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神剑倚天-卷四 倚天飞虹-三国异侠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军事小说 > 三国异侠传 > 卷四 倚天飞虹
第七章 神剑倚天

    原来孔明事先在定军山北面伏下的二万奇兵,由赵子龙统领,隐蔽了十日十夜,目的便是与黄忠的正面进攻配合,奇兵突出,闪电般攻占定军山,夺取了曹军在汉中的一半粮草。
    不但断了曹操的一半粮道,而且大大的充实了蜀军的粮草供应。
    曹操统兵三十万,入汉中防守,兵力大大优胜于蜀军。
    但由于定军山一役惨败,一半粮草被断,三十万大军立刻面临断粮的威胁,战斗力便大减,犹如剩下不到十五万兵力而已。
    汉中争夺战的胜负,孔明以奇制胜,取得定军山战役的大捷,极有助于日后全面的胜利。
    曹操在南郑,闻报夏侯渊战死,定军山失守,不由又惊又恨又痛,他对黄忠恨之入骨,决定亲统大军,开赴定军地域,为夏侯渊报仇雪恨。
    曹操大军,以徐晃为先锋,挺进到定军山西面十里的汉水畔,与张郃的残兵会合。
    张郃向曹操禀告,如何被黄忠、法正用计斩了夏侯渊,孔明如何伏下赵子龙一路奇兵,从定军山北突然杀出,攻占定军山之事,曹操咬牙切齿恨道:“黄忠斩了夏侯渊,我誓杀此老匹夫,为渊报仇。”他一顿,又向张郃、徐晃道:“可如此如此,必杀黄忠老贼。”
    张郃、徐晃二将,依计而行。
    在定军山,黄忠、赵子龙二军会合,兵力增至三万。黄忠有赵子龙这一路奇兵增援,胆不由大壮,他雄心勃勃,连曹操的亲临汉水畔督战也毫不为意。
    就在此时,忽有探子报说,张郃正在米仓山搬粮草,移往汉水北山,日夜十分忙碌。
    黄忠一听,即大笑道:“曹操在定军山的一半粮草已被我等夺了,他必定恐怕在米仓山屯积的另一半粮草,被我再夺,匆忙移往汉水北山也。”
    法正沉吟道:“表面看来的确如此,但曹操平生惯断人粮道,他又岂会不知粮草露眼,易彼敌所断的道理呢?我以为此事宜先探查清楚,再作计议。”
    黄忠却傲然说道:“这有甚奇怪?曹操被我折其一股,斩了夏侯渊,又夺了定军山,惶恐之极,怕米仓山屯粮再夫,故急急移往汉水北山,由他亲自镇守。我等若将曹操余下的一半粮草再截断,他必定迅速败退无疑,不必犹豫,我今夜便率一万精兵前去北山烧粮,断曹操粮草。”
    赵于龙却沉吟道:“断曹操粮草,的确可令曹军溃败,此战机不可失也,但亦须防曹操奸计,宜留一半兵力作防守接应。”
    黄忠、法正二人,同意赵子龙的见解。于是决定法正率二万兵力,留守定军山,部将张著率五千兵力,随后接应黄忠。赵子龙则率五千精兵,沿汉水戒备,防范曹军趁机前来偷袭定军山。
    当晚,月黑风高,四下一片黑寂。
    黄忠偷渡汉水,直插汉水北山,到日出时,果见北山粮草堆积如山,仅得少许曹军看守。
    黄忠大喜,毫不犹豫,即率军攻上北山,看守的曹军见黄忠兵到,立刻弃粮寨而走。黄忠不去追杀,下令兵士下马,搬柴火准备粮烧寨,他正欲下令兵士点火,不料就在此时,一声炮响,张郃已率伏兵杀出,将黄忠团团围困住了,黄忠只好拚死力战张郃。
    部将张著见黄忠被困,慌忙率五千兵力,前来接应。不料在中途亦披徐晃率领的伏军围住,无一兵卒可以前去救援黄忠。
    眼见黄忠必定全军覆没。
    就在此时,在汉水沿岸戒备的赵子龙,见曹军寂然未动。
