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反客为主-卷四 倚天飞虹-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四 倚天飞虹
第六章 反客为主

    赵子龙循声一看,原来却是与老将严颜同坐一席的老黄忠。他心中不由暗暗好笑,义兄的目标,原来却是这位白发老将,但义兄既欲黄忠出征,只消下令即可,何必花这许多心思?
    此时又见孔明微微一笑,道:“黄将军勇气虽然可嘉,但恐怕年纪已老,非张郃的对手吧?”
    黄忠一听,白发猛地一甩,昂手轰然道:“黄忠虽老,两臂可开五百斤强弓,浑身更有千斤之力!如何不是张郃的对手呢?”
    孔明道:“将军年已七十,古稀之年,不容有损。”
    黄忠一听,慨然走下堂去取兵器架上大刀,舞动如飞;又取强弓,接连拉断两柄,他向孔明呵呵笑道:“军师呵,我虽老,弓刀未老呀。”
    孔明此时欣然一笑,道:“黄将军果然壮勇,可赴葭萌关一行矣!但须选一员副将,黄将军有合意的人选么?”
    黄忠大笑道:“人笑我老,我便选一员老将同去!愿请严颜将军与我同赴葭萌关一行。”
    孔明一听,欣然道:“很好!那便由黄将军和严将军,统兵一万即日开赴葭萌关!此行不可贪功冒进,只要保住葭萌关,便算两位将军的头功了。”
    黄忠、严颜领令,即时大步而出,统领一万大军,即日开赴葭萌关。
    法正不由皱眉道:“军师此番调度,似乎有欠妥之处,葭萌关扼入川门户,更是北征汉中的最佳通道。今派两员老将前去,万一葭萌关有失,不但破坏了北征汉中大计,且危及蜀川的安全呀。”
    刘备亦有点犹豫道:“黄忠、严颜虽勇,但两者均年近七十,万有一失,只怕影响军心。”
    孔明从容一笑道:“我所以起用黄忠,因知他必邀严颜同往。严颜乃巴蜀名将,精熟川、汉地理形势,再配合黄忠之勇,不但可保葭萌关不失,且可作为我军进取汉中之先锋大将。”
    此时,刘备、法正,以及赵子龙等在座首脑人物,才明白孔明的深远谋略,他自接张飞攻陷瓦口关,取得进攻南郑、汉中的前沿阵地的战报,便已开始策划北征汉中的战略大计了。而且,他之所以集中力量,整顿蜀川的政局,亦是为了先安稳后方大本营,再图北进。
    赵子龙此时已完全明白孔明的用意,他不由在心中叹道:义兄的谋略,当真鬼神莫测,十分惊人啊!
    当下,孔明即席邀集众将商讨军事大计,经与刘备、法正等商议统一了各人的意见,北征汉中的战略大计便确定下来了。
    孔明大计既定,便决不迟疑,他当即登上军师令台,下令道:“赵子龙听令。”
    赵子龙见孔明第一个便点他接令,深知此行必定十分重要,连忙肃然站起,道:“赵云在。”
    孔明下令道:“子龙速率二万精兵,紧随黄忠、严颜两将之后,从小路突出葭萌关;若黄忠胜,不必出战;苦黄忠有失,即前去救应。”
    赵子龙一听,不由略感奇怪,问孔明道:“张郃犯葭萌关,仅得五千兵力,我军在葭萌关防守兵力已达一万,加上黄忠所率的一万大军,已足可抵御曹军了,为甚要投入二万大军呢?再说曹洪、夏侯渊派张郃犯葭萌关,不过佯攻,用意乃在牵制我军兵力,军师为甚反而在葭萌关投入如此庞大兵马?”
