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西蜀大兵压樊城 仲达帷幄斗关羽-第五章 曹府露锋芒-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五章 曹府露锋芒
六 西蜀大兵压樊城 仲达帷幄斗关羽

    关羽水淹七军,曹操大惊;司马懿献计联吴解樊围……
    形势逆转;关羽败走麦城;曹操盯视着司马懿,猛觉得头疼欲裂……
    建安二十四年秋,在孙权支持下,刘玄德在沔阳称汉中王,立刘禅为王世子。封驻守荆州的关云长为五虎上将,即日起兵攻打樊城。
    关羽命廖化为先锋,关平为副将,亲率大军,进逼襄阳。
    襄阳刺史胡修闻风丧胆,不战自降,果应了司马懿的分析。
    关羽乘胜直取樊城。
    樊城守将曹仁、满宠见蜀兵杀来,出城迎战,怎敌得关公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竟损兵折将,大败回城。只好闭关坚守,派人星夜往长安求援。
    曹操闻报大惊,当即令于禁为征南将军,庞德为先锋,点北方七支精兵驰援樊城。
    当下有人谏庞德乃蜀之降将,原系马超副将,马超刚被封为蜀之五虎上将,恐怕庞德此去是泼油救火。曹操一听,我怎么忘了这些?忙传令换将。庞德不解,问明原委,磕头位血道:“故主马超,有勇无谋,兵败人川。现今各为其主,旧义已绝。承蒙大王恩遇,怎么会有异志?”竟回去抬一棺木以表决绝之志。曹操见了深为感动,仍让他为先锋。
    司马懿在一旁感慨万千,自言自语说了句:“忠贞如此,令人汗颜。倒叫人玉石难辨了。”
    曹操听他自言自语,问:“仲达说些什么?莫非仍不放心庞德?”
    司马懿:“不。下官倒是耽心别个,像南乡太守。”
    曹操顿悟,想起胡修果然应了司马懿的话,便思谋着派谁去调换南乡太守。这边还没想好呢,那边见关羽所向披糜,太守傅方早已献关投降了,直把曹操气得翻白眼,头疼了好几日。
    且说于禁、庞德率七军浩浩荡荡赶到樊城。庞德果然英勇无敌,初战关平,再战关羽,皆占上风。还施拖刀记,放箭射伤关羽左臂。
    哪知于禁性妒,怕庞德铸成大功,便鸣金收兵,移营到樊城北十里的山谷内下寨不战。
    关羽败回营寨,正自懊恼,闻探报说曹军移营罾口川,大喜,说:“曹乃方形鱼网。‘于’乃鱼也,人,罾口,指日可擒!”便令军士准备船筏,又堰住襄江水口。
    时值八月,秋雨连绵,江水猛涨。关羽决江放水。立刻,樊城外战鼓咚咚,洪水哗哗,可怜曹魏军营乱了套,七军在水中呼爹叫娘。于禁、庞德立于堤上,拼命抵敌。庞德落水被擒,于禁当下乞降。七军覆没。樊城又陷于关羽重围。
    探马报到许都,曹操大惊失色,仰天长叹道:“我与于禁是三十年的故交,到头来竟是懦夫叛贼,反不及庞德对我的忠诚。这实在是人心难测啊!”思忖关羽进兵至郊下,威震河南,恐其率兵直逼许都,遂召集众将官商议,拟移徙许都,以避关羽锐气。
    他刚说了自己迁都的想法,便有二人出来道:“不可。于禁等是为水所没,并非兵弱将微而败亡,于国家大计,无所损伤,不足深惧。臣等以为刘备孙权,外亲内疏,今关羽得志,孙权必不高兴。大王不如遣派使者致书孙权,陈说形势利弊,请他暗暗起兵袭击关羽老窠荆州。答应他事成之后,割江南之地以封孙权,这样孙权必然乐意照办。他一旦出兵,关羽首尾难顾,哪里还敢再争樊城呢?大王又何必仓惶迁都呢?”
