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孔明巧施离间计 曹睿愚钝远忠良-第六章 谣言陷忠良-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六章 谣言陷忠良
四 孔明巧施离间计 曹睿愚钝远忠良

    司马懿抗吴凯旋,又讨西蜀;诸葛亮面对强敌,如何是好?马谡献计,丞相称妙;邱郡城门上,贴出司马懿“造反”的布告,曹睿真假难辨,贬司马懿屯驻宛城……
    大魏更立少主的消息传到东吴,孙权自以为曹丕新败,新主尚幼,正好乘时北伐中原。便遣大将诸葛谨、张霸来取襄阳,丁奉等袭寻阳。
    曹睿闻报大惊。抚军大将军司马懿和征东大将军曹休挺身而出,请旨迎敌。
    曹睿大喜,命司马懿、曹休分别率兵奔赴襄阳、寻阳。
    司马懿窝着一肚子的火气,他念念不忘黄初五年先帝失败之仇,来到襄阳,一鼓作气,杀败诸葛瑾,斩杀了张霸。
    另一路曹休也杀败吴军,保住了寻阳。
    司马懿和曹休班师回朝。曹睿论功行赏,拜曹体为大方马,司马懿为骠骑大将军,午阳侯。
    司马懿晋爵封侯,心中并不畅快。此一仗只报了东吴之仇,还有西蜀的大仇未报,他心中还对不起先帝,见雍凉二州缺少主将,便请旨镇守西凉,以伺机报仇雪恨。
    幼帝曹睿因与司马懿没有过深的交情,见他请求戎边,也是求之不得,便欣然应允,加封他提督雍凉兵马,克日赴任。
    司马懿镇守雍凉的消息,传到西蜀,给正沉浸在七擒孟获欣喜中的诸葛亮兜头泼来盆凉水。西蜀虽然挫败了曹魏五路兵马,但他深知司马懿的厉害。他多次听说司马懿在曹操帐下屡出高见,受到曹操的惊叹。能使曹操叹服的人天下能有几个?又想起当年隆中对奕自己连输三盘,心中更是掠过一道阴影。他第一次感到对手的可怕。他还从来没有在对手面前胆怯过。眼下,面对强大的对手,他该怎么办呢?
    这日,他召集群臣商议对策。
    “魏主曹丕已死,曹睿即位,黄毛小儿不足为虑。其他诸如曹真、曹休皆草包将军,华歆、王朗也是只会耍嘴皮子的朽儒,都不可怕。唯独司马懿令我不安。他深有韬略,善晓兵机,现提督雍凉兵马,虎视四川,实是我蜀中的大患。
    我们不能让他扎稳脚跟,宜先发制人,起兵进击雍凉,以图中原。”
    参军马谡听了说:“丞相平南方回,军马疲敝,不如先休整。在下有一计,可以逸待劳。使司马懿自死于曹睿之手。”
    诸葛亮一听,惊喜地问:“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马谡细细说出自己的计谋,直听得诸葛亮抚掌称妙。
    不几日,邺郡的城门上,贴出了一张告示,上面写着:
    骠骑大将军总领雍凉等处兵马事司马懿,谨以信义布告天下:昔太祖武皇帝,创立基业,本欲立陈思王子建为社稷王。不幸好谗交集,岁久潜龙。皇孙曹睿,素无德行,妄自居尊,有负太祖之遗意。今吾应天顺人,克日兴师,以慰万民之望。告示到日,各宜归命新君。如不顺者,当灭九族!
    先此告闻,想宜知悉。
    和布告内容一样的流言,也在洛阳大街小巷四处传播开来。
    邺郡守门官是校尉曹爽的亲信。见了告示,知曹爽对司马懿恨之人骨,便忙揭了,亲自飞马来报。
    曹爽一听,如获至宝,握着手中的告示,得意他说:
    “司马懿呀司马懿!怪不得我叔叔说你鹰视狼顾有异志,你真的要谋反呀!看我不奏明圣上,非治你个屙血尿脓掉脑袋不可”。当下,他便要去禀告父亲,请父亲上殿面君,状告司马懿谋反。此时,他还没资格上殿面君。刚走出屋子,他猛地站住了。不可。他想到,父亲与司马懿关系似乎不错,尤其是这两年,常说:大魏天下,离得了我曹真,离不了司马懿。听听,真是越活越老越糊涂了。不能找他。对,找华歆华太尉。他原是叔叔手下的红人,早对司马懿这几年的咄咄逼人之势心存不满。让他出面,最好不过了。想到此,他急急打马来到太尉府。
    华歆见他深夜来访,十分奇怪,正要打问,曹爽已笑嘻嘻开了腔:“华太尉,喜事来了。”
    华歆奇怪地问:“什么喜事呀?我会有什么喜事?”
