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分天机-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十七章 三分天机

    在数千东吴兵将眼前,但见剑气所到之处,石裂沙飞树断,威力之大,简真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一阵慑人心魄的尖啸、爆裂、撞击声中,三千五百东吴兵竟有大半呆如木鸡,僵立不动,斗志全消。
    就连丁奉、徐盛、陈武、潘漳等四员大将,亦目瞪口呆,脑际一片茫然。
    司马芝见了,不由暗赞道:子龙哥哥的天象六合神功又更精湛了。孙夫人目睹赵子能的神威,东吴数千大军,竞被他不战而屈,芳心不由暗喜,心道:夫君有这等人材辅助,何愁不成呢?我虽然被人作饵,误打误撞下嫁刘郎为妻,但错有错着,得刘郎为夫君,我的终生亦总算寻到好归宿也。
    她心中转念,助刘备脱险的心更坚定了,趁机在马上向丁奉、陈武等将领斥道:“你等好不知进退,我已下嫁刘备为妻,今日之行,便非与人私奔。况我已得国太令旨,准我夫妇返回荆州。就算我兄亲自到此,亦不敢逆母命而行也!你们识相的速退,不然惹怒了我,不念兄妹之情,令赵子龙大开杀戒,你们自问能保住颈上人头?哼哼。”
    丁奉、徐盛、陈武、潘璋四将面面相觑,均暗道:就算我等不怕死,但吴国太难违,吴侯本人亦不敢违逆。若日后追究起来,我等必成其代罪羔羊也!不如向孙郡主卖个人情,将责任推到她和吴国太身上,或可保人头……于是无奈向孙夫人道:“既郡主执意如此,又得国太允准,我等便先回去禀明吴侯再说好了。”说罢,即下令众军兵后退百丈,让孙夫人和赵子龙、司马芝等人马继续向北面而行。
    丁奉、徐盛等,一面派人飞报吴侯,又派人向周瑜报讯,一面驻兵原地,等候吴侯和周瑜的令旨。
    这一等,刘备等的人马,又向北疾奔半日了,等到奉了吴侯的佩剑,前来斩杀刘备和孙夫人的大将蒋钦、周泰赶到,与刘备的人马已相距足数十里远。
    刘备等一路向北疾奔,抵达江边,刘备令探子查探前面有无舟船。探子去后不久,忽见后面尘头又起,知是丁奉等将又率兵杀到,而且必奉了令旨,前来大开杀戒了!刘备不由仰天长叹道:“连日奔波,人困马乏,数百兵将如何抵挡东吴大军?刘备今日必亡于此也………就在此时,探子飞马回报,说江边草丛中隐伏快船二十余艘,赵子龙一听,即向刘备含笑道:“舟船必乃军师预早伏下!且登船再说吧。”
    刘备此时己无更好主意,只好与孙夫人一道飞奔到江边,上了江边的快般,驶向江心。
    此时,刘备的船上闪出一个纶巾道袍的人,呵呵笑道:“恭贺主公新婚之喜。”刘备一看,不由心花怒放,因为此人便是他视如救星的诸葛孔明啊!
    诸葛亮跃出船头,手中羽扇一挥,将大笑声送上岸去:“呵呵!诸葛亮已在此守候多时!你们回去告知周瑜,教他莫再施美人计手段了。”
    丁奉等下令射箭,但快船已风驰电掣般驶远了,岸上的东吴兵将,不由一阵发呆,暗道:原来是孔明用计,也难怪我们处处受制了!