    并没趁机前来偷袭,汉水北山又未见火起,心知不妙,他立刻对他的部将张翼道:“我去救应黄忠,你可于寨中坚守,多布弓弩,以作准备。”张翼知赵子龙神勇,连忙答应。
    赵子龙毫不犹豫,亲率三千精骑,杀向汉水北岸。
    赵子龙一马当先,挺枪骤马杀向北山,迎头被一将拦阻,原来是文聘的部将慕容烈。慕容烈拍马舞刀来斗赵子龙,赵子龙也不打话,手起一枪,快如闪电,刺慕容烈于马下,后面的部卒,仗赵子龙之神威,手起刀落,将慕容烈斩了,曹兵四散溃逃。
    前面沙尘滚滚,显然是曹军围攻黄忠,赵子龙毫不犹豫。
    率军杀入重围,斜刺里一将杀出,是魏将焦炳,赵子龙喝问道:“快说被困蜀兵何在?饶你不死。”
    焦炳不知死活,叫道:“蜀兵已被杀光了。”
    赵子龙大怒,目中神光一闪,银枪飞闪如电,射向焦炳,他连惊叫也没及发出,便一命呜呼了。
    赵子龙的部属,杀散其余的曹军,一路杀向北山。远远地,便见北山脚方圆十里,尘土漫天,千军万马,正斗得十分惨烈,又见在重围中,张郃、徐晃两将,正围住黄忠拚杀,黄忠在两员猛将的围攻下,已左支右绌,处境十分凶险。
    赵子龙见状,仰天一声长啸,挺枪骤马,射入曹军的重围兵阵,随手拔出背插的倚天剑,他独创的大象六合神剑骤施,“三三不颈,剑光三点,分射三处,曹军兵将,稍近者立刻三人一堆,连片倒下。
    但曹军兵多,又接了曹操的军令,非杀黄忠为夏侯渊报仇不可,擅退者斩。因此死了一批,又冲上一批,犹如洪水,一个兵浪连着一个兵浪的冲击过来。
    赵子龙身周的曹军虽然倒下一大片,但他统率的三千精骑,却已陷入曹军的重重围困中,形势十分险恶。只要徐晃、张郃斩了黄忠,腾出手脚,回兵合围赵子龙,那便救人不成,自身反而身陷重围。
    赵子龙但感此战的险恶,并不下于当年的长板坡。他不由豪气大发,目中精光暴炽,忙将手中的倚天剑迎空一抖,乍旋而回,便将天象六合神剑的第三式“九九归真”骤然施出,立刻惊天地,风云变色。
    只见赵子龙手中一剑,已化作九剑,九道剑光在曹军的千军万马上空回旋,剑光所到之处,曹军兵将第一排倒下九个,第二排倒下八十一个,第三排则倒下七百二十九个,简直如天将临凡,直杀得曹军兵将鬼哭神号!
    张郃、徐晃两大猛将,正合力攻杀黄忠,眼见黄忠已气力不继,手中大刀越来越慢,正欲刀、枪并举,斩刺黄忠于马下。
    就在此时,鬼哭神号惨烈叫声已蓦地传人张郃、徐晃二人耳际。二人回头一望,但见一员白袍白马银枪战将,浑身形如一轮太阳烈光,滚滚而来,曹军兵将纷纷倒下,正向自己这面呼啸而来。
    徐晃当年在长板坡,己亲眼目睹过这等可怕的剑光,不由心胆俱寒,大叫道:“赵子龙杀人剑光……快退……迟必命丧……”徐晃话音未落,已顾不得张郃,猛地一拨马头,斜刺里冲出,逃命去了。
    张郃亦素闻赵子龙的厉害,此时眼见连徐晃亦如惊鸟,抢先逃奔,他哪敢大意,保命要紧,立刻向黄忠虚晃一枪,趁机从侧面穿出,逃命去了。
    黄忠此时,已身中数枪,血流披面。他乍见赵子龙,不由如见救星,大叫道:“赵子龙救我……”赵子龙将手中倚天剑剑光一回,沉声道:“黄将军勿惊,且随我身后,我带你杀出重围。”
    黄忠此时,已不敢再恃勇,怕马上前,紧随赵子龙的身后,杀回汉水南岸。
    只见赵子龙的银枪、剑光所到之处,竟如泰山压顶,撕涛裂浪,曹军兵将,暴退如洪流,无人敢阻挡。
    此时,曹操在高处,亲眼目睹刚才这惊人一幕,他下由惊骇道:“来将乃何人?”
