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机真传-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七章 天机真传

    此时,正在南屏山祈星借风的法坛上,孔明放眼长江东岩,江东水军战船已千船竞发,驶出水寨,他不由欣然一笑,仰天叹道:“赖恩师和左老前辈之力,妙借东风,江东百万生灵终可保也。”
    庞德公和老左慈相视一笑,已有离去之意。庞德公目注东南面赤壁山一眼,便忽然又向孔明含笑道:“南成有杀气一道,忽然射来,亮儿知否此预兆什么?”
    孔明微笑道:“此乃隐兆杀人之气也,周瑜雄姿英发。不失为大将之才,可惜心胸太窄,不可容物,乃联吴抗曹的一大障碍。如今东风已发,破曹在即,他义岂能容我冉逗留江东?
    恩师放心,亮儿亦早伏脱身之计也。”
    老左慈一听,不由呵呵笑道:“庞老哥呵庞老哥,一代天机军师已屹立于世,还需我等老怪物在此饶舌不休吗?不如归去吧。”
    庞德公含笑不语,似在思忖什么。此时诸葛回和笑猴儿才双双走到孔明身前,与他和雕雪相见,孔明见诸葛慧身已洋溢灵气,又与笑猴儿相处甚欢,心中不由一阵欣然。
    雕雪握着诸葛慧的手,真切的说道:“慧妹,你留在你二哥身边,好助他一臂之力好?”
    诸葛慧格格笑道:“我但见二哥安然无恙,便十分放心啦!况且二哥身边已有雪姐姐你照顾,还须慧妹我多事吗?
    嘻嘻,妹今日已十分明白,雪姐姐和二哥他,才是一对相辅相成的金童玉女埃”雕雪被诸葛慧这般大声嚷叫,芳心不由又羞又喜,俏脸儿红红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此时孔明目注诸葛慧一眼,便认真说道:“四妹你绝非尘世中人,不宜沾染世间血腥之气,还是跟随老前辈,和笑猴儿兄弟,一道游戏人间去吧。”
    诸葛慧格格笑道:“是,四妹谨遵二哥吩咐。说罢又瞪了笑猴儿一眼,含嗔带笑说道:“师兄猴儿,我二哥容你与我一道去游戏人间,你还不快向他道谢?”
    笑猴儿跟随老左慈江湖历,又有诸葛慧这妖野师妹作伴,身目已沾染了不少仙灵之气,就连他的形貌,猴相亦逐渐淡化,因而变得英俊起来了,此时笑猴儿一听,果然向孔明俯身一拜,笑道:“是!多谢诸葛大哥。”
    孔明欣然一笑,心中再无牵挂,他转向庞德公轻声道:“今日一别,未知与恩师相会于何时?”
    庞德公微一沉吟,忽地忆起孔明五十四岁的可怕劫数。
    便不由微叹口气,道:“亮儿已尽得天机门真传,天下之大,海阔天空,已足任你纵横腾跃矣!但须一切善自珍重,二十一年后你启拆我的最后一个锦襄时,便是我与你相会于五丈原之日也!雪儿有你照应,我亦再无牵挂也。”
    庞德公话音未落,身形已凌空而起,犹如神仙的平步青云,提气飞升,眨眼便升上法坛侧面高达百丈的山峰上去了。
    老左兹一见,亦连忙向诸葛慧道:“喂!徒弟孙女!师父爷爷也要走了,你可真不学、不随、不呼了吗?”
    诸葛慧一听,连忙娇野的笑道:“哎哟,师父爷爷不记徒弟孙女罪啊!师父爷爷既已经又闻、又听、又知,我徒弟孙女又怎能不学、不随、不呼呢?最多慧儿再多酿一瓶百花露酒,教师父大醉特醉、醉完又醉好么?”