    赵子龙此言一出,刘备不由目注孔明,看他如何策划。
    原来刘备亦深有同感,急于知道其中的奥妙。
    只见孔明微微一笑,即朗声道:“子龙问得甚妙!你此行表面上是援救葭萌关,黄忠大军亦是如此,但目标却是曹军防守甚严的定军山,定军山乃南郑、汉中屯积粮草之地,只要攻取定军山,断南郑、汉中曹军粮草,则曹军必定军心大乱,克取汉中已成功一半了。”
    孔明解释了夺取汉中战略大计中的战术,随即肃然的下令道:“因此子龙形为救援葭萌关,实力我北征汉中大军之先锋呀,子龙此行须以克取汉中为首要之务,你率军抵葭萌关,不可张扬,宜伺机而动。”
    赵子龙一听,已彻底明白孔明的战略大计,他当下再无丝毫疑虑,肃然说道:“是!赵子龙领令。”
    赵子龙当即疾步而出,率二万大军,从成都出发,抄小路秘密急进,日夜不停,向北面的葭萌关迅速逼近。他抵葭萌关后,却不动声息,在郊外山地隐蔽下来。
    另一面,孔明在成都亦当机立断,与刘备一起,统率十万大军,浩荡开赴葭萌关。
    此时,先期抵达葭萌关的黄忠、严颜二位老将,为了显示自己仍然宝刀未老,二将紧密配合,与张郃第一次遭遇战,便大胜张郃,将张郃逐退八九十里,大振了蜀川军的军心。
    曹洪接报,说刘备的援军,己源源开赴葭萌关,以为刘备已中计,他的兵力被吸引到葭萌关防守,便下令派兵增援张郃。再调动二万大军,由夏候惇的侄子夏侯尚统率,进抵葭萌关,与张郃军会合作战,以更大量的牵制刘备的兵力。
    如此下来,葭萌关的攻防战,便成为曹、刘争夺汉中大战的契机了。
    葭萌关的攻防战,一方面是曹洪欲牵制刘备的兵力,以保汉中的安全。另一面是孔明利用葭萌关攻防战的契机,断然实施北征汉中的战略大计,曹洪的策略是以攻为守;孔明的战略却是将计就计,战术上来一个佯守实攻,调支大军集合葭萌关,令曹军产生中计的错觉,迷惑住曹军的视线,然后作出其不意的突袭。很明显地,孔明的战略目光,比曹洪、夏侯渊、张郃等魏将远大多了。
    不过,孔明的战略大计虽然十分精密宏大,但具体每一场仗的战术实施,却须依靠各个将领的实际运用。因此,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的主帅固然十分重要,但具体执行主帅意图的将领、兵士,其作用亦十分关键,孔明深知此点,因此他在用人选将的运用上,简直已到出神人化的境界了。
    例如孔明对黄忠使的激将法,便极大的鼓舞了黄忠的斗志,他为了显示自己仍然宝力未老,在执行孔明的战略意图中,每一步行动,均悉力以赴,毫不松懈。黄忠在葭萌关攻防战的一役中,取得了大胜张郃的战果,绝非侥幸而至。
    黄忠和严颜抵达葭萌关时,守将霍峻、孟达,见孔明派来增援的,是两位年已七十的老将,不由又惊又奇,暗道:“孔明一生精明,今时今日怎地如此失策?派两位白发将军与曹操的猛将张郃对峙?”
    霍峻、孟达二人的失望神态,如何瞒得过黄忠的锐目,他私下向严颜道:“将军见到了么?军中人人笑我等老迈无用,我誓建奇功,以行动驳斥众将轻我之心。”
    严颜亦慨然道:“不错!我愿听黄将军指挥便是。”
    黄忠安排妥当,与严颜密切配合,于关下首仗,便大胜张郃,将他逐退八十余里。
    不久曹洪派来增援的二万大军,由夏侯尚统率,迅速抵达,张郃的兵力便增加至三万,实力比黄忠军更胜一筹。黄忠军加上葭萌关的守军,合计亦不过二万兵力,更须分兵守关,因此实际可以投入战场的,不过是一万兵力,与张郃的三万大军对峙,双方的局部兵力比较,对黄忠十分不利。
    而且此时孔明派来的赵子龙大军,因另有战略意图,因此隐蔽不出,对黄忠的帮助不大。
    黄忠面对如此艰难的局面,却毫不畏俱。他和严颜以诱敌之计,与张郃、夏侯尚交锋时,连输两仗。这令即将抵达葭萌关的刘备十分吃惊,以为黄忠真的不敌张郃的曹军。但孔明却对黄忠深信不疑,并无任何干扰的行动,一切往由黄忠施展他的智谋。
    果然黄忠趁夏侯尚、张郃生骄,防备不周,与严颜一道,率一万精兵,突袭夏侯尚和张郃的屯粮之地——天荡山。经一番激战,终于攻陷天荡山、断了曹军的粮草,张郃和夏侯尚大骇,混战中又折损了近半兵力,只好火速退到由夏侯渊负责镇守的汉中粮库重地——定军山。
    此时,刘备、孔明统率的十万征汉中大军,已抵达葭萌关下,孔明下令沿葭萌关险要之地,扎下营寨,并不入关,屯驻待令。
    孔明和刘备进入葭萌关。黄忠、严颜接报,入关向孔明报捷,刘备大喜,下令重赏黄忠、严颜。黄忠道:“我与严颜之能取胜,攻陷天荡山,全赖军师用将用兵得法,黄忠拜谢军师的信任。”
    孔明欣然笑道:“黄将军以一万弱势兵力,战败张郃的三万大军,当真可喜可贺也!我非故意陷将军于险境,而是我北征汉中战略大计的其中关键一环。日后克取汉中,黄、严两位将军应记头功呀。”
    刘备亦道:“众人皆言将军的老,只有军师独信将军之能,果然不负军师所望,建立奇功,我与军师商定,下一目标是定军山,因其乃汉中之粮库所在地,若克定军山,则汉中易取也,将军敢不敢再往定军山一战呢?”