    他身边的亲将道:“他是常山赵了龙。”
    曹操不由耸然动容道:“当日的当阳长板坡英雄尚如此神勇,传令下去,赵子龙所到之处,不可硬抗,先避其锋芒。”
    赵子在护着黄忠,杀出重围,抵达汉水畔,有兵士来报,说东南面张著仍被曹军围困,赵子龙便要黄忠先渡汉水,返回南岸寨中。
    赵子龙再回马驰奔,杀向东南,曹军中有不少曾于当阳长板坡参战的旧将,但见“常山赵云”四字旗号,便知机先逃,赵子龙杀入重围,救出只剩不到三百兵员的张著,回奔汉水南岸,赵子龙令张著先行,他自己亲自断后,曹军竟无一兵将敢追近前来。
    曹操眼睁睁的瞧着赵子龙,在他的千军万马之中杀出杀人,先救黄忠,再救张著左冲右闯,挡者披靡,如入无人之境,不由又惊又怒,暗道:若不向蜀军施一下马威,我将颜面何存?他不由大喝一声道:“三军上马,随我追杀赵子龙。”
    徐晃、张郃二将,虽然被赵子龙的神威弄得心惊胆战,但曹操既然要亲自追杀赵子龙,他二人又怎敢落后,于是只好率前锋部队,从后面追击。
    此时,赵子龙已会同张著,杀回汉水南岸寨中,守寨的部将张翼出来迎接,突见后面尘土飞扬,知是曹军大部追杀前来。
    赵子龙慨然道:“不可!若关寨门,必示敌以弱,我当年单人匹马,视曹军八十万仍如草芥,今日有兵有将,又何足惧哉。你速率弓弩手于寨外壕沟埋伏,刀枪内敛,金鼓不鸣,大开寨门,待我号令。”
    张翼领令去布置,赵子龙单枪匹马,立于大寨营门之外,等待曹军杀到。
    张郃、徐晃两将,率前锋追杀而来,追近赵子龙营寨时,天色已渐暗。
    张郃战马奔至寨前百丈,见寨内寂然,寨门大开,赵子龙单枪匹马,挺立寨外,心中不由又惊又疑,勒马向徐晃道:“赵子龙……他到底弄甚玄虚?”
    徐晃亦惊疑不定,道:“赵子龙智勇双全,决非鲁莽之辈,他如此阵势,必有计谋伏后。”两人驻马察看,竟不敢再进半步。
    正惊疑间,后面曹操已奔到,见前锋不动,不由大怒道:“我大军数万,尚怕赵子龙区区数千兵吗?传令前锋,速向前冲。”
    曹军接曹操军令,大喊一声,杀上前来,见赵子龙依然屹立不动,又大叫一声,翻身奔回。
    赵子龙趁势银枪一举,传令放箭,张翼伏兵在壕沟中万箭齐发,向曹军飞蝗般射去,曹军猝不及防,纷纷被箭矢从背后射倒。
    此时天已黑寂,伸手不见五指,曹操在军中不由大骇,暗道:莫非又是孔明的华容道之计,欲斩我曹操人头么?赵子龙并非关云长,哪还会手下留情呢!他大骇之下,先就拨马而逃。
    曹军见了,更如退潮般飞逃。背后鼓角齐鸣,蜀军冲杀而出,曹兵狂逃,自相践踏,逃抵汉水畔,被水淹死的不计其数。
    赵子龙、黄忠、张著、张翼趁势卒军从寨中杀出,一路追杀,曹军狼狈而逃,连汉水北岸的粮草亦顾不得保护,被孔明密派刘封、孟达二将,突出北山,将曹操搬到北山的粮草饶光。
    曹操又惊又骇,再也不敢停留连夜逃回南郑去了。
    汉水北山一役,曹操不但为夏侯渊报仇不成,反折了多员部将,更损失了部分粮草,连汉水北山亦被蜀军攻占,所受挫折十分惨重。
    赵子龙派人去向孔明、刘备告捷,刘备和孔明率军亲赴汉水,部署向南郑进攻。
    刘备向黄忠打听,赵子龙如何救援,反败为胜,黄忠将经过的情形说了,道:“若非子龙的神威,黄忠这颗白头早掉在北山脚了。”
    刘备不由叹道:“汉升你是征西大将,而子龙却一身是胆,乃我军之虎埃”自此,赵子龙便被号称“蜀军之虎”,令曹军闻之胆寒。
    经定军山、汉水北山二大战役,汉中曹、刘之争战,几乎已成定局。曹操虽乃拥兵三十万,但须各处分兵防守,汉中的粮草,又被断被夺大半,从后方许昌运来,千里迢迢,已根本赶不及,曹军陷入粮荒的恐惧,战力骤减,面对主动出击,粮草丰足的蜀军,曹操的三十万大军,反而波逼处于十分不利的困守危局。
    情势对曹操已十分不利,连一向信心不足的刘备,亦敢从容断定:“曹操此来已无能为,我料必得汉中。”
    但曹操没有退军的打算。因为汉中重镇——南郑,仍在他手中;作为南郑的屏障,汉水北岸,亦仍在曹操大军镇守之下,同时,他已派人飞赴许昌,从许昌调运粮草及兵械增援,只要坚守到许昌的粮草运到,曹操依然有把握击败刘备的区区十五万蜀军。
    曹、刘两军,在汉水两岸相峙了一段时日。曹操已接报,说许昌的增援,不日将赶抵汉中。曹操的信心又陡增,下令徐晃为先锋,先打一场胜仗,重振军心。但曹操并不知道,此时刘备和孔明已亲赴汉水南岸,且集结了十万大军,正作进攻南郑的战略部署。
    徐晃由一位汉中人王平为副将引导,从僻处渡过汉水进逼蜀军。曹操则亲率大军五万,屯驻定军山北面,准备配合徐晃,进攻蜀军。
    徐晃在王平引导下,渡过汉水南岸。徐晃忽然下令,在南岸背水列阵。王平吃惊道:“背后乃河流急浪,若要退军,必凶险极了。”
    徐晃却傲然笑道:“我军连败,土气不振,我正要学当年的韩信,背水为阵,来个置诸死地而后生,令三军奋勇作战,以胜蜀军。”
    王平不以为然的说:“当月韩信知对手无谋,才敢用此计;目下将军能胜赵子龙、黄忠的用兵才华吗?”