    刘备等人的快船在江上行驶半日,眼看已将抵荆州地界,不料此时后面追出无数战船,风驰电掣地赶来,船上为首之人竞是东吴大都督周瑜,原来周瑜接报,急怒攻心,也不顾旧伤未愈,亲自率战船追杀而来,他身边的战将有黄盖、韩当,可谓精英尽出了。
    孔明见状,从容一笑,即下令弃船登上南岸。
    周瑜战船赶至,他下令兵士弃船上岸,誓要追杀刘备不可,在周瑜的亲率下,近万东吴大军,从陆路追杀。追到黄州地界,眼见刘备的人马,相距不足十里,周瑜下令全速追奔,不杀刘备誓不回头。
    周瑜的东吴大军一路追杀,刚转过一座谷口,突然一声炮响,拥出一队精兵,为首一员大将,神威凛凛,手执着青龙偃月刀,向周瑜厉声大喝道:“我奉军师之命,在此恭候!但近前者杀,退回者生。”
    周瑜见状,心胆俱寒,当先便拨转马头,向后面飞奔,走到半路,又杀出两员大将,正是魏延和黄忠,均是降顺刘备的荆州旧将,东吴军大败,周瑜抢先逃返船上,料定刘备军不惯水战,心中这才稍安。
    就在此时,忽听岸上刘备军大叫道:“周郎妙计安天下!
    赔了夫人又折兵。”
    周瑜大怒道:“可再上岸与他决一死战。”
    黄盖劝道:“都督有伤在身,刘备有孔明用计,更兼有关羽、赵子龙神勇,战之必不利也。”
    周瑜无奈只好作罢,但心中气恨难平,心血沸腾,忽地大叫一声道:“我已白费气力,反让刘备夺得美人归!我好恨。”
    “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船上,不省人事。
    黄盖等将慌忙下令全速回驶江东,救治周瑜的伤病去了。
    关羽、黄忠、魏延等欲追击周瑜,欲趁机将周瑜歼灭。
    孔明忙道:“不可!让周瑜回江东养伤为佳。”
    关羽道:“军师为甚不追击周瑜?”
    孔明道:“周瑜此人,不宜于战场上杀,否则必与东吴结下深仇大恨,有碍我的西进大计呀。我看周瑜气量狭小,偏又屡欲施其计谋,欲夺荆州,早晚必有招其损、自取丧亡也。”
    关羽一听,这才明白孔明之所以不杀周瑜,乃是着眼于更宏伟的进取大计,不由赞道:“兄长得军师扶助,真有如北斗泰山也。”
    孔明淡然一笑,下令收军回荆州。
    返抵荆州南郡,刘备下令于府中补办喜宴,招待一众有功之士,及文武幕僚,庞统、雕雪、张飞等自然亦同为座上宾客。
    席间,刘备亲手斟满一杯先敬孔明,叹道:“若非先生神机妙算!刘备只怕已丧身东吴!这一杯我该敬先生。”
    孔明却淡然一笑道:“主公,若论功劳,这一杯理当先敬赵子龙。”
    刘备笑道:“我可安然回返荆州,先生与子龙一般大功劳埃”孔明道:“不然,我虽早有安排,但于关键处仍有疏漏。
    若非赵子龙随机应变,以神功不战而屈东吴之兵,那便不能达三者兼收之奇功也。”
    刘备道:“未知先生指的是哪三者呢?”
    孔明尚未答话,庞统已大笑接口道:“主公,孔明指的是既保主公安然夺得美人归;又可留有余地,保住孙、刘联盟;更可进一步图取西进大业也!这岂非三者兼收之奇功吗?
    因此这一杯呵,孔明既须先敬,但子龙亦不可落后也。”
    刘备一听,不由叹道:“刘备何德何能,有卧龙、风雏、子龙如此文武奇才匡扶,他日功成,皆在座诸位之大功劳!但我手中只有一杯酒,欲敬有功之士,总得先后,凤雏先生以为该先敬谁呢?”
