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象六合-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十六章 天象六合

    在刘备和孙夫人新宫侍候的众婢,因平日受了刘备和孙夫人的恩惠,对两人的悄然而去,虽然有点奇怪,但一来二人乃奉了吴国太之命,往江边祭祖,谁敢阻拦?二来感刘备的恩德仁厚,因此众婢均诈傻扮懵,谁也没将刘备离开的消息泄漏。
    到守城的边将发觉刘备一路向北而行,又在官道与赵子龙的五百军士会合,才知有异,慌忙飞报宫中的孙权,不料孙权仍沉醉未醒,谁也不敢惊扰。
    直到当晚的三更时分,孙权才悠悠酒醒,他获知刘备和孙夫人出城望北面江边而去,已一日一夜未归,不由大急,召文武大臣商议,周瑜因是带病之身,因此孙权也没去惊动他。
    东吴的首席文臣张昭进言道:“若走了刘备,早晚必为东吴大患。”
    孙权一听,立刻令武将陈武、潘漳道:“你二人率五百精兵,日夜兼程北追,务必将刘备擒捉而回。”
    陈武、潘漳二将,领令即率五百精骑出城,风驰电掣的向北追赶而去。
    这一面孙权见刘备居然走脱出城,不由恨怒攻心,将案上的玉砚一手给摔得粉碎。
    副都督程普道:“主公虽然恨怒,但于事无补。我料陈武、潘璋二人,必难擒捉刘备回来。”
    孙权怒道:“他二人敢违我令旨么。”
    程普道:“刘备有郡主随行,即护身之符。郡主自幼习武,性情刚严,军中诸将皆慑惧于她。郡主既心甘追随刘备而去,陈、潘二将,见了郡主,岂敢动武?”
    孙权一听,大怒道:“蒋钦、周泰听令,你二人侍我佩剑,立即前去追赶,若有不从,先将我妹和刘备的人头斩来见我,其余人等违令者斩无赦。”
    蒋钦、周泰二将奉了孙权的佩剑,率一千军马,随后出城飞赶。
    此时,刘备的车驾,已远在城北数十里外了。刘备心中稍慰,暗道:夫人之计甚妙,想必已瞒过孙权、周瑜了,只要再赶一日路程,东吴兵马欲追也来不及矣。
    刘备心念未了,后面忽地沙尘大起,后军飞报:“东吴兵马追上来了。”
    刘备慌问赵子龙道:“追兵已至,如何是好?”
    赵子龙道:“主公先行,我保护夫人随后而至。”
    刘备此时也不敢迟疑,策马向前飞奔,他身后仅得半百军士保护,赵子龙和司马芝率大部军兵在后面抵挡追兵。
    刘备骑马,刚转过一座山脚,突地一队兵马拥出,挡住去路。领先两员大将,跃马横枪,厉声大叫道:“刘备早早下马受缚,我奉周都督军令,已在此伏候多时。”
    原来周瑜虽然同意施行吴中的强阴吸弱阳龙气大法,令刘备臣服东吴,以取回荆州。但他比孙权、鲁肃更具心计,他恐怕万一此法有失,被刘备遁逃,便令丁奉、徐盛二将,率三千精兵,伏于陆路返荆州的必经隘口,日夜严密戒备。周瑜另外又在江上伏下水军,严防刘备从水陆两路遁逃荆州,周瑜伏兵有如天罗地网,他断定,刘备就算插翅也难飞出去了。
    刘备眼见前路已被周瑜大军阻住去路,他此时仅得一柄佩剑,数十侍卫,如何可与丁奉、徐盛两将交锋,他无奈只好拨转马头,驰回赵子龙这一面。
    刘备对赵子龙道:“周瑜工于心计,早已料我从此陆路潜返荆州矣,如今前有阻截,后有追兵,前后无路,如何是好?”