    黄忠不假思索,即慨然答应道:“黄忠敢去再战。”
    孔明却道:“黄将军不必答应得太快。定军山乃由夏候渊亲自镇守,此人深明韬略,非张郃可比呀。”
    黄忠奋然道:“我虚度一生,未曾建大功立大业,今遇明帅明主,正是黄忠建功立业之时,我誓趁有生之年,奋战曹贼,以不辱我家声。”
    孔明微笑道:“将军勇气可嘉,但若要去,我须派一人随行,将军答应么?”
    黄忠道:“只要军师让我再战,我一切均会答应。”
    孔明欣然道:“如此甚妙!我便派法正为监军随行,遇敌须与法正计议。将军可大胆出战,我已有接应将军的部署。”
    黄忠见孔明肯让他去再建奇功,又已作了周密部署,心中十分感激。他欣然领令,与法正先行统兵二万,连夜急进,直捣定军山。
    孔明接着又令刘封、孟达二将,统领三千步兵,前往葭萌关四周山中险要处,遍立旌旗,各处升起烟火,以迷惑曹军,以为蜀川兵马十分壮盛。
    孔明又令严颜,赶赴巴西扼守关隘,替换张飞、魏延二将回来,投入汉中战役。又派人前往下办,向镇守下办的马超授计。
    孔明调度完毕,刘备却仍有疑惑之处,他忙向孔明道:“军师,诸将均已动用,为甚独将子龙隐于山口不出?子龙之能,并不下于三弟翼德埃”孔明一听,不由微叹口气,感慨的说:“我又岂会不想向曹军摆出雄兵,以庞大军势令其蹑服?可惜蜀川初定,尚须留下五万大军镇守,加上各处关隘的守军,我军北征汉中,可以动用的兵力,不过是十五万而已。而曹军兵力雄厚,我怎能不用奇兵取胜呢?”
    刘备深知目下是攻取汉中的唯一良机,若此时不能取,只怕便再无机会了!他因此吃惊道:“军师亲临北征汉中前线,目下汉中的守军仅得十万而已,张郃的三万兵力,又已被翼德和黄忠歼灭,军师还忧虑什么呢?”
    孔明肃然说道:“不然,用兵之道,知敌弱而须料其强也。
    目下汉中曹军虽只得十万,但若不能迅速攻取汉中的关键重地,拖延时日,曹操必率大军赴援,若曹操大军西上,必陷我军于两面受敌。一面是汉中正面受压,另一面是孙权见曹操退兵,必趁机攻击荆州,如此则我军势危呀。”
    刘备一听,不由亦大惊道:“若然如此,则不但不能攻取汉屯甚至连荆州亦会失去,岂非危之极矣?此番北征汉中,又是否失策呢?”
