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魏蜀相拒斗谋略 两军对垒比心机-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
一 魏蜀相拒斗谋略 两军对垒比心机

    司马懿率兵来迟,迟得魏主褒奖;都督审时度势,奔袭街亭;马谡请命守街亭,自作聪明……
    司马懿神速行动,到新城平了孟达的反叛后,不敢稍停,便引大军日夜趟行,往长安进发。紧赶慢赶还是比约定会师日期晚了半个月,才到长安。司马懿一面令在城外扎寨,一面顾不得解甲卸鞍,带着满身征尘和一脸疲倦赶去见魏主复命。
    魏主曹睿在长安见司马懿兵马未按时抵达,正疑虑不安,却接到司马懿自宛城派人送来的急信,说孟达谋反,军情危急,无法面圣,自行决断,先行剿叛,再抵长安。他看了又惊又喜,惊的是孟达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若真是与诸葛亮遥相呼应,图我洛阳,后果不堪设想。喜的是司马懿大将风度,不计前嫌,不怕谗言,敢于决断。有这样的人辅佐。
    我还有什么顾虑呢?便日夜翘首南望,盼司马懿顺利平叛,尽快赶来。
    现在司马懿风尘仆仆赶到,一脸倦怠,便侮惭有加他说:“朕一时不明,误中蜀之反间计,悔之莫及。爱卿受委屈了。”
    司马懿道:“陛下圣明,臣此次被启用,必当用命,故而在接到申仪密告反情时,本来应表奏陛下请旨的,但恐一来一往贻误时机,所以只是派人来向陛下报告,未等回复,便自作主张,先行平叛。陛下请看,这是孔明给盂达的密信。”
    曹睿接信看毕,对司马懿果断行事大加赞赏,道:“爱卿当机立断,智谋过人,乃魏之大幸。朕赐你金诫斧一对,以后但遇紧急要事,不必奏闻,相机行事。”
    “多谢陛下。”
    “爱卿何时出关破蜀?”
    “臣欲举一大将,可为先锋。”
    “卿举何人?”
    “右将军张郃。”
    “好,朕正欲用。”当下命张郃为前部先锋,随司马懿离开长安,来到关外。
    大军扎好营寨,司马懿便请张郃进帐商议。
    张郃威猛性急,一进帐就说:“都督说如何打吧。张某愿拼死效力。”
    司马懿笑着摆摆手让他坐下道:“哎,与诸葛亮对垒,可不能莽撞。和他斗,是要斗智斗勇的。诸葛亮平生谨慎,从不敢冒险行事。像这次出兵,如果是我,就会从子午谷径取长安,那样事半功倍早就得手了,这是汉高祖当年出兵的路线,因而他才能很快成了帝业。如果这样,再加上盂达逆贼欲取洛阳的配合,后果不堪设想。所幸孟达事败身亡,他诸葛亮又不敢冒险,结果就注定了他又想打又畏尾畏首不能速胜反而会败的结局。我看他这次出兵,必是从斜谷来取邱城。如取郿城,必分兵两路,一军取箕谷。本都督已派人给据守郿城的曹都督传信,让他只须坚守不可出战。令辛毗。
    孙礼截往箕谷道口,若兵来则出奇兵击之。”
    张郃问:“张某当于何处进兵?”
    “秦岭之西,有街亭、列柳二城。此二处均是汉中咽喉。
    诸葛亮欺子丹无备,一定会从此进兵。你我可径取街亭,就离他的粮仓阳平关不远了。这样诸葛亮看到我军断其街亭要冲,绝其粮道,担心陇西一线的安全,必然会连夜返回汉中。他如回兵,我提兵于小路伏击,可得全胜;他如不回兵,我将各个小路尽皆垒断,以兵把守。这样不出一月,蜀兵全都会饿死,诸葛亮也就束手被擒了。”
    张郃听的连连点头称妙,竟禁不住拜伏于地道:’久闻都督谋略如神,今日聆听,果不其然。”
    司马懿摆摆手道:“不足为道。要说,诸葛亮不比孟达,还是要小心为上。将军为先锋,不可轻进,要循山沿路,远远哨探,如无伏兵,方可前进。如果疏忽大意,便会中诸葛亮之计。切记。”
    张郃点头应诺高高兴兴引军而去。
    诸葛亮正在营中为孟达事泄被杀而懊恼不已,忽有哨探报,司马懿派张郃引兵出关,来拒我师。
    诸葛亮闻报大惊:“今司马懿出关,不比曹真,他一定会去打街亭,断我咽喉之路。”环视左右问,“谁敢引兵去守街亭?”
    参军马谡见丞相先是吃惊,便觉得好笑。谅那司马懿有什么可怕的?便说:“未将愿往。”
    诸葛亮盯着他,不放心他说:“街亭把着要冲,地方虽小,干系却大。如街亭有失,我大军便完了。你虽深通谋略,元奈此地一无城池,二无险阻,把守极难呀!”
    “丞相勿虑。再难也得有人把守。未将自幼熟读兵书,精通兵法,又跟在您身边南北征战,耳懦目染。难道还守不住小小的街亭?”
    “同马懿非等闲之辈。先锋张郃乃魏之名将,你能对付得了他们?”
    马谡就不高兴了,丞相也大小瞧我了。嘴一撇,轻蔑他说:“晦,休道他司马懿、张郃,便是曹睿亲来,又有什么可怕的?若有差池,杀我全家好了。”
    “军中无戏言。”诸葛亮仍不放心。
    马谡想,嘿,我这么说一句,丞相就给我来真格的。好吧。你认真我也认真:“愿立军令状。”
    当下,马谡写下生死军令状。
    诸葛亮收了军令状,说:“我给你二万五千精兵,再拨一员上将,助你前去。”即唤王平吩咐道,“我素知你处事谨慎,故特以此重任相托。此去街亭务必牢记,下寨要当要道之处,使魏兵不好通过。安下营寨,要画出详尽的地理形图给我。一定小心,如所守无危,就是取长安的第一功了。切记切记。”
    送走二人,诸葛亮仍不放心,又唤高翔道:“街亭东北上有一城,名列柳城,乃山僻小路,此处可以屯兵扎寨。你领一万人马,前去驻守。如街亭有危险,你可引兵驰援。”
    高翔领兵走后,诸葛亮还不放心,还须一员大将,屯兵于街亭之后,这才更保险。便令魏延引本部兵马去街亭之后安营。
    魏延听说让他去个无名之地守二线,便不高兴,说:
    “未将是前部先锋,理该当先破敌,怎么能躲在别人身后,守那么个安闲地方?”
    “街亭扼守阳平关要冲道路,总守汉中咽喉,本该差遣你去把守,元奈马谡积极请命,我不放心,命你接应,实在是对你的信任,怎么能说不是大任呢?你千万不能小瞧这个差遣,误了大事。”
    诸葛亮一席话,说得魏延心喜,高高兴兴领兵去了。
    诸葛亮这才安下心来,唤过赵云、邓芝吩咐道:“司马懿出兵,与别人不同,你二人各引一军出箕谷,各作疑兵,遭逢魏兵,或战或不战,只要惊动他们就行。我自统领大军,由斜谷径取邱城。若得郿城,长安指日可破了。”分派停当,便令姜维为先锋,兵出斜谷,向邱城进发。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