    徐晃见王平话中有嘲讽意味,不由怒道:“废话!你若害怕,可在此率步兵阻击,看我统马军痛击蜀军。”
    徐晃不听王平苦劝,决依韩信背水之战为例,在汉水之畔列阵扎营,他则率一万骑兵,进逼汉水南岸的赵子龙和黄忠大军。
    黄忠对赵子龙道:“徐晃有勇无谋,乃匹夫之勇。我等且暂时按兵不动,侍其兵疲,你我分两路痛击。”
    赵子龙欣然道:“甚佳,便依你之计而行吧。”
    赵子龙与黄忠,各率一部据守营寨,却并不出战。徐晃率军叫骂挑战,赵、黄二将只不理会。直到傍晚,曹军前军忽然向蜀军发箭,箭如飞蝗向蜀军营射来。
    赵子龙派人告知黄忠:“徐晃突然放箭,我料乃其退兵之兆,可趁势出战痛击。”
    黄忠欣然答应,于是赵、黄二将,各率生力军杀出,向徐晃两面夹击。徐晃军本已疲困,怎抵得住蜀军的勇猛?当下稍触即暴退,被逼跳进汉水河中,争先恐后逃命,哪还有半分置诸死地而后生的战斗力?
    曹军死伤无数,徐晃退回汉水北岸,才勉强立住阵脚,他斥责王平道:“你见我军势危,为何不救?”
    王平反驳道:“我若来救,连此营寨亦保不住了!我屡劝将军勿盲目仿效古人之计,将军不听,致有此败。”
    徐晃心性高傲,被王平如此抢白,心中恨怒,欲寻藉口杀掉王平。
    王平知徐晃有杀己之心,在当晚便放火烧寨。曹军大乱,徐晃大骇,弃营逃走。王平趁乱,渡过汉水,前来投奔赵子龙。
    赵子龙热情相待,又带他去见刘备。刘备见王平精熟汉中地理形势,不由大喜,当即封王平为副将军,兼蜀军的向导使,负责引路进兵。
    当夜徐晃逃回曹操大营,将战败的责任推到降蜀的王平身上。曹操果然大怒,他不责徐晃,反而再令他为先锋,自己亲率大军,前来抢夺赵、黄二将的汉水南岸营寨。
    赵子龙见曹操亲统十万大军来犯,自己的兵力却仅得二万,实力悬殊,便主动放弃营寨,退回汉水西面的刘备大营前沿阵地,布阵列兵。
    曹操在汉水东面布阵立寨,两军隔了一道汉水对峙,曾操因未明刘备、孔明大军的动向,也不敢贸然进攻,在汉水东面暂采守势,以观蜀军的动静。
    汉水西面的蜀军前沿阵地,赵子龙和黄忠的防守兵力。
    仅得二万,与曹操的十万大军对峙,两人心中均有点不安。
    暗道:若曹操窥透我军虚实,抢先进攻前沿阵地必难坚守,届时刘备的中军大营便直接受曹军的强大压逼了!
    就在此时,孔明忽然深夜莅临。赵子龙见了孔明,如见指引北斗星,紧握孔明的手道:“义兄抵临,我心安如盘石了。”
    黄忠亦大喜道:“幸得军师降临,我与子龙正忧心对岸曹军兵力强大,此前沿阵地难守呢。”
    孔明微微一笑,也不多言,由赵子龙亲自护卫,潜行到汉水河畔,侦察地形。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