    孔明却从容一笑道:“主公勿过于忧虑,我刚才所论,亦是料敌于先而已。我料曹操必会亲赴汉中援救,但他此时身在合肥,与儒须的孙权对峙,曹操就算抽出身来,西上援救,亦必耗一段时日。我便趁此空隙,突出奇兵,抢占汉中险要重地。曹操未抵汉中,汉中险要重地已失守,曹操必定心怯,怕重蹈赤壁惨败的覆辙,必萌退意,我再趁其犹豫不决之际,迅速平定汉中,则大局定矣。”
    孔明一顿,又微笑道:“因此赵子龙这一路伏兵,须用于刀刃锋口上面,不出则已,一出势必取胜。”
    刘备这一听,这才完全明白孔明的整个战略部署,他不由赞叹道:“先生用兵,部署精密,算无遗策,又处处料敌机先,真不愧一代卧龙先生埃”曹操与刘备的汉中争夺战,由孔明亲手启导,迅速拉开序幕。
    另一面,张郃、夏侯尚逃回定军山,二人急报夏侯渊。夏侯渊知天荡山已失,刘备亲统大军抵葭萌关,有夺取汉中的意图。夏侯渊不敢大意连忙飞报曹洪。曹洪接报,眼见刘备和孔明均已亲赴葭萌关,知此事非同小可,连忙亲赴合肥,向曹操报讯求援。
    曹操接报,慌忙召集军中文武,商量军情,其中包括曹操特地带在身边的行军司马——司马懿,以及曹操目下最信任的谋臣刘晔。
    刘晔立刻向曹操进言道:“汉中失,必令中原震动!主公宜亲统大军,西上征讨。”
    曹操犹豫道:“但我若离合肥,孙权乘虚来攻,我后方受压,如何是好?”
    曹操此言一出,在座文武均默然不语,就连刚才主张曹操亲征汉中的长史刘晔亦无言以对,因为众人皆知,曹操若分兵征讨汉中,汉中与合肥相隔千里,孙权目下已在五十里外的儒须屯兵,见势必攻合肥,若合肥有失,则许昌势危,这弥天重责,谁敢肩负?
    曹操见众文武面有难色,鸦雀无声,心中不由十分恼怒。
    暗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等平日口若悬河,到此关键时刻,竟无人为我分忧,可恨可恼……曹操欲发作之时,行军司马——司马懿却从容站起,向曹操道:“主公勿忧,只须略施计谋,必令孙、刘两家自相残杀,而不敢轻举妄动。”
    曹操一听,心中不由一动,暗道:司马懿当日曾进计取汉中,到功成之日,又劝我趁势进军蜀川,消灭刘备,可惜我当日急于稳定朝政,回师中原,才有了今日汉中之危!看来司马懿甚有见地,其才华并不下于英年早逝的郭嘉呀!曹操欣然道:“噢?司马仲达有何妙策?”
    司马懿道:“主公只须修书一封,说会表奏朝廷,将荆州全境封让东吴统辖。如此孙权的注意力必从合肥转入荆州。
    合肥必可保无恙。”
    曹操一听,不由大喜道:“仲达所谋,甚合我心!合肥防守之事,便由你全权负责,我再留下五万大军,及张辽、曹仁诸将相辅,务必保住合肥不失。”
    曹操令旨既下,司马懿立刻便由一位行军司马,一跃而升为地方的最高军政长官了。这无疑是司马懿个人运命及事业上的一大飞跃,而他这种非凡的际遇,与三王鼎立的天机大势亦是密不可分的。
    因为天机大势若非演行至三王鼎立的奇格,司马懿根本不可能有所作为,终其一生,不过是曹操身旁的一名幕僚。
    不过,另一方面,假如没有司马懿此人,那天机大势也就不会由三王鼎立,演进到天下一统的势格。
    或者,这便是“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的最佳印证吧。
    当下司马懿不由大喜,连忙向曹操的重用拜谢。
    曹操也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立刻传令下去,调兵三十万,分作三路,前锋大军为夏侯惇统率,曹操坐镇中军,从军则由曹休统领。
    曹操在中军,骑白马、套金鞍、缠玉带、穿锦衣。近身护卫手擎大红罗伞,左右金爪银锤,护驾龙虎卫队达二万五千人,分作五队,每队五千人,分靛黄赤白黑五色旗号,当真光辉灿烂,极其雄壮。
    曹操自己大概也意识到,这已经是他纵横天下一生中,最后一次的率军亲征,因此十分隆重,浩荡大军,令天下震动。这其中亦有向天下作最后一次示威的含义。
    曹操的西征大军,从许昌出发,一路挺进,出了潼关,便进入汉中地界。
    曹操抵达南郑,曹洪迎人城中,曹洪向曹操呈报张郃轻率战败,失去瓦口关及天荡山,更折兵三万。
    不料曹操偏爱张郃,不以为然的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关张郃之罪呀。我今统大军至此,传令三军振作精神,痛击刘备,以保汉中不失。”
    曹洪又道:“目下刘备令黄忠攻打定军山,夏侯渊知主公到来,因要待令,固坚守未出战。”
    曹操道:“若不出战,乃示敌以弱也。我三十万大军已抵汉中,还怕刘备军吗?可派人传我手谕,着夏侯渊主动出击,先败刘备的先锋部,再趁势向其大营发起进攻。”
    随军长史刘晔道:“夏侯渊性太刚烈,不可轻出,恐中孔明奸计。”
    曹操大笑道:“汉中之役是陆战,并非赤壁的水战,孔明亦无所施其诡计也!不必犹豫,我今番西征,不但保汉中不失,更要顺势攻取蜀川,消灭刘备,好教天下一统。”
    当下曹操亲写手谕一封,派人送去夏侯渊的军营。夏候渊拆阅,只见曹操写道:“我今率大军屯南郑,欲观你的将才,勿负我所望。”原来夏侯渊是曹操同宗一脉,曹操此时正急欲为其夏侯氏一族,一统天下,建立王者之业,因此十分希望夏侯渊能建功立业,以振其宗族的声威。
    夏侯渊阅书,领会了曹操的深意,不由大喜,对张郃道:“主公已亲率大军到了!我等久守定军山,岂能不建功立业?
