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耿纪举事护汉祚 王必嗜酒命归西-第五章 曹府露锋芒-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五章 曹府露锋芒
五 耿纪举事护汉祚 王必嗜酒命归西

    曹操领兵出征,司马懿耽心王必;果然,元宵之夜,有人背反,一直杀到天亮;起事失败,王必战死;曹操懊悔不已,司马懿又直抒胸臆……
    这真是个战乱的年代,难得有几日风平浪静。曹操封王理政,见粮草紧缺,安排了军屯。还没喘过气儿来,便收到边关报急文书,说刘备派大将张飞、马超进犯汉中。
    曹操闻报,勃然大怒,咬牙切齿道:“当年放过你刘玄德,让你养精蓄锐,准备好了,竟来犯我!只恨当初鬼迷心窍为啥没把你给荡平。”便令曹洪领兵五万,火速驰援夏侯渊、张邵。自己坐镇长安指挥。又不放心许都,差夏侯悍领兵三万,在许都外围巡警,以备不测。许都城内,令心腹王必为丞相长史,总督御林军马,护卫皇宫,实为控制皇宫汉帝。
    军司马司马懿见魏王让王必护卫许都,便不安他说:
    “王必嗜酒成性,粗心大意,担此重任恐怕有失。”
    蒋济也说:“是啊,大王远离许都,不能不谨慎一些。”
    曹操自信他说:“王必是孤披荆棘历艰难时须臾不离之人,忠心勤勉,心如铁石,怎么不适宜?你们这是瞎操心。”
    传令让王必领御林军马屯于许都东华门外。
    可许都城内,并不安宁。
    曹操诛伏后,进魏王,杀崔琰,一桩桩,一件件,早已激起一些人的愤懑。不满的情绪有如干柴烈火,随时会燃烧起来。
    待中少府耿纪,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曾任丞相掾,受曹操器重,而升为侍中,守少府。少府为天子私府,掌管宫中服御、衣服、宝货、珍膳之类,故能经常接触皇帝。常见天子受曹操的气,唉声叹气,愁眉不展;他又是崔琰的学生;老师的死,对他刺激很大,越来越对曹操的专横不满。这日,他与好友司直韦晃饮酒,谈到曹操进封王爵、出入用天子车服,在王府设置尚书、侍中、六御等官,和大汉天子一样,不禁气愤万分,破口大骂:“曹贼好恶日甚,将来必然篡权夺位。我等为汉臣,岂能与贼同恶相济?”
    韦晃扼腕道:“干脆,趁曹贼不在许都,我们反他娘的。”
    “好!你我各有家丁三四百,再找几个至交,杀了王必,请天子召百官下诏讨贼。”
    “我有个最要好的朋友,姓金名祎,一贯对操不满。他一定也会参加。”
    这金祎早对曹操不满。他认为汉朝之所以这样懦弱衰微,是因为缺少象金日碑那样的忠耿之匠。金日碑原是匈奴休屠王太子,汉武帝征匈奴,日碑被没人京。汉武帝见其相貌非凡,初让他领马监,后拜为待中。他以忠诚著称,在武帝身边数十年无过失,深受武帝信任,升任车骑将军。莽何罗谋反,金日蝉力战擒之,因功封候。武帝崩,金与霍光同受命辅政。金祎自以为是金日蝉之后,欲效法金日蝉,匡复汉柞,建功立业,以不辱先世英名。
    耿纪听了说好。二人同到金伟宅中。
    金袜问明来由,大喜道:“太好啦。我有好友是兄弟二人吉逸吉穆,乃太医吉平之子。当年操为董承衣带诏事,曾杀其父。二子逃亡他乡,得免于难。今已潜回许都,可让他二人参与。”大家说好,多多益善。
    当下秘商约定正月十五日夜,由金祎鼓动王必,令全城张灯结彩。只等花灯齐放,耿纪、韦晃并吉逸弟兄各领家丁火烧王宅,先杀王必,再闯皇宫。
    是夜,王必正与诸将一齐饮酒赏灯,忽听营中呐喊。王必醉熏熏出来一看,只见自家方位火光乱滚,还传来一阵阵“誓杀曹贼,以扶汉室”的喊声。酒早吓醒了。急急披挂上马来找曹休,和曹休一齐引兵杀向叛逆。
    城外的夏侯享也赶来援助。一直杀到天明,耿纪、韦晃。
    金祎并吉逸兄弟及其家丁千余人全部被杀。王必也被乱箭射死。
    曹操闻报,一面令厚葬王必,一面深深自责,后悔没听司马懿的忠告。他定定地看着司马懿的长马验,自责道:
    “唉,我好悔呀,用人不当,几乎酿成大错。这是我的罪过呀!”
    司马懿忍不住上前一步又要说话,一旁的阮瑀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可是已经晚了,一心要建功立业的司马懿忍不住又评点开人物了。他说:
    “大王,鉴于王长史之教训,下官还有一言,望大王明鉴。”
    “嗯?”
    “下官以为襄阳刺史胡修性情粗暴,南乡太守傅方骄狂奢糜,皆不可委以重任,居守边郡。”
    曹操听了,捻须不语。心里话:你小子也太不识相了,你才来几年?与这些将官认识才几天?你就妄加评点。你瞎猫逮了个死老鼠,说中了王必,莫非你说哪个应哪个?便沉下脸,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神秘莫测的“嗯”,使阮瑀为司马懿捏一把汗。阮瑀深知曹操的本性,他爱才用才又怕才。你真是处处、“他高明,他就容不得你了。不仅是件逆他意志的要杀头,本事太大使他丢脸面的也难逃厄运。
    不假,曹操此时正由司马懿想到杨修。司马懿比杨修更聪敏,军事上更富韬略。他辅佐太子曹丕战胜了辅佐曹植的杨修,这是他事后才知道的。这个人物是不是危险人物呢?
    不过,他毕竟不像杨修,净耍些小聪明,他是个匡世的大才,这是我所需要的,同时又是我最害怕的要提防的呀!
    哪知,司马懿的话又得到了验证。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