    赵了龙微一沉吟,便决然的道:“行前军师曾经给我三大锦囊妙计,如今已拆了两个,均灵验十分,如今尚有第三个锦囊,军师当日曾吩咐,若前二个皆已应验,则到最危急之际,可拆第三个锦囊也。现下情势危急,可拆而行之便了。”
    赵子龙说罢,即毫不犹豫将最后的一个锦囊启拆,内里原来是一封密函,道:“我料此函启拆之日,主公必与新夫人西返荆州的路上矣,到此危急关头,可如此如此……是为反美人计之计中计也,可依此而行,我一切自有巧妙安排。”
    赵子龙阅罢大喜,他深知诸葛义兄既已洞察先机,那眼前的危局便必定可以化解,他助刘备脱险的信心和意志不由更坚定了,他毫不犹豫将孔明的安排呈报刘备知道。
    刘备于生死一线之际,也绝不敢迟疑,立刻便按孔明的安排.依计而行。
    刘备急忙奔到孙夫人的车前,向孙夫人哭诉道:“夫人啊!刘备的心腹之言到此地步不得不向你但告了。”
    孙夫人奇道:“你我已为夫妇,夫君有甚难言之隐,快告诉我。”
    刘备道:“夫人有所不知,当日吴侯与周瑜合谋,将你许嫁于我,非为夫人着想,而是欲以夫人为饵,诱刘备至荆州,趁机将我幽禁为囚,以逼我交还荆州。他们夺了荆州,必杀刘备。我所以不俱生死而来,实是倾幕夫人美貌气概,必会爱怜刘备,又知吴侯和周瑜必不肯放生刘备,因此才悄然离开,幸得夫人肯与我同生共死,刘备永志不忘,可惜如今周瑜早有伏兵在前拦截,吴侯的追兵也已从后面赶至,生死无路,请夫人救我。”
    孙夫人一听,花容变色,俏脸通红,大怒道:“我兄竟以我为饵,不念兄妹骨肉之情,我又有何面目与他相见,夫君之危,我亦有责,错信胞兄的奸计,我当为夫君亲解此危。”
    孙夫人果然极有男儿气概,她令推车上前,驰到前面拦截的丁奉、徐盛二将面前,猛地卷起车帘,露出真容,向盯徐二将怒喝道:“本郡主在此,你二人敢以下犯上、图谋造反么?”
    丁奉、徐盛二将,素慑孙郡主的威名,一见便连忙下马,抛掉兵器,向孙郡主拜道:“我等不敢,只因奉了周都督军令,才屯兵于此,等候捉拿刘备而已。”
    孙郡主怒道:“周瑜大胆,本郡主已奏明国太,说回荆州祭祖,国太已允准,便胞兄亦不敢阻拦,何况区区周瑜么,二人率军拦路,是否要我禀告国太,说你等拦路截劫,欲谋财害命也。”
    丁奉、徐盛一听,慌道:“不敢!不敢!郡主息怒,这不关我等之事,全是周都督的军令难违也。”
    孙郡主冷笑道:“你等不怕周瑜,便不怕本郡主吗?周瑜杀得你等,本郡主亦一样可以杀得你等。”
    孙郡主喝令推车前进,丁奉、徐盛二将私议道:“郡主与吴候是兄妹一家人,再说郡主已得国太之意,何况我等下人呢?万一有甚差池,吴侯必杀我等来息国太之恨也。”于是二将无奈,下令军兵让出一条通路,让孙郡主的车驾过去。后面的刘备、赵子龙、司马芝,亦紧随孙郡主的车驾,一阵风似的飞驰而过。
    孙郡主、刘备等的车马刚奔前十里路,后面的盯徐二将,已遇上了随后赶至的陈武和潘漳,陈武对丁奉道:“你等放刘备过去,只怕错了,我们乃奉吴侯之命,捉拿刘备回见埃”丁奉、徐盛二将听说是吴侯孙权的令旨,不敢有违,立刻又联同陈武、潘璋二将,率三千五百兵马,随后追捕前行不久的刘备。
    刘备在在前面十里外,正急急赶路,急见后面尘头又大作,知大队兵马又追杀而来,刘备连忙又知孙夫人道:“夫人,后面又有数千兵马赶至,刘备不想连累夫人,不如我下马受缚,以免伤及无辜吧。”
    孙夫人咬牙恨道:“后面想必是我兄的令旨,欲杀夫君矣,我下嫁夫君,乃母亲之意,胞兄竟敢逆母杀我夫君,我与他的兄妹之情一刀两断,夫君勿忧,且放心前行,待我与赵子龙,阻挡后面的追兵。”
    刘备望一眼前面,但见江水已隐约可见,心中稍慰,当下也不敢犹豫,按孔明的安排,先行向北,奔往江边去了,三百军士,亦随刘备先行。
    赵子龙本欲要司马芝随刘备先行,但司马芝笑道:“眼见一场天大的热闹至矣,你难道忍心不让我见识见识么?”
