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俩兄弟涪阳探信 司马昭长街救人-第七章 神速平叛乱-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七章 神速平叛乱
一 俩兄弟涪阳探信 司马昭长街救人

    司马懿“叭”地敲破酒壶,大笑道:“这定是诸葛亮施的反间计。这恰恰说明他的虚弱无能!”司马师:“对!咱们正好趁此机会养精蓄锐。”父子三人倒更忙了,舞剑演兵,下棋谈阵,还时时关注着前线战事……
    来到宛城,司马师、司马昭弟兄俩望北破口大骂:“小小昏君,不辨真假,受蒙于奸小,见忌于功臣。我们何不真就反他娘的!”
    司马懿何尝不恼火?可是,他忍住了。他见两个虎子暴跳如雷,口出狂言,便喝止道:“住口!休得胡言。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怎么成就大业?想当年,为父在此受许大名士‘月旦’,曾谆谆告诫为父: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几十年来,为父以此道修身养性,才得以纵横驰骋,建盖世奇功;继往开来,显英雄本色。今你二人也应牢牢记取,以不辱我司马门风。”言犹未尽,又提笔挥挥洒洒写下了副联语:
    虹贯荆卿之心,见者以为淫氛而薄之;
    碧化苌弘之血,览者以为顽石而弃之。
    司马师看了,气咻咻道:“哼!雪地里埋不住死人,纸包里藏不住火苗。”
    司马昭愤愤道:“离了父帅,看他们谁能敌得了吴蜀!”
    司马懿见他们气还未消,便冷冷地吩咐:“拿酒来!”
    司马师忙让家人端上酒菜。
    司马懿自顾端起酒碗,一连灌下三碗,以筷子击着酒壶,苍凉地高歌起来:
    苍天方债情兮,赤手拯元元;
    树德追孔孟兮,拯时俪管乐;
    揽辔悲赢马兮,梯山似病猿;
    幻想天可问兮,牢愁有地埋……
    “叭!”酒壶被敲破了。
    司马师惊问:“父帅!”
    司马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小子,把不快丢到脑后去吧,我们父子应该高兴才是。”
    “遭了诬陷被贬官还高兴?”司马师、司马昭互相看看,眼神里透着疑问:莫非父帅气疯了?
    司马懿见两个儿子神情茫然,便用筷子敲着他们的头说:“你们呀,木头脑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以为这反间计会是哪个施的?定是那诸葛孔明。他还从来没有用过这么卑劣的手段呢!他为什么要费尽心机造谣诬陷我司马懿?这不正说明他害怕我吗?不正说明他的虚弱无能吗?
    不正说明当今天下只有我司马懿才是他的克星吗?现在,加上小人华歆的谗言,天子年幼,难辨真假忠好。不过,总有一日,冰消雪化,天子会明白谁是忠心事魏的肽股栋梁。他诸葛亮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他现在早已丢弃了当年隆中策对时的方略大计、而是利令智昏,在自求速死。”
    这一通议论,有如醍醐灌顶,使司马师豁然明朗,看清了诸葛亮的伎俩,说:“父帅说的极是。他对东吴耍无赖,借荆州死活不还。对爹爹施诡计散谣言,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司马懿:“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自刘、关、张死后,他目空一切,瞧不起所有的人,不敢放胆使用人才。给自己弄成了孤家寡人。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他却是卧龙出水沙滩上。你们说,凭他一人之力能问鼎中原吗?他可悲可叹呀!”
    “爹爹说的极是。咱们不应该灰心丧气。趁现在,抓紧时机休整,养精蓄锐,韬光养晦,静待时日,再展雄风。”
    司马懿看着年已弱冠的长子能这么聪慧地理解自己的意图,十分高兴,不禁笑道:“哈哈,子元,你又有了长进!