    赵子龙一听,即一跃而起,正容道:“主公,既在座中人,皆有功之士,何不一齐举杯,同贺主公安然归来。”
    刘备一听大喜道:“子龙主意不错!那刘备这一杯,便敬在座各位,一同畅饮吧。”
    在座文武臣属幕僚,此时均一跃而起,齐齐举杯道:“我等贺主公安然归来。”众人均将手中酒一饮而荆宴会堂上,登时洋溢一片欢乐振奋的笑声,令人心潮激荡,人人均有奋发昂扬的气概。
    孔明见这一场宴会,成为拓展大业的誓师大会,不由欣然的笑了。
    散席后,刘备依然不舍与孔明分开,将他留了下来。赵子龙和司马芝亦有迷惑,欲向孔明请教,因此亦留在刘备府中。
    仅一会,司马芝先就忍不住了,忙向孔明道:“诸葛大哥,小妹委实难明,有满腹惊奇向大哥请教埃”孔明含笑点头道:“司马姑娘有话但说无妨。”
    司马芝急急说道:“为甚在刘备将军陷于迷惑危机时,子龙哥哥仅凭大哥的四道青符便可旋乾转坤,令奇迹出现,顿令刘将军精神大振,决然返荆州?”司马芝因并无任何官职,仅是以赵子龙师妹的身份留在荆州,因此说话也不必按官场礼节,十分率直。
    孔明见在座的均是三分天机势格中人,因而也不必隐瞒什么,便趁机开导,含笑道:“司马姑娘,当日我锦囊中的四道青犁符,乃风水地脉学中的克脉法符也,当日东吴前来提亲,我便料悉必是东吴方面,欲在借美人计图谋荆州;同时更以风水阴阳相吸大法,欲借孙氏血脉,以强阴吸弱阳,令主公的祖宗龙脉地力大泄,因此气运不济,斗志消沉,向东吴臣服,将荆州五郡拱手让与东吴也。”
    赵子龙听了,心中不由暗道:“原来如此,怪道主公自与孙夫人成亲之后,即意志消沉,终日沉迷于东吴的温柔乡中了!原来竟是这等强阴吸弱阳的风水玄术作怪也。
    孔明一顿,又道:“因此我为此分作两步行法,一方面潜入涿郡,替主公的祖宗地脉施行旺气大法;另一面又暗中伏下青犁符于锦囊,着子龙于危急时赴吴郡赤龙山,于孙氏的祖脉墓地中施法,以锦囊中的青犁符克制孙氏的祖脉龙气。
    如此两面施为,既可旺主公的弱阳,又能克制孙氏血脉中的强阴,彼消此长,足令主公意志重振;同时,亦反过来令孙氏血脉——孙夫人倾心相随于主公,终可得美人归也。”
    刘备这才明白,在他赴江东之前,孔明又为他不辞劳苦,奔波于千里外的涿郡、荆州之间,布伏惊世天机。他不由叹道:“先生之能,真鬼神莫测也。”
    司马芝亦格格笑道:“诸葛大哥原来精于风水地脉之学。
    这等神通,他日抛开军务,与雕雪姐姐一道,结伴畅游天下,寻龙堪舆,大展风水神机,岂非十分有趣吗?”
    刘备一听,不由吓了一跳,忙道:“司马芝姑娘!先生乃我的左右臂也,怎可抛下军务,去畅游天下?先生若去,我犹如断了臂膀,虽生犹死也。”
    孔明亦呵呵一笑道:“司马姑娘之意甚佳,可惜并非时候,我尚须为这三分天机辛劳一番也。”
    此时刘备忽然想起什么,忙问孔明道:“先生刚才于席间提及,有一些难题,先生亦始料不及,不知是甚?”
    孔明目注赵子龙一眼,欣然笑道:“孙夫人本属孙氏血脉中的强阴,与主公合体后,吸纳了主公阳气,其自身的阳刚之气竟然炽烈旺发,在东吴兵将追及时,竟欲大开杀戒,若她出手伤人,必失了与东吴的和气,于日后的西进大业十分不利。
    幸而于此危急时刻,有赵子龙在场,他如何大显神威,化解此危机,司马姑娘在场,自然比我更清楚也。”
    当时刘备已先行,后面的事并不知道,因此他忙向司马芝道:“司马姑娘!子龙当时到底如何大发神威?”
