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西方煞气-卷三 龙飞凤舞-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三 龙飞凤舞
第十八章 西方煞气

    天机浩渺,乾坤运转,天下三分的天机大势仍在不断演进。
    就在荆州南群的刘备、孔明、庞统等正操练兵马,广积钱粮,积极准备西进益州的战略大计时,天下大势竞又进一步向有利于刘备的态势演变了。
    周瑜死后,鲁肃继任东吴大都督,孔明亲赴江东柴桑致祭,化解与东吴的积怨,孙、刘联盟因而更巩固,这种种讯息传入许昌时,曹操即召集谋士商议。
    曹操道:“周瑜已逝,其位由鲁肃继承,鲁肃与刘备、孔明交厚,孙、刘两家的关系必比前巩固,此对我乃一大威胁也,诸公有何高见?”
    谋士荀攸是曹操最得力的文臣,他闻言即抢先献计道:“周瑜已死,鲁肃无能,丞相宜先取孙权,再破刘备,灭此两人,则天下大定矣。”
    谋士,荀攸说得轻松,但曹操自经赤壁一战后,却对孙、刘联盟十分畏惧,特别是当孔明的智计与孙权的实力联合,其威力之大,曹操虽然雄图大志,也不得不小心应付。当下曹操沉吟道:“虽然目下时机有利于我,但我若远征江东,后方便呈空虚,西北面的关中马腾,屡萌叛找之心,我若乘虚奔袭许都,则我后方危矣。”
    荀攸一听,又进言道:“依我之见,马腾之虑容易解决。
    丞相可表奏朝廷,加对马腾为征南将军,令其出兵讨伐孙权,待将其诱入京师,便可一举击杀。先除马腾,则南征无后顾之虑矣。”
    曹操想了想,即大喜道:“公所言甚妙,若除马腾,更趁机合并其西凉兵马,令其南征,则我必破孙权、刘备也。”
    当下即向汉献帝奏请,加封马腾为征南将军,又即日派人送去关中,令马腾先入朝受封,再征伐孙权。
    关中马腾,是汉朝名将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人,曾经流落陇西,与羌人之女成婚,诞生一子,取名为超,马超身长八尺,十分英伟,武艺超群,是马腾的最得力臂助。
    马腾接曹操派人送来的诏书,即召子马超、侄子马岱等诸将商议。
    马腾道:“曹操召我赴许昌,受封征南将军,但我知曹操疑心甚重,此行去还是不去呢?”
    马超道:“曹操以天子诏书召父亲,若不去,曹操必责以叛逆之罪。不如趁其相召,带备精兵利器,入京师见机行事,一作自保,二取曹操人头,为国除此逆贼。”
    马腾兄长之子马岱谏道:“曹操于此时此刻封叔父为征南将军,必心怀叵测,表面是命叔父征南讨江东孙权,实即暗中对付叔父之西凉兵马,叔父若往,恐遭曹操加害。”
    马超怒道:“儿亲率西凉大军随父亲同行,趁机杀入许昌,为天下除害。”
    马腾道:“不可,如此则制造藉口给曹操,以叛逆之罪杀我也。超儿可留守西凉,由岱儿随我入朝即可,目下之势,尚不宜与曹操交恶,曹操知你留守西凉,必不敢加害于我。”
    马超仍不放心道:“父亲坚持要去,切勿轻率进入京师,宜先停驻城外,见机行事。”
    马腾道:“超儿放心,我自会应付。”
    当下商量妥当,第二天一早,马腾便点五千西凉兵马,由次子马休、三子马铁为前锋,马腾自己居中,马岱为后部,一路东行,向许昌奔赴。
    马腾统率五千西凉兵马,不一日抵达许昌城外三十里,先派人入许昌,呈报曹操,曹操厚待来人,说自己会出许昌城外迎接马腾。
    马腾接回报大喜,暗想道:曹操果然不敢轻举妄动,惧我儿马超英勇,留守西凉作我后盾,曹操若真的出城,我当见机而行,稍有不测,便立即先杀曹操,再调西凉大军攻入许昌便是。