    “仲达所言极是。大王可即派使者往东吴,不必迁都动众。”
    曹操见是军司马司马懿和西曹掾蒋济,便点头称是。其实他也不想迁都,只是听听众人意见。现见二人说得有理,而且还说出退关羽之兵的策略。便高兴地捋着胡须说:“二卿所见甚是,就这样办。”当下修书派人送往东吴,请孙权配合讨关羽,夺荆州。又令宛城屯将徐晃,引兵增援樊城。
    不几日,孙权回书到,说已妥善安排,定可夺下荆州,生擒关羽。
    曹操大喜,忍不住又把司马懿夸了一通。
    可司马懿又说:“大王不可高兴得太早。孙权虽然出兵,但他如何部署,有无把握,还难料定。还是派细作潜往,随时打探消息,也好心中有数。”
    曹操听了,暗暗佩服司马懿考虑的细心,安排的周密。
    不禁想自己是否老了,不中用了?怎么处处事事显出迟钝和迂腐?
    又几日,细作来报,东吴大将吕蒙染病,已换陆逊挂帅与荆州相拒。
    曹操听了,立刻感到不安。
    司马懿却笑了:“这下好了。”
    “什么?陆逊乃一黄毛小儿,怎么能担此重任?”
    司马懿但然道:“大王不知,下官料想,这一定是东吴的骄兵之计。想那吕蒙前些时还好好的,怎么会突患重病?
    这岂不是意在麻痹关羽吗?况且陆逊虽然年少,却是有勇有谋。他未经大任,关羽狂做,更会小瞧轻心。这就好了。说不定小老鼠要斗倒大象呢!”
    曹操听了,嘴上不说,心里却象揣了一窝小兔,日夜忐忑不安。
    又几日,前方传来捷报,曹仁徐晃大败关羽,吕蒙陆逊也夺下荆州。关羽无处栖身,败走麦城,父子双双被吕蒙生擒。
    消息传来,曹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恍若梦中。
    随后,孙权差人送来关羽的首级,这才确信是真的。他又惊又喜,一代枭雄竟这么轻易被杀,禁不住想最后再看上一眼。侍从打开木匣,曹操探过头去,只见关羽赤面怒目,直直地瞪着自己,不由地惊叫一声,退后一步,忙令盖上。
    司马懿笑道:“大王不必怕。现在的关羽已不是那个挥舞青龙偃月刀的五虎上将了!”
    曹操也自惭自己的失态,忙掩饰道:“我与云长素有交情,曾因一度拥有他而自豪,后来他封金挂印而去,令我恼恨万分,他太厉害了,是我的心头之患呀!现今被杀,我还有什么优惧呢?哈……”
    “大王不可痴喜。”
    “什么?”
    “东吴把关羽首级送到大王这里,大王想没想到这是东吴的移祸之计呢?”
    曹操不明白:“奇怪,借吴刀杀关羽,不正是你出的计谋吗?”
    “不错,主意是我们出的,可责任却万万不能担。想那刘、关、张桃园结义,誓同生死。今东吴杀了关羽,惧怕刘、张复仇,故将首级送来,以使刘备迁怒于大王,不攻吴而讨魏,他却于中乘便而图事。”
    “仲达之言极是,那就派人把关羽首级送还东吴便了。”
    “不可,这将弄巧成拙,迁怒于两家。”
    “那……孤该怎么办?”
    “大王可将关羽首级刻一木香之躯以相配,以公侯之礼来厚葬。这样,刘备知道后,只会深恨孙权,尽力南征。我却观其胜负,左右逢源。”
    曹操听得眉开眼笑,传令用公侯之礼厚葬关羽。说罢,猛觉得头疼欲裂,便挥手令众人退下。当他看到司马懿就要出去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已经由来已久了。他忍着头疼,叫道:“仲达留步!”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