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马谡骄狂失街亭 郭淮争功列柳城-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
二 马谡骄狂失街亭 郭淮争功列柳城

    街亭总扼通向关中、天水、安定、全城的路口,南北二山夹川对峙,地势险要;马谡不听丞相劝告,在山上下寨;魏军围山断水,蜀军不战自乱。
    司马懿准备往街亭进发,令次子司马昭前去探路,他耽心街亭有蜀兵把守。
    司马昭奉命飞骑驰探,很快回来禀报到:“街亭有兵把守。”
    司马懿听了长叹道:“诸葛亮神机妙算,想到我前边去了。”
    司马昭笑道:“父帅何故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孩儿看那街亭取之易如反掌!”
    “你懂得什么?那街亭扼阳平关要冲,山险路窄,怎会易如反掌?”
    “父帅不信,你猜那蜀兵如何扎寨?他不扎在当道,竟屯兵于孤山之上,自循绝路,这不是好破得很吗?”
    司马懿惊喜万分:“真的吗?若蜀兵果在山上,这可是上天助我大功告成了。走,一齐看看去。”当夜引百余骑亲自去察看。
    天清月朗,一轮满月把大地映照得十分清亮。
    司马懿驰马来到山下,转着圈察看地形。
    这街亭乃是通往关中、天水、安定、金城的总路口,地势险要。它座落在一条狭长的川地上,南北二山夹川对峙。
    川原宽约一至四里不等。略阳川水由东向西流贯其间。古城南托南山,北临河水,控扼着东西南北的交通。蜀军据守街亭,就可以阻断魏军进入陇西。如果失去街亭,就难以在渭水北立脚,伐魏就成了空话。可见街亭对于魏蜀两国的重要。怪不得孔明如此耽心,司马懿如此重视了。
    可是,马谡领了丞相军令来到这里,看了一周,笑了。
    说:“丞相真是大多心了。这儿山僻路险,魏兵怎么敢来?”
    王平却牢记丞相教诲,提醒道:“不管魏兵敢不敢来,咱们就按丞相吩咐,在这路口安下营寨,有备元患。”
    “这路口怎么能下寨?倘魏兵占山扑下,我军岂不成了瓮中之物?我看这座山不错。四面皆不相连,屯兵山上,退进自如,易守难攻。”
    “不可。屯兵山上,倘魏兵团团围住,怎么进退,岂不是自陷绝境?”
    “你难道忘了兵法上说的‘凭高视下,势如劈竹’吗?”
    “倘魏兵断我汲水之道,怎么办?”
    “还是兵法上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样我蜀兵可一以当百。好了,你别啰嗦了。我平素熟读兵书,连丞相还经常与我商讨,你还啰嗦什么?就在山上安营扎寨。”
    王平仍不肯:“丞相特意交待要在路口扎寨以当魏兵的......”“丞相又没有亲来,他说的岂不是纸上谈兵?”
    “将军既然执意屯兵山上,就请分兵于我在山下扎一小寨,为犄角之势,以作呼应。”
    马谡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他带五千兵士去了。自己就在山上扎下大寨。
    这时,马谡在山上巡哨,见山下魏将来察看地形,便得意地笑了。怎么样,还是在山上扎寨好吧。四下有点动静,山下尽收眼底。便大声喊道:“喂,山下是司马老儿吧?你要是活得不耐烦了,便来围山!”
    士兵也四下鼓噪:“来呀,不怕死的来呀!”
    马谡骄矜地传令将士:“倘魏兵来,但见我手中红旗招动,便四面杀下山去。”
    司马懿不屑地撇了那蜀将一眼,打马而去。边走边想:
    我看倒是你这个草包将军活得不耐烦啦。自循死地,还口出狂言,可笑蜀中无人,诸葛亮竟差此庸将把守重地。他问司马昭:
    “刚才那位蜀将是谁?”
    司马昭忙答:“参军马谡。”
    司马懿一听,不禁大笑道:“哈哈,真是巧极啦。”
    司马昭奇怪地问:“父帅怎么说巧极啦?”
    “你还记得在洛阳客栈你们接到的造谣帖子吗?”
    “怎么不记得。但它与今天有什么关系?”