    司马芝眼见连孔明亦十分欣赏她的子龙哥哥,不由心花怒放,高兴得格格笑道:“我也不知详细!只知子龙哥哥银枪连抖六抖,便见石裂、沙飞、树断,十分吓人,东吴数千兵将,竟呆如木鸡,斗意全消,不得不退缩十丈,不再追杀!但到底是甚神通,我也说不明白。”
    赵子龙淡淡的笑道:“我于危急之际,牢记军师吩咐,不可伤了两家和气,坏了孙、刘联盟,因此唯有用自创天象六合神剑招式,化枪为剑,施为一番,望能不战而屈其兵……终侥幸成功,但若非军师伏下奇兵,于江岸接应,主公亦难脱危机也。”
    刘备一听,不由赞叹道:“子龙胜不居功,胸怀坦荡,神功盖世,真当乃天下一代虎将也。”
    至此,赵子龙和司马芝心中再无迷惑,知孔明尚有要事与刘备密议,便先行告辞了。
    刘备待赵子龙、司马芝走后,果然又向孔明道:“先生真欲取西川之地吗?”
    孔明微笑道:“荆州南郡,扼西川门户,若不取西川,又何必千方百计保住荆州?但目下尚非最佳时机,暂时宜按兵不发,谋定而后动也。”
    刘备道:“为何时机尚未成熟呢?”
    孔明道:“西川属益州之地,尚包括南方广大地域,关山险塞,沃野千里,乃天府之地。如今益州在刘璋治下,刘璋昏庸积弱,根本无法保住益州,早晚必被曹操攻取,因此主公必先占益州不可,可惜目下我方兵力未足,粮未够,又不知益州内里底细,尚不宜轻举妄动;同时东吴周瑜因被曹操表奏朝廷,对南郡太守,他必日夜图谋荆州,乃我之心腹大患也;而孙权极信赖周瑜,周瑜在世一日,我便不能不加防备,又怎可分心进取益州?”
    刘备道:“那周瑜一日健在,我便一日不能取益州,东吴六面催逼交还荆州,届时如何应付?”
    孔明微一沉吟,即断然说道:“我决先除周瑜,去此后顾之忧再图进取益州……但周瑜此人,不能明杀,只可促其自毙,否则便伤了与东吴的和气,与东吴结下深仇,坏了联吴抗曹的大计。”
    刘备道:“周瑜对荆州志在必得,荆州一日未到其手,他又怎会罢手?而且周瑜正值英年,怎会一时自毙?不料天降此人,阻我进取,乃天不助我刘备成大业也。”
    就在此时,孔明偶然瞥眼窗外天际,窗口又恰好向东,但见东面天际,一颗大星摇摇欲堕,却又忽然猛地一抖随即发出十分炽烈的光华。孔明微一思忖,即呵呵笑道:“此星乃周瑜之将星,其摇摇欲堕,忽然大放光华,恰好人之将死,其回光返照也,依此推断,周瑜之死期不远也。”
    刘备此时见不到任何征兆,对孔明的判断不由半信半疑,孔明的雄材伟略,刘备自然深信,但他的推运测算之学,又是否当真灵验呢?
    眨眼又过了三十多天,此时已是二月初春时节了,荆州城外城内,百花齐放,春意盎然,哪有半分肃杀的战争图景?
    但就在这天,东吴使者鲁肃,忽地前来荆州南郡,说有要事与刘备商议,刘备接报,连忙传知孔明。
    孔明立刻赶到刘备的府上,刘备尚未开口,孔明已呵呵笑道:“鲁肃此行,必与荆州有关。待会他说的话,若我点头,主公便只管答应下来。”
    不一会,鲁肃被引领而进,彼此见礼,客气几句,鲁肃便连忙道:“我此行特来告知刘皇叔,因吴候十分欣赏皇叔的德才,与诸将商妥,打算出兵替皇叔打西川,取了西川,权当吴侯嫁妹厚礼,赠送皇叔,却换回荆州五郡。皇叔意下如何?”
    刘备瞥一眼孔明,见他微一点头,便立刻道:“吴侯如此厚意,刘备又怎会拒绝呢?”