    明日我便出战,务必生擒黄忠。”
    张郃却被黄忠打怕了,劝夏侯渊道:“黄忠有勇有谋,又有法正助谋,不宜轻敌,此地险峻,易守难攻,宜先坚守,待敌军懈怠,再行出击。”
    夏侯渊一听,不以为然的嘿嘿笑道:“被别人抢占头功,我等有何面目见主公?你便在山上坚守,我自己出战好了。”
    夏侯渊说罢,便决然的向部将叫道:“我明日决战黄忠,谁敢为我先打头阵?”
    夏侯尚一听,怕折了夏侯氏族的声威,便应声道:“我愿打头阵。”
    夏侯渊见夏侯尚自告奋勇,大振夏侯氏族的威风,不由大喜道:“好极!你明日出战,与黄忠交锋,只宜输,不宜赢,自有妙计破敌。”
    第二天一早,夏侯尚便率三千精兵,离定军山大营,向西进击。
    此时,黄忠大军已抵定军山口多日,多次向定军山曹军挑战,曹军却决计不出。黄忠欲攻上山去,又怕山路凶险,遇伏则难于抗敌,便只好在山口扎营,据守下来,再作打算。
    这一天早上,探子回报,说定军山上有曹军下山前来挑站。黄忠大喜,正欲领兵迎击,偏将陈式道:“将军乃统帅,不宜轻出,我愿先打头仗。”
    黄忠欣然同意,令陈式率一千军马,出山口列阵迎战。
    夏侯尚率军赶至,陈式出马迎战夏侯尚,斗了数回合,夏侯尚却败退而回。陈式不舍,率军追杀。走到半路,夏侯渊突然率大军杀出,陈式手忙脚乱,被夏侯渊生擒活捉,所率一千兵马,亦全部向曹军投降,夏侯渊初战告捷,十分得意,回定军山大营去了。
    黄忠接报,连忙与法正商量,黄忠道:“我今先折一将,如何是好?”
    法正道:“黄将军不必忧虑,夏侯渊心性浮躁,恃勇而少用谋,不足成大事。现下他既坚守不出,我可以反客为主之计,逼他出战,伺机破之。”
    法正因是军师孔明亲派,黄忠不敢轻慢,忙向法正请教,道:“先生且详述,何为反客为主之计?”
    法正道:“客者,远来之人也。我军进定军山,如外来客,本该谦让不进,以敬主人,但我今反其道而行之,主人容进,便化客为主,步步为营,步步进逼,如此,必令主人生怒,出门逐客,我便可趁机破之。”
    黄忠一听,连称妙计,于是下令犒赏三军,鼓舞士气;三军振奋均愿出力死战。
    黄忠下令,即日移寨向前,进十里,便扎下营寨;再进又再扎寨。如此步步逼近定军山,直接威胁曹军的大营,令山上的曹军胆战心惊。
    夏侯渊又惊又怒,他再按捺不住,决计出战,张郃反对。
    夏侯渊便派夏侯尚先打头阵。
    夏侯尚率五千兵马,冲下山来,直奔黄忠寨前。黄忠提刀上马,出战夏侯尚,不到一回合,便将夏侯尚生擒活捉,曹军败退回定军山上。
    夏侯渊见夏侯尚被擒,不由大惊,因他是夏侯惇的侄子,夏侯渊非救不可。他派人到黄忠寨中,提议用陈式交换夏侯尚。黄忠一口便答应了。
    第二天,夏侯渊亲自率兵,押陈式下山,到黄忠寨前,黄忠亦押出夏侯尚,一声鼓响,陈式、夏侯尚各自奔回本寨。
    夏侯渊因担心夏侯尚的安危,不敢轻举妄动,但黄忠却窥破夏侯渊的心思,故意将他激怒,趁夏侯尚在回寨的中途,猛地向夏侯尚射去一箭,夏侯尚背部中箭,踉跄逃回营寨。
    夏侯渊见夏侯尚被黄忠暗算,伤及他“夏侯”一脉,不由大怒,骤马挺枪而出,直取黄忠,正中黄忠下怀,毫不犹豫,拍马上前迎战。
    两人斗到二十回合,曹军营中,忽然呜金,催夏侯渊收兵。夏侯渊无奈,只好拔马而回,却又被黄忠趁势掩杀过来,曹军死伤不少。
    夏侯渊回到山上营寨,怒责山上押阵两将道:“我正欲斩老匹夫人头,为何鸣金收兵?”