    老左慈一听,乐得开怀大笑,在笑声中,他左手牵诸葛慧,右手扯笑猴儿,呼地从十丈高的法坛上一跃而下,犹如一老二少的三只飞乌,吱吱喳喳的欢叫着,振翅没入南屏山月夜去了。
    孔明向雕雪微笑点头,雕雪会心一笑,两人亦迅即跃下法坛,向江边飞掠而去。
    仅片刻后,东吴大将丁奉、徐盛,便率二百精兵,风驰电掣的扑上法坛,但已不见孔明的踪影,丁奉、徐盛见孔明已逃走,便立刻分水陆两路追击。
    徐盛驾船追出南屏山江口,终于发现江上一艘快船,正向樊口刘备军处疾驶。徐盛知是孔明乘坐之船,便催船拼命追去,一面大叫道:“周都督有令,务请诸葛先生留步。”
    此时向樊口疾驶的快船,突地跃出一员大将,神威凛凛,英姿勃发,啸啸大叫道:“我乃常山赵子龙,奉军师密令在此接应!周瑜杀机大炽,我家军师岂会不知?你休得再追,否则弓箭无眼。”
    此时,快船舱中,亦射出一道劲音,直钻徐盛的耳际:“请回覆都督,好好用兵吧!他的心思,我已洞悉,因此不辞而别,暂回樊口,日后再容相见,徐将军幸勿伤了两家和气。”
    徐盛知是孔明的音调,隔了百丈,其声竟隐隐刺耳而入,徐盛心中不禁骇然,暗道:孔明原来真人不露相,竟身负绝世神功,文略武功兼备,确非周瑜所及!他欲待不追,恐周瑜军令难违,只好舍命催船紧追。
    赵子龙在船甲板上挺立,见徐盛竟敢追来,不由大怒,欲施神功以真气发箭,立毙徐盛。孔明在舱中含道:“徐盛碍于周瑜军令,怎敢不追?二弟只须给他一条脱身之梯,他便好回去向周瑜交代了。”
    赵子龙一听,便将箭矢方向稍偏,奋力一箭射击,箭矢破空啸啸,十分强劲,犹如电奔电闪,呼地一下,擦徐盛身则而过,将他身后的风帆一箭射断!若非赵子龙的箭头稍偏,徐盛必已身如风帆,立断江中,徐盛吓得一额冷汗,怔怔的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孔明的快船,却忽地升起满帆,如箭矢般向樊口方向射去,眨眼已失去影踪。
    徐盛再无法可追,只好退返岸上,见到从陆路追来的丁奉,向丁奉道:“孔明已被赵子龙抢先接走了!孔明神机妙算,无人可及。更兼赵子龙有万夫不挡之勇,当年独战曹军百万雄兵,我等追去,白送命而已。”丁奉无言以对,只好回去,将孔明预伏赵子龙快船接应之事,告知周瑜,并请降罪。
    周瑜闻报,却没怪罪,只是仰天长叹道:“着着抢占先机,步步洞悉细微,夺天地之造化,泣鬼神之谋略,此却又怎会被你等擒杀?哎,目下只好先破曹操,再作打算了。”
    周瑜叹罢,便不敢再为孔明之事分心,当即召集诸将,调动三军,准备发起进攻。
    周瑜下令,由甘宁、太史慈、吕蒙、凌统、潘漳等将领,各领后三千,先行乘船开向北岸乌林,准备向曹操的乌林陆寨发动猛攻,但见江中起火,便是攻击的讯号。
    诸将领兵,分乘战船去了。
    周瑜又下令黄盖,安排火船,派小卒过江送书,约曹操今夜便来投降,再拔出战船数艘,紧随黄盖的火船,以便接应。
    黄盖的“降船”后面,便是周瑜亲自统率的水军主力,将领包括韩当、周泰、蒋钦、陈武、程普等,在周瑜的旗舰上督战护卫的则是丁奉和徐盛两将,水军战船集合了数百艘,加上孙权从柴桑派来支援的后军兵力,进攻曹操的部队,便达二万人了。
    到这一晚三更时分,周瑜便下令,黄盖的“降船”开出水寨,直向曹操的水军乌林江口插去!他率领的水军主力,则随后跟进,前后相距三百余丈,只待黄盖的诈降苦肉计得手,便立即向曹军发动作线进攻。
    此时,孔明亦已由赵子龙护送,急速赶返樊口,刘备在樊口,见东风已起多时,尚不见孔明回来,正等得心焦,忽见孔明所乘的快船己如箭矢驶入港口,不由大喜,连忙亲到港口迎接。
    刘备迎住孔明,紧握孔明之手,道:“先生别来无恙?可急煞刘备矣。”
    雕雪在孔明身边笑道:“刘将军放心,我这位师兄军师呵,就算身处刀山火海,亦可从容自处,稳如泰山呢。”
    孔明却不多言,立刻问刘备道:“一切容后再说!我请主公调集的兵马,皆齐备了吗?”
    刘备忙道:“一切均已准备妥当,就等先生调用。”
    孔明微一点头,从港口直奔樊口城郊中军大帐,召集诸将,立刻调动。
    孔明下令道:“子龙带三千兵马,渡江直取乌林小路,于林密草深之处埋伏:今晚四更时分,曹操必从此小路逃来,让其军马过去一半,在中间先放火后杀出,虽未能残其全部,亦必灭其一半兵马矣。”
    赵子龙见孔明以他打头阵,心中十分高兴,但又怕曹操走错了路,便间孔明道:“乌林有两条路,一条通向南郡,一条通向江陵,曹操会走哪条路呢?”
