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论国策伸达主战 讨吴蜀大魏失利-第六章 谣言陷忠良-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六章 谣言陷忠良
三 论国策伸达主战 讨吴蜀大魏失利

    刘备病逝,曹丕大喜,欲起兵讨蜀,司马懿献上宏图大计;吴蜀联盟,魏军失利;曹丕伐吴,惨败而回,可叹曹丕一命归西……
    却说刘备见献帝被废,曹丕篡汉称帝,忧愤成疾,于蜀章武三年夏四月二十四日病逝于白帝城永安宫。临终托孤,让诸葛亮辅佐太子刘禅即位,改元建兴。
    魏帝曹丕闻讯大喜:“太好了!我早等着这一天哩。现在正好乘蜀国大丧,起兵讨伐。”
    太尉贾诩出班奏道:“陛下不可。刘备虽亡,但诸葛亮倾力辅佐幼主。恐我军劳兵糜饷,徒劳无益。”
    曹丕不高兴地问:“照你说,孤就当这太平皇帝吗?”
    贾诩道:“陛下做了皇帝,眼下紧要的是要把国家治理好。统一天下是迟早的事。只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欲速则不达也。吴、蜀虽小,却都有山水之险可资固守。诸葛亮善治国,孙权、陆逊善用兵,都不是可以轻易消灭得了的。
    臣以为用兵之道,必先具备取胜的条件,然后才能发兵;估量准了敌军的实力,了解了敌方的将帅,才能不犯错误。恕臣直言,陛下手下的群臣,有谁是孙权、孔明的对手?即使陛下亲自出征,也未必有十分的取胜把握。因之,为今之计,当先文治而后武功。”
    “如何个先文治后武功?”
    “崇尚德行教化,使天下归心。”
    “夫子之见,夫子之见。”忽一声高喊。众臣看去,却是督军御史中丞司马懿。
    曹丕见有人支持自己,十分高兴:“仲达爱卿,有何高见,请讲。”
    对贾诩的一通议论,司马懿有一半赞同一半反对。崇尚德行教化是对的。尤其是曹丕一当上魏主,便荒淫无度,还大肆建造宫殿苑林。这都是亡国之举,劝说他改正又谈何容易。倒不如趁他年轻气盛,鼓励他多多征战,把钱用到战争上也比花在建造宫苑上强。再有,就是他更反感贾诩对孙权、孔明的惧怕。说什么大魏没有孙权。孔明的对手,因此,他坚定他说:“陛下,臣以为此时是攻蜀的最好时机。”
    “对!”大将军曹真也早忍不住了。这贾诩也大小瞧人了。怎敢说大魏无人能敌孙权孔明呢?
    曹丕迫不及待他说:“二位爱卿,快说说如何个打法?”
    司马懿说:“臣以为既打就要打胜。可要一下取胜,光凭中原的兵马,恐一时难以奏效。如发五路兵马,四面夹攻,则诸葛亮有如瓮中之鳖,唾手可擒。”
    曹丕发愁道:“哎呀呀,孤到哪儿去弄五路兵马呢?”
    “陛下莫愁,听臣一一道来。这第一路兵马嘛,陛下可修书一封,差使往西番见羌王轲比能,赂以金帛,请他们派羌兵十万,从旱路取西平关。第二路,派使者到南蛮,许蛮王盂获以金帛官职,令起兵十万攻打四川之南部的益州、永昌等郡。第三路;遣使人吴,许以割地,令孙权起兵十万,攻四川夹口,取涪城。第四路,令降将盂达起上庸兵十万西攻汉中。然后命大将军曹真为大都督,由京兆径出阳平关取西川——这是第五路。五路并进,摧枯拉朽,诸葛亮纵有吕望之才,也是螳臂挡车。”
    曹丕听的心花怒放,立即修书遣使,分头出发,又命曹真为大都督,领兵十万,直取阳平关。
    司马懿自视此计十分周密,却不料求人哪有那么容易?
    先说西番羌兵来到西平关,却见是大将马超守关。羌兵最惧马超,视马超为神威天将军,哪敢交手?不战自退。南蛮孟获却被魏延用疑兵计杀回山中。上庸孟达刚出兵,便染病而退。曹真兵出阳平关,被赵云阻住,不能取胜。东吴孙权十分狡猾,听了陆逊的话,按兵观望,如别处兵马取胜则出兵。现见四路兵马皆败,正好不出兵,这样又搪塞了魏主,又不得罪西蜀。
    孙权正为自己的巧妙安排而高兴,忽报西蜀使者邓芝求见。
    原来,邓芝受诸葛亮差遣,来东吴陈说利害,以吴有三江之固、蜀有山川之险来打动孙权,以结盟好,共抗曹魏。
    孙权被邓芝的三寸不烂之舌所打动,遂派使者回访西蜀,愿结盟好。
    魏帝曹丕见四路大军皆败,东吴虚张声势并不出兵,正气恼问,又闻报吴蜀通好,真如火上浇油,气炸了肺。恨恨道:“好你个孙权碧眼小儿,对朕阳奉阴违。朕要讨平东吴,拿你问罪。”
    待中辛毗见状奏道:“陛下息怒。我中原屯田刚见成效,如要用兵,吴蜀两相来犯,我腹背受敌,难见其利。不如养兵屯田,待数年后兵精粮足,再讨伐不迟。”
    曹丕气咻咻斥道:“迂腐,迂腐!今吴蜀联和,早晚必来侵扰,难道我们不主动出击,而伸出头去被动挨打吗?”