    “那帖子上不是有句‘天马行空’吗?他诸葛亮就怕我这个‘马夕呀!想当年,我们下棋,他屡屡败在我的‘马’下。今天,他用马谡这个庸才驻守街亭,明摆着是要输到自己的别腿马上了。你说,这是不是巧极了?”
    “想不到他诸葛亮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这也未必。是他蜀中无大将呀。哎,街亭左右可有蜀兵?”
    司马昭忙说:“离山十里有大将王平的小营寨。”
    司马懿点点头道:“诸葛亮到底是诸葛亮。不过,走错一子,全盘皆输。有马谡这蠢才坏事,再策应也晚了。”便命张郃引一支人马,挡住王平来路。令司马师、司马昭引两路兵围山。先断了山上汲水道路,待蜀兵自乱,再乘势攻之。
    次日,张郃领兵先往山背后去了。司马懿指挥二子领兵把山团团围住。
    马谡在山上看到魏兵围了山寨,忙将红旗挥动。可是,山上的蜀兵见四面魏兵人山人海,军威雄壮,早已吓破了胆。军将你推我,我推你,无人敢动。马谡大怒,拔刀连杀二偏将。蜀兵惊惧,战兢兢虚张声势来冲魏兵。魏兵摇枪射箭,一阵呐喊,又把他们赶回山上。
    马谡见事不妙,忙紧闭寨门,只等外应。
    远处王平见魏兵围了山,便领兵杀来策应,迎面正遇张郃。二人战有数十合,王平力穷势弧,只得退去。
    魏兵自辰时围至戍时,山上元水,蜀兵在山上被太阳晒了一天,口干舌燥;又无法做饭,饥渴难耐,怨声满山。半夜,山南蜀兵大开寨门,下山降魏。马谡闻讯赶来,横马舞刀又砍又杀,禁止不住。
    这时,司马懿又令军士沿山放火,一道火龙往山上围去,山上蜀兵更乱。
    马谡眼看再难守下去了,只得驱残兵拼死杀下山来,往西逃窜。
    司马懿也不追赶。这草包将军杀不杀一样,如果蜀将多几个马谡就好了。
    张郃杀败王平,又杀奔过来,遇见马谡,便截住厮杀。
    马谡又渴又饿又累,哪里抵得住猛将张郃?便落荒而逃。张郃紧追不放。赶了三十里,突然一声号炮,一彪军横里杀出,让过马谡,拦住张郃。
    原来是蜀将魏延。张郃大怒,就要厮杀,忽然想起都督叮嘱,回马便走。
    魏延手痒,驱兵来赶,想夺回街亭。赶出二十里,一声呐喊,两边伏兵齐出:一边是司马懿,一边是司马师弟兄。
    张郃也返身杀来。三路兵把魏延围在中间。魏延左冲右突,不得脱身,兵将损失大半。正危急间,忽一彪人马杀人重围来救魏延。
    魏延看清是王平,大喜道:“天不灭延也!”二人合兵一处,奋力拼杀,方突出重围。二人急慌慌奔回营寨,营中早已换上了魏国旗号。魏将梁畿、申耽从营中杀出,惊得王平、魏延也不敢恋战,催马没命地奔向列柳城,来投高翔。
    高翔闻知街亭有失,急点列柳城兵马,前来救应,正遇魏延、王平二人。高翔问明情况后,说:“不如今晚去劫魏营,收复街亭。”当下商议,由魏延、高翔劫营,王平随后接应。
    夜幕降临,魏延先行,来到街亭,黑漆漆静悄悄不见人影,不见动静。心中起疑,不敢轻进,停在路口等候。一会儿高翔兵到,二人惊疑,不知是进是退。
    忽然一声号炮,火光冲天,鼓声震地。魏兵漫山遍野杀出,把魏延、高翔围得铁桶似的。二人左冲右突不得脱身,正绝望问,就听得山坡后喊声如雷,一彪军杀来,竟是王平。
    王平杀开重围,救出魏、高二人,一起向列柳城逃来。
    日上三竿,他们奔到列柳城下,正待要喘口气,城边忽有一军杀来,旗上大书“魏副都督郭淮”。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