    鲁肃大喜,又续道:“既然皇叔答应,那东吴兵马路过南郡时,务请出城犒军,接济部分钱粮。”
    孔明点头道:“这个当然啦,难得吴侯一番心意也。”
    刘备见孔明点头,又接口道:“多谢子敬为我美言之德,东吴大军到时,刘备必定接济钱粮便是。”
    鲁肃见刘备和孔明皆无异议,欣然答应,心中不由暗喜道:“这回周瑜棋高一着,孔明到底中计了!他也不敢多留,推说速赶回江东,向孙权回报,很快便告辞下船,驶回江东去了。
    鲁肃回到江东,却不去见孔权,而是迳直到都督府,告知周瑜道:“都督大军抵荆州南郡之日,刘备、孔明均欣然答允,出城犒军,送钱送粮。但公瑾真的打算攻下西川,去与刘备交换荆州五郡吗?”
    周瑜此时伤患已渐复,精神振奋,一听不由呵呵大笑道:“子敬真当今第一老实人也!试想西川关塞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敌,连曹操亦不敢轻举妄动,孔明亦退避三舍,我又怎会拿东吴去为他人作嫁衣!我之所借取西川,出动五万大军,实为假途灭虢之计也。等大军抵荆州南群城下,刘备、孔明出城犒军,我便趁机发难,先斩刘备、孔明,再取荆州,以泄我心头之恨。”
    鲁肃的心胸到底比周瑜宽厚,他想了想,对周瑜道:“公瑾此计甚妙,荆州必可重归东吴!但荆州因然须夺,却是否留有余地,保留孔明、刘备生命?好教他们为抗曹再次出力助东吴呀。”
    周瑜冷哼一声道:“子敬心肠好不宽厚!刘备若乖乖献出荆州,我或许饶他一命;若加抗拒,我必杀刘备。”
    周瑜说罢,却毫不犹豫,请鲁肃先去禀报孙权。另一面也不待鲁肃回报,即下命甘宁为先锋,自己和徐盛、丁奉为中军,凌统、吕蒙为后队,点发五万水陆大军,分从水陆两路,浩浩荡荡,开赴荆州南郡而来。
    周瑜因自负精干水战,因此亲率水军二万,分乘五十余艘战船,风驰电掣直扑荆州。他在船上十分兴奋,不时高声大笑,断认孔明已中其计。
    不一日,前锋水军已抵夏口。周瑜立刻派人查问:“荆州方面有派人出夏口迎接我军么?”
    就在此时,忽然来报,说刘备已派糜竺前来拜见,周瑜心中暗喜,将糜竺唤入中舱,立刻问道:“刘皇叔打算如何犒劳我的大军?”
    糜竺回道:“刘皇叔已安排准备妥当,待都督大军一到,即出城犒劳都督大军。”
    周瑜又道:“那现在刘皇叔在何处呢?”
    糜竺立刻回道:“皇叔已在荆州南郡城门外等候,都督大军一到,便好与都督把酒言欢。”
    周瑜故意肃然说道:“我出动大军,乃为刘备攻取西川,因此劳军之礼务必隆重,不可轻率,以慰我军之心也。”
    糜竺亦立刻肃然答应,回去转告刘备,然后糜竺便向周瑜拜辞走了。
    周瑜此时心中再无犹豫,立刻下令水陆大军,全速向荆州南郡进发。
    周瑜在战船上坐镇,眼见已抵荆州南郡不到十里水路,江面依然静悄悄的,不见一艘船只驶来迎接,周瑜微感疑虑,思忖片刻。他到底抵受不住一举夺回荆州五郡的强大诱惑,竟不顾一切,下令将船驶近南郡岸边,他下船登岸,由甘宁、徐盛统率三千亲兵,先行抢奔荆州南郡。
    周瑜等三千东吴大军先锋,抵达南郡城下。周瑜驰马奔近,只见城门外城楼上静悄俏的,并不见任何迎接的动静。
    周瑜不由大怒厉声叫道:“东吴周都督在此!城内之人快出来迎接。”
    喝声响过,城楼上忽地一声鼓响,近万守城兵士倏地亮出刀枪,寒光闪闪,十分雄壮。一员战将站立城楼上大笑道:“都督不远数百里而来,辛苦了埃”周瑜循声一看,原来城楼上的战将,便是令东吴兵不战而屈的赵子龙!他心中不由突突一跳,急忙高声道:“赵子龙!我率军替你主公往取西川,你怎不出城迎接?”
    赵子龙大笑道:“周都督!我军师先生早已料知,都督所施乃假途灭虢之计!这等微末小计,连小儿也瞒不了也!可笑呵可笑。‘周瑜一听,心中一凉,连忙拔马便回。
    就在此时,探子己飞奔而至,向周瑜报道:“都督!大事不妙!刘备有四路兵马,一齐杀到。”
    周瑜仍强作镇静,道:“是哪四路?兵力多少?”
    探子道:“关羽从西面杀到,张飞从东面杀来,黄忠从北面杀到,魏延从南面杀来!四路兵马声势浩荡,不下数万,兵士皆高叫要生擒活捉周瑜也。”
    周瑜一听,深知他的一番算计,辛苦奔波数百里,却早已被孔明洞悉!他连番受挫于孔明,心中不由又惭又恨又痛又气,触动旧伤,但感心头剧痛,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堕落马下。
    东吴大将甘宁等,慌忙救起周瑜,退回江中船上。
    说也奇怪,周瑜回返战船,仅一会便苏醒过来,他耳际但闻四面金鼓齐呜,喊杀声震天,不由吓了一跳,也不知从哪儿凝聚的力气,一跃而起,问身边的先锋大将甘宁道:“外面是甚响声?”
    甘宁道:“两岸均是刘备的兵马,不下数万只四面围定,并不进攻,兵士均在喊叫:“周郎周郎,勿须惊惶,速回江东,保你命长。”
    甘宁话音未落,周瑜心如遭电歼,又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周瑜悠悠醒转,甘宁道:“都督刚才昏迷过去时,孔明派人送了封书函至此,未将未敢遂拆,只待部督醒来阅之。”
    周瑜取书函拆阅,但见孔明在书函中道:“汉军师中郎将诸葛亮,书呈东吴大都督公瑾先生:柴桑一别,至今难舍,今闻阁下欲取西川,我以为不可,益州兵强地险,刘璋虽昏庸,却足以自守,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也。阁下万里远征,虽孙武、吴起再生,亦难有胜望。且曹操失利于赤壁,又怎会不思报仇?若阁下远征,曹操乘机南侵,则江东立成粉矣,我不忍坐视东吴遭此动祸,特向公瑾示意,尚祈鉴察。”
    周瑜阅罢,不由长叹一声,但感孔明事事抢占先机,洞悉一切,决非他周瑜所能算计的了!他不觉意气消沉,对孔明再无恨意,只感十分惋惜。
    他将诸将召到旗舰,长叹道:“我本欲与诸位尽忠报国,可惜命运不济,行将夭折,此天命难违也!望诸位尽忠匡扶东吴,以成大业,我死后,不必于此地发丧,速驶回柴桑。”
    周瑜说罢,又昏迷过去。一会又忽然醒来,望天长叹道:“地既生瑜,天又何以生亮?天数呵天数。”连叫数声,忽然沉寂,黯然逝去。
    众将遵周瑜遗嘱,并不发丧,就近将他葬于巴丘。然后悄悄回返柴桑,向孙权呈报,又呈上周瑜遗书一封。
    孙权接周瑜的遗书,心如刀割。在哭声中,孙权拆阅周瑜的遗书。原来周瑜是举荐鲁肃代替他的职务,未了道:“天下之事,尚未可定也。鲁肃忠烈,处事一丝不苟,足可替代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尚蒙垂鉴,则我虽死而无憾矣。”
    孙权阅罢,又痛哭一番,才道:“公瑾临逝遗言,我岂敢不从埃”当下,孙权即下旨,任鲁肃为东吴大都督,统率东吴十万兵马,一面派人赶去巴丘,将周瑜的灵枢运回东吴都城柴桑,向天下发布讣文,为周瑜风光大葬。
    周瑜去世的当晚,孔明在荆州南群,正与刘备、庞统等商议军务,江东方向天际,忽见一颗星斗曳然而堕,与他先前所见摇而复炽的星斗同一方位,孔明微叹口气,道:“周瑜果然作法自毙矣。”
    刘备、庞统二人,见孔明虽料周瑜死逝,但神色却并无欣喜,二人心中均不觉甚感惊奇,因为周瑜三番数次算计孔明,均欲置他于死地,为甚周瑜之死,孔明并无半分幸灭乐祸呢?