    司马懿也为五路兵败而羞恼,自己还从来没有遭到失败过。他见曹丕将失败归之于孙权的壁上观,便极力撺掇讨吴问罪,道:“陛下御意已决,可御驾亲征。吴有长江之险,应造大小战船,从蔡颍入淮河,取寿春,至广陵,渡江口,直取南徐。臣以为这是最好的进攻路线。至于西蜀,已有南蛮孟获送来书信,称收买建宁太守归依,攻打永昌。西蜀自顾不暇,我主可无后顾之忧。”
    曹丕大喜:“便依卿之计,速造龙舟和战船。”又命曹真为前部,张辽、张邵、文聘、徐晃为大将先行。刘晔、蒋济为参谋。封司马懿为尚书仆射加抚军大将军留守许昌。
    大军出征之日,曹丕握着司马懿的手说:“汉初曹参战功卓著,然而汉高祖却以肖何为重,你就是朕的肖何呀!朕现在也将后方的事托付给你,让我无后顾之忧。”
    司马懿激动万分。“陛下这么信任我,给我镇守许都的荣耀,臣千秋万代不忘此恩。不过臣以为还是让臣随陛下出征的好。”
    “哎,让你留守许都,不是给你的荣耀,是让你为孤分忧的呀!孤日理万机,以昼继夜无须臾宁息,你不为孤分忧,还有谁能为孤分忧呢?”曹丕亲切信任的话语,再一次掀起司马懿心中的热浪。他信誓旦旦他说:“望陛下放心,臣会以百倍的勤勉保许都无事的。”
    曹丕亲率三十万水陆大军,从蔡颍出淮河,来到广陵。
    前部曹真已列阵于大江之岸。
    曹丕问:“江岸有多少吴兵?”
    曹真答:“隔江远望,看不真切。”
    曹丕不高兴了:“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不知敌兵之虚实怎么打仗?随朕前去探探虚实。”
    曹真劝阻:“陛下不可妄动。还是臣去便了。”
    “无妨。”曹丕遂命龙舟行至大江,遥望江南,水雾茫茫,看不真切。
    蒋济怕有意外,上前劝说曹丕:“兵法虚虚实实,陛下不可造次,还是派先锋渡江哨探吧。”
    说话间,狂风大作,巨浪排空。对面吴军暮地出现,鼓角齐鸣,岸上、船上连绵数百里,刀枪鲜明。
    曹丕急令退回。龙舟左右摇荡,勉强退人淮河。淮河芦苇荡中又燃起大火。龙舟难行,曹丕急下小船来到岸边,仓惶上岸。岸上己有东吴大将丁奉杀来。张辽拍马来迎,被丁奉一箭射下马来。魏兵大败而逃。
    征蜀和讨吴的失败,对曹丕无疑是莫大的打击。终日在后宫,郁郁寡欢。怀中抱着绝色的美人,心里怎么也激不起生活的乐趣。想父王戎马征战,所向披糜,怎么自己就这么窝囊,在两个对手面前都吃了败仗呢?像这样,我还怎么荡平天下?可叹他正值日月中天的年华,在沉重的精神打击下,在淫糜生活的腐蚀下,炎夏竟染上寒疾。太医百法用尽,不见好转,日见沉疴。
    曹丕自知不久于人世,便召征东大将军曹休、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抚军大将军司马懿来到病榻前,手指着养子平原王曹睿,嘱托后事,道:“朕病已沉重,料难治愈,将不久于人世。可惜爱子年幼,才一十五岁。朕希望四位爱卿同心戮力辅佐他。”
    司马懿说:“陛下,都愿臣无能,造成征蜀讨吴的失败。
    臣还盼陛下龙体康复,随陛下再征蜀讨吴呢。”
    曹真等也附合道:“陛下无须胡思乱想,安心疗治,定可痊愈。”曹丕摇摇毫无血色的手说:“今年许昌城门无故自崩,这是不祥的预兆。仲达请熟天象,想必他应该清楚,不必说什么宽心话了。”
    “陛下——”司马懿忍不住放声大哭。他确实清楚曹丕大限将止。这不仅有天象所示,更因为他荒淫无度,被声色犬马掏空了身子。尤其是近两年,更是日见赢弱。再有良医妙药,怎禁得一味虚耗精血?
    “望众卿不要辜负了朕的厚望,朕死也瞑目了。”曹丕强撑着说完,枯瘦的手元力地垂了下来。
    当下,曹真和司马懿等,一面举哀,一面拥立曹睿为大魏皇帝。曹睿继位,溢父曹丕为文皇帝,溢母甄氏为文昭皇后。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