    赵子龙知司马芝的功力已甚为精进,就算于千军万马中,她虽然不能力抗,但欲自保溜逃却是绰绰有余的了,因此也就不再坚持要她离去。
    赵子龙、司马芝二人率二百军兵,在孙夫人四周摆开方阵,静候后面的追兵杀到。
    不一会,丁奉、徐盛、陈武、潘璋等四员东吴大将率三千五百大军,已追杀而至。
    此时孙夫人己弃车驾,改乘战马,手执宝剑,威仪十分,怒视奔来四将。
    盯徐、陈、潘等四将,见孙夫人挺立马上,只好于马上欠身道:“未将奉吴侯之命,促请郡主和刘备回返柴桑。”
    孙夫人怒道:“我已下嫁刘备为妻,乃奉国太之命,与我兄无相干也,吴侯敢违逆国太令旨,诛杀我与夫君么?你等识相者速退。”
    陈武、潘璋二将忙道:“吴侯只欲请郡主和刘备回去,君命难违,望郡主见谅。”二将说罢,与丁奉、徐盛二将互视。丁奉、徐盛二人会意,即把手中的铁枪一摆,下令三千五百兵马,向两面展开欲绕过孙夫人,奔向前面,追杀刘备。
    孙夫人又气又怒,知四将奉了吴候孙权的令旨,并不将她这位郡主放在眼内了,她娇叱一声,驰奔上前,斩杀四将。
    赵子龙见状,不由吃了一惊,暗道:孙夫人这么一出手,东吴兵马必有死伤,她便犯下逆君之罪,郡主的威仪立刻便失去,届时丁奉、徐盛诸将,便大有胆气将她擒拿,若孙夫人被擒,东吴军再无顾忌,则主公危矣,诸葛义兄只怕也意料不着,孙夫人的阳刚之气竟忽然变得如此旺炽。
    赵子龙心念电转,忽地向司马芝传音道:“芝妹,你速上前保护孙夫人,切切不能令她有丝毫损伤。”
    他说罢,猛地一拍战马,风驰电掣的抢在孙夫人前面,手中银枪一抖,瞬间分向盯徐、孙、潘四将虚刺了一枪,四将但见一道寒光射至,连忙各运兵器挡架,只听兵乓的响了四声金属撞击,赵子龙手中的银枪却已收回。这闪电般的一击,令四将胆战心裂,四匹战马各退十丈,因而连已绕开的兵马亦退了回去。
    赵子龙挺枪大笑道:“四位将军,你等不识孙夫人,难道连我手中银枪曾挑曹兵千军万马亦不晓么?”
    丁奉、徐盛、陈武、潘璋四将,勒住马缰,这才稳住阵脚,不再遑退。
    丁奉、徐盛已亲身尝过赵子龙的厉害,作声不得,均知刚才闪电一击,若非赵子龙不欲伤人,四人之中,只怕已有人被刺翻马下了,这一枪回刺的闪电银枪法简直快如鬼魅,令人震骇。
    但陈武、潘璋二将,虽知赵子龙的威名,但并没亲眼目睹,心中半信半疑,而且此时又欺他仅得二百兵马,己方有数千大军,强弱悬殊,因此并不如丁奉、徐盛的心怯惊惶。
    陈武拍马冲前,冷笑一声,不服气道:“赵子龙,你刚才抢先出手,我等猝不及防,才让你占了上风,你敢与我明刀明枪,斗上一斗么?”
    赵子龙一听,目中精光如电,射了陈武一眼。陈武但感目光如锋刃,令他心中不由一凉,慌忙凝神戒备,唯恐赵子龙的闪电一枪再度刺出。
    赵子龙却挺枪屹然不动,暗道:我虽可一枪刺杀陈武,但如此一来,双方必定陷入恶战,我虽然不惧,但缠斗之下,如何分身保护孙夫人和前面的主公呢?他心中转念,打定主意,决定以不战而屈其兵为妙。
    只见赵子龙忽然仰天长啸,其声如狮吼虎啸,慑人心魄,东吴兵中,有胆气弱小的人,早已心怯,抛掉兵器,用手俺耳。
    连陈武、潘璋、丁奉、徐盛诸将,亦须凝神运气,才可勉强稳住翻涌的心血。
    原来此时赵子龙已运体内的五凤朝阳真气贯于啸声,又施展他独创的天象六合神剑之三三不尽一式,将剑招化于啸声之中,三三不尽分射八方,震慑东吴三千五百兵将。
    赵子龙在长啸声中,手中银枪一抖,以银枪化剑,向四周连振之下。登时便有六道剑气,从银枪锋刃射出,每道剑气于旷野虚空而分出站合计三十六道剑气。三十六道剑气再分,遂成二百一十六道……六六无穷,漫天剑气于旷野中飞射回旋。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