给周瑜了。
    周瑜一听,果然喜道:“此法甚妙,便依先生之法行事可也。”
    于是命取来笔墨,先在自己掌心中写了,孔明也毫不犹豫,暗地在掌心写了。
    帐中因有第三者在内,两人于是互相移近,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观看,两人均呵呵大笑。周瑜的笑,是因为自己的算计,终可赶及孔明;孔明的笑,却是暗忖今回给足面子予周瑜,必令他的妒心稍减,不必再分心提防他的不时加害。
    原来两人掌中,均写着一个“火”字,两人的心思均十分明白,便是“欲破曹操,须用火攻”。
    周瑜心中甚喜,但又连忙向孔明道:“先生与我意相同,我的大计已定矣!但请先生切勿泄漏。”
    孔明肃然说道:“此事关系破曹大局,两家联盟,我怎会泄漏?曹操虽两次吃此计之亏,但傲气正盛,决不会醒悟,都督大可放胆施为。”
    周瑜得到孔明的认同,心中大喜,再无疑虑,与孔明畅饮一番。席散,又亲送孔明出帐,十分客气热情,孔明趁机提出,为免大计泄漏,他到江边小舟居停为佳,周瑜为免孔明与他争功,果然立刻答应,再提出孔明若有所需,只管请鲁肃代办便是。
    孔明便邀鲁肃与他同行,返回他的江边小舟。舟中除驾船兵士,便只有孔明的书僮雕雪,十分幽静。鲁肃眼见一场危机终于化解,江东军又因此得了十万利器,周、孔二人的关系又似乎已变密切,心中大悦,吩咐随从置酒宴上舟,与孔明畅饮。
    席间,鲁肃叹道:“先生忍辱负重,善于周旋,心智超人,胸怀若谷,令人叹服。”
    孔明淡然一笑道:“彼此既为盟军,共破曹操,又岂能互相猜忌加害?我一切均以破曹大计为重,子敬请放心好了。”
    孔明一顿,又微微一笑,道:“曹操连番吃亏,必定开始心浮气躁,急于行动,子敬宜提醒公瑾,小心戒备为妙。”
    鲁肃奇道:“曹操连吃大亏,他还敢轻举妄动吗?”
    孔明呵呵笑道:“是与不是,很快便知……来,来,与子敬再饮三杯。”接下孔明便绝口不再提及军务了。
    另一面,在曹军中,曹操因初战失利,接而错斩蔡瑁、张允两将,又平白被孔明“借”去大批水战最珍贵的箭矢,心中十分懊怒。
    曹操正欲下决心不借一切代价,抢先向孙、刘联军发动总攻,随军谋士荀攸连忙劝道:“江东现有孔明相助,再加周瑜善于水战,孙、刘联合,切勿轻举妄动。丞相不如派一能者,赴江东水寨诈降,以作内应,然后孙、刘联军可破也。”
    曹操沉吟道:“此计甚妙,但你以为谁可担此诈降重任呢?”
    荀攸道:“蔡瑁被斩,此事江东尽知,蔡氏族中,有蔡瑁之弟蔡中、蔡和二人,于军中任副将。丞相只消向二人施以恩威,令二人往江东诈降,必可成功。”
    曹操疑虑道:“我斩其兄,二人岂会忠心于我?万一真降江东,岂非被周瑜耻笑么?”
    荀攸笑道:“荆州蔡氏中人,皆卖主求荣之辈,只顾一己私利,怎重兄弟情义?丞相只要扣起二人的妻儿,再许以高官厚禄,二人必欣然而去。”
    曹操再沉吟一番,便呵呵笑道:“此计甚妙,我错有错着,大事成矣。”于是决定依荀攸之计行事。
    第二天中午时分,周瑜正在中军帐中,与鲁肃商议军务。
    忽报曹军有船驶到水寨外围,报称是蔡瑁之弟蔡中、蔡和,因恨兄蔡瑁被曹操斩杀,待率军前来投降。
    周瑜一听,便问军士道:“船上有二人妻儿?”军士报说不见。周瑜便微笑道:“请二人进帐。”
    蔡和、蔡中二人,进了中军帐,向周瑜哭拜道:“我兄长蔡瑁,被曹操无故杀害,我二人欲报兄仇,特来投降,望都督收用,愿为前锋杀曹。”
    周瑜欣然道:“你二人来降,甚识时务!日后破曹有功,再重重封赏!今可暂归甘宁将军前锋所部,一切听从甘将军调度,不得有误。”
    蔡和、蔡中二人连忙拜谢,周瑜即派人,引二人前去甘宁的前锋部队水寨。
    鲁肃知悉此事,急忙入见周瑜:“蔡中、蔡和二人,皆卖主求荣之辈,来降有诈,不可收用。”
    周瑜斥责道:“他们因曹操杀其兄,欲报仇而降,何诈之有?若如此多疑,岂能容天下能士呢。”
    鲁肃默然退出,忍不住赶去江边小舟,向孔明说知此事,希望孔明劝服周瑜,不料孔明一听,即微笑道:“此乃曹操的动作来了,子敬怎不识公瑾正用计呢?大江远隔,细作探子极难往来,曹操使二人诈降,欲探江东军情,公瑾却将计就计,利用二人通报消息,所谓兵不厌诈,公瑾此着甚高明也。”
    鲁肃一听,这才明白。
    果然周瑜秘密将甘宁召来,道:“蔡和、蔡中二人,不带家少,非真投降,我岂不知?今将收用,正好将计就计,利用二人通报消息,令曹操入我圈套!你须好好相待二人,暗中小心提防,到出兵之日,便先杀此蔡氏二人也!你务必小心应付。”
    甘宁领命去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