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曹郭侥幸收三郡 仲达凯旋还长安-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司马懿大传-现当代名著网
欢迎光临新都网现当代名著书库!
首页 > 书库 > 史传小说 > 司马懿大传 > 第八章 忍辱斗孔明
三 曹郭侥幸收三郡 仲达凯旋还长安

    曹真、郭淮立功心切,横冲直撞,总吃败仗;司马懿神机妙算,连收街亭、列柳城……
    魏延、高翔、王平惊魂甫定,心想回到自家门口,可以喘口气了,却又遇到魏大将郭淮,三人惊得魂飞魄散。
    原来郭淮与曹真商议,不能让司马懿得了全功,于是便让郭淮来取街亭。他还没赶到,司马懿、张邵就得了街亭。
    只好引兵奔袭列柳城。来到城下,偏遇三将,郭淮窝着一肚子火,憋着一身的蛮劲儿,大杀一阵,好不痛快。
    高翔见郭淮勇猛,自忖蜀兵折腾了一夜,疲惫不堪,不如进城歇息再战。便到城下叫门,城中却无人应答,心中奇怪。魏延怕阳平关有失,与王平。高翔商议,放下郭淮,望阳平关而来。
    郭淮见蜀兵退走,便收了军马,对左右说:“我们虽得不到街亭,但取下列柳城也是大功一件。咱们快去取列柳城吧。”
    郭淮话音未落,就听城上一声炮响,一溜旗帜刷地竖了起来。当头一面大旗,上书“平西都督司马懿”。
    “城下可是郭伯济?你怎么跚跚来迟了?”衣甲鲜亮的司马懿雄立在城头上,笑吟吟地问。他趁郭淮与蜀兵激战的当儿,轻取了列柳城。
    郭淮实在吃惊。这是怎么搞的?司马仲达怎么这样神速?难以想象,难以想象。大功不成,白辛苦一场,悻悻然人城相见。
    司马懿见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便直言不讳他说:
    “伯济不必烦恼。蜀兵失去街亭,诸葛亮必走。将军欲立战功,可速与子丹星夜追之。”
    郭淮一听,觉得机不可失,便匆匆告辞出城,一面派人往郿城飞报曹真,一面驱兵望箕谷赶去。
    司马懿见郭淮立功心切,冷冷一笑,唤过张邵道:“子丹、伯济恐我大功独揽,所以来夺此城,可惜晚了一步。不是我要独霸全功,实是怕他们误了大事。眼下,我料想魏延、王平、高翔、马谡必退守他们的粮仓阳平关。我们若去夺此关,诸葛亮左路之兵必随后掩杀。兵法道:归师勿掩,穷寇莫追。咱们能打则打,不能打则退。你可从小路抄箕谷退兵,我自引兵去当斜谷之兵。若蜀兵败走,不可强追,只宜中途截杀,夺得蜀之辎重便可。”
    张郃想不通,欲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杀到汉中。司马懿笑笑说:
    “我何尝不想直捣汉中?我还想一举杀到益州呢。可是想归想。蜀中山险难行,越往前走,越对我军不利。所以这次能把他打回去就是胜利,不可贪多。”
    张郃只好引一支人马去了。
    曹真在郿城接到郭淮书信,知诸葛亮退兵,立功心切,急挥师追击。大军刚进箕谷,就听得一声炮响,蜀兵漫山遍野喊杀下来,为首大将,乃是姜维、马岱。曹真大惊,直后悔追赶得急,竟没有哨探有无埋伏。拼死冲杀,难挡锋锐,先锋陈选已被马岱所斩。曹真眼见不敌,急令退兵,大败而回。
    这边郭淮领兵从另一头进箕谷道中,远远望见蜀兵乱哄哄逃遁,却不急于追赶。他汲取教训,小心谨慎,吩咐先锋苏顒:“箕谷守将赵子龙,英勇元敌。你要小心提防。”
    苏顒一拍胸脯道:“都督若能接应,未将定可生擒赵云。”
    “好。我让万政接应。如擒住赵云,为你请功。”
    苏顒便率三千精兵,奔人箕谷,看着赶上蜀兵,正自窃喜,猛听一声炮响,山坡后闪出一面红旗,上书自字“赵云,”苏顒一见,早把:“生擒赵云”的豪言壮语扔到了脑后,腿肚子直转筋,急忙下令退兵。刚退了不几里,迎头一阵鼓噪,一彪军挡在面前,为首大将银盔银甲,挺枪跃马,大喝道:“呔!常山赵子龙在此!”