    马腾自忖计划周全,于是毫无迟疑,率前锋续向许昌进发。
    眼看已接近许昌城下,不远处只见前面打着一面大旗,上书丞相的名号,马腾心料必定是曹操驾临,不由大喜,抢先拍马上前,准备见机行事。
    不料尚未接近丞相旗号五十丈距离,忽听一声炮响,丞相旗已向两面分开,只见箭如飞蝗般射来,接而又有一员大将杀出,正是曹操的亲将曹洪,来势十分凶猛。
    马腾大惊,连忙拨马而退。此时,左右两面又杀来两队兵马,左面是猛将许褚,有面是大将夏侯渊,均是曹操最得力的亲将。
    马腾已退回次子马休、马铁的阵中,就在此时,后面徐晃领兵杀到,最后的退路也被截断,马腾父子三人犹如被困于铜墙铁壁中。
    马腾率二子拼死冲杀,不料四面一声炮响,万箭齐发,马腾父子三人,立刻被射杀马下。
    在后军率兵的马岱,闻报马腾父子三人,在许昌城下被曹操所杀,不禁又恨又怕,自知凭自己所率的一千兵马往许昌报仇只是自己白白送死。无奈只好火速退回西凉,向镇守西凉的堂兄马超报凶讯去了。
    曹操见已除了马腾,再无后顾之忧,便决意南征,先灭江东孙权。
    此时却有探子从荆州回来飞报,说刘备正在荆州操练兵马,调动军中部署,不日将进取西川。
    曹操一听,不由大吃一惊,召集众谋臣,道:“目下刘备占据荆州五郡,羽翼未丰,尚可从容对付;他若取得西川,再得益州,则羽毛大盛,必一飞冲天,再难收擒了,诸公有何妙计应付?”
    荀攸一听,却从容一笑道:“丞相放心,只管南攻孙权,我料此举必可先灭孙权,再取荆州,天下大定也。”
    曹操不解道:“我攻孙权,必无力分心对付刘备,让他取得益州,则其大势已成,我将如何应付?”
    荀攸微笑道:“不然,如今孙权与刘备结下联盟,若丞相攻孙权,孙权必向刘备求援;刘备意在图取益州,必无心救援,孙权孤单作战,周瑜又已逝,鲁肃无能,则东吴必败,江东之地必为丞相所得。而若取江东,荆州亦可一击而平,届时再取益州,则天下大定矣。”
    曹操喜道:“公之所言,甚合我心。”
    曹操当下再不犹豫,即下令起兵三十万会合肥张辽的二十万大军,合共五十万兵力,浩荡征伐江南。
    曹操南攻的讯息很快便报入江东柴桑,孙权闻报,心中吃惊,慌忙召集群文武大臣商量对策。
    鲁肃道:“曹贼南攻,幸而孙、刘联盟尚存,可互为犄角抗曹,主公不必惊惶,且先派人入荆州告知刘备,再由我发书函向刘备求救,他念旧情,必发兵救助,若得刘备相助,有孔明雄才伟略,江东必保无恙。”
    孙权因周瑜新丧,就如失了一只手臂,处事心慌意乱他一听鲁肃之言,不由大喜道:“子敬所言甚佳,这便立刻派人修书往荆州去吧,刘备好歹是东吴女婿,救助东吴亦义不容辞也。”
    鲁肃领旨,即修书一封,派人送入荆州南郡。
    刘备此时正忙于策划进取益州,接鲁肃求救书函,心中不安,记请孔明前来相议。
    孔明欣然来到,刘备尚未开口询问,孔明已从容笑道:“主公必因曹操南犯,孙权差鲁肃救救之事也。”
    刘备忙道:“是啊!曹操南攻,先生又以孙、刘联盟为西进之基础,我又为东吴之婿,在情在理不能不救,但若往救东吴,则我进取益州之举只怕又得押后了,先生以为如何裁决?”
    孔明笑道:“此时此刻,也不必动东吴、荆州两者之兵,我自可令曹操打消进攻江南之意,可对子敬派来的使者回覆,请子敬转知孙权,可高枕无忧,放心好了,若曹操北兵南犯,皇叔自有退兵妙策。”
    刘备果然告知东吴使者,着使者回去依言转告鲁肃。
    东吴使者拜辞而去,刘备却又迷惑的问孔明道:“如今曹操大军五十万浩荡南犯,东吴道当其冲,极难抵挡。若东吴陷入曹操手上,则荆州必危矣,先生有甚妙计,可令曹操退兵呢?”
    孔明微笑道:“曹操南攻,最提心的是西凉马腾,向他背后进犯,因他背后进犯,因此用计诱马腾入许昌杀掉。他以为杀死马腾便可无后顾之忧,放胆南犯,但却恰好犯了三面树敌的大忌也,曹操既杀马腾,马腾之子马超英勇无敌,不弱于赵子龙,他统领西凉二十万雄兵,必急欲报杀父弟之仇。
    我今只须修书一封,送去西凉,联结马超,共讨曹操,则马超必起兵攻曹,曹操背后受敌,又岂敢再挥军南犯?他自保尚且不暇埃”刘备大喜道:“先生对天下大势,可谓洞若观火也。”
    当下更不犹豫,立刻修书一封,派人日夜兼程,奔赴西凉,送呈马超。此时,留守西凉的马超,仍未知父亲及两个弟弟俱被曹操所杀,因唯一逃脱的马岱,尚未逃返西凉。
    这一晚,马超熟睡之际,只觉自己躺在一片雪地上,四面有猛虎扑来,张牙舞爪欲噬欲咬。
    马超猛吃一惊醒来心中甚感疑惑,他当即夜召诸将,告知梦境。
    一员大将应声道:“马将军,此乃不样之兆也。”
    马超一看,正是手下大将庞德。便道:“庞将军所知如何不祥?”
    庞德道:“雪地遇虎,奇凶之兆;雪者白也,乃大丧之色;虎者凶也,乃大凶之兆。据此而判,则老将军在许昌或有不测之厄也。”
    庞德话音未落,外面已有一将跌撞而入,哭着拜伏于地,道:“兄长啊,叔父与两个堂弟皆丧亡也。”
    马超心中如遭电歼,忙道:“快细说来。”
    马岱将马腾、马休、马铁父子三人,如何在许昌城外中了曹操奸计,被万箭穿心而死的经过,报知马超。
    马超放声大哭,悲痛得倒在地上,众将慌忙将他扶起,马超咬牙切齿,欲立刻起兵报仇。
    就在此时,忽报荆州刘备,派人送密函前来,马超令入。
    原来刘备在密函中表示,十分痛惜马腾遇害,原与马超两面联合攻曹。马超想也不想,便挥泪疾书回函,答应即发二十万西凉大军,联合进攻曹操,以雪杀父之仇。
    刘备的使者向马超拜辞走了,马超正欲连夜点兵,此时忽报西凉太守韩遂派人请马超到他府上,说有要事与马超密商。
    韩遂是马腾的结拜兄弟,马超平日以叔父视之。马超接报,毫不犹豫,便赶赴韩遂的西凉太守府。
    原来曹操已抢先一步,派人送密函到韩遂处。马超来到,看见韩遂,韩遂将曹操的密函给马超阅视,密函之意,是“若将马超擒拿,解到许昌,即封韩遂为西凉侯”。
    马超心中又悲又恨又痛,拜伏于地道:“马超视叔父如亲父,请叔父将马超就此缚了,能送马超领功,也免了动刀兵之劳吧。”
    韩遂双手扶起马超,肃然说道:“我与你父亲结拜兄弟,你丧父我即丧兄,曹操杀兄之仇,我岂会不报?超儿若起兵雪仇,我即亲率八部兵马,与你一道攻打曹操。”
    马超向韩遂道谢,韩遂下令,将曹操派来的使者一刀斩了。
    第二天,马超、韩遂二人,即合发二十万西凉大军进攻曹操的疆土。
    马超亲任先锋,进攻目标首先指向曹操边关重镇长安。
    长安是汉朝原建都之城,城墙十分坚固,城外壕沟遍布,易守难攻。马超一连攻打十日,依然未能将长安城攻破。但城中军民,却也不能出城打柴汲水,有发困苦。
    马超手下大将庞德,向马超进计道:“长安城中淡水奇缺,城中之人必急欲出城打柴汲水。将军可暂且退后十里,诱城中军民出城,如此施计,则长安可破。”
    马超道:“此计甚妙。”当下即依计行事,下令八路兵马后退十里,由马超亲自押阵断后。
    长安城内曹军守将钟进,见西凉大军忽然后撤,尚疑有诈,不敢开城让军民出外打柴汲水。但一连三天毫无动静,料想西凉兵必因久攻长安不下,怕曹军援兵赶到,前后受敌,不得不退走。城中又正闹柴水饿荒,钟进无奈,只好下令开城,放城中军民出外打柴汲水,速去速回,不得延误。
    长安城中军民,见有机会出城当即蜂拥而出,打柴的打柴,汲水的汲水,人人争先恐后,不一会,便将一批柴草食水运回城中。一切果然十分顺利,毫无阻滞。
    一连三日,长安城内外均十分平静。到第四日,忽报西凉大军又再次杀到,钟进慌忙下令城外军民速入城,又将城门紧紧闭上。
    就在当天晚上,长安西门却忽然起火,钟进闻讯,急忙率兵前来救援。不料他走到城门边时,突然有一黑影从天而降,凶猛如神兵神将,手起一刀,即将钟进斩落马下,黑衣人又杀上城楼,将守门曹军杀得落花流水。趁乱又有人将城门打开,马超、马岱二将早在城外埋伏,见城门洞开,即疾驰而进。
    西凉兵马凶狠非常,不到半夜,便将长安城中守军,尽数歼灭攻取了长安郡城。
    原来庞德率数十精兵,改扮成长安内百姓,趁乱混入城内,将守将钟进杀死,打开城门,让马超长驱直迸。西凉军伤亡极少,便已将长安城攻占了。
    马超攻陷长安,下一个目标便是潼关。潼关往东,便是曹操的重镇洛阳,而洛阳南面百里,便是都城许昌,因此曹操非保住潼关不可,否则潼关一破,马超的西凉大军长驱直进,进逼洛阳,直接攻及曹操坐镇的都城许昌。
    果然曹操闻报马超、韩遂的西凉大军已攻陷了长安,不由大吃一惊,南征江东一事,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他立刻将曹洪、徐晃二将召来,下令道:“你二人先带一万兵马,日夜急进,守注潼关!我随后率大军接应。若十日之内失了潼关,你二人提头见我。”
    曹洪吃惊道:“若我守住十日,第十一日潼关被破,却又如何?”
    曹操道:“十日之内,我所率大军必定赶到!若十日之外关破非你们之罪。”
    曹洪气得大叫道:“我不要颈上人头,亦非保住潼关十日稳固不可。”
    说罢,曹洪、徐晃,即统率一万轻骑,日夜急驰,赶赴潼关去了。
    曹仁向曹操道:“曹洪性急,此行只恐误事。”
    曹操道:“我也知道,但此时情势危急,正需一性急之人,赶赴潼关,先行守住,为我争取十日时间,则我所率大军便可赶到了。”曹操一顿,又对曹仁道:“为防万一,你可随后押送粮草,为曹洪接应。”
    曹仁领令去了。曹操亦不敢犹豫,即点起原来用于南征的三十万大军,随后向潼关进发。
    曹洪、徐晃统率一万精兵,日夜急驰,赶抵潼关,即下令紧闭潼关城门,坚守不出。
    仅半日,马超所率的西凉大军已抵达潼关西门。马超见潼关守军坚守不出,壁垒森严,易守难攻,便思得一计,单枪匹马,弛近潼关城下,将曹操痛骂,直把曹操的祖宗三代臭骂透。
    曹洪在关上听闻,不由气得七窃生烟,大怒道:“马超可恶,怎敢对我兄如此无礼!若不下关杀他,怎对得起我兄也。”
    徐晃连忙劝道:“此乃马超激将之法,引我们出战,他好趁机破关,我等均勿中计,只宜坚守,等丞相大军赶到,再拼杀不迟。”
    曹洪想起曹操命他无论如何坚守十日,恐坏了大局,无奈只好按捺怒火,坚守不出。
    马超每日轮番痛骂,直骂得天昏地暗,气得城上的曹洪几乎爆炸。只是徐晃以死阻止,曹洪才没有下关厮杀。
    到第九日,曹洪和徐晃在关上巡察,望出西门外,只见西凉兵似乎骂得倦了,纷纷牵马坐在草地上。有的甚至躺了下来,呼呼大睡。
    曹洪见状,不由气得大叫道:“西凉如此轻视于我,我若不下关杀敌,天下只怕再无我立足之地也。”
    徐晃见西凉疏于防范,心料突然冲杀下去,即便不获全胜,亦可歼其一部,以振军心,于是不再阻拦曹洪下关出战,而且他正忙于检视粮草,也无暇顾及。
    曹洪点起三千兵马,杀下关来。西凉兵一见,纷纷抛刀弃枪,望后逃走。曹洪更确信西凉兵已十分困乏,全无战意,便放心追击,誓要歼灭前日骂人的西凉兵,以泄心头大恨。
    关上的徐晃见曹洪竟追击离关远去,不由大吃一惊,暗道:“若曹洪有甚不测,丞相追究下来,我又怎脱得干系?无奈亦只好率领守城五千精兵,下关接应曹洪。一面在后面大叫:“曹洪快快回关。”
    曹洪却决计不回,疯狂追击逃窜的西凉兵。徐晃惟恐曹洪有失,只好在后面紧随。眨眼之间,曹、称二将便已追出关外十里。
    就在此时,两人的背后,喊杀声大震,马岱率军杀到,曹、徐二将回关的退路被堵住了。曹洪此时才知中计,慌忙回退,与徐晃一道,向马岱冲杀。
    此时又听二声炮响,山背后分左右两面杀出两员大将,左面是如天神降世的马超,左面是如出笼猛虎的庞德,拦腰冲杀过来。
    曹洪、徐晃所统兵力不过七八千人,怎经得起数万西凉兵的攻杀,不一会,曹洪、徐晃无奈,只好绕道弃关而逃,庞德率西凉后一直追过潼关,半路撞上随后押粮的曹操亲将曹仁,双方大战一场,庞德也不恋战,从容退回已被马超攻占的潼关。
    曹洪、徐晃因见潼关已失,无奈只好随曹仁退回潼关后面百里的灵宝,坚守不出。
    危急之际,幸而曹操已亲率三十万大军,开抵灵宝,曹洪、徐晃、曹仁迎接曹操入城,曹操知潼关已失,怒责曹洪道:“我命你保住潼关十日,怎九日便失?”
    曹洪无奈道:“西凉兵百般辱骂丞相,未将受不住,欲趁西凉后疲困,出关杀之,怎知中了西凉兵的奸计。”
    曹操见曹洪一片护主忠心,怒火先就消去一半,但他军令已出又不可轻轻放过,便将怒火发泄到徐晃头上,责道:“曹洪性急误事,徐晃你老成持重,怎不加以劝阻也。”
    徐晃知曹操素来对亲将护短,无奈为自己开脱道:“我屡谏不从。当日曹将军出关时,我正在关上检视粮草,阻止不及,我恐曹将军有失,只好随后出关接应,怎知亦中了贼计。”
    曹操一听,知怪不得徐晃,无奈只好喝令斩曹洪。众将深知曹操只是装模作样,他怎舍得杀他曹族家将?连忙替曹洪求情。曹操藉势喝退曹洪,曹洪服罪退出。
    曹操深知潼关已失,形势危急,他为稳定军心,忽然呵呵笑道:“马超欺我大军未到,才侥幸小胜。我三十万大军已到,必将马超、韩遂生擒活捉!传令三军,即日向潼关进发。”
    曹操亲率大军,开抵潼关东门外三十里。曹仁向曹操道:“丞相,宜先立营寨,站稳阵脚,再攻关不迟。”
    曹操同意,曹仁便下令全军分作三大寨,左寨曹仁,右寨夏侯渊,中寨曹操坐镇。
    第二天一早,曹操为振奋军心,亲率十万大军,以及于禁、曹洪、夏侯渊诸将杀奔潼关,曹仁则留守大寨。
    曹操大军,进抵潼关前五里的隘口,便与从潼关东门出击的马超西凉军相遇。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