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鼎立玄机-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八章 鼎立玄机

    在樊口的军帐中,刘备对孔明的调度用兵,十分佩服,毫无异议。但对派关公守华容道一事,却有点担心,他见关公领兵去了,不由向孔明皱眉道:“二弟义气深重,有恩必报,曹操于他有善待之恩,云长念及,或许真的放其生路,届时又如何是好?先生为甚不派别人去守华容道呢?”
    孔明一听,即微叹口气,道:“天机大势,如今已演行至三王鼎立之局矣。三王者,乃刘、孙、曹也,若曹不存,岂成三王鼎足?因此若于此时杀曹操,便有逆天机,天下反添大乱转变,非百姓苍生之福。因此我决定留此人情于云长,让他以此了断与曹操的恩怨。”
    刘备一听,这才明白孔明派关公守华容道,又与他立下军令状的深长用意,因为既然立下军令状,那关公若放曹操逃脱,便犯下杀头的死罪,他等于是以生命报答了曹操的恩义,从此,他与曹操也就各不相欠了,刘备不由叹道:“先生洞悉天机,知人善用,真当世不二奇才埃”另一面,在乌林山下曹军水寨,曹操正在水寨中军帐内,与众将商议军务,先前已见西北风暂停,心中有点迷惑,便召集将士商议。
    不久又报东南风骤起,直吹向这面而来,谋士程昱急忙进帐,向曹操道:“丞相,东南风忽起,不利于我军方向,宜加提防。”
    曹操却做然笑道:“冬至一阳生,方向多变,东南风起,有甚稀奇?”
    说明忽报江东有一般快船驶到,说有黄盖密书。曹操一听,连忙叫人呈上书函。黄盖在书函中道:“周瑜防卫严密,因此无计脱身来降,今夜周瑜派我运粮,正好趁机率粮草来降,但见船上插青龙旗者,便是来降之船。”
    曹操大喜,连忙与众将士出中军帐,登上并排五大座的中央旗舰,等候黄盖的降船到来,曹操深知,黄盖乃东吴著名的水军大将,对东吴水军的军情了如指掌,只要有他相助,则东吴必败无疑。
    此时,黄盖所率的“降船”,以及二十满布火种的快船,已驶出东吴水寨江面三十里,已悄悄接近长江北岸乌林口曹军的水寨,黄盖的第三艘火船上,手执利刃,独立船头,身后大旗上书“先锋黄盖”四字,船头则插了一面青龙旗。这二十如同鬼魅的船队,一路向曹军的水寨疾驶。
    此时东南风甚烈,曹操立于中军,却稳如平地,半点不觉摇晃。他向江面望去,只见月儿已悬中天,照耀江水,如万道银蛇,翻波戏浪。曹操料想江东指日可平,心中志得意满,不由开怀呵呵大笑。
    就在此时,身边的亲兵指着江水,向曹操报道:“江上南面,有一队船影,正乘风而来。”接着,又有前沿探子飞报:“船上皆插青龙旗,内中有大旗,写着先锋黄盖四字。”
    曹操身旁的谋士程昱,当黄盖的船队接近水寨前船一里路时,他忽然吃惊的叫道:“来船有诈,切勿让其接近水寨。”
    曹操道:“为什么?”
    程昱道:“若是粮船,粮在舱中,必然稳重,但来船快而轻浮,决非粮船;而且现在方位不利于我军,若有奸则我军危矣。”
    曹操一听,心中不由惊醒了一半,但尚有一半,希望黄盖当真来降,于是便派大将文聘,乘小船出去,查看情形,再作决定。
    文聘乘小船出去,小船是曹军水寨中唯一可以自由穿行的工具,其余中船、大船,均已被粗铁链钉牢。文聘在小船上大叫道:“丞相有令,东吴来船勿近我水寨,先在外面停驻。”
    黄盖在船头迎立,如踏平地,他一听,便向发声处猛射一箭,文聘左臂中箭,倒在船中,小船大乱,纷纷奔加回曹军水寨。
    黄盖手中令旗一挥,二十艘火船立刻燃着,火趁风威,风威火势,火船如箭,撞入曹军的水寨。曹军水寨中的中船、大船纷纷着火,又惨于被铁链钉牢,移动逃避不得,一船着火,百船难逃。
    江面上,此时又传来连声炮响,原来是周瑜接应黄盖的中军主力,已全速驶来,四面八方,火船如箭,向曹军水寨射入。曹军五大座连环船,数百艘战船、战舰,无一幸免,全数着火,只见江面之上,火逐风刮,漫天彻地,一片通红。
    曹操的舰,此时亦已着火,他于惊惶之际,向岸上乌林山陆寨望去,只亦已到处火烟四起,深知东吴军已发动水陆两路攻击,这一场东风,这一场大火,不但将他的数百战船毁灭,亦将他平定江南的野心粉碎了。
    此时,曹操正感绝望,黄盖驾一艘快船,手执利刃,向曹操的旗舰疾驶而来,口中大叫:“曹贼休走,黄盖在此。”
    曹操又惊又怒,对黄盖恨得牙痕痕的,他身边的亲将张辽,见黄盖扑来,手起一箭,向黄盖射去。此时风声正猛,战船火燃爆裂,如雷炸响,黄盖怎能分辨弓弦声响?被张辽一箭射落江中,曹操总算稍泄心头之恨。
    但曹操此时也不敢再停留,登上小船,在张辽与数十亲兵的保护下,向岸上急逃。
    黄盖虽然中箭落水,但他精于水性,可于江中潜伏一日一夜,因此挨到东吴韩当的船到,将他救回。
    此时,火势已及岸上的营垒,曹军大乱、被烧死、淹死的人马极多。
    曹操在张辽的力保下,登上陆地,他深知水寨被烧,陆寨亦必难坚守,便下令移军西撤,向西面的江陵撤退。
    曹操沿途会合了徐晃、张郃诸将,一路狼狈逃抵乌林西面时,曹操身边,已仅剩万余兵力了。此地即孔明事先已探清的乌林,向西有两条路,一条通向南郡,一条通向江陵,曹操断然决定,向通往江陵的北陵坡进发,因为南郡前有漳河阻隔,不心寒,怎敢再走南郡?而江陵则有通衢大道直往北面的襄阳、樊城,而曹操在樊城屯兵二十万,只要逃抵樊城,曹操便稳如泰山了。
    曹操久历征战,于地理形势亦甚有见地,可惜他此时碰上的对手,不但有雄姿英发的周瑜,还有如凤雏展翅的庞统,更有洞天彻地的诸葛孔明,以当世三大高手的合谋之下,曹操若非命合天机大势,他便有九条生命,亦难逃一死了。
    曹操率残军逃抵北陵坡,他见此地树木茂密,山川险峻,忽于马上仰脸大笑,左右问道:“丞相河故大笑?”
    曹操道:“不笑别人,只笑周瑜无谋,诸葛亮小智,假如是我,必预先在此埋下伏兵,则我岂可逃出荆州了?”
    曹操笑声未落,忽听鼓声震天,一员白袍大将,跃马挺枪而出,大喝道:“曹操休走,常山赵子龙奉军师之命,在此等候多时了。”
    曹操大吃一惊,几乎栽下马来,幸得张辽、徐晃迎住赵子龙死战,曹操才得以逃脱,但所率的残兵一万,又被歼了三千。
    曹操逃到葫芦谷口,又大笑诸葛亮不在此设伏,不料又笑出一员猛将张飞,若非张辽、许褚舍命断后,曹操早已命丧黄泉了。
    逃出葫芦谷口,曹操又折兵三千,此时他所率的残兵仅余千人,已不堪一击了,抵华容时,曹操只见前面有两条道路,一条是迂回通向江陵的大道,一条是直插不陵山间小径,左右向曹操请示,该走哪一条路。
    曹操登高而望,只见小路山边有数团烟火冒起,但大路即毫无动静。曹操略一沉吟,便道:“我走小路。”左右问为什么,曹操道:“诸葛亮多谋,故意使人于山僻小路烧烟,吓我军不走小路,他却派兵在大路上伏着,我偏不中他计,决走小路可也。”
    左右皆赞道:“丞相临危不惧,从容智算,虽败犹荣也。”
    曹操故作镇静,暂时稳住将溃的军心,一路抵华容小路,进入小路一半,只见两面是壁立的山峰,下面是一条羊肠小道,地势十分险峻,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曹操预料,只要出了华容道,便可抵江陵,江陵已留下万余兵力镇守,他必可安全。他又见残兵已十分疲备,人人垂头丧气,只好又强作镇静,仰天大笑起来。左右闻曹操的笑声,却不但不喜,反而人人胆颤心惊,慌道:“丞相一笑,笑出赵子龙,二笑出张飞,几乎生命不保,这时又笑什么?”
    曹操道:“我笑诸葛孔明毕竟棋差一着,若于此华容小道,派一将埋伏,则我们插翅难飞。”
    话音未落,前面道口,突地驰出一将,五络长须,手执一柄青龙偃月刀,神威凛凛,形如天神,正拈须向曹操大喝道:“丞相别来无恙,关羽奉军师之命,在此待取丞相人头回报。”
    曹操一听,尚未及答话,他身边的大将张辽,不知是被吓,还是念旧想拜见关公,早已一跤摔落马下,拜伏在地上了,曹操身边仅剩百余残兵,连张辽、徐晃等猛将亦无力再战,又如何抵抗万人莫敌的关云长呢?
    曹操深知,自己的生死已捏在关公的手上,又知关公极重主气,便无奈的长叹一声,拍马上前,在马上向关公鞠躬道:“曹操虽曾有恩于云长,但亦不敢求报,只是心中痛惜而已。”
    关公一听,不由道:“丞相痛惜什么?”
    曹操叹道:“我只痛惜空拥雄军百万,战将千员,但哪及得云长一人哉!曹操无福、未能先遇云长,才有今日之惨败也!为表敬意,曹操这颗人头,便献给云长,好教云长回去领赏吧。”
    曹操说罢,拍马上前,一副引颈就斩之状。关公一见,想见昔日被俘之时,曹操待他的一番情义,又见他目下的惨状,哪还下得刀来!
    只见关公叹一声,道:“我与军师已立下军令状,若无丞相人头回报,则我愿受斩。罢!罢!罢!关羽这颗人头,便权当回报丞相当日厚待之情吧。”
    关公说时,把青龙偃月刀向上一抬,向士卒下令道:“四散开道。”士卒领令,向两面一退,让出一条出路。
    曹操一见,连忙拍马,欲骤奔而过。
    不料就在此时,关公脑际,突浮出一只巨大的兔形状,白兔口中直呼:“扶刘抑曹!扶刘抑曹。”关公心中被白兔叫声猛刺,如遭电击,手执的青偃月刀便不由往下一沉,猛地向曹操的脑袋壁下去。
    曹操身后的张辽、徐晃风状不由大骇,惨呼大叫道:“关云长,勿伤我主。”
    二人欲上前救护,但筋疲力尽,休说不堪一击,而且也根本来不及了。
    眼看关公这一刀劈下,曹操的人头必然落地,天机大势必然逆转,三王鼎立之局,也就决不会出现,天下又添大乱的变数。
    亦就在此时,曹操闭目待死之际,他的头顶,却忽地冒出一股烟云,尤如青色盘龙,张牙舞爪,于千钧一发之际,将关公劈下的偃月刀架住了。
    就因此一缓,曹操的马,已跃了过去,距关公的刀口,已在三丈之遥。
    关公心中十分惊骇,他正欲拍马举刀,再上前斩杀曹操,便听身后呼隆一声,张辽、徐晃、程昱等人,以及百余五兵,均拜伏于地,齐声道:“望勿伤我主。”
    关公心中十分感慨,终于将马头一拨,偃月刀向上一抬,再闪让出一条生路,任由张辽、徐晃、程昱等人,在他的刀下一拥而过。
    关公回到樊口,见赵子龙、张飞、刘封等人,已擒了大批曹兵、器械,人人兴高采烈。
    关公默然不语,走入中军帐,向孔明和刘备跪下道:“关羽无能,被曹操走脱,特来受死。”
    孔明道:“这是云长念及曹操昔日之思,故意放了吧!虽然情有可原,但法理难容,云长教我,该斩抑或不斩呢?”
    关公慨然道:“关羽已作打算,将颈上人头,还报曹操当日厚待之情!便请军师按军法处置。”
    孔明一听,走下帐来,亲手扶起关公,含笑慰道:“我夜观天象,知曹操尚有三王鼎立之运数,因此故意让你以一死回报曹操当日厚待之义,以了断云长将军与曹操的一段恩怨罢了!云长知恩必报,知错勇改,知罪伏法,乃大丈夫这为,我岂会降罪于你?不但如此,我尚要向你道贺呢?”
    关公站起来,先向孔明谢过不杀之恩,才道:“关羽带罪之身,先生为何道贺?”
    孔明微笑道:“我贺云长已决然了断恩怨,从此便再无后顾之忧,可轻装上阵矣!这可贺之极埃”关公一听,知这是孔明激励安慰他,心中不由又感又佩。
    稍停,他才将华容道上,他于千钧一发之际,突遇白兔和青色盘龙的景象,向孔明说知,道:“关羽甚感迷惑,未知此乃何怔兆?”
    孔明一听,不由微叹口气,道:“据我所察,白兔乃主公祖宗龙脉之形;而青色盘龙则是曹操祖脉之气凝聚,两大奇脉下一霎间相遇相激,乃地脉风水玄学上的一大异数!天意如此,亦足证三王鼎立的大机大势已然确立,如滚滚洪流,不可逆阻矣!云长请去歇息,今后也不必再以此为念了。”
    关公一听,才如释重负的长叹口气,他心中果然一阵轻快,再无往昔的顾虑,他对孔明的敬意不由又加深了一重,心想:“能跟随如此洞天彻地的高人征战,他还有什么值得忧虑。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