    但此时未接准确讯息,二人也不便细询。
    不一日,东吴方面的讣文送到荆州,周瑜果于二日前已去世了,又知周瑜的灵枢运回柴桑,准备为他风光大葬。
    刘备闻讯,急与孔明商量,道:“周瑜果然已逝!我当如何处之?”
    孔明微一沉吟,即道:“周瑜之死,乃三分天机之大势使然也,他于此时欲逆天机大势而行,岂能不中途夭折?此亦为逆天而行者之诫呀。周瑜既死,继其职者,必为鲁肃。主公身为东吴国婿,须往奔丧,我决定代主公赴江东柴桑行。”
    刘备吃惊道:“周瑜之死,东吴必迁怒于先生,为甚还要去送羊入虎口呢?先生有甚差池,则刘备虽生而犹死也。”
    孔明道:“正因周瑜之死,东吴将士必迁怒于我,我才须亲走一趟,以作化解此怨。目下周瑜之死,我的西进大计行将展开,在此关键时刻,孙、刘联盟不容有丝毫毁损,否则便徒增后顾之尤矣!而且鲁肃已继任大都督之位,处事较为宽厚,有容人之量,乃与东吴重新修好的绝佳时机也!因此虽有风险,我亦不得不赴江东一行。”
    刘备深知孔明的所作所为,无不为助他开创基业而着眼,心中有发感佩,不由叹道:“先生待我刘备可谓鞠躬尽瘁,任劳任怨埃”第二天一早,孔明便带同赵子龙,以及数十亲兵,便毅然决然的赴江东柴桑而来。随行又带了大批祭奠之物。
    孔明和赵子龙抵达柴桑,鲁肃见孔明亲赴奔丧,对周瑜三番数次加害,并无怀恨积怨,便不忍阻止,下令让孔明进入柴桑,赴周瑜的灵堂拜祭。
    东吴诸将见孔明进入灵堂均怒目而视,极欲杀他而泄恨。但又见赵子龙身佩倚天剑随身护卫,江东诸将对赵子龙的神威尚心有余悸,因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而且鲁肃身为大都督。亦允许孔明入灵堂拜祭,诸将也不敢擅自行动。
    孔明对东吴诸将的横眉怒目只作不见,与赵子龙一同进入周瑜灵堂,又摆上大批祭莫之物,亲手向周瑜的灵位奠酒,跪下宣读祭文。
    孔明亲自撰写的“祭瑜文”,详细颂扬了周瑜的一生,极尽赞扬的热诚,令在场东吴诸将亦之感动。
    未了,孔明哀哀颂祭道:“呜呼公瑾,生死永别了!君如有灵,当鉴我心。本欲与君同谋大业,犄角之势,东西相应,同舟共济。痛君早逝,从此天下再无知音!呜呼哀哉,痛切人心。”
    孔明祭时,伏地大哭,泪如泉涌,悲恸不已。
    东吴诸将见状,怨恨之心不由大为消灭,皆暗道:世传公瑾与孔明积怨甚深,但见其拜祭真情,世上所言不可信。
    鲁肃在场,见孔明如此悲切,忆起周瑜确曾三番数次欲加害孔明,孔明却顾全大局,毫无私心积怨,心中不由大力感佩,暗道:周瑜之死,乃其量窄,自取而已,又怎怪得孔明,而且目下曹操势大,孙、刘联盟抗曹,乃唯一自保之计,决不容损坏啊!
    孔明不嫌旧怨,不顾凶险,亲赴江东拜祭周瑜,终于化解了东吴将士的怨恨,大大的巩固了孙、刘、联盟,而孔明的西进益州大计也再无后顾之忧了。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