    孔明见赵云统兵心思日渐填密,心中甚感欣慰,便趁机启发兵略道:“南郡前有漳河阻隔,曹操既已败于水战,必畏水如虎,怎敢走南郡?而江陵有通衢大道直通北面襄阳、樊城,乃曹操当日南侵的前沿重镇,更有曹仁统率的二十万大军接应,因此曹操必走江陵,再北撤襄、樊,以便退返他的老巢许昌去也。”
    赵子龙知孔明趁机引导他的兵略用谋,他当即领悟,向孔明肃然道:“赵云谨遵军师令旨。”赵子龙说罢,即疾步出帐,率三千兵,赶赴乌林口江陵小路埋伏待命去了。
    孔明又随即道:“翼德听令。”
    张飞见孔明重用于他,他对孔明的用兵已早已倾心拜服,此时一听,大喜而出,轰然应道:“张飞听令。”
    孔明欣然道:“翼德如此爽快答应,未知去向,难道并无疑惑吗?”
    张飞呵呵大笑道:“张飞但有仗打,便心满意足也!况且军师先生神机惊世,算无遗策,就算差我赴刀山入火海,张飞亦不皱眉头了。”
    孔明不由微笑一下,随即道:“翼德领三千兵马渡江,直取彝陵,于北陵坡葫芦谷口埋伏。曹操必不敢走南陵坡,必走北陵坡,且定于北陵坡处下锅造饭,以充饥肠。你但见炊烟升起,便在近边放起火来,曹操见火如见鬼,必会惶然逃溜。你虽捉不到曹操,但这一场功荣,亦甚稳当也。”
    张飞一听大喜,他再无二话,即领令率兵去了。
    孔明又令糜竺、糜芳、刘封三人,各驾船舟,绕江擒捉曹操败兵,夺取兵械。三人亦领令去了。
    孔明对刘琦道:“夏口之地,与战场仅一箭之隔,关系重大,公子请回夏口镇守,率所部之兵,陈列于口岸,严密戒备,可就便擒取曹军败兵,但不可轻离,以防东吴偷袭。”刘琦亦立刻依计,紧急回夏口去了。
    孔明向刘备微笑道:“主公可屯兵于樊口,且看江上今夜周郎立破曹大功。”刘备含笑点头,十分欣慰。
    此时,静立一旁的关公,见孔明将他视如无物,不由怒道:“军师,关某自问非怕死之人,征战以来,素未落后,今日正逢大战,军师尽用诸将,子龙、翼德皆身负重任,为甚独剩我关羽冷落于旁?军师好偏心也。”
    孔明一听,即微微一笑,道:“我尚留一军机重任,非一威猛大将军负责不可,但其中有些疑虑,因此尚未能决断也。”
    关公一听,便知孔明所指“威猛大将”,必定是指他无疑,心中不由大喜,但又听孔明说有疑虑,却又微一惊道:“军师算无遗策,有甚疑虑?”
    孔明微笑道:“曹操兵败,必奔江陵,再逃许昌,当中子龙和翼德中途截击,亦未必可擒捉曹操,因此曹操必经通往武陵的隘口华容道,我想派云长去华容道阻击,最后必可擒杀曹操,但恐曹操昔年待云长不薄,临阵念情,放他走脱。”
    关公大叫道:“军师多心了!当日曹操待我果然不薄,但我已为他斩颜良,诛文丑,解白马之围,曹操恩义,我已报过。
    今日再遇,岂会轻放他逃脱?”
    孔明道:“若放了曹操,却又如何?”
    关公道:“我愿伏军法。”
    孔明道:“如此,云长立下军令状么?”
    关公更不犹豫,立了军令状,但又对孔明道:“但若曹操不走华容道,却又如何?”
    孔明微笑道:“云长可于华容小路高处,堆积柴草,放起一把烟火,曹操必定舍大道而走小路,云长则在小路埋伏,则曹操必插翅难飞了。”
    关公奇道:“曹操非等闲之辈,又十分多疑,他望见烟起,疑有埋伏,如何敢走小路,这可比不得翼德当日以此计破夏侯惇也。”
    孔明从容笑道:“正因曹操多疑,又吸取了当日夏侯惇的教训,以为我计不敢二出,于虚实之间判断错误,他便必舍大道而走小路,云长放心领兵去也。”
    关公领令,带了亲将关平、周仓,率五百刀斧手,渡江疾奔华容道而去。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