    “你看!”曹爽神秘地从怀中掏出告示,在灯前展开。
    华歆眯着眼看去,眼睛猛地一亮,闪着精光看了曹爽一眼,似乎在问,这是真的吗?
    曹爽得意地一场下巴,说:“往下看”。
    华歆急接了告示,从头细细看去。未了,又惊又喜地问:
    “这可是真的?”
    “我岂会造假开玩笑不成?”
    “好!我明日早朝便奏明圣上。司马懿呀司马懿!你也有今天。”华歆平素见司马懿足智多谋,每每在先主面前出尽风头,把自己比得平庸无奇,心中早已恼恨,此时见机会来了,便进宫面圣,趁火打劫道:“陛下呀,司马懿为啥上表请求镇守雍凉?他原来是为了躲开陛下好造反呀!先前太祖武皇帝在时就曾告诫:‘司马懿鹰视狼顾,素有大志,不可付以兵权,久必为国家大祸。’你看看,现在果然谋反了。
    请陛下速作决断,以绝后患。”
    曹睿看了告示,又惊又怒。
    司徒王朗不信道:“陛下不可轻信。臣以为,刘玄德三顾茅庐,才有诸葛孔明的忠心事主。司马仲达当初也是太祖武皇帝三请来的,凡二十年,忠心可鉴,怎么会谋反?”
    华歆白了王朗一眼,反讥道:“哼,谁不知道王司徒与司马懿是儿女亲家。”
    “你……”王朗语塞,气得直哆嗦,说不出话来。
    司空陈群奏道:“陛下,文告上说太祖武皇帝欲立陈思王为社稷王,这与仲达说不通。仲达是先王的亲信僚属,与臣等号称‘太子四友’,怎么会拥立陈思王呢?这定是吴蜀施的反间计。”
    王朗忙应:“对呀!此间必有诈。”
    曹睿真假难辩,犹豫不语。
    大将军曹真奏道:“臣以为文皇帝托孤于臣等,是知司马仲达无异志的。现在对布告流言未辩真假,而兴师问罪,恐怕会真逼反了他呢。此事,极可能是蜀吴施的反间计,使我君臣自乱。他们好乘机来犯。万望陛下明察。”
    曹睿仍不放心,问:“如果司马懿谋反,他将会怎么样?”
    曹真说:“陛下可仿汉高祖伪游云梦之计,御驾亲临安邑。看司马懿如何反应,再作决断。”
    曹睿见说得有理,便命曹真监国,亲率十万御林年,来到安邑试探司马懿。
    司马懿正在认真训练军队,哪知道邺郡洛阳的风波?自己被置于热锅上还不知道呢。骤闻天子驾临,便想露一手,让陛下看看自己训练的军队。便严整兵马,列阵来迎。
    曹睿一到安邑,便有前军来报,说:“司马懿率全部兵马,前来抗拒。”
    曹睿一听,大惊失色,急令曹休出阵。
    司马懿全副戎装策马来迎天子,见兵马浩浩荡荡过来,以为天子车驾已到,忙下马伏地相迎。
    曹休纵马挺枪来到面前,见司马懿伏在地下,觉得奇怪,这是搞得什么鬼?便大声喝问:“大胆司马懿,你受先帝托孤之重任,为何要谋反?”
    司马懿一听,惊出一身冷汗。一想,许是大司马在开玩笑哩。
    “哪个与你在开玩笑?天子驾临,你披挂列阵,到底要干什么?”曹休见他不承认谋反,便把布告流言细说一遍。
    司马懿听了,跌足直喊冤枉:“这分明是吴蜀奸细所为,欲反间我君臣,令自相残杀,他们好乘势来犯。我要亲见天子明辩。”他忙传令兵马退口,来到天子车驾前,伏地而位奏道:
    “陛下明鉴,巨受先帝托孤之重,怎敢有异心贰志?这是吴蜀的反间计,陛下万不可轻信。臣愿领兵,即发兵破蜀,再伐吴,报先帝与陛下隆恩,以明臣心。”
    他这一说,弄得年轻天子真假难辨,踌躇不决。
    华歆一旁声严厉色说:“你如元反心,为何见天子驾幸,而以兵马相迎?”
    “这是臣意欲让陛下检阅臣训练的军队,显示我大魏的军威,不想……”
    “哼!不想被天子识破了不是?”华歆死死抓住不放,对曹睿说,“陛下,司马懿巧舌如簧,难掩其心。不管怎样,再也不可委以封疆重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
    曹睿无奈,依准了华歆,将司马懿削职,命曹休总督雍凉军马,司马懿暂到宛城屯驻,听候发落。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