    人,不能光在顺境中成长;逆境更能锻炼人呀!记住,一个优秀的军事家政治家,不仅应该熟读兵书,洞悉全局,知己知彼,多谋善断,还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审时度势,出奇制胜。你们已经经过一些战阵,需要有充裕的时间博览群书,学习思考。现在可是最好的时机呀!来来来,摆棋,咱爷儿仨杀上几盘。”
    自此,司马父子倒比先前更忙了。每天,五更即起,耍枪舞剑。吃过早饭,到校场操练兵马。午后,下棋,谈策。
    晚上,读书。什么孔孟子集、诸子百家、诗词歌赋,司马懿为两个儿子立了一长串书目。
    过了年,正月里,司马懿听到诸葛亮兵出斜谷,便坐不住了。这时曹休己死,天子令驸马夏侯楙都督雍凉二州。司马懿深知夏侯楙是纨绔子弟,毫无本事,便不放心。叫来司马师、司马昭道:“近日西蜀来犯,依为父看,西线无将,难以抵敌,我父子报效国家的时候就要到了。你们速去洛阳,打探朝中消息,掌握前方交战情况,随时报我,以做到心中有数。这样,无论天子何时相召,我父子也能稳操胜券。”
    弟兄俩一听,高高兴兴化了装,骑上快马,晓行夜宿,不几日来到洛阳。二人商量,由司马昭到岳丈府中去打探消息。他岳丈王肃,乃当朝司徒王朗的长子,官拜散骑常侍。
    当下,司马昭去王肃府宅,司马师在杏花楼吃酒等候。
    司马昭拐过一条街,远远望见王家府第时,却一下愣住了。却见府前挂白纱,垂黑布,两只大红灯笼也换成了白灯笼。又见三三五五的官宦哀戚戚进去,悲切切出来。心说:
    哎呀,岳丈家中有不幸啦,是谁呢?就要过去。又一想,不可。来来往往的官宦那么多,认出我来岂不招惹麻烦?想了想,绕到后门。见有家人正往院中搬运肉、菜什么的,便上前拉住一个管事。管事认出是王家姑爷,十分惊讶。司马昭忙示意他不要声张,指着他头上的孝帽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管事眼圈一红,说老太爷司徒王大人仙逝了。
    司马昭吃惊地问:“怎么就不在啦?他老人家虽然年寿已高,但身体一向挺硬朗的呀。”
    管事看看左右,低声说:“姑老爷不知,老太爷是在边关被诸葛亮活活骂死的。”
    司马昭更惊了:“啊!”看来边关战争吃紧。他看看时辰不早了,便说,“我明日再来吊唁。”遂抽身往杏花楼赶来。
    他转过街角,离杏花楼不远,被当街一堆人挡住了去路。他拨开人群,见是打架,几个人打一个人。那人身材魁梧,又有些武功,但毕竟孤掌难鸣。那几人拳脚凶狠,非等闲之辈。眼看大汉有些不支,招架着喊:“你、你们几、几个人打老、老子一个,算不得好、好汉。有、有种的一、一对一。”原来是个结巴,逗得围观者哄然大笑。
    司马昭心中有事,本欲拔开人群过去了事,因见围观的人不仅没人出来劝架,还嘲笑处于劣势的汉子,便火了,大喊:“住手!”
    无奈那几个人竟不把他小青年放在眼里,更不答理,只顾下死手打那结巴汉子。
    司马昭大怒。甩掉长衫,跳将过去,施展起拳脚,挡住几个恶人。结巴汉子见有人相帮,勇气借增,由招架而反攻。
    上风便转到了这边。
    那几个恶人见有人帮助结巴汉子,而且武艺高强,便唿哨一声跑了。
    司马昭见恶人已跑,也不追赶,拾起衣服便走。
    结巴汉子追过来问:“恩公慢、慢走。请、请留下尊、尊姓大名,邓某日、日后也好、好报、报答。”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每一个有血性的君子应该做的,难道还要图报吗?”司马昭并不停步。
    身后一阵驾铃声,一英俊青年身着孝服打马过来,口里叫道:“哪个在此滋事?”话未说完,却见他双眼一亮,翻身下马,惊喜地扑向司马昭叫道:“哎呀,子上,你怎么不回家呀?我刚听家人说,便赶出来找你啦。”
    司马昭见是妻兄王询,不好意思他说:“良夫兄,我……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子元就在前边杏花楼上,我们兄弟在那里一叙如何?”
    这时,司马师在楼上久等不见弟弟回来,怕出意外,下得楼来,见这边围着一堆人,便过来看,见弟弟正与王询说话,就上前见礼道:“良夫兄,小弟有礼了。”
    那结巴汉子认得来人是司徒王朗的孙子,散骑常侍王肃的儿子王询,见他与恩公如此熟识,又听他们子元、子上的叫。心中豁然一亮。“哎呀,他、他们不就是当、当朝名将司马懿的公、公子吗?”扭脸欲喊,却见三人已走远了。便快步追了过去。他见三人进了杏花楼,便也跟了进去,一迸门,“扑通”被绊倒在地,背上便踏上了一只脚。身后传来喝问:
    “你是何人?为啥要跟着我们?”
    结巴汉子抬头见是恩公他们三人,便说:“恩、恩公,请听我、我说。你、你们是司马将军的公、公子吧?我、我有一件重、重要事情相、相告。”
    “什么事?说!”
    “你、你们看,这是刚、刚才那伙恶人散散发的。”他掏出张纸递过去。
    司马师接了,一看大惊,上面写着:“大蜀兴,曹魏亡,天马行空当称王。”便递给弟弟,问那结巴汉子:“你是谁?
    要怎么样?”
    “小、小的姓邓名、名艾。宣阳人氏。在、在家务农,闲时读、读些兵书,练、练练武艺。想这乱、乱世,必用、用得着。如今天下纷、纷争,小、小的最佩、佩服司马将军。
    因见那几个鸟、鸟人在街头散布谣言,中、中伤司马将军,小、小的便气不过,上、上前质问,就打、打了起来。”
    司马师一听,可就急了。听你结巴半天,误了大事啦。
    便招呼司马昭、王询:“快,不能让他们跑啦。”
    司马昭看了纸条,急道:“追,他们往那边跑啦。”
    邓艾:“我、我跟你们一起去。抓了他、他们报官。”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