    押阵偏将道:“我见定军山后,有烟尘升起,疑是蜀军伏兵,因此催请将军回营。”
    夏侯渊却不以为然,呵呵大笑,道:“黄忠不过如此,他何来如此兵力,到我山后埋伏?不必疑虑,待时机成熟,我即下山斩黄忠人头向主公报喜。”
    黄忠依然采用法正的“步步为营、反客为主”之计,进逼到定军山下,直接威胁山上的曹军。
    但夏侯渊却连日并不出战。
    黄忠心中纳闷,便与法正商量破敌之计。法正出去仔细审察一番,回来对黄忠道:“定军山西面,有一座高峰,与定军山对峙,山中四周均为险道,于山上足可窥视夏侯渊军中虚实,可先取此山,令夏侯渊心寒,他必定下山出战,然后可伺机破之。”
    黄忠依法正之计,亲率二千精兵,攻上定军山西面的山峰,将守山的数百曹军消灭,又在山上扎下营寨,遍插旌旗,令对面定军山的曹军触目惊心。
    法正又向黄忠授计道:“夏侯渊必坐立不安矣!我料他很快便会沉不住气,下山进攻我军,将军又留小部兵力在定军山下,虚张声势;将军率主力伏于此山山腰,我则登临峰顶,若见曹军攻下山来,我即举白旗为号,将军却按兵不动;待曹军兵疲无备,我即举红旗,将军杀下山来。如此以逸待劳,以泰山压顶之势,曹军必败无疑。”
    黄忠大喜,连赞妙计,他当即依计部署去了。
    定军山上,夏侯渊见黄忠占了对面山峰,不由又惊又怒,道:“黄忠占了对面山峰,怎能不下山击之。”
    张郃道:“此乃黄忠、法正激兵之计,将军不宜轻出,只可坚守为妙。”
    夏侯渊却断然说道:“黄忠对定军山上虚实己了如指掌,我军心动摇,我再不出战,只怕先溃败了。”
    于是留下张郃率小部兵力守定军山,夏侯渊亲率主力,直击对面山峰,夏侯渊率军进到山脚,向山上叫骂挑战,法正在山顶举起白旗,黄忠任凭夏侯渊百般辱骂,只按兵不动。
    决不出战。
    到大半日过去,法正见曹军已疲态毕呈,便猛地将红旗高擎。
    黄忠见了,即立刻跃上战马,当先冲下山,蜀军亦随后汹涌而下,势如山洪暴发,不可挡也。
    曹军此时正疲不能兴,多半下马休息。夏侯渊乍见黄忠军冲下山来,心中不由大骇,连忙上马,不料黄忠马快,势如电奔,眨眼已到面前,大刀闪电般挥出,将夏侯渊连头带肩斩为两截!
    曹军溃败,四散奔逃。黄忠也不理会,趁势率军进攻定军山。留守定军山的张郃,仅得兵力五千余人,无奈只好出马迎敌,张郃拼力与黄忠混战,不到一会,曹军便溃败了。张郃无奈,只好拨马打算退上山去坚守。不料他刚回到定军山顶,山上面突出一队奇兵,为首一员大将,正是令人闻之生畏的赵子龙,张郃吓得心胆俱裂,根本不敢接战,仅率十数骑,突围下山,收集山下溃败的曹军,合计不到五千兵力,仓皇奔到定军山西面十里的汉水畔扎下营寨,一面急报南郑的曹操。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