    苏顒大惊:“怎么这里又有赵云?”正惊疑问,早被赵云一枪刺于马下。
    魏兵见主将被杀,四散溃逃。
    万政率兵赶到,远远望见做立于路口的赵云,正欲打马上前,却被赵云一箭射中盔缨,惊出一身冷汗,摸摸脑袋,拨马便走。郭淮迎面赶到,万政细说赵云英勇无敌。郭淮见他吓得那样,料难取胜,便传令班师。
    曹真、郭淮口到蜀军丢下的安定三郡,想想还不错。损兵折将没得到街亭、列柳城,却不费吹灰之力收回三郡,也算是个安慰。
    司马懿沿斜谷追到西城,西城已人去城空。司马懿也不追赶,还师长安,朝见魏主。
    曹睿御驾亲征,对整个战斗非常满意。尤其对司马懿更是大加赞赏,诏见他时,高兴他说:“今日复得陇西诸郡,乃爱卿之功。”
    司马懿却道:“谢陛下谬奖。收复陇西诸郡,乃诸将之功,臣不敢窃居大功。今蜀兵败回汉中,据险固守。臣以为诸葛亮必不死心,待养精蓄锐后必效韩信暗渡陈仓之计,再次来犯。臣举一人往陈仓道口筑城守御,可万元一失。”
    “好。爱卿所举何人?”
    “此人身长九尺,猿臂善射,深有谋略,乃杂霸将军、太原郝昭。”
    曹睿当即加郝昭为镇西将军,把守陈仓。
    诸葛亮出师不利,退回汉中,心中正自懊恼。马谡自缚来见。诸葛亮胸中怒火一古脑泼向马谡,厉声喝令他跪下。
    众文臣武将从没见过丞相发过这么大的火。他怎能不发火呢?几年的精心准备,毁于一旦,皆因马谡自视高明,纸上谈兵,不听将令。他不仅发火,还拿出马谡立的军令状,往地上一掷,说:“可恼你不听将令,自作聪明,酿成大败。
    你既立有军令状,那就看着办吧!”
    赵云一旁见了,忙出来求情道:“丞相,念马参军初犯,还是饶恕他一次吧。”
    王平也道:“要不,就效法曹孟德割发代首,以示惩戒。”
    高翔也说:“司马懿本来完全可以擒杀马参军的,可他为什么放他一条生路?就是因为他料定丞相会杀他。他是要借丞相的手,折我肱股,挫我锐气。丞相,万不可中了司马懿的奸计呀!”
    诸葛亮不听此言犹可,听了火气更盛,道:“司马懿奸诈无比,他不杀马谡,而是因他看马谡只会纸上谈兵,贻误战机,让他继续混在我帐前,继续贻误我军。我岂能中他好计?来人,推出去斩了!”
    马谡仰天长叹:“天啊!可惜我正值英年,壮志未酬,惭愧!上对不起刘汉一统之大业,下对不起父母妻子。我死不瞑目呀!”
    诸葛亮眼睛一酸,扭过脸去,说:“你的家小,我自会当家人对待,不会让他们受苦的。至于大汉基业,自有我君臣上下戮力。你就放心去吧。”说着,眼眶中已聚满了泪花。
    帐下有员大将一直没说话,他是魏延。他觉得责任不能完全由马谡一人承担。你丞相明知守街亭是重任,不让我去,而迁就马谡。你决策失误,怎么不责己呢?但是,这话他没说。他能说,他敢说吗?
    诸葛亮处死马谡的消息传到长安,司马昭高兴他说:
    “诸葛孔明果然如爹爹预料的那样,杀了马谡。”
    司马懿并不以为喜地捻着胡须说:“马谡死的窝囊。要说这责任该他孔明担的。当年刘玄德留有忠告,马谡不可大用。可他孔明作为统帅,在关键时刻,关键处所,委之以重任,实是他的失职。他不责自己,以马谡的人头搪塞自己的失职,不可耻吗?每一个有头脑的蜀将都会有自己的看法的,哈……诸葛孔明呀,你的气数该